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4

    一桶冰冷的水,對著小燕子當頭淋下。
    小燕子驚醒過來。她睜眼一看,杜老闆陰森森的站在面前。還有一個滿臉橫肉的老闆
娘,正不懷好意的看著她。她想跳起身,才發現自己被綁得結結實實,丟在牆角,動也動不
了。她四面一看,這是一間廚房,有著大大的灶和鍋,房裡還有幾個工人,在燒火洗菜做著
工作,卻對她視而不見,似乎對這種情況,早已司空見慣。
    小燕子掙扎了一下,掙扎不開,立即破口大罵:
    「什麼東西,居然敢綁我?你們通通不要命了!你們知道我是誰?」
    杜老闆慢條斯理的回答:「我們知道,你說過了,你是小燕子!」
    「我告訴你,我小燕子是……」小燕子本想把「還珠格格」的身份抬出來,才開口就咽
住了,心想:「我這麼丟臉,包袱給人偷了,錢也輸掉了,還被人綁在廚房裡,千萬不能讓
人知道我是還珠格格!」她想著,轉動眼珠,苦思脫身之計:「杜老闆!你把我綁在這裡,
預備要怎麼辦?送官府嗎?」
    「小事一件,何必麻煩官府呢?你砸了我的店,嚇壞了我的客人,破壞了我的生意,我
現在要在你身上討回來!」
    那個老闆娘就用油膩膩的手,去摸小燕子的臉龐。說:
    「我說,這張臉蛋長得還不錯,我們把她賣到妓院去,大概可以賣幾個錢,貼補我們的
損失!叫小二把『杏花樓』的張老闆請來吧!」說著,她的那個手,就摸到小燕子嘴巴旁邊
來了,小燕子哪裡和她客氣,張開嘴,一口就咬住她的手。
    老闆娘大驚,摔著手大跳特跳。
    「這個臭丫頭!」她一腳踹在小燕子的胸口。
    小燕子痛得哎喲哎喲叫。
    杜老闆陰沉沉的看著她,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勸你省省力氣,不要撒潑了!免得皮肉受苦!」
    小燕子吸了口氣:
    「杜老闆,你這樣綁著我,一點好處都沒有,賣到妓院,是給你自己找麻煩!你想,我
怎麼會聽話呢?到時候,我把妓院也打得落花流水,我就說,是你派我去砸掉那個什麼樓!
那麼,你跟妓院的這筆帳,就算不清了!」
    「嗯,說得也是!那麼,你有什麼提議?」杜老闆瞪著她。
    「你放了我,我回家去拿銀子,該賠你多少錢,我賠你就是了!」
    「你家住在哪裡?哪條街?哪條巷?」
    小燕子楞住了,總不能把「皇宮」說出來吧!
    「我住的地方,不能跟你說,會嚇死你!」
    「哦?你嚇嚇看!」
    「我……我不要說!」
    「我就知道,你說不出來了。」杜老闆得意的說:「我看,你身上帶著銀子衣裳,又說
不出住在哪裡?還會兩下功夫……晤,八成是偷了哪個大戶人家,逃出來的小賊吧?」
    小燕子心裡飛快的轉著念頭,怎麼辦?要不要說出會賓樓,讓柳青柳紅來救?想著,就
神態一凜。不行!太設骨氣了!絕對不說!她傲然的一抬頭:
    「你不要研究我是什麼來歷了,說了你也不信!我警告你,如果再不放我,會有很多人
來找我,那時候,你會倒大楣!你會被砍頭!滅九族!五馬分屍!」
    「哦?那麼厲害?偏偏我不怕!讓他們來找我吧!」
