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9

    令妃新生的小阿哥,取名永琰,排行十五。
    乾隆五十歲,再獲麟兒,躊躇志滿,高興得不得了。當然,令妃有了兒子,身份也不一
樣了。一時之間,延禧宮成了宮裡的熱門,太后、乾隆、嬪妃們、格格們、御醫們、親王貴
婦們……不住的穿梭在延禧宮,送這個,送那個,湯湯水水,門庭若市,笑聲滿院。令妃的
抑鬱,在有了小阿哥之後,就一掃而空了。宮裡又是擺酒,又是唱戲,熱鬧了好一陣子。乾
隆也不好意思天天去寶月樓,經常留在延禧宮探視新生的兒子。紫薇和小燕子,更是走得
勤,一天到晚,把清脆的笑聲,抖落在令妃面前。
    這一切,看在皇后眼裡,真是恨得咬牙切齒。心裡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說,只能對容嬤
嬤說:
    「這個令妃,本來已經沒戲唱了。現在,居然生了一個阿哥,又跩了起來,連老佛爺都
跟著起哄。阿哥又怎樣?我生十二阿哥的時候,也沒看到皇上這麼得意!」
    「皇后娘娘,令妃這個阿哥生得實在不妙!」容嬤嬤滿臉凝重:「奴婢看皇上那個神
情,還是真喜歡。你瞧他對令妃,馬上變得體貼起來。這母以子貴,娘娘不能不防!」
    「防?怎麼防?孩子生都生下來了!皇上喜歡又怎樣,不過是個奶娃娃,誰知道成得了
氣候,還是成不了氣候?」皇后想著,越想越氣:「真是一個眼中釘沒解決,又來好幾個眼
中釘!那個香妃怎樣?好像小燕子和紫薇跟她走得很近,這不是奇怪嗎?這兩個丫頭不是令
妃的心腹嗎?怎麼會去籠絡香妃呢?她們到底要腳踏幾條船?」
    「這兩個丫頭,真是變化多端!娘娘千萬別小看她們,她們厲害極了。看到皇上對香妃
著迷,她們就開始到寶月樓獻慇勤!奴婢聽小路子說,那個寶月樓也和漱芳齋一樣,開始花
天酒地!半夜三更,兩個格格常和香妃擊鼓作樂,大跳回族艷舞!」
    「有這等事?」皇后驚愕。
    容嬤嬤重重的點頭。
    「那個香妃是回人呀!這兩個丫頭怎麼有這麼大的魅力,能夠讓回人也屈服?香妃一天
到晚,關在寶月樓裡,和誰都沒有來往,怎麼會和紫薇她們好?這太奇怪了!」
    「這兩個格格,本來就很奇怪!」容嬤嬤陰沉的說:「她們先收服了福家一家,再收服
了令妃,然後是五阿哥,然後是皇上!現在是香妃!奴婢覺得,就連晴格格,好像也在暗暗
的幫她們。奴婢聽說,那白蓮教有種妖術,可以迷惑人,把人的魂魄都收掉……娘娘看,這
兩個丫頭,會不會是白蓮教的妖女呀!」
    皇后一震,深思。回憶起來:
    「上次皇上帶她們去出巡,遇到刺客,紫薇代皇上挨了一刀,從此收服了皇上,那些刺
客,就是白蓮教的餘孽……」
    「這裡面,有沒有問題?會不會是預先排練好的一場戲?」
    皇后深思不語。容嬤嬤就擔心的說道:
    「如果要收拾那兩個丫頭,就要越早越好,奴婢看得好擔心,就怕……就怕……」
    「就怕什麼?」
    「就怕老佛爺現在討厭她們,最後還是會被她們收服!」
    皇后陡然打了一個冷戰,深深的看容嬤嬤。容嬤嬤也深深的回視著她。
    「你的眼睛睜亮一點!」
    「那還用說嗎?」
    在這一段時間裡,乾隆和含香的狀況,仍然陷在一片膠著裡。
    乾隆不能明白自己的感情,含香越是冷淡,他就越是強烈。為了討好含香,他幾乎挖空
心思,賞賜各種東西給含香。回族的項圈、耳墜、數珠、樂器、絲巾、地毯、壁飾,全部往
寶月樓搬。至於滿人喜愛的珍珠、瑪瑙、翡翠、玉如意……更是賞賜無數。可是,含香還是
清冷如冰,堅硬如玉,美麗如星,遙遠如月。
    乾隆弄不明白,怎麼有這樣的女人?
