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3

    爾康和永琪,簡直成了「難兄難弟」,兩人再也沒有料到,自從太后回宮,情況會弄得
這麼惡劣。他們自己著急還不說,還要顧全紫薇和小燕子的自尊,許多事。只能藏在心裡,
還不敢讓她們兩個知道。小燕子是個衝動的個性,受不得半點氣。紫薇又是個敏感的人,非
常容易傷心。所以,兩人就彼此警告,要想辦法扭轉局面,更要防備兩個姑娘知道真相。兩
人真是負擔沉重,愁腸百結。
    永琪決定還是先給小燕子上課,從改變她的說話開始。三個月!天知道三個月能做什
麼?爾康無技可施,只能祈禱真情能動天地。這天,兩人來到漱芳齋,永琪把一本《成語大
全》往小燕子面前一放。故作輕鬆的喊:
    「來來來!小燕子,好久沒有念成語了,我們來複習一下!」
    小燕子像彈簧一樣的跳了起來。嚷:
    「幹嘛?幹嘛?我才不要念那個東西!煩死了!學了那個,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我到
院子裡練劍去,師父教我的劍法,我還沒有學會!」
    小燕子說著,拿起長劍,往院子就跑。永琪一把拉住了她,賠笑的說:
    「不學成語,念唐詩也成!上次那首『春眠不覺曉』總背出來了吧!」
    「那有什麼難?」小燕子揚著眉毛說:「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
知多少!」
    爾康、紫薇、永琪全部鼓掌,給小燕子打氣。
    小燕子得意起來,開始誇口了:
    「背這個其實是很簡單的!像唱歌一樣!」
    「那麼,」永琪說:「上次教你的那首『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背出來了沒有?」
    小燕子一呆: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啊?」
    「是呀是呀!就是陳子昂那首詩!」
    「陳子昂……陳子昂……」小燕子嘰咕著說:「陳子昂這個人很奇怪耶!」
    「怎麼奇怪?」永琪怔了怔。
    「前面看不到人,後面也看不到人,這個地方一定很荒涼,不好玩,他趕快走掉就好
了,作什麼詩?」
    「別發謬論了!再記一遍!」永琪就念:「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
獨搶然而涕下!」
    小燕子眼睛一亮,想起來了,就恍然大悟的喊著:
    「啊!就是那個『愛哭鬼』啊!我想起來了!『涕下』就是眼淚鼻涕通通流下來!『來
者』指的是未來的人!這個陳於昂是個神經病!腦筋一定有問題,前面看不到『古人』,後
面看不到『來者』,他就哭得唏哩嘩啦,簡直莫名其妙!這些作詩的人,都是閒得無聊,才
寫這些不通的話!我就不懂,誰看得到『古人』?誰看得到『來者』?如果看不到就要哭哭
啼啼,那麼,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要大哭特哭了嗎?」
    大家聽了小燕子的大論,不禁面面相覷。爾康笑了,說:
    「我不得不承認,小燕子的話,還有幾分道理!」
    「再說,」小燕子越說越有勁:「那首『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
知多少!』也有問題!」
    「怎麼也有問題?」紫薇問。
    「早上不知道天亮,到處『聽到』鳥叫,晚上『聽到』下雨,『不知道』花瓣落了多
少!你們想想,這個人是不是『瞎子』?他全用聽的,不用看的!而且,還有點呆,有點麻
木!天亮都不知道!白癡!」
    大家又傻住了。小燕子就往門外跑,預備出去練劍了。
    永琪趕緊把小燕子一攔,委婉的說:
    「不管你有多少理由,這個唐詩,是人人都會的東西,你還是要念!」笑著,求著:
「就算為我念,好不好?」
    「你陪我練劍好不好?」小燕子看著永琪。
    「你背一首唐詩,我就陪你練劍!」
