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1

    紫薇和小燕子再也沒有料到,他們那個「大計劃」,居然在含香那兒碰了釘子。
    當她們把整個計劃告訴含香的時候,本以為,含香聽完,一定非常興奮,會追著問她們
何時實行。誰知,含香聽了,半天都沒說話,然後,她抬起頭來,滿眼猶豫的看著她們說:
    「你們這個辦法,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為什麼不同意?」小燕子驚訝的問。
    「你們不懂!我是我爹獻給皇上的『禮物』,如果我跑了,我爹的一片用心,就全部白
費了。皇上一定會大發脾氣,派兵去新疆搜捕。那麼,我的『和親』政策,就完全失敗了!
假若我有逃走的念頭,我就不會答應我爹來北京,我既然來了,就不能逃走!」
    小燕子聽得莫名其妙,含香那些大道理,她根本沒辦法瞭解。喊道:
    「你不要糊塗了!蒙丹已經把你們的故事說給我們聽了,我們感動得稀哩嘩啦,大家都
決定為你們豁出去了,怎麼你反而婆婆媽媽起來!」
    「我不能背叛我爹,不能背叛我對阿拉發過的誓言!」
    「你好矛盾!一方面想要為你爹盡孝,為你的族人盡忠,一方面又放不開蒙丹,要為蒙
丹守身如玉!你知道嗎?你想兩者共存,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紫薇說。
    「可是,你上次說,你們在努力,讓皇上放了我!」
    「那個想法太天真了!這些日子,我看著皇阿瑪賜你這個,賜你那個,看到他看你的神
情,只要你笑,他就高興得什麼似的……我已經看明白了!他不會放掉你的!我們那個賭,
一定會輸!」
    「可是,你說過,皇上是個仁慈的人,有一顆寬大的心!」
    「我是說過!但是,他對我們寬大,對我們仁慈,那是因為我們是他的女兒。對於你,
他完全是另外一種身份,他變成一個充滿佔有慾,也充滿征服感的男人,這個『男人』,讓
我覺得好危險!」
    小燕子急忙接口:
    「是是是!你不要這樣那樣的搞不定了。跟在皇阿瑪身邊,你又這個也不願意,那個也
不願意,總有一天,你會被皇阿瑪砍頭的!」
    含香直直的站著,眼神堅定:
    「我願意去試試看!賭一賭皇上的仁慈。你們兩個,只要幫我和蒙丹傳信,時時刻刻把
他的消息告訴我,給他打氣,我就感激不盡了。其他的事情,真神阿拉會幫我的!」
    小燕子又急又擔心,衝口而出:
    「你那個真神阿拉,到了我們中國,說不定水土不服,說不定給我們的菩薩收服了!搞
不好什麼忙都幫不了你!」
    「不會的!它已經把你們兩個送來給我了!」
    含香說完,就走到窗前,推開窗子,仰望天空,用回語高聲禱告上蒼。風吹起她的衣
服,她看來飄飄若仙。
    紫薇被含香感動了,說服了,眼睛閃亮的看著小燕子。
    「或者,天意要讓我們賭一賭!說不定,那個阿拉真的在我們四周,幫助著我們!如果
能夠不背叛皇阿瑪,而解決含香的問題,那就是我最大的期望了!」
    「可能嗎?」小燕子懷疑的問。
    她們同時去看含香,含香虔誠的站著,那種虔誠,似乎連天地都撼動了。
    紫薇和小燕子也被深深的撼動了。是啊!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
    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永琪也是這樣想,所以,他編了一本《成語大全》,這天,和爾
康一起來漱芳齋,預備給小燕子上課。「上課」是名正言順的事,理由充足,不用躲躲藏
藏,兩人就大大方方的向漱芳齋走來。爾康看著那本厚厚的冊子,充滿同情的說:
    「編了這麼一大本書,我看你也夠辛苦!這本《成語大全》,你覺得有用嗎?」
    「一定有用!非要有用不可……」
    永琪話沒說完,爾康忽然看到漱芳齋外面,有個面孔很生的太監在伸頭伸腦。
    爾康心中一動。大叫:
    「什麼人?你給我站住!」
