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8

    紫薇說得不錯,爾康和永琪,一定會拚死來救她們的。當她們在監牢裡流淚的時候,爾
康和永琪,也在慈寧宮,向乾隆和太后慷慨陳辭。
    「老佛爺!皇上!」爾康情急的說:「今晚的事,非常明顯,就是有人要陷害小燕子和
紫薇!那個布偶,絕對是個『栽贓』!你們想想看,為什麼會有刺客,在乾清宮前面現身,
然後拔腿就跑?明明是要把我們大家引到漱芳齋去!到了漱芳齋,搜人是假,要找出布偶是
真!皇上,請你明察!不要再錯怪格格!」
    「這個巫蠱之事,小燕子她們那麼單純,怎麼會做?」永琪也急急說道:「再說,她們
對皇上的一片真心,天地可表!就拿今天的祝壽點子來說,都是小燕子想出來的,那首祝壽
歌,是紫薇寫的!她們對皇阿瑪這樣用心,怎麼可能會害皇阿瑪?」
    「可是,」乾隆困惑的說:「今晚,大家在搜查房間的時候,紫薇和小燕子,為什麼那
麼神不守舍?那般心虛的樣子,連朕都看出來了!」
    爾康和永琪大驚,彼此看了一眼,天啊!真是從何說起?
    「她們哪有心虛,是皇上多心了!」爾康痛苦的說。
    「你們不要再說了!」太后嚴厲的看著兩人:「這個事情,當然要經過調查,如果紫薇
和小燕子是冤枉的,一定查得出來!現在,東西搜出來了,總不能不辦吧!你們一天到晚和
那兩個格格在一起,有沒有知情不報?有沒有包庇?有沒有同謀?我們都要調查!所以,你
們最好閉嘴!回去!明天再說!」
    「包庇?同謀?」爾康忍不住喊:「老佛爺,人生最殘忍的事,是把一片忠心,當成惡
意!這會抹煞多少忠良,冷掉多少熱血!」
    「皇阿瑪!」永琪跟著喊:「就算以前種種,你都忘了!今天發生的事,你不能分析一
下,仔細想一想嗎?」
    乾隆情緒激動而紊亂,他搖著頭,不敢相信的說:
    「不管這個布偶是誰做的,是誰放在那兒的,有人想把朕置於死地,卻是很明顯的事
情!朕只要一想到這個,所有的歡樂就都消失了!這件事,帶給朕的衝擊太大了,朕是要好
好的想一想!」
    爾康急得五內如焚,緊緊的盯著乾隆,激動的說:
    「皇上!只怕這個布偶的用意,根本不在皇上,而在小燕子和紫薇身上!是有人要把她
們兩個置之死地啊!想想以前的針刺事件,想想梁大人的事件吧!」
    「爾康!」太后瞪著爾康,語氣嚴厲:「不要為了維護紫薇,把箭頭指向別人!誣指和
栽贓是一樣可惡!這兩個格格,一天到晚溜出宮去,確實古古怪怪,形跡可疑!整個皇宮
裡,最有可能做這件事的,就是她們!即使不是她們做的,也可能是那幾個宮女太監做的!
或者,是他們集體做的!」
    永琪一聽,太后的意思,顯然已經認定是小燕子她們做的,就惶急的喊:
    「皇阿瑪!老佛爺要這麼誤會,還說得過去,因為老佛爺沒有看到過去那些驚心動魄的
事!但是,皇阿瑪,你怎麼可能誤會呢?」
    「皇上!」爾康也急喊:「以前的每件事情,還在眼前啊!再想想紫薇為皇上擋刀的事
吧!如果她要害皇上,她怎會擋那把刀呢?」
    乾隆認真的看著爾康和永琪,其實,他們兩個的話,句句都打進他的內心,讓他震動
著。但是,他的情緒依舊混亂,一時之間,實在理不出頭緒。就一拂袖子說:
    「那兩個丫頭,無論如何,總是嫌疑犯!你們下去吧!朕會仔細調查這件事,你們不要
再說了!去吧!」
    爾康和永琪無奈已極,爾康就抬眼去看晴兒,眼神裡,儘是哀懇之色。晴兒站在那兒,
神色嚴重,接觸到爾康的眼光,就對爾康暗暗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爾康只得
顫聲說道:
    「臣告退!」
    永琪和爾康站起身來,乾隆一抬頭,警告的說:
    「你們兩個,小心一點!那個大內監牢,朕已經派了重兵把守,絕對不允許再發生劫獄
事件!爾康,不要害了你的阿瑪和額娘!永琪,不要讓朕對你徹底失望!」
    爾康永琪大震,兩人臉色都蒼白如死。
    那夜,學士府也是一團亂。福倫和福晉,嚇得魂飛魄散了。好不容易,以為爾康這個
