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2

    香妃鬧了一場跳樓,毫髮無傷。然後,還是穿著她那身回族服裝。太后的「換衣」命
令,完全沒有發生作用。這件事,對太后而言,是一個不小的刺激。居然,一個皇太后,卻
拿一個妃子無可奈何!太后在臉上心上,都下不來台。再加上皇后和容嬤嬤在一邊加油加
醬,煽風點火,太后想起來就恨:
    「皇上最近是怎麼了?先莫名其妙的封了一個還珠格格,再莫名其妙的認了一個紫薇格
格,現在,又莫名其妙的迷上一個香妃娘娘!這三個女人把整個皇宮弄得雞飛狗跳!這真不
是大清的福氣,不是皇上的福氣!我就弄不明白,她們三個,怎麼會連成一氣呢?」
    但是,晴兒卻有晴兒的說法。看著太后,她誠摯的說道:
    「那兩位格格,來自民間,跟咱們長在宮裡的格格,當然不一樣。那個香妃娘娘,來自
回疆,跟咱們的規矩,當然也不一樣。她們三個,卻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在這宮裡,都是
『與眾不同』的。這份『與眾不同』,說不定就把她們凝聚在一起了。這是另一種『同是天
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太后想了想,覺得晴兒的分析,也有道理。
    「依晴兒說,這個香妃,不肯換旗裝,連我的命令,都敢違抗,我們應該怎樣懲罰她才
好?」
    晴兒抬著那對清澈的眸子,坦白的說:
    「老佛爺,今天,我在御花園,看到兩位格格穿著紅衣裳,香妃娘娘穿著一身白色回族
裝,覺得那個景象,好看極了!這個皇宮裡,有個回族女人走來走去,可以變成『皇宮一
景』!咱們就像看西洋鏡一樣,有什麼不好呢?您老人家一定要追究,為了一件衣裳,傷了
皇上的心,不是因小失大嗎?」
    太后恍然大悟:
    「是呀!晴兒言之有理!為了一件衣裳,傷了母子感情,也太不值得了!」
    太后就在晴兒的輕言細語下,把自己的「下不來台」,給硬走下來了。但是,從此,含
香和太后之間,這個疙瘩,卻再也無法抹平了。
    太后耿耿於懷,乾隆也是心事重重。
    乾隆不止為了香妃操心,他也為紫薇和小燕子操心。太后拿香妃無可奈何,就把目標轉
到紫薇和小燕子身上。這兩對小兒女的婚事,成為太后最關注的目標。乾隆知道,他的「拖
延」政策,遲早會拖不下去。但是,那兩對有情人,卻深陷在一片癡情裡,整天還在作一些
「情有獨鍾」的春秋大夢。這種情況,真讓乾隆急在心裡。
    這天,乾隆把紫薇、小燕子、永琪、爾康全體叫進了書房。
    乾隆低著頭在看一篇文章。後面太監環侍。爾康、永琪、紫薇、小燕子一溜站在書桌前
面。乾隆看完文章,抬頭看著四人,正色的說:
    「坦白說,自從老佛爺回宮,宮裡出了許多事情,朕心裡也不太痛快。你們幾個的幸
福,一直是朕心裡的大石頭。小燕子和紫薇,救香妃有功,朕也放在心裡。可是……」他看
著紫薇和小燕子:「你們一直不能得到老佛爺的喜愛,卻是朕的心頭大患。」
    四個人都震動了,紫薇就慚愧的說:
    「皇阿瑪!你不要太操心了,我明白了。以後,我一定常常去慈寧宮,晨昏定省,讓老
佛爺高興。」
    紫薇的「晨昏定省」四個字,對小燕子來說,實在太深了。小燕子聽也沒聽清楚,接口
倒是接得很快,她瞪著紫薇,吃驚的說:
    「你想『成婚』『定心』了?『成婚』去慈寧宮幹嘛?我看老佛爺根本不想要你『成
婚』!你去也是白去!」
    小燕子這話一出口,紫薇大窘,爾康驚訝得睜大眼睛,永琪一臉的啼笑皆非。乾隆瞪著
小燕子,一歎:
    「你真是朕的『大麻煩』呀!」說著,他看看其他三個:「你們不是在教她成語嗎?不
是在給她補功課嗎?」
    永琪、爾康拚命點頭:
    「是是是!」
    乾隆就把正在閱讀的那篇文章遞給小燕子。
    「小燕子!紀師傅今天交給朕一篇奇文,這是你寫的嗎?」
    小燕子拿起文章看了看,心知不妙,勉勉強強的點點頭。
    「是!」
    「你把它念出來給大家聽聽!」
    「我看,還是不要念吧!」小燕子又縮脖子,又扭身子。
    「朕要你念,你就念!趕快念!」乾隆命令的說。
    小燕子沒轍了,拿起那篇文章,噘著嘴說:
    「念就念!這篇文章的題目叫作『如人飲水』。」念了題目,就抬頭看乾隆,很無辜的
說:「皇阿瑪!你不能怪我,紀師傅出題目,出得奇奇怪怪,我弄了半天,才知道『飲水』
就是『喝水』!」
    乾隆瞪她一眼:
    「弄清楚之後,你寫些什麼呢?」
    小燕子就拿著文章,清清嗓子,念道:
    「人都要喝水,早上要喝水,中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渴了當然要喝水,不渴還是可
以喝水。冷了要喝熱水,熱了要喝冷水。春天要喝水,夏天要喝水,秋天要喝水,冬天還是
要喝水……」
    小燕子一篇文章沒有念完,紫薇、爾康、永琪已經憋笑憋得臉紅脖子粗。
    小燕子一本正經繼續念:
    「男人要喝水,女人要喝水,小孩要喝水,老人還是要喝水。狗也要喝水,貓也要喝
水,豬也要喝水,人當然要喝水……」
    大家再也憋不住,笑得東倒西歪。
    乾隆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來,又笑又罵:
    「你這樣『喝水』,淹死了孔老夫子,淹死了紀師傅,氣死了朕!你知不知道,這『如
人飲水』四個字,下面還有一句話?下面那句才是主題!」
    小燕子一怔:
    「下面還有一句話?」
    「你把下面那句話說給朕聽聽!」乾隆說。
    小燕子急忙去看永琪。
    永琪趕緊作嘴型,無聲的說「冷暖自知」!
    小燕子聽不清楚,再去看爾康。
    爾康也作嘴型說「冷暖自知」!
    紫薇趁乾隆轉身,趕緊在小燕子耳邊飛快的輕聲提示:
    「冷暖自知」!
    小燕子聽得糊里糊塗,半信半疑,囁囁嚅嚅的說:
    「下面一句是……『冷了蜘蛛』?」
    乾隆瞪大眼:
    「啊?『冷了蜘蛛』?還『燙了蜻蜓』呢!朕打你一百大板!」
    小燕子急忙一退,嚷嚷著說:
    「皇阿瑪!這個做學問,真的好難啊!喝水就喝水嘛,還要作文章,這不是太無聊了?
