還珠格格續集
25

    小燕子打了侍衛,離開皇宮,徹夜不歸……漱芳齋人心惶惶,大家跑出跑進,神神秘
秘,緊緊張張……這種種不尋常的現象,想要瞞住宮裡所有的人,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何
況,有人對漱芳齋特別有興趣,沒事都會找出一些事情來,有事,就更加逃不掉了。因此,
這天清早,神武門的兩個侍衛,就被皇后的心腹巴朗帶進了慈寧宮。
    永琪和爾康也明白,時間越拖長,保密就越不容易。兩人急如星火,一早就來到漱芳
齋,對紫薇匆匆的交代:
    「紫薇,今天你留在宮裡,我和五阿哥還是出去找!我看,令妃娘娘那兒是瞞不住了!
你等會兒就去看令妃娘娘,乾脆把事情經過都跟她坦白吧!」
    「我知道了!你們一有消息,就要回來告訴我!如果小燕子到了會賓樓,也要告訴我,
恐怕只有我去勸她,她才肯回來!」紫薇急急的說。
    「我知道,我知道!」永琪煩躁的應著:「如果宮裡有人問起來,我看,還是說她去了
福大人家吧!爾康,恐怕也沒辦法瞞你阿瑪和額娘了,只好請他們幫幫忙!」
    「我就不敢說呀!昨晚已經想說了,又怕阿瑪額娘的看法跟我們不一樣,說不定他們會
認為事態嚴重,不敢擔負這麼大的責任,認為還是告訴皇上比較好……」
    爾康話沒說完,小鄧子衝進房。手裡拿著一張紙條:
    「五阿哥!福大人!剛剛晴格格的貼身丫頭翠娥跑來,給了我一張條子,要我趕快交給
你們!」
    爾康急忙接過紙條,打開來看。永琪和紫薇金瑣全都伸頭去看。只見紙條上面,寫著簡
簡單單的四個字「神招佛至」。
    「神招佛至?這是什麼意思?是個佛教術語嗎?」紫薇詫異的問。
    爾康略一思索,恍然大悟,著急的說道:
    「糟糕!神武門侍衛,全體招了!老佛爺馬上會到!」
    「那要怎麼辦?」永琪大驚:「你確定嗎?憑這四個字,這樣解釋,是不是有些牽強?」
    「不牽強!就是這個意思!晴兒生怕紙條落進別人手裡,故意寫得含糊。我就知道,要
瞞住宮裡每一個人,是不可能的!」爾康說著,一把抓住永琪:「五阿哥,我們瞞不住了,
走吧!」
    「去哪裡?」永琪心慌意亂,五內俱焚。
    「去見皇上!」爾康毅然說,對紫薇叮囑:「老佛爺來了,你好好應付!」
    紫薇睜大眼睛,呼吸急促:
    「我要怎麼應付?怎麼說呀?」
    永琪看了爾康一眼,明白了。事已至此,再保密也沒有用了。整個皇宮裡,除了令妃,
只有皇阿瑪,或者可以同情小燕子!他一咬牙,抬頭看紫薇,正色的,沉痛的說:
    「實話實說!失去小燕子,對我而言,是『念天地之悠悠,獨搶然而涕下』!什麼古
人,什麼來者,什麼今人……都沒有意義了!老佛爺是始作湧者,她已經把我們逼到這個地
步,現在,她成全也罷,不成全也罷!我豁出去了!事實上,也沒有退路了!」
    永琪說完,和爾康掉頭而去。
    兩人直奔御書房,見到了乾隆。乾隆聽到「小燕子出走了」,太震驚了,簡直不敢相
信,問:
    「什麼叫作『小燕子出走了』?朕聽不明白!她走到哪裡去了?」
    「皇阿瑪不要細問了!」永琪沉痛的說;「整個經過情形,也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
總之,就是兒臣為了想教育她,傷了她的自尊,她一氣之下,留書出走!昨天一早,打了神
武門的兩個侍衛,奪門而去。兒臣知道之後,不敢驚擾皇阿瑪,也害怕宮裡追究,帶給小燕
子更大的災難。所以,和爾康出宮去找,誰知,找了一整天,影子都沒有!兒臣想,小燕子