「額附」已經當得穩穩當當的,錦繡前程,美滿姻緣,指日可待!怎麼又會發生這個飛來橫
禍?福倫看著六神無主的爾康,沉重的說:
    「爾康,這次的事情真的嚴重了!在宮裡,對這種事情,最為敏感!碰到了這種事,是
寧願錯殺一百人,也不願放過一個人!」
    爾康急得形容憔悴,哀求的看著福倫和福晉:
    「阿瑪,額娘,求求你們,快想辦法救救她們吧!我也知道這次事態嚴重,但是,紫薇
她們是無辜的呀!這件事,明明就是皇后在栽贓!但是,老佛爺完全和皇后一個鼻孔出
氣……皇上也好奇怪,聽不進我們的話!我只怕拖下去,紫薇和小燕子又會很慘!」
    福晉滿房間繞著圈子,心痛的說道:
    「紫薇怎麼這樣命苦?好不容易當了格格,又碰到這樣的事!」她看著福倫:
    「我們有辦法可想嗎?令妃娘娘說話有用嗎?」
    「怎麼會有用?你想想看,老佛爺是皇上的親娘呀!哪個親娘不愛自己的兒子?看到布
偶,她就膽戰心驚了!即使她心裡存疑,即使她認為可能是『陷害』,她還是會除去這個嫌
疑犯,就是我說的,可以錯殺,不能失誤!何況,她一直就沒有喜歡過小燕子和紫薇!」
    「阿瑪這樣分析,就是說,她們毫無希望了?其實,那只是一個布娃娃,哪會要人命
呢?我去弄一百個布娃娃來,全體寫上我的生辰八字,給老佛爺看看我會不會死?」爾康急
得跳腳。
    「爾康,你不要嚇我!」福晉大驚。
    「連你們也相信那個布娃娃會要人命,是不是?」爾康瞪著福晉。
    「鬼神之事,我絕對不拿它開玩笑!」福晉說:「爾康,你的阿瑪額娘年紀大了,禁不
起這樣的風風浪浪!自從你和紫薇來往以後,我真是沒有一天好日子過!現在,又發生這麼
大的事,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勒了!我知道你愛紫薇,但是,你也要愛惜父母呀!」
    爾康痛楚的一皺眉頭:
    「我知道,我讓你們這麼操心,實在不孝極了!可是,我現在已經六神無主了!想到紫
薇又被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未來會遭遇些什麼不幸,還不知道!我真的痛不欲生!我
連思考的能力都沒有了!老天!要怎樣才能把她們救出來呀!」
    福倫深思的看著爾康:
    「你不要跳腳了,整個事件你都在場,應該冷靜下來,分析一下!除非抓到真正陷害紫
薇的那個人,你無法救紫薇!」
    「真正陷害紫薇的人,就是皇后呀!一定是她!但是,怎麼抓得到呢?」
    「你不要大呼小叫好不好?雖然是自己家,也是隔牆有耳呀!」福晉急忙警告。
    福倫凝視爾康:
    「我立刻進宮去見皇上,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至於你呢,應該趕快去調查一下!那
個刺客是個關鍵人物!如果他跑進漱芳齋就不見了,當時,有沒有侍衛從裡面跑出來?再
有……是誰掀起床墊的?是誰發現布娃娃的?」
    爾康如醍醐灌頂,被點醒了,整個人跳了起來。
    「阿瑪!你不愧是大學士!」
    爾康掉頭就衝出門去了。
    爾康拂曉進宮,直接到了永琪那兒。兩人分析了一下,立刻把高遠和高達傳進了景陽宮。
    爾康看到高遠、高達,就厲聲說:
    「你們兩個,對我從實招來吧!你們做了什麼好事,我已經完全知道了!你們假扮刺
客,把大家引到漱芳齋,脫掉夜行衣,換了真實面目出來,再和大夥一起搜捕刺客!然後掀
開床墊,露出布娃娃!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在老佛爺、皇上、五阿哥和我的面前玩花樣!你
們兩個,不要命了!」
    高遠、高達跪在地上,彼此互看,眼神堅定。高遠就磕頭說道:
    「冤枉啊!福大爺!奴才是你的親信,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高達接口說道:
    「是呀!還珠格格和紫薇格格對我們恩重如山,奴才感激都來不及,怎會陷害她們呢!