    爾康一面喊,一面飛竄過去,要抓那個太監。誰知,太監竟然會武功,身手俐落的飛身
而起,往綠蔭深處奔逃。眾班大喝一聲:
    「往哪兒跑?」
    永琪把手裡的冊子丟在地上,飛竄過去攔住了太監,立刻一拳打去。那個太監不敢迎
戰,回頭要跑,爾康早已擋在對面,一腳踹了過去。
    那個太監眼看腹背受敵,就飛身而起,上了樹。
    爾康哪裡肯放掉他,也拔身而起,追到樹上,和那個太監大打出手。太監看看情況不
妙,又躍下樹來,永琪再撲了上去。三人就這樣交起手來。誰知,那個太監的武功不弱,三
人打得團團轉。這樣一陣打鬧,驚動了漱芳齋,把小燕子引出門來了。
    小燕子一看到爾康、永琪和人動手,立刻摩拳擦掌:
    「有奸細是不是?我就知道我這個漱芳齋鬧賊!小賊!看你往哪裡跑!」
    小燕子一面喊著,一面飛竄出去。
    這時,爾康已經一把抓住了那個太監的衣領。不料,小燕子飛竄而來,竟然一頭撞上了
爾康。
    「哎喲!」
    爾康手一鬆,太監又飛逃而去。
    永琪急忙伸手去抓,誰知道,小燕子趕到,不由分說的一拳打過去,居然打到永琪的鼻
子上。永琪彎著腰大喊:
    「哎喲!」
    這樣一耽擱,那個太監又逃了。
    「小燕子!你可不可以安安靜靜站著不動?」爾康急喊。
    「那怎麼成?」小燕子大叫:「小賊!你敢跑,我追你一個落花流水!」
    小燕子往前一追,正好永琪飛撲過去攔截那太監,太監閃身躲開,小燕子用力過猛,又
撞上了永琪。永琪躲避不及,竟然和小燕子頭碰了頭。這一下撞得不輕,小燕子大叫哎喲,
手捂著腦袋,摔了一跤。永琪一看小燕子摔了,嚇了一跳,顧不得那個太監,急忙來看小燕
子。
    「小燕子!你怎樣?碰到哪裡了?給我瞧瞧!」
    那個太監乘此機會,逃之夭夭了。爾康還要追趕,奈何已經不見人影。
    小燕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對永琪跳腳:
    「哎!你怎麼不追賊?把他放走了?他是哪兒來的?我再去追!」
    「不要去了,人已經跑了!」爾康說。
    「跑了?」小燕子直跳腳:「你們兩個居然讓他跑了!怎麼這樣沒用!你們的武功,都
還給師父了?連一個小賊都抓不到!」
    爾康啼笑皆非,瞪著小燕子喊:
    「小燕子姑奶奶,如果沒有你的幫忙,這個小賊早就逮住了!」
    永琪揉著自己碰痛的額頭,說道: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你是在幫我們呢?還是在幫那個小賊?你看看清楚再打呀!」
一邊說,一邊去檢查小燕子的額頭:「哇!不得了,頭上撞紅了一大塊!恐怕又要腫起來
了!」
    紫薇、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都跑了過來。
    「怎麼回事?有賊?什麼賊?」紫薇回頭問大家:「我們有丟東西嗎?」
    「沒有啊!」金瑣就問彩霞:」你們丟了什麼嗎?」
    「沒有!什麼都沒丟!」
    「你怎麼知道是賊?他要偷什麼東西?偷到了嗎?」金瑣納悶的問爾康。
    爾康看看四周,心情沉重:
    「我不能確定他是賊,我確定的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個太監身手功夫都是第一
流的,不是普通人物。面孔很生,從來沒有見過。看到我們出手,立刻就逃。如果不是做賊
心虛,幹嘛要逃呢?宮裡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人物?實在太奇怪了!你們大家,都要提高警覺
才好!以後門戶小心!高遠高達怎麼也不在,去哪裡了?」
    「早上還在,這會兒不知道去哪裡了?」小鄧子說。
    爾康怕紫薇擔心,故作輕鬆的笑笑:
    「算了!別讓一個小毛賊,影響了我們的心情!不理他了!大家進去吧!」
    永琪拾起地上那本冊子。
    「對!不要管小賊了!我們辦正事要緊!」
    「正事?」小燕子好奇的問:「什麼是正事?這麼厚一本是什麼東西?
