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9

    乾隆雖然嘴裡叫嚷著要立刻查辦這件案子,但是,並沒有馬上行動。皇后和容嬤嬤就慌
慌張張回到坤寧宮。走進房間,容嬤嬤急急的關門關窗。皇后看到每扇門窗,都已嚴密關
好,才緊張的問:
    「你怎麼如此粗心?會用雪緞去縫製布娃娃?」
    「是奴婢的疏忽!」容嬤嬤懊惱極了:「當時,只想用一塊不起眼的料子,在一堆零頭
布料裡,這塊顏色最素,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特色,奴婢根本不知道這是雪緞,還以為就是普
通的襯裡雪紡!奴婢該死!」
    「別說奴婢該死了,已經是這樣,懊惱也沒用了!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呢?皇上和老佛
爺那個樣子,好像是非查不可!你看,我們還能脫罪嗎?」皇后害怕的問。
    容嬤嬤鎮定了一下自己:
    「娘娘先不要慌了手腳,奴婢想,就算敬事房有記錄,查得出來哪兒有這個料子,也不
能咬定是咱們做的!如果有料子的人都有罪,牽涉的人就多了!想必皇上不敢這樣做!反
正,我們咬定沒做就對了!這個事情,並不是查到是雪緞就算破案了,還是什麼證據都沒
有!」
    「是啊!」皇后驚魂稍定:「不過只查到雪緞而已,又不能證明什麼!」
    「對!如果老佛爺她們懷疑到娘娘,娘娘就喊冤,要求徹查宮裡所有的雪緞,奴嬸這幾
天,就到每個宮裡安排安排……讓令妃娘娘那兒有,香妃娘娘那兒也有,至於漱芳齋,還是
可以有!」
    皇后眼睛一亮。
    「你安排得好嗎?不會再出狀況吧?」
    「娘娘放心,交給奴婢吧!這次,我一定會非常小心的!」
    「還有那些侍衛,嘴巴封住沒有?高遠高達可靠嗎?」
    「如果事機不密,他們也是腦袋搬家的大事,娘娘想,他們既然趟進這個渾水裡去了,
就只能硬著頭皮撐到底……誰會拿自己的命來開玩笑呢?」
    皇后點頭,眼光閃爍,心裡,仍然在害怕著。容嬤嬤想想,又說:
    「不過,現在情況對我們不利,只得便宜了那兩個丫頭。暫時,沒有辦法治她們了!娘
娘在老佛爺面前,恐怕也要小心一點,那個晴兒,實在太機伶了!娘娘千萬千萬留心,不要
露出心虛的樣子來!也不要再和那兩個丫頭作對!」
    皇后心有餘悸,不住點頭。
    「你真的認為,我們還能脫身?」
    「只要娘娘抵死不承認,誰能把這麼大的罪名硬扣給娘娘?何況,娘娘還是皇后!比那
幾個毛孩子,總是地位崇高多了!如果鬧大了,豈不是整個朝廷都會震動?娘娘的娘家,那
拉氏家族,也不會善罷干休吧!」
    皇后再點頭,其實,心裡七上八下。
    容嬤嬤正視皇后,再加了一句:
    「奴才想,萬歲爺即使懷疑娘娘,這麼大的事,也會有忌諱!娘娘,你儘管抬頭挺胸,
不要害怕!」
    皇后勉強的應著,臉上,仍是帶著深深的恐懼。
    乾隆顧不得皇后,因為,他正在漱芳齋,親眼看著太醫治療紫薇。
    紫薇半坐在床上,拚命忍著痛,太醫正用繃帶一層層的包紮著她那腫脹的手指。
    乾隆、令妃、爾康、永琪、小燕子都焦急的站在一旁看。
    金瑣、明月、彩霞都在幫忙太醫,托著藥盤,遞繃帶、剪刀。