您千萬要明察,不能冤枉格格,也不能因為要給格格脫罪,就冤枉奴才呀!」
    永琪大聲一吼:
    「還敢狡辯!除了你們,沒有別人能夠進漱芳齋,然後消失蹤影!明明就是你們兩個搗
鬼,還不供出是誰的指使?難道要我把你們送到刑部問罪,才要說出真相嗎?」
    「五阿哥,福大爺!今天就是把奴才送到刑部,奴才也是這幾句話!再沒有第二種答
案!奴才兄弟兩個,自小在宮裡當差,三代都是宮裡的諳達,絕對不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
事!奴才們行得正,不怕調查!」高遠堅定的說。
    「就是!如果五阿哥和福大爺懷疑咱們兩個,就把咱們送去刑部吧!咱們被派到漱芳
齋,一直忠心耿耿,現在還被這樣懷疑,奴才們也覺得灰心了!福大爺!您栽培一番,落得
這樣下場,奴才給您請罪了!」高達就傷心的磕下頭去。
    爾康和永琪,看到兩人如此信誓旦旦,竟然沒有把握起來,彼此互看。
    「高遠!」爾康就厲聲問:「你口口聲聲說你沒有做這件事,那麼,你為什麼會去掀床
墊?是不是有人要你掀的?那個床墊薄薄一層,裡面要藏人,不是太勉強了嗎?你怎麼會去
掀它?你如果實話實說,我還可以饒你一死!」
    「冤枉啊!奴才真的以為刺客藏在床墊底下!完全是為格格們的安全著想啊!當時,奴
才已經把可能的範圍通通搜過了!」高遠喊。
    「那麼,在我追刺客追到漱芳齋的時候,你從裡面出來,難道沒有看見刺客進去嗎?怎
麼可能?」
    「奴才什麼都沒看見!如果福大爺這樣推算,那麼,任何一個侍衛都可能假冒,不一定
是奴才!為什麼福大爺不懷疑別人,一定要懷疑奴才呢?」
    爾康被問倒了。永琪就把爾康一拉,拉到窗邊去。低聲說:
    「不要因為我們兩個方寸大亂,就懷疑每一個人,萬一冤枉了他們,我們豈不是和冤枉
小燕子紫薇的人,一樣可惡嗎?」
    「你說得對!」爾康沮喪的點頭。
    爾康和永琪,還沒有找到營救紫薇她們的方法,那大內監牢裡,已經有變。
    五更剛過,獄卒就來到監牢前面,打開了鐵柵。
    獄裡的五個姑娘,正冷得發抖,大家蜷縮著身子,彼此緊緊的靠在一起,抵卸寒氣,整
夜沒有闔眼,每個人都形容憔悴。看到獄卒進來,大家精神一振。小燕子就跳了起來,興奮
的嚷著:
    「是不是皇阿瑪想明白了?」
    幾個獄卒當門一站,高聲宣佈:
    「紫薇格格有請!」
    紫薇一驚,惶恐的站起身來,小燕子撲上前去:
    「什麼叫做紫薇格格有請?要請就一塊兒請!這兒有五個人呢!」
    「只請紫薇格格!」幾個獄卒,就拉住紫薇:「走吧!」
    「你要拉我去哪裡?我們五個一起,不要分開!」紫薇緊張的喊。
    「那可由不得你!」
    獄卒就把紫薇強行拉走了,「匡啷」一聲,鐵門再度鎖上。
    金瑣撲在鐵柵上,淒厲的喊著:
    「小姐……小姐……小姐……」
    小燕子也撲在鐵柵上,大喊大叫:
    「紫薇……紫薇……紫薇……」
    明月、彩霞大喊著「格格」,紫薇就在這一片喊聲中,被帶到了慈寧宮。
    進了慈寧宮的後門,拐彎抹角走了一段路,紫薇被推進一間密室。她驚恐的四看,好像
回到了坤寧宮的密室、只見高高的窗,高高的牆,暗沉沉的光線,和好多面無表情的太監。
她心慌意亂,還沒弄清楚這是什麼地方,便有好多太監上前,把她五花大綁,綁在一個刑具
上。整個人成為一個「大」宇狀直立在那兒。
    「你們要幹什麼?幹什麼?」紫薇驚喊。
    太監們抓起了她的雙手,紫薇只覺得手指一陣劇痛,已經上了夾棍。
    紫薇魂飛魄散,大叫:
    「不要這樣呀!不要……不要……」
    腳步篤篤傳來,紫薇抬頭,驚見太后、皇后站在面前。容嬤嬤、桂嬤嬤兩邊侍候,眾嬤
嬤立於身後。
    紫薇一見這等架勢,又見皇后在場,已知大事不妙,心驚膽戰的看著太后。
    太后就厲聲問:
    「紫薇!關於這個布偶的事,你就從實招了吧!免得皮肉受苦!你什麼時候把這個布偶
弄進宮的?為什麼要害皇阿瑪?是誰要你做的?說!」
    「老佛爺!」紫薇痛喊出聲:「我對天發誓,我從來沒有看過這個布娃娃!根本不知道
它怎麼會在我的床墊底下!」
    皇后轉頭,對太后說道:
