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2

    蒙丹進宮,就這樣險而又險的闖關成功。但是,含香還是堅持要守住對父親的承諾,這
次見面,帶給雙方的,只有更深更深的痛楚和追憶。小燕子、永琪、爾康、紫薇這四個年輕
人,雖然個個聰明過人。足智多謀,這次,對含香和蒙丹的事,卻完全無技可施了。
    紫薇的手指已經完全康復,在幾個太醫的調理之下,身體也比以前健康了,臉色紅潤,
精神飽滿。爾康看在眼裡,真是滿心歡喜。
    這天,乾隆心情良好的到了漱芳齋,看到紫薇完全恢復了,就守著諾言,要和紫薇下
棋。小燕子最近,正在跟著紫薇水琪學下棋,棋力很差,棋癮很大,看到乾隆和紫薇下棋,
就心癢起來。爾康、永琪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看棋。
    金瑣、明月、彩霞忙忙碌碌的侍候著茶茶水水。
    紫薇下了一顆子,抬眼看了乾隆一眼:
    「皇阿瑪!叫吃!」
    小燕子看得津津有味,忍不住上前喊:
    「喂喂……喂喂……紫薇,不要走那一步!走這兒,這兒……」一邊插嘴,一邊用手指
到棋盤上去:「這兒!聽我的沒錯!」
    乾隆抬頭一哼:
    「哼!小燕子,你知不知道『觀棋不語真君子』?」
    「觀棋不語真君子?反正我不是『君子』,我是『觀棋說話假小人』!」
    永琪和爾康忍著笑。
    小燕子看到乾隆下了一子,又忍不住了,叫:
    「皇阿瑪,你怎麼不走那邊?」
    「你這個臭棋,少支招了!」乾隆說。
    小燕子不服氣,瞪大了眼睛:
    「我是臭棋?皇阿瑪!你不要太小看我!你不知道,我現在跟著紫薇學下棋,已經下得
很好了!等會兒我跟你下一盤試試,好不好?」
    「你要跟朕下一盤?」乾隆笑看小燕子。
    「是呀!是呀!紫薇說我下得很好,我還常常贏紫薇呢!紫薇,是不是?」
    「是!」紫薇笑著說,就看著乾隆:「她剛剛學會下棋,棋癮大得很,一天到晚纏著人
跟她下棋,上次居然抱著棋盤去找紀師傅,被紀師傅殺得片甲不留!」
    「什麼『騙了不溜』?」小燕子抗議的說:「我又沒有用『騙』的,又沒有用『溜』
的!就是下到最後,我的黑子就『光溜溜』,全體不見了!」
    乾隆笑了,大家都笑了。
    小燕子噘著嘴:
    「紀師傅真不夠意思,下了兩盤就不肯跟我下了!」
    爾康忍不住笑著說:
    「紀師傅說,天下有三大苦事,一是農夫碰到久旱不雨,二是作官碰到奸臣當道,三是
紀師傅碰到還珠格格要下棋……」
    爾康一句話沒說完,乾隆大笑起來。邊笑邊罵:
    「這個紀曉嵐,也太刻薄了!小燕子,別洩氣,待會兒朕跟你下!」
    小燕子樂得歡呼起來,跳得老高:
    「皇阿瑪萬歲萬歲萬萬歲!」
    結果,乾隆可找了一個麻煩。小燕子的棋,下得當然不好,問題是,棋品也不大好。又
是悔子,又是賴皮,有時還悔到兩三步以前去。乾隆這一生,哪個敢這樣沒品的跟他下棋?