    「《成語大全》!特地為你準備的!」永琪笑著說。
    小燕子著看那本冊子,一肚子的狐疑,大家就走進了漱芳齋。
    進了大廳,永琪就把那本手寫的《成語大全》,攤開的放在小燕子面前。
    「這本《成語大全》,是我為你特別寫的。裡面都是一些比較常用,比較淺的成語,我
從『一』字頭開始編,大概搜集了三千多個成語!你趕快把它背起來!」小燕子嚇得跳了起
來:
    「什麼?三千多個成語?我哪裡背得出三千多個成語?你饒了我吧,不要折騰我了!我
對於抓賊比較有興趣!」說著,還不停伸長脖子去看房間外面。
    「賊已經跑了,不用抓了!」紫薇把她按在椅子裡,熱心的說:「小燕子,看在五阿哥
『用心良苦』上,你也不能洩氣,一定要學!『用心良苦』就是『用心用得好苦』的意
思!」她故意說了一個成語。
    「那為什麼要說『用心良苦』?說『用心用得好苦』不就好了?」
    「那不是很囉嗦嗎?」爾康也來幫忙:「中國人喜歡用很少的宇,表示很複雜的意思!
你學了之後,就會發現中國文字『妙不可言』!『妙不可言』的意思就是『妙得不得了,講
都講不出它的好處』!」爾康也故意用了成語。
    小燕子大叫:
    「哇!我要瘋了!你們這樣攪和我,我會連說話都不會了!」想想,又說:「其實四個
宇的話我也會說好多呀!像是『落花流水』、『要頭一顆,要命一條』、『莫名其妙』、
『豈有此理』、『亂七八糟』、『胡說八道』、『氣死我了』……」
    爾康急忙更正:
    「『氣死我了』不是成語!『要頭一顆,要命一條』也不是成語!」
    「管他是不是,夠用了啦!沒有學成語,我也活了這麼大,從來沒有人聽不懂我說的
話,為什麼現在要學這個呢?」
    永琪就拉住小燕子的手,懇求的說道:
    「算是為我學的,好不好?這皇宮裡每個人開口閉口都是成語,只有你不會!人家說的
時候,你也聽不懂,常常『答非所問』!最起碼,我們要弄懂它的意思!學學看嘛,不會很
難的!」
    「如果你會了,以後和皇上談起話來,也是成語來,成語去,多有意思呀!老佛爺再要
難你,也難不住了!」爾康也積極的鼓勵。
    「就是呀!你不是答應了皇阿瑪,要好好的用功,就是要你背詩,你也會去背嗎?」紫
薇跟著說。
    小燕子看到大家都這麼說,顯然賴不掉了,就嘟著嘴,無奈的說:
    「好嘛好嘛!我學就是了!」
    永琪就翻開第一頁:
    「來!我們先從『一』宇開始,你先把這一頁的成語念一遍,告訴我們那是什麼意思?