    「臣妾早就知道她會賴得乾乾淨淨!她的功夫可大著呢,當初,沒有經過選秀女,沒有
經過內務府,就能混進宮來當宮女。接著,把皇上唬得團團轉,居然帶她去出巡!然後,不
知道怎麼弄出一件刺客事件,就平步青雲,到今天的地位!老佛爺,您想想,一個小女子,
怎會有這麼大的魔力?臣妻以為,一定是個妖女!」
    太后頷首,心有同感,就大聲說:
    「紫薇!你再不招,就要用刑了!說!」
    「老佛爺!」紫薇哀聲喊:「我對皇阿瑪,充滿了崇拜,充滿了親情,我怎麼都不可能
要害皇阿瑪!老佛爺!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也不喜歡我,可是,請不要把我對皇阿瑪的一片
真心,扭曲到這個地步,那實在太殘忍了!」
    「你不要再狡賴了!」皇后厲聲說道:「東西在你的床墊底下,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你還有什麼話說?」
    紫薇不看皇后,只看太后:
    「我是冤枉的!有人要陷害我……太后,請明察!」
    「你就坦白招了吧!」太后盯著紫薇:「你們是不是白蓮教的人?如果不是你做的,是
不是小燕子做的?你們受誰指使?快說!」
    「白蓮教?」紫薇大驚:「天啊!小燕子連『巫蠱』是什麼都不懂,她怎麼會做這種
事?」
    太后抓住了紫薇的語病,深信不疑了,銳利的看著紫薇:
    「她不懂什麼叫『巫蠱』,顯然你懂!」
    紫薇大大一震:
    「老佛爺,我懂並不表示我會去做呀……」
    容嬤嬤俯身對太后低語:
    「這個丫頭強得很,不用刑,她是不會招的!」
    「你要逼我用刑嗎?」太后問。
    「殺死我,我也不能承認我沒做過的事呀!」
    太后就一聲令下:
    「用刑!」
    立刻,夾棍開始收緊,紫薇覺得,自己的十根手指,全部被絞斷了一般,劇痛鑽心,忍
不住慘叫起來:
    「哎喲……哎喲……老佛爺,救命啊……救命啊……」
    「你招不招?」皇后冷冷的問。
    「我如果屈打成招,皇阿瑪一定以為這是真的,他會多麼傷心呀!我沒有……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
    容嬤嬤對行刑太監做了一個手勢,夾棍再度夾緊。
    紫薇痛得椎心斷腸,冷汗從臉上滾落,臉色蒼白如紙,慘叫連連:
    「啊……啊……老佛爺!看在菩薩份上……救我……救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請
你仁慈一點吧……」
    「對一個要謀害皇帝的人,我如何能救?如何能仁慈?」太后怒道:「對你仁慈,就是
對皇帝不慈!如果你是冤枉的,那麼,一定是你屋裡那幾個丫頭做的!你是不是真的不知
道?你不招,我就一個個的審問她們,總有一個會招!」
    紫薇大震,天啊!難道太后還要對小燕子金瑣她們用刑?這種痛楚,她們怎麼受得了?
正在想著,夾棍再度收緊,紫薇痛得快要暈倒了,慘叫出聲:
    「我招了……我招了……請不要再這樣了,我實在受不了了……是我做的……是我一個
人做的!」
    「真的是你做的?小燕子幫你忙做的,所有的丫頭奴才一起合作,是不是?」太后緊緊
的盯著她。
    「不是不是!是我一個人做的,小燕子她們都不知道……不知道……」
    「你為什麼要做呢?」太后疑惑的問:「皇上已經封你為格格,又把你指給了爾康,你
還有什麼不滿意?為什麼要謀害皇上?」
    紫薇一怔,無言以答。睜大眼睛,痛楚的看著太后。
    容嬤嬤又一個暗示,夾棍再度收緊。紫薇覺得,自己的手指已經全部碎掉了,痛得不知
道怎麼思考,只想趕快結束這個折磨,就大喊:
    「哎喲……哎喲……我招,我招……是我……要給我娘報仇……皇阿瑪讓我娘等了一輩
子,怨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我要給我娘報仇……報仇……報仇……」
    皇后和太后對看一眼。皇后點頭說:
    「這就是了!」
    當紫薇「屈打成招」的時候,乾隆和福倫正在懇談。乾隆一夜沒有睡,整夜在思索這件