    「哎喲……哎喲……」紫薇忍不住了,痛得眼淚直流,臉色白得像紙一樣。
    爾康拚命吸氣,好像痛的是他自己,嘴裡不停的喊:
    「輕一點,太醫!拜託……輕一點……」
    「沒辦法,格格,你只好忍一忍!」太醫小心翼翼的包紮著,說道:「臣知道很痛,可
是一定要包紮固定,不然,恐怕會留下病根,不治好,手指就不能用了!」
    紫薇咬著牙關,呼吸急促,冷汗從額頭上,大顆大顆的滴下來,大家看得膽戰心驚。乾
隆聽到太醫那樣說,就嚇了一跳,問:
    「胡太醫,手指不能用是什麼意思?有那麼嚴重?」
    「回萬歲爺!骨頭雖然沒有斷,但是,骨膜已經受傷,關節也有挫位。臣只怕調養不
好,會留下長期的病痛!」
    乾隆激動的嚷:
    「怎麼會調養不好?胡太醫,用最好的藥,務必把她治好,聽到沒有?」
    太醫趕快一迭連聲回答:
    「喳!喳!喳!臣遵命!臣遵命!」
    太醫一分心,包紮得稍微用力一些。紫薇痛得慘叫:
    「啊……好痛……金瑣……金瑣……救我……」
    金瑣急忙撲到紫薇床前,不能握她的手,只能抱住她的頭,拚命給她擦汗,喊:
    「小姐!我在這兒,我在這兒!你忍一忍,馬上就好了!啊?」
    爾康額上也冒出了冷汗,直喊:
    「輕一點!太醫,拜託!輕一點……」
    小燕子眼淚水奪眶而出,對永琪哭著說:
    「都是我不好!侍衛拉她走的時候,我就應該跟她在一起,說什麼都不要離開她,不該
讓她單獨去被審問!有我在,一定不會這樣!我拚死也會擋在前面!」
    永琪安慰著小燕子:
    「不要難過了,當時,侍衛只帶走她一個,你也無可奈何呀!」
    好不容易,太醫包紮妥當。
    紫薇閉眼靠著,臉孔和嘴唇,全是慘白慘白的。
    太醫站起身來,充滿歉意的看著紫薇,說:
    「紫薇格格,對不起,臣知道很痛,所謂十指連心,沒有一種痛可以跟這種相比了!臣
現在馬上開方子,去御藥房抓藥,立刻煎了服下,或者可以止痛!」
    「快去抓藥!快去!快去!」乾隆喊。
    太醫急步而去了。乾隆低頭看著紫薇:
    「紫薇,你還好嗎?」
    紫薇睜開眼睛,忍痛說道:
    「皇阿瑪!我還好……還好!」
    乾隆看著這樣的紫薇,心痛極了。說道:
    「紫薇,朕真的沒有想到,你會再受這樣的苦!如果朕想到了,怎樣也不會讓你們進監
牢!」
    小燕子眼淚一掉,哭得稀哩嘩啦:
    「皇阿瑪!你居然不相信我們!為了一個布娃娃,你狠心到讓我們再去坐牢,讓紫薇再
受一次苦!我們拚命喊你求你,你都不理!你好殘忍,我不要再聽你了,不要再信你了!」
    令妃急忙說:
    「小燕子!怎麼可以跟皇阿瑪這樣說話呢?昨晚那個狀況,人證物證都在,那麼多人瞧
著,皇阿瑪總不能不辦呀!你瞧,這不是馬上放出來了嗎?」
    「如果沒有晴兒,我們哪裡放得出來,恐怕每個人的手指,都跟紫薇一樣了!」
    乾隆難過極了,看著兩個姑娘:
    「小燕子,紫薇,你們不要傷心了!朕也有朕的無可奈何!」說著,就轉向爾康:「爾
康,你回去跟你阿瑪好好的談一談,再來開導開導兩個丫頭!」
    「是!」
    「紫薇,你好好休息!」乾隆再看向紫薇:「朕相信,像你這樣懂事,這樣識大體的孩
子,上蒼會給你最大的憐惜,朕保證,一切災難到此為止,以後都是坦途了!」
    「謝皇阿瑪!」紫薇低低的說。
