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7

    當天,在漱芳齋,紫薇和小燕子就知道了這個故事。
    紫薇聽完整個經過,就感動得眼睛都濕了:
    「天啊!好美好美的感情啊!我好像已經看到一片沙漠,風和沙糾糾纏纏到天邊!好讓
我震動啊!」說著,就激動的看著爾康和永琪他們兩個:「怎麼不乾脆放了香妃,讓她『隨
風而去』呢?」
    「說實話,當時,這樣的念頭確實在我心裡閃過,」爾康說:「可是,皇上特別交代,
要我們保護香妃的安全,好像他已經預知會出事似的。如果我們不帶香妃回來,我和五阿
哥,現在大概就沒有辦法站在你們面前了!」
    「這個蒙丹,確實就是我們在會賓樓認識的蒙丹嗎?」金瑣急急的問。
    「一點也不錯!就是那個蒙丹!現在,我們才知道他為什麼全身是傷。原來,他一路追
蹤香妃娘娘到北京,大概在路上已經動過好幾次手,都沒有達到目的!現在,又被我們兩個
打得滿身是傷,不知道他有沒有力氣撐到會賓樓去!」永琪擔心的說。
    「我擔心的是,他根本不會回去!你想,他的同伴,大概都死了,香妃娘娘又被我們帶
了回來,他救不了香妃,又救不了同伴,一定絕望極了。說不定我們一走,他就抹脖子了!」
    小燕子一聽,就激動得一塌糊塗。拉住永琪就走。
    「那我們還耽擱什麼?我們趕快去會賓樓,看看他回去沒有,傷得怎樣?他是我的師父
呀!你們兩個,也真是糊塗,交過手的人還認不出來嗎?怎麼不放水?還把他打得重傷!如
果他有個三長兩短,我找你們算帳!」
    「他傷得很嚴重嗎?有沒有生命危險?」紫薇急問。
    爾康看永琪:
    「我真的沒把握,你看呢?那幾劍都是你刺的!」
    小燕子一跺腳,驚呼:
    「你還刺了他好幾劍?」她伸手對永琪一推:「你會舞幾下劍,不表演一下你就難過是
不是?是敵是友你都搞不清楚,氣死我了!」
    「我真的不知道是蒙丹呀!更沒料到是這種情形呀!」永琪喊。
    「那個香妃怎麼樣?皇上怎麼說?」金瑣問。
    「你真的把實情都和盤托出了?」紫薇也問。
    「你們想,那麼多侍衛和御林軍看著,香妃娘娘撲過去抱著蒙丹的頭,又對我們下跪哀
求,那種驚心動魄的場面,人人都看到了!我們就是要隱瞞,也隱瞞不住,不如從實招了!
我也有我的想法,我賭皇上知道了真情以後,說不定會放了香妃,成全了一對有情人!」爾
康說。
    「你好冒險,他說不定老羞成怒,把香妃給殺了!」永琪看著爾康。
    「是啊!爾康少爺,你會不會弄巧成拙呀?皇上能夠忍受一個妃子,心裡愛著另外一個
人嗎?」金瑣張大了眼睛,看著爾康。
    「不是『弄巧』,是根本沒有第二條路來選擇!」
    「結果怎樣?皇阿瑪有沒有被感動?有沒有說要放掉香妃?」小燕子著急的問。
    「我看不出來,他對我很生氣是真的!差點把我送去關起來!」爾康說。
    紫薇眼睛發亮,呼吸急促,拚命點頭:
    「不過,他畢竟沒有把你關起來!我想,在他內心,一定是非常震憾的!他需要一點時
間來消化這個故事,就像他當初,聽到我們的故事一樣!等到他消化完了,想明白了,他就
會採取行動了!你的籌碼跟我當初的籌碼一樣,賭的是皇阿瑪的『不忍』和『仁慈』!我當
初會贏,現在,還是有機會贏。有希望!絕對有希望!」
    小燕子被紫薇的信心鼓舞了:
    「紫薇說有希望,就一定有希望!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去告訴蒙丹,不要灰心,不
要做傻事!還有他的傷……」她回頭就跑:「我要去拿『九毒化瘀膏』、『紫金活血丹』、
『白玉止痛散』,馬上給蒙丹送去……」
    永琪拉住她。嚷著:
    「你別衝動,聽我們把話說完,我們現在來找你們,就是覺得事情緊急!你現在根本沒
有辦法出去,我們必須分工合作!」
    「分工合作?」
    「對對對!」爾康連忙接口:「我和五阿哥,現在就去會賓樓,如果找不到蒙丹,就去
城外找,如果還是找不到他,就讓柳青順著路,一路往新疆去找……反正要把蒙丹找到!至
於你們兩個,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你們要去寶月樓,畢竟你們是格格,拜訪娘娘也很正
常。我現在不止擔心蒙丹想不開,我也非常擔心香妃!」
    紫薇和小燕子同時一凜,都被提醒了。
