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4

    紫薇和小燕子被帶進一間洗澡房。
    太后盛怒的站在那兒看著,皇后得意的站在太后身邊。
    許多嬤嬤把紫薇和小燕子按進一個大浴盆裡。太監提來了許多桶冷水,嬤嬤們就拿著冷
水,對著兩人當頭澆了下去。
    小燕子打了一個寒戰。大叫:
    「好冷!好冷!下雪了!下冰雹了!」
    紫薇伸手一把抱住小燕子。驚喊:
    「救命……救命……」
    喊聲沒完,容嬤嬤拿起一桶水,又澆了下來。其他嬤嬤,紛紛拿著水桶,對兩人不住的
淋了下來。兩個格格,被冷水一澆,鼻子裡,嘴巴裡全是水,頓時被嗆得又是咳嗽,又是噴
嚏。
    太后提高聲音,問:
    「你們兩個,醒了沒有?如果沒有醒,再來幾桶冷水!」
    又是好幾桶冷水,對二人當頭澆下。
    兩人滿臉都是水,頭髮披在面頰上,好生狼狽。小燕子鼓著腮幫子:
    「噗……噗……噗……」拚命把嘴裡的水吐出來。
    紫薇神志不清,發現自己坐在水裡,就緊張得不得了,再被冷水一淋,更是驚慌失措,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非常害怕,伸手亂抓,喊:
    「小燕子……爾康……救命!我要沉下去了!我不會游水呀……」
    紫薇喊著,雙手在水盆裡亂撲亂打,把水花濺得容嬤嬤一頭一臉。
    「這個丫頭在使壞,故意弄我一身水!」容嬤嬤喊,就狠狠的掐了紫薇一把。
    紫薇一痛,更加慌亂,尖叫起來:
    「哎喲!小燕子……救命,救命……有一條大魚在咬我……」
    「噗……噗……」小燕子不住把水噗出來,聽到紫薇求救,就四面張望,找大魚:「大
魚在哪裡?在哪裡?」
    太后被醉成這樣的紫薇和小燕子氣得發昏,皇后就湊過去說:
    「老佛爺,我看,兩個格格醉成這樣,就是澆一夜的冷水,也不會醒!老佛爺不如去休
息吧!這兒交給臣妾就可以了!」
    「好吧!交給你了!想辦法,非讓她們醒過來不可!」太后生氣的說。
    「是!」
    太后就氣呼呼的出房去了。
    太后一走,皇后就趾高氣昂的喊了一聲:
    「容嬤嬤!桂嬤嬤!不用跟她們兩個客氣了!身為格格,居然和王孫公子,出去飲酒作
樂,喝得大醉而歸!這樣荒唐,和風塵女子,有什麼兩樣?」
    容嬤嬤、桂嬤嬤大聲應道
    「喳!」
    容嬤嬤對小燕子狠狠的一擰。小燕子大叫:
    「大魚來了!大魚來了!紫薇,你不要怕,我來保護你……」
    小燕子一邊叫著,就雙掌齊飛,劈哩叭啦打向容嬤嬤。容嬤嬤猝不及防,被打得七葷八
素。氣壞了,大喊:
    「你這個瘋丫頭!」拔下一根髮簪,就對小燕子刺去。
    「哎喲!」小燕子大痛之下,呼啦一聲,從水盆中一躍而起,嚷著:「紫薇,快逃!大
魚有刺!」
    容嬤嬤大叫:
    「抓住她!」
    嬤嬤們就伸手去抓小燕子,哪裡抓得住。小燕子就濕淋淋的,對那些嬤嬤拳打腳踢起
來。嘴裡還大叫不停:
    「大魚!來呀!來呀!有種你就過來……又會咬人,又會扎人……我打你一個落花流
水……來呀!看看誰怕誰……」
    那些嬤嬤們那裡是小燕子的對手,倒的倒,摔的摔,叫的叫……小燕子就渾身是水的撲
上前去,亂打一氣,水桶一個個翻倒,水流了滿地。有些嬤嬤剛剛爬起來,又被水滑倒,哎
喲哎喲叫成一片,真是名副其實的「落花流水」。
    混亂中,紫薇也從水桶裡跑了出來,追著小燕子說:
    「我逃出來了!小燕子,還有沒有大魚?」