    「你可以對小燕子和紫薇笑,為什麼不對朕笑?」乾隆盯著她:「你知道嗎?在這皇宮
裡,有多少女人,活著的目的就是等待朕!」
    「或者,也該有一個,是跟那些女人不一樣的!」含香勇敢的說。
    「你已經夠『不一樣』了!」乾隆瞅著她:「不要太傲慢,把朕的耐心磨光了!朕最近
添了一個兒子,心情太好,不想為你生氣,也不想讓宮裡有什麼血光之災,你的腦袋,你的
身子,都暫時留著!但是,你小心啊!」
    「我只是一個『禮物』,連『女人』的資格都不夠!這個禮物,你可以丟掉,可以毀
掉;可以當他不存在……如果你把我看成是一個『女人』,就請尊重一個『人』的權利,讓
我活得有尊嚴一點!」
    「什麼叫做『活得有尊嚴一點』?你的『尊嚴』是什麼?」
    「讓我有自由的意志!有說『不』的權利!」
    「你好大膽!居然敢跟朕要求說『不』的權利?」乾隆一驚:「難道你不知道在這整個
中國,都沒有人能夠跟朕說『不』!你為什麼認為朕會給你這個權利?」
    「凡是男子漢,都有這種……」含香嘰哩咕嚕的說了一句回文。
    「這句回文是什麼意思?」
    「翻成漢語,大概是器量,胸襟,男子氣概之類。」
    「器量?胸襟?男子氣概?」乾隆突然大笑:「哈哈哈哈!你在將朕一軍!如果朕不給
你這個權利,那麼,朕就不是男子漢了?」他凝視含香,不住點頭:「厲害!你是一個厲害
的角色,朕越來越喜歡跟你玩這個遊戲了!」
    含香不語,眼神孤傲。
    乾隆看著這樣的眼神,對這個女人,真是又佩服又震動又無奈:
    「好!朕讓你活得有尊嚴一點!朕對你充滿了興趣,你美麗,高貴,冷淡,傲慢,心裡
還另有所愛……這樣的女人,在朕的生命裡,你還是第一個!你是朕的挑戰,朕倒要看看,
你能夠堅持多久?」他看了她好一會兒:「如果有一天,你生活的目的,變成對朕的期盼!
那時候,希望你還能維持這份瀟灑!」
    乾隆說完,大踏步的去了。為了嘔這一口氣,他始終沒有強迫含香就範。
    這天,含香又寫了一封信,托小燕子和紫薇,帶給蒙丹。
    自從令妃生了孩子,令妃的心,就全在孩子身上。小燕子和紫薇,幾次三番請求出宮,
令妃都沒批准。她不願意在這個美好的時刻,為了兩個格格得罪了太后。小燕子出不了皇
宮,急得五心煩躁。倒是爾康和永琪,常常去探視蒙丹,再把消息轉告給小燕子她們。蒙丹
的傷,終於慢慢好了,他那兩個回族的朋友也已復元,因為蒙丹決定留在北京「長期作
戰」,那兩個朋友就起身回新疆了。蒙丹身上的傷口,雖然痊癒,但是,心裡的傷口,隨著
時間的流逝,卻越來越嚴重了。
    這天,小燕子拿了含香托付的信,再也熬不住了。她千方百計的說服紫薇和金瑣,故技
重施,全部化裝成小太監,溜出宮去。紫薇和金瑣都覺得不妥,可是,含香那麼期盼,她每
天活著,就為了等待蒙丹的消息。紫薇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最後,竟然依了小燕子。三個姑
娘化裝成了三個最俊俏的小太監,出現在景陽宮。永琪和爾康,一面歎氣,一面列舉各種不
能出宮的理由,一面吩咐小順子小桂子準備馬車,一面帶著三人,混出皇宮去了。
    大家到了會賓樓,馬上被柳青柳紅帶進蒙丹的房間。
    蒙丹一看到大家,立刻起身,倒身下拜。
    「各位,蒙丹身受大恩,無以為報,請受我一拜!」
    爾康急忙把他拉起來。說:
    「不要這樣!我們已經成了朋友,成了知己,千萬不要再說大恩大德這一套!」
    小燕子立刻跟著喊:
    「就是!就是!你怎麼可以跪我呢?你是我的師父呀!雖然說,到現在,你一天都沒教
過我,可我還是認定了你這個師父!師父,你的身體都好了嗎?」
    「謝謝!總算都好了!又可以衝鋒陷陣了。」蒙丹一股準備再上沙場的樣子。
    紫薇上前,從口袋裡掏出含香的信,鄭重的遞給蒙丹。微笑的說:
    「給你送『萬靈丹』來了!」
    蒙丹急忙接過,迫不及待的展信閱讀。
    「看過之後,拜託馬上燒掉!」紫薇說。
    小燕子接口:
    「你們這樣通信,我最慘了!已經快要變成『字紙簍』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每次都弄
得緊緊張張,然後我就吃了一肚子信紙!皇阿瑪老說我肚子裡沒有墨水,沒有文字,我吃一
點也好!可是,吃下去的,全是回文!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
    小燕子這樣一說,大家全部笑了。蒙丹好抱歉,好感激的看著小燕子。
    「兩次吃信的事,五阿哥他們都告訴我了!小燕子,如果有機會,我蒙丹發誓,一定把
所有的功夫,全部教給你!」
    「那麼,我就沒有白白吃信紙了!」小燕子大樂。
    蒙丹看完了信,十分不捨的,把信放在爐火上燒掉了。他眼看著那信箋著火,再看著它
變成灰燼。他抬眼看著眾人,眼光變得深邃而迷濛,歎了口氣,說:
    「含香要我把我們的故事,告訴你們……我也覺得,我應該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你們,
讓你們瞭解,你們幫助的,到底是什麼人……」
    大家就圍著蒙丹,專注的聽著。
    蒙丹開始敘述他和含香的故事:
    「你們都知道,含香是阿里和卓的女兒,是維吾爾族的公主。我也是維吾爾人,卻不是
和卓那一支。但是,我娘和含香的娘,有那麼一點遙遠的親屬關係。含香因為生來就有奇
香,長得又非常美麗,被阿里和卓視為國寶,比教育兒子還要用心。在我十歲那年,我跟著
我娘去阿里和卓家做客,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含香,她當年是八歲……我永遠無法忘記那個畫
面!那天,她站在水邊的草地上、穿著一身白紗的維吾爾族服裝,臉上帶著笑,雙手平攤,
在那兒跳舞轉圈圈。讓我目瞪口呆的是,有許多蝴蝶圍繞著她飛舞。那些蝴蝶,好像在和她
玩,在她頭上手上,飛來飛去,真是好看極了。隨著她的舞動,那股幽香,就不斷的散發出
來,我這才知道『香公主』的意思。我看著她,簡直被她迷住了。我挖空心思,也想表演一
點功夫給她看!那時,我已經學了武功,為了表現,我一會兒學膀蟹走路,一會兒學青蛀
跳,一會兒空翻斤斗,一會兒用手倒立著走……什麼耍寶的事,我全做出來了,還倒著腦袋
和她說話。我這樣賣力的演出,終於逗得含香哈哈大笑。這一笑,就注定了我們一生的命
運!」
    蒙丹停了停,大家聽得津津有味,個個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童年,真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年代。我們從認識的那一天起,就似乎注定了要相愛,或
者,是阿拉真神,把我們撮合在一起。我在阿里和卓家住了兩年,時時刻刻,都和含香在一
起,十二歲那年,我就決定了,我要娶含香為妻!」蒙丹喝了一口茶,繼續說:「慢慢的,
我們長大了。童年的感情,變成熱烈的相愛。每次小別幾天,都會讓我們兩個痛不欲生。我
們經常並騎著馬,在遼闊的草原上奔馳。什麼事都不做,只是感覺著風,感覺著天,感覺著
地,感覺著彼此。我們也騎著駱駝,去沙漠裡跋涉,體會著『你是風兒我是沙』的感覺……
然後,我們決定了,今生今世,永不分離!含香十七歲那年,我正式向阿里和卓提出求婚。
誰知,阿里大怒,把我趕了出去,同時,禁止含香和我來往!從那天開始,我和含香,就前
後私奔了七次!」
    「七次!」小燕子驚愕的插嘴了:「你們真的私奔了七次?為什麼?」
    「因為,我們每次都失敗了!阿里和卓有最精悍的部下,我們無論怎麼逃亡,都逃不出