    「是啊!親眼看到蒙丹這樣為她拚命,為她受傷,她卻無可奈何。還被押解到這個深宮
裡,來侍候另外一個男人,這種情況,她怎麼受得了?」紫薇說。
    「就是這句話!」爾康看著紫薇和小燕子。
    小燕子重重的一點頭,用手背在永琪胸口打了一下。
    「好!我們分工合作,說做就做!晚上,你們還是要冒險來這兒一趟,我們彼此交換消
息!」她拉著紫薇就往門外走去:「走!我們去寶月樓!」
    「萬一皇上在那兒,你們怎麼辦?」爾康喊。
    小燕子頭也不回的說:
    「放心吧,事關生死,我們不會闖禍的!你們趕快去找我的師父要緊!」
    乾隆確實正在寶月樓。
    得到了爾康和永琪的回報,乾隆心裡,說有多嘔,就有多嘔。怎樣也嚥不下這一口氣,
他到了寶月樓,站在含香面前,死死的瞪著她。
    含香臉色蒼白如死,站在窗前,癡癡的看著窗外,一語不發。維娜吉娜靜悄悄的站在一
旁,大氣都不敢出。
    乾隆瞪著含香,看了好一會兒,含香始終一動也不動,好像生生死死,和她都沒關係,
好像他這個「萬乘之君」對她也毫無意義。乾隆憋著氣,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這樣的女子,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好像是在考驗他的耐心!他突然發難,一步上前,捉住香妃,用手掐住
她的脖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和那個回人摟摟抱抱?你不要命了?是不
是?朕今天就親手結束了你!免得你變成朕的笑話,和朕的禍害!」
    含香被他掐得整個頭都仰了起來,那對美麗無比的眸子,就黑黝黝的瞪著乾隆,臉上,
幾乎是平靜安詳,而且如釋重負的。這種平靜安詳,就更加刺激了乾隆。
    維娜和吉娜一看情況不妙,雙雙撲了過來,忘形的抱住乾隆的胳臂。大叫:
    「不要不要!皇上開恩呀!原諒她吧!」
    乾隆一怒,伸腳一踹,維娜飛跌出去。乾隆再一踹,吉娜也飛跌出去。
    乾隆的手放鬆了一些,盯著含香問:
    「你知錯沒有?」
    含香看著乾隆,什麼話都不說,還是那副神情。
    「你想死?朕終於明白了,你為什麼說,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既然你想死,朕就成全了
你!你去死吧!」
    乾隆的手勁加重,含香不能呼吸了,面孔漲紅了,喉嚨裡咯咯作響,眼看就要斷氣了。
維娜吉娜嚇得魂飛魄散,用回語高喊救命。
    情況正在十萬火急,忽然,窗子喀啦一晌,接著砰然而開,一個人從窗外飛身而入。嘴
裡大喊著:
    「不好了!皇阿瑪要殺香妃!」
    乾隆聞聲抬頭。只見飛進窗子的,竟然是小燕子。
    小燕子飛進窗子,竄得太急,一頭撞在屏風上,把屏風也撞翻了,一陣唏哩嘩啦,屏風
倒下,無巧不巧,又倒向一排宮女,於是,宮女跌的跌,摔的摔,亂成一團。外面的侍衛,
聽到這樣驚天動地的聲音,全部舉著長槍衝了進來。
    乾隆大驚,掐著含香脖子的手,就鬆開了,含香跌倒在地。維娜和吉娜急忙爬過去,緊
緊的摟著含香,用回語喊著叫著。
    小燕子揉著腦袋,哎喲哎喲的哼哼著。抬頭一看,看到一排侍衛的劍指著她,急忙揮手
大喊:
    「不是刺客!不是刺客!是小燕子啊!」
    乾隆驚看小燕子,怒喊:
    「小燕子!你這是做什麼?為什麼跑來翻窗子?你到底懂不懂規矩?」
    小燕子趕緊爬起身子,揉著頭,走到乾隆面前,一跪落地,嚷著:
    「皇阿瑪!事關緊急,我顧不得規矩不規矩了!本來,我是過來看一下,看看皇阿瑪在
不在這兒,如果不在,我和紫薇想和香妃娘娘聊聊天!走到院子裡,就看到小路子跟我們搖
手,是我頑皮,溜到這邊窗子底下來偷看,不看還好,一看就嚇得什麼都忘了……想也設
想,就這麼跳進來了!老天一定是懲罰我,讓我一跳進來就撞到了頭,哎喲哎喲,好痛啊!」
    乾隆睜大眼睛,被小燕子這樣一攪和,簡直不知道是怒是恨。
    侍衛看到又是「還珠格格」,這才退出門去。宮女也紛紛爬了起來。
    侍衛退出,紫薇卻走了進來。走到小燕子身邊,也跪下了。
    「紫薇給皇阿瑪請安!皇阿瑪萬歲萬歲萬萬歲!」
    乾隆被鬧得頭昏腦脹,甩了甩頭。怒喊:
    「你們兩個,是不是以為這個寶月樓是漱芳齋?隨你們要進來就進來,要出去就出去?