可能就此失蹤了!」
    「她打了侍衛?奪門而去?她還有一點規矩沒有?怎麼越來越不像話了?」
    爾康向前一步,急忙說道:
    「皇上!現在來談『規矩』,恐怕已經晚了!小燕子決心離開,就是被這些規矩嚇走
了!她連格格的身份,准王妃的地位,紫薇的姐妹之情,皇阿瑪的父女之情,以及五阿哥的
一往情深,全都不要了!走到這一步,臣認為,她已經破釜沉舟,不再回頭了!」
    乾隆看著神情悲痛的永琪和爾康,明白事態的嚴重性了,震動得不得了。
    「破釜沉舟?不再回頭了?你們的意思,她不是在耍個性,不是撤撒嬌,發發小孩脾
氣,不是跟你們開玩笑?」
    永琪搖搖頭,聲音裡帶著椎心之痛:
    「兒臣已經後悔得不得了,小燕子就是小燕子,可是,我們大家一定要把她變成另外一
個人,一個知書達禮的大家閨秀!她變不了,我們就個個跟她生氣,處罰她!讓她身心飽受
煎熬!現在,我失去了她,實在痛不欲生!才知道大錯特錯!皇阿瑪,不要再說規矩了,沒
有了還珠格格,還有什麼『犯規』可言呢?」
    乾隆瞪著永琪,被他那種深刻的沉痛撼動了。失去小燕子?永琪不能失去小燕子,乾隆
又何嘗失去得起?他沉吟著,還沒開口,爾康就急促的稟道:
    「皇上!現在,老佛爺已經知道小燕子失蹤了,聽說非常震怒!只怕漱芳齋又人人自危
了!」就誠摯的,哀懇的說:「我們已經走投無路,只得把一切稟告您!求皇上幫忙!如果
您不去漱芳齋,臣只怕另外一個格格也保不住了!」
    乾隆大震,一個格格受不了委屈,已經離家出走,另一個呢?他急忙站起身來,迫不及
待的說:
    「我們去漱芳齋!」
    漱芳齋已經遭殃了。
    太后自從回宮以來,早被漱芳齋的點點滴滴,弄得頭昏腦脹。太后是個墨守成規,尊重
「祖宗家法」的人。這個小燕子和紫薇,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地方合乎規矩,偏偏皇上百般
偏袒,讓她投鼠忌器。上次布娃娃事件,令她在乾隆面前,都抬不起頭來,心裡依然隱痛未
消。對那個布娃娃的疑雲,也依舊未解。至於被小燕子的焰火棒燒了衣服,她更是覺得不祥
極了。這時,聽到小燕子居然打傷侍衛,私自出宮。她的種種的不滿,就彙集成一股強大的
怒氣。何況皇后和容嬤嬤,一邊一個的火上加油,使她更加按捺不住,就帶著皇后、容嬤
嬤、桂嬤嬤、晴兒,宮女太監……浩浩蕩蕩的到了漱芳齋。
    紫薇戰戰兢兢的迎上前來行禮道吉祥。太后不等她行禮完畢,就盛怒的問:
    「小燕子私自出宮,去了哪裡?你們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宮外到底有什麼東西吸引你們
一再出去?小燕子不是無父無母嗎?在宮外還有什麼朋友?你最好把所有的事,通通坦白告
訴我!」
    紫薇看著太后,恭敬而沉痛的說:
    「回老佛爺,小燕子去了哪裡,我們真的一點也不知道!我真希望我知道,那麼,就可
以把她找回來,免得這麼多人為她生氣,為她傷心。小燕子在宮外沒有家,沒有親人,這一
年多來,皇宮就是她的家,皇阿瑪和我就是她的親人!吸引她一再出宮的,是宮外那種自由
的空氣!在宮外,沒有人嫌棄她不會背唐詩,不會念成語!」
    皇后在太后耳邊低低說道:
    「這個紫薇格格,可念過書,能說善道,死的都可以說成活的!臣妾幾度和她『溝
通』,都敗在她的『口下』!恐怕老佛爺要注意一點!上次夾手指的仇,她還記著呢!」
    容嬤嬤在太后另一邊低低說道:
    「那個布娃娃,到底是從哪兒來,還是一個謎!雪緞雖然是宮裡用的東西,奴婢已經查
過了,宮裡到處都有!幾個娘娘拿它作人情,分給格格丫頭奴婢……恐怕這個漱芳齋,也
有!」
    太后點頭,怒容滿面。疾言厲色的說:
    「紫薇!你再不說出小燕子的下落,你是要我把你帶回慈寧宮問話嗎?」
    金瑣大驚,夾手指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就衝上前去,「崩咚」一跪。痛喊道:
    「老佛爺開思!上次小姐上了夾棍,差點送命!實在受不了再來一次,如果老佛爺要帶
她回慈寧宮,不如帶我去吧!我和小姐從不分開,小姐知道的事,我通通都知道……」
    金瑣一跪,明月、彩霞也上前,通通跪下,磕頭喊道:
    「老佛爺開恩!老佛爺開恩!」
    「放肆!」太后皺眉說:「我和格格談話,也有你們這些丫頭插嘴的份!容嬤嬤,桂嬤
嬤!給我教訓她們!」
    「喳!」
    容嬤嬤好得意,俠步上來,劈手就給了金瑣一耳光。
    桂嬤嬤帶著其他嬤嬤上前,劈哩叭啦,明月、彩霞又挨打了。
    紫薇一急,也跟著跪下了:
    「老佛爺!為什麼要這樣?難道我們大家,就不能用言語溝通,一定要打嗎?」
    「溝通?我問了你半天話,你一句坦白的答覆都沒有!你哪裡有誠心和我溝通?你根本
就在和我玩花樣……」
    太后一句話沒說完,乾隆帶著永琪和爾康,匆匆趕到了。太監趕緊通報:
    「皇上駕到!」
    太后和皇后一驚,怎麼乾隆又得到消息了?
    乾隆已經急急的跨進門來,大喊:
    「停止!不許打人!怎麼又動手了?」
    嬤嬤們馬上住手,跪了一地,山呼萬歲。乾隆怒極,不能和太后發作,就上前和這些嬤
嬤們發作,大罵:
    「你們這些老刁奴,總有一天,朕把你們全體處死!現在,通通滾下去!」
    嬤嬤們屁滾尿流出房去。只有容嬤嬤悄悄起立,蹭到太后身邊去站著。
    「紫薇!起來說話!金瑣、明月、彩霞,你們也起來!」乾隆說。
    「謝皇阿瑪!」紫薇起身。金瑣、明月、彩霞也謝恩起立,退到一邊站著。
    乾隆這才抬眼,看著太后。說:
    「老佛爺,是不是小燕子私自出宮的事,又讓老佛爺操心了?」
    「皇帝已經知道了?」太后竭力忍耐著:「那個丫頭不止『私自出宮』,還打了侍衛,
奪門而去,徹夜不歸!皇帝,如果你再袒護那個丫頭,對她的行為不聞不問,恐怕她會越來
越壞,總有一天,變成不可收拾!這個紫薇丫頭,知情不報,也要一併處罰,不能饒恕!」
    爾康聽到又要罰紫薇,簡直是心驚肉跳。
    永琪這時已經豁出去了,一副元所畏懼的樣子。
    乾隆緊緊的看著太后,難過的說:
    「老佛爺,小燕子已經受不了,離家出走了!如果我們的家,真的好溫暖,孩子怎麼會
走?現在,不是立規矩的時候,現在,是怎麼找回孩子的時候!小燕子丟了,朕非常心痛,
惦記的是她是否安全,不是她該受什麼處罰?我們暫時把所有的處罰規矩都收起來吧,把小
燕子平安找回來,才是當前最重要的問題!其他的事,都不要再談了!」
    乾隆這一番話,讓紫薇、爾康、永琪、金瑣、晴兒都好震動。
    太后驚異的看著乾隆,一時之間,啞口無言了。
    皇后和容嬤嬤敢怒而不敢言。乾隆沒有忽略她們,走到兩人面前,一臉寒霜,語氣鏗然
的說道:
    「皇后!你和容嬤嬤就待在坤寧宮,管你自己的事情吧!小燕子和紫薇,請你永遠不要
過問!這個漱芳齋,你們最好不要再進來!否則,朕上次說過的話,朕會讓它實現的!」