    小燕子不高興起來:
    「不管是『糖詩』還是『鹽詩』,我都沒有興趣!那個苦差事,我不要做!」
    永琪忍耐的,壓抑的說:
    「有些事,不是我們『有興趣』還是『沒興趣』的問題,是我們必須要做的問題!你把
它當一種責任吧!」
    小燕子瞪著永琪,忽然生氣了。跺著腳喊:
    「什麼『責任』?我為什麼會有這個『責任』?你是怎麼回事,一直纏著我背詩念成
語?你是不是嫌我學問不好,配不上你?我跟你說,我就是背了一大堆成語唐詩,我還是小
燕子,變不成鳳凰的!我不喜歡背那些唐詩,念那些成語!如果你一天到晚逼我念那些東
西,我會討厭你的!」
    永琪本來情緒就很壞,在那兒拚命按捺。這時,他就再也沉不住氣了。聲音也大了起來:
    「你根本沒有為我的處境想!根本就不把我放在心裡!你一天到晚就想著怎麼玩,怎麼
瘋,好像我的義務就是陪你玩,陪你瘋!我這樣低聲下氣,求你稍稍為我改變一些,免得夜
長夢多,你就是不跟我合作!只要你心裡有我,在乎我,稍微設身處地代我想一想,你就該
明白,我是阿哥,我有我的包袱,我的身份和背景!你要走進我的生命,我的家庭,也該為
我付出一些吧!如果你心裡只有自己,你的愛,未免太自私了!」
    永琪這樣一吼,小燕子就爆炸了:
    「你說些什麼,我根本聽不懂!反正一句話,你嫌我沒學問就對了!我知道你是阿哥,
我知道你的身份高,我的身份低!你不用一直提醒我!你是阿哥有什麼了不起?我從來沒有
賴住你,沒有招惹你,嫌我,你就休了我!反正又沒有結婚!」她越說越氣,怒不可遏:
「你嫌我!你還敢嫌我……我才嫌你呢!你的『皇額娘』一天到晚想整死我,你的『老佛
爺』一天到晚把我關起來,這樣的家庭,我根本看不上!我根本不希罕!」
    爾康一個箭步,跳到兩人中間,去推永琪,說:
    「五阿哥!你怎麼了?小燕子的脾氣,你最清楚了!你有話好好說,幹嘛用吼的?已經
內憂外患一大堆了,自己還不團結起來?」
    紫薇也把小燕子拉到一邊去,急急的說:
    「怎麼了?怎麼了?五阿哥要你背詩念成語,完全是為了你好,你不體諒他,還跟他吵
架,你不是太過份了嗎?想想五阿哥對你的好吧!」
    永琪氣沖沖的回頭叫:
    「對她好,她怎麼會知道?她根本沒有感覺!有感覺她就不是這個樣子,有感覺她就會
為我想……」
    小燕子氣壞了,掙開紫薇衝到永琪前去。大吼:
    「我沒感覺,我是白癡!可以了吧?你以為我不難過,是不是?每天弄些我記不住的東
西來刁難我……我就是記不住嘛……」說著,一陣委屈,眼淚滴滴答答往下掉:「如果跟你
在一起,你就要把我變成另外一個人,要我『一張嘴就吐出文章來』,那你就跟吐得出文章
的人在一起好了,為什麼要找我?我看晴兒跟你配得很,你娶晴兒吧!」
    永琪更怒:
    「你莫名其妙!」
    小燕子跳腳喊:
    「你才莫名其妙!你一千個莫名其妙!一萬個莫名其妙!」
    爾康和紫薇急壞了,拚命拉架。爾康拉著永琪說:
    「五阿哥!你在氣頭上,就少說兩句!現在說什麼都錯!」
    紫薇哄著小燕子:
    「不要哭,不要哭,你一哭,五阿哥也很難過呀!平常你有個小病小痛,五阿哥都急得
不得了,把你弄哭了,他也會跟著痛苦的!」
    「他痛苦?」小燕子哭著喊:「他的痛苦就是不知道怎樣來擺脫我!」
    永琪一聽,氣得往門外就走。心灰意冷的說:
    「算了算了!算是白白認識一場!為這樣一個女子付出,我才是白癡!」
    小燕子一聽,心都碎了。大喊:
    「是!你是白癡!你是呆子!你是傻瓜……所以你才會看上我!你走!你走!你再也不
要來找我!」
    小燕子喊完,把手裡的長劍摔在地上,返身衝進臥室裡去了。
    永琪也一怒出門去,砰然一聲摜上房門。
    紫薇和爾康對看,兩人都是一臉的著急,然後,紫薇追著小燕子進了臥室,爾康也追著
永琪而去。
    到了景陽宮,爾康就開始數落永琪:
    「上次我和紫薇鬧彆扭,你有一大堆的理由來勸我,說得頭頭是道!怎麼發生在自己身
上的時候,就完全亂了!不管你心裡多著急,有些話,你實在不該說!」
