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6

    結果,小燕子被螫了滿頭包,好生淒慘。
    好不容易擺脫了蜜蜂,小燕子回到漱芳齋,躺在一張大躺椅中。痛得眼淚直流,不住口
的呻吟。大家圍繞在她身邊,拿著各種藥膏,給她上藥。
    「哎喲!哎喲!哎喲……」小燕子哎喲不斷。
    紫薇一面幫她上藥,一面驚喊:
    「這麼多包怎麼辦?別動!別動!我們一個個上藥!」
    永琪看得心驚膽戰,急急的說:
    「這麼多包不治不行!我去宣太醫!」說著,回頭就走。
    小燕子聽了,跳起身子拉住永琪,生氣的大叫:
    「不要丟臉了!我才不要看太醫,都是你,說什麼『皮膚無罪』,怎麼『無罪』?根本
是『皮膚受罪』!『皮膚好痛』!『皮膚有包』!」
    大家又是同情,又是好笑。永琪啼笑皆非的說:
    「怎麼會是我的錯?這是什麼邏輯?」看到小燕子痛得齜牙咧嘴,又心痛得不得了,賠
笑說道:「好好好!就算是我的錯!不該說『皮膚無罪』!那……還是請太醫來看看,好不
好?」
    「不好!不好!」小燕子跺腳大叫:「太醫一看,整個皇宮都知道我學香妃學不成,一
定會把大家笑死!不許請太醫!」
    「可是,剛剛你表演的時候,好多宮女太監都在看,要保密也保不住!」爾康說:「說
不定整個皇宮,都已經知道了!」
    「我就是不要請太醫!不要請太醫!」小燕子喊著。
    「好好好!不請太醫,你不要動來動去,那個九毒化瘀膏很好,讓它以毒攻毒!彩霞,
再給她用冷毛巾敷一敷,看看能不能止痛?」永琪急忙說。
    「是!」
    大家就匆匆忙忙,絞毛巾的絞毛巾,冷敷的冷敷,上藥的上藥。金瑣紫薇不時給她吹吹
這裡,吹吹那裡。紫薇想想,納悶極了:
    「怎麼香妃可以把蝴蝶引來,小燕子引來的居然是蜜蜂?」
    爾康深思的說:
    「我想,花香有好多種,有的吸引蝴蝶,有的吸引蜜蜂,大概都不樣。你調配的這種
『混合花香』,大概是蜜蜂最喜歡的味道了!」
    紫薇看著滿頭包的小燕子,想想,實在有些好笑,簡直是「一語成讖」嘛!
    「不是,是因為小燕子老早就『化力氣為蜜蜂』了!」紫薇笑著說。
    紫薇這樣一說,大家想起前因後果,都忍不住大笑。
    小燕子跳起身子,對紫薇一拳捶去。
    「我已經滿頭包了,你還敢笑我,太不夠意思了!簡真是那個什麼災什麼禍!」
    「幸災樂禍?」紫薇問。
    「對對對!幸災樂禍!哎喲……哎喲……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哎喲……」
    「你這麼跳來跳去,怎麼上藥嘛!快躺好!」金瑣拉著小燕子。
    明月彩霞就把小燕子按進椅子裡,紫薇金瑣忙著給她治療。
    大家正在忙亂中,外面忽然傳來小鄧子、小卓子的大聲通報:
    「皇上駕到!」
    大家都嚇了一跳。小燕子呼嚕一聲,就拉起永琪那件背心,把自己連頭帶臉全體蒙住。
    乾隆大步進來。
    一屋子的人急忙請安,說「皇上吉祥」「皇阿瑪吉祥」。
    「發生什麼事情了?」乾隆好奇的問:「剛剛小路子告訴朕,小燕子在御花園裡,又跑
又跳!引得一群太監宮女看熱鬧……」說著,就到處找小燕子:「小燕子!你在哪兒呢?」
    小燕子把臉孔蒙得緊緊,聲音從背心裡面傳出來:
    「小燕子給皇阿瑪請安!皇阿瑪吉祥!」
    乾隆看到蒙著頭的小燕子了,一怔。
    「這是怎麼了?誰又招惹她了?」乾隆詫異的看著大家。
    大家面面相覷,都瞪大眼睛,答不出話來。小燕子在背心中接口:
    「沒人招惹我……沒人招惹我……」
    「那……為什麼又把自己蒙起來?這個毛病一直改不好啊?出來!」
