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7

    轉眼間,到了乾隆的壽誕。
    整天,皇宮都熱鬧得不得了。大臣們、親王們、貝勒貝子們、使節們、阿哥們……都按
照禮儀,向乾隆賀壽,大家紛紛獻上苦心準備的賀禮。一時之間,古玩玉器,書畫雕塑,西
洋鐘表,珠寶如意,千年靈芝,奇花異草……都呈現在乾隆面前。但是,這所有的禮物,乾
隆也都見多了。至於祝壽賀壽那一套,更是年年如此,了無新意。乾隆對於這樣的壽誕,實
在有些厭倦了。直到大戲台上,演出祝壽的節目時,他才精神大振。
    他坐在戲台對面的位子上,太后、皇后、令妃和所有妃嬪全部出席。阿哥們、格格們、
親王福晉們也都在坐。晴兒坐在太后身邊,十二阿哥坐在皇后身邊,七格格、九格格坐在令
妃旁邊。戲台上,張燈結綵,大大的壽字,貼在正中。乾隆看了看座中諸人,有些納悶,因
為沒有看到小燕子和紫薇,也沒看到永琪和爾康。爾康可能和福倫在後台照料,怎麼永琪也
不來?最愛熱鬧的小燕子,到哪兒去了?還有含香呢?
    戲台上,正熱鬧滾滾的表演著「雙獅獻瑞」。只見兩隻活靈活現的獅子,在台上飛舞跳
躍。時而騰空而起,捉對廝殺。時而匍伏在地,搔首弄姿。時而彼此逗弄,搖頭擺尾。時而
奔跑追逐,滿場翻滾。兩隻獅子,花樣百出,看得大家目瞪口呆,眼花撩亂。乾隆不禁鼓掌
叫好,眾人也跟著鼓掌。
    太后笑吟吟的看著晴兒,說:
    「這雙獅獻瑞,我也看過很多次了,這次真的不同!好看極了!」
    「想必是為了皇上過壽,特別訓練的!」
    「不知道是誰負責的?節目安排得挺好!」太后問。
    令妃心裡得意,忍不住接口:
    「回老佛爺,是福倫和爾康安排的!」
    「啊?」太后看了晴兒一眼:「他們父子,真是皇上的棟樑呀!」
    皇后揣摩著太后的心意,說道:
    「老佛爺,這個爾康,真是百里挑一的人才,可惜皇上把他指給了一個民間格格,真是
糟蹋了!」
    晴兒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似乎沒有聽到這個話題。
    「臣妾倒不那麼想,紫薇格格優嫻貞靜,和爾康正是郎才女貌!」令妃說。
    「皇后說得不錯,現在,要找像爾康這樣的人才,還真不容易!」太后話鋒一轉:「令
妃,這也是你的光彩呀,你娘家出了不少人才!」
    皇后呆了呆,沒料到讓令妃得到讚美,臉色一暗,令妃不禁面有得色了。
    這時,晴兒拉著太后的衣袖,興奮的喊:
    「老佛爺快看!」
    大家看往台上,只見兩隻獅子,突然伏地,仰首上望。
    從空中,有個大大的綵球忽然從天而降。一對獅子飛躍過來、接著綵球,就舞弄起來。
綵球時而在獅頭上滾動,時而在地上旋轉,時而被兩隻獅子拋在空中,時而和獅子滿場盤
旋。舞得好看極了。
    乾隆看到那表演出神人化,匪夷所思,忍不住鼓掌叫好。
    滿座都響應著,掌聲雷動。
    接著,一隻獅子跳著跳著,忽然站定,人立而起,從嘴裡吐出一張紅色錦緞,上面直書
著一行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另一隻獅子也跟著人立而起,吐出另一張錦緞,寫著: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乾隆正驚愕間,綵球轟然一聲炸開,彩色煙霧隨之擴散,只見兩個
人影在煙霧氤氳中,騰空而起,拉開一面大旗,上面橫書:「澤被蒼生恩滿天下」。那兩個
人就拉著這面大旗,站立在兩隻人立的獅頭上面。大家定睛一看,那兩個拉著大旗的人不是
別人,正是小燕子和含香!