我想得出來的喝水,通通寫上去了,本來我還要多寫一點,可是好多字都不會寫……只好馬
馬虎虎交差了。」
    「幸虧你『馬馬虎虎』交差了,否則,整個北京城都給你淹了!」乾隆說。
    小燕子噘著嘴,不敢說話了,一臉的不服氣。
    紫薇、爾康、永琪面面相覷,又要忍笑,又是著急。
    乾隆在房裡走來走去,站住,問永琪:
    「你們不是在教她嗎?到底在教些什麼?」
    「只有教成語!」永琪慌忙回答。
    「只有教成語?那,朕就考考你的成語!」乾隆精神一振。
    「啊?還要考我啊?」小燕子大驚。
    爾康好擔心,急忙說道:
    「啟稟皇上,只教了最淺的!」
    「朕就考你幾個最淺的!」乾隆想了想,問:「上次朕說了一句『陽奉陰違』,你接了
一句亂七八糟的話,現在,你懂了嗎?什麼是『陽奉陰違』?」
    小燕子轉著眼珠,拚命想。想了半天,明白了:
    「『羊縫鷹圍』啊?大概是說有危險的時候,羊就鑽到石頭縫裡去了,老鷹比較凶,就
圍過來攻擊敵人……」
    紫薇、爾康、永琪都睜大了眼睛,又驚又急。
    乾隆匪夷所思的看著小燕子:
    「哈!這樣啊?如果有石頭縫,你鑽過去算了!」
    小燕子知道又鬧笑話了、哼哼唧唧的說:
    「如果有石頭縫,我是很想鑽啊!」
    「再考一個!『三十而立』什麼意思?」乾隆問。
    小燕子又傻了:
    「三十而立?哪個『立』字?」
    紫薇低低提示:
    「立正的立,站立的立。」
    「哦!是不是三十個人排排站?」小燕子大聲問。
    乾隆拚命點頭:
    「三十個人排排站!好,解得好!那麼,『不擇手段』是什麼意思?」
    「這個我知道……」小燕子總算聽懂了一個,就很有把握的,歡聲說道:」兩個人打
架,有個人的手很脆弱,不用『折』就『斷了』!」
    乾隆眉頭一皺,大罵:
    「你的手,才不用折,就斷了!那麼,『曉以大義』總懂了吧!」
    小燕子沒有把握了,這個小什麼大什麼,好像常常聽到:
    「曉以大義……曉以大義……」突然想明白了:「是『小蟻大蟻』是吧?」眼睛一亮:
「『小蟻大蟻』是不是小螞蟻碰到大螞蟻,兩隊螞蟻就大打了一架?」
    紫薇、爾康、永琪面面相覷。
    乾隆眉毛抬得高高的:
    「『曉以大義』是小螞蟻碰到大螞蟻,打了一架?厲害!小燕子,你真厲害!朕對於
你,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呀!」突然想起來,又問:「這『五體投地』你知道是什麼意思
嗎?」
    小燕子拚命點頭,可憐兮兮的說:
    「知道。」
    「你知道?什麼意思呢?」乾隆睜大眼睛,好驚訝。
    小燕子眨巴眼睛,怯怯的說:
    「就是說我鬧了笑話,害得五個人的身體,都笑得摔到地上去了!」
    乾隆一怔,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哈哈!朕雖然千頭萬緒,煩惱重重,你的『成語妙解』,還是能讓朕開懷一笑。只
是,老佛爺聽了,恐怕要讓你『不折手斷』了!」就對小燕子一凶:「你,到底要讓朕怎麼
辦呢?」
    小燕子看著乾隆,不相信的問:
    「都……不對嗎?一個都不對嗎?」
    「你認為對不對呢?」
    永琪就急忙上前一步,說道:
    「皇阿瑪!您不要煩惱了,小燕子的功課,有我們大家來努力,假以時日,一定會進步
的!」
    乾隆揮揮手:
    「好吧!你們去繼續努力吧!朕看,這簡直是個大工程!」他在室內踱了幾步,煩惱的
搖搖頭:「算了,不談小燕子的功課……」就忽然抬頭看著爾康,正色的問:
    「上次,朕和你談的話,你有沒有認真的想一想?」