而且,居然可以翻窗進來,簡直無法無天!今天,朕非要重重的懲罰你們不可!」
    紫薇磕下頭去,再抬頭說道:
    「皇阿瑪要懲罰我們,紫薇和小燕子甘願受罰。不過,請皇阿瑪高抬貴手,饒了香妃娘
娘,我不知道香妃娘娘做錯了什麼,惹得皇阿瑪大發脾氣。但是,我知道,香妃娘娘是阿里
和卓『獻給』皇阿瑪的!皇阿瑪不管多麼生氣,一定要顧全阿里和卓的一片心!如果殺了娘
娘,肯定會引起回部的深仇大恨,阿里和卓哪會干休?新疆就再也沒有安寧之日了!」
    乾隆震動的看著紫薇,紫薇的幾句話,如醍醐灌頂,使他驚醒了過來。
    小燕子看看乾隆的臉色,急忙接口:
    「是呀!皇阿瑪是世界上最最偉大的人,偉大的人怎麼會隨便掐人家的脖子?娘娘這麼
漂亮的脖子,弄斷了不是好可惜嗎?何況,她還有特異功能,會散發香氣,留著當成香料,
薰薰屋子也好!」
    小燕子說得不倫不類,但是,乾隆對含香那種「盛怒」,也在二人的言語中淡化了許
多。想想紫薇的話,確實是言之有理,不禁長長一歎,心灰意冷了。他再去看含香,只見她
靠在兩個女僕手中,憔悴蒼白,看來弱不禁風,更有一種動人心處。
    乾隆對她,不禁又愛又恨,情緒矛盾極了。但是,不管怎樣,兩個格格在這兒,自已是
氣也好,恨也好,愛也好,都不便表現了。瞪著含香,他咬咬牙說:
    「看在兩個格格的面子上,今天饒你不死!朕已經封你做了妃子,你就是朕的人了!你
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朕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怕不怕『不死不活』呢?」
    含香顫慄了一下,仍然無語。
    乾隆就一摔袖子,廢然轉身,出房去了。
    紫薇和小燕子看到乾隆走了,這才急忙跳起身子,兩人就把宮女們全部趕出門去,再去
關門關窗子。
    含香從維娜吉娜懷中,衰弱的站了起來、摸著自己的脖子,看著忙忙碌碌的紫薇和小燕
子,還沒有從震驚的情緒中恢復。
    小燕子關好房門,就跑到含香面前。嚴重的說:
    「含香公主,你讓這兩個回族女人退下去,我和紫薇有很重要的話要跟你說!」
    含香對這兩個格格,實在驚奇極了。
    「她們是我的親信,不用迴避她們!你們兩個,到底是誰?」
    紫薇走過來,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紫薇,這是小燕子,我是皇阿瑪的女兒,小燕子是皇阿瑪未來的媳婦,在宮裡,
我們被稱為紫薇格格和還珠格格!」
    含香盈盈下拜。說:
    「含香謝謝兩位格格救命之恩!上次你們衝進來又衝出去,我連和你們招呼的時間都沒
有!」
    小燕子急急的說:
    「不要謝了!我們這次也沒有很長的時間來說話,只能挑最重要的話來說!是這樣的,
我們認識蒙丹,他是我的師父……」
    含香一聽到「蒙丹」兩宇,整個人一震,全部精神都集中了。
    「上次在會賓樓,我和蒙丹打了一架,真是不打不相識,蒙丹身手又好,帶著傷,打得
唏哩嘩啦,當時我就拜了師父啦……」小燕子說得亂七八糟。
    紫薇見小燕子說不到重點,急忙接口:
    「讓我來說吧!香妃娘娘……」
    「請喊我含香!」含香急促的說,盯著紫薇,焦灼之情,已溢於言表。
    「好!含香!你聽好,今天,護送你去城外的兩個年輕人,一個是五阿哥,一個是福爾
康!他們湊巧也是我們兩個心裡的『蒙丹』。所以,我們對於你的故事,充滿了同情和了
解。今天在郊外發生的事,我們也都知道了。
    含香睜大眼睛看著紫薇,聽得專注極了。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最著急的事,就是蒙丹好不好?傷勢嚴重不嚴重?我告訴你,現
在,爾康和五阿哥,已經趕去救他了!」
    含香大震,緊緊的盯著紫薇。不敢相信的,屏息的問:
    「真的?」
    小燕子急忙插嘴:
    「不會騙你!五阿哥還帶了宮裡最好的藥去,都是救命的仙丹,只要找到蒙丹,我們大
家會拚命把他治好!」