他可在小燕子身上領教到了。
    「叫吃!」乾隆落了一子。
    小燕子一看不妙,急叫:
    「啊……啊……不對不對,我走錯了!」
    小燕子把乾隆的棋子拿起來,還給乾隆,自己又重走。
    「走定了?好,朕要走了!」乾隆又笑又搖頭。
    小燕子沒把握了,趕緊把落好的子又拿了起來。
    「我再想想!好……」想定了,換了一個地方:「我走這裡!」
    「哈哈!」乾隆大笑:「走來走去,走了最臭的一著!叫吃!」指著棋盤:「你這一塊
都給朕吃了!」
    小燕子一看,趕緊把自己下的那顆子又拿起來。
    「我不走那顆了!我還是走原來的地方!」
    「那怎麼行?」乾隆說:「你的棋品太壞了!知不知道『舉手無悔大丈夫』?」
    小燕子握著棋子不放:
    「我不是『大丈夫』,我是『舉手就悔小女子』!」
    紫薇、爾康、永琪搖頭的搖頭,笑的笑。結果,小燕子大輸,輸得面紅耳赤。把棋盤一
拂,棋子落了一地。
    「怎麼總是我輸?不相信!再來一盤!皇阿瑪,再來一盤!」
    「紀師傅的苦,朕是嘗到了!」乾隆大笑起身:「好了!你這個棋,還是找小鄧子小卓
子跟你下下算了!」
    「他們都不肯跟我下!」小燕子說。
    「連他們都不肯跟你下?」乾隆睜大眼睛。
    「皇阿瑪,再下一盤啦!」小燕子央求的:「就下一盤,你讓我九子好了!」
    「我讓你十八子,你也贏不了!」乾隆看看天色,伸了個懶腰:「哎!紫薇,看到你又
能下棋,手指沒有留下病根,朕真是欣慰極了!」
    「謝皇阿瑪關心!」紫薇好感動。
    乾隆愛憐的看看紫薇和小燕子。眼睛一瞪:
    「聽說你們裝神弄鬼,把容嬤嬤嚇得大病一場!怎麼那樣放肆?」
    「真的呀?」小燕子大樂:「她嚇病了呀?怪不得最近皇后不來找我們麻煩了!哈哈!
下次容嬤嬤再找我麻煩,我就拿伏魔棒對她作法!」
    「你們也淘氣得太過份了吧!」乾隆說,想了想,又笑了:「不過,那個容嬤嬤,心腸
歹毒,朕正想找個方法治治她!把她嚇一嚇,也是她罪有應得!俗語說得好,平時不做虧心
事,夜半敲門也不驚!」
    小燕子太快樂了,滿臉都是光彩:
    「皇阿瑪!你真是太瞭解了!你真是太好太好了!」說著,又拉著乾隆的袖子,撒起嬌
來:「如果你肯跟我再下一盤棋,你就是最偉大的爹了!」
    「再跟你下一盤?朕沒有那麼偉大!」乾隆舉步向外走:「不下棋了!朕還要去寶月樓
坐坐!」
    「寶月樓?」小燕子臉上的陽光頓時消失。
    房間裡每個人的神色都一緊,臉色全部一暗。
    其實,乾隆在寶月樓裡,並沒有做什麼讓含香為難的事。
    御膳房裡,最近添了幾個回回廚師,專門為含香做維族的伙食。什麼羊肉串、烤鹿肉、
烤野鴨、羊肚片、回子餑餑、燒鹿筋、雜燴熱鍋……一樣又一樣的送到寶月樓來。乾隆每
晚,就到寶月樓來和含香一起喝酒,吃回回餐。
    含香會虔誠的向真主禱告,再和乾隆共飲。
    乾隆會靜靜的看著她,研究她。看著她那美麗的臉龐,一身的異國色彩,聞著滿室幽
香,儘管心猿意馬,也不敢造次。
    「你每次祈禱,都禱告些什麼?」乾隆問:「為了你的族人嗎?」
    「是!自從來到宮裡,知道已經沒有自我了,就天天為回族祈禱!」含香看著乾隆,誠
懇的說:「其實,我也常常為皇上祈禱!」
    「是嗎?你為朕祈禱些什麼?」乾隆動容的問。
    「祈禱……皇上更加開明,更加幸福,更加得人心!」
    乾隆笑了,深深的凝視含香:
    「但願香妃的祈禱靈驗!朕只要香紀有笑容,就會更加幸福,別的人心也算了,朕在最
想得到的,就是你的心了!」
    含香一聽,臉色就立刻陰暗下去。乾隆看到她的臉色,心往下沉。終於,他按捺了自