    皇后大震,踉蹌一退,容嬤嬤顫巍巍的扶住。太后聽了,實在生氣,向前一步,正想說
話,晴兒拉住太后的衣服。太后回頭,晴兒悄悄的對她搖搖頭。太后楞了楞,勉強的按捺了
自己。
    乾隆就當機立斷的喊:
    「爾康!」
    「臣在!」
    「馬上傳你的阿瑪進宮,朕要全面搜查北京城,找尋小燕子!」
    「臣遵旨!」爾康答得好有力。
    「永琪!」乾隆又喊。
    「兒臣在!」
    「傳令鄂敏,帶隊去城外搜尋!但是,不得驚擾老百姓,只能暗訪!」
    「兒臣領旨!」永琪也答得好有力。
    小燕子完全不知道,整個御林軍都出動了,大家在北京城裡城外,到處找尋她。
    小燕子很慘,正在棋社的後院劈柴。她披頭散髮,狼狽不堪,臉上青青紫紫,都是傷
痕。老闆娘虎視耽耽的站在一邊,手中,還拿了一根籐條。她稍有不力,籐條就打上身來。
有些工人在旁邊做工,對小燕子依舊視而不見。
    「劈快一點!用力一點!那個木柴,要劈成一片一片,不是一塊一塊!你不要偷懶!快
做!」老闆娘嚷著,手裡籐條一揮。
    小燕子跳起身子躲,就是躲不掉,籐條掃到背上,她痛得齜牙例嘴,瞪著眼睛嚷:
    「你要我做工,就不要打人,哪有這樣的惡霸!」說著,就求救的看著那些工人,喊:
「你們也都麻木了嗎……」
    老闆娘手裡的籐條,嘩啦嘩啦的抽了過來,小燕子東跳西跳,就是閃不過那些鞭子。小
燕子不禁痛喊出聲:
    「母夜叉!你給我記著,風水輪流轉!我會把你像這些柴火一樣,砍成一片一片,劈成
一塊一塊……」
    唰唰唰唰……籐條雨點一樣落在小燕子身上。
    「好了好了!我不敢了,我做工……做工……」
    老闆娘收了籐條,小燕子奮力劈柴,劈著劈著,忽然把斧頭對著老闆娘的頭頂砸了過
去。自己就向後院門的方向,拔腿就跑。
    老闆娘不慌不忙,用籐條迎向斧頭,一撥,斧頭就滴溜溜的轉向小燕子,當頭劈下。小
燕子抬頭一看,斧頭就在頭頂,大驚:
    「哎喲,我的媽呀……」
    小燕子急忙用手抱著頭,滾倒在地,連續幾個翻滾滾開,斧頭落地,以毫釐之差,插在
她身邊的地上。小燕子驚魂未定,動了一動,才發現自己的衣袖,被斧頭釘在地上,這一驚
真是非同小可。
    「女大王!饒命,我知道你的厲害了!不敢了!這次是真的不敢了……」
    幾個工人,看了看小燕子,就害怕的低頭做自己的工作。
    母夜叉走了過去,拾起斧頭。
    「怎樣?是要跟我比武呢?還是要砍柴呢?」
    「我砍柴!我砍柴!我砍柴……」
    小燕子說著,不敢再出花樣了,乖乖的,一斧頭一斧頭的砍著柴。
    砍完了柴,小燕子又被押去洗衣服。她坐在水井邊,一大堆的髒衣服和被單,堆得像小
山一樣高,小燕子拚命搓洗著。老闆娘拿著籐條,坐在一邊,悠閒的觀望。
    小燕子一邊洗,一邊嘰哩咕嚕的說著:
    「早知道,我就不要耍個性,背幾句『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比這個舒服多了!我
怎麼會這麼倒楣?這一次,變成『走進一間房,四面都是狼』了!一個老公狼,一個老母
狼……」她偷眼看看那些無動於衷的工人:「還有好多『木頭狼』!」
    「你嘴裡在說些什麼?是不是在罵我?」老闆娘問。
    「不是不是!」小燕子慌忙回答:「我說,你的武功怎麼這樣好?有這麼好的武功,用
來對付我這個小丫頭,不是太委屈了嗎?老闆娘,我跟你辦一個交涉好不好?我有一個朋
友,在城裡開了一家酒樓,你押著我去,到了那兒,我的朋友會給你很多銀子!一百兩,怎
