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5

    這晚,乾隆到了寶月樓。他已經打定主意,要降服含香。一進門就嚷:
    「香妃,今天朕讓人送來吐魯番葡萄,你吃了嗎?」
    含香行回族禮,答道:
    「謝皇上賞賜的吐魯番葡萄和哈密瓜,因為來自家鄉,都捨不得吃!」
    「傻瓜!」乾隆興致高昂的說:「那些水果,就吃一個新鮮。雖然是快馬加鞭,從新疆
運來,可是,路遠迢迢,路上還是耽擱了好些日子,已經沒有剛摘下來那麼新鮮了。你再放
著,捨不得吃,豈不是要腐爛了嗎?快!拿出來吃吧!朕陪你吃!」
    「是!」含香回頭對維娜吉娜說:「去拿來!」
    維娜吉娜去拿水果。乾隆就走到含香身邊,伸手去拉她的手。柔聲的問:
    「這些日子,還想家嗎?」
    含香輕輕一閃,像是跳舞一樣,閃開了乾隆。乾隆的手拉了一個空。但是,他也不生
氣,好脾氣的說:
    「朕已經下令,要為你建一座伊斯蘭教的禮堂,等到建好了,你就可以去禱告了。朕也
下令,給你建一個回族營,遷一些你的同鄉們來住,那麼,你就不會這麼寂寞了!朕知道你
還有兩個哥哥,乾脆把他們都遷到北京來,如何?」
    「謝謝皇上這麼費心!哥哥們都已經結婚,有了家眷,恐怕不能來!皇上的一片苦心,
含香心領了!」
    乾隆再伸手去拉她:
    「過來一點,朕不會吃了你!」
    含香又一閃,再度閃開了他。這次,乾隆有些惱怒了,卻按捺著。
    維娜吉娜端了葡萄和哈密瓜出來,放在桌上。
    乾隆走過去,摘了一顆葡萄,自己吃了。
    「嗯,確實很甜!」乾隆說:「朕聽說新疆有一句話:『吐魯番的葡萄哈密瓜,新疆的
女兒一枝花!』今天,朕吃著吐魯番的葡萄,看著新疆的美女,還聞著這股幽香,朕才深深
的體會這兩句話,實在不是誇張!」就再摘了一顆,送到含香嘴邊去:「你也吃一顆看看!
別給朕吃光了!」
    含香被動的吃了。乾隆感到異香撲鼻,醺人欲醉,不禁心動。
    「從來沒有一個妃子,進門到今天,這麼久了,朕還不能接近的!」乾隆咬牙說,就猝
然一把把含者拉進懷裡:「今晚,不管你願不願意,朕要讓你這個妃子當得名副其實!」
    含香大驚,急忙掙扎。減:
    「皇上!請放尊重一點!你說過,不會勉強我!阿拉真神在上面看著呢!」
    「讓它看吧!朕相信你的阿拉真神,已經見多了男歡女愛!」
    含香拚命掙扎。
    「放開我!放開我!」就用回語對維娜吉娜喊了一句什麼。
    維娜、吉娜明白了,立刻轉身,奔了出去。含香盯著乾隆,哀求的說:
    「皇上,含香進宮以來,對皇上充滿了敬佩,覺得你是個頂天立地的人物,希望你不要
破壞了我這個印象!」
    「你的話說得很好聽,可是,朕對於這些空話,已經沒有興趣了!」乾隆就用力把她壓
進懷裡,眼光炯炯的看著她,咬牙切齒的問:「告訴朕,你還在想那個回人嗎?那個人,還
活在你心裡嗎?」
    含香勇敢的回視著乾隆。低而清晰的回答:
    「是!他還活在我心裡!」
    乾隆沒料到她答得這麼直截了當,氣壞了,一反手,用手背揮了她一耳光。含香摔落在
地,嘴角溢出一絲血跡。她用手拭去血跡,仍然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乾隆。眼裡,閃耀著一種
「威武不能屈」的光芒。
    「你可以打我,可以殺我,可以佔有我……你就是沒有辦法,把他從我心裡趕走!他永