    「什麼話我不該說?」永琪摔著袖子,吼著:「我已經壓抑好久了,老早就想說了!你
看她那個樣子,哪裡想學功課?上次幾句成語,她就有本領念得白字連篇!這次幾句唐詩,
也不好好背,歪理倒有一大堆!如果她心裡有我,她會這樣嗎?」
    「坦白說,我很同情小燕子!我覺得,你冤枉她了!」
    「我冤枉她什麼?」
    「你要小燕子做學問,本來就是強人所難!小燕子的可愛,就在她的純樸。你喜歡她,
也是喜歡她的本來面目。她說得對,如果你要『改造』她,何不乾脆另外選一個,那麼麻煩
幹什麼?」
    永琪一楞,煩躁的說:
    「你明明知道,只有我喜歡她是不夠的!」
    「這一點,對你是壓力,對她也是壓力!她已經因為老佛爺的不喜歡,充滿了憤怒和挫
敗感!你不但不安慰她,還弄了一堆功課給她做!她剛剛已經很坦白的說了,她就是記不
住!你讓她在挫敗感之外,更加有挫敗感!因為,你根本不要『小燕子』,你要一個『大家
閨秀』!」
    「我哪有這個意思?」
    「你表現出來的,就是這個意思!還說什麼『為這樣一個女子付出,我是白癡!』你讓
她怎麼想?你明明就在輕視她,就在『後悔』嘛!就嫌她是一個粗俗的,不學無術的女人
嘛!你的口氣,和老佛爺又有什麼不同?」
    「我不是這個意思!」永琪急了:「我怎麼可能嫌她粗俗,嫌她不學無術?她的天真和
無邪,那麼珍貴,那麼動人,是什麼大家閨秀都比不上的!」
    「哦?這句話她可沒聽到!她只聽到你對她大吼,你是阿哥!你有你的身份!她應該為
了你的身份去當個『出口成章』的准王妃!否則,就是她『沒感覺,莫名其妙』!」
    「我哪有這個意思?」永琪更急。
    「我聽起來就是這個意思,不知道她聽起來是什麼意思?」
    永琪滿屋子亂繞,心煩意亂,被爾康說得啞口無言。
    爾康就建議的,試探的說:
    「如果我是你,現在就飛奔到漱芳齋去負荊請罪!」
    「什麼?」永琪大聲說:「負荊請罪?我才不去!就算我有錯,她也有錯!她為什麼不
跟我負荊請罪?男子漢大丈夫,哪有那麼輕易就去請罪?」
    爾康苦笑,一歎:
    「咱們雖然是『男子漢大丈夫』,但是,在她們『小女子』面前,實在驕傲不起來!你
別弄得像我上次那樣,害得紫薇大醉,闖出一堆禍來!最後,後悔心痛的還是我!」
    「我才不像你那麼沒出息!」永琪昂著頭。
    「好好好!你有出息,我就不勸你了!你別後悔,以我的經驗,這種吵架是越拖越
糟!」說著,就大大一歎:「平常小燕子多麼要強,剛剛哭得唏哩嘩啦,這會兒,不知道怎
麼樣了?你不去漱芳齋,我去了!」說完,掉頭去了。
    永琪憤恨末消,氣沖沖的看著爾康離去,把自己重重的拋在椅子裡。
    爾康勸不好永琪,紫薇也勸不好小燕子。兩個人這次嘔氣是嘔大了。儘管爾康和紫薇兩
邊勸,兩個人誰也不低頭。
    到了晚上,小燕子見永琪始終不出現,越想越氣,氣得晚飯也沒吃,一直在臥室裡走來
走去,雙手捧著胃,因為,胃又開始作痛了。
    夜深了,金瑣端著一盤熱騰騰的食物,走到小燕子身邊,笑著說:
    「小燕子!不要生氣了,我給你煮了好多你愛吃的東西,還有一碗蓮子銀耳湯,喝了可
以降火!來來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犯不著!晚飯也沒吃,鐵定餓了!」
    「我什麼都不要吃,餓死算了!」小燕子揮著手。
    金瑣把食盤放在桌上,過去拉她:
    「給我這個丫頭一點面子,好不好?特地去廚房給你煮的!你看,有你最愛吃的水晶蒸
餃,什錦包子,牛髓炒麵茶,香酥雞……快來吃,快來吃!」
    小燕子跺著腳,暴跳如雷:
    「不吃不吃!」她轉頭對著紫薇喊:「他有什麼了不起?動不動就用阿哥的身份來壓
我!我倒了十八輩子楣,才會碰到一個阿哥!上次皇阿瑪打我一巴掌,我就跟他說過,真的
愛我,帶我走!把這個阿哥丟掉……他就不要!讓我待在皇宮裡受苦受難!他居然還要改造
我,改造不成,就大發脾氣!他算哪根蔥哪根蒜?他根本就愛他那個『阿哥』的身份,遠遠
的超過愛我!」
    紫薇過去拉著她,拍著她的手說:
    「你這樣說,就太冤枉五阿哥了!想想他為我們劫獄的事吧!那時候,大家不是都準備
集體逃亡了嗎?他絕對不是貪圖富貴的人,為了你,他也犧牲了很多,自從老佛爺回來之
後,他的壓力好大,老佛爺畢竟是他的親祖母呀!他不能不理,是不是?你也要為他的立場
想一想呀!」
    「他的立場,」小燕子更氣:「他只關心他的立場,有沒有關心過我的立場?他把我看
得那麼扁,每一句話都在欺負我……我是那個那個……」想起來了:「士可殺不可辱!他要
一個看不見古人就哭得唏哩嘩啦的姑娘,他就去找那個姑娘呀!打死我,我也變不成那種
人!」
    「他不是要你變成那種姑娘,有那種姑娘,他逃得比誰都快!」紫薇陪笑的說:
    「其實,他是好欣賞你,好喜歡你的……」
    小燕子對紫薇叫道:
    「你不要幫他說話!你再幫他說話,我連你也不理!」
    「好好好!我不幫他說話!」紫薇急忙說:「他莫名其妙,他不懂感情,不會憐香惜
玉!我們不要理他!現在,你先吃東西好不好?」
    紫薇端起那碗蓮子銀耳湯,走過去:
    「餓死才犯不著呢!來來來,給我一點面子!」把碗送到小燕子嘴邊去:「趕快趁熱喝
了!」
    「不吃!不吃!不吃……」
    小燕子大叫,手一摔,嘩啦一聲,把一碗蓮子銀耳湯都摔到地上去了。
    紫薇和金瑣也無可奈何了。
    結果,第二天一早,小燕子就「離宮出走」了。
    天剛破曉,小燕子穿著一身漢人的平民裝束,帶著一個小包袱,昂首闊步,抬頭挺胸的
走到宮門前面。侍衛攔了過來,一看是小燕子,立即行禮。
    「還珠格格吉祥!」
    「快讓開!我要出去!」小燕子盛氣凌人的說。
    「要出去?」侍衛好為難,猶豫的看著她。
    小燕子拍了拍手裡的包袱,大聲說:
    「令妃娘娘要我把一樣東西,交給門外的一個人!我東西交了好交差!」
    「門外有一個人?什麼人?」侍衛伸頭向外看。
    小燕子立即飛身而起,聲勢不凡的喝道:
    「我有皇上特許,隨時可以出宮去!令妃娘娘有事,要我立刻出宮去辦!誰要攔著我,
就跟我去見皇上!耽誤了我的事,包你們吃不了兜著走!快讓開!」
    小燕子一面喊著,一面踢翻眼前一個侍衛,又踢倒另一個。
    變化倉卒,兩個侍衛還來不及應變,小燕子已經奪門而去了。
    小燕子飛跑了一段路,回頭看看那座巍峨的皇宮。帶著一種壯士斷腕的堅決和悲壯,昂
著頭,毅然決然的說:
    「皇宮、五阿哥、皇阿瑪、紫薇……我走了!我再也不回來了!」
    小燕子就飛奔而去了。
    明月一早去侍候小燕子起床,才發現小燕子不見了。棉被迭得整整齊齊,根本沒有動
過。旗頭、旗裝、花盆底鞋,全部放在床上。枕頭上,還放著一封信。明月大驚,知道情況
不妙,拿著信,飛快的來找紫薇,紫薇打開一看,只見信箋上畫著一隻燕子,飛出宮去。畫
的下面,寫著一行歪七扭八的,斗大的字:「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眼前不見的,是小
燕子!」
    紫薇的心,咚的一跳,握著信箋,大喊:
    「小鄧子!小卓子!」
    小鄧子、小卓子都急急的跑了進來。
    「你們誰看到了小燕子?有沒有人看到她?」
    小鄧子急急的說:
    「我剛剛已經去神武門問過了,侍衛說,天還沒亮,格格穿著老百姓的衣服,說要幫令
妃娘娘辦事,誰要攔她,她給誰好看!大家盤問了兩句,她就出手打人,乘大家一亂,她沖
出門去了!現在,侍衛正要去稟告皇上呢!」
    紫薇打了一個冷戰,急忙喊:
    「小鄧子!你趕快去景陽宮,告訴五阿哥!小卓子,你趕快去朝房,告訴福大爺!讓他
們先去神武門攔住侍衛,千萬不要驚動皇阿瑪!再來我這裡商量對策!」
    「喳!」
    片刻以後,永琪和爾康氣急敗壞的衝進門來。永琪一進門就喊:
    「她留下什麼信?給我看看!」
    紫薇把信箋遞給永琪。一面問:
    「你們有沒有攔住侍衛?驚動皇上就不好了,萬一給老佛爺知道,小燕子又是一條大
罪!最好神不知,鬼不覺,我們馬上把她找回來!」
    「有有有!」爾康說:「我們已經跟侍衛說好了,他們把格格放走,自己也嚇得要命!