己,忍耐的說:
    「算了!最近,宮裡的事情特別多,朕心裡壓著好多大石頭,總覺得沉甸甸的,透不過
氣來!你上次救了紫薇那丫頭,朕對你真的非常感激。不想讓你不高興,也不想讓紫薇和小
燕子失望……說真的,朕還沒有碰到過像你這樣的難題!朕只想告訴你,朕真的非常非常喜
歡你!如果你一定要和朕保持距離,那麼,朕就把你當成一個傾訴的對象吧!不管你心裡怎
樣,朕仍然以擁有你為榮!」
    這樣的告白,讓含香更加痛苦了。
    乾隆說完,就伸手去握她的手,含香被動的讓他握著,可是,眼前像閃電般閃過蒙丹痛
楚的眼神。含香渾身一顫,用力的一拍手,站了起來。
    「皇上,」含香帶淚的說:「我跳舞給你看,好不好?」
    含香就跳起舞來,維娜吉娜趕快奏樂。
    乾隆看著舞動的含香,眩惑在她曼妙的舞姿裡,沉淪在她那含淚的眸子裡。不知道自己
是享受還是自虐?是擁有還是失落?他就迷失在自己那矛盾的情緒裡,有些痛苦起來。
    這種生活,對於含香真是一種折磨。漱芳齋成了她避風的港灣,她經常逃到漱芳齋去,
只有在這兒,她不用偽裝自己,她可以說出心裡的話:
    「如果根本沒有見到蒙丹,我也認了!再見到他,好像把所有的過去,全部帶到了眼
前!他那麼痛苦,他的感情那麼強烈……他的眼睛,一直在我眼前出現,瞪著我,求著
我……我沒辦法呀,沒辦法擺脫他的眼睛,沒辦法擺脫他的聲音,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
好!以前,皇上來寶月樓,我還可以敷衍他,現在,連敷衍都做不到!我怎麼辦呢?」
    「所以,這種生活一定要結束!」紫薇同情得不得了:「你現在好像被切割成了兩半,
一半是皇阿瑪的愛妃,一半是蒙丹的心上人,這種生活,再過下去,你會崩潰的!含香,不
要再猶豫了,慎重的考慮一下那個『大計劃』吧!」
    「可是,那個計劃也有很多問題,一個都沒解決,還要連累你們,我實在心驚膽戰!萬
一皇上大怒,對回部宣戰,那我豈不是民族的罪人嗎?」
    小燕子義憤填膺,拍著胸口說:
    「聽我說!你不要管那麼多,只要去做!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幾個,是『大難不死,
逢凶化吉』,每次眼看活不成,最後還是死不掉!所以,你別為我們操心!至於回部啦,民
族啦……你就交給你們那個真主阿拉吧!它如果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能當你們的神嗎?」
    「小燕子這幾句話,可是深得我心,講得漂亮極了!有理極了!」紫薇笑了。
    小燕子被紫薇一誇獎,就飄飄欲仙了,得意的看紫薇:
    「是嗎?是嗎?我也有點道理,是不是?」
    「你一直都很有道理!理直氣壯!理不直的時候,你也是氣壯!」
    含香好憂愁。小燕子就伸手一拉她,嚷著說:
    「不要煩惱了!天塌下來,讓我幫你撐著!一切信任我們就成了!嗯,其實,最近我好
開心,紫薇的病好了,蒙丹也順利混進宮,和你見到面!我還把容嬤嬤嚇得半死,皇后也不
敢來找我們麻煩了!真開心啊!來,含香,不要煩惱了!我們一定會心想事成的!今晚,讓
我們先來慶祝一下!」
    紫薇立刻說:
    「我已經答應皇阿瑪,以後滴酒不沾!」
    「這種『答應』,也就算了!你哪能滴酒不沾呢?等你洞房花燭夜的時候,總要喝交杯
酒吧?」小燕子說。
    「怎麼拉扯上這個!」紫薇害羞的轉開了頭。
    「不過,我不是想喝酒,今晚,我們來放焰火棒!」
    「焰火棒?」
    是的,焰火棒!