「巫蠱事件」。天才剛剛亮,福倫就進宮來了。君臣二人,在御書房裡單獨見了面。
    「皇上!臣知道,宮裡出現『巫蠱』,帶給皇上的震驚一定非常巨大!但是,巫蠱之
說,早巳不攻自破,那個小小的布偶,想要發生什麼作用,臣以為完全是無稽之談!就拿目
前來說,聖上神清氣爽,身強體健。顯然那個布偶根本沒有作用,為一個無用的東西,鬧得
宮裡人人自危,恐怕因小失大,請皇上三思!」福倫說得條理分明,分析得十分透徹。
    乾隆點點頭,神色黯然。
    「再說……」福倫繼續說:「如果要臣相信紫薇格格,或是還珠格格要傷害皇上,那是
絕不可能的事!非但她們不會傷害皇上,如果她們知道有人要傷害皇上,她們還會和人拼
命!這一點,臣願用項上人頭,為兩位格格擔保!」
    乾隆再點頭,深深一歎,盯著福倫:
    「其實,朕已經想了一夜,紫薇和小燕子,以前的點點滴滴,現在的種種種種,都明明
白白的攤在朕面前。她們一直親切得像朕的左右手,哪有自己的手,會害自己呢?所以,朕
對她們,已經再也沒有懷疑了!」
    「皇上聖明!」福倫驚喜交集。
    「但是,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漱芳齋,朕想到幕後種種,真是不寒而慄!如果抽絲剝
繭,去一重重的追查,不知道會抖出多少秘密?牽連多少人?朕只要下令查辦,恐怕整個後
宮,會天翻地覆!」
    福倫一震,看著乾隆,君臣眼神的一個交會,彼此已經深深瞭解。
    「目前,嬪妃之間,各有派系,老佛爺又有她偏愛和信任的人,朕怎樣也不能傷了老佛
爺的心!到時候,犯罪的人為了脫身,沒犯罪的人為了自清,再加上其他的彼此傾軋,一定
會演變成這個咬那個,那個咬這個……朕只要一想到漢武帝時的『巫蠱之禍』,死了幾萬
人,就全身冒冷汗了!再想到當初的直親王,那件喇嘛的『魘魅』事件,讓父子反目,兄弟
相殘……朕就毛骨悚然了!」
    福倫不由得對乾隆肅然起敬:
    「原來皇上已經想得那麼透徹了!」
    「所以,除非拿到確切的證據,根本不能聲張,以免案情擴大!就算拿到確切證據,能
不能公開,能不能處置,都是一個問題。昨晚,朕就非常疑心,只是一時之間,腦筋有點轉
不過來。現在想明白了,又代紫薇和小燕子膽戰心驚。你想,儘管有爾康和永琪親自保護,
高手環侍,漱芳齋還是有人可以出沒自如,那麼,如果有人非要置那兩個丫頭於死地,取她
們的性命也不難了!或者,監牢裡還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如讓她們兩個暫時住幾天,等到朕
想明白怎麼辦再說!爾康和永琪那兒,你讓他們稍安勿躁!」
    福倫這才恍然大悟,心裡又是感動,又是佩服:
    「皇上英明!跟皇上這樣一談,臣才明白了。但是,那兩個格格,畢竟是女兒身,現在
天氣又冷,監牢裡寒氣重,只怕兩位格格會吃不消啊!」
    乾隆再點頭,憂形於色。
    「還有……」福倫急道:「皇上雖然並不相信巫蠱,可是,老佛爺卻信得厲害,老佛爺
和皇上母子情深,保護皇上的念頭賽過一切,只怕我們還來不及調查真相,洗清兩位格格的
嫌疑,老佛爺就會採取行動了!」
    乾隆被提醒了,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不管怎樣,先去上朝吧!上朝之後,立刻來辦這件事!」
    紫薇被帶回監牢的時候、已經兩手紅腫,身心俱傷。她倒在地上,臉上又是汗,又是
淚,蒼自如死。
    小燕子、金瑣、彩霞、明月全都撲了上去。金瑣嚇得面無人色,驚喊著:
    「小姐!他們把你怎樣了?小姐!小姐……」
    「紫薇!你被他們用刑了,是不是……」小燕子看到紫薇受傷的手指,目眥盡裂。「我
要把你們殺了!」她對獄卒衝了過去。
    明月、彩霞脫下背心,去包著紫薇,喊著:
    「格格!格格……老天啊!菩薩啊……」
    獄卒一把抓住衝來的小燕子:
    「現在,有請還珠格格!」
    「我不去!我不去……你們想弄死我們,我不去……」
    一群侍衛往裡面一站。說道:
    「格格不要讓奴才們動手!」
    小燕子哪裡肯聽,一拳就打了過去,同時,幾個連環踢,踢向侍衛,身子就向監牢外面
