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10

    爾康、永琪走在御花園裡,仍然一步一回頭。
    永琪看不到乾隆等人了,就急忙收住步子:
    「皇阿瑪和老佛爺都走遠了,你說,我們可不可以再回到漱芳齋去?我真不放心,好想
看看她們的情形,一屋子全是傷兵,這要怎麼辦?」
    爾康回頭看看,心痛無比:
    「我也想回去看看!現在還不止是一屋子傷兵的問題,紫薇和小燕子一定情緒激動,越
想越傷心,不知道會不會又做出什麼事情來?」
    「那……我們還猶豫什麼?就去吧!」永琪掉頭就走。
    爾康猶豫了一下,也跟著過去。忽然,斜刺裡,有個人閃了出來,攔在兩人面前。兩人
定睛一看,是晴兒。
    「如果我是你們,現在就不去漱芳齋!」晴兒機伶的說。
    「晴兒!」爾康恍然大悟:「是你把皇上請來的?是不是?我就在想,皇上難道有什麼
心靈感應,知道漱芳齋有難,會這麼巧,趕了過來!」
    「本來,我不是去搬救兵的!我是來漱芳齋找老佛爺,走到漱芳齋門口,就看到太監們
搬凳子,拿板子,又聽到五阿哥求救不成,只好為你們大家跑一趟了!」晴兒笑了笑,說。
    「原來是你……晴兒,謝謝了!」永琪一抱拳。
    「別謝,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晴兒就瞅著爾康說道:「你欠我好幾次了!將來
拿什麼來謝我?」
    爾康誠摯的回答:
    「如果我可以為你做什麼,只要交代一聲,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說得好嚴重!放心,我既不會要你『粉身』,也不會要你『碎骨』!你欠我的帳,我
記著,將來再問你討還!」晴兒說著,就四面看看:「好了,我要回去了!不能讓老佛爺知
道是我通風報信,要不然,我也要吃不完,兜著走!」
    晴兒正要舉步,永琪一攔。
    「為什麼說,我們現在不能去漱芳齋?」
    「皇后的眼線,還沒撤呢!」晴兒說:「你們想,為什麼漱芳齋有任何風歐草動,都有
人報告給老佛爺呢?」
    晴兒說完,轉身去了。
    永琪和爾康,不禁面面相覷。永琪就著急的說:
    「你不是派了高遠和高達,去保護漱芳齋嗎?怎麼他們沒有把那個『眼線』給抓出來?」
    「這個皇宮,太監侍衛宮女嬤嬤那麼多,任何人都可能是『眼線』,怎麼抓得到呢?就
算今天不是眼線,明天也可能變成眼線!」
    永琪一凜,打了一個寒戰。
    「那麼,我們要怎麼辦呢?」
    爾康想了想,儘管整顆心都懸在漱芳齋,卻不能不忍。
    「現在,先去你那兒,讓小順子、小桂子去漱芳齋看看,小鄧子、小卓子受了傷,總得
有人去上藥!一屋子姑娘,叫她們怎麼做?」
    「還是你想得周到!」
    兩人就急忙回景陽宮,安排小順子、小桂子去照顧小卓子小鄧子。
    漱芳齋裡,這晚真是慘兮兮。
    金瑣、紫薇、小燕子、明月、彩霞都褪了上衣,穿著肚兜,彼此幫彼此上藥。紫薇一面
幫金瑣上藥,一面對著傷口吹:
    「疼吧?忍一忍!這兒有好幾道傷,都腫起來了!還好,我們這漱芳齋什麼藥都有!」