看看你瞭解多少?」
    小燕子就拿起《成語大全》,苦著臉,去念成語:
    「這個『一苦千金』,大概是說『如果有了一千兩金子,人就不苦了』!」
    爾康、永琪、紫薇同聲一喊:
    「什麼?『一苦幹金』?」
    「是『一諾千金』!」永琪說。急忙指著冊子,對小燕子耐心的解釋:「這是一個
『諾』宇,諾言的諾,承諾的諾,怎麼會念成『苦』呢?差太多了吧!」
    「不是有邊念邊,沒邊念中間嗎?這半邊不是一個『苦』字嗎?」小燕子說。
    「那是『若』,不是『苦』……算了算了,念下一個好了!」永琪說。
    「這個我懂!『一鳥罵人』就是說,一隻鳥在樹上罵人……」說著,就驚喜起來:「這
隻鳥和我一定拜了把子,大概也是一隻小燕子!」
    「一鳥罵人?」紫薇的眼睛張得好大:「怎麼有這樣離譜的成語?」
    「是『一鳴驚人』!」永琪跌腳。
    爾康拍拍腦袋,急道:
    「小燕子!你不能把每個字都拆開,只念你會念的那部份!」
    小燕子揚起眉毛,振振有詞的喊:
    「誰說?我也研究了一下,我沒念成『一口罵人』呀!其實,一口罵人也滿通的!只有
這個『一名金人』我不懂,為什麼是『金人』,不是『銀人』呢?那個『金』字我認得,哪
有這麼多筆劃?」
    「算了算了,再念下去看看!」永琪放棄「一鳴驚人」了。
    「一勞永兔!大概是說一隻兔子的故事。」
    「一勞永逸!」大家又異口同聲喊。
    「一絲不句!」小燕子繼續念。
    「一絲不苟!」大家再喊。
    小燕子忽然發現一個成語,諒喊道:
    「哎呀……這句好厲害!簡直就是皇后和容嬤嬤!」
    「哪句?哪句?」永琪伸長脖子問。
    「一發千鉤!這一定是一種刑罰,一根頭髮,要用一千個鉤子鉤起來,你們說多厲害?」
    「天啊!是『一髮千鈞』!」爾康喊著。
    「你們又要喊天了,每次我一做學問,你們就開始喊天,喊得我都沒有興趣了!」小燕
子不滿的噘著嘴。
    「不喊天,不喊天!你再看下去!」爾康忙說。
    「這個……」小燕子看著冊子,沒什麼把握的說:「這個『一兵之貓』我看不懂。是不
是一隊貓要和別的貓打架?還是貓要編成軍隊什麼的……」
    眾人全部傻眼。
    「一兵之貓?這可把我給考住了,這是什麼?」紫薇問。
    「『一丘之貉』啦!」永琪喊。
    一屋子的人,差點全部摔到地下去了,大家又是笑,又是搖頭,又是佩服,個個匪夷所
思的看著小燕子。小燕子眨巴眨巴眼睛,繼續和那本《成語大全》奮戰。把本子歪著看,倒
著看,偏著看,看了半天說:
    「這個字有點複雜……『一言九桌』?」
    永琪忍不住叫了起來:
    「一言九鼎!這個『鼎』宇和『桌』宇差了那麼多,怎麼也會混在一起呢?這是一個
『鼎』宇,一言九鼎就是說,一句話的份量很重,像九個鼎一樣!說了就不能反悔!」
    小燕子聽得一頭霧水:
    「這個『鼎』是什麼東西?」
    爾康跑進書房,搬了一個「鼎」形的香爐出來。
    「這種三隻腳的容器,就叫做『鼎』!」
    小燕子瞪著那個香爐,恍然大悟的喊:
    「那個是『鼎』啊?我叫它『香爐』。為什麼說話要像香爐呢?還要像『九個香爐』,
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大家再度傻眼,你看我,我看你。
    永琪好洩氣,跑到房門口去,一屁股坐在門檻上,用手托著下巴發呆。
    小燕子伸伸脖子,覺得好抱歉。忍不住跟了過去,喊:
    「你不要生氣呀!其實『一』字頭的成語我也知道很多,偏偏你寫的這些我都不知道!