    「別謝朕了!」乾隆一歎,有些感傷:「朕貴為一國之君,應該可以呼風喚雨,但是,
卻無法保護自己心愛的女兒,朕也有許多挫敗感,許多無力感呀!對你們兩個,真是充滿了
歉意。」
    乾隆這樣坦白的幾句話,立刻讓紫薇和小燕子,深深感動了。紫薇衰弱的說:
    「皇阿瑪!紫薇什麼都瞭解。皇阿瑪不要擔心了!我會照顧自己,讓自己很快的好起
來,我想,沒有多久,我就可以和皇阿瑪下棋了!」
    乾隆看著那包紮得厚厚的手,嚥了一口氣:
    「朕也好想跟你下棋!別著急,慢漫把傷養好!咱們父女找一天,痛痛快快的下幾盤!」
    令妃看到爾康滿眼的千言萬語,體貼的對乾隆說道:
    「皇上,您昨晚一夜沒睡,今天又忙了一個早上,您也去休息吧!讓紫薇也可以早點休
息!」
    乾隆就起身。
    「那……朕走了!」
    「臣妾跟皇上一起走!」
    令妃陪著乾隆出門去。永琪、爾康急忙送出門。
    乾隆走到漱芳齋門口,又回身看著爾康和永琪,鄭重的問道:
    「漱芳齋的安全,你們有沒有重新部署?」
    「啟稟皇上,」爾康說:「今天一早,五阿哥和臣就審問了高遠高達,昨晚的刺客,顯
然是個內線,而且是個高手。臣以為,宮裡的侍衛脫不了干係!其中,以高遠高達的嫌疑最
重!可是,他們兩個抵死不承認,我們也怕冤枉了他們,只好放了!可是,他們沒有盡到保
護漱芳齋的責任,是個事實!臣已經做主,革除了他們的職務,調派到東陵去守墓園!」
    「做得好!朕想了一夜,也覺得這兩個侍衛最為可疑!那麼,朕把漱芳齋的安全,交給
你們兩個了,你們可以隨時出入漱芳齋,不用避嫌了!老佛爺再問起來,就說是朕親自命令
的!漱芳齋安全第一,規矩禮節都暫時丟一邊去!」
    爾康和永琪,真是喜出望外,乾隆這個「恩典」,實在太大了。兩人趕緊謝恩:
    「謝皇上、皇阿瑪恩典!」
    乾隆一走,爾康就迫不及待的衝進了紫薇的臥室,癡癡的看著紫薇。永琪拍拍小燕子的
肩,說:
    「小燕子,我們出去吧!」
    小燕子點點頭,跟著永琪出門去。金瑣對爾康叮囑:
    「你千萬不要碰到她受傷的手!我和明月彩霞去煎藥!」
    爾康點頭,眼光一直看著紫薇。大家就全部出門了,把房門闔上。
    爾康站在床前,還是癡癡的看著紫薇。紫薇見他如此,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
    「不要難過,我還好,真的,只有在包紮的時候痛,現在已經不痛了!」
    爾康就在床沿上坐下,小心翼翼的捧起她受傷的雙手。啞聲的說:
    「紫薇……」才喊了一聲,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一滴淚滑落下來,落在繃帶上。
    紫薇好震動,哽咽的說:
    「爾康,不要這樣子!我真的不痛了!」
    爾康痛楚已極的說:
    「好像你常常在對我說這句話,真的不痛了!真的沒關係!真的不要緊,真的沒事……
但是,事實上,全是相反的!你一直受傷,一直受苦,左一次,右一次!我怎麼把你弄成這
個樣子?當初,我是哪一根筋不對,會把你送進宮來?認不認爹,當不當格格,指不指婚,
有什麼關係呢?我就這樣認死扣!」
    「不要怪你自己,好不好?」紫薇柔聲說:「認不認爹,指不指婚,對我都很重要呀!