說著,一扭身子,碰痛了自己的傷:「哎喲!」
    「我再幫你看看,你不要管我了!」金瑣聽到紫薇呻吟,就著急的去拉她:「我很好,
不痛了……」說著說著,撞到了床柱:「哎喲!」
    明月在幫小燕子上藥:
    「格格,你不要動來動去,這肩膀上還有傷!哎喲!」
    小燕子氣呼呼的嚷嚷著:
    「這個也打,那個也打,等我氣起來,殺到那個坤寧宮去,打他一個落花流水!」一伸
拳頭一踢腿,痛得直叫:「哎喲!哎喲!好痛!」
    彩霞在給明月上藥:
    「別動!這兒要多擦一點藥……哎喲!」
    一屋子哎喲哎喲之聲,此起彼落,好生淒慘。半晌,紫薇穿上衣服,關心的問:「有沒
有人去照顧小鄧子小卓子呀?」
    「你放心!」彩霞說:「五阿哥已經派了小順子、小桂子過來,給他們上了藥,吃了紫
金活血丹,還熬了一大鍋人參雞湯給他們喝!」
    「是呀!」明月接口:「他們兩個從來沒有被人這樣侍候過,說是挨挨打,也挺值得!」
    紫薇歎口氣,幫金瑣把衣服拉上,握住金瑣的手。
    「金瑣,對不起,總是連累你跟著我受苦!」
    「你怎麼這樣說呢?我不能讓你安全,我已經嘔得要死,你再這樣說,我就想去撞牆
了!」金瑣說著,就越想越難過:「想當初,太太讓我照顧你,她那麼信任我……可我……
把你照顧得亂七八糟,整天受傷挨打,我真對不起太太!如果太太看到你這樣子,一定心痛
死了!」
    「不要提我娘,再提我娘,我就要傷心了!」紫薇慌忙說。
    彩霞也想起自己的娘來:
    「別提到娘,就是因為我娘死了,我才進宮來當宮女,提到娘,我也想哭了!」
    「我從小就沒有娘,娘長得什麼樣子,我都不知道!」明月說。
    「我也是,所以賣給人家當丫頭。」金瑣含淚說。
    小燕子看看大家,一個情緒激動,「哇」的一聲,哭了。
    「原來,我們大家都沒有娘,才給人家這麼欺負!」
    小燕子一哭,大家就稀哩嘩啦,抱在一起,都哭了。
    還是紫薇最先振作起來。擦擦眼淚,把大家一抱。振作了一下說:
    「不要哭!我們大家勇敢一點!雖然沒有娘,我們還有其他的親人,而且,我們還有彼
此呀!瞧,我們每個人都從不同的地方來,今天能夠聚在一塊兒,像一家人一樣,也是一種
福份呀!」
    「就是!就是!」小燕子掛著眼淚,破涕為笑了,伸手把眾人全部圈進臂彎裡去。「我
們有一個好大的家!你們全是我的家人!小鄧子小卓子也是……」就跳起身子,急忙穿上衣
服,抓了一瓶藥,往外急急衝去。
    「你去哪裡?不可以去坤寧宮……」紫薇急喊。
    「我不是去坤寧宮,我去看看小卓子和小鄧子!」小燕子嚷著。
    彩霞一楞,想到兩個太監此時的情況,急忙大喊:
    「格格,不要去……」
    小燕子哪兒聽得見,早已衝進了小鄧子和小卓子的房間。
    小鄧子和小卓子正趴在床上,褲子褪下,小順子和小桂子在幫他們上藥。兩個人一面上
藥,一面哎喲哎喲叫個不停。
    忽然間,小燕子的聲音響了起來,人也衝了進來:
    「小鄧子!小卓子!你們傷得怎麼樣?我這兒還有『跌打損傷膏』,管他怎樣,給他通
通塗上去!」
    小鄧子、小卓子一見小燕子衝進來,兩人大驚。
    「哎呀!我的媽呀!」小鄧子一嚇,噗通滾下地,拚命拉著褲子,撞得好痛。