    這晚,小燕子就點燃了好幾枝焰火棒,在漱芳齋的院子裡玩。這個焰火棒,顧名思義,
就是點燃之後,可以用手拿著,像焰火般冒出火花的棒子。本來,宮闈重地,是嚴禁放炮這
些事情的。就算有喜慶節日,必須放炮放焰火,也要由專人燃放,小心侍候,以免發生火災。
    小燕子才不管這些忌諱,手持好幾枝「焰火棒」,在整個院子裡飛竄。忽上忽下,忽高
忽低,到處飛舞。好像渾身的活力非要發洩不可,嘴裡大叫著:
    「我是閃電,我是流星,我是焰火,我是螢火蟲!我會放光,我會發亮……我要飛到天
上去!」說著,就飛到屋頂上去了。
    院子門口,一個孩子伸了腦袋看進來,小臉上又是好奇,又是羨慕。那個孩子不是別
人,正是皇后的獨子永琪,十二阿哥。這個十二阿哥,在皇宮裡是很寂寞的,皇后為人尖銳
嚴肅,嬪妃們大都不喜歡她,對她敢怒而不敢言。連帶對永琪也敬而遠之。宮裡,雖然阿哥
格格很多,這個十二阿哥,卻被所有兄弟姐妹排斥著。
    永琪在門口,看到小燕子在玩焰火棒,真是羨慕得不得了,看得律津有味,躍躍欲試,
就是不敢進去。
    紫薇、爾康、含香、永琪、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全在院子裡,大家仰頭
張望在屋頂的小燕子。爾康笑著喊:
    「你有沒有比較安靜的慶祝方法?」
    小燕子舞著焰火棒,在屋頂上跳,跳得危危險險的,還要對下面喊話:
    「好看不好看?你們看得到嗎?像不像屋頂上有火星在跳舞?我還可以拿著焰火翻斤
斗……」就在屋頂上翻起斤斗來。
    永琪再也忍不住了,跑進院子,抬頭看著,看得目瞪口呆。拍手嚷道:
    「好好看啊!小燕子姐姐好厲害!」
    大家看到永琪,不由得全部一怔。永琪就詫異的說:
    「十二阿哥!你怎麼來了?奶娘呢?」
    宮裡的阿哥格格,在十二歲以前,都有奶娘照顧,這些奶娘,有的跟著主子一輩子,成
為宮裡作威作福的嬤嬤。
    「我看到有火花,就溜了過來,奶娘不知道我在這兒!」永琪說著,抬頭看小燕子,看
得目不轉睛了。
    小燕子幾個斤斗一翻,就站不穩了,在屋頂搖搖晃晃。永琪看得心驚膽戰,大叫:
    「你趕快下來好不好?不要翻斤斗了!看起來好危險!」
    「下來!下來!不要胡鬧了!到院子裡來玩,不要上屋頂!」大家也紛紛喊。
    小燕子好脾氣的應道:
    「是!小燕子來也!」
    小燕子就直飛而下,焰火棒閃著火花,跟著她直飛而下。
    這時,在御花園裡,太后正帶著晴兒、宮女們散步,忽然看到屋頂上火星翻滾,接著,
火星從天空飛下。太后大驚:
    「那是什麼?難道是我眼睛花了?怎麼有火花在到處亂跳?」
    「我也看到了!落到漱芳齋去了!」晴兒說,驚訝極了。
    「咱們看看去!」太后帶著晴兒就向漱芳齋走。
    小燕子等人,完全不知道太后即將來到。小燕子發給每人幾枝焰火捧。說:
    「這個焰火棒,可是柳青從宮外給我找來的,好玩得不得了!我們大家來練一個『焰火
舞』好不好?過年的時候,可以表演給皇阿瑪看!來呀來呀!」她發著發著,發到永琪,不
禁一怔:「十二阿哥,你怎麼在這兒?你額娘知道你在這兒嗎?」
    永琪搖搖頭,兩眼發光的,渴望的看著那焰火棒。
    小燕子心裡,掠過一陣天人交戰。哼!皇后的兒子!休想跟咱們一起玩!她眉頭才一
皺,紫薇已經看穿她的心思了,立刻走過來,看看小燕子,再溫柔的看著永琪,笑著說:
    「來,小燕子,給十二阿哥一根!不要小器,大家都是一家人!」
    小燕子本能的往後一退,但是,永琪整個臉孔都發亮了,簡直受寵若驚了。
    「我可以一起玩嗎?」他怯怯的問。