    小燕子蒙得緊緊的,搖頭:
    「不出來!不出來……」
    「出來!出來!」乾隆說:「嘔氣也不能這樣嘔!」
    「不要,不要,不能出來……沒嘔氣……沒嘔氣……」
    乾隆轉頭看紫薇。問:
    「紫薇,她到底是怎麼了?」
    紫薇忍著笑回答:
    「皇阿瑪!一點小事!請你不要追究了!」
    「怎麼是一點小事呢?那些宮女都在竊竊私語,說小燕子這個那個,現在,小燕子又把
自己蒙起來,一定有問題!她又闖禍了?是不是?」就命令的喊道:「明月,彩霞,把那件
衣裳拉開!」
    「是!」明月、彩霞急忙上前,低低的喊:「格格!格格……」
    小燕子知道逃不掉了,喊著說:
    「出來就出來!」
    說著,小燕子呼啦一聲拉開了衣服,露出滿是包的臉孔來,簡直慘不忍睹。乾隆大驚,
眼睛瞪得像銅鈴。驚喊:
    「這是怎麼回事?」
    小燕子就哇啦哇啦的嚷道:
    「皇阿瑪!我好慘啊!都是那個香妃娘娘害我,她站在草地上,就有蝴蝶飛過來,我也
跟著學,飛來的都是蜜蜂!永琪也害我,說什麼『皮膚無罪』……」
    「什麼?什麼?」乾隆不可思議的問。
    爾康生怕小燕子口沒遮欄,說出「懷璧其罪」來,就急忙上前稟道:
    「啟稟皇上,是這樣的!小燕子那天看到香妃娘娘可以把蝴蝶引來,羨慕得不得了。回
到漱芳齋,突發奇想,要學一學。就要明月彩霞準備了很多花瓣,泡了一夜花瓣澡,希望也
能引來蝴蝶,誰知道,蝴蝶沒來,來了一大群蜜蜂……」
    爾康的話沒說完,乾隆已經忍不住,捧腹大笑了:
    「哈哈!哈哈!原來是『東施效顰』的結果啊!」
    小燕子一跺腳,氣呼呼的喊:
    「什麼『大瓶小瓶』?我痛得滿頭冒煙,你們大家還笑我!氣死我了!這麼多人,沒有
一個肯去試驗,我才會這麼慘!那些蜜蜂也奇怪,只螫我一個人,不螫你們!如果你們夠朋
友,都去泡一泡花瓣澡,再讓蜜蜂螫一螫,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呀!」
    乾隆也不知道小燕子嚷些什麼,就是笑不停:
    「哈哈!花瓣澡!哈哈!花瓣澡!這是朕今年聽過的笑話裡,最好笑的笑話了!小燕
子,你真是朕的開心果呀!哈哈!哈哈!」
    乾隆笑得這麼開心,大家都傻了,忍不住個個帶笑了。小燕子納悶的看看乾隆;
    「皇阿瑪,這麼好笑啊?真的好笑啊?」就毅然的一摔頭,豪氣的說道:「算了算了,
雖然被螫了滿頭包,能讓皇阿瑪這麼高興,大笑一場,也就值得了!本來我想,找到那些蜜
蜂窩,打他一個稀巴爛,給自己報仇……現在,也饒了它們吧!」
    乾隆聽了,還是忍不住要笑,但是,心裡卻感動著,心痛著。回頭大喊:
    「永琪!還不趕快宣太醫!這樣滿頭包,不治怎麼行?」
    永琪正中下懷,高聲答道:
    「是!兒臣這就去!」
    永琪轉身飛奔而去,小燕子看看紫薇,沒轍了。
    乾隆實在忍不住,立刻到了寶月樓,把這個消息告訴含香。
    「香妃,你知道嗎?小燕子為了學你,昨晚泡了一夜的花瓣澡,今天在花園裡引蝴蝶,
結果,蝴蝶沒有引來,引來了一群蜜蜂,把她螫了滿頭包!」他大笑著說。
    含香大驚,著急的問:
    「真的?嚴重不嚴重?那……我要去漱芳齋看看她!」她抬眼注視乾隆:「我可以去
嗎?」
    乾隆就凝視著含香。收起了笑,正色的問:
    「你和那兩個丫頭,很投緣是不是?」
    含香哀懇的看著乾隆,誠摯的回答:
    「是的,我和她們好投緣,她們是真神阿拉賜給我的禮物!在我這麼無助的時候,給我
安慰,給我希望。我真的好喜歡她們!」
    乾隆震動了,深思的說:
    「她們也是上蒼賜給朕的禮物……看樣子,朕和你之間,還有一點地方是相同的!」說