    「哎喲!哎喲!」
    「哎呀,格格大人,祖宗姑奶奶呀!你怎麼進來了?」小卓子拉了一床棉被,把自己緊
緊的裹著,在床上拚命磕頭:「小卓子給您磕頭了!您快出去吧!」
    小順子、小桂子趕快請安。
    「還珠格格吉祥!」
    「我不吉祥,進了這個皇宮,我就從來沒有吉祥過!」小燕子喊著,完全不顧兩人的尷
尬,走了過來,低頭看小卓子:「有沒有用冷水敷一敷?」
    「有有有!」小卓子窘迫的喊。
    小燕子就彎腰去扶小鄧子:
    「怎麼從床上滾下來了?趕快躺回去!」
    小鄧於死命拉著褲子,恨不得有個地洞好鑽:
    「格格,您請回,我再躺回去!」
    小燕子看看兩人,眼眶紅紅的說:
    「好,我不走,你們也不安心!這個藥膏留給你們用!」放下藥膏,又鄭重的說道:
「你們今天為我挨了打,我好難過。不過,從此,我們更是一家人了!已經連打扳子,都同
樣挨過了!不要怕,我有經驗,過幾天,就又可以活蹦亂跳了!好!你們好好休息!」說
完,就很豪放的,一巴掌打在小卓子棉被上:「有福同事,有難同當!」
    小燕子這一巴掌,正好打在小卓子受傷的屁股上。小卓子痛得跳了起來:
    「哎喲!哎喲!格格,主子,姑奶奶,祖宗……」
    小燕子一驚,伸手去拉棉被:
    「打痛你啦?給我瞧瞧!」
    小卓子慌忙往床裡躲:
    「不痛!不痛!哎喲!哎喲!」
    小桂子、小順子想笑,又不敢笑,快要憋死了。
    小燕子這才轉身出去了。
    乾隆第二天就把永琪和爾康叫到了御書房。
    「朕宣你們兩個過來,要談些什麼,你們大概心裡也有數了吧?」乾隆問。
    「皇上,是不是有關兩位格格的事?」爾康問。
    乾隆點頭,歎了口氣:
    「正是!小燕子和紫薇,樹敵已經太多,在宮裡非常引人注目,你們兩個,怎麼不勸她
們收斂,還幫著她們胡鬧?你看,又鬧了這樣一大場,弄得老佛爺生大氣,紫薇和小燕子也
受委屈,一屋子奴才跟著遭殃……長此以往,大家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永琪和爾康,慚愧的低下頭去。心裡都是波濤起伏,有千言萬語,一句都不能說。這次
挨打,起因是溜出宮去見蒙丹,如果沒有香妃,什麼事情都沒有了!這個緣故,他們兩個,
卻什麼都說不出口。
    乾隆沉重的看著兩人。正色說道:
    「老佛爺對於紫薇和小燕子,顯然已經有了成見,雖然朕為她們兩個,說了許多好話,
老佛爺就是聽不進去!朕覺得,紫薇和小燕子,都是危機重重,如果你們兩個,再不幫助她
們,朕只怕,連你們的婚事,都會保不住!」
    爾康和永琪大震。爾康就急了:
    「皇上!怎麼會連婚事都保不住呢?已經指了婚,就是千真萬確了!難道還允許有變化
嗎?」
    「就是!就是!」永琪也拚命點頭,再也忍不住,衝口而出的說:「皇阿瑪,您早點把
日子定了,讓我們兩對早些結婚算了!免得夜長夢多!」
    乾隆眉頭一皺:
    「現在,不是那麼簡單,如果老佛爺不願意,朕也不能違背老佛爺的意思!就是選了日
子,也是白選。何況,格格們的婚事,本來老佛爺就有權作主。朕對老佛爺一向順從,實在
不忍違抗她!」
    爾康大急:
    「皇上!這事絕對不能再有變化,紫薇是個死心眼的姑娘,皇上對她應該非常瞭解了,
萬一有變化,臣和紫薇,都會承受不起!」
    「我和小燕子也是這樣!」永琪急忙接口。
    乾隆見兩人情急,就歎了口氣。
    「你們也別著急,目前,情勢還在朕的控制之中,料想短時間之內,不至於有變化。可
是,老佛爺對於小燕子的不學無術,耿耿於懷。朕也很奇怪,她的學問,怎麼一點進展都沒
有?就連幾句成語,都會曲解得亂七八糟!」
    「兒臣一定想辦法,讓她進步!」永琪保證的說。
    爾康心中疑惑,不能不問:
    「皇上!老佛爺對小燕子不滿,還說得過去,但是,紫薇溫柔嫻靜,知書達禮,為什麼
也得不到老佛爺的寵愛?」
    「老佛爺固守傳統規矩,紫薇的出身,是老佛爺的大忌。這……都是朕害了她!」乾隆
深思的看著爾康,忽然問出一句話來:「如果,朕讓你同時擁有娥皇女英,如何?」
    爾康一怔,困惑的說:
    「臣不明白!」
    乾隆盯著爾康,鄭重的問:
    「你想,紫薇和晴兒,能不能和平共處?」
    爾康大震,踉蹌一退,張口結舌。
    永琪也大驚,看著爾康。
    半晌,爾康深吸了一口冷氣,說:
    「皇上!請您明察,臣和紫薇生死相許,她在臣心中,是獨一無二的!臣不敢誤了晴格
格,更不能辜負紫薇。皇上一定要為臣做主!」
    「你的心事朕明自,紫薇的幸福更是朕最關切的。」乾隆沉吟的說:「但是,有的時
候,人生必須面對選擇,兩者共存,比一個都沒有,還是略勝一籌吧!何況,這王室子弟,
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呢?」
    爾康惶恐後退,一抱拳說:
    「皇上!臣以為萬萬不可!雖然,王室子弟,都有三妻四妾,但是,我只要紫薇一個!
我實在沒有辦法,把唯一的一份感情,剖成好幾份!」
    乾隆一怔,這種說法,對他非常新鮮。他深深的看了爾康一眼,有些困惑。就煩惱的揮
了揮手:
    「你們退下吧!朕再來想想辦法!不過,紫薇和小燕子,也要在老佛爺面前有所表現才
行!你們看晴兒,就把老佛爺收得服服貼貼!老佛爺喜歡怎樣的姑娘,就很明白了!」
    永琪趕緊回答:
    「是!兒臣明白了!一定想盡辦法,讓小燕子的學問突飛猛進!」
    兩人從御書房出來,情緒真是混亂極了。爾康臉色發青,神色倉皇。說:
    「怎麼會冒出一個『娥皇女英』的建議出來?簡直不可思議!」
    「誰教你這麼優秀,人人喜歡?」
    「不要再嘲笑我了!我快急死了!」爾康跌腳說。
    」你急死?我才急死了!」永琪嚷著:「我覺得你的問題還小,了不起你就兩個都要。
我的問題才大,你看,小燕子的功課,到底有沒有希望?」
    「她那麼聰明,怎麼會沒有希望?何況紫薇天天跟她在一起,從今天起,只要聽到她說
錯了成語,大家就糾正她!然後,給她惡補!事在人為!」
    永琪就拚命點頭,說:
    「對!給她惡補!我的那本《成語大全》,已經編得差不多了!先從成語教起!就這麼
辦!」
    「你的問題,一本《成語大全》,一本《唐詩三百首》,大概就解決了。我的問題,才
是頭痛極了!」爾康忽然站住,正色的警告永琪:「五阿哥!你在紫薇面前,千萬不要提到