阿里和卓的追捕。最後一次,我們想翻越天山……路上要經過沙漠,我們騎了駱駝,走了三
天三夜,我以為,風沙會掩蓋我們的氣息,讓我們平安的逃出去。誰知道,駱駝首先罷工
了,無論我們怎麼拉它,它就是不肯走下去!接著,我們的飲水又喝完了,然後,起了大
風,我們被風沙捲到沙丘下,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那是我們最艱巨的一次逃亡。當我
們蜷縮在風沙中,已經筋疲力盡的時候,阿里和卓帶著他的馬隊和獵狗,出現了!」
    「獵狗!」小燕子驚呼。
    「是的,獵狗!那些獵狗把我們團團圍住,馬隊和武士,把我們追得走投無路,我們又
失敗了!這次,阿里和卓氣得不得了,他知道,除非殺了我,要不然,我永遠是他的心腹大
患!他把我綁住,用一匹馬,拖著我飛奔。含香看到這樣,就跳著出去,攔在阿里和卓面
前,苦苦哀求阿里放了我。但是,阿里和卓已經鐵了心,拔出刀來,一定要殺了我。含香看
到情況危急,什麼都顧不得了。撲了過來,用她的身子擋住我,喊出了她最不該出口的一句
話,她說:『爹!只要你放了他,隨你要我做什麼,我都聽你的話!』阿里和卓馬上把握了
機會,對她說:『你用真神阿拉發誓!我饒他不死!』我大喊著想阻止含香發誓,可是,含
香發了,她用真神阿拉發了誓,她發誓從此離開我,以後,什麼事都聽阿里和卓的安排!」
蒙丹停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大家,聲音沙啞了:「我們回人,一旦對真神阿拉發了
誓,就不能違背誓言。那次私奔,是去年春天的事。今年,含香就被阿里送進北京了。以下
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蒙丹說完,房間裡靜悄悄,大家都怔怔的看著蒙丹。小燕子、紫薇、金瑣、柳紅都感動
得眼眶濕漉漉的。
    半晌,小燕子才喊了出來:
    「哇!我太感動了!七次!你們居然私奔了七次!怎麼可能跑不掉呢?」
    「你們知道含香身上,帶著洗不掉的香味,只要她走過的地方,都有香味留下來,阿里
只要把狗放出來,多遠都追得到!」
    「原來這樣!」爾康沉吟著:「可見『有一利必有一弊』,這可是一個大問題。」
    紫薇癡癡的看著蒙丹,歎了一口長氣:
    「唉!說真的,我這樣幫助你們,我一直充滿了犯罪感,覺得好對不起皇阿瑪!但是,
今天聽了你們的故事,我再也沒有猶豫了。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我豁出去了!我決定再
也沒有顧慮,盡全心來幫助你們!」
    小燕子擦擦眼睛,笑看紫薇:
    「你現在才決定?我早就決定了!」
    「那麼,我們就不要再耽誤時間了,趕快把我們的辦法告訴蒙丹吧!」永琪說。
    蒙丹精神一振:
    「你們已經有辦法幫助我了?」
    「是這樣的。現在,含香的處境非常微妙。不知道皇阿瑪是怎麼回事,他對含香,真是
忍讓到了極點!」紫薇解釋著:「含香不肯屈服,一直對皇阿瑪保持距離,皇阿瑪也不逼
迫。他會這麼寬容,我們也覺得不可思議。總之,目前,含香沒有危險。尤其,皇阿瑪剛剛
得到一個兒子,心情好得不得了。」
    蒙丹急切的說:
    「你們說她沒有危險,我卻覺得她危險極了。男人是怎樣的,我比你們清楚!皇上如果
不是對含香有志在必得的決心,就不會對她寬容!他的忍讓,像是藏在灰燼裡的火苗,隨時
會燒起來,變成大火!到時候,含香就是死路一條了!」
    爾康不禁點頭:
    「蒙丹分析得有道理!皇上不但不逼迫香妃,還賜了很多東西給她……他越是這樣,他
的動機就越明顯,他是要這個人,不是不要這個人!所以,我們本來想說服皇上放棄香妃,