像是一前一後,一胖一瘦,一上一下,一天一夜,一男一女,一大一小,一長一短,一高一
矮……」就得意的問:「是不是?」
    永琪苦笑。
    小燕子就一拳打在永琪肩膀上,下定決心的嚷道:
    「好了!我答應你,好好的學成語!『一句話就像九個香爐』,說了就不能反悔!怎麼
樣?」
    紫薇和爾康互視,忍俊不禁。
    永琪看著小燕子,真是笑也不是,氣也不是。小燕子就擠到永琪身邊坐下,關心的問:
    「喂!我那個師父怎麼樣?」
    「他呀!」永琪看著她,故意說了一句成語:「心急如焚!」
    小燕子一呆,驚喊:
    「心急如墳?他想死是不是?那不成!怎麼急,都不能到墳墓裡去!」
    永琪往門框上一靠,設轍了。
    成語學了一個半調子,小燕子沒興趣了。這天,帶著含香逛御花園。
    「我們住的漱芳齋往這邊走!你一定要告訴維娜和吉娜,把漱芳齋的路認清楚!如果你
在寶月樓有任何狀況,需要救兵的時候,就讓吉娜維娜來找我們!不管深更半夜,我們都會
趕到!」
    含香瞭解小燕子的意思,就回頭對維娜吉娜用回語吩咐。
    維娜吉娜拚命點頭,記著路線。
    「既然,你已經決定要賭一賭,你就要有『危機意識』!皇阿瑪是你的危機,其他的人
你也不要輕視,這個皇宮裡,沒有簡單的人物!」紫薇叮囑著。
    正說著,迎面走來了太后和皇后,身邊跟著晴兒、容嬤嬤、桂嬤嬤和宮女們。
    兩路人馬遇到了,彼此都非常驚訝。紫薇趕緊請安:
    「老佛爺吉樣!皇后娘娘吉樣!」
    小燕子不情不願的跟著說:
    「老佛爺吉祥!皇后娘娘吉樣!」
    晴兒看到紫薇,忍不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紫薇接觸到晴兒的眼光,想到爾康的話,心
中就猛跳了跳,忍不住也仔細的看了看晴兒。
    皇后立刻挑起眉毛,希奇的喊:
    「喲!兩位格格興致真好,今天不出去『看菩薩』了?留在宮裡陪伴美人啊!兩位格格
真是機伶,哪兒香,就去哪兒!好像,早上還沒去過慈寧宮,給老佛爺請安吧!」
    小燕子一聽,氣不打一處來,怒視皇后,嚷著說:
    「是啊!還沒去慈寧宮請安,皇后娘娘儘管挑撥吧!最好老佛爺再打我一頓,皇后娘娘
才舒服,是不是?」
    皇后不說話,只是抬眼看太后,一股「你看吧」的樣子。
    太后對小燕子實在沒好感,一皺眉頭:
    「小燕子!不許放肆!」
    小燕子好氣,紫薇急忙拉了拉她的衣服。
    含香見到太后和皇后,雙手交叉在胸前,行了一個回族見面禮。
    「含香見過老佛爺,見過皇后娘娘!」
    太后又不高興了,皺著眉說:
    「香妃!這滿人的規矩,你還沒學會嗎?見了長輩,總得請個安!你這身打扮,也太奇
怪了。既然成了大清的妃子,還是入境隨俗比較好!」就對晴兒吩咐:「晴兒,回頭你找些
衣裳、鞋子,讓香妃換裝!」
    「是!」
    皇后急忙應道:
    「臣妾那兒,剛好新作了兩套衣裳,還沒穿過,如果香妃娘娘不嫌棄,臣妾就讓容嬤嬤
去拿!」
    小燕子又插嘴了:
    「老佛爺,香妃娘娘得到皇阿瑪的特許,可以不學滿人的規矩,不穿滿人服裝,維持她
回人的身份!」
    「又是特許?」太后又驚訝,又生氣:「她在皇上面前有『特許』,在我面前沒有『特
許』!是滿人的媳婦,要守滿人的規矩!」說著,就斬釘斷鐵的回頭吩咐:
    「容嬤嬤,桂嬤嬤,去把衣裳拿到寶月樓,皇后,你看著她改裝!」