遠活在那兒,像天山一樣,無法移動!」
    乾隆氣得臉色發青。大聲一吼:
    「你膽敢跟朕說這種話!你把朕看成什麼了?」
    「我把你看成一個英雄!記得你說過一句話,如果在這種情勢下佔有了我,你和一個強
盜土匪,就沒有什麼兩樣!我認為,你不會輕易讓自己變成強盜土匪!」
    乾隆老羞成怒了:
    「你放肆!朕不在乎當不當英雄,如果朕沒有辦法趕走你『心裡』的人,朕只好退而求
其次,要了你這個人!」
    乾隆說著,就撲了過來。含得跳起身子,滿屋子閃躲。
    就在這種情形下,門外,有太監高喊:
    「還珠格格到!紫薇格格到!」
    乾隆大驚,還沒回過神來,小燕子和紫薇已經衝進門來。
    紫薇手裡,抱著她的琴。一進門就大聲喊著:
    「香妃娘娘,你說要和我一起彈琴,我把我的琴帶來了!」她猛然煞住步子,故作驚奇
狀:「哎!皇阿瑪!你也在這兒!」
    小燕子嘻嘻哈哈的奔過來,驚喊:
    「哎呀!有葡萄!我好久沒有吃葡萄了!」摘了一顆放進嘴裡:「好吃好吃!皇阿瑪,
你真不夠意思,有好東西吃,也不通知我一聲,一個人悄悄的吃。這麼好吃的葡萄,我從來
都沒有吃過!你明明知道,我最愛吃了!」
    乾隆被紫薇小燕子這樣一鬧,又驚又怒,卻不好發作。生氣的問:
    「你們兩個丫頭,懂不懂禮貌?要進房間,先要看看狀況,這畢竟是妃子的房間,朕在
這兒,你們就該迴避一下!」
    小燕子睜大眼睛,一股天真無邪的樣子,問:
    「為什麼?每次我去令妃娘娘那兒,你也沒有要我迴避!而且,是你自己說的,要我們
常來陪陪香妃娘娘!」
    乾隆被塞住了口,氣得掀眉毛瞪眼睛。
    含香驚魂未定,站在遠遠的一邊。
    紫薇抱著琴過來,對乾隆福了一福:
    「皇阿瑪!你不要生氣,我們和香妃娘娘,練了一首歌,是用回族樂器,和這把琴合奏
出來的!我們唱給你聽!唱完了,我們兩個立刻『迴避』,好不好?」
    乾隆還沒說話,小燕子就不由分說的拉著乾隆,走到桌前。嚷著說:
    「來來來!你坐這裡。我們兩個格格,一個妃子,為你表演!這可是『千載難逢』
啊!」說完,自己驚喊起來:「皇阿瑪!我用了一個成語!是不是?一個成語耶!『千載難
逢』!沒有用錯對不對?我學會成語了!值得獎勵吧!你就獎勵我一下,聽我們唱歌!我現
在好想唱歌!」
    乾隆被攪得頭昏腦脹,啼笑皆非。只得坐下,心煩意躁。
    紫薇拉了含香過來,三個女子,就彈琴的彈琴,打鼓的打鼓,彈回族樂器的彈回族樂
器,大家看著乾隆,開始唱一首歌:
    「當山峰沒有稜角的時候,當河水不再流,當時間停住,日夜不分,當天地萬物,化為
虛有,我還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溫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乾隆不由自主,被這歌聲吸引住了。
    「當太陽不再上升的時候,當地球不再轉動,當春夏秋冬,不再變換,當花草樹木,全
部凋殘,我還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戀!」
    三人唱著,心裡各有所愛,每個人眼裡,都綻放著光彩。
    「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
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