晴兒的事!免得她胡思亂想,又會傷心起來!」
    「我知道!以前一個採蓮,我都滿頭包了!我懂。你放心吧!」
    「我放心?我怎麼能放心呢?」爾康憂心仲仲。
    「我也是!好煩惱啊!漱芳齋一屋子的傷兵,都還沒好,怎麼禁得起再有風風浪浪?」
    「還有那個蒙丹和香妃!我們真是千頭萬緒啊!」
    兩人對看,真是隱憂重重。
    乾隆也是隱憂重重。對於漱芳齋一屋子的人都挨了打,實在心痛極了。
    這天晚上,批閱完了奏章,已經很晚了,他仍然抽空來到漱芳齋。
    紫薇和小燕子,看到乾隆這麼晚還來,心裡有說不出的驚喜,也有說不出的委屈。乾隆
左手拉著紫薇,右手拉著小燕子。憐惜的看著兩人,柔聲的說:
    「兩個丫頭,又受委屈了!」
    紫薇眼圈一紅。小燕子眼淚一掉。紫薇輕聲說:
    「皇阿瑪,是我們的錯,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該化裝成小太監溜出去!」
    小燕子卻不服氣的嚷著說:
    「就算我們有錯,金瑣,明月,彩霞她們有什麼錯?小鄧子、小卓子又有什麼錯?老佛
爺是『佛爺』呀!打起人來,眼皮都不眨一眨!」越想越難過,抓住乾隆的衣袖擦眼淚:
「他們大家為我挨打,我眼睜睜站在旁邊不能救,我真的難過得要死掉!」
    乾隆看著二人,好憐惜:
    「別傷心了!老佛爺的脾氣,就是這樣的!你們受一次苦,也應該學一次乖!怎麼總是
出狀況呢?藥都吃了嗎?明天,朕再宣太醫來給大家瞧瞧!」
    「不用宣太醫了,大家都還好!藥也吃了!什麼紫金活血丹,白玉止痛散……能吃的通
通都吃了!現在,都已經睡下了。」紫薇感動的說。
    「你們兩個,已經挨了打,受了好多委屈,朕實在不忍心再來說你們,可是,你們自
己,也太大膽了。你們是格格呀,住的是皇宮呀!和一般老百姓畢竟不一樣,怎能想做什麼
就做什麼,一點顧忌都沒有!以前小燕子化裝成小太監跑出門去,回來也是要受罰!明明知
道不可以,你們為什麼一定要做?」乾隆心痛的問。
    紫薇吸了吸鼻子,說道:
    「皇阿瑪!你今晚來看我們,對我們說了『受委屈』三個字,你帶給我們的溫暖和安
慰,真的不是一點點!每次我們闖禍,你總是千方百計來給我們解圍,我真的好感動!你說
的對,我們是明知故犯,怪不得老佛爺生氣!以後,我們一定注意,不再闖禍了。」
    乾隆凝視紫薇,想到太后的「侮婚」,心裡就亂了。
    「你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我相信,你也是一個心胸寬大的孩子,人生有些事情,是無
可奈何的,自己看得開,才會有幸福!」他語重心長的說。
    紫薇聽得糊里糊塗,不知道乾隆何所指。但是,很被乾隆溫柔的語氣感動著。
    「紫薇謹遵皇阿瑪教誨!」
    「皇阿瑪!那以後我們要出去,到底該問誰?化裝出去會挨打,問令妃娘娘,她都不答
應。難道,我們就一輩子關在這個皇宮裡了嗎?」小燕子忍不住問。
    「這個皇宮這麼可怕嗎?為什麼一定要出去?」
    「我就是想出去嘛!我是『小燕子』,關在籠子裡,會死掉的!」
    「胡說八道!左一個死掉,右一個死掉,說話要忌諱,不許再說『死』宇,聽到沒有?
