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0

    晚上,乾隆、令妃得到消息,氣急敗壞的衝進了漱芳齋,太后也得到了消息,把晴兒派
來看看虛實。乾隆一進大廳,就震驚的喊:
    「什麼叫做紫薇病危?怎麼會病危?」
    小燕子和永琪迎上前去。小燕子哭得眼睛都腫了,看到乾隆,就忍不住撲進乾隆懷裡:
    「皇阿瑪!太醫都說,紫薇沒有希望了!她快死了……爾康一直跟她說話,她還聽得
見,還會掉眼淚……但是,太醫們診治了半天,還是說,她快要死了!」說著,就放聲痛哭
了。
    「怎麼會?怎麼可能?」乾隆張大了眼睛.無法相信:「下午包紮的時候,她不是還很
好嗎?永琪!到底是怎麼回事?」
    永琪含淚說道:
    「皇阿瑪!是真的!下午你離開沒有多久,紫薇就昏迷不醒了,我們把四個御醫全部宣
進宮,可是,紫薇一直沒有醒……御醫已經要我們做最壞的準備……現在,爾康金瑣都守著
她,喊了她幾千幾萬遍,她就是不睜開眼睛……」
    「不可能!她還那麼年輕!她怎麼能夠死?」令妃嚷著,就衝進臥室去。
    乾隆和晴兒,也急急的衝進臥室裡去了。
    紫薇躺在床上,看來了無生氣。
    金瑣、明月、彩霞還在徒勞的換帕子。
    爾康已經停止呼喚,整個人呆呆的,完全失魂落魄了,站在床腳,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
紫薇。似乎自己的整個生命,也跟著她快要消失了。
    四個太醫還在竊竊私語,商討病情。
    乾隆和令妃一衝進房,四個太醫全部跪了下去。齊聲說道:
    「臣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令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乾隆一揮手:
    「起來!什麼時候了,不要行禮!告訴朕,紫薇怎樣?」
    胡太醫躬身說道:
    「回皇上,高燒一直沒有退,脈象已經快要消失了!可能,挨不到明天天亮了!」
    乾隆如遭雷擊,大怒:
    「胡說!你們會不會醫治?趕快煎藥來,治不好,你們提頭來見!」
    「喳!喳!喳!」幾個太醫就急急的去一邊,低聲討論。
    乾隆走到床邊,看著那毫無生氣的紫薇。忍不住大聲嚷道:
    「紫薇丫頭!朕來看你了!上次,你拔刀的時候,朕說過,朕貴為天子,會帶給你福
氣,現在,朕還在這兒看著你!你不許死,聽到沒有?」
    令妃不禁落淚了,哀聲的說:
    「紫薇,你還沒有成親,沒有生兒育女,生命等於沒有開始,你跟爾康的誓言,也沒有
實現,你怎麼捨得走呢?」
    令妃的話,使努力維持鎮定的金瑣,終於伏在紫薇的枕邊哭了。低喊著:
    「小姐!這麼多人在喊著你,這麼多人在留著你,你難道都聽不見嗎?」
    明月、彩霞全都哭了。室內一片哀戚。小燕子就撲到床前來,哭道:
    「紫薇,你是世界上最好心的人,你為什麼要把我們大家都弄哭呢?你好壞,你好
壞……」
    晴兒站在遠遠一角,非常震撼的看著這一幕。
    這時,紫薇忽然一動。嘴裡低低的,口齒不清的,喃喃的呼喚著:
    「爾康……爾康……」
    爾康大震,跌跌衝衝的撲過去。跪在床頭,啞聲的喊:
    「紫薇,我在這兒,我在!」
    紫薇努力想睜開跟睛,但是,眼皮似乎十分沉重。她衰弱已極,模糊不清的說:
    「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爾康頓時心如刀絞,五內俱焚。不敢碰到紫薇的手,拚命搖著紫薇的肩:
    「什麼山無稜,天地合?不要再說那些廢話了!你給我醒來!如果你死了,我迫你上天
下地,永遠都不原諒你!你聽到沒有?聽到沒有?你醒來……醒來……」
    所有的人全部哭了。乾隆也淚盈於眶了。晴兒遠遠的看著,眼睛濕漉漉。
    就在這一片混亂中,含香手裡拿著一個錦緞的袋子,急急的衝進門來。大家都在巨大的
傷痛中,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她。她試著要接近床前,但是,好多人攔在前面,她就大聲的、
急促的說:
    「請大家讓一讓!」
    乾隆抬頭,看到含香,更是滿心傷痛,含淚說:
    「香妃!你也聽說了?太醫說她活不下去了!你們一直相處得那麼好!你來送送她吧!