    歌聲中,小燕子和紫薇似乎都看到自己,和永琪、爾康馳騁在草原上。含香也看到自
己,正和蒙丹馳騁在草原。
    「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
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
    一曲既終,三人的眼裡都亮晶晶,三人的臉頰都是紅潤的。
    乾隆眩惑了,看著三人,被這歌聲帶進一種自己也不瞭解的感動裡。
    紫薇放下琴,起身,對乾隆屈了屈膝:
    「我們獻醜了!」
    「很美的歌,誰譜的詞?」
    「是我!」紫薇說。
    「好一個『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讓朕也深深
撼動了!但願,朕也有這樣一個紅塵知己!」乾隆不禁心嚮往之。
    紫薇凝視著乾隆,語氣懇切的說:
    「皇阿瑪不是有了令妃娘娘嗎?還有好多娘娘,都是皇阿瑪的紅塵知己啊!包括……我
那個等一輩子的娘!」
    乾隆一震,如同被當頭打了一棒。
    紫薇深深的凝視著乾隆,用充滿感性的聲音,繼續說道:
    「歐陽修說得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有些事情,是『身不由
己』,有些事情,是『心不由己』!我想,人類最沒有辦法勉強的事,就是感情了!」
    乾隆瞪著紫薇,體會到紫薇的言外之意,十分震撼。這才瞭解,紫薇和小燕子,是特地
趕來給香妃解圍的!
    紫薇和乾隆對視了片刻,乾隆終於站起身來,感到有些狼狽了。對香妃那股「佔有
欲」,也被紫薇和小燕子打斷了。再看了含香一眼,只見她亭亭玉立,楚楚可憐,和紫薇小
燕子站在一起,像是姐妹一樣。他什麼情緒都沒有了,歎口氣說:
    「你們去唱歌,跳舞,談心吧!朕不在這兒妨礙你們了!」說完,掉頭而去。小燕子和
紫薇急忙送到門口。高聲說:
    「小燕子、紫薇恭送皇阿瑪!」
    紫薇和小燕子眼看乾隆走遠了,這才轉身。含香走來,感激的緊握住兩人的手。大家都
呼出一口氣來。但是,三個姑娘心裡都很明白,這種莽撞的「解圍」辦法,可一而不可再!
下一次,不見得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何況,下一次之後,不會有下下一次!下下一次之後,
還會有再下一次……三人眼裡,就都是隱憂重重了。
    爾康知道,紫薇雖然原諒了他,對他又甜蜜如初了。但是,紫薇心裡的陰影,仍然存
在。晴兒像是一塊烙鐵一樣,烙在她的心版上,一定時時刻刻,讓她燒灼痛楚著。自從和紫
薇冷戰以後,他也仔細想過,如果易地而處,是紫薇有了另一個論及婚嫁的人,他會怎麼
樣?這個想法,就讓他驚得一身冷汗。將心比心,紫薇情何以堪?爾康知道他不能遲疑了,
一定要快刀斬亂麻,解決這件事!他再也不要讓紫薇傷心了,再也不能讓她流淚了。
    這天,在御書房,他終於求見了乾隆。
    「爾康,你有什麼事要和我單獨談?」
    爾康正視著乾隆,恭敬而誠摯的說:
    「皇上!臣懇求皇上,取消上次的提議,臣不能誤了晴格格,再負了紫薇!如果讓我同
時擁有她們兩個,一定不是我的幸福,更不是晴兒和紫薇的幸福,請皇上明察!」
    乾隆很驚訝,看著爾康,問:
    「是不是你已經和紫薇談過了?聽說,前幾天紫薇和小燕子喝得大醉,還把慈寧宮鬧得