    容嬤嬤、桂嬤嬤大聲應著「喳」,立即轉身面去。
    「臣妾謹遵老佛爺吩咐!」皇后對太后屈了屈膝,就看著香妃說:「香妃,我們這就去
寶月樓換衣服吧!」
    「含香不能從命!」含香一退,堅定的說。
    「什麼?」太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蘭經說得很清楚,眾生平等,沒有人可以勉強別人做任何事!」
    「可蘭經是什麼?」太后沒好氣的問。
    「那是我們至高無上的經典!」含香回答。
    「除了佛經,沒有至高無上的經典!」太后更氣:「居然敢跟我談平等,簡直不可思
議!皇后,我把她交給你了!扒了她那身衣服,我看不順眼!」
    「是!」
    紫薇一看,情形不妙,急忙給了小燕子一個眼色。小燕子懂了,一溜煙跑了。
    幾個嬤嬤就拉扯著含香,回到寶月樓。容嬤嬤很快的拿了一套旗裝來,就夥同另外幾個
嬤嬤,按著含香,強制執行,要脫除她的衣服。
    含香拚命掙扎著。喊著:
    「我不要!我不要……沒有任何人可以脫我的衣服!」
    「容嬤嬤!跟她講講道理!」皇后趾高氣揚的說。
    「娘娘,」容嬤嬤陰側側的開了口:「你雖然是皇上封的娘娘,可是,上面還有皇后,
皇后可比你大!再上面,還有老佛爺!老佛爺比皇上還大!今天,老佛爺說要扒了你的衣
服!皇后娘娘『奉命』辦事,奴才就非扒了你的衣服不可!」
    「你識相一點,就自己脫掉!要不然,容嬤嬤桂嬤嬤可不會憐香惜玉,弄痛了你,弄傷
了你,也是你自找的!」皇后接口。
    含香激烈的反抗:
    」不行!讓開!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我不脫!說什麼都不脫……我生為維吾爾
人,死為維吾爾鬼!就是死了,也要穿維吾爾的衣服!」
    「那可由不得你!容嬤嬤!不要跟她客氣了!」皇后命令著。
    容嬤嬤就下手去扯掉含香的面紗,又去扯她的上衣。維娜吉娜一看不對,用回語大叫
著,撲上前來保護。站在一邊的紫薇,急得六神無主了。
    容嬤嬤和幾個嬤嬤,就和維娜吉娜扭打起來。
    含香逃向窗邊,容嬤嬤撲了過來,扯住她的頭髮,把她拉了回來。
    「哎喲!不要這樣呀!不要……」含香痛得大叫。
    紫薇一看,情況不對,急忙對皇后跪下。喊道:
    「皇后娘娘!千萬不要動手呀!香妃娘娘確實有過特許,您好歹要看皇上的面子,手下
留情呀!換衣服事小,扒衣服事大……」
    「關你什麼事?又要你來說話?」皇后對紫薇咬牙切齒的說,一腳踹向她:「走開!就
算你有皇上撐腰,我今天可是奉了太后的命令!」
    紫薇被踹倒在地上。幾個嬤嬤早已把維娜吉娜打倒。
    容嬤嬤就把含香按倒在地,幾個嬤嬤就一擁而上,撕衣服的撕衣服,扯扣子的扯扣子,
拉項鏈的拉項鏈,脫鞋子的脫鞋子……一時之間,釵釵環環,珠佩首飾,「叮鈴噹啷」的滾
了一地。含香摻烈的喊: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難道大清不是文明的國家嗎?不要!不要……誰都不許碰我,不
許碰我……」
    紫薇忍不住,撲了過來,伸手去攔眾嬤嬤。「皇后娘娘!不可以呀!你趕快讓大家住手
吧!不要弄得不可收拾呀!」
    「你敢說我不可以?容嬤嬤,一起教訓!」皇后鐵了心。
    容嬤嬤就連紫薇一起又掐又打。兩個回族婦人,又掙扎著爬過來阻擋,哭著喊著,房裡
亂成一團。