    大家看得驚喜莫名,乾隆尤其震動。然後,鼓聲大作,兩隻獅子,跟著鼓聲,粹然揭開
獅頭,赫然是永琪和爾康!
    乾隆大驚,喊道:
    「怎麼是你們!」
    乾隆還沒從震驚中回復,卻聽到鑼鼓已停,琴聲大作。他再度定睛看去,只見太監們收
去了旗幟獅子,金瑣帶著無數的宮女,身穿紅色的衣裳,像一片彩色的波浪,一波一波的湧
到台上來。在這些彩色波浪中,紫薇正端坐台上,扣弦而歌。永琪、爾康、含香、小燕子分
站在紫薇兩邊,大家隨著琴聲,同聲唱著一首別開生面的祝壽歌:
    「巍巍中華,天下為公,普天同慶,歌我乾隆。
    幼有所養,老有所終,鰥寡孤獨,有我乾隆。
    澤被蒼生,谷不生蟲,四海歸心,國有乾隆。
    仁慈寬大,恩威並用,捨我其誰,唯有乾隆。」
    一曲既終,紫薇就盈盈起立,一手拉著含香,一手拉著小燕子,走到台前,永琪和爾康
兩邊相隨,五人對乾隆一跪。紫薇說道:
    「皇阿瑪!我們大家,有太多太多的感恩,說不完,道不盡!一點心意,祝你萬壽無
疆!」
    金瑣帶著眾宮女全部匍伏於地。齊聲喊道: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乾隆看看紫薇,再看看永琪爾康小燕子含香,實在太意外了,太震動了。他一生收到無
數的禮物,看過無數表演,聽過無數的歌功頌德,從來沒有任何一刻讓他這麼震撼。他驚喜
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片刻才回過神來。說:
    「我簡直不相信,你們會給朕這樣一個別開生面的節目!這真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啊!你們太有心了!讓朕太意外了!」就由衷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這是朕這一生中,
收到最『名貴』的壽禮了!朕會終身難忘!」
    滿座王公大臣,就爆起如雷的掌聲。齊聲大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太后也驚訝著,震動著。這才有些明白了,這兩個民間格格,確實不簡單!
    令妃感動極了,擦著眼睛說:
    「哎!我太感動了!太動人了!如果不是皇上讓他們心服口服,他們怎會這樣用盡心機
呢?這種孝心,實在難能可貴呀!」
    皇后一肚子的不是滋味,對令妃冷冷的說:
    「別『感動』得太早,看看清楚吧!」她指指含香:「真正幕後策劃的,是那個會『招
蜂引蝶』的香妃!她,可不能用『孝心』兩個字吧!」
    晴兒看著紫薇,深深感動了。自言自語的說:
    「不管是誰幕後策劃的,這個『特別』的禮物,實在用心良苦,感人至深!」
    「用心良苦是真的,未免『太用心』了!」皇后接口。
    太后怔怔的看著那一排站立的五個俊男美女,被他們深深的眩惑了。
    那天晚上,御花園裡處處張燈結綵,照耀如同白晝。乾隆帶著所有嬪妃阿哥格格和太
後,在花園裡看焰火。焰火一個個衝上天空,燦爛的花雨砰然一聲炸開,四散而下。大家歡
呼著,欣賞著,喜悅的情緒高漲著。
    含香這是生平第一次看到焰火,不禁看傻了。
    「哎哎,那個火花怎麼會這樣灑下來呢?太漂亮了!我從來沒有看過!」
    小燕子看到焰火,就手舞足蹈,興奮得不得了。