飛竄。但是,侍衛武功高強,三下兩下,就把小燕子制伏了。
    侍衛就挾持著小燕子往外拖。小燕子狂喊著: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
    紫薇用力的撐起身子,勉強的抬起頭來,喊著:
    「小燕子,我已經招了……你不要再吃虧……」
    小燕子還沒聽清楚,就被拉走了。
    小燕子也被帶到密室裡。
    小燕子抬頭一看,太后、皇后、容嬤嬤、桂嬤嬤和許多嬤嬤太監站在面前。
    太監就要上來綁小燕子。刑具觸目驚心的放在那兒。
    小燕子一掙就掙脫了太監,瞪大眼睛,喊道:
    「不要綁我了!你們要問什麼就問吧!」
    太后就盯著小燕子:
    「小燕子,剛剛紫薇已經招了,那個布娃娃是她做的,她說你們都是白蓮教的餘孽,是
不是?」
    小燕子瞪大眼睛:
    「白蓮教?誰說我是白蓮教的?我明明是紅蓮教!」
    容嬤嬤對太后低低說道:
    「老佛爺,這個丫頭,最會東拉西扯,分散別人的注意力,老佛爺要小心!」
    太后就厲聲喊道:
    「紫薇都招了,你還有什麼可說?你和紫薇,是不是一黨?」
    小燕子看看太后,又看看皇后。咬牙切齒的大叫:
    「紫薇招了!你們對她用刑,你們折騰她,逼到她非招不可……你們好殘忍,好狠
心!」就一摔頭,豪氣的說:「老實告訴你們吧,那是我做的!你們不要再去欺負紫薇了,
她身子弱,禁不起你們打打夾夾……一個布娃娃,有什麼了不起?我做了一大堆!好了
吧!」一面說,一面拍著胸口:「我一人做事一人當,要頭一顆,要命一條!你們不要打這
個打那個了!把她們和小鄧子、小卓子通通放掉吧!」
    「你招了?是你做的?」太后盯著她。
    「我招了,是我一個人做的!和他們大家都沒有關係!」小燕子抬頭挺胸說。
    「你為什麼要謀害皇阿瑪?」太后繼續問。
    小燕子楞了楞,為什麼?天知道為什麼?她一仰頭:
    「你說為什麼就為什麼!因為我想不清楚,也說不明白!」
    「那個布娃娃上面寫的是什麼字?」
    小燕子眼睛一瞪,驚道:
    「那上面還有字啊?大概是『嘛咪嘛咪急急如律令』!」
    皇后急忙湊到太后耳邊:
    「老佛爺,你不要被她唬弄過去,她最會裝瘋賣傻這一套!她是漱芳齋的頭兒,會很多
妖法!依臣妄看,這件事整個漱芳齋都脫不了干係,恐怕大家都串通了!」
    容嬤嬤就在一邊恭敬的點頭:
    「奴才也是這麼想!」
    小燕子大叫著說:
    「皇后娘娘,容嬤嬤!你們喜不喜歡蜜蜂?要不要我再施展『妖法』,讓你們嘗嘗『滿
頭包』的滋味?當心喲,我今晚會讓你們的床上,變出幾千幾萬條毒蛇出來,把你們渾身咬
得稀巴爛!」
    容嬤嬤就嚇得一跳,急忙對太后說道:
    「老佛爺,你聽!她還要弄妖法呢!上次我們被蜜蜂追趕的事,宮裡人人都知道!現
在,這個毒蛇,說不定真的會來!」
    小燕子仰頭大笑了:
    「哈哈哈哈!不止毒蛇,還有幾百個癩蝦蟆,幾千條蜈蚣,幾萬條螞蟥,爬滿你們的
床!爬到你們頭髮裡,耳朵裡去!」
    皇后被她說得背脊發麻。太后聽到這樣的詛咒,氣得臉色發青:
    「居然膽敢這樣詛咒皇后,不是妖女,也是潑婦!把她拉下去!把那些奴才帶來!」
    小燕子被拖了下去,輪到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五人,全部被帶進密室,
跪了一地。金瑣情急的痛喊著:
    「老佛爺!你不要相信小姐的話,她都是要保護奴婢,才承認那是她做的!其實,那個
布娃娃,是奴婢做的!和小姐一點關係都沒有!請你饒了小姐,懲罰奴婢吧!」
    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看著一邊的刑具,觸目驚心。彩霞就磕下頭去,顫聲說道:
    「老佛爺!請開恩!兩位格格心地好,最愛奴才,老佛爺上次也親眼看到了!這個娃
娃,是我做的!」她雖然挺身而出,想代紫薇受過,卻嚇得不得了,發著抖:
    「我不知道不可以做布娃娃,就做了一個!是我,是我!」
    明月見彩霞這樣說,就也發抖說道:
    「老佛爺,是我!布娃娃是我做的!」