現在覺得試都不用試,一定行不通!」
    「那要怎麼辦?」蒙丹問。
    「辦法是有一個,不過還在計劃中,還沒成熟!」爾康說:「我們的意思是,讓香妃慢
慢的轉變,裝作被皇上逐漸征服了,等到皇上心中得意,不再設防的時候,我們大家把香妃
『偷』出來!蒙丹,你就馬上帶著她遠走高飛!」
    「『偷』出來?怎樣『偷』?」蒙丹驚愕的問,精神大振。
    小燕子看著蒙丹,轉著眼珠說:
    「皇阿瑪不許我們出宮,我們還不是出來了?那個皇宮,雖然到處都是護衛,到處都是
高手,可是,我們畢竟是格格,是阿哥!還有一個進出皇宮,完全自由的御前侍衛!」
    蒙丹眼中綻出光彩,柳青和柳紅也興奮了起來。
    「這個辦法有些驚險,但是,計劃得好,說不定是條好計!我們事先一定要部署得周周
密密才行!要把『遠走高飛』的工具、路線,全部安排好,絕對不能回新疆去,因為皇上發
現香妃跑了,一定往回疆的方向去追!」柳青說。
    「對對對!還有,你們大家,都要把自己的退路安排好,等到香妃跑了,皇上追究起
來,你們這兩個常常去寶月樓的格格,是不是能夠置身事外呢?」柳紅說。
    金瑣一聽柳紅的話,就有些急了:
    「就是!就是!現在,太后對我們這個漱芳齋,已經注意得不得了,兩位格格,每天都
危危險險的,自顧不暇了!是不是還有力量幫香妃呢?」
    小燕子義憤填膺的嚷道,
    「這不是力量不力量的事!是非做不可的事!如果我們不做,我們還算什麼英雄好漢
呢?」
    「是!這是義不容辭的事!聽了蒙丹這樣驚心動魄的故事,我們再也不能退縮了!不管
有多少危險,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不過,這件事必須好好的計劃!如果計劃得不夠周密,
救人救不成,大家都會沒命!」永琪說。
    「所以我說,一定不能操之過急!蒙丹,你願不願意等?」紫薇問。
    蒙丹對大家已經肅然起敬,急忙一迭連聲的說:
    「我等!一定耐心的等!」
    爾康打量蒙丹:
    「那麼,第一件事,你必須落發!你的中文說得很好,已經聽不出是回人,只有頭髮,
一看就知道來自邊疆,這樣,太引人注目了!」
    於是,那天,他們給蒙丹落了發,決定了一件大事,要把含香救出宮!他們所有的人,
都陷在蒙丹和含香的狂熱裡,根本沒有料到,在漱芳齋,正有一場災難在等待著他們!
    原來,小燕子他們,在會賓樓逗留了太久的時間。
    眼見天色漸漸的晚了。小鄧子和小卓子急得在院子裡兜圈子。小鄧子每次一急,就要念
經,這時,正唸唸有辭:
    「兩位格格是金剛不壞之身,大難不死,逢凶化吉,是菩薩轉世!上有天,下有地,天
地尊親師全部保佑……格格有順風耳,千里眼,聽得到小鄧子的禱告……」
    小卓子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喊:
    「你不要一直唸經好不好?守在這個院子裡就可以了,安安靜靜不行嗎?念得我緊張兮
兮,快要被你煩死了!」
    「你安安靜靜就好了,我要唸經!」小鄧子固執的說,就埋著頭繼續念叨:「上有天,
下有地,天地尊親師全部保佑,兩位格格是金剛不壞之身,大難不死,逢凶化吉,是菩薩轉
世,聽到小鄧子誠心誠意的禱告,馬上就會回家……」
    正在念著,外面響起太監的大聲通報:
    「老佛爺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我的媽呀!」小鄧子脫口驚呼。
    「看你!看你!念什麼經,格格沒念回來,把老佛爺給念來了!」小卓子喊。
    兩個太監正嚇得手足無措,太后、皇后、容嬤嬤、桂嬤嬤帶著宮女太監,已經浩浩蕩蕩
進了院子。小鄧子、小卓子慌忙「崩咚」一跪,磕下頭去:
    「老佛爺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太后四面看看:
    「你們的主子呢?」
    「主子……主子……」小卓子哼哼唧唧。
    皇后和容嬤嬤對看一眼,都是一臉得色。皇后就高昂著頭,胸有成竹的說:
    「老佛爺親自來了,還不進去通報一聲,讓你們主子出來接駕!」
    小鄧子簌簌發抖,喃喃說道:
    「通報……通報……」
    「你們兩個奴才是怎麼回事?聽不懂嗎?」太后驚訝的問。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小卓子、小鄧子趕緊磕頭。
    「滾開!讓我進去看看!」太后生氣了。
    小鄧子連忙尖聲警告明月彩霞:
    「老佛爺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明月、彩霞奔了出來,見到太后等人,雙雙跪落地。發抖的說:
    「奴婢叩……叩見老……老佛爺!」
    「你們的主子呢?」太后大聲問。
    「主子……主子……去……去……逛花園了!」彩霞一緊張,胡亂答了一句。
    「主子……去……去……逛花園,逛花園……」明月趕緊跟著哼哼。
    太后和皇后對看。太后盛怒的一挺背脊:
    「哼!逛花園?我們進去等她們!」
    太后沒有等多久,小燕子和紫薇回來了。永琪和爾康不放心,一直送到漱芳齋。小燕子
一溜煙的溜進院子,見到院子裡靜悄悄。就回頭招呼大家:
    「放心!沒事!」
    小燕子說著,就衝進大廳去。沖得太猛,撞到一個直挺挺的人身上,抬頭一看,竟是太
後。再一看,皇后、宮女、太監……等人黑壓壓的站了一屋子。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
子哭喪著臉,全部跪在地上發抖。
    最可怕的,是容嬤嬤、桂嬤嬤,帶著其他幾個嬤嬤,手裡各拿一根雞毛撣,正虎視既既
的站著。
    小燕子大驚失色:
    「老佛爺!您……您怎麼在這兒?」
    太后昂著頭,看著打扮成小太監的小燕子。
    紫薇、金瑣、爾康、永琪都走了進來。大家通通變色了。紫薇、金鎖急忙請安:
    「老佛爺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老佛爺吉祥,皇額娘吉祥!」永琪趕快跟著喊。
    「臣福爾康參見老佛爺,參見皇后娘娘!」爾康硬著頭皮請安,心裡直打鼓,這一下,
要怎麼辦才好?
    太后的眼光冷冷的打量著大家,看到紫薇和金瑣,也打扮成小太監,爾康和永琪,都穿
著便服,心裡火大,半晌不語。皇后抬高下巴,帶著冷笑,也看著大家。
    空氣僵了一會兒。然後,太后靜靜的開了口:
    「你們打扮成這個樣子,去哪裡了?」
    小燕子一急,就哀聲的開了口:
    「回老佛爺,沒有辦法了,我好想出去玩,以前都是令妃娘娘做主,我就可以出去!可
是,現在娘娘全心在照顧小阿哥,不管事,我不知道要問誰,就求著五阿哥和爾康,帶我們
出去!」
    太后不疾不徐的追問:
    「又去『看菩薩』了?」
    小燕子不敢再隨便回答,就求救的去看爾康和永琪。
    「回老佛爺……」爾康往前邁了一步。
    太后立刻伸手阻止:
    「爾康!你不要想盡辦法幫她們解圍了!你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小輩,總覺得你是個
有思想,有深度的孩子。但是,你現在竟然也變得這麼荒唐,這麼輕浮!讓我太失望了!」
    爾康一怔,慚愧的拱手低頭:
    「老佛爺教訓得是!臣慚愧極了!」
    太后陡然提高了聲音:
    「兩位格格,一個阿哥,一個御前侍衛,都是身份高貴的人,居然做些離經叛道的事!