麼樣?」小燕子不再驕傲了,只想趕快讓柳青柳紅來救命。
    「你有朋友在開酒樓?我還有朋友在開旅館呢!」老闆娘不為所動:「把你押過去?我
沒那麼好的興致,如果你說的是假的,搞不好你乘機就逃跑了!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你那些
朋友,說不定會幫你報仇,我才不惹那個麻煩呢!」
    小燕子恨得牙癢癢,心想,這個死婆娘,軟硬不吃,怎麼辦?轉著眼珠,又說:
    「老闆娘,還有一個辦法,你去皇宮後面的神武門,那兒有我一個朋友……」
    「皇宮也有你的朋友?你真是神通廣大,來頭不小啊!」老闆娘打斷她,一瞪眼睛,大
吼:「洗衣服!快一點!再不洗,當心我的籐條!」唰的一聲,籐條又飛了過來:「你在皇
宮有朋友,我還和乾隆拜了把子呢!」
    小燕子一閃,沒有閃過,籐條又抽在背上,痛得咬牙切齒。
    老闆娘凶神惡煞般的吼著:
    「你洗不洗衣服?」
    「我洗……我洗……我洗……」
    小燕子拚命搓洗著衣服,拉扯著衣服,太用力了,一件衣服被撕成了兩半。
    「你故意的!死丫頭!臭丫頭!我打死你!打死你……」老闆娘大怒。
    鞭子雨點般抽下,小燕子閃來閃去閃不過。忍不住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永琪,你在哪裡?」
    水琪正帶著一隊侍衛,在整個商店街嫂查。查了一條街又一條街。他曾經兩度經過「翰
軒棋社」門口,抬頭看看,大門深鎖,就把這個棋社給疏忽掉。爾康和福倫,更是連郊外都
找了。因為乾隆有令,不得驚擾老百姓,再加上,宮裡丟了格格,也不能聲張。所以,找得
非常辛苦,一連找了好幾天,小燕子就像是從地上消失了,一點音訊都沒有。
    日出日落,朝來暮去……找的人心力交瘁,小燕子也憔悴不堪了。
    這晚,小燕子筋疲力盡的坐在地上。摸著癟癟的胃:
    「幾天沒吃東西了,好餓啊!餓得我胃都痛了……」
    正想著,有個面無表情的工人走來,把一碗剩飯剩萊,一個黑不溜秋的窩窩頭往她面前
一放,轉身就走了。
    小燕子看到食物,眼睛一亮,端起飯碗一聞,全是餿的。氣得放下飯碗,喊:
    「這是臭的!怎麼吃?這個東西恐怕連豬都不吃,我怎麼吃得下?」
    杜老闆陰森森的走了過來。冷冷的說:
    「我勸你吃了吧!吃了才有力氣做工!」
    小燕子轉動眼珠,思索著,心想還是吃了吧!吃了才有力氣逃跑!小燕子想著,就捏著
鼻子,拿起碗,勉強吃了一口,立刻哇的一聲,吐了滿地。
    「這個死丫頭!臭丫頭!她存心要把我給折騰死!」老闆娘衝了過來。
    唰唰唰唰,籐條又對小燕子飛來。她東跳西躲,怎樣都躲不過,被打得好慘。老闆娘大
吼:
    「給我把地擦乾淨!」
    小燕子無可奈何,只好去擦地。她跪在地上,用抹布從廚房這一頭,擦到那一頭。嘴裡
叼著那個窩窩頭。心裡想:
    「還好有個窩窩頭……金瑣給我做了一大堆好吃的,有水晶蒸餃,什錦包子,牛髓炒麵
條,香酥雞……還有蓮子銀耳湯!唔……」她饞得要流口水,就不自禁的咂了一下嘴,這一
咂嘴,窩窩頭就掉進擦地的髒水桶裡去了。她睜大眼睛,看著那個窩窩頭,眼珠子都快跟著
掉進去了。心裡在哀喊著:「我真是背啊!真是衰啊,真是苦命啊……世界上大概沒有比我
更倒楣的格格了!」
    唰的一聲,鞭子又上了身。老闆娘吼著:
    「怎麼不動?擦地你會不會擦?趕快擦!趕快擦……」
    「我擦……我擦……我擦……」