    「你當然可以,為什麼不可以呢?」紫薇就看著小燕子說:「永琪才九歲,和我們沒有
過節,也沒有仇恨,讓他一起玩吧!」
    小燕子挑挑眉毛,豪氣的一摔頭,給了永琪一根,笑著說:
    「本姑娘今晚心情太好,紫薇姐姐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永琪拿著焰火棒,小卓子幫他點燃了,他興奮得不得了。跟著小燕子,滿院子追追跑
跑。小燕子像個大孩子,永琪是個小孩子,轉眼間,大孩子和小孩子就玩成了一塊兒,笑成
一團。
    爾康看著這樣的小燕子和永琪,不勝感動。對永琪說:
    「能夠這樣不記仇,善待十二阿哥,整個皇宮,大概也只有紫薇和小燕子了!她們兩
個,真有一顆黃金一樣的心!」
    永琪拚命點頭。旁觀的含香被引出興趣來了。
    「真的!我們可以練一個『焰火舞』!」
    含香說著,拿著幾枝焰火棒,試著跳舞。含香的舞蹈,本來就訓練有素,幾個美妙的旋
轉,裙擺翻飛,燦爛的火花,圍繞著她,如花雨般灑下,真是好看極了。小燕子一看,就興
奮的大叫:
    「我也要跳!來呀!紫薇、金瑣、明月、彩霞,不要站著不動,全體來跳『焰火
舞』!」就跟著含香旋轉起來。
    「我也忍不住了!跳吧!明月、彩霞,都來呀!」金瑣笑著喊。
    快樂是有傳染性的,金瑣一喊,大家全都忍耐不住了。於是,紫薇、金瑣、明月、彩
霞、含香全體跳起『焰火舞』來。一時之間,但見幾個始娘衣袂翩翩,迎風起舞。焰火繚繞
著她們,閃閃爍爍,光環飛舞,燦爛奪目。
    爾康、永琪、小鄧子、小卓子、永琪都看呆了。
    爾康看得目不轉睛,對永琪說:
    「五阿哥,我真的不敢相信,在不久以前,我以為紫薇活不下去了,一心只想跟她『共
存亡』!可是,此時此刻,我聽到她在笑,看到她在跳舞,還看到這麼多的光環圍繞著她,
好像那些焰火,就是『生命力』的閃光,那麼燦爛!我太感動了!」
    「我也是,我常常想著我們和小燕子認識以前的生活,幾乎不相信那時是怎麼過的?每
天上書房,練功夫,每年最刺激的事就是和皇阿瑪去獰獵!現在,天天都是多采多姿的!就
是太刺激了一點!『驚心動魄』、『膽戰心驚』這種成語已經不夠用了!」永琪對爾康的
話,真是心有慼慼焉。
    這時,小燕子奔過來,對永琪爾康抗議的喊:
    「你們是怎麼一回事?這個焰火棒,不動不好玩,一定要動才好玩!你們不要聊天了!
大家起勁一點嘛!」小燕子說著,就用焰火去燒永琪的辮子:「你再不動,我燒了你的頭
發!」
    「哪有這樣頑皮的?」永琪又笑又躲:「你敢!你的頭髮可比我多,要不要試試看?」
他點燃一枝焰火棒,拔腳去追她。
    小燕子笑著逃走,永琪笑著追趕。
    小鄧子和小卓子的興趣都引起來了。
    「好像很好玩!」小鄧子就去燒小卓子的辮子:「如果辮子著了火,不知道會怎麼樣?」
    誰知,小卓子的辮子,真的燒著了。小卓子大叫:
    「哎喲!我的媽呀!」他把辮子撈到前面,撲滅了火,追著小鄧子喊:「你燒我!我也
要燒你!燒著了你就知道會怎樣了。」
    小鄧子拔腳就逃。小卓子就追,二人笑著追追跑跑。
    永琪看得哈哈大笑,快樂得不得了。跟著大家奔跑。大家不斷的換新的焰火棒,玩得不
亦樂乎。滿院子的人,舞著焰火棒,跳舞的跳舞,追跑的追跑,簡直是一個奇景。就在這
時,太監的通報驟然傳來:
    「老佛爺駕到!晴格格到!」
    所有的人都嚇了一大跳,還來不及反應,太后和晴兒已經走了進來。
    小燕子一個煞不住車,就連帶焰火捧,直撞到太后身上。太后大叫一聲「哎喲」,摔下
地。