我願意為這個而付出!皇阿瑪說得對,上蒼好憐惜我!你瞧,它給了我兩個最珍貴的男人,
一個是我爹,一個是你!我受的苦,因為有你們兩個,就變得值得了!」
    「紫薇,不值得!一點都不值得!」爾康的聲音絞自肺腑,句句都在滴血:「我真的恨
死自己了,不能保護你,不能帶走你,不能娶你!我算什麼男子漢呢?我沒有辦法再過這種
日子了!等你好了,我們走!這個皇宮,格格,御前侍衛,皇上……都讓他過去吧!人生必
須有所取捨,你已經認過爹了!有過爹了!夠了!這座皇宮,不適合你,也不適合我!我早
就說過,絕對不讓你再受任何傷害!可是,我竟然做不到!眼看你被帶走,眼看你被關監
牢,我一籌莫展!現在,看到你的手指包紮成這樣,十指連心,它真的讓我有椎心之痛……
我怎麼辦呢……」他越說越氣,用拳頭敲著自己的額頭:「我真恨我自己!」
    紫薇一急,就忘了自己的手傷,伸手去拉他。手一碰到他,劇痛鑽心,叫出聲:
    「哎喲……哎喲……」
    爾康跳起身子,面孔雪白,伸出雙手,急忙捧住她的手。顫聲的喊:
    「你要幹什麼?為什麼動來動去?怎樣?怎樣?」
    紫薇吸了一口氣:
    「你如果不那麼難過,我會好過很多!」她的嘴角痙攣著,額上的冷汗點點滴滴往下
淌,終於再也忍不住,哀聲的,求救的喊:「爾康,我不騙你了,我真的很痛!求求你,跟
我說一點什麼,說一點讓我不痛的話,好不好?好不好?求求你……」
    爾康覺得自己都快暈了,天啊,什麼話能夠讓她不痛?他顫聲的,急急的說:
    「好好,我說,我說!記不記得幽幽谷?等你好了,我們再去幽幽谷……我們去騎馬,
沿著那一條河,我們往上遊走,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天和地的盡頭去。我們把宮裡
的傾軋暗算、陰謀詭計,全體拋開!去營造我們的世界!那個世界裡,絕對沒有痛苦,沒有
黑暗!有花,有草,有雲,有夢,有你,有我……」
    紫薇靠在枕頭上,看著他,聽著他,但是,依然痛得冷汗直冒。
    這時,金瑣敲了敲房門,端著一碗熱騰騰的藥進來。
    「爾康少爺,你讓一讓,太醫說,這藥要馬上喝!她的手不能動,我來餵她!」
    爾康顫巍巍的接過了藥,對金瑣說:
    「你去吧!餵藥的事,交給我!」
    「當心!好燙!」
    金瑣把藥碗交給爾康,出去了。
    爾康就坐在床沿,盛了一湯匙的藥,細心的吹著,吹涼了,送到紫薇的唇邊。
    「來!慢慢吃!」
    紫薇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眉頭一皺:
    「好苦!我……喝不下去……我……」
    紫薇話沒說完,整口的藥,全部吐了出來,吐了爾康一身。她一急,伸手就去拂弄,又
碰痛了手,她摔著手,大叫起來:
    「哎喲……爾康……救我……我……我……」
    紫薇喊了兩句,一口氣接不上來,就暈死過去。
    爾康直跳起來,整碗的藥,全部潑在自己身上,碗也落地打碎了。爾康也顧不得燙,抱
住了紫薇,痛喊:
    「紫薇!怎樣了?天啊!誰來幫助我們?」就直著喉嚨大叫:「金瑣!小燕子!彩
霞……大家快來啊……」
    金瑣、明月、彩霞、小燕子、永琪全部衝了進來。金瑣喊:
    「怎樣了?怎樣了?」過來扶住紫薇,但見紫薇閉著眼睛,氣若游絲,大驚:「小姐!