    小燕子拚命的擦著地。
    擦完了地,老闆娘拎了一桶水,往桌上一放,「嘩啦」一聲,無數的棋子,有黑有白,
全部倒進水捅裡。老闆娘嚷著:
    「快把這些棋子洗乾淨,再分開裝進棋盒裡!」
    小燕子瞪著那些棋子,火往上冒。大叫:
    「洗棋子就洗棋子嘛,既然要分開裝,為什麼不分開洗?你這樣和在一起,不是多了好
多工作嗎?我洗一夜也洗不完!」
    「還敢辯嘴!你砸了我的店,害我幾天做不了生意,你只好幫我大掃除!老娘就是要你
洗!就是要你分!難道我還要幫你省事不成?洗不洗?」
    小燕子大怒,抓起水桶,往地上一潑,水和棋子,嘩啦啦潑了滿地。
    鞭子又劈哩叭啦的抽了過來。小燕子簡直變成了小青蛙,一個勁兒東跳西躲,但是,地
上有水,又有棋子,她踩到棋子,摔了個四仰八叉。
    母夜叉就飛撲而下。小燕子大叫:
    「我不敢了!不敢了!我洗棋子,我一顆一顆撿起來……」
    小燕子跪在地上,開始一顆一顆撿棋子,撿了整整一晚。這次,不爭氣的眼淚,也一顆
一顆往下掉。她一邊撿,一邊哭,一邊喃喃的自言自語:
    「老天一定是懲罰我,那麼好的皇宮,我不要住,那麼好的永琪,我不要他,那麼好的
紫薇和金瑣,我通通不要,還有……那麼好的皇阿瑪……」
    她痛定思痛,眼前的黑子白子,全都模糊一片。
    找不到小燕子,漱芳齋裡,真是愁雲慘霧。
    永琪已經幾天幾夜,沒有好好的睡過覺,也沒好好的吃過一餐飯。當小燕子在撿棋子的
時候,他正疲倦的站在漱芳齋的大廳裡,眼光投向窗外的穹蒼。
    金瑣捧了一碗人參湯過來。
    「五阿哥!這是人參雞湯,我燉了一大鍋,大家都吃一點,增加體力。明天肯定又要忙
上一整天!我看你這幾天,什麼都吃不下,這樣不行,把自己累垮了,更沒辦法找小燕子
了!」
    「我那裡有胃口吃東西!」永琪一歎。
    「金瑣說得對!五阿哥,你好歹要吃一點,就算為了小燕子吃!吃了,明天才有體力繼
續去找她!」紫薇溫柔的說。
    爾康勉強提起精神來,拍拍永琪的肩:
    「我們大家都吃!一起吃!」
    大家坐下,各吃各的。永琪勉強的吃了兩口,廢然的站起身子。
    「我真的吃不下去!小燕子到底去了哪裡?一個北京城,幾乎被我們翻過來了,那些老
百姓,雖然不知道是宮裡丟了格格,也一定知道發生了很嚴重的事,誰還敢藏一個陌生人在
家裡?」
    「我猜,小燕子已經不在北京城裡了!她武功雖然不好,腳力很好,說不定已經跑到老
遠老遠的地方去了!」金瑣說。
    「我也這麼想!」紫薇點頭。
    爾康看著永琪,點頭說:
    「明天,我們不但要在北京城找,還要把搜尋的範圍,擴大到鄰近的城鎮鄉村!如果我
們再找不到,只好滿街貼告示,讓提供線索的人有重賞!小燕子那對大眼睛,長得非常有特
色,一貼告示,一定有人報案!」
    永琪滿屋子走來走去,心亂得不得了。他看看那間大廳,沒有小燕子的笑聲,沒有小燕
子的囂張,沒有小燕子的喳呼,沒有小燕子的大呼小叫……好寂寞好安靜啊!他走到窗前
去,腦袋頂著窗欞,心裡瘋狂般的喊著:
    「小燕子,小燕子,只要你回來,我再也不勉強你背詩了,再也不勉強你念成語了!我
錯了,不再驕傲了!請你回來好不好?如果你執意不當格格了,天涯海角,也讓我們一起去
流浪呀!」
    永琪在瘋狂般的想念小燕子,小燕子也在夢著永琪。
    小燕子不知道那是夢。她在一片大大的草原上,躺在青山綠水間,閉著眼睛,享受著拂
面的和風。風裡,有陣陣香味,繞鼻而來。唔,是烤鴨的味道!耳中,聽到永琪的歡呼聲:
    「小燕子!不要睡覺了,你看,我們準備了好多好吃的東西,快來吃!」
    她翻身而起,只見紫薇、爾康、金瑣正忙忙碌碌的準備野餐,地上鋪著桌布,上面全是
各種美點,雞鴨魚肉。金瑣大叫著:
    「小燕子!你看,有蒸餃,有雞湯,有小籠包,有豌豆黃,有綠豆糕,有烤鴨,有蹄
膀,有魚翅,有燕窩,有薰雞,還有你最愛吃的『一口酥』……快點來吃啊!」
    她飛奔過去,欣喜如狂。
    「我餓死了!我餓死了!哇!這麼多,我先吃哪一樣好呢?」
    她正要對那桌食物「飛撲而下」,永琪忽然很快的攔過來,攔住了她。
    「要吃東西,先要背待!」說著,就念:「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
獨搶然而涕下!」
    「哪有那麼麻煩?吃東西還要背待?」小燕子抗議的喊。
    「要背!要背!一定要背!」
    「要背要背!一定要背!」爾康也跟著喊。
    小燕子求救的看著紫薇,誰知紫薇也喊著:
    「要背要背,一定要背!」
    小燕子咂嘴咂舌,餓得肚子裡咕嚕咕嚕叫,痛苦得不得了,只好背詩: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背不出,背不出,我先吃東西再說!」
    她再度撲向那些美食,誰知,一剎那間,所有的食物都不見了。小燕子大驚,抬頭一
看,永琪、紫薇、爾康、金瑣全部消失,只有自己,站在荒涼的曠野。她頓時心慌意亂,大
喊:
    「永琪!永琪……紫薇……爾康……金瑣……回來回來,我背詩!我背我背……」拔腳
想跑,竟然跑不動,摔了下去。
    小燕子這樣一摔,就從夢裡摔醒了。發現自己滾倒在地上,睜眼一看,和杜老闆的眼光
接個正著。小燕子大驚,想跳起身子,才發現自己被綁得結結實實,倒在廚房的地上。杜老
板正很有興味的看著她。
    一時之間,她還不能從夢中回到現實,四面張望,見到廚房裡只有杜老闆,什麼人都沒
有,更別提那些美食了。她不禁悲從中來。喃喃的念道:
    「前不見蹄膀,後不見烤鴨,念肚子之空空,獨愴然而涕下!」
    杜老闆走了過來,拉了一張小板凳,坐在她面前。研究著她,問:
    「你在嘰哩咕嚕,說些什麼?作夢了?」
    小燕子哀求的說:
    「天亮了,我又可以做工了!這個繩子,可不可以解掉了?」
    「料你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杜老闆用刀挑斷了繩子。
    小燕子伸手伸腳,渾身都痛。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杜老闆就盯著她,說:
    「你學乖一點吧,不要再抵抗了,你那一點點小功夫,實在不是我們的對手!落到我們
手裡,你就是死路一條了!這樣吧!你跟了我,做我的小老婆!我教你下棋,教你練武,還
讓你這一生穿金戴銀,從此不用到處流浪,討生活了!怎麼樣?」
    小燕子聽了,氣得眼睛冒火,對著杜老闆一口啐去。
    「呸!我連阿哥都不要嫁,還輪到來當你的小老婆……你這個不要臉的死癩蝦螟,也不
撤泡尿,自己照照,是個什麼東西……」
    小燕子話沒說完,杜老闆一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她幾乎不能呼吸了,嗆得直咳。
    「咳咳!咳咳!有話……好說……好說……」