    紫薇、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趕緊奔過來,要攙扶太后,彼此又撞得東倒西
歪。晴兒和宮女早已扶起太后。
    太后倉卒站穩,卻驚見自己的背心冒煙了。太后大驚,摔著雙手:
    「火!火!火……」她滿院子轉,只見到處煙霧騰騰,不知道該往那兒逃才好。
    爾康急忙脫下自己的背心,去撲打太后的衣服。太后驚慌失措,喊:
    「救命……救命……火……火……」
    小鄧子一急,看到院子裡有一桶澆花的水,拿起來就對著太后一澆。
    太后還沒從身上著火的恐懼中甦醒,突然又被淋了一身的水,驚得魂飛魄散。晴兒急忙
撲上來,合身抱住太后。太后腳下一滑,連晴兒一起摔倒在地。
    場面一團混亂,大家慌得手足無措。
    晴兒就拚命撲打太后的衣服,把火苗撲滅了。紫薇和小燕子慌忙扶起她們。晴兒一迭連
聲喊著:
    「沒事了!沒事了!老佛爺不要驚慌,還好衣服穿得厚!」她低頭檢查:「有沒有燙
著?有沒有受傷?」
    太后已經面無人色,臉上又是水又是汗,好生狼狽。她又是驚嚇,又是生氣,簌簌發抖
的說: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是怎麼回事?」
    大家也嚇得面無人色,早就熄滅了焰火棒。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金瑣這才慌忙跪下。喊:
    「奴才給老佛爺請安!老佛爺千歲千千歲!」
    紫薇、爾康、永琪、小燕子也趕緊請安:
    「老佛爺吉祥!」
    太后眼睛發直,驚魂未定,看到衣服上又是水又是煙,身子兀自發抖。
    「別說『吉祥』了!別說『千歲千千歲』了!沒給你們燒死,算我命大!這個漱芳齋,
簡直跟我犯克!」
    太后說完,轉身顫巍巍就走。晴兒也驚魂未定,給了爾康等人一個不敢相信的眼光,急
忙攙扶著太后,匆匆的去了。
    這時,永琪的奶娘也氣急敗壞的奔來,看到擻浪,拉著就跑:
    「我的小主子,你哪裡不好去?居然跑到漱芳齋來!你要害死奴才是不是?」
    說著,不由分說的把永琪拉走了。
    漱芳齋的大伙,大家面面相覷減,好半天都沒人說話。
    然後,永琪才對爾康低低說道:
    「我就說……刺激吧?時時刻刻,你不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事?這一下,我們說不定又
要『樂極生悲』了!」
    是的,樂極生悲!這「焰火棒」的「後遺症」,馬上就發作了。
    當晚,太后就對乾隆激動的說:
    「皇帝,你馬上把那兩個格格貶為平民,送出宮去!」
    「那怎麼行?她們又做錯什麼了?」乾隆驚問。
    「不是做錯了什麼,是從來沒有做對過!」太后大聲說。
    「到底怎麼回事?她們其實有她們的可愛呀!皇額娘試著跟她們多接近一下看看……」
    乾隆話沒說完,太后就怒沖沖的打斷:
    「多接近我就沒命了!」她正視乾隆,嚴重的說:「我不管你多麼喜歡小燕子和紫薇,
我就是不喜歡她們!身為格格,一點格格的樣子都沒有!在皇宮裡面,居然弄些會著火的東
西在那兒玩,差點把我燒死!這樣沒輕沒重,怎麼能當王妃?雖然她們沒有做布娃娃害人,
但是,她們花樣多得不得了,一會兒在房裡驅鬼,嚇唬容嬤嬤,一會兒又帶著火苗到處
跑……我看,她們絕對是這個皇宮裡的禍害!」
    「火苗?怎麼有火苗?」乾隆頭痛的問。
    「啟稟皇上,是焰火棒!」晴兒說。
    「焰火棒?她們居然在皇宮裡玩焰火棒?一定是小燕子耐不住寂寞,搞出來的新花樣!