    爾康大驚。脫口喊了一聲:
    「皇上!」
    乾隆盯著他,再看看紫薇:
    「你最好認真的想一想!跟紫薇也商量一下!」
    爾康大震,臉色立刻變白了,紫薇滿腹狐疑,轉頭驚怔的看著爾康。
    四個人從御書房出來,紫薇就氣急敗壞的追問爾康:
    「皇阿瑪是什麼意思?他要你認真的想什麼?跟我商量什麼?」
    「沒有什麼!」爾康還想掩飾。
    「怎麼沒有什麼呢?明明就有嘛!」紫薇急得不得了:「你為什麼不說呢?難道要我去
問皇阿瑪嗎?趕快告訴我呀!」
    小燕子好不容易擺脫了問功課,就活潑了起來,嘻嘻哈哈的起哄:
    「就是嘛!爾康最不坦白了!一天到晚神秘兮兮的,一定有秘密!大概他惹了什麼麻
煩,不敢告訴紫薇!」
    爾康心裡本就有事,這一下急了:
    「我那有?我那有?你別胡說!」
    永琪覺得事態嚴重,拍了拍爾康的肩;
    「我看,皇阿瑪不是在開玩笑。上次他說的時候,好像只是一個『提議』,可是,現在
好像已經是一個『決策』了!爾康,你瞞不住了,還是告訴紫薇吧!」
    爾康一聽,就又是痛苦,又是激動的嚷:
    「什麼提議?什麼決策?我通通不要呀!哪有這樣不合理的事,沒有得到我的同意,就
把『提議』變成『決策』了?」
    紫薇更急了,瞪著爾康,一跺腳。
    「到底是什麼事?你要把我急死嗎?」
    小燕子也瞪著爾康,轉著眼珠說:
    「該不是你惹了什麼風流債吧?」
    小燕子一句話歪打正著。爾康急得臉色蒼白。
    「什麼風流債?」他四面看看,拉著紫薇說:「不要在這兒說,我們回漱芳齋去,到了
漱芳齋,我再告訴你!」
    紫薇看著爾康,一臉的驚疑。
    小燕子覺得嚴重了,看永琪,小小聲的問:
    「到底是什麼?他真的有風流債呀?」
    永琪默然不語。紫薇看看永琪,看看爾康,整顆心都吊起來了。
    大家回到漱芳齋,金瑣、明月、彩霞都圍了過來。
    「皇上把你們叫去,有什麼事沒有?」金瑣問。
    爾康看著大家,環室一抱拳,急急的對大家說道:
    「對不起!能不能請你們都出去一下,讓我和紫薇單獨談一談!」
    「我不要,你的秘密,我也要聽一聽……」小燕子喊。
    小燕子話沒說完,永琪一拉小燕子,把她拉到房門外面去了。
    金瑣就充滿疑惑的,和明月彩霞全部退了出去。金瑣細心的帶上房門。
    房間裡只剩下爾康和紫薇。爾康往前一邁,伸手把紫薇的手緊緊的握著。他的雙服,深
深的注視著紫薇,懇切的說:
    「首先,你一定要相信我,這件事只是皇上的提議,我也是前兩天才聽皇上說,當時,
我就對皇上表示『萬萬不可』,我根本沒有同意。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皇上又提起?我想,我
要找一個機會,服皇上懇切的談一談!」
    紫薇盯著他的眼睛,心往地底沉去。
    「『首先』已經講過了,『主題』到底是什麼?」
    「是……是……」爾康說不出口。
    「你說啊!是什麼?不要嚇我嘛!」
    爾康實在沒辦法,衝口而出:
    「是……晴兒!」
    紫薇大震。
    「晴兒怎樣?」她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你快說呀!」
    「皇上要傚法『娥皇女英』,把晴兒也許給我!」爾康只好說了。
    紫薇如遭雷擊,踉蹌一退。
    爾康趕緊扶住她,急得六神無主了。握緊了她的手,他心痛的,焦灼的說:
    「紫薇!你知道我的,心裡除了你,還是你!我連金瑣都不願意收,何況是晴兒?這
事,絕對不是我的意思,那是不可能的!到底怎麼會冒出這樣一個提案,我真的不明白。可