    「你要不要『好說』呢?」杜老闆問。
    「要……要……要……」
    杜老闆鬆了手。
    這時,老闆娘悄沒聲息的出現在杜老闆的身後。小燕子看到了,心裡一動。「那麼,你
要不要嫁我?」杜老闆盯著小燕子問。
    「你已經有老婆了,你的老婆會不依的,會生氣的,你又打不過你的老婆……」
    「誰說的?」杜老闆惱怒的說:「不要理那個母夜叉,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證給你穿好
的,吃好的……這家店都交給你管……」
    杜老闆話沒說完,老闆娘一聲大叫,合身撲上。嘴裡大叫:
    「你這個老色鬼!我要了你的命……」
    杜老闆急忙跳了起來,老闆娘已經對著他的臉,一把抓去,杜老闆閃避不及,臉上抓出
五道血痕,頓時大怒,倉卒應戰,夫妻兩個就大打出手。
    小燕子乘機跳起身子,吆喝著:
    「杜老闆!打呀!打呀……不要認輸!打給我看!只要你贏了她,我就跟你!把這個母
夜叉打得落花流水,千萬不要認輸!打不過你就不是男子漢……打呀!用力的打呀……」
    老闆娘聽了,氣得發昏,對著杜老闆,拳打腳踢,虎虎生風。杜老闆也怒火中燒,打得
唏哩嘩啦。兩個都是高手,一時之間,竟然打得難解難分。
    小燕子一看,機不可失,悄悄退後,閃電般的對後門奔去。
    「不好了!小丫頭跑了!」杜老闆大叫。
    小燕子一邊逃,一路把盤子、飯碗、鍋子、棋子……全部撥在地上,一陣唏哩嘩啦,滿
地碎片,老闆娘踩到碎片,差點摔跤。
    老闆娘急忙收手,大喊:
    「給我追呀!來人呀……給我把那個臭丫頭追回來……」
    小燕子已經打開後門,狂奔而去了。
    街上,有個結婚隊伍,正在熱熱鬧鬧的前進。新郎騎著大馬,神氣的走在前面,吹鼓手
歐吹打打,後面是花轎和抬嫁妝的隊伍。
    小燕子從巷子裡狂奔而出,杜老闆帶著一群打手,拿著木棍,追了過來。小燕子想施展
輕功,奈何早已衰弱不堪,輕功也不靈了。打手們七嘴八舌的喊著:
    「我家丫頭逃跑了!大家幫忙追呀……」
    小燕子回頭一看,追兵已近,再也顧不得了,就竄進結婚隊伍,橫衝直撞。隊伍大亂,
抬花轎的轎夫被撞得一僕,新娘竟然跌出花轎。新郎驚得從馬背上摔了下來,場面一團混
亂。新娘跌落在地,大驚,尖叫:
    「救命啊……救命啊……」
    小燕子一看,好生抱歉,急忙把新娘拉了起來,看到新郎的馬,靈機一動,就把新娘拉
過去,一把推進新郎懷裡,氣急敗壞的大喊:
    「後面有人來搶親!」指指追兵:「是那個杜老闆,要搶新娘作小老婆!你們兩個趕快
抵抗!我來傳遞消息……對不起,我要逃走了!」
    小燕子就飛身躍上了新郎的那匹馬,策馬狂奔。
    新郎大驚,糊里糊塗的大喊:
    「救命啊!有人搶親啊……」指著杜老闆那群人:「他們要搶親啊!」
    杜老闆拿著棍棒,窮凶極惡的跑來。喜娘也指著杜老闆,跳著腳驚叫:
    「搶親啊……搶親啊……他們要搶親啊……」
    新娘嚇得尖叫。吹鼓手和迎娶的年輕人,就義憤填膺的拿起轎桿、樂器、喜牌和抬嫁妝
的扁擔,嘴裡大喊著:
    「敢來搶親!殺呀!打呀……」
    大家衝向杜老闆,沒頭沒臉的大打出手。
    「我們在追丫頭……」杜老闆大叫。
    「打!打!打……」大家那裡聽得見,紛紛大喊。
    兩路人馬,打成一團。
    小燕子已經騎馬奔得老遠。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