    小鄧子見三個丫頭都這樣義氣,就也挺身而出了:
    「老佛爺!不是她們,是奴才!以為做個娃娃很好玩,就做來玩兒,不知道這樣是闖了
大禍!」
    「還有我!還有我!」小卓子趕緊搶著認罪,拚命磕頭:「那個娃娃是奴才做的!奴才
該死!奴才該死!請老佛爺開恩,饒了兩位格格吧!她們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格格呀!」
    太后聽到五個人搶著認罪,實在震撼,也實在困惑。
    容嬤嬤就謙卑的在太后耳邊說:
    「老佛爺看到了吧?那兩個格格如果不是有妖法,怎麼會把這些奴才收得服服貼貼?連
上斷頭台的事,他們也搶著承認,這未免太不尋常了!」
    皇后就進一步說:
    「不管怎麼樣,這個漱芳齋裡的人,是通通認罪了!假若那個布娃娃和他們真的沒有關
系,也不至於人人認罪吧!這些人裡面,總有一個是主謀,其他的是共犯!」
    正說著,外面傳來太監的大聲通報:
    「皇上駕到!五阿哥到!福大爺到!」
    太后、皇后、容嬤嬤臉色一凜。趕緊到大廳去迎接乾隆。
    原來,乾隆一下朝,爾康和永琪就迎上前來,告訴乾隆,已經得到消息,太后拂曉時
分,就開始審問紫薇和小燕子!乾隆一聽,心驚膽戰,知道事不宜遲,急忙帶著兩個年輕人
來到慈寧宮。
    太后和皇后,帶著容嬤嬤等人,匆匆出來迎接。乾隆看到皇后和太后一起從內室出來,
心裡立刻一寒,眉頭一皺。大家匆匆問安畢,乾隆就倉卒的說:
    「聽說母親一早就審問了那兩個丫頭,不是說好,朕要親自審問的嗎?怎麼沒有等朕
來?」
    「只怕皇帝心存仁厚,問不出結論來!這後宮的事,我能為你代勞,也就代勞了!事事
都要你親自處理,你哪有那麼多時間呢?」太后說。
    乾隆就急問:
    「那麼,皇額娘問出結論了嗎?」
    「他們全體招了!」
    爾康和永琪嚇了一大跳,兩人同時驚喊:
    「招了?怎麼會招了?」
    皇后太得意了,忍不住插嘴:
    「皇上!整個漱芳齋,兩個格格,三個丫頭,兩個奴才,全部都招了!這個巫蠱事件,
是他們集體的傑作!幸好老佛爺英明,都問得清清楚楚了!」
    永琪大叫:
    「不可能的!小燕子一定不會招的!如果她招了,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爾康也激動得一塌糊塗,掉頭看乾隆:
    「皇上!紫薇可以為皇上去死,怎麼會招出她沒做過的事!請皇上明察!」
    乾隆就急急說道:
    「把他們通通帶來,朕要自己問問清楚!」
    片刻以後,紫薇、小燕子、金瑣、小鄧子、小卓子全部帶來了。大家看到乾隆,真是說
不出來的傷痛,大家都身子一矮,全部跪倒。
    紫薇才跪下,已經不支,身子一歪,差點摔倒。金瑣急忙扶住。
    乾隆震動的看著紫薇,只見紫薇臉色慘白,身子搖搖欲墜。就驚喊:
    「紫薇,你怎麼了?」
    紫薇還沒說話,小燕子眼淚一掉,哭著大喊:
    「皇阿瑪!昨天,我們還為你唱歌祝壽,放焰火猜謎語,我快樂得像老鼠,幸福得要死
掉……沒想到,馬上就把我們關監牢,一早就帶走紫薇,對她用刑,逼她招供……」
    乾隆、爾康、永琪同時喊出:
    「用刑?」
    「紫薇!」乾隆急忙彎身去看紫薇:「誰對你用刑?用了什麼刑?在哪兒用刑?給朕
看,你什麼地方受傷了?」
    紫薇不穩的磕下頭去,一面落淚,一面哽咽的說:
    「皇阿瑪!你問這幾句話,證明你還關心我!紫薇心滿意足,那個布娃娃,紫薇已經招
了,請處罰我一個人,饒了不相干的人吧!」
    小燕子一聽,立刻激動的喊:
    「我也招了!要處罰,處罰我一個人好了!我皮厚,不怕打!」
    金瑣就磕頭嚷道:
    「皇上聖明!不是她們,是我!是我一個人做的,罰我吧!饒了小姐!她真的沒有做
呀!」
    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就異口同聲的喊:
    「是我!是我!不是她們!」
    乾隆震撼極了,抬頭看著太后:
    「所謂『招了』,是這樣『招了』!皇額娘,你也信了?」