    正在這時,乾隆帶著小燕子急步趕來。
    「皇上駕到!皇上駕到!」
    乾隆一步跨入,只見含香被幾個嬤嬤按在地上,衣服已經撕了個七零八落,釵環首飾,
全部滾在地上,含香徒勞的掙扎著,被頭散發,衣不蔽體。
    乾隆大驚,頓時氣得發抖,怒喊: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停止!馬上停止!」
    眾嬤嬤慌忙住手,顫巍巍的跪了一地。磕頭大喊:
    「皇上吉祥!」
    乾隆臉色鐵青,瞪著這群嬤嬤,咬牙切齒的喊:
    「敢對香妃娘娘動手!你們全體活得不耐煩了?來人呀!通通拉下去斬了!」
    一群嬤嬤,嚇得魂飛魄散。磕頭如搗蒜:
    「皇上開恩!皇上開恩!」
    嬤嬤們就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一面打,一面喊「皇上開恩」。
    皇后對乾隆屈了屈膝,振振有詞的說:
    「皇上!臣妾是奉老佛爺命令,給香妃娘娘換裝!難道皇上要反抗老佛爺不成?」
    乾隆怒極,一瞬也不瞬的瞪著皇后:
    「皇后!你今天扒了香妃的衣服,朕要扒了你的皮!」
    皇后大驚,踉蹌一退。
    這時,含香服裝不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好生狼狽。她低頭看看自己,見到自己半裸的
身子,頓時感到屈辱已極,簡直無臉見人。她忽然飛奔到陽台上,想也不想,就縱身對樓下
一躍。
    「不好!娘娘跳樓了!」紫薇大叫。
    「香妃!」乾隆驚喊。
    小燕子像箭一樣直射過去,伸手就拉,嗤啦一聲,拉破了衣服一角,含香已經躍下了欄
桿。小燕子什麼都顧不得了,跟著縱身一跳,也跳下了樓。小燕子平時的輕功並不怎麼好,
這天,卻表現得可圈可點,出神入化。或者,是含香命不該絕,小燕子伸手一撈,居然撈著
了她,小燕子就緊緊的抱住她,兩人掉落在地。
    小燕子怕含香摔著,就地一滾。半天,才煞住車。
    兩人睜大眼睛彼此注視,都是驚魂未定。片刻,含香掙扎著爬起身子,坐在地上,痛定
思痛,抱著小燕子放聲痛哭。
    乾隆、紫薇和皇后都追了過來。
    乾隆心驚膽戰的問:
    「怎樣?怎樣?小燕子,你們都活著嗎?」
    「是!皇阿瑪!我們都沒死!」小燕子的回答很有力。
    乾隆呼出一大口氣來。低頭看著兩人:
    「摔傷沒有?」就回頭大喊:「趕快宣太醫!」
    「喳!」太監們飛奔而去。
    小燕子扶起含香,自己跳了起來,伸伸手腳。
    「幸虧我的武功第一流,要不然就慘了!」小燕子得意起來,拉起含香:「你怎樣?有
沒有摔到哪兒?」
    含香掩面而泣。小燕子看了看,放心了。
    「皇阿瑪放心,香妃娘娘也沒事!」
    紫薇奔上前去,手裡拿著一件披風,披在含香身上,遮住她的身子。在含香耳邊,低低
說道:
    「你答應過我,要好好的活著!無論受了多大的屈辱,不能跳樓啊!」
    含香淚眼看紫薇,無言以答。
    乾隆就對皇后、容嬤嬤等人跳腳道:
    「你們通通滾!讓紫薇和小燕子陪著香妃!誰再敢到寶月樓來鬧事,我一定摘了她的腦
袋!滾!滾!滾!」
    皇后恨恨的看著含香等三人,一屈膝,掉頭而去。
    眾嬤嬤嚇得屁滾尿流,急忙跟隨而去。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