    「你看你看,又一個上去了!哎哎,又一個下來了!」
    「哎,好多火花,散開了!散開了!」金瑣也喊。
    「出一個謎語給你猜!」紫薇笑著對小燕子說:「上去上去,飛開飛開,閃亮閃亮,下
來下來!是什麼?」
    「我又不是傻瓜!當然知道啦!是『焰火』!」小燕子嚷著。
    紫薇大笑:
    「不對,是螢火蟲!」
    小燕子一呆,爾康永琪含香金瑣都跟著大笑。
    小燕子不服氣了,想了想,說:
    「我也有一個謎語給你猜!『上面上面,下面下面,左邊左邊,右邊右邊,中間中
間!』是什麼?」
    乾隆看他們談得熱和,大感興趣:
    「猜謎啊?這個朕最有興趣了!」問小燕子:「這是一樣東西嗎?」
    「不能告訴皇阿瑪!反正是個謎語!」小燕子得意的說。
    「小燕子出的謎語,不能想得太深奧!說不定根本不通!」爾康接口。
    「不要那麼看扁我,好不好?我也會謎語!」小燕子嚷著。
    「上面上面,下面下面,左邊左邊,右邊右邊,中間中間!」永琪苦苦思索,看爾康:
「你猜得出嗎?是什麼呢?」
    「這可把我給考住了!」爾康百思不解,搖搖頭。
    大家議論紛紛,猜不出來。只見晴兒笑嘻嘻的看著大家,問:
    「是不是『抓癢』?」
    「你怎麼知道?」小燕子睜大了眼睛。
    「因為我常常給老佛爺抓背,有經驗了!」晴兒笑著說。
    大家想想,恍然大悟,都笑了起來。太后也笑了,寵愛的看著晴兒。
    「朕也有一個謎語!」乾隆興致高昂,看著小燕於,笑道:「謎題就是『小燕子作文
章,如高山擂鼓,聲聞百里!』猜常用詞一句!」
    「哇!皇阿瑪拿我來出謎語!我要猜一猜!」小燕子就轉動眼珠苦思:「是什麼?是什
麼?我作文章,怎麼跟高山有關?『擂鼓』是什麼意思?」
    「擂鼓,就是打鼓!」紫薇笑著,已經猜到了:「你想想在高山打鼓的聲音!」
    爾康也猜到了,笑著接口:
    「高山擂鼓,聲聞百里,是『不通不通』!」
    「哈哈!哈哈!正是!正是!」乾隆大笑。
    大家都笑了起來。小燕子撅著嘴說:
    「好嘛!拿我開心好了!反正我是『開心果』!」忽然想到一個謎語,就嚷著說:「我
還有一個謎語,你們一定猜不著!什麼動物有八條腿,兩對翅膀,上天能飛,到水裡能游,
在地上會跑?」
    大家一聽,這個希奇,立即紛紛討論,猜來猜去,都猜不出來。乾隆忍不住說:「這個
動物太奇怪了,猜不出來!是什麼東西?快說謎底!」
    小燕子大笑:
    「哈哈哈哈!我也猜不出來!」
    「這太賴皮了吧?」紫薇笑著嚷,追著小燕子打。小燕子又笑又躲。
    大家嘻嘻哈哈,好生熱鬧,乾隆看得眉開眼笑。太后微笑著,看乾隆好興致,也就容忍
了小燕子和紫薇等人的嘻鬧。皇后和容嬤嬤,帶著十二阿哥站在遠遠的一邊,不時看看焰
火,不時交換視線。十二阿哥名叫永琪,才九歲多,看焰火看得興高采烈。令妃帶著八歲的
九格格,和六歲七格格,站在乾隆身邊,分享著乾隆的喜悅。小阿哥早就被奶娘抱去睡覺了。
    永琪想到一個謎語,說:
    「我也有一個謎語。什麼東西『上頂天,下頂地,塞得乾坤不透氣』?」
    大家還沒猜出來,小燕子卻搶著說道:
    「先猜我的!什麼東西『頭朝西,尾朝東,塞得乾坤不透風!』」
    永琪驚看小燕子:
    「你這個比我那個還厲害!」
    「可不是!」
    永琪、紫薇、爾康研究著。沒有答案。