著,就在房間裡徘徊起來。
    含香看著他,突然走到他面前,跪下了。
    乾隆一震。含香自從進宮,都是行回族禮,很少下跪。他就驚怔的看著她。
    含香仰著頭,誠摯已極的說:
    「皇上!紫薇和小燕子曾經告訴我,你是天下最仁慈的父親,有一顆寬大的心!她們還
說,你懂得感情,瞭解感情,是一個最『人性化』的皇帝!所以,我懇求你,不要對我生
氣,也不要勉強我!試著用你的瞭解,你的寬大來包容我!如果你尊重我,我會用我的一生
來報答你!」
    乾隆看著她,被她這種哀懇的語氣震動了,也被她說的話震動了。
    「你的一生?」
    「是的!」含香忍著淚:「我可以做你的奴隸,你的舞孃,你的寵物……你的什麼都可
以,為你奉獻一生!」
    「什麼都可以……只是,不要做朕的女人?」
    含香磕下頭去。伏地不起。
    乾隆沉思片刻。耳邊,響起紫薇的聲音:「人類最沒有辦法勉強的事,就是感情了!」
他不禁深深一歎:
    「也罷!朕不會再勉強你了!勉強而來的順從,又有什麼意思?朕答應你了,尊重你,
包容你!」
    含香抬頭,眼淚滑下面頰,笑容漾在嘴角。
    「謝皇上仁慈!」
    當漱芳齋裡的大伙,知道含香這個消息的時候,真是又驚又喜。
    「真的?皇阿瑪說他答應你了?不再勉強你了?」小燕子笑著問。
    含香點頭。
    紫薇就興奮的抓住小燕子的手,叫著:
    「我就知道,皇阿瑪不是普通人物!他那麼偉大!我以他為榮!」
    爾康上前,對含香行禮:
    「恭喜恭喜,我們總算暫時可以鬆一口氣了!」
    「早知道,小燕子就不必弄得一頭包了!」永琪接口。
    含香看著小燕子:
    「對不起,讓你弄了滿頭包!痛不痛?」
    「沒事沒事!就是有點醜!」
    「不醜不醜,很有特色,像釋迦牟尼的腦袋!」永琪笑著說。
    「啊?真的嗎?」小燕子以為是句讚美,還很得意。想了想,明白了,對永琪一凶:
「什麼話?我哪有那麼多疙瘩!」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含香看著爾康和永琪,行了一個深深的回族禮:
    「含香謝謝兩位,為我所做的事!為蒙丹所做的事!以後,還要麻煩你們,照顧蒙丹,
開導他,勸他,安慰他!」
    爾康一怔,有些明白了,愕然的看著含香:
    「你的語氣,好像和他永別了?」
    含香認命的、淒涼的說:
    「當我答應我爹進宮來的那一天,我就決心和他永別了!是他不死心,一直追到北京
來!現在,皇上對我那麼仁慈,我也不能對他不義,我是皇上終身的奴僕了!」
    小燕子立刻大大的抗議起來:
    「那怎麼成?我師父絕對不能接受這個!含香,你不要仁啊義啊的!我們暫時等一等,
等我研究出來怎麼樣引蝴蝶,我們再說……」
    「小燕子!你還要研究怎麼引蝴蝶啊?」永琪大驚:「夠了!下次說不定把蟑螂蝗蟲飛
螞蟻都引來了!」
    大家又都笑了,室內充滿溫馨。爾康就對含香誠摯的說:
    「不要那麼快說『永別』,那太殘忍了!我完全可以體會蒙丹的心情,等待雖然很痛
苦,可是,畢竟有希望。你可以讓他等待,不能讓他絕望!也不要讓你自己絕望!你瞧,皇
上已經答應了你的請求,說不定有一天,他會放掉你呢?」
    紫薇就熱烈的接口:
    「是呀!是呀!我對皇阿瑪充滿了信心,你也充滿信心吧!你和蒙丹,那麼深刻的感
情,感動了我,感動了小燕子,感動了爾康和五阿哥,感動了天地,怎麼會感動不了皇阿瑪
呢?」
    含香被大家說得眼睛發亮了。
    皇后在第二天,就知道小燕子被蜜蜂螫了。
    容嬤嬤繪聲繪色的形容著:
    「小燕子被蜜蜂追得滿花園跑,是千真萬確的事!現在,整個宮裡人人都知道了!皇上
還為小燕子傳了御醫,聽說小燕子的腦袋都腫了,現在,待在漱芳齋,大門不出,二門不
邁,在那兒療傷呢!」
    皇后大大的興奮起來,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這可是聞所未聞的大笑話!小燕子被叮了滿頭包,太好笑了!我真想看看她現
在的樣子!」
    「奴才也好想看看她現在的樣子,還神氣不神氣?還得意不得意?」
    皇后挑著眉毛:
    」那麼,咱們還等什麼?咱們就去『問候問候』這位還珠格格!」
    於是,皇后帶著容嬤嬤、宮女、太監浩浩蕩蕩來到漱芳齋。皇后來的時候,爾康和永琪
當然也在。他們兩個,已經越來越沒辦法克制自己了。
    小鄧子、小卓子看到皇后,急忙對屋裡大聲通報:
    「皇后娘娘駕到!」
    屋子裡的人,全部一驚。小燕子滿頭包,聽到皇后來,急得滿屋子兜圈子。喊:
    「我不要給她看到我這個樣子!怎麼辦?怎麼辦?」
    紫薇急忙推著小燕子:
    「躲到房間裡去,躺在床上不要起來!」
    小燕子還來不及進房,皇后大步而入,容嬤嬤宮女們再隨後。皇后及時喊:
    「小燕子!你要去哪兒?」
    小燕子只得停步。手裡拿著一條帕子、就往臉上一蒙。永琪、爾康、紫薇連忙上前請
安,說:「皇額娘吉祥」「皇后娘娘吉祥」等。金瑣、明月、彩霞也屈膝的屈膝,請安的請
安。
    皇后聲音高了八度,清脆的喊:
    「喲!你們這個漱芳齋,永遠這麼熱鬧!五阿哥和爾康,在這兒上朝辦公啊?」
    永琪和爾康互看一眼,忍耐著不說話。
    皇后就盯著小燕子仔細看:
    「這是怎麼了?帕子蒙著臉,難道也變成回人了?學香妃這麼好玩呀?有句成語,你聽
說過嗎?『畫虎不成反類犬』!料你也聽不懂,我給你解釋一下,畫老虎畫得不像,就會變
成狗!我勸格格,還是不要學香妃了!把帕子拿下來吧!」
    皇后如此尖酸刻薄,大家敢怒而不敢言。
    小燕子哪裡受得了這個,一氣,把帕子一掀。對皇后吼著說:
    「皇后娘娘!你想看看我的臉,你就看吧!我是給蜜蜂螫了滿頭包,這也沒有什麼見不
得人的地方!」
    皇后看著小燕子都是疙瘩的臉,心裡實在得意:
    「喲!這蜜蜂那麼喜歡你這張小臉呀!」
    小燕子氣得牙癢癢。永琪咬牙,爾康瞪眼,紫薇憋著氣。
    容嬤嬤就接口說道:
    「大概格格人長得漂亮,像一朵花兒一樣,這些蜜蜂也糊塗了,都飛過來採蜜了!聽
說,那天驚動了整個御花園,所有的人,都在看格格跟蜜蜂捉迷藏呢!」
    小燕子掀眉瞪跟,永琪生怕又弄出大禍來,急忙往前一站。說;
    「皇額娘看過了,就讓小燕子去休息吧!」
    爾康心裡生氣,一步上前,對皇后說道:
    「還珠格格只是淘氣,學學香妃,不傷大雅。她已經滿頭包了,皇后娘娘何必再取笑她
呢?包容一點吧!」
    皇后一挑眉毛,瞪著爾康: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今天是聽說小燕子被蜜蜂螫了,好心好意來看看她!你一個晚
輩,那麼沒有規矩!膽敢指責我……」
    這時,小燕子睜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皇后的頭頂看。
    大家不知道她在看什麼,就也跟著看。
    皇后看到所有人的眼光都盯著她的頭頂,覺得怪怪的,也抬頭看。卻看不出什麼所以然
來。
    小燕子忽然跳了起來,大叫:
    「不好!蜜蜂都被我引到漱芳齋裡面來了!」就竄得好高!伸手拍到皇后的旗頭上,把
那個旗頭拍到地上去了,嘴裡大叫:「蜜蜂!蜜蜂!有蜜蜂……」