人仰馬翻,是不是為了這件事?」
    「都是臣的罪過!」爾康慚愧的承認了。
    乾隆一驚,一臉的不可思議:
    「紫薇那麼柔順,難道就沒有容人的氣度?」
    「皇上!紫薇的不能『容人』,正是臣最『感動』的地方。請皇上成全我和紫薇這份
『不容侵犯』的感情,讓我們彼此都能『忠於對方』吧!」
    乾隆眉頭一皺,不以為然的看著爾康:
    「爾康!你是堂堂的男子漢啊!不要被兒女私情,磨光了男兒氣概!『忠實』是女子對
男子的事,不是男子對女子的事!」
    爾康堅定的回答:
    「臣以為,男人跟女人是一樣的,都希望得到一份專一的感情。專情是對感情的認真和
負責。我對紫薇非常認真,願意對她永遠負責,這完全不影響我的男兒氣概。我知道,所有
的王孫公子都有三妻四妾,我也明白,皇上認為我太感情用事。但是,我真的很想為紫薇做
一個不一樣的男人!請皇上支持我!」
    乾隆怔住了,覺得爾康的話非常稀奇,簡直有點匪夷所思。
    「你的思想太新奇了,朕一時之間,實在有些不能適應。專情只是人類的理想境界,真
要實行起來,就太難了!」乾隆深思了一會兒,抬頭說:「或者,朕也應該尊重你這種想法
吧!總之,朕明白了,就是紫薇不能接受這件事。也罷,這只是朕的一個提議,如果你們都
反對,朕也不能勉強。這事就先壓在那兒,讓騰仔細的想一想,慢慢再說吧!」
    爾康這才鬆了一口氣,對乾隆一拱手:
    「謝皇上恩典!」
    爾康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暫時落了地。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了,馬上去漱芳齋找紫
薇。正好永琪也在漱芳齋,四個人就聚在一塊兒。爾康看看沒外人,就拉住了紫薇的手,說:
    「皇上已經答應了我,把晴兒的事壓下去,暫時不談了!」
    紫薇眼睛一亮。接著,又憂愁起來:
    「只是暫時『壓下去』,還是要談的,對不對?」
    「只要皇上肯暫時壓下去,我們就一切都有希望!」爾康說:「我們的感情,我們的思
想,我們的觀念,皇上都不見得瞭解,我們要給他時間,讓他瞭解。所以,先緩和一下再
說!最重要的,是你不可以跟我再生氣了,你一生氣,我就章法大亂了!」
    金瑣聽了,好開心,倒了茶過來。對爾康一福,笑著說:
    「爾康少爺,請喝茶!是小姐為皇上準備的茶葉,我忍不住偷了一些來,特地泡給你
喝!」
    「難道我都沒有一杯嗎?」永琪插嘴。
    「有有有!我再去泡!金瑣笑著喊。」
    「還有我的!哪有泡茶只泡一杯的,太小器了吧!」小燕子嚷著。
    金瑣好脾氣的笑著:
    「有有有!每個人都有!好了吧?」
    金瑣笑著跑走了,紫薇看著如此快樂的金瑣,又發起呆來。
    爾康就急急的對紫薇說:
    「金瑣的事,也只好放在心裡,先壓著!說不定有一天,她自己會突然醒覺,發現還有
一個自我!我們現在冒昧的說,只怕傷了她的自尊!」
    紫薇拚命的點頭。
    小燕子已經忍不住,跑了過來喊:
    「你們不要晴兒金瑣的攪和不完了,也管管含香好不好?我覺得,你們的事還不急,急
的是含香!你看,皇阿瑪隨時都會去寶月樓,對含香已經越來越沒有耐心了!這樣下去,皇
阿瑪遲早會砍她的頭!我們也不能每次趕過去唱歌跳舞的鬧一場!如果沒有趕到怎麼辦?」
    永琪深有同感,點頭說:
    「蒙丹已經急得快發瘋,眼看也要按捺不住了!我想,我們還是按照計劃去準備一切,
都準備好了,才能隨機應變!」
    爾康深思起來,說:
    「可是……還有個問題,上次,蒙丹說,香妃身上有香味,所以非常容易追捕!」他看
看紫薇和小燕子:「你們有沒有辦法,把這個香味去掉?如果身上帶著特殊的香味,什麼計
劃都不能實行!太危險了!」
    紫薇和小燕子面面相覷。異口同聲的喊:
    「把香味去掉?」
    當天,紫薇和小燕子就找到了含香,大家在御花園裡,一面散步,一面深談。
    「把香味去掉?」含香看著兩人,歎口氣說:「你們以為我不想去掉嗎?以前,和蒙丹
私奔的時候,想了各種辦法,就是去不掉!蒙丹還曾經拿了各種香精,讓我塗在身上,可
是,原來的那股香味,還是遮不掉!」
    小燕子拚命吸氣。聞著含香身上那股幽香。
    「這是一種花的味道。」
    「不是一種花的味道,是好多種花混合的味道。」紫薇也拚命吸氣。
    「最糟糕的是,如果我一跑,或是運動之後,香味會更重。冬天還好,春天或者夏天的
時候,連蝴蝶都會飛來!追捕我的人,只要看到蝴蝶成群的飛,追過來就沒有錯了!」
    「真的呀?我聽蒙丹說過,可是沒有看過,還是有點不相信!」小燕子說。
    「那麼,我表演給你看!」
    含香說著,就在草地上,拚命的旋轉,飛舞。她白色的衣裳紗巾,也跟著飛舞,煞是好
看。她轉了一會兒,停住。攤開雙手。
    像是奇跡一般,先是有一隻兩隻的蝴蝶飛來,接著,就有成群的蝴蝶飛來,繞含香飛舞。
    小燕子看呆了,驚呼起來:
    「啊……啊……太美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小燕子伸手去抓蝴蝶。紫薇也看呆了,喊:
    「簡直不可思議!」
    含香就一手拉著小燕子,一手拉著紫薇,讓她們兩個站在自己身邊。
    「你們站著不要動!蝴蝶也會飛到你們的身上來!」
    紫薇和小燕子,就一邊一個,站在含香身邊。
    含香平攤雙手。紫薇和小燕子也跟著學。
    蝴蝶不斷不斷的飛來,繞著三人起舞,有些蝴蝶停在小燕子頭髮上,有一隻停在含香手
心上,有幾隻停在紫薇肩膀上。
    遠遠的,乾隆帶著宮女太監走來,看到這種景象,站住,驚呆了。
    宮女太監們,都圍過來看。全部看得目瞪口呆。
    爾康和永琪經過,看到大家圍在這兒,也走過來看。兩人都看傻了。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太奇妙了!」永琪對爾康驚歎的說。
    爾康看看乾隆,只見乾隆目不轉睛的盯著含香,看得入迷了。那種眼神,爾康是深深了
解的。他愛死含香了!尤其,這個會和蝴蝶一起飛舞的含香!爾康再看四面圍攏的嬪妃、官
女、太監們,心裡浮起了不安。他低聲對永琪說:
    「太引人注意了,只怕會有後患,紫薇她們太疏忽了!」
    永琪心裡一驚,看看乾隆,暗暗點頭。
    含香發現大家都在看,手一揚,蝴蝶紛紛散去了。
    乾隆忍不住鼓起掌來,眾人就掌聲雷動。含香趕緊行禮:
    「皇上!」
    乾隆震撼的說:
    「這種美麗,真讓朕大開眼界!」他的眼光,簡直無法從含香臉上移開:「怪不得,阿
裡和卓把看成國寶,你真是一個絕無僅有的珍寶呀!」就大笑了起來:「哈哈!不管這個寶
貝多麼複雜……朕還是太有福氣了,因為能夠擁有你!」
    紫薇一驚,和爾康對看了一眼,知道自己做錯了,實在不該讓含香表演!