聽說我們會處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就伸頭去看那張信箋,對永琪跌腳說:「唉!我就
跟你說,這種事不能拖,你不聽!小燕子不是那種被動的,等你慢慢想的人,你還沒想通,
她就行動了!現在好了吧?要怎麼辦?」
    永琪臉色蒼白,握著信箋,痛苦的說:
    「什麼古人來者?居然去跟『古人』『來者』生氣!都是這個陳子昂神經病,害死了
我!沒事作什麼詩?」
    永琪的口氣,儼然是小燕子,把罪名怪到陳子昂身上去了。爾康、紫薇聽了,啼笑皆
非。爾康就看紫薇:
    「你怎麼不勸她?怎麼會放她走?」
    「對不起,我真的疏忽了!」紫薇歉疚的說:「以為她發發脾氣,氣消了就算了!誰知
道她會一走了之!我應該有警覺才對!這次,她是真的傷心了!」她看著永琪,忍不住責備
的說:「不是我說你,五阿哥,你實在沒有顧慮小燕子的感覺。她一向都覺得自己很了不
起,從來沒有自卑過,你用這些成語詩詞,把她所有的自卑感都喚醒了!還對她那麼凶!」
    永琪又是著急,又是後悔:
    「我怎麼知道會弄成這樣?如果我知道,打死我,我也不會讓她念什麼成語,背什麼
詩!」他看看窗外,痛苦得一塌糊塗:「唉!不背就不背嘛!成語不會就算了嘛!要生氣,
跟我吵架打架都可以,我一定會讓她的!怎麼一氣就走人呢?上次也是這樣,騎上馬背就跑
得無影無蹤!這次不知道又去了哪裡?」
    金瑣急急的說:
    「你們不要耽誤了,趕快去找她吧!我想,她也沒有別的地方可去,八成去了會賓樓!
她和小姐一樣,整個北京城,只認識柳青柳紅,心裡有彆扭,一定找他們去訴苦,何況,那
兒還有她的師父呢!」
    「對!先去會賓樓找,一定沒錯!五阿哥,你再不負荊請罪,事情就鬧大了!解鈴還須
繫鈴人,我們走吧!」爾康急忙說。
    「我跟你們一起去!」紫薇喊。
    「你要出去,又很麻煩,今天不是可以出宮的日子!」
    「如果我不去,我保證你們就是找到小燕子,她也不會回來!」
    「對對對!紫薇,你一定要去,那個小燕子,我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永琪連忙接
口,求救般的看著紫薇。
    「那……就不要耽擱了!趕快,我們還是去求令妃娘娘吧!不要說小燕子跟五阿哥吵架
出走了,就說紫薇想去看我額娘!」爾康一面說,一面回頭交代:「金瑣,你留在宮裡,萬
一皇上或者是老佛爺要找格格,就說去福大人家了!千萬不要洩露小燕子出走的事!」
    「我知道!我會守在漱芳齋等消息!」
    紫薇點頭,大家就急急的出門去。
    半個時辰以後,大家到了會賓樓。柳青、柳紅、蒙丹一聽,都驚訝得一塌糊塗。
    「小燕子出走了?不見了?怎麼會這樣?她根本沒有來找我們,自從上次表演驅鬼舞到
現在,我們還沒見到過小燕子!」柳青說。
    「你們怎麼知道她是出走了?小燕子喜歡開玩笑,說不定躲在什麼地方跟你們玩,宮裡
是不是都找過了呢?」柳紅問。
    永琪氣急敗壞,伸手就抓住柳青胸前的衣服,激動的嚷:
    「柳青!我們是生死與共的朋友,你不要為了幫小燕子,就欺騙我們!我知道她沒有別
的地方可去,她一定是來找你們了!就像上次紫薇出走,也是找你們一樣!快告訴我,你們
把她藏到哪裡去了?你們這樣不是幫她,是害她!」
    柳青用力一掙,掙開了永琪。認真的說:
    「我沒有騙你們,她真的沒有來!不信,你們問蒙丹!」
    「她真的沒有來!」蒙丹坦率的看著大家,誠摯而擔憂的說:「她失蹤多久了?大家趕
快想一想,她可能去了哪裡?分頭去找吧!」
    紫薇看著柳青柳紅和蒙丹,相信了,焦急的轉向永琪:
    「我想,小燕子這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她不要我們找到她!她知道我們一定會來會賓