    小燕子一面大喊著,一面跑過去踩皇后的旗頭,把旗頭踩扁了。
    大家都嚇了一跳,皇后更是震驚得一塌糊塗。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小燕子拾頭滿屋子看:
    「還有還有!」跳起來,又把容嬤嬤的旗頭撲下地,再去踩著:「死蜜蜂!踩死你!踩
死你……」
    小燕子跳了一陣,拍拍胸口。
    「好了,好了,踩死了!踩死了!」
    滿屋子人,全都給她弄傻了。
    小燕子俯身拾起那兩個像帽子似的旗頭,整理著上面的花朵、珠子、穗子,對皇后抱歉
的說道:
    「對不起,皇后,真的有蜜蜂!糟糕,我把您的旗頭踩扁了!」就大喊:「明月,彩
霞,金瑣……快把旗頭拿去弄弄好!」
    明月、彩霞、金瑣根本不知道小燕子在做些什麼,只得應著:
    「是!」
    明月、彩霞、金瑣就拿了旗頭,走出房間。
    小燕子飛快的對紫薇使了一個眼色,也跟著跑出房間。
    紫薇、永琪、爾康不知道小燕子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看到皇后和容嬤嬤氣得臉色發
青,三人就急忙上前。紫薇賠笑的說道:
    「皇后娘娘別生氣,自從小燕子被蜜蜂螫了,她就有一點神經兮兮,老是說漱芳齋有蜜
蜂,事實上,確實有蜜蜂……有時候,一隻兩隻的飛過來,有的時候,四隻五隻的飛過來,
小燕子被螫怕了,看到蜜蜂就緊張……」
    容嬤嬤又是氣憤,又是懷疑:
    「奴才一隻蜜蜂也沒看見!」
    「是呀!我也沒看見!」皇后懷疑的說。
    「有有有!剛才有好幾隻,被小燕子踩死了!」永琪趕緊說。
    爾康忍著笑,一本正經的接口: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個蜜蜂,實在厲害,你們看小燕子那滿頭包就知道了!
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大家正說著,金瑣和彩霞捧著兩頂旗頭出來。小燕子、明月跟在後面。
    「皇后娘娘,旗頭修好了,還好,一點兒都沒有壞!讓奴婢給您戴上吧!」
    彩霞也對容嬤嬤低聲下氣的說道:
    「容嬤嬤,我來幫你戴!」
    容嬤嬤看看旗頭,果然修得好好的,就不疑有他。
    金瑣、彩霞、明月、紫薇就一起上前,把旗頭給皇后容嬤嬤戴好。
    皇后四面看看,還真的有點怕蜜蜂,就說道:
    「好了!小燕子,你好好的保養你那張小臉吧!別再給蜜蜂螫了!容嬤嬤,我們走吧!」
    小燕子大聲的應道:
    「是!小燕子謹遵皇后娘娘教誨!謝皇后娘娘關心!」
    小燕子的嘴巴太甜了,皇后一臉的狐疑,帶著容嬤嬤出門而去了。
    小燕子急忙對大家說:
    「我們趕抉跟出去,說不定有好戲可看!」
    大家知道小燕子一定有鬼,就全部跟著出門去。
    皇后、容嬤嬤高高的昂著頭,走在前面。兩人也是一肚子的疑惑,皇后說:
    「這個小燕子到底在搞什麼鬼?踩扁我的旗頭,她也高興嗎?」
    「她是狗急跳牆!除了拿旗頭出出氣,她也沒有別的法子了!」容嬤嬤說。
    「她那張小臉,可真花稍!設想到,蜜蜂幫我出了一口氣!哈哈!」皇后想想,仍然忍
不住要笑。
    「這就叫『惡人偏有惡人磨』!她心眼壞,才會有這種報應!」容嬤嬤答著。
    主僕二人,在前面得意的議論著。後面,小燕子等一群人,正遠遠的跟著。
    爾康實在按捺不住,問:
    「小燕子,你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你把那兩頂旗頭怎樣了?」