    皇后看到這種樣子,氣得臉都綠了,喊著說:
    「反了!反了!這還像話嗎?容嬤嬤……」
    皇后沒有說完,小燕子直衝過來,把皇后也撞得跌倒在地。小燕子就拉住皇后,大叫著
說:
    「這裡還有一條會叫的魚!」就拉起皇后,不由分說的把她按進洗澡盆裡去了。
    「來人呀……來人呀……」皇后大喊。
    「叫!還敢叫!給你喝水,給你喝水!」小燕子把皇后掀在水盆裡,嘴裡喃喃的念叨:
「人都要喝水,早上要喝水,中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喝水!喝水……」皇后連頭帶身
子都被小燕子壓在水裡,迫不得已,咕嘟咕嘟喝著水。
    這樣一場大鬧,當然把慈寧宮鬧了一個雞飛狗跳。太后氣得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紫薇和小燕子,儘管沖了冷水,又大鬧了一場,卻始終沒有清醒。太后只好命人給她們換了
乾衣服,把她們暫時關進了暗房。她這一生,還沒有遭遇過這樣離譜的事情,她也需要一點
時間來想,該如何處置她們?
    紫薇躺在暗房的地上,已經沒力氣了。
    小燕子摸索著爬了過來,把紫薇抱在懷裡。拍著紫薇說:
    「不要怕,大魚都被我打跑了,這裡沒有大魚了!」說著,抬頭一看,看到供桌上的香
火,閃爍著兩簇火光,就納悶起來:「可是……那兒有一對小眼睛,閃啊閃的!說不定是妖
怪!你不要動,我去打妖怪……」
    小燕子就要「飛身而起」,哪兒還飛得動,一跳,就撞在供桌的桌角上。
    「哎喲!哎喲……」小燕子跌在地上哼哼。
    紫薇大驚,暗房中好黑,她四面摸索:
    「小燕子,你在哪裡?不要走……」
    紫薇滿地爬,終於抓到了小燕子的腿。小燕子什麼都看不見,突然感覺有手抓住自己,
就大叫出聲:
    「妖怪!妖怪!妖怪抓住了我的腿……」說著,低頭一口咬在紫薇手上。
    紫薇摔著手大叫:
    「哎喲……妖怪咬我……咬我……」
    小燕子急忙把紫薇抱進懷中。
    「不怕,不怕!有我呢!」就大聲喝叱作法:「我小燕子在這兒,妖魔鬼怪通通滾!嘛
咪嘛咪急急如律令!」
    「妖怪走了沒有?走了沒有?」
    「我也不知道……」小燕子也很害怕,四面張望:「那兩個小眼睛還在……」就對著香
火揮手:「滾!滾!」
    兩人自己嚇自己,緊緊張張的抱在一地,瑟縮在牆角,都已筋疲力盡。
    安靜了一會兒,小燕子就躺在地上。哼哼著說:
    「好多鳥在飛……飛啊……飛啊……」聲音漸小,睡著了。
    紫薇輕輕的唱: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遙遙……」唱了兩句,就倒在小燕子身邊,枕著小
燕子的胳臂,也呼呼入睡了。
    半晌,房門被輕輕的推開了。
    晴兒很緊張的閃身進房,手裡拿了兩條棉被。就著門口射進來的光線,看著躺在地上的
紫薇和小燕子,低喊:
    「小燕子!紫薇!」
    兩人蠕動身子。小燕子突然喊了起來:
    「不許跑!有種你就不要逃……」
    晴兒嚇了好大一跳,轉身就想逃出房,發現沒有動靜,再回頭定睛細看,才發現是小燕
子在說夢話。晴兒折回兩人身邊,蹲下身子,推著兩人。低聲說:
    「小燕子,紫薇,這房裡又陰又冷,你們最好不要睡!」
    兩個人睡得打呼,推也推不動。
    晴兒沒辦法,就拉開棉被,把兩個人都仔細的蓋好。