她快要走了……」
    乾隆就起身,把位子讓給含香。
    含香撲到床邊跪下,就急急忙忙的去看紫薇的瞳孔,又抓起紫薇的手,看看那裹著繃帶
的手。毫不遲疑,她就命令的說:
    「金瑣、明月、彩霞!快解下這個繃帶,給我看看!」
    「可以解開嗎?太醫說解開了手指會有問題……」金瑣問。
    含香大急,睜大眼睛喊:
    「人都要去了,還有什麼可以不可以?還管手指有沒有問題?吃了什麼藥?」
    含香的這種氣勢,使爾康乍見曙光。就一驚抬頭,看著含香:
    「什麼都沒吃,吃進去的藥全吐了!」
    「好!」
    含香就打開錦袋,拿出一個盒子,再打開盒子,裡面有個瓶子,再打開瓶子,取出一顆
蠟封的藥丸來。她捏碎蠟封,頓時滿室生香。然後,她捏著紫薇的下巴,讓她張開嘴來,就
把那顆藥丸塞進紫薇嘴裡。再捏緊她的嘴,防止她吐出來。
    大家全都看傻了,目不轉睛的看著。
    乾隆忍不住問道:
    「你給她吃的是什麼?」
    「這是我們王室的秘方,叫作凝香丸。是用穿山甲、白芷、天花粉、雙花、防風、乳
香……等十幾種動植物提煉而成,有清熱解毒、活血止痛的奇效,是救命的良藥!我來這兒
的時候,我爹給了我五顆。」含香說著,盯著紫薇看,看她喉嚨一咽,這才鬆手。吐出一口
氣來說:「還好,她還能咽!嚥下去了!」
    永琪就急急的問:
    「這表示她會活嗎?」
    「我還不知道。」含香說,目不轉睛的審視著紫薇。
    這時,金瑣和彩霞已經解開了紫薇的繃帶,只見兩手都已紅腫發紫。
    含香又從錦袋中拿出一瓶藥膏來,細心的給紫薇塗抹。一面說:
    「金瑣!你也來幫忙,每個手指都給她抹上,輕一點,不要碰痛她!抹完了再把繃帶包
上!」
    彩霞和明月也來幫忙,大家給紫薇細心的上藥。小心的包紮。
    「你這擦的又是什麼?」乾隆再問。
    「這叫『仙花露』,是從金銀花、蒲公英、野菊花、紫花地丁、紫背天葵子……這些野
花裡提煉出來的,對於消腫止痛也有奇效,是回族的秘方,我們試試看吧!」
    小燕子覺得有了希望,擦掉眼淚,驚喜交集說:
    「原來,你還會醫術!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們!早知道,就把你早點請來!」
    「我不會醫術,只是家傳了這些藥,看到過我爹用它治病,我也不知道有用沒有!我以
前只幫我爹作副手,自己沒有幫人治過病,現在是情況危急,顧不得了!」
    金瑣滿眼發光了,喊著:
    「一定有用!一定有用!老天把你送過來,給我們小姐救苦救難的!一定有用!」
    大家聽了,都通通點頭,似乎大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含香身上了。爾康屏著呼吸,充滿希
望,提心吊膽的問:
    「什麼時候,我們才知道有效?」
    「接下來,我想,我們只能等,看看她的反應!」
    爾康就在床前,席地面坐,兩眼直直的看著紫薇。
    含香看看滿屋子的人,對大家說道:
    「我們可能要等很久,大家最好散開,讓她有新鮮空氣!」
    乾隆就命令道:
    「我們都出去,到大廳裡去等!四位太醫不要離開,也到外面去等著!令妃,讓小鄧子
小卓子給大家弄點茶來喝!」
    「我不出去,我要守著她!」小燕子固執的說。
    爾康根本就像石雕木塑一般,早被釘死在紫薇床前了,動也不動。於是,眾人都出去