    「我還不知道靈不靈呢!大家仔細看著!」就盯著皇后看去。
    「你快說呀!到底你做了什麼?」紫薇追問。
    金瑣嘻嘻哈哈的笑了,說:
    「上次小燕子洗花瓣澡,還剩下好多花瓣,當時,以為大家都要用,我們就把花瓣風乾
了!剛剛,我們把那兩頂旗頭裡,全都塞滿了花瓣……」
    「爾康說的,那些蜜蜂可能喜歡這個『混合花瓣』的香味,我試試看到底是不是?」小
燕子笑著說。
    彩霞指著前面,興奮的喊:
    「來了來了……」
    「什麼東西來了?」明月問。
    「蜜蜂!蜜蜂!」小卓子驚喊。
    「蜜蜂!蜜蜂!」小鄧子也驚喊。
    大家睜大眼睛看過去,只見成群的蜜蜂在空中飛舞,一直追向皇后和容嬤嬤。
    皇后聽到「嗡嗡」聲,抬頭一看,大驚失色,驚喊:
    「蜜蜂!好多蜜蜂!」
    容嬤嬤也抬頭一看,嚇得手足無措,大叫:
    「怎麼那麼多蜜蜂……皇后娘娘,快逃呀!」
    容嬤嬤牽著皇后的手,就沒命的往前奔去。
    蜜蜂成群結隊,追著皇后和容嬤嬤。皇后狼狽的伸手撲打著:
    「天啊……救命啊……救命啊……」
    「跑啊!皇后娘娘,快跑啊……」容嬤嬤抓著皇后的手飛奔。
    皇后和容嬤嬤,平時在宮裡都是趾高氣揚,抬頭挺胸,走路從容而高貴,儀容端莊而威
嚴,哪裡有這樣倉皇過。她們那奔逃的樣子,實在突兀。許多太監侍衛宮女都停下來張望,
看得目瞪口呆。
    只見蜜蜂圍著她們飛舞。後面跟隨的宮女太監早已尖叫著,四散奔逃。
    小燕子等人,笑得東倒西歪。小燕子摟著紫薇又跳又叫:
    「靈了!靈了!哈哈!哈哈!這一下,她知道什麼是老虎,什麼是狗了!」
    容嬤嬤跑得氣喘吁吁,腳下一絆,摔了一個四仰八叉。容嬤嬤一摔,皇后也跟著摔了下
去。於是,成群的蜜蜂就「蜂擁而下」,直撲兩人。皇后慘叫:
    「救命啊……救命啊……不好了……」一面叫,一面拚命用袖子遮住臉孔。
    「哎喲……哎喲……哎喲……」容嬤嬤也慘叫連連,雙手拚命揮舞。
    侍衛宮女們遠遠的看著,不知道如何救駕。
    小燕子看了,實在太樂了,跳著腳鹼:
    「蜜蜂寶貝,蜜蜂姑娘,蜜蜂姑奶奶……努力飛呀,努力螫呀!不要客氣,拿出你們的
看家本領來……啊喲!我笑得肚子痛……」
    金瑣、明月、彩霞都笑得前仰後合。
    爾康和永琪互視,彼此搖搖頭,可是,也忍不住笑。只有紫薇,笑完了,覺得有些不
忍,想上去幫忙,爾康一把拉住了她。
    「不要太好心,那些蜜蜂可認不得人,過去了會跟著遭殃!」
    小燕子一把拉住紫薇喊:
    「你敢同情她,我和你絕交!」
    紫薇只得站住。可是,看到皇后和容嬤嬤這麼狼狽,還是滿心不忍。
    總算,有幾個侍衛上前去驅趕蜜蜂,扶起皇后容嬤嬤,但是,兩人的臉上,早已千瘡百
孔,慘不忍睹了。小燕子興高采烈,得意得不得了,遙望皇后,喊道:
    「這一下,輪到你們滿頭包了!你們好好保護你們那張『老臉』吧!」
    皇后和容嬤嬤,在侍衛宮女的包圍下,呻吟著而去。
    小燕子和漱芳齋的眾人,這才回身,往漱芳齋走去。個個臉上。都是笑容。小燕子雖然
頭上有包,卻是一張喜悅的臉孔。跳跳蹦蹦的說:
    「嗯,我這個『花瓣澡』雖然把自己弄得滿頭包,可是,收到這樣的效果,我太滿意
了!現在,我還要去研究一下……」
    爾康、永琪、紫薇立刻異口同聲喊:
    「不許研究了!」
    小燕子看了大家一眼,笑嘻嘻的說:
    「我是要研究,下個月皇阿瑪過壽,我們送什麼禮物給他才好!他壓下晴兒的事,又不
勉強含香……我現在對他充滿了感激,我要送一個大大的禮物給他!」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