    小燕子投轍了。想了一想。
    「這樣吧!不過是砸了你們的店,該賠多少,我來幫你們做工,好不好?」她看著杜老
板,低聲下氣的說:「你猜得差不多,我沒爹沒娘,在一個大戶人家當丫頭,主人一直欺負
我,我只好逃跑了!我會做很多事,洗碗,燒菜,劈柴,挑水……都可以!反正我也沒地方
去,我做工還錢,怎麼樣?」
    杜老闆還沒回答,老闆娘開了口:
    「不行!我才不要這樣的丫頭!我看她一股騷樣兒,留下來一定是個禍害!」
    杜老闆卻興味盎然的盯著小燕子:
    「只怕我一放你,你就開始撒潑!」
    「不會不會,」小燕子拚命搖頭:「你的功夫比我強,我上一次當,學一次乖!不敢
了!你又會武功,又會下棋,我佩服都來不及了!在你的店裡做工也不錯,還可以跟你學下
棋,學武功……我就留在你的棋社幫忙吧,倒茶倒水,招待客人,做小丫頭,什麼都行!」
    杜老闆看到小燕子說得可憐兮兮,長得明眸皓齒,就心動起來。料想她也翻不出手掌
心,就點點頭說道:
    「我放開你!如果你再敢動手,我就斃了你!把你丟到亂葬崗去!」
    小燕子拚命點頭。
    杜老闆就拿了一把尖刀,挑斷了小燕子身上的繩子。
    小燕子伸伸手腳,哼哼唧唧的站了起來。說:
    「好了,我可以做工了,現在,我該做什麼?」
    「去灶前面燒火!」老闆娘命令著。
    「是!」
    小燕子順從的應了一聲,看看屋角堆的柴火,就走過去,抱了一堆,走到大灶的前面,
去一根根的放進灶爐。
    老闆娘虎視耽耽的看著她做,杜老闆皮笑肉不笑的,也看著她做。
    小燕子一股逆來順受的樣子,一根根柴火往灶爐裡放。火越燒越旺了。
    忽然之間,小燕子抽出一根燒著的柴火,對著杜老闆的臉孔一戳。杜老闆一閃身避開,
小燕子就飛快的奪門而逃。
    這次,出手的是老闆娘,又快又狠,對著她後腦勺一拳,小燕子又倒了。
    爾康、永琪、紫薇、柳青、柳紅、蒙丹已經找過各條街道,把小燕子的樣子形容給路人
看,探訪各家餐館、小吃館、茶館、旅社……永琪甚至從「翰軒棋社」門口走過,卻壓根兒
沒想到,小燕子會陷在這家棋社裡。
    轉眼,天黑了,大家一點眉目都沒有。全部集合在會賓樓的客房裡。
    永琪急得五心煩躁:
    「怎麼辦?怎麼辦?天都黑了!她一個姑娘家,孤單單的一個人,會到哪裡去呢?我真
的要急死了!」掉頭又往門口跑:「我再去找!」
    柳青把他一把拉了回來。說:
    「你不要太激動好不好?這樣瞎找,一點用也沒有!我認識小燕子好多年了,她這個人
命大得很!我想,她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是,她的脾氣強,如果她安心不當這個格格了,也
不要我們找到她,她說不定已經跑到好遠好遠的地方去了!」
    「這就是我最害怕的事!」紫薇說。
    永琪「砰」的一聲,一拳捶在桌子上。又急又傷心的說:
    「她怎麼會這樣?就算跟我發脾氣,她也該想想紫薇,想想爾康,想想我們這一大群
人,這麼多好朋友,發現她丟了,大家會多麼著急!還有,她走了,我們怎麼面對皇阿瑪?