    太后盯著乾隆,心裡也覺得有些不對了:
    「那……依皇帝看,是怎樣呢?」
    爾康看到憔悴的紫薇,早就心痛如死,忍不下去了,對乾隆一跪,含淚說道:
    「皇上!紫薇為了認爹,已經受盡千辛萬苦,不要再屈打成招,讓她的一片孝心,變成
百口莫辯的弒親大罪!如果這樣,你讓她情何以堪?」
    爾康幾句話,說到紫薇心坎裡,紫薇就再也忍不住,伏地痛哭了。
    皇后生怕再有變數,急忙上前,大聲喝斥:
    「爾康!你好大膽子,膽敢說老佛爺『屈打成招』!」
    就在這時,晴兒走了過來,手裡,拿著一迭錦緞,和那個「布娃娃」。晴兒屈了屈膝,
不亢不卑的,條理分明的說道:
    「老佛爺,皇上,皇后娘娘!晴兒有幾句話,不能不說!這個娃娃,從昨兒個起,就在
晴兒手上。晴兒已經仔細研究過了,這個縫製娃娃的白色錦緞,正好和上次蘇州織錦廠送進
宮的雪緞一摸一樣。證明這個娃娃,不是宮外帶進來的,是宮裡的人做的!晴兒記得,這個
錦緞,當時老佛爺留了一些,剩下的只給了宮裡很少的幾個娘娘,並沒有分給漱芳齋。只要
到敬事房查一下,大概查得出來是給了哪幾個娘娘!」
    晴兒這篇話,震動了房裡每一個人。皇后一驚,容嬤嬤倏然變色。
    乾隆和太后全部大震,瞪著晴兒手裡的布娃娃。
    爾康、永琪驚看晴兒,此時此刻,真是說不出的感激與敬佩。
    太后就驚喊道:
    「晴兒,你說的話是真的嗎?」
    「布娃娃在這兒,雪緞也在這兒,請老佛爺比較看看!」晴兒遞上兩樣東西。
    太后就急急忙忙去比較那個娃娃和錦緞。
    小燕子這下得理不饒人,大喊起來:
    「皇阿瑪!你趕快下令,把那幾個娘娘通通關起來!再用夾棍夾一夾!說不定有一大車
的犯人!」
    乾隆驚喊:
    「夾棍!紫薇,你被夾棍夾了嗎?給朕看看你的手!」
    「皇阿瑪!不要看了!」紫薇想把雙手藏起來。
    小燕子不由分說,一把拉起紫薇的手,給乾隆看。
    「你看!你看!腫成這個樣子,不知道骨頭有沒有斷?如果斷了,誰來彈琴給皇阿瑪
聽?誰來陪皇阿瑪下棋?」
    大家睜大眼睛看去,只見紫藏的十個手指,腫得像蘿蔔一樣,因為瘀血,青青紫紫,滲
不忍睹。
    爾康一看,心臟猛的一抽,痛楚得快要死掉。
    乾隆怒喊:
    「爾康!快傳令敬事房,馬上查明回報!」
    爾康眼睛都漲紅了,義憤填膺,大聲回答:
    「臣領旨!」
    爾康站起身子,轉身要走。紫薇急喊:
    「爾康!等一等……」
    爾康站住,回頭看著紫薇。
    紫薇匍伏向前,伏在乾隆腳下,再仰頭看著乾隆,誠誠懇懇的說道:
    「皇阿瑪請息怒!自從秦漢以來,歷史上的巫蠱事件,每次都牽連好多人,被冤死的人
無數!而且,讓整個宮廷,人心惶惶。如果皇阿瑪相信紫薇和小燕子是無辜的,這件案子可
不可以到此為止?紫薇相信,皇阿瑪洪福齊天,一個布娃娃,絕對不能傷害皇阿瑪!但是,
追究下去,對皇阿瑪的傷害,對老佛爺的傷害,對整個皇室的傷害,都會非常嚴重!皇阿
瑪,請不要再追查了!」
    紫薇幾句話,句句說進乾隆內心,乾隆瞪著紫薇,震撼極了。
    晴兒就一步上前,也對乾隆跪下了。也是一臉的誠摯,說道:
    「紫薇的話,說中了最重要的地方!這件事,不論是誰做的,經過這樣一鬧,她自己一
定心裡有數!如果紫薇和小燕子不追究,等於是兩位格格放她一馬!晴兒想,人心都是肉做
的!讓那個人感動,還是比讓她砍頭好!」
    紫薇聽到晴兒這幾句話,正是她想說的,不禁驚看晴兒。晴兒也轉頭看她,兩個女孩的
眼光接觸,都有著複雜的折服和瞭解。
    皇后聽了晴兒這幾句話,臉色忽青忽白。容嬤嬤已經面無人色。
    太后看看紫薇,心裡著實後悔,就鐵青著臉,震怒的說:
    「不行!如果有這麼一個人,做了布娃娃要害皇帝,再定計要害格格,這樣罪大惡極,
怎能放她一馬?如果她繼續造孽,豈不是還要害人?」
    皇后渾身,掠過一陣寒慄。
    乾隆瞄了皇后一眼,恨恨的咬牙,大聲說道:
    「對!應該把她揪出來,五馬分屍,凌遲處死!」
    皇后和容嬤嬤雙雙一顫。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