    「那麼,千萬蓋好棉被,不要弄病了!天亮以前,我再來拿回棉被!聽到沒有?」
    兩人睡得好沉,動也不動。晴兒搖搖頭,就把兩人密密的蓋好,偷偷的出去了。
    這夜,漱芳齋裡的人,一個也沒睡。爾康和永琪,根本沒有離開漱芳齋,兩人也不管合
適不合適,禮法不禮法,就在漱芳齋急得團團轉。他們把小鄧子、小卓子、小順子、小柱子
全部派出去,要他們去慈寧宮的太監房打聽消息。宮裡,雖然每個宮之間,都有派系。可
是,太監與太監之間,仍然有著自己的情誼。
    幾個太監去了好久都沒回來,眼看過了三更。人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小姐和小燕子,醉得連站都站不穩,腦筋也不清不楚,老佛爺把她們帶走,我想想都
會害怕!等會兒,老佛爺問東,她們答西,會不會把老佛爺弄得更加生氣呢?」金瑣問。
    「我擔心的也是這個!」永琪說:「平常,小燕子出了錯,好歹有個紫薇在旁邊幫忙打
圓場,現在,紫薇醉成那樣,兩個人誰也幫不了誰,不知道會出什麼狀況?」
    爾康痛苦得不知道怎麼才好,自責的用手拚命敲著腦袋:
    「反正我是罪魁禍首,我真恨不得把自己給殺了!她們兩個這種樣子進了慈寧宮,還會
有好結果嗎?我不要等了!我還是去找皇上,除了皇上,沒有人能救她們!」爾康說著,往
門外就沖。
    永琪一把拉住他。
    「現在什麼時辰了?怎麼可以去找皇阿瑪呢?」
    「我要急死了!老佛爺說是帶去『醒酒』,用什麼方法『醒酒』?會不會要容嬤嬤給她
們『醒酒』?會不會再用針刺什麼的?」
    永琪一聽,就急得五心煩躁。
    「如果容嬤嬤敢對她們兩個用刑,我非殺了她不可……」
    正在說話中,房門響,大家都撲奔到門口。
    只見到小鄧子、小卓子帶著一個穿著披風,連頭帶臉都蒙著的人,急急忙忙趕到。
    「五阿哥,福大爺!咱們帶了一個人來了!」小鄧子說。
    「兩位格格的事,她比誰都清楚!」小卓子說。
    大家驚疑著,來人把披風帽子放下,對著爾康永琪嫣然一笑,原來是晴兒。
    「晴兒!」爾康驚呼。
    永琪喜出望外,急忙問:
    「晴兒,她們兩個吃虧了嗎?怎麼樣?趕快告訴我!」
    晴兒著著兩人,一直笑,說:
    「吃虧的不是她們,是皇后和容嬤嬤,差點沒有被她們兩個給淹死!你們沒有見到那個
場面,簡直『驚心動魄』!我現在才知道,跟這兩個格格在一起,要不『驚心動魄』,都不
容易!」
    爾康急急的問:
    「什麼『淹死』?怎麼會『淹死』呢?」
    「老佛爺要皇后娘娘給她們兩個『醒酒』,把她們按在澡盆裡沖冷水,也不知道是怎麼
一回事,裡面就打起來了!等到我們大家趕到的時候,一屋子嬤嬤摔得四仰八叉,兩個格格
把皇后按在洗澡盆裡喝洗澡水!」晴兒清脆的說,眼裡全是笑意。
    爾康、永琪眼睛都睜得好大:
    「啊?」
    金瑣和明月彩霞互視,大家都驚訝得一塌糊塗。
    「後來,老佛爺把她們關在暗房裡,當然又是要她們『閉門思過』啦!我已經進去看過
了,她們抱在一起,『閉門大睡』!我想,打雷也吵不醒她們!我給她們蓋了棉被,讓她們
好好的睡一覺再說!反正,天塌下來也是明天的事了!」
    永琪又驚又喜,對晴兒一揖到地。
    「晴兒,謝謝你!有你這麼好心,明裡暗裡的幫著她們,永琪記在心裡了!」
    晴兒笑笑,看了爾康一眼。再說:
    「看到小卓子他們在那兒沒頭蒼蠅似的亂繞,知道你們兩個急壞了,怕他們話說不清
楚,乾脆過來跟你們說一聲。我可不能多停留,給老佛爺發現了,就該我給關進暗房去了!