皇額娘別生氣,朕一定好好的教訓她!」
    「教訓也沒有用!她是教訓不好的!我請皇帝來這兒,就是要告訴你一聲,我已經決定
了!為了永琪好,為了我們子孫的血統,我絕對不能讓永琪娶小燕子!皇帝,你不能廢掉這
兩個格格,也得馬上取消五阿哥和小燕子的指婚!」
    「皇額娘!茲事體大!」
    「我不管『體大』還是『體小』,我就是不能容忍小燕子!這樣沒教養的姑娘,實在配
不上永琪!你一直跟我說,她會改好,她會進步!可是,我看,她是越來越糟!瘋瘋癲癲,
沒有半點規矩!又是個漢人,怎麼可能當王妃?」她正視著乾隆,傷感起來:「我上次對紫
薇用了刑,你跟我發了一頓脾氣,不知道我這個太后,現在是不是一點說話的份量都沒有
了?」
    乾隆是個很孝順的皇帝,對太后一直很尊敬。宮中的事,只要太后有意見,乾隆幾乎是
言聽計從的。現在聽了這話,就又驚又急,惶恐的說道:
    「皇額娘怎麼這樣說呢?這樣說,朕就罪該萬死了!上次,朕也沒有發脾氣,只是希望
宮裡沒有暴力而已。」他背負著手,繞室徘徊,想到要拆散永琪和小燕子,實在不忍。但
是,又不能違背太后的命令,心裡真是為難極了。半晌,才站定了,看著太后,婉轉的說:
「皇額娘的意思,朕明白了!但是,永琪和小燕子,彼此都有了感情,現在拆散他們,實在
是件很殘忍的事!這樣吧,我為小燕子向皇額娘求求情,再給她一次機會,看看她能不能改
好,能不能進步!我們以三個月為期,如果她還是沒有進步,或是再犯一次規,朕就取消指
婚!怎樣?」
    太后看著乾隆,氣呼呼的說:
    「皇帝親口說的!君無戲言。就再給她三個月!」
    第二天,乾隆在御書房裡,召見了永琪和爾康。永琪一聽,就大驚失色了。
    「皇阿瑪!三個月是什麼意思?怎麼可能用三個月的時間,把一個人轉變呢?小燕子的
個性,皇阿瑪比誰都瞭解!她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她不闖禍,實在不容易。何況,老佛
爺所謂的『闖禍』,都是她最率真的表現!」
    爾康也急忙上前,幫著永琪說話:
    「皇上!你一定要跟老佛爺解釋,小燕子一點惡意都沒有!玩焰火捧完全是因為紫薇復
元了,她心裡高興的緣故。燒了老佛爺的衣服,那是一個意外呀!」
    「小燕子的『意外』,未免也太多了!朕已經盡力而為了!你們也知道老佛爺,以前德
佩格格和兆樣的婚事,她不喜歡,朕最後還是依了她!老佛爺是朕的親娘,朕一定要尊重她
的看法!」
    「皇阿瑪!」永琪急壞了:「這事你一定要為我作主!如果取消指婚,小燕子一定會崩
潰,我也會崩潰的!」
    「你的心意,我還有不知道的嗎?」乾隆無奈的說:「但是,小燕子也實在不爭氣,怎
麼還是那個樣子?說話顛顛倒倒,做事毛毛躁躁,難道,你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好在,還
有三個月,你就爭取這三個月,讓小燕子改善,讓她贏得老佛爺的心吧!」
    「只怕老佛爺已經有了成見,再也不會接受小燕子了!」
    「那倒未必!」乾隆深深的看永琪:「事在人為!是不是?」
    永琪沒撤了,心煩意亂。乾隆也心煩意亂,又轉向了爾康,說:
    「爾康,你阿瑪今天進宮,特地來向朕提出要求,希望讓你和紫薇完婚!」
    爾康一震,眼睛發光了,充滿希望的問:
    「皇上答應了嗎?」
    「朕很想答應,尤其紫薇大病以後,朕覺得宮裡處處危機,把她嫁到你家去,說不定可
以解除她的危險!可是,老佛爺對你們這兩門婚事,都有意見,朕正在極力和老佛爺溝通!
暫時,恐怕還不能讓你們如願。」
    爾康真是失望透頂,話都說不出來了。
    乾隆歎了口氣,再說:
    「老佛爺早已把小燕子和紫薇,看成一體,不能分割!她不喜歡小燕子,也不喜歡紫
薇!好在,她還沒有因為小燕子和紫薇,遷怒到你們身上,在她心目裡,你們是完美的,她
們卻不夠完美!大概,這也是所有長輩的心態吧!她一天到晚,就在動腦筋給你們兩個重新
指婚!所以,你們兩個都小心一點,讓紫薇和小燕子提高警覺,在老佛爺面前好好的表現一
下,也監督著漱芳齋,不要再做出任何驚人之舉來!否則,朕也無能為力了!」
    爾康和永琪大震,心亂如麻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