樓,所以,她根本不來這兒,連柳青柳紅和師父,她都不要了!」
    「這一下,情況真的不妙!」爾康急促的說:「她會一點功夫,也有謀生的能力,以前
的生活方式,她還津津樂道。現在,她說不定已經離開了北京,天南地北,流浪去了!」
    永琪跌腳,臉色慘白,眼神陰鬱,焦灼的說:
    「她那一點『功夫』,怎麼算是『功夫』?每次打架,如果沒有人護著她,她是一定吃
虧的!她又不知天高地厚,總以為自己功夫好得不得了,常常惹是生非,這樣單獨一個人去
流浪,會發生什麼事,根本不能預料!」他用手支著額頭,痛苦得不得了:「我怎麼會讓這
件事發生呢?為什麼要苛求她呢?」
    大家看著永琪,又是同情,又是著急。爾康走上前去,握了握他的肩:
    「不要急,我們人多,馬上分散開來,先把整個北京城找一遍再說!」
    「對!我們一條街一條街的找!紫薇和爾康一組,我們每個人單獨一組,這樣,有五路
人馬,一個時辰以內,就可以把北京跑遍了!」柳青積極的說。
    「那麼,我們畫張地圖,大家分區行動吧!一個時辰以後,大家還在會賓樓聚齊!」柳
紅更加積極。
    爾康馬上磨墨,拿紙,提筆畫地圖。
    永琪爾康他們,開始滿街找尋小燕子,他們誰也沒料到小燕子的去向和遭遇。
    原來,小燕子離開皇宮以後,自己也不知道該到哪兒去。背著包袱,在熙來攘往的人群
中漫無目的的走著。心裡還在憤憤不平,一夜沒睡使她有些腦筋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她
是肯定的,她不要去會賓樓!
    「紫薇和爾康一定會到會賓樓去找我,我絕對不能被他們找到!我要徹底失蹤,讓他們
誰也找不到我!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我再也不做『還珠格格』了。從今天起,我恢復本來的
我,我是小燕子,和還珠格格一點關係也沒有!我要去找工作,要去過自己的生活,可是,
我要去哪裡呢?」
    小燕子東張西望,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和失落。她停在一個像是茶館的門口,看到很
多人走進去。
    她抬頭一看,看到一塊橫匾,上面寫著「翰軒棋社」。這「翰軒」兩個字,她一個也不
認識,歪著頭看了半天:
    「這是兩個什麼怪字?『干車棋社』?好奇怪的名字!大概是『趕車棋社』!這個『趕
車』跟『下棋』有什麼關係呢?」她狐疑的想著,突然眼睛一亮:「下棋?棋社?原來很多
人在這兒下棋?反正我也沒地方去,看看去!」
    小燕子就走進了棋社。發現裡面擺著很多桌子,很多棋客正在下棋喝茶。
    小燕子看到這麼多人在下棋,就忘了自己的煩惱,興趣全來了,忍不住走近一桌,去看
棋。
    整個棋社中,一個女人也沒有,小燕子的出現,就引起了棋社老闆的注意,也引起其他
棋客的竊竊私語。小燕子才不管別人注意不注意,看著那桌棋,看得津津有昧。下棋的是兩
個老頭。下得很專心,小燕子看得也很專心,抓耳撓腮。
    一個老頭走了一步棋,小燕子忍不住叫了起來:
    「喂喂……不要走那裡,走這裡,這裡!」伸手去指,指到棋盤上去了。
    兩個老頭都驚奇的抬頭看小燕子。
    「怎麼來了一個姑娘家?」老頭就對小燕子皺皺眉頭:「不要說話!」
    兩個老頭繼續下,小燕子又忍不住喊了起來:
    「錯了!錯了,應該先管上面那塊棋!該走這裡!這裡!」又指到棋盤上。
    那個老頭臉孔一板,嚴肅的說:
    「觀棋不語……」
    「我知道觀棋不語是『真君子』,我就是做不到!」小燕子打斷了他。
    這時,一個四十來歲,眼神凌厲的男子,走了過來,手裡玩著一把折扇。上上下下打量
小燕子:
    「這位姑娘,你是誰?我是這家棋社的老闆,我姓杜!請問,你到我們棋社來幹什麼?