好了,我走了!」對爾康抬了抬眉毛:「你都沒有話要跟我說嗎?」
    爾康一怔,心情真是複雜極了:
    「我……我……也記在心裡了。」
    晴兒一語雙關的說:
    「你『有心』就好了!」晴兒說完,往屋外就走。
    永琪急忙喊:
    「小鄧子!小卓子!保護晴格格回去!」
    晴兒和小鄧子、小卓子,急急的走了。
    晴兒消失了蹤影,爾康和永琪就相對一視,驚喜交集。爾康不敢相信的說:
    「紫薇和小燕子把皇后按在澡盆裡喝洗澡水?可能嗎?」
    「晴兒這樣說,絕對沒錯了!哈!小燕子真是奇人,連醉酒都醉得希奇!」永琪臉色一
正,看著爾康:「晴兒這個人情債,你準備怎麼還?」
    金瑣立刻深深的看了爾康一眼。
    爾康拍了一下腦袋:
    「唉!我真是一個頭有兩個大!」吸了口氣:「現在,沒辦法操心那麼多,我也得回家
去了。明天一早再進宮來看狀況!」想想,又擔心起來:「天氣這麼冷,還被拖去沖冷水,
醉成那樣,又在地上睡一夜!會不會弄出病來呢?金瑣,明月,彩霞!你們還是準備一些姜
湯吧!」
    「是!」金瑣哀怨的看了爾康一眼:「薑湯我們會準備,只怕小姐好多病,不是薑湯可
以醫治的!其他的病,恐怕還要爾康少爺來開藥!」
    爾康大大的震動了。
    天亮時分,紫薇醒了,擁著棉被,坐起身子四看。
    「我在哪裡?天啊,這是慈寧宮的暗房!」紫薇低頭看到小燕子,就去推小燕子:「小
燕子!醒醒啊!你瞧,我們又被關進暗房裡來了!」
    小燕子翻了一個身,擁著棉被繼續睡。
    「棉被?」紫薇拉起棉被,困惑極了,又去推小燕子:「小燕子!你看,老佛爺把我們
關在這兒,可是,她心裡還是對我們好,還給我們蓋棉被呢!小燕子!起來!起來!不要睡
了!
    小燕子打了一個大哈欠,終於被紫薇叫醒了。她伸了一個懶腰,坐起身子,四面一看。
暗房裡黑忽忽。
    「天還沒亮呢,叫我起床幹嘛?再睡!再睡!」
    小燕子倒回地上,「砰」的一聲,碰了頭。
    「哎喲,這個床怎麼這麼硬?」
    「這是老佛爺的暗房啊!小燕子,我們怎麼會關進來的?你記不記得?」
    「暗房?」小燕子再度坐起身子,真的醒了。揉著腦袋:「我怎麼這兒也痛,那兒也
痛……我們怎麼會在這兒呢?我記得,我們在會賓樓打架,打得落花流水……」正說著,房
門吱呀一聲,被輕輕的打開。晴兒一閃身進來。
    晴兒看了看,就直奔兩人身旁。蹲下身子,急促的問:
    「你們醒了沒有?我是晴兒!」
    「晴兒!」紫薇大震,晴兒!讓她心碎的那個晴兒!和爾康「雪夜談心」的那個晴兒!
將和她「分享」爾康的那個晴兒!她瞪著晴兒,心緒如麻。
    晴兒飛快的說:
    「聽好!你們昨晚大醉,被老佛爺逮到,帶回慈寧宮來『醒酒』。醒酒的經過,現在役
時間談!接著,你們就被關進來了!棉被是我給你們送來的,我要拿走了。不能讓老佛爺知
道我在幫你們,要不然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等會兒老佛爺問起,千萬別說你們有棉被,千
萬別供出我來啊!」
    小燕子大驚:
    「你給我們送棉被?」
    紫薇更是震動,一瞬也不瞬的盯著晴兒,心情紊亂。
    「我走了!老佛爺那兒,我盡量去想辦法!」
    晴兒就抱起棉被,溜出門去了。
    紫薇和小燕子面面相覷,紫薇感到,那條棉被的餘溫還在自己身上。但是,她的心,卻
被紛亂的情緒漲滿了。說不出來是感激,是嫉妒,是驚訝,是痛楚……那條棉被,真有千斤
重啊!