小姐!你醒醒啊?」
    小燕子瞪著紫薇,喃喃的喊:
    「她死了!她死了!」
    永琪看了一眼,返身就往外衝。大叫:
    「小鄧子!小卓子!趕快去宣太醫!把胡太醫、李太醫、鐘太醫、杜太醫通通宣進來!」
    乾隆離開了漱芳齋,就一個人都不帶,直接去了坤寧宮。
    見到皇后,乾隆立刻聲色俱厲的,直截了當的問:
    「你什麼時候做的那個布偶?你對朕明白招來!」
    皇后大震,後面站著的容嬤嬤一個驚跳,臉色慘變。皇后還沒說話,容嬤嬤就對著乾隆
「崩咚」一跪,大聲喊冤:
    「萬歲爺!您千萬不要冤枉了娘娘呀!皇后娘娘心裡只有皇上,夜裡作夢都喊著皇上,
她怎麼也不會害皇上呀……」
    乾隆氣極,一腳對容嬤嬤踹了過去:
    「你這個無恥的東西!你以為朕不知道,就是你在後面給皇后出歪主意,挑撥離間,無
所不用其極!你還要喊冤,我先斃了你!」
    容嬤嬤摔了一跤,聽到要斃了自己,又屁滾尿流的爬起來,磕頭如搗蒜:
    「萬歲爺開恩!萬歲爺開恩!萬歲爺開恩……」
    乾隆瞪著容嬤嬤,大吼:
    「你閉嘴!」
    容嬤嬤猛的閉住嘴巴。
    乾隆就怒氣騰騰的盯著皇后,咬牙說道:
    「皇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自己幹了什麼好事,你自己心裡明白!朕今天來
這兒,沒有帶任何一個人,就是還顧念夫妻之情,想給你留一線生機,如果你還是堅持不說
實話,朕就再也不需要顧念什麼,任何一個罪名,都可以把你廢了!讓你永遠見不到天日!」
    皇后看著乾隆,不禁顫抖:
    「皇上!你冤枉臣妾了!臣妾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謀害皇上!」
    乾隆一拍桌子,大吼:
    「你豈止有一百個膽子?你簡直有一千個膽子,一萬個膽子!而且,每個膽子都是黑色
的!你還要狡賴嗎?你還不說嗎?真要朕把那個娃娃送到刑部去調查嗎?」
    「皇上就是送到刑部,臣妾還是這句話!」皇后挺了挺背脊,強硬起來:「為什麼皇上
就憑『雪緞』這樣一個線索,就認定是臣妾所做呢?難道令妃娘娘沒有雪緞?難道其他娘娘
那兒沒有雪緞?就連晴兒也說了,老佛爺那兒,還有雪緞呢……」
    「放肆!難道老佛爺也會謀害朕不成?」
    「如果皇上對臣妾都不信任,那麼,任何人都值得懷疑了!那兩個格格,說不定也有雪
緞,說不定是令妃娘娘給她們的,說不定她們從那兒拿的……」
    乾隆氣得發暈,指著皇后,一字一字的吼道:
    「給你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你的所作所為,朕已經清清楚楚!你招與不招,都是
一樣!你以為,我一定會顧忌老佛爺,對你忍讓三分?告訴你,一旦你的真面目揭開了,第
一個要除掉你的,就是老佛爺!」
    皇后挺立著,努力維持著鎮定。
    「你小心一點!那個布娃娃在朕手上,你以為只有雪緞這個線索嗎?上面的線索太多
了!你逃也逃不掉,賴也賴不掉!朕現在不殺你,是看在十二阿哥的面子上,母親謀逆,孩
子怎麼面對以後的生命?他還不到十歲呀,你要他長大之後怎麼做人?怎麼見容於其他兄
弟?你這個沒心沒肝的女人,你都不為孩子留一條後路嗎?你不在乎永琪,朕還顧全他是朕
的兒子!今天,朕記下你的人頭,今後,你再去找紫薇和小燕子的麻煩,再去弄些妖魔鬼怪
的事情,朕會剁碎了你!」
    乾隆說得斬釘斷鐵,正氣凜然,皇后張大了眼睛,一時之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容嬤嬤跪在地上,簌簌發抖。
    乾隆就一拂袖子,大踏步的去了。
    乾隆沒有回乾清宮,他又去了慈寧宮,見到太后。
    「皇額娘!請您摒退左右!兒子有話要跟你說!」
    太后見乾隆神色嚴重,對晴兒使了一個眼色。晴兒就帶著宮女們退出房間,並關上房
門。太后看著乾隆,關心的問:
    「皇帝,你是不是已經查出來,那個布偶是誰做的了?」
    「布偶是誰做的,朕心裡有數!但是,要抓實際的證據,還是差那麼一點!朕現在不想
繼續追究這件事,希望皇額娘也不要追究了!」
    「那怎麼行?」太后激動的說:「我只要一想到,有人要陷害皇帝,我就心驚膽戰了!