了。只有含香、爾康、小燕子、金瑣、明月、彩霞守在床前。遠遠的牆邊,有個人也沒出
去,那就是晴兒。她也像石雕木塑一樣,看著這一切,不能移動了。滿屋子的人,沒有一個
注意到她。
    時間緩慢的消逝。一更,二更,三更……金瑣、明月、彩霞仍然忙著絞毛巾、換帕子,
爾康仍舊癡癡的看著紫薇,目不轉睛。含香緊張的觀察,試溫度,試鼻息。小燕子走來走
去,拜天拜地,嘴裡唸唸有辭……
    三更打過之後,紫薇臉色逐漸紅潤,呼吸平順起來。金瑣摸摸紫薇的額頭,驚喜的喊了
起來:
    「燒退了!燒退了!爾康少爺,燒退了呀!」
    大家全部驚動了。爾康僕到紫薇身邊,伸手觸摸她的額頭。立刻啞聲大喊:
    「太醫!太醫!快來看看!」
    四個太醫再度奔入。乾隆等人隨後。太醫趨前,俯身診視。大家都睜大了眼睛,屏息以
待,胡太醫不可思議的抬頭說道:
    「熱度退了,汗也發出來了!脈象也穩定多了!看樣子,格格是吉人自有天相,大概不
會有問題了!」
    小燕子跳了起來,雙手伸向天空,大喊:
    「萬歲萬歲萬萬歲!我知道她不會死!我知道!我知道……」喊著,就去抱著金瑣跳,
又抱著明月跳,再抱著彩霞跳,然後抱著含香跳,樂不可支。
    爾康聽到胡太醫這個宣佈,緊張的情緒乍然放鬆,他的頭一低,「砰」的一聲,撞在床
柱上。他虛弱的用手蒙住眼睛,淚水從面頰上滑落。
    晴兒震撼的看著這一切,看著紫薇的病容,看著爾康的熱淚,只覺得自己臉上,一片潮
濕。她抬手拭去臉頰上的淚珠,悄悄出門去了。
    太后還沒有入睡,正等著晴兒。
    晴兒總算回來了。太后急急的問:
    「我要你去看看紫薇,你怎麼去了這麼久?她是不是真的快死了?」
    「回老佛爺,她已經度過危機,大概沒事了!」
    太后鬆了一口氣,就有些狐疑起來:
    「我就知道,哪有弄傷幾個手指頭,就會送命呢?這也太嬌弱了吧!會不會是那個丫頭
玩花樣,故意裝死,好讓皇帝心痛?」說著,就驚看晴兒:「你怎麼了?眼睛紅紅的,哭過
了嗎?誰把你弄哭了?」
    「老佛爺,我沒事!」
    「怎麼說沒事呢?明明就有事!誰欺負了你,告訴我,我給你撐腰!」
    「真的沒有人欺負我,是剛剛在漱芳齋,看到紫薇死裡逃生,看到大家對她的那個樣
子,實在沒有辦法不感動!」晴兒坦率的看著太后,誠實的回答。說著,眼淚就湧了出來,
急忙擦淚:「對不起!」
    太后困惑著,深深的看著晴兒。晴兒一向很能自制,喜怒都不形於色,今晚這個樣子,
實在太失常了。太后正在疑惑不解,晴兒忽然走到太后面前,對太后一跪。
    「你做什麼?」太后一驚。
    「老佛爺!晴兒有事懇求老佛爺!」晴兒誠摯的說。
    「你說!不要跪了!什麼事?」
    晴兒就好誠懇的,近乎哀求的說道:
    「我知道,老佛爺最近為了我的終身大事,非常傷腦筋。我也知道,老佛爺看中了爾
康,想拆散紫薇和爾康,好把我指給他!」
    太后更深刻的看晴兒:
    「嗯,你說中了!畢竟,我心裡的事,都瞞不過你!怎樣呢?」就彎腰悄聲問:
    「是不是我也猜中你的心事了呢?」
    晴兒的眼神,清澈如水,光明如星:
    「老佛爺您猜中了,可是,三年前您就該做主了!現在,太晚了!」
    「只要晴兒有這個意思,沒有晚不晚這句話!我現在還是可以為你做主!」
    「可是,現在,我不要他了!」晴兒清清楚楚的說。
    「為什麼?」