是,我的意志很堅決,我不會同意的,絕對絕對不會同意的!你要相信我!」
    紫薇的臉色變白了,眼神黑黝黝的盯著他。
    「怪不得,那天皇阿瑪對我說,要我寬大一點,看開一點,我現在全明白了!」
    「皇上也跟你提了?」爾康更加心驚肉跳了。
    紫薇一瞬也不瞬的看著爾康,對他不信任的搖頭,心碎的說:
    「你還敢告訴我,你和她沒有『過去』?」
    「哪裡有『過去』嘛!我和你才有『過去』!在幽幽谷的『過去』,在宗人府的『過
去』,在學士府的『過去』,在皇上遇刺時的『過去』……和這些『過去』比起來,什麼都
不算『過去』了!」爾康情急的喊。
    紫薇不相信,一氣,掙脫了爾康,就往臥室跑。
    爾康慌忙拉住她,把她緊緊的箍進懷裡。喊著說:
    「你不要跟我生氣,這不是我的錯呀!你這樣生氣,我就心慌意亂,更不知道該怎麼辦
了!」
    紫薇盯著他,眼淚往眼眶裡沖:
    「自從我第一次見到晴兒,我就知道你和他之間有問題,你們騙不了我,每次你們對
看,眼光都怪怪的。我是女人,我瞭解女人,我愛過,我瞭解愛……你不要再騙我了!」
    爾康急了,大聲說:
    「你這樣不信任我,對我簡直是一種侮辱!」
    「上次你就這樣堵我的口!現在,你又來了!」
    紫薇更氣:「你明知道,你跟我一發脾氣,我就沒辦法了……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人家
都要嫁你了,你還要對我凶,我……我……」就掙扎著,想掙開爾康的手:「放開我!不用
這麼為難了,你去娶晴兒吧!反正,老佛爺看我也不順眼,根本不想承認我……」
    爾康抓住她的胳臂,搖著喊:
    「你要不要講理?」
    「我不要講理,不要講理,這個時候,還有什麼理可講?我也不要風度,不要寬大,不
要看開……」紫薇崩潰的喊著,拚命搖頭:「不要,不要,不要!我什麼都不要……都不
要!」
    爾康用手捧住她的頭,穩定著她。啞聲的問:
    「你什麼都不要,你還要不要我呢?」
    紫薇眼淚一掉,心碎腸斷了:
    「我哪裡要得起你!好不容易,認了爹,進了宮,還要和晴兒共有一個你,我寧願不
要!」
    爾康盯著她:
    「在幽幽谷,你對我說過,做妻做妾,做丫頭,做奴婢,你都願意!」
    紫薇一征,心裡更痛:
    「當時,沒有事實在眼前,說大話好容易!現在,有一個晴兒,那麼優秀,那麼聰明,
那麼漂亮,那麼有人緣……我嫉妒她!我發瘋一樣的嫉妒她!我不要……不要……」
    紫薇推開了爾康,拔腿就跑。
    爾康飛快的一攔,把她抱住。在她耳邊喊道:
    「愛你愛到這個地步,還忍心讓你做妾,做丫頭,做奴婢嗎?我故意這樣說,只是要你
也體會一下,我一直強調的那種『唯一』!我想,直到現在,你才真正明白了!我們兩個之
間,是什麼人都插不進去的!」
    爾康說著,就低下頭去,緊緊的吻住了她。
    紫薇掙扎了一下,就融化在爾康的熱情裡。
    一吻既終,紫薇抬起淚霧迷濛的雙眼,心碎的瞅著爾康。
    爾康熱烈的,誠摯的說:
    「我們的路走得好艱苦,每次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請相信我,我還是幽幽
谷那個我,心裡只有你!晴兒的事,讓我們再來面對吧!像面對很多困難一樣,我仍然深
信,人定勝天,事在人為!」
    紫薇就小小聲的,可憐兮兮的問:
    「你和她沒有『過去』?」
    「沒有過去!」
    紫薇就張開手臂,緊緊的摟住他,把臉孔深深的理進他的肩窩裡。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