    「我投降,這是什麼?」永琪問。
    小燕子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就是你那個頂天頂地的東西,我把它橫著放平了!」
    乾隆和眾人都大笑起來。
    「小燕子讀書不用功,小聰明一大堆!」乾隆笑著說。
    焰火再度上升,綻放一蓬花雨。大家又仰頭看。這時,焰火照射下,忽然有個人影在遠
處的假山中間一閃。爾康立即警覺,大喊:
    「什麼人?」
    所有的人,全部嚇了一跳。
    爾康毫不遲疑,立刻飛竄到假山那兒,對暗處看去。只見假山後面,一個黑衣人拔地而
起,其快如箭,對著曲院迴廊,濃蔭深處,飛奔而去。
    「是哪一個?站住!」爾康大叫,如影隨形,追薯那個黑衣人而去。
    「有刺客!我來抓!」小燕子好激動,一面喊著,一面飛身出去。
    「小燕子!你別湊熱鬧,我去!」永琪急喊,也跟著追去。
    轉跟間,三個人全都追著人影而去。
    太后、乾隆和妃嬪阿哥格格們都大驚失色,人人震動。容嬤嬤急忙大喊:
    「來人呀!來人呀!保護皇上!保護老佛爺,保護皇后、各位娘娘、阿哥和格格們要
緊!來人呀……「
    頓時間,大內高手和待衛蜂擁而來。
    爾康緊追著那個黑衣人,迅速的穿越了大半個御花園。
    小燕子大呼小叫,和永琪追了過來。
    「哪裡來的刺客!給我站住!居然在皇宮裡撒野!」
    「你不要追刺客了!侍衛都來了,你會越幫越忙的!」永琪喊。
    「誰說?我要抓刺客,不能讓他跑了!」小燕子緊迫不捨。
    永琪只好跟去。
    侍衛也追了過來,乒乒乓乓,長劍出鞘。高手們一個個飛竄著,大家追著黑衣人,在御
花園裡一陣狂奔。那黑衣人好快的身手,轉眼間,來到了漱芳齋外面。
    漱芳齋的大門開著,小鄧子、小卓子正在院子裡看焰火。黑衣人就直接竄進了漱芳齋。
小鄧子眼睛一花,來人給了他一掌,他就躺下了。小卓子一回頭,什麼都沒看清楚,也被打
倒在地。來人就直竄入房。
    爾康追趕過來。高遠、高達也跳了出來。
    「高遠!高達!快去追刺客!」爾康大喊。
    「是!」高遠高達帶著侍衛,奔進房去。
    小燕子、永琪也已趕到。小燕子嚷著:
    「居然跑進漱芳齋去了!也太大膽了吧!我非逮到你不可!」
    小燕子、永琪、也跟著衝了進去。
    爾康很快的查遍了漱芳齋每個房間,說也奇怪,那個黑衣人已經不見蹤影。對爾康來
說,漱芳齋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每間房間,都瞭如指掌。大家跑出跑進,裡裡外外,找了一
個透,什麼人都沒看到。
    片刻以後,爾康、永琪、小燕子、賽威、賽廣、高遠、高達及侍衛齊集大廳。大家研究
著,討論著,疑惑著。
    「奇怪,眼看有人跑進來,就這樣不見了!」高遠說。
    「這麼多人,居然把一個刺客給追丟了,這不是太笑話了嗎?」爾康說。
    「就是呀!那個人身手好快!簡直像閃電一樣!」小燕子說。
    「怪了!這個漱芳齋沒有後院,刺客不能翻牆!會不會趁我們追進門,一陣混亂的時
候,再從大門跑出去了!」永琪說。
    「不可能,我盯得那麼緊,除非他有障眼法!」爾康疑惑極了。
    永琪看看爾康,兩人都有些很不安。今天是乾隆壽誕,誰會這麼大膽,敢驚擾聖駕?誰
有這麼好的武功,能在眾目睽睽下消失?