    「我要不起他了!」晴兒就坦白的看著太后.含淚說道:「老佛爺,自從我回宮以後,
已經親眼目睹爾康對紫薇的用心,我好感動!尤其今晚,我幾乎見到了一場『生離死別』,
我實在太震撼了!」
    太后盯著晴兒:
    「哦?震撼?」
    「是啊!震撼極了!我不由自主,就被帶進他們那個世界,見識了一場人間最強烈,最
深摯的愛,我想,只有用『驚天地,泣鬼神』六個字來形容!太美太美了!這種感情,我雖
然沒有得到過,可是,我好敬佩,我好感動!如果我破壞了這份感情,我會很死我自己!老
佛爺,請幫我積德!千萬千萬不要拆散他們!晴兒謝謝您了!」
    說著,就誠誠懇懇的磕下頭去。
    太后驚看晴兒,不相信的說:
    「晴兒,你不必那麼清高,這是你的未來啊!」
    「老佛爺,我並不清高,一個不屬於我的男人,我嫁了也不會幸福啊!如果老佛爺疼
我,就讓我陪伴您一生吧!」
    「我不能這樣就誤你!」太后想想:「或者,我可以安排,你和紫薇共事一夫?不過,
那樣就太委屈你了,所以,我雖然有這個念頭,始終沒有提出來!」
    「是!那樣就太委屈我了!」暗兒趕緊說:「所以,千萬不要這樣安排!」
    「我不瞭解……三年前,你陪我在碧雲寺,那個下雪的晚上……」
    「老佛爺都知道了?」晴兒歎口氣:「那只是一個看雪的晚上,根本不代表什麼!和出
生人死、海誓山盟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老佛爺,你何必把我這樣潦草的推出去呢?
我真的不想介入他們兩個的中間,因為,那個中間沒有任何位置來給我!爾康眼裡心裡,都
只有一個紫薇啊!」
    「男人的心,永遠是貪多的!是喜新厭舊的!」
    「所以爾康才那麼高貴!老佛爺,讓爾康的高貴,一直活在我的心裡,不要破壞他,好
不好?這樣,我才覺得自己也有一些價值了!」
    太后看了晴兒好一會兒。
    「你真的要這麼做?你決定了?不要跟爾康成為夫妻?」
    「是!我決定了!請老佛爺成全!」
    「這……還叫『成全』嗎?」太后好心痛,在睛兒眼底,讀出了太多的「割捨」。她的
心,就為這個自己深深寵愛的孩子而痛楚起來。是的,三年前,自己就該作主了!那時,都
因為自己的私心,捨不得晴兒早嫁,沒想到這一遲疑,竟然耽誤了她!想著,心裡更加懊惱
和後悔起來。就伸手拉晴兒:「傻孩子!我懂了……我要仔細的想一想,想通了再說!」
    晴兒以為太后已經應允了,鬆了一口氣:
    「謝老佛爺!」就虔誠的磕下頭去。
    爾康徹夜守候著紫薇,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他離去。
    天亮的時候,紫薇終於有了動靜,她輕輕蠕動著身子。睫毛顫動著,似乎醒了。
    爾康立即僕過去。
    「水……水……水……」紫薇輕聲的說。
    「水!她要喝水!」金瑣大叫。
    小燕子就跟著大叫:
    「她醒了!她要喝水!趕快!水!水!水……」
    金瑣、明月、彩霞都跑去倒水,同時端了三杯水過來。
    爾康接過杯子,興奮得手都顫抖了:
    「給我,我來!」
    「你小心她的手,別碰到她的手!」小燕子說。
    爾康輕輕的托起紫薇的身子,小心的不去碰到她受傷的手。低喚著:
    「紫薇,我要餵你了,嘴巴張開一點!」
    紫薇張開的不是嘴巴,而是眼睛。
    爾康的面龐,在紫薇面前晃動,像水霧中的倒影。她再努力的睜大眼睛,看清楚爾康