    晴兒離開了暗房,就趕到太后寢宮,來侍候太后起床。坎肩,珠串,旗頭,耳環……一
件件親手準備。宮女們也忙忙碌碌,打水的打水,絞毛巾的絞毛巾,遞漱口水的遞漱口水……
    太后看著忙忙碌碌的晴兒,對她充滿了愛憐,說道:
    「晴兒,怎麼今天親自來幫我穿衣服?其實讓丫頭們忙,就可以了!」
    「每次她們做,總是缺了這個,少了那個,還是我比較在行!」
    「被你服侍慣了,將來沒有你,我怎麼辦?」太后笑看晴兒。
    「我就永遠陪著老佛爺。」
    「那我就太造孽了!放心吧!你的事情,我可一直放在心上。」太后話中有話。
    「老佛爺說些什麼?我可聽不懂。」晴兒自顧自的幫太后穿衣整裝。
    太后看她一眼,笑笑:
    「聽不懂就算了。」看到晴兒,就想起紫薇,忽然臉色一正,問:「那兩個丫頭怎麼
樣?有沒有派人去看一看?」
    晴兒乘機對太后請了一個大安,說:
    「晴兒有事求老佛爺!」
    「什麼事?那麼嚴重的樣子?」
    「老佛爺,您就饒了那兩個格格吧!不要再追究了。」晴兒懇求的說。
    「為什麼?」太后生氣的說:「她們跑到宮外喝酒作樂,行為放蕩。回宮以後,還大發
酒瘋,把慈寧宮也鬧得人仰馬翻!再不教訓,還得了?」
    「她們兩個,已經衝過冷水,睡過暗房……現在,肯定知道闖了大禍,膽戰心驚了。老
佛爺就看在晴兒面子上,讓她們回漱芳齋吧!晴兒怕她們在酒後,睡了一夜暗房,會鬧出病
來,萬一病了,總是在慈寧宮病的,皇上那兒,也不好交代!」
    太后深深的看著晴兒。敏銳的問:
    「晴兒,你好奇怪,怎麼總是幫著那兩個丫頭說話?」
    晴兒垂下睫毛,深深一歎。
    「不敢瞞老佛爺,晴兒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太后一震。
    「受誰之托?」
    「爾康。」
    太后又一個震動,更深的看晴兒。
    「這個托付,對你很重要嗎?」
    晴兒深思了一下:
    「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什麼原因?」
    「那個小燕子沒爹沒娘,紫薇也失去了母親,她們和我的身世,其實很像啊!不過,我
有老佛爺寵著,憐惜著。比她們就強多了!所以,心裡對她們很同情!」
    太后震動了,仔細的看晴兒。想了片刻,問:
    「你覺得,你和紫薇,可以成為朋友嗎?」
    晴兒誠懇的點了點頭。坦白的說:
    「晴兒覺得,紫薇和小燕子,都是很純真的人,紫薇溫柔美麗,楚楚動人。小燕子活潑
淘氣,熱情奔放……其實,我有點羨慕她們兩個,她們雖然常常把宮裡攪得烏煙瘴氣,可是
活得多采多姿。我覺得,她們是那種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人!我也很希望能夠和她們成為
朋友!」
    太后深深的看著晴兒。
    「我明白了。我要好好的想一想!」就抬頭說道:「好吧!那兩個丫頭,我就不再追究
了!但願,她們明白你為她們做了什麼?把她們叫來吧!」
    晴兒急忙屈膝:
    「是!晴兒謝老佛爺思典!」
    紫薇和小燕子,立刻被帶到太后面前。
    兩人知道,這次的禍闖大了,都規規矩矩的跪在太后面前。紫薇太后磕下頭去,慚愧而
誠懇的說:
    「紫薇給老佛爺請安!昨晚喝醉了回宮,實在罪該萬死!聽說又大鬧了慈寧宮,紫薇慚
愧極了!真的沒臉來見老佛爺!不知道怎樣才能贖罪?」
    太后聽到紫薇言語誠懇,想著晴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算了!這個醉酒的事,就到此為止!我希望你們兩個是真的懺悔了,真的覺悟了。別