    這時,乾隆、太后、皇后、令妃、含香、晴兒、紫薇、金瑣、明月、彩霞、容嬤嬤及太
監宮女們全都趕了過來,站了滿房間。
    「怎樣?抓到刺客了嗎?」乾隆問。
    爾康納悶的說:
    「啟稟皇上,臣一路追到漱芳齋,眼看刺客衝進來,竟然就這樣不見了!」
    太后看著爾康永琪,問道:
    「你們口口聲聲說是刺客,怎麼知道他是刺客呢?他傷人了嗎?」
    爾康一怔。被太后提醒了,接口說道:
    「是呀!這事好奇怪,來人只有一個人,看樣子功夫非常好,單身闖進皇宮,未免也太
膽大了吧?可是……他只有打倒小鄧子、小卓子,出手也不重。這個人好像只是進宮來探探
虛實,被人發現了,也不交手,拔腿就跑,實在有些怪異……」
    爾康說到這兒,心裡就咚的一跳,腦海裡猛的想到一個人;蒙丹!會不會是蒙丹?這樣
一想,就情不自禁去看永琪,永琪接觸到爾康詢問的眼神,立刻震顫了一下,蒙丹!永琪也
這麼想,兩人就去看含香。含香看到兩人的眼神,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伸出一隻冰冷的手
去拉紫薇的手,紫薇握住含香的手,就微微的發起抖來,大家幾乎都肯定了,是蒙丹!爾康
轉著眼珠深思,蒙丹一定按捺不住了,混進宮來察看虛實,沒料到形跡敗露,他就逃進漱芳
齋。但是,他怎麼知道漱芳齋的位置呢?想必,是大伙平常言談中,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吧!
    爾康等人,個個緊張,唯有小燕子心無城府,氣得大叫:
    「這也太小看我們了吧?把皇宮當成他的家一樣,要來就來,要走就走!」
    紫薇牽著含香,悄悄的溜到小燕子身邊,輕輕的一拉小燕子。
    小燕子一怔,看到永琪的眼光,再看到爾康的眼光,又感到含香發抖的身子,緊靠著自
己……她這次福至心靈,驀然醒覺:難道是師父?頓時張口結舌。
    爾康就急忙對乾隆等人說道:
    「皇上!這個刺客只有一個人,想必不能成事!臣立刻派人搜查整個皇宮,力求安全!
已經夜深了,皇上和老佛爺,還是早些休息吧!」
    「正是,」永理立刻附議:「今兒個皇上過壽,不要讓這些小賊破壞了興致!安全問
題,交給兒臣和爾康吧!」
    皇后看著太后,深思的說:
    「臣妾覺得不妙!漱芳齋只有一個入口,沒有逃走的路。刺客怎麼可能不見了?這兒是
小燕子和紫薇住的地方,萬一藏了一個刺客,兩個格格要怎麼辦?大家最好把床底下,櫃子
裡,屋樑上……任何可能藏人的地方,全體檢查一遍!」
    「正是!皇后說得對!」太后拚命點頭。
    乾隆就大聲吩咐:
    「賽威,賽廣!趕快去徹底檢查!任何角落都不要放過!」
    「喳!」賽威、賽廣及眾侍衛拿著刺刀,高聲應著,又往房裡奔去。
    爾康、永琪、小燕子、紫薇、含香全部跟著侍衛往房裡跑。
    接著,漱芳齋是一陣翻箱倒櫃的搜查。侍衛們拿了刺刀長劍,不住的刺向床底下,刺向
櫥櫃裡,刺向門背後,刺向屋樑上,刺向每個黑暗的角落。
    最後,每間房間都找過了,只剩下紫薇的臥房。侍衛們進來以後,也是桌下、門後、櫥
櫃,長劍一一刺去。小燕子越來越著急,含香和紫薇,每當刺刀一刺,兩人幾乎都是一個驚