宮裡藏著這樣一個禍害,讓人睡覺都睡不著,怎麼能不管呢?」
    「皇額娘!事情一追查,就會不可收拾!可能禍延子女。老佛爺想想清楚!」
    「那麼,皇帝認為是某個娘娘做的?」太后一震。
    乾隆乾脆挑明了:
    「可能更高的人,例如皇后做的!」
    太后大震,激動起來。皇后是太后挑選的,當初讓她侍候乾隆,也是太后的意思。對這
個皇后,太后一直非常喜歡,絕對信任。
    「絕不可能!皇帝多心了!怎麼可以懷疑到忠心耿耿的皇后身上?她只是太嚴肅,不討
皇帝喜歡而已!心地絕對正直!我可以為她打包票!」
    「朕就知道老佛爺會這樣說!」乾隆大大的歎了一口氣,心裡嘔得不得了!可恨,現在
投鼠忌器,上不能傷太后的心,下不能傷十二阿哥的心!明知道皇后在搗鬼,自己競有這麼
多的無可奈何!他咬咬牙:「那個布偶,上面有字,字跡是跑不掉的!有針,針從哪兒來,
也追查得出!目前,大家最好按兵不動,不要嚇得那個作惡多端的人,再做出更加離譜的事
情來,那會帶給朕真正的災難,會把後宮攪得天翻地覆的!我們大家……只好忍耐!讓朕慢
慢來辦,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太后沉思,不禁點頭。乾隆臉色一正,更加鄭重的說道:
    「再有,這宮裡的私刑,最好立刻停止!皇額娘是吃齋念佛的人,不要被那些心狠手辣
的嬤嬤們連累了!夾棍這種東西,可以毀掉了!對一個嬌嬌弱弱的姑娘,用這麼殘酷的東西
逼供,怎麼忍心呢?」
    太后聽到乾隆伊然有指責之意,一時氣怯心虛,答不出話來。
    乾隆看太后如此,心有不忍,又是重重一歎:
    「事情過了,也就算了。只希望這種悲劇,不要重演!太醫剛剛診斷了紫薇那丫頭,十
個手指,腫得像蘿蔔一樣!那孩子,琴棋書畫,件件精通,如果手指廢了,豈不是天大的遺
憾嗎?」
    太后臉色灰敗,對紫薇用刑的事也著實有些後悔。但是,乾隆這樣振振有詞,她面子上
也有一些掛不住。沉默了片刻,才落寞的說道:
    「皇帝的意思,我知道了!以後,不再用刑就是了!我會對紫薇用刑,也是急怒攻心,
怕她傷害皇帝呀!」
    乾隆還想說什麼,體諒到太后都是為了自己,也就欲言又止了。
    當乾隆在和皇后、太后攤牌的時候,漱芳齋已經一片混亂。
    四個太醫全部趕到了漱芳齋,圍著床,緊緊張張的診治,會診,低聲討論。
    紫薇昏睡在床上,額上壓著冷帕子。臉色和那帕子一樣白,一點血色都沒有。呼吸微弱
得幾乎快要停止了。幾個太醫,都是一臉的沉重和害怕。
    「這高燒不退,吃下去的藥又全部吐了,情況實在危急!」一個說。
    「脈象微弱,昏迷不醒,五臟都很虛弱,是不是要稟告皇上?」另一個說。
    「已經昏迷兩個時辰了!情況太不樂觀,可能撐不下去……」
    幾個太醫低低討論,爾康站在床邊,聽得清清楚楚。一個激動,衝上前去,抓起胡太
醫,激動的問:
    「什麼脈象微弱?什麼五臟虛弱?她昏迷以前,還在跟我說話,腦筋清清楚楚,怎麼會
突然這樣?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胡太醫,你說話呀!」
    胡太醫惶恐的起立,回答:
    「福大爺!你冷靜一點!紫薇格格不止是手指受傷,她還受了很重的風寒,本來她的身
子骨就不是很好,上次中了一刀,始終留著病根,現在是數病齊發,來勢洶洶,只怕會拖不
下去了!」
    爾康只覺得腦子裡轟然一響,眼前金星直冒,踉蹌一退。