這兒不招待女客!」
    「不招待女客?」小燕子挑起眉毛:「哪有這個道理?你們棋社開著大門,不是隨便誰
都可以進來下棋嗎?」
    「是!」
    「那我是進來下棋的!怎麼可以不招待?」
    杜老闆又驚又好笑:
    「你來下棋?你知不知道下棋要付茶錢,棋錢?你有錢嗎?」
    「多少錢一杯茶?」
    「一弔錢。」
    「多少錢一盤棋?」
    「也是一弔錢。」
    小燕子掏出一塊碎銀子,「啪」的一聲往桌上一放:
    「這塊碎銀子,總有好幾弔錢了吧?夠不夠付茶錢棋錢?」
    小燕子出手豪闊,杜老闆一驚。慌忙正視她:
    「夠夠夠!那你要跟誰下棋?」
    小燕子東張西望,再望向杜老闆。
    「我就跟你下!」
    「跟我下?」杖老闆暗笑:「我的棋藝太好,你還是選別人吧!」指著一個其貌不揚的
小孩子:「那是我的徒弟,你跟他下吧!」
    小燕子大怒,覺得簡直被侮辱了。大聲說:
    「我就要跟你下!」
    「跟我下要賭彩!我不下沒彩的棋!」
    「賭彩?好啊!」小燕子叫:「好久沒有痛痛快快的賭一場了!賭就賭!怎麼賭?」
    杜老闆眼中閃著陰鷙的光,很有興味的看著小燕子:
    「當然是你贏了我輸錢給你!我贏了你要輸錢給我!」
    「賭多少?」
    杜老闆掂掂手裡的銀錠子:
    「就賭你這塊碎銀子!」
    「好!」小燕子豪氣的一摔頭。
    杜老闆就喊道:
    「小二!泡壺好茶來!」手一伸:「姑娘,請!」
    小燕子昂著頭,很神氣的走了進去。兩人落坐,許多人都圍過來旁觀,大家議論紛紛,
嘖嘖稱奇。茶水上桌,杜老闆謙虛的拿了黑子。
    兩人開始下棋。幾顆子以後,杖老闆已經暗笑了。
    「姑娘怎麼稱呼?」
    「小燕子!」小燕子頭也不抬的說,發現自己的棋下錯了:「噯噯噯……你怎麼設了一
個陷阱給我?我不走這顆了……」想把自己的棋子拿起來:「我要重走!」
    杜老闆手中的折扇迅速的伸過去一擋,小燕子好像觸電一樣,趙緊把手收回。
    杜老闆皮笑肉不笑的說:
    「賭彩的棋,是舉手無侮的!」
    小燕子奇怪的看看杜老闆。心想,這個人有點古怪,天氣這麼冷,手裡拿一把折扇,打
到皮膚上好痛,難道他還會功夫不成?