跳。爾康永琪嚴陣以待。這種反常的情形,乾隆也注意到了,心想,事關兩個格格的安全,
難怪他們個個都緊緊張張。
    侍衛到處刺了一陣,小燕子就跳起身子,東張西望的說:
    「好了!好了!這間房間乾淨了!應該沒事了!」
    「還是再仔細搜查一下比較好I」高遠說:「小鄧子、小卓子的房間都找過了,明月、
彩霞的房間也找過了!現在,只剩下這間還沒有仔細的搜!」
    皇后、大後、令妃、容嬤嬤和乾隆都在旁觀。
    紫薇知道這是唯一可以藏人的房間了,就緊張得不得了,忍不住出面阻止:
    「我的房間最簡單,一目瞭然,要藏一個人恐怕不容易!大家不要破壞了我的東西!看
看就好了!別拿著劍刺來刺去,我看著好緊張!」
    「是呀!是呀!」小燕子跟著喊:「我養了一隻貓,你們別把我的貓刺傷了!」
    乾隆納悶了,奇怪的看了紫薇和小燕子一眼。
    爾康和永琪交換著不安的眼神。
    皇后不知怎的,熱心得不得了:
    「大家仔細搜,兩位格格的安全,就在大家手上了!」
    高遠到處都檢查過了,搖搖頭。
    「啟裹皇上,到處都乾淨……」
    高遠住口,似乎想到什麼,忽然走到床前,呼啦一下,掀開床上的墊被。這是唯一還可
能藏人的地方。
    紫薇、含香、爾康、永琪、金瑣全部一震。
    只聽到「砰」的一聲,墊被下面掉出一個東西,大家瞪眼看去,不是人,而是一個一尺
長左右的布娃娃。
    紫薇等人,沒有看到蒙丹,就鬆了一口氣。
    太后卻奇怪的喊道:
    「那是一個什麼東西?容嬤嬤,給我拿來看看!」
    容嬤嬤走上前去,拾起布娃娃,漫不經心的說:
    「回老佛爺,只不過是個布娃娃,沒想到兩位格格還這麼小孩氣,十八、九歲了,還玩
這個!」
    「布娃娃?」紫薇好詫異,就去看小燕子:「小燕子!是你的嗎?」
    「笑話!我怎麼會玩這個?是金瑣的吧?」小燕子說。
    「不是呀!我從來沒玩過布娃娃!」金瑣說。
    太后大疑。神情一凜。嚴肅的說:
    「把那個布娃娃拿給我看!」
    容嬤嬤捏著布娃娃,突然一縮手:
    「咦!奇怪,怎麼會扎手呀?」
    乾隆、皇后、令妃、晴兒、爾康、永琪都圍過去看。只見那個布娃娃,是用簡單的白色
錦緞縫製,由上而下,寫了一排宇,是「辛卯庚午丁巳丙辰」。娃娃上面,還有細小的針,
插在身上各處。
    太后接過布娃娃,立刻打了一個寒戰,臉色大變。
    乾隆跟著勃然變色。爾康、永琪都嚇得驚跳起來,晴兒也臉色慘白。
    紫薇看到眾人變色,愕然不解:
    「皇阿瑪!有什麼問題嗎?這個布娃娃有什麼來頭?還是有什麼玄機?」
    乾隆陷在極大的震驚中,看看紫薇,看看小燕子,大惑不解。
    太后再看布娃娃,觸目驚心,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明白了!她終於明白了!這兩個
「民間格格」,用盡心機混進宮來,為了要取乾隆的性命!她眼神凌厲的看向紫薇和小燕
子,當機立斷,厲聲大喊:
    「賽威!賽廣!高遠!高達!你們立刻把這個屋子裡的每一個人,不論是主子還是奴
才,給我通通抓起來!」
    「喳!」賽威等人大聲應著。