怎麼面對老佛爺?宮裡追究起來,不是人人要遭殃嗎?她什麼都不管,就這樣走得無影無
蹤,未免太任性太無情了!」
    「不管怎麼樣,大家先吃一點東西!我去叫廚房做點飯菜,送到房裡來吃!跑了一整
天,都是又累又餓!不要再把自己折騰病了,尤其紫薇,大病剛好!」柳紅說。
    爾康趕緊看看紫薇,憐惜的握住她的手。
    「紫薇,你還好吧!真不該讓你跟著我們跑!」
    「我沒事,只是好擔心小燕子!」紫薇就有些傷心起來:「她連我這個妹妹都不要了,
還說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找到了她,我一定跟她算帳!」
    蒙丹忍不住說:
    「她會不會已經回去了?大家忙著找人,也沒有回去看一看!我想,小燕子是個很熱
情,又很講義氣的人,出走是氣頭上的事,氣消了可能就會想明白,知道這一走事態嚴重,
說不定就悄悄的回去了!」
    永琪就猛的跳了起來。嚷著說:
    「蒙丹說的對!那……我們趕快回去!」
    「也不急在這一刻,好歹吃點東西再走!」柳紅說。
    「算了算了!他這個樣子,怎麼吃得下東西呢?我有經驗,還是回去再說吧!」
    爾康說,看了紫薇一眼,想起上次的吵架,還餘悸猶存。「而且,已經出來一天了!還
不知道宮裡面發現沒有?那幾個侍衛會不會說出去?」
    大家越想越擔心,決定馬上回宮,看看宮裡的狀況再說。大家就急急的往外走,爾康到
了門口,又再三叮囑柳青柳紅和蒙丹:
    「你們一定要注意,小燕子也很可能走了半天,沒有地方去,然後再來找你們!如果她
來了,你們一定要留住她,不要讓她再跑走!我明天會來這兒,傳達彼此的消息!」
    「知道了!明天一早,柳青和蒙丹繼續去找,我留守在會賓樓!」柳紅應著。
    於是,大家回到了漱芳齋。
    金瑣看到大家,就急忙迎上前來,著急的問:
    「找到沒有?找到沒有?」
    金瑣這樣一問,爾康、永班、紫薇全部臉色一沉。
    「這麼說,她根本沒有回來?」永琪失望的問。
    「沒有呀!晚飯以後,令妃娘娘還過來了一趟、問小姐去福大人家回來沒有?我只好說
沒回來,也不敢露一點口風!」金瑣說。
    「那麼,宮裡還沒有發現小燕子失蹤了?那些侍衛沒說?老佛爺那邊有沒有什麼動靜?
皇后娘娘那兒呢?」紫薇問。
    「還好,什麼動靜都沒有。我一直守在漱芳齋,照你們交代的應變。你們怎麼去了那麼
久,我緊張得一直冒冷汗!」
    「已經把北京城都找遍了,什麼線索都沒有!」爾康沮喪的說。
    正說著,含香匆匆趕來,關心的問: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五阿哥,你真的跟她吵架了?怎麼不讓讓她呢?」
    永琪臉色灰白,乏力的跌坐在一張椅子裡。痛苦的用手支住額,呻吟著說: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我一定讓她!陪她去練劍,陪她下棋,陪她做一切她要做的事!
我怎麼知道她會氣得離開我……她太過份了!」
    紫薇歎了一口長氣,疲倦的坐下來。
    爾康就對明月、彩霞說道:
    「你們趕快去廚房,弄一點吃的東西來,大家累了一天,連好好的一餐飯都沒吃!先吃
點東西,有了力氣,才能想出辦法!」
    「是!」明月、彩霞趕緊去弄吃的東西。
    含香見個個人都痛苦而沮喪,急忙安慰大家:
    「你們先不要慌,我打賭,小燕子會回來的!她絕對捨不得離開你們大家的!你們想想
看,她最愛熱鬧,最怕寂寞!要她沒有你們,單獨過日子,她可能一天都活不了!所以,我
想,明天她一定會回來!我們要擔心的,就是怎麼瞞住宮裡的各路人馬!」
    爾康深深點頭,提起精神,對大家說:
    「含香說的對!我們趕快再研究一下,如果皇阿瑪找人怎麼說?老佛爺找人怎麼說?皇
後娘娘不會找人,但是,她是最可能得到消息,故意來揭穿我們的人,不能不防!」
    永琪皺緊了眉頭,痛苦得快要死掉,說:
    「老佛爺給我三個月,現在只是第一天,小燕子不但沒改,乾脆失蹤了!如果老佛爺知
道她出宮去,整夜都沒回來,那就什麼希望都沒有了!」
    「什麼叫『老佛爺給你三個月』?三個月怎樣?」紫薇大驚,睜大眼睛問。
    爾康歎了口氣,知道瞞不住紫薇了,就對紫薇說道:
    「老佛爺限期三個月,要小燕子脫胎換骨,改善所有的毛病。否則,就要取消指婚!所
以,五阿哥才那麼氣急敗壞,要教小燕子功課!」
    紫薇張大了眼睛,這才明白了。
    永琪走到窗前,癡癡的看著窗外,喃喃的說:
    「我大概永遠失去小燕子了!如果以後的生活裡再也沒有她,我要怎麼過?」他的腦袋
抵著窗欞,絕望的說:「哪裡有這麼任性的人,哪裡有這麼不瞭解感情的人,哪裡有這麼狠
心的人……居然用這種方式懲罰我!」說著,就對著窗外大叫:「小燕子……你給我回來!」
    爾康和紫薇跳起來,奔過去。爾康急喊:
    「噓……噓!你幹嘛?幹嘛?」
    「五阿哥!冷靜一點,不要發瘋呀!你要叫得人盡皆知嗎?」紫薇嚷。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小鄧子、小卓子的急呼:
    「皇上駕到!」
    大家一陣慌亂,急得你看我,我看你。爾康就在永琪肩上重重的一拍。
    乾隆已經大步而人。聲到人到:
    「誰在叫小燕子?朕也在找她,快把棋盤拿出來,朕今晚興致好,教教她怎麼下
棋……」
    一屋子的人趕快請安。說「皇阿瑪吉祥,皇上吉祥」等。只有永琪,還陷在自己那激動
的情緒中,又被乾隆的突然出現,攪得心慌意亂,連請安都忘了。
    含香急忙上前,行回族禮:
    「皇上!」
    乾隆看到含香,一怔。立即高興的說:
    「原來你在這兒串門子!朕剛剛賜了烤鹿肉、烤羊肉給你加菜,你大概也沒看到?」
    「是嗎?謝皇上賞賜!」
    乾隆掃視大家,只見個個魂不守舍。乾隆覺得氣氛有點怪:
    「你們怎麼了?小燕子呢?」
    「她……她……在裡面……在裡面……」紫薇吞吞吐吐的說。
    「叫她出來!越來越沒規矩,聽到皇阿瑪來了,也不出來迎接!」
    「是……是……」紫薇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求救的看爾康。機智的爾康,這下也應變不
出來。永琪更不用說了,呆呆的像個雕塑。
    乾隆奇怪極了,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含香突然伸手挽住乾隆的胳臂,給了乾隆一個好甜的笑。清脆的說:
    「皇上既然賜了烤鹿肉,烤羊肉……何不去寶月樓跟我一起吃?我還沒有吃晚餐呢,本
來想過來和小燕子她們一起吃,但是,她們已經吃過了!聽到烤鹿肉……覺得好饞啊,那個
回回廚師又表演了一手,是不是?」
    乾隆看到含香這麼主動,這麼親熱,實在意外極了:
    「是啊!廚師說是道地的新疆做法,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那麼,我們就去吧!別等菜涼了,不好吃!」含香挽著乾隆就向外走。
    乾隆怔了怔,就哈哈大笑起來:
    「好啊!好啊!我們走吧!」回頭對一屋子發楞的大家說道:「棋,只好改天再來下
了!」
    乾隆帶著含香而去,大家連「恭送皇阿瑪」都忘了說。
    乾隆一走,永琪就虛脫的倒進椅子裡。拍著額頭說:
    「如果再找不到小燕子,我看,我是『橫也是死,豎也是死』!」
    漱芳齋裡,大家很慘。小燕子陷在棋社,情況更慘。
    她已經被折騰得蓬頭垢面,正在爐子前面拚命燒火。老闆娘凶神惡煞般,雙手叉腰站在
她身後,惡狠狠的喊:
    「火不夠旺!你死人呀!會不會燒火?多加一點柴火,知不知道?」
    小燕子恨得牙癢癢。心想:「真倒楣!進了一家黑店,碰到一個黑郎中,外帶一個母夜
叉……功夫都比我好,我怎麼會這樣倒楣呢?都是永琪害我……」正想著,老闆娘大吼:
    「火燒旺一點!聽到沒有?」