了。她凝視著他,輕聲的喊:
    「爾康……」
    爾康好激動,緊咬了一下嘴唇,眼眶濕了:
    「你醒了!你又認得我了!你真的醒了?」
    紫薇唇邊漾出一個微笑:
    「我……睡了很久嗎?」
    「是!現在,別說話,先喝水!」
    爾康把杯子湊在紫薇唇邊,小小心心的餵著她。心有餘悸的說:
    「慢慢喝,別嗆了!慢慢嚥下去,不要急……」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看著。紫薇嚥了第一口,接著,又一連喝了好幾口。不喝了。
    爾康輕輕的放下她的身子。金瑣接走了杯子。爾康含淚看著她,唇邊湧出笑意:
    「現在,我才深深的體會出,小燕子那篇文章,真是寫得太好了!人都要喝水,早上要
喝水,中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渴了當然要喝水,不渴還是可以喝水……真是至理名言
呀!原來,這一口水,是生命之泉……紫薇,你喝這一口水,我可以快樂得上天了!」
    小燕子喜悅的笑著,眼眶濕漉漉。金瑣也含笑看著,眼眶也是濕漉漉。
    紫薇困惑的看著大家。仍然衰弱,看到每個人都恍如隔世一樣,就困惑的問:
    「你們為什麼都守著我?我怎麼了?」
    爾康把她受傷包紮著的雙手,小心的捧到棉被外面,再用棉被把她蓋好,說:
    「你在鬼門關轉了一圈,現在回來了!」說著,就回頭看著金瑣、明月、彩霞:「你們
都去吧!這兒有我,大家都兩個晚上沒睡了,不要再弄得生病!你們先去休息,等會兒再來
接我的手!」
    「可是……爾康少爺,你也一直沒有休息,你不累嗎?」金瑣看著一臉憔悴的爾康,體
貼而憐惜的問。
    「她醒了,我怎麼還會累呢?」
    金瑣就屈了屈膝:
    「我去給小姐熬一碗粥來,兩天兩夜沒吃東西了!胡太醫說,醒了要吃一點清淡的,我
去準備!爾康少爺,你也要吃一點東西才好!」
    小燕子好歡喜,帶淚而笑,嚷著:
    「明月,彩霞,你們都去準備吃的,五阿哥在大廳裡睡著了,大家都沒吃東西,大概都
餓了!小鄧子小卓子拜了一夜菩薩,念了一夜經!也給他們弄點吃的!」
    「是!」明月、彩霞看看紫薇,快樂的應著,和金瑣跑出去了。
    小燕子就拍拍爾康的肩:
    「我在外面大廳裡,需要我,就叫我!」說著,一溜煙的去了。
    房裡剩下紫薇和爾康。
    紫薇看著爾康,見爾康形容憔悴,好心痛,伸手想去摸他的臉。
    「你都有黑眼圈了,怎麼弄的?」
    紫薇的手一伸,才發現綁了繃帶。爾康急忙捧住她的手,顫聲的說:
    「你要做什麼?千萬不要動!」
    「好想……摸摸你的臉!」紫薇瞅著他,輕聲的說。
    爾康就把自己的面頰,輕輕的貼在她綁著繃帶的手背上。低低的,感恩的說:
    「紫薇,謝謝你回到人間,謝謝你回到我的身邊,謝謝你在最危險的時候,沒有放棄你
的生命!謝謝你聽到了我的呼喚!謝謝你沒有棄我而去……」就一迭連聲的說道:「謝謝
你!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
    紫薇並不知道自己「死裡逃生」的經過,卻被爾康這樣的熱情深深撼動了。
    「爾康!」她低喊。
    爾康抬起熱烈的眸子,看著她。
    紫薇對他軟弱的笑著,說:
    「我作了一個夢,夢到你、我、小燕子、五阿哥、爾泰、塞婭、蒙丹、含香、柳青、柳