    侍衛們就往前一衝,抓住紫薇、小燕子、金瑣。其他的人往外衝,去抓明月、彩霞、小
鄧子、小卓子。
    爾康、永琪大驚,急忙上前。永琪氣急敗壞的喊:
    「皇阿瑪!事有可疑,一定要查清楚!」
    爾康心驚膽戰,痛喊出聲:
    「皇上!紫薇和小燕子不可能做這種事,她們連懂都不懂!你千萬不要中計呀!今晚,
所有的事都很離奇,老佛爺,您一定要弄清楚呀!」
    小燕子被賽威等人抓得不能動彈,掙扎著,大喊:
    「皇阿瑪!這是怎麼一回事?幹嘛要抓我們?我們做錯了什麼?」
    乾隆實在太震撼了,大意外了,也太受打擊了,他不斷的看紫薇和小燕子,這兩個他深
深喜愛的姑娘,剛剛還在唱歌祝壽,帶給他最大的驚喜和感動,此刻,竟然搜出這麼可怕的
東西來!這是怎麼回事?他覺得一股寒意,從背脊骨迅速的往上竄,遍佈全身,他眼睛發
直,一語不發。
    皇后高高的抬著頭,怒上眉梢,義正辭嚴的說道:
    「我早就知道,她們兩個來歷不明,居心叵測!連這個邪魔玩意,都弄到宮裡來了!」
她往前一站,對二人厲聲說:「皇阿瑪這樣愛護你們,處處護著你們,給你們這個特許,那
個特許,把你們看得比真格格還珍貴!你們不知感恩,居然還敢謀害皇上!簡直喪盡天良,
其心可誅!」
    太后的臉色,早就青一陣,白一陣。眼神裡滿是恐懼和震怒,聽到皇后這樣說,就顫巍
巍的大喊道:
    「通通關起來!賽威,把他們男的送男監,女的送女監!暫時送到大內監牢去!等皇上
查辦!」
    「喳!遵命!」
    一群大內高手,就拉著小燕子、紫薇、金瑣出門去。
    小燕子驚愕困惑之下,呼天搶地的喊了起來:
    「皇阿瑪!你怎麼不說話?難道你也相信我們要謀害你嗎?不要……不要……」她拚命
掙扎:「我不要再去監牢,我不要……不要……」
    紫薇陷在極大的震驚中,連思想都幾乎停頓了,被動的被拖著走。
    金瑣嚇哭了,喊著:
    「小姐!小姐,我們又要重來一遍嗎?為什麼要去監牢?我們不是今天才為皇上唱祝壽
歌,舞獅子,怎麼一下子就要關監牢呢?小姐呀……」
    「皇阿瑪!」永琪急喊,衝上前去,往乾隆面前「崩咚」一跪。
    「皇上!不要讓悲劇重演!快阻止他們呀!」爾康大急,也往乾隆面前一跪。
    含香震驚得一場糊塗,也上前跪下了:
    「皇上!兩位格格,對皇上好得不得了,為什麼要關她們呀?」
    「皇上!查清楚再關也不遲!」令妃也上前跪下了。
    「皇帝!」太后急喊:「不要再執迷不悟了!事實勝過雄辯呀!」
    乾隆一摔頭,從震驚中醒轉,受傷而痛楚。一揮手,啞聲的說:
    「先拉下去!關起來再說!」
    三人就不由分說的被拉了下去。小燕於一路慘叫著:
    「皇阿瑪!我不要去監牢……不要不要啊……皇阿瑪,你怎麼忍心這樣對我們……關過
一次宗人府,還不夠嗎?」
    爾康和永琪,眼睜睜看著小燕子等三人,被押解下去,兩人都知道這個布娃娃的厲害,
不禁魂飛魄散,肝膽俱裂了。
    紫薇、小燕子、金瑣、明月、彩霞全部被關進了大內監牢。這個牢房,嚴格說起來不能
算是「監牢」,它只是宮廷裡,臨時禁閉奴才的地方。
    侍衛們把五個人一推入房。五個人摔的摔,跌的跌,全部摔成一堆。
    監牢鐵柵門「叮鈴匡啷」的闔上,侍衛們踏著大步而去。