說你們是格格,就算是普通人家的站娘,也不該在酒樓裡喝得大醉!」
    紫薇真心後悔,伏地說道:
    「紫薇知錯了!謹遵老佛爺教誨,以後一定再不重複這種錯誤!」
    太后見到紫薇語氣誠懇,態度謙恭,就比較釋然了。想了想,依然說道:
    「本來,你們兩個,我一定要重辦!給宮裡立下一個規矩,可是,晴兒一早,就為你們
兩個請命,看在晴兒份上,我再一次原諒你們!」
    紫蔽一震,抬頭看了晴兒一眼。小燕子很困惑,也看了晴兒一眼。
    晴兒對她們微微一笑。
    太后就站起身來:
    「好了!你們兩個,回漱芳齋去吧!以後,自己檢點一點!」
    小燕子沒想到那麼容易過關,大喜過望。急忙磕頭謝恩:
    「謝老佛爺恩典!」
    紫薇跟著磕頭。心裡,翻江倒海般洶湧著難繪難描的情緒,是愛是恨,是悲是喜,自己
已經整理不清了。
    紫薇和小燕子回到漱芳齋,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就全部迎上前去,大家
都整夜沒睡,看到兩人,歡喜得手足無措了。金瑣驚喜的喊著:
    「小姐!你們回來了?老佛爺沒有再為難你們嗎?」拉著紫薇前看後看:「有沒有挨
打?有沒有被罰?除了關暗房,還有沒有別的?」
    「還好。我沒事,沒事!」紫薇有些心不在焉,還在想著晴兒。
    小燕子回到漱芳齋,精神全來了,興高采烈的嚷:
    「我是什麼人物?怎麼可能有事呢?小鄧子常常說的……那個菩薩轉世……」
    「大難不死,逢凶化吉!」小鄧子笑著說。
    「是呀,我是菩薩轉世,死不掉的!」
    「趕快進來!趕快進來!薑湯都準備好了,先喝一碗再說!」彩霞喊。
    小卓子卻體貼的喊道:
    「我去給五阿哥和福大爺送信去!要不然,他們一定急急忙忙去找皇上了!」
    小卓子就飛也似的往門外沖,卻和急急進門的爾康永琪撞了一個滿懷。
    小卓子撞到鼻子,一面叫哎喲,一面急忙請安:
    「五阿哥吉祥!福大爺吉祥!」
    爾康永琪衝進了院子。永琪歡天喜地的說:
    「晴兒已經派人跟我們說了,恭喜恭喜,大家有驚無險!」
    紫薇一見到爾康,眼睛一紅,就把頭轉開,用背對著他。爾康此時,整顆心都軟了化
了,所有的驕傲怒氣都飛了,恨不得把紫薇擁在懷裡,捧在手心裡,揣在口袋裡,藏在心坎
裡……看到紫薇轉頭不看他,心裡更是沸滾的油鍋一樣,說不出來的燒灼和痛楚。他奔上前
去,拉住她的手。
    「我們進屋裡去談!」
    紫薇掙扎了一下,爾康哪裡允許她掙開,緊緊的拉著她,拉進了房間。
    小燕子和永琪對看了一眼,就很有默契的留在外面。
    爾康拉著紫薇進了房間,關上房門。
    紫薇心裡一酸,跑到窗前去,還是不肯看他。爾康衝了過來,一把就把她抱進懷裡。紫
薇用力一掙,掙脫了他。喊:
    「你不要碰我!」
    爾康就使勁的握住她的手,盯著她的眼睛。哀求的說:
    「不要再跟我生氣了,好不好?自從那天和你大吵之後,我這兩天,真是度日如年!日
子怎麼過的,我都不清楚!只知道,我腦子裡,心裡,思想裡……全是你!你的名字,你的
溫柔,你的生氣,你的眼淚,你的笑,你的好,你的詩情畫意!我真的快被你折騰得活不下
去了!你再不理我,我會一命嗚呼的!」
    紫薇眼睛一眨,淚珠滾落。哽咽的說:
    「我說過,不要再聽你!你這些甜言蜜語,留著去對晴兒說吧!」
    爾康熱烈的瞅著她,眼裡,盛滿了深深切切的真情:
    「晴兒根本不在我腦子裡,不在我心裡,我怎麼對她說呢?」
    「你不是說,我配不上你嗎?」紫薇越想越委屈。