    小燕子沒時間研究了,注意力被棋吸引了。原來,杜老闆已經輕輕鬆鬆的吃掉她好大的
一塊棋。小燕子叫了起來:
    「哎哎哎……你怎麼乘我不注意,把我這塊棋全都吃了,這樣,就不好玩了!」
    杜老闆一笑:「承讓了!這棋……你是中押敗了!」
    「我輸了?」小燕子看看幾乎片甲不留的棋盤,輸得冒汗:「來來來!我們再來一盤!」
    「再來一盤?彩金先放著!」
    小燕子從包袱裡摸出一個銀錠子,又是「啪」的一聲放在桌上。不服氣的說:
    「杜老闆好棋力!連贏我三盤,這個銀錠子輸給你!」
    「好!」杜老闆更有興味了,接口:「三盤裡,只要姑娘贏一盤,我輸你一錠銀錠
子!」也掏出一個銀錠子,放在桌上。
    「一言為定!」
    圍觀的人,見所未見,都「啊」的驚呼出聲。更是議論紛紛。
    小燕子和杜老闆又下起棋來。沒有幾步,小燕子又輸了。她哪兒服氣,再下,又輸了,
輸得臉紅脖子粗。跟著下第三盤,轉眼就一敗塗地。杜老闆一抱拳,
    「姑娘,承讓了!」說著,就把銀錠子納入懷中。
    「再來再來!」小燕子直冒汗,輸得把背心也脫了。再拿出一錠銀子。
    兩人繼續下,小燕子輸了一盤又一盤。
    「姑娘!承讓了!」杜老闆大笑,又把銀錠子納入懷中。
    小燕子已經輸得毛焦火辣。越輸越不服氣,嚷道:
    「來來來!再來一盤!我們賭大一點……」
    「對不起,不能奉陪了!」杜老闆從容的起身。
    小燕子一攔。
    「那怎麼成?贏了就跑?再來再來!」
    「再來?賭多大?」杜老闆問。
    「一錠銀子一盤,怎麼樣?」
    小燕子一面喊著,一面伸手去拿包袱,誰知竟然拿了一個空。她大驚,站起身子一看,
自己的包袱早已不翼而飛。小燕子大叫:
    「我的包袱呢?誰拿了我的包袱?」
    圍觀眾人面面相覷,個個搖頭。杜老闆不慌不忙的說:
    「包袱丟了?你怎麼不小心一點?這個公共場合,就是要注意自己的財物!你看,咱們
牆上還貼著警告:『小心扒手』!」
    小燕子輸棋已經輸得火大,現在包袱也丟了,氣更往腦子裡沖。對杜老闆一凶:
    「東西在你店裡丟的,你要負責!你這是什麼店?黑店嗎?我看你就有問題,趕快把我
的包袱交出來!」
    杜老闆立刻翻臉了。「砰」的一聲,拍著桌子跳起來,大罵:
    「姑娘嘴裡乾淨一點!這北京城,還沒有人敢說我杜大爺開黑店!你是哪兒來的丫頭?
你不打聽打聽我是誰?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識相一點,回家再去拿錢,拿了錢再來賭!」
    杜老闆一面說著,手裡折扇一挑,就把小燕子放在桌面上的背心跳到她臉上,無巧不巧
蒙住了她的臉。杜老闆就中氣十足的大喊:
    「小二!送客!」
    小燕子哪裡受過這樣的氣,何況,自己也正一肚子氣沒地方出,頓時發作了。她一把拉
下臉上的背心,嘴裡「哇……」的一聲大叫,一腳就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茶壺飛了出去,茶杯落地打碎,棋子像雨點般四落。
    大家驚叫著,閃的閃,躲的躲。
    小燕子一不作二不休,一腳又踹翻了另一桌。
    「你這家賊店,敢偷姑奶奶的東西,簡直不要命了!你才沒有打聽打聽,我小燕子是
誰?」她一邊嚷嚷,一邊踹桌子,一時之間,棋盤棋子,茶壺茶杯,杯杯盤盤,全部翻的
翻,倒的倒。
    杜老闆大怒,揮著折扇就飛竄過來抓她。小燕子喊:
    「原來會武功!會武功就欺負人,簡直不要臉!來抓我呀!來抓我呀!」
    小燕子嘴裡喊著,開始在整個棋社裡飛竄,所到之處,把所有桌椅,全部踢翻。
    客人奔的奔,逃的逃,有的被茶水燙到,哎喲叫不停,有的撞成一堆,跌倒在地。整個
棋社,天翻地覆。杜老闆氣得鼻子裡冒煙,飛撲過來,和小燕子大打出手。
    這時,早有幾個打手,圍了過來。小燕子和杜老闆一交手,才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但
是,已經豁出去了,勢如拚命,亂打一氣。杜老闆手裡的折扇,打上了她的肩,她感到一陣
劇痛,大叫「哎喲」。心想:「打不過了!好女不吃眼前虧,七十二計,逃為上計!」
    小燕子對著門外竄去,誰知,幾個打手一攔,她好像撞在銅牆鐵壁上,跌倒在地。她跳
起身子,還想再跑。
    杜老闆的折扇,如影隨形,對著她的頭頂一敲。小燕子眼前一黑,就暈過去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