    一面說,那老闆娘提起腳來,對小燕子屁股一踹,小燕子往前一僕,差點跌進爐火裡
去。她跳了起來,大罵:
    「你想把我燒死是不是?」
    老闆娘又是一踹,燕子飛身而起,想逃開,哪裡逃得掉,結結實實又挨了一腳,摔倒在
地。老闆娘拍拍手說:
    「好漂亮的狗吃屎!要不要再來一下!」
    小燕子連忙說道:
    「不要了!不要了!好女不吃眼前虧,我燒火……燒火……」
    小燕子拚命用嘴去吹火。一陣灰被她吹得飛了起來,飛了她一臉一身。她抓了一把火
鉗,在火裡亂捅,再抓了一把扇子,拚命煽火,煽得滿屋子又是灰又是煙。「你該死!」老
板娘伸手就去擰她的耳朵,她要躲,那裡躲得過,老闆娘行動像閃電,已經拎住了她的耳
朵,拚命拉扯。小燕子大叫:
    「哎喲!哎喲!母大王,饒命!小燕子不敢了……」
    「要不要乖乖燒火了?」
    「要……要……要……」
    小燕子跪在火爐前,火光映紅了她的臉,臉上又是灰又是傷,好生狼狽。
    燒完了火,老闆娘又押著她去挑水。小燕子在大雜院的時候,過的也是苦日子,但是,
有柳青柳紅和一些老奶奶老爺爺照顧著,她可沒有做過粗活。現在,要她挑水,她就頭痛
了。原來那水擔並不容易平衡,她又貪心,把水桶盛得太滿。她挑著水,歪歪倒倒的走來,
要把水倒進水捅。誰知一倒之下,水桶一歪,竟然把整桶的水全部倒在地上,而且倒在老闆
娘的鞋子上。
    「你找死!」
    老闆娘大怒,「砰」的一聲,就給她一個「爆栗子」。小燕子想要跳開,那裡跳得開,
額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記,痛得眼淚直流,腳下踩到水,又滑了一跤,摔得四仰八叉,慘不
忍睹。
    「哎喲!哎喲……」小燕子喊:「我真是出門不利,碰到了鬼……」
    小燕子一句話沒有說完,母夜叉的腳已經踩上了她的胸脯。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說,你可以跟容嬤嬤去拜把子……」
    「聽不懂,一定不是好話……」老闆娘的腳,就用力踩下去。
    「哎喲哎喲……」小燕子急忙喊:「輕一點,輕一點,把我踩死了,你還得抬我去亂葬
崗,不是挺麻煩嗎?我是說……你是女王!大女王,大大女王,大大大女王……」
    老闆娘腳下一鬆,小燕子哼哼唧唧爬起身。一面清除地上的積水,一面低低的嘰哩咕
嚕:「女王八,大女王八,大大女王八,大大大女王八……」
    然後,老闆娘又押著小燕子洗碗。髒碗迭得一落一落,好多好多。小燕子洗得腰酸背
痛,哼哼唉唉。
    「洗快一點,動作麻利一些!不要偷懶!」老闆娘喊。
    小燕子狠得咬牙切齒的。老闆娘把一塊抹布,往她臉上一丟。
    「盤子上的水,要擦乾淨!」
    小燕子忍耐的拉下抹布,擦著盤子。嘴裡低低的唸唸有辭:
    「嘰哩咕嚕那不那魯米裡嗎唬唏哩呼嚕嘛瞇嘛瞇急急如律令!小燕子在這兒作法,大頭
鬼、小頭鬼、無頭鬼、冤死鬼,吊死鬼……全體來幫忙,把這個母大蟲切八段,燒成
灰……」
    「你嘴裡在嘰哩咕嚕說什麼?」
    「沒……沒……沒什麼,沒什麼……」
    「把乾淨盤子放到那個架子上,排整齊!」
    「是!奴婢遵命……」
    小燕子抱著一迭乾淨盤子,要放上架子,手一鬆,盤子全部落地打碎。
    老闆娘尖叫:
    「你是故意的!你這個小賊!你這個臭丫頭!我打死你……」
    老闆娘就凶神惡煞般飛撲而下。小燕子大叫:
    「救命啊……救命啊……黑店殺人啊……」
    老闆娘把她壓在地上,騎在她身上,劈哩叭啦的打著她的耳光。小燕子又氣又恨,大罵:
    「你當心,我會報仇的!你這個死巫婆,母大蟲,母老虎,母烏龜,母夜叉,母王八,
母狗熊……我會把你切成一段一段,拿去餵狗!我會帶了人來,燒了你的店!要你學狗
叫……把你用鐵鏈子綁著,拖著你遊街……」
    老闆娘對著她的腦袋一拳打去,小燕子又暈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