    爾康抓住她的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你打我,好不好?那個時候,我在生氣嘛!你也在生氣呀!生氣的時候,說的話都不
算話,我們把它全體收回,好不好?」
    「不好!你心裡已經輕視我了,你拿我和晴兒比,你發現她比我好,你已經後悔和我的
婚事了……」
    爾康驚愕的看著她,急得不得了:
    「哪有這樣?誰說的?」
    「你自己說的!」
    「我哪有說這些混帳話?」
    紫薇哀怨的抬起眼睛來,看他一眼,這一眼,讓爾康心都碎了。
    「你跟她看雪看月亮,看了一整夜,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我都沒有和你看雪看
月亮,也沒跟你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
    爾康一把抱住她,一迭連聲的喊:
    「我錯了!錯了!錯了!好不好?我不該跟她看雪看月亮,不該跟她談一整夜,不該談
詩詞歌賦人生哲學!以後,只和你看雪看月亮,只和你談詩詞歌賦和人生哲學,好不好?」
    「不好!不好!她已經站在我們中間了!再也不可能消失了!」
    「她哪有站在我們中間?只要你不生氣,我會努力去和皇上溝通!你要給我時間呀!如
果我們自己都亂了章法,彼此製造裂痕,那我們才沒救了!無論如何,你實在不應該說,要
從我生命裡退出!這太嚴重了!」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紫薇低下頭去。
    「我跟你保證:不用玉碎,不是瓦全!」爾康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凝視她。
    「可是……可是……」紫薇眼淚一掉,痛楚的說:「還有金瑣!她已經愛上了你,認定
了你,我要把你讓給她!」
    爾康大驚失色:
    「這是什麼話?」
    「我不知道,我已經好混亂,頭好痛,我沒有力氣想……」紫薇可憐兮兮的說。眼神
裡,儘是無奈和憔悴。她用手揉著額頭,真的頭好痛好痛。
    爾康心痛得快暈了,急忙說:
    「不要想了!我是你的,是你一個人的!沒有其他的人,可以在我生命裡取代你,更沒
有人能夠和你分享我!要怎麼辦,讓我去想,讓我去操心吧!」
    紫薇不說話了,面對這樣的爾康,真是柔腸寸斷,百折千回了。
    爾康就深深切切的看著她,柔聲的,誠摯的,懺悔的說:
    「昨天,我看著你在會賓樓灌酒,心痛得快要死掉,就是脾氣強,不肯認輸!後來,你
醉得人事不知,和小燕子摟著唱歌,我沒有辦法讓你清醒,當時,我真想把自己殺掉!等到
回到宮裡,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太后帶走,我又沒辦法救你,我急得快要死掉!後來,聽說你
被沖冷水,關暗房,我再度心痛得要死掉……這一天一夜,你過得好辛苦,我也是『九死一
生』了!」
    紫薇眼淚紛紛往下掉,再也無法矜持什麼了,癡癡的看著他。爾康也癡癡的看著她,啞
聲的問:
    「原諒我了嗎?」
    紫薇輕聲的回答:
    「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爾康眼中一熱,張開手臂,把紫薇緊緊的,緊緊的擁進懷中。紫薇依偎在他懷裡,聽著
他的呼吸,感覺著他的心跳。此時此刻,什麼都不存在了,她眼裡心裡,只有這個男人,爾
康!她的爾康!至於晴兒,至於金瑣,她真的沒有力氣想了!
    第一部完。待續第二部《生死相許》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