    爾康、永琪、紫薇、小燕子回到漱芳齋,房門一關。爾康就著急的說:
    「這個奇景,實在讓人太震撼了!但是,你們為什麼要讓香妃表演?你看,皇上好像得
到寶貝一樣,這一來,他更加不會放掉香妃了!」
    永琪也嚷著:
    「就是嘛!要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香妃就是因為有這個天賦,才會受這麼多
的苦!現在又露這樣一手,實在是弄巧成拙!」
    小燕子被永琪的成語弄得糊里糊塗,聽得一頭霧水外帶不服氣,嚷著說:
    「什麼『皮膚無罪』?是不是『皮膚』的問題我們根本不知道,就算是『皮膚』散發出
來的香味,跟有罪沒罪有什麼關係呢?本來就『無罪』嘛!」
    「天啊!」永琪喊。
    「又叫天了!好嘛,都是我不好,含香是表演給我看,怎麼知道皇阿瑪會過來?算我
『皮膚有罪』好了!」小燕子說。
    「不要研究你的皮膚有罪沒有罪了!你們研究過這沒有,能不能去掉這個香味呢?」爾
康問。
    「含香說,以前已經用過各種方法,都去不掉!」紫薇洩氣的回答。
    「那怎麼辦?」
    「吃大蒜有沒有用?」金瑣建議:「蒜味很重,說不定可以遮掉香味!連吃一個月的大
蒜試試看!」
    「你要讓『香妃』變成『臭妃』嗎?」小燕子嚷。
    大家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想,那個香味,與生俱來,不是任何味道可以遮掉的!」紫薇說。
    小燕子滿房間走來走去,想辦法。忽然眼睛一亮。轉著大眼珠說:
    「我想到一個辦法,我們不要一直動腦筋去掉香味,我們增加香味總可以吧?」
    「怎麼增加香味?」永琪聽不懂。
    「紫薇,金瑣!」小燕子興沖沖的喊:「我們三個從明天起,去採很多花瓣來,泡在洗
澡水裡面,我們就泡花瓣澡,把每個人泡得香香的!然後,到了『大計劃』實行的那一天,
我們和含香一起出門,分成四個方向跑……那不是等於有四個香妃了嗎?我們繞著北京城,
東一個香妃,西一個香妃,到處都香,把追兵累死!」
    大家聽了,你看我,我看你。爾康不禁點點,讚許的說:
    「說不定這是個好辦法!」
    永琪也點頭,欣賞的看著小燕子:
    「有點創意!小燕子畢竟聰明!」
    爾康和永琪這樣一讚美,小燕子好得意。紫薇卻非常懷疑,說:
    「含香的香,不是普通花香。這個『花瓣澡』能夠造成什麼效果,我也有點懷疑,不要
再弄巧成拙!」
    小燕子興奮的喊:
    「怎麼這也『成拙』,那也『成拙』!不會不會啦!這樣吧,我先來做試驗,如果我的
試驗成功了,你們再一起做,行了吧?」
    接下來的幾天,漱芳齋裡的人,全部忙著採花瓣。把御花園裡所有的花,全部採得光光
的。小卓子和小鄧子還溜到附近幾個著名的庭園裡,採了一大堆奇花異草來。
    然後,小燕子泡了一整夜的花瓣澡。紫薇、金瑣、明月、彩霞都圍著澡盆,幫小燕子
「加香」,把花瓣在她身上搓著揉著。
    「你要怎麼證明,你和香妃一樣香呢?」紫薇問。
    「我明天一早,就去花園裡引蝴蝶!」小燕子說:「如果蝴蝶飛來,那就表示我成功
了,如果蝴蝶不來,那就表示實驗失敗!」
    泡了一整夜的花瓣澡,小燕子確實變得香噴噴。
    第二天一早,小燕子就到御花園裡去實驗引蝴蝶。
    爾康、永琪那麼關心這個實驗的結果,兩人也一早就到御花園來旁觀。漱芳齋裡的人,