你們貴為阿哥格格,打不得,罵不得!」就走上前去,拉住金瑣的耳朵:「你是紫薇格格帶
進宮的?你叫金瑣?」
    金瑣嚇壞了,被拉得好痛:
    「是!是!我是金瑣!」
    「跪下!」太后厲聲喊。
    金瑣慌忙跪下。
    「容嬤嬤!桂嬤嬤!給我先打這個丫頭!」太后盛怒的喊。
    「喳!」
    兩個嬤嬤,就上前去,揮著雞毛撣,狠狠的抽向金瑣。
    紫薇一看,魂飛魄散,飛撲向前,擋在金瑣身前。張開手痛喊:
    「老佛爺開恩!不要打金瑣,她和我情如姐妹呀!」
    太后厲聲喊道:
    「主子犯錯,全是這些奴才不懂事,為什麼不勸?我今天不罰兩個格格,這些奴才,非
打不可!」
    兩個嬤嬤拚命抽打金瑣,紫薇攔在前面,容嬤嬤管他三七二十一,一齊打。金瑣眼看紫
薇要跟著遭殃,就拚命推著紫薇,哭喊道:
    「小姐,你讓開吧!有我一個人挨打就夠了!求求你,不要管我了……」
    小燕子、永琪、爾康一看情況不對,全體跪下了。
    「老拂爺!我錯了!都是我的錯!請你饒了金瑣!」小燕子喊。
    「老佛爺請息怒!老佛爺請開恩!」爾康、永琪也喊。
    太后驚愕得一蹋糊塗:
    「一個丫頭,也值得你們大家下跪嗎?就是下跪,還是要打!」
    雞毛撣繼續劈哩叭啦的打向金瑣,金瑣痛極,只得用手去擋,雞毛撣就打在手腕上,手
背上,癱得她淚如雨下。
    「還有兩個宮女,也給我打!」太后喊。
    其他嬤嬤就上前,開始抽打明月、彩霞。三個姑娘被打得哀哀喊叫:
    「饒命啊!不敢了!奴婢知錯了……救命啊!救命啊……」
    紫薇再也控制不住,抱著金瑣,哭了。
    小燕子也無法控制了,跳起身子,就飛竄上前,去搶奪那些雞毛撣。
    「小燕子!不要!」永琪急喊。
    「小燕子!你如果再這麼放肆,我把這三個丫頭全體帶走!你這一輩子,就再也見不到
她們了!」太后怒喊。
    小燕子大驚,慌忙收住步子。抬頭,臉色蒼白的看著太后。知道太后不是虛言。
    紫薇就膝行到太后面前,抓住太后的衣擺。哀求的說:
    「老佛爺……請聽我說!老佛爺氣的是我們,打的是她們!但是,她們根本沒有做錯什
麼,老佛爺打她們,比打我們還讓我們痛!這太殘忍了!我們寧願自己挨打,不願意她們挨
打,老佛爺……您是菩薩心腸呀!饒了她們吧!」
    皇后高高的抬著頭,冷冷的接口:
    「紫薇,不要利用老佛爺的仁慈,來壞了宮裡的規矩,你們一天到晚,做些見不得人的
事,還要永琪和爾康為你們處處遮掩。你們兩個把民間那些壞習慣,全部帶進宮裡,帶壞了
爾康,帶壞了五阿哥!你們還不知羞嗎?」
    皇后的話,正好說進太后的心坎裡。就嚴厲的說:
    「就是!我早就警告過你們,那些民間的『不三不四』,不能帶進宮來!看樣子,我是
對牛彈琴了!現在,誰也不許勸我,容嬤嬤!打!」
    幾個嬤嬤拚命抽打金瑣、明月、彩霞。
    小燕子眼看救不了,就奔了過去,一跪落地,伸手抱住明月彩霞。喊:
    「誰要打她們,就連我一起打!」
    太后怒不可遏:
    「那就不必跟她們客氣,想挨打,就打!」
    嬤嬤們的雞毛撣,就連紫薇和小燕子一起抽了進去。金瑣哭著喊道:
    「小姐!小燕子!你們不要管我們了……哎喲!哎喲……」拚命去遮住紫薇,讓自己挨
打:「容嬤嬤,你打我,打我……不要打小姐!」
    容嬤嬤看到紫薇自己來送死,正中下懷,故意死命抽打紫薇,紫薇被打得好慘。
    明月、彩霞也拚命用身子去承接撣子。
    「不要打格格!打我……打我……」兩個宮女拚命喊著。
    五個姑娘,拚命保護著對方,讓自己挨打,場面實在驚心動魄,而且慘烈。
    爾康和永琪愛莫能助,心痛得快要死掉。爾康一拉永琪的衣袖,示意他去找救兵,永琪
明白了,掉頭就跑。皇后耳聽四面,眼觀八方,立刻喊:
    「五阿哥!你要去哪裡?」
    「永琪!站住!」太后就大聲喊。
    永琪只得站住。太后看著他,說:
    「你想去搬救兵嗎?想去把皇阿瑪找來嗎?不許去!」
    永琪咬牙,站住不動。