    小燕子魂飛魄散,撲倒在床邊,抱著紫薇的頭,搖撼著,痛哭起來。邊哭邊叫:
    「不要!紫薇,不要!我們結拜過,要一起生,一起死,你絕對不可以先走,你走了,
我怎麼活得下去?皇阿瑪說了,我們再也沒有災難了,以後都是好日子了,你怎麼可以說走
就走……」
    永琪急忙去拉小燕子:
    「小燕子!你不要推她,不要搖她,當心再弄痛她,那不是會更嚴重嗎?……你先到外
面屋裡去等一下吧!」
    小燕子哭喊著:
    「我不要!我不要!紫薇,紫薇!以前你挨了一刀,你都挺過去了!這次,只傷到手指
頭,你為什麼挺不過去?紫薇,你要聽我!睜開眼睛看我……」
    金瑣的眼光,呆呆的看著紫薇,眼中沒有眼淚,顯出少有的堅強。她忽然衝上前去,用
力推開小燕子。
    「小燕子!你讓開,讓我來照顧她!」
    小燕子跌倒在地,永琪就用力拉起了她,把她拖到外面大廳裡去了。
    金瑣就跪在床前,緊張的喊:
    「明月,彩霞!換帕子!我們給她不斷的冷敷,讓熱度先退下去!」
    「是!」兩個宮女就穿梭著絞毛巾,換帕子。
    爾康激動的抓住胡太醫,搖著。大叫:
    「太醫!你開藥,你再開藥!你不要放棄呀!」
    「是是是!」胡太醫顫聲的應著,又去翻開紫薇的眼皮,看了看,再度診脈。回頭對其
他太醫說:「我們出去開會,看看還有什麼辦法沒有?」
    四個太醫就倉皇的退出了房間。
    爾康的眼光,直直的瞪著紫薇,完全不能相信這個事實。
    金瑣、明月、彩霞三個,就像發瘋一樣的換粕子,絞帕子,冷敷。金瑣一面換帕子,一
面喃喃的說道:
    「不會死,不會死……絕對不會……絕對不會……絕對不會……」
    爾康突然衝到床前,對金瑣、明月、彩霞命令的說道:
    「你們通通下去!」
    「爾康少爺!」金瑣抗議的喊。
    「通通下去!」爾康沙啞的說。
    金瑣看了爾康一眼,和明月、彩霞通通下去了。
    爾康就一下子撲跪在床前,摸著紫薇的頭髮,盯著紫薇的眼睛,用吻印在紫薇的額頭
上、眼皮上,低聲而痛楚的說道:
    「紫薇!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見我?我求求你,一定要聽見!如果你的耳朵聽不見,那
麼用你的心,用你的意志來聽我!」他嚥了一口氣,聲音裡全是哀懇:「紫薇,你是我的一
切!我們風風雨雨的日子,都已經結束了!你不能在這個時候棄我而去,那太殘忍了!你好
善良,好熱情,你什麼人都不願意傷害,包括你的敵人在內,那麼,你忍心傷害我嗎?紫
薇,我跟你說,我一點都不堅強,我很脆弱,我沒有辦法承受失去你!請你,求你,不要離
開我!」
    紫薇躺著,眼角,溢出一滴淚。爾康繼續說:
    「在你昏迷以前,我正在告訴你,我們那美好的未來,那有詩有夢的日子!紫薇,不要
讓那些話變成虛話,沒有你,花草樹木,天地萬物都會跟著消失!我們有誓言,有承諾,你
不能失信!不要留下我一個人!你那麼瞭解我,你知道的,沒有你,生命還有什麼意義?請
你醒過來!睜開眼睛,不要嚇我,好不好?好不好?」
    紫薇的眼角,溢出了更多的淚。
    爾康看到了那些淚珠,激動得一塌糊塗,跳起身子,大嚷:
    「太醫!太醫!她聽得到我!她還有意識,還有思想……太醫!太醫……」四個御醫和
眾人又一擁而入。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