紅、金瑣……大家都在幽幽谷,含香和蒙丹好親熱的靠在一起,滿山滿谷都是蝴蝶,我們大
家和蝴蝶一起跳舞,好像什麼煩惱都沒有,大家好快樂好快樂啊!」
    爾康眼神一凜,正色的回答:
    「我答應你,那不是夢,總有實現的一天!」
    紫薇的身子,就一天一天的好了起來。
    福倫和福晉,也特別進宮來探視紫薇,帶給紫薇好大的驚喜和感動。至於乾隆暫時擱置
「布娃娃」的苦衷,福倫也仔細的向永琪和爾康分析過了。兩人心裡,雖然仍然有些不平,
但是,看到紫薇逐漸恢復健康,大家的心情,就都好得不得了,簡直沒有情緒去和任何人生
氣了。正像爾康說的:
    「紫薇死裡逃生,我已經對上蒼充滿了感恩,不敢再怪任何人!只希望,這些災難,是
真的結束了!」
    紫薇的身子雖然沒事了,但是,那雙受傷的手,卻有好久都不能拿東西,不能活動。幾
個太醫,輪番來治療,要金瑣和明月彩霞給她按摩。爾康生怕丫頭們重手重腳,堅持自己來
做。紫薇每次在按摩的時候,都痛得不得了,但是,看到爾康心痛的眼神,感到他按摩時的
小心翼翼,呵護備至,就把疼痛全部忘了。眼裡心裡,都被爾康的憐借體貼所漲滿了。看到
爾康這樣待自己,想到為了晴兒,和爾康嘔氣的事,就深深自責起來。
    含香成了大家的恩人,每個人都恨不得為她粉身碎骨,來報答她救紫薇一命的恩惠。雖
然,在紫薇沒有完全復元以前,大家也沒有情緒和精力來顧及蒙丹。但是,蒙丹和含香的這
件事,大家更是管定了,義不容辭了。
    在每天的按摩和運動下,紫薇的手指逐漸恢復了。痛楚一天天的減輕,終於不再疼痛
了。紫薇知道,只有拚命運動手指,才能讓它一如從前。就每天勤練彈琴。於是,那一陣,
漱勞齋裡,琴聲叮咚,從斷斷續續,到如高山流水,一瀉千里。
    於是,這天,紫薇把爾康按在椅子裡,微笑著,深情的說:
    「我為你作了一首歌,要唱給你聽!」
    紫薇坐下,熟練的拂弄琴弦,流暢的音符如水般流瀉。
    爾康坐在她面前,癡癡的看著她。看到她又神清氣爽,臉頰紅潤,手指又能忙碌的拂過
琴弦,他的心,就被幸福滿溢了。金瑣、小燕子、永琪、含香、明月、彩霞聽到這麼優美的
琴聲,都圍了過來。
    紫薇一面彈琴,一面深深的凝視爾康,眼裡,是千絲萬縷的柔情,她蕩氣徊腸的唱著:
    「夢裡聽到你的低訴,
    要為我遮雨露風霜,
    夢裡聽到你的呼喚,
    要為我築愛的宮牆,
    一句一句,一聲一聲
    訴說著地老和天荒!
    夢裡看到你的眼光,
    閃耀著無盡的期望,
    夢裡看到你的淚光,
    凝聚著無盡的癡狂,
    一絲一絲,一縷一縷
    訴說著地久和天長!
    天蒼蒼,地茫茫
    你是我永恆的陽光!
    山無稜,天地合
    你是我永久的天堂!」
    紫薇一曲既終,大家的眼眶都是濕的,但是,人人都帶著笑。
    爾康好激動,一瞬也不瞬的看著紫薇。忍不住走上前去,握住了紫薇的手,兩眼發光的
說:
    「你完全好了,又能彈琴了!還能唱這麼美的歌給我聽,我感激上蒼,感激所有所有照
顧著你的神靈!」
    兩人深深凝視,無盡的深情,閃耀在兩人眼底。
    小燕子感動得唏哩嘩啦,伸手緊緊的握住永琪的手。
    含香帶淚帶笑的看著,好想,也握住一個人的手,但是,那個人卻不在眼前。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