大家萬眾一心,是「一家人」,全部跑來,要看小燕子引蝴蝶。
    小燕子選了花園的一隅,站在草地上。學著含香,平攤著雙手。
    四面一隻蝴蝶也沒有。紫薇說:
    「你先要跳舞,學香妃轉一轉看!」
    小燕子就學著香妃,又跳舞,又旋轉。轉得高興,還飛身而起,在地上翻斤斗,倒立行
走,表演特技。永琪趕緊說:
    「好了好了!你別弄得一身汗,把好不容易泡的花瓣澡給洗掉了!」
    「是呀!是呀!人家那個香味是從內而發,你的是從外面加上去的!夠了!不要再表演
特技了!」紫薇也喊。
    小燕子就站好,面有得色,雙手平攤。
    有些宮女和太監就圍了過來,看到小燕子也在引蝴蝶,個個驚奇,竊竊私語。
    大家屏息觀望。四周靜悄悄。
    「一隻蝴蝶也沒看到啊!」金瑣失望的說。
    「再等一等看!」彩霞說。
    「她泡夠沒有?會不會不夠香?」爾康問。
    「花瓣都用了好幾籃!」紫薇說:「如果再不夠香,那也沒辦法了!」
    小鄧子和小卓子交頭接耳:
    「我看是不靈!」小鄧子說。
    「我看也不靈!」小卓子說。
    小燕子見蝴蝶遲遲不來,有些懊惱,大聲喊:
    「你們不要吵,安靜一點!蝴蝶都被你們吵得不敢來了!」
    「是!」紫薇笑了,看眾人:「大家安靜,安靜!要不然試驗失敗了,是大家的責任!」
    大家都低低笑著,不敢說話,都盯著小燕子看。
    小燕子閉上眼睛,非常虔誠的平攤著雙手,嘴裡唸唸有辭:
    「天靈靈,地靈靈,我是花仙子轉世,蝴蝶姑娘趕快來……天靈靈,地靈靈,我是花仙
子轉世,蝴蝶姑娘趕快來……」
    空中有一種細微的「嗡嗡」聲傳來。大家東張西望。
    「好像有動靜了!」永琪說。
    「真有有動靜了!」紫薇說。
    爾康瞪眼一看,脫口驚呼:
    「確實有動靜了!」
    大家全部抬頭,跟著那「嗡嗡」聲看去,卻大驚失色的發現,空中,成群結隊的蜜蜂正
「蜂擁而來」。
    「哎呀!不好!」金鎖驚喊:「蜜蜂!蜜蜂!我的媽呀!是蜜蜂呀……」
    小燕子急忙睜開眼睛,只見蜜蜂已經黑壓壓的罩在頭頂。
    「蜜蜂!怎麼來的是蜜蜂……」小燕子尖叫。
    永琪大喊:
    「小燕子!逃呀……」
    圍觀的宮女們和太監們驚喊著,四散奔逃。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金鎖全體抱
頭鼠竄。小燕子伸手揮舞,拚命要趕走蜜蜂,狼狽的喊著:
    「不要螫我,不要螫我……我不是花,不是花仙子,我是小燕子……天靈靈,地靈靈,
我不當花仙子了!救命啊……」
    小燕子張牙舞爪的趕蜜蜂,蜜蜂卻越來越多。小燕子沒轍了,拔腿就逃,蜜蜂追趕在
後。小燕子東跳西跳,蜜蜂依舊窮追不捨。小燕子像火車頭般在御花園裡橫衝直撞,蜜蜂也
如影隨形的追著她。
    爾康、永琪、紫薇都驚愕得張大眼睛,追在後面。大家七嘴八舌的喊:
    「小燕子……快逃……快逃……」
    永琪看到許多蜜蜂都叮到小燕子臉上去了,急壞了,大喊:
    「小燕子,用衣服把頭蒙起來……」
    小燕子哪裡還顧得到蒙頭,逃都來不及。永琪看看不行,就脫下自己的背心,飛身而
起,竄過去蒙住小燕子的頭。
    整個御花園裡,奔逃的奔逃,追趕的追趕,驚喊的驚喊……加上嗡嗡亂飛的蜜蜂,簡直
是個奇觀,亂成一團。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