    小燕子哭著喊: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那個布娃娃是個什麼玩意?為什麼找到一個布娃娃,我們就要
全部關監牢?」
    金瑣也哭著,想到從前,害怕得不得了:
    「皇上不是已經認了小姐嗎?怎麼一生氣就把我們關監牢?小姐,你說話呀,我好害
怕,會不會再來一個梁大人,把我們打一頓呀?」
    明月、彩霞更是魂飛魄散,嚇得鳴鳴的哭,抱在一起。彩霞哭著說:
    「我們會不會被砍頭?我家裡還有爹,不知道死以前,還能不能見爹一面?」
    「砍頭?」明月嚇壞了:「你不要嚇我呀!怎麼會砍頭呢?為什麼要砍頭呢?」
    紫薇終於從震驚中醒來,看著四周。但見四壁蕭然,陰風慘慘。鐵柵外的走廊上,插著
兩支火把,光線暗淡的照過來,到處都是陰影幢幢。想必,這個不是監牢的牢房,也有很多
冤死鬼吧!
    紫薇伸手摟著大家,腦筋已經轉過來,可以思想了,她深思的說:
    「我們被陷害了!刺客、布娃娃可能都是預先準備的!這是一場戲,千方百計,把皇阿
瑪、老佛爺都引到漱芳齋去!現在,當眾搜出布娃娃,是人證物證,樣樣俱全了!」
    「可我想不明白呀……一個布娃娃,有什麼了不起?會讓老佛爺和皇上,都變了臉?」
金瑣問。
    「自從漢朝起,就有『巫蠱之禍』!我們中國人,就是『迷信』這一關,過不了!」紫
薇悲哀的回答。
    「什麼鼓什麼禍嘛?」小燕子根本聽不懂,哭道:「我們是不是又要倒楣了?又是皇后
搗鬼,是不是?她想殺了我們,是不是?」
    紫薇抱緊了小燕子。
    「不要哭!小燕子,我們已經經過大風大浪,說不定還能度過這個危機!五阿哥和爾
康,會拚死來救我們的!皇阿瑪那麼聰明,如果連我都分析得出來,這是一個陷害,他也會
想明白的!」
    「他會嗎?我看他臉色發青,一直瞪著小姐和小燕子看!好怕人啊!」金瑣說。
    小燕子四面看看,拭去了淚,恨恨的說:就好了!」明月說。
    「我就是不該作那首『走進一間房,四面都是牆』的詩!人家說,作詩會應驗的!怪不
得我老是被關監牢!早知道,我就寫『走進一間房,四面都是窗』!翻窗子也容易一點!現
在,一個窗子也沒有,怎麼辦嘛?」
    彩霞可憐兮兮的說:
    「我現在只想『走進一間房,裡面有張床』就好了!」
    「可我……好想,『走進一間房,裡面有個娘』就好了!」明月說。
    「好!」紫薇就擁著大家:「我們就來想像那間房,有窗,有床,還有娘!」
    小燕子脫口而出:
    「就怕『走進一間房,都是黃鼠狼』!」
    「呸呸呸!房間裡怎麼會有黃鼠狼呢?」金瑣連忙要呸掉晦氣。
    「像我這麼倒楣的人,要走進一間房,又有窗,又有床,還有娘,那是不大可能的!有
一屋子黃鼠狼,倒是可能得很!」小燕子說。
    紫薇聽小燕子說得滑稽,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紫薇一笑,小燕子也笑了,於是,金
瑣、彩霞、明月都跟著笑了。
    大家擁抱在一起,雖然落難,仍是淚中帶笑。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