    小鄧子、小卓子就爬到太后面前,磕頭如搗蒜。
    「老佛爺!兩位格格身子嬌弱,手下留情呀!」小卓子說。
    「老佛爺!打奴才吧!奴才肉厚,打奴才吧!」小鄧子說。
    太后看著小鄧子、小卓子,越想越氣:
    「不要急!馬上就輪到你們了!」太后看看打得已經差不多了,揮手對嬤嬤們說道:
「夠了!」
    眾嬤嬤這才住手。幾個姑娘全部跌落在地。
    太后就大聲喊:
    「來人呀!給我把這個小鄧子、小卓子拖到院子裡,打五十大板!」
    小鄧子、小卓子慘然互視。脫口喊道:
    「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就有太監侍衛一擁而入,拖住兩人,拖向院子。
    大家跟著奔出房間。早有太監搬來兩張長凳,拿來板子。
    紫薇、小燕子、金瑣哭著,彼此扶持著站起來。追到門口。紫薇哭著,求著:「老佛
爺!不要不要啊……」
    小燕子還想阻止,衝到院子裡,站在兩張凳子中間。喊著:
    「老佛爺!他們都是聽我們的,他們有什麼錯……」
    「打!」太后毫不留情的命令著。
    小鄧子、小卓子被按在長凳上,板子劈哩叭啦的打上身。太監邊打邊報數:
    「一、二、三、四、五……」
    「哎喲……哎喲……救命啊……我的格格,我的祖宗,救命啊!」小卓子痛喊。
    「觀世音!如來佛!孫悟空……豬八戒……都來救命啊!」小鄧子痛喊。
    小燕子情急,什麼驕傲都沒有了,「噗通」一跪,對著太后不斷的磕頭,喊:「老佛
爺!我怕您了,我再也不敢了!請您饒了他們吧……」
    太后根本不理。皇后得意的看著。眾嬤嬤太監環侍。
    板子繼續打在小鄧子、小卓子身上。一聲又一聲,打得兩個格格心碎腸斷。
    紫薇、金瑣彼此攙扶,抱頭痛哭。明月、彩霞也抱頭痛哭。
    爾康再也忍不住,上前一跪。
    「老佛爺!兩位格格已經挨了打,三個丫頭也已遍體鱗傷,難道還不夠嗎?五十大板,
會要了小鄧子小卓子的命!老佛爺持齋念佛,連小螞蟻都不忍傷害,何況是人呢?救人一
命,勝造七級浮屠呀!我們大家,都已經知錯了,得到教訓了,請饒了他們兩個吧……」
    太后板著臉,一語不發。
    就在這時,乾隆氣急敗壞的急步而來。
    「皇上駕到!」太監急忙大聲通報。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太后和皇后都一震抬頭。
    小燕子看到乾隆,如見救星,就膝行到乾隆面前,拉著乾隆的衣擺。
    「皇阿瑪……救命啊……」小燕子才喊了一句,就放聲大哭了。
    乾隆看到這種狀況,實在震撼。就對太后急急說道:
    「老佛爺為什麼生這麼大氣?打奴才事小,傷了身子事大!十五阿哥還沒滿月,老佛爺
請為小阿哥積德!」
    一句話提醒了太后,神態一凜。便伸手說道:
    「不要打了!」
    太監停下板子,小鄧子、小卓子滾下地,哎喲不停。
    乾隆回頭看紫薇和小燕子,不能不訓斥幾句:
    「你們兩個能不能停止闖禍了?一天到晚,弄得烏煙瘴氣,你們自己傷心,朕看著也難
過,這要怎樣才好呢?」
    紫薇和小燕子淚流滿面,抽噎不語。
    乾隆好生不忍,掉頭看太后:
    「兒子送母親回宮!這兩個丫頭,以後再來教訓!」
    大家這才簇擁著乾隆、太后、皇后離去。
    永琪和爾康留在最後,不得不跟著走,卻一步一回頭。
    紫薇、小燕子、金瑣、明月、彩霞看到大家離去,就全部跌跌衝衝的撲向小鄧子和小卓
子。小燕子哭著喊:
    「小鄧於!小卓子!我害死你們了!我害死你們了……」
    小鄧子痛得齜牙咧嘴,卻擠出一個笑容。呻吟著說:
    「格格,我還沒死呢!」
    小卓子痛得臉都歪了,也擠出一個笑容說:
    「我也沒斷氣!」
    小燕子眼淚一掉,又哭又笑。紫薇急忙喊:
    「趕抉把他們抬進去,明月,彩霞,拿紫金活血丹,白玉止痛散!」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