你是朕寵愛的『小燕子』,長命百歲,怎麼會『死掉』呢?」
    小燕子聽到乾隆這樣說,心裡溫暖極了,感動極了,依偎著乾隆問道:
    「皇阿瑪,你還是很喜歡我嗎?最近,我闖了好多禍,老佛爺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一
樣,我又……很不乖就對了!我以為……皇阿瑪已經不喜歡我了!」
    「傻孩子!如果朕不喜歡你,這麼晚了,還會過來看你們嗎?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們兩
個,在朕心目裡的地位,都不會動搖的!」乾隆誠摯的說。
    「哇!我會幸福得死掉!」小燕子含淚又帶笑的喊。
    「又是死掉?這個毛病,也改不了呀!」乾隆直搖頭,正視兩人,鄭重的警告:「不
過,你們不止要讓朕喜歡,也要讓老佛爺喜歡呀!不要再任性了!小燕子,你先把你的功課
做做好,書唸唸好!要不然,你的未來,會斷送在你自己手上!」
    紫薇聽了,有些驚怔起來,小燕子卻心無城府。
    「什麼未來?」
    「難道你不想和永琪成親嗎?」乾隆問。
    紫薇聽了,大大的吃了一驚。小燕子卻哇啦哇啦叫了起來:
    「我正在考慮啊!老佛爺看我不順眼,又對我這麼凶,還打了我屋裡的人……不是只有
老佛爺有資格生氣,我也生氣!現在,連出門都不行!我看,我還是回到民間去當『小燕
子』。還珠格格也好,還珠郡主也好,都讓給別人去做吧!」
    乾隆怔了怔,生氣的說:
    「到現在還要說這種話?連皇阿瑪也不要了?」
    「我當然要皇阿瑪,可是……當了皇家的媳婦,一定規矩更多了,我遲早還是會為了這
些規矩,被砍頭的!」
    「又說砍頭!你的頭,以前沒砍,現在就不會掉了!」
    「那可說不定!如果我犯了什麼天什麼大禍,皇阿瑪也會原諒我嗎?」
    「滔天大禍?」乾隆問。
    「是是是!」
    「你為什麼要犯滔天大禍呢?哪裡有人一天到晚預測自己要犯滔天大禍呢?」
    「我覺得……我就是那種人,明明知道是滔天大禍,我還是會去犯!」
    「明明知道,就不要去犯呀!」乾隆啼笑皆非的說,就拍拍小燕子的肩:「好了!料你
也犯不出什麼滔天大禍來,頂多是化裝成小太監溜出門去。」想了想,就慷慨的說道:「以
後,這樣吧!每個月初一和十五,准許你們出門!打扮成普通百姓,或者換個男裝,帶著
人,大大方方的出去!吃晚餐前,一定要回來!好不好?算是朕特許的!」
    小燕子和紫薇不禁喜出望外,小燕子跳起身子歡呼。
    「皇阿瑪!你好偉大!皇阿瑪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阿瑪,你這麼體貼,這麼瞭解,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爹!我們不知道應該怎樣感激
你!」紫薇也笑容滿面的依偎著乾隆說。
    「不要感激了!如果你們能夠讓老佛爺喜歡你們,像朕喜歡你們一樣,朕就謝天謝地
了!」乾隆被兩個女孩弄得滿心柔軟。
    小燕子太高興了,就歡天喜地的說道:
    「皇阿瑪!你放心,我們會努力去做!就是要我去背詩,我也去背!」
    乾隆看看已經夜深了,就轉身欲去。
    「好了!朕還要去看看令妃!走了!」
    乾隆往門口走,紫薇和小燕子歡天喜地的送到門口。乾隆忽然回頭說道:
    「朕覺得,香妃娘娘非常喜歡你們兩個,她從新疆來,在宮裡沒有朋友,你們沒事的時
候,就多去幾趟寶月樓,給她作作伴吧!」
    乾隆說完,掉頭走了。門外的太監,趕緊打著燈籠前呼後擁。
    紫薇和小燕子面面相覷,兩人都傻住了。
    半晌,紫薇才低低說:
    「皇阿瑪這樣信任我們,這樣寵愛我們,我們卻在設計他……我會被老天爺劈死!或
者……我們放棄那個計劃吧!我不忍心背叛皇阿瑪!」
    小燕子一把握住紫薇的手。
    「不能只想皇阿瑪,想想『你是風兒我是沙』吧!」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