    含香眼淚奪眶而出,喃喃喊道: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紫薇就緊緊的握住含香的手。鄭重的說:
    「你一定要相信!他是風兒你是沙,風沒有停,沙也不能停。知道嗎?我們特地來這
兒,就是要告訴你,我們和你是一邊的!雖然,在表面上,我們不能公然和皇阿瑪作對,但
是,我們心裡,都站在你這邊。我們會幫你的忙,你也要幫自己的忙,最重要的,是要保重
自己,留著寶貴的生命,等待和蒙丹重逢的那一天,懂了嗎?」
    「我想,再也沒有重逢的那一天了!」含香哀聲說。
    「有的!有的!」小燕子拚命點頭:「你碰到了我們,就什麼不可能的事,都變得可能
了!你不要怕皇阿瑪,他看起來很凶,其實心地非常好。如果他再掐你的脖子,你不要傻傻
的讓他掐,要反抗!反抗不成,就逃出門去!逃不成,就說好話,求他,跪他都可以,好女
不吃眼前虧,保命要緊!保住了命,才有希望離開這個皇宮,我們都在努力想辦法,讓他放
了你!」
    「可能嗎?」含香聽得匪夷所思:「我是我爹『獻給』他的人啊!他已經封了我作妃
子,怎麼可能放了我呢?」
    紫薇有力的回答:
    「事在人為!小燕子說得不錯,皇阿瑪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他現在想不明白,但是,他
會有想明白的一天!含香,相信我們!今晚,我們會和爾康他們相會,關於蒙丹的消息,我
們時時刻刻會傳達給你!至於你,有沒有話要我們傳達給他呢?」
    「你們真的見得到他?找得到他?」
    紫薇和小燕子也拚命點頭。
    含香終於相信了這個事實,眼睛發光的看著兩人,半晌才說出來:
    「告訴他,告訴他,請他為我好好的珍重自己,不要再拚命了!」
    「是!那麼,你也要為他珍重自己!」紫薇說。
    小燕子就積極的問:
    「你要不要寫封信什麼的,讓我們帶給他?」
    含香眼睛一亮,問:
    「我可以嗎?」
    「你可以!你當然可以!」小燕子說。
    含香的眼光在兩人臉上來回凝視:
    「如果我的信落在別人手裡,我和蒙丹,就都沒有命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那麼
相信你們,阿拉真神定聽到了我的祈禱,把你們兩個派來解救我!」
    含香就站起身子,奔到窗前,面對窗外的天空,用回族祈禱方式,雙手交叉放在胸前,
嘴裡念著可蘭經。兩個回族婦人,慌忙也跟著祈禱。
    含香祈禱完畢,整個人都活了過來,轉過身子,對兩人嫣然一笑,就跑到書桌前去寫信。
    紫薇和小燕子互視,兩人眼裡,都滿是安慰和感動。
    於是,這天晚上,爾康和永琪又來到了漱芳齋。
    小燕子迫不及待的問:
    「你們找到蒙丹沒有?快說!」
    「別急!別急!已經找到了!」永琪應著。
    「他還好嗎?傷得怎樣?現在在那裡?」紫薇追問。
    「我們去了會賓樓,蒙丹果然沒有回來,所以,我們和柳青柳紅,就一路找了回去,結
果,在城外的河邊,找到了他們。原來,他的夥伴死了兩個,傷了兩個,他不能丟下受傷的
朋友,正在水邊給朋友療傷!」爾康說。
    「那他自己呢?」
    「當然很摻,舊傷新傷,全身都是傷!我們當機立斷,把他們三個都帶上馬車,送到會
賓樓、住在客房裡。也不敢請大夫,只好自己給他們治!忙到現在,總算把他們的傷口都包
紮好了!也讓蒙丹瞭解了我們的身份和立場,現在,柳青柳紅照顧著他們,吃了藥,睡下
了!」永琪說。
    「他們活得成嗎?」小燕子問。
    「都是外傷,還好沒有傷到內臟!就是你常說的那句話,什麼人什麼天的!」爾康看著
小燕子。
    小燕子歡聲大叫:
    「吉人自有天相!」
    永琪、爾康、紫薇驚喜互看。永琪詫異的說:
    「她會說這句話了!」
    爾康就問紫薇:
    「你們去看香妃的結果怎樣?」
    紫薇很慎重的從懷裡掏出一張信箋來。說:
    「這是她寫給蒙丹的信!你得小心的收著,千萬不要落到別人手裡,上面寫的是回文!
你負責明天一早送去給他,我想,這比任何止痛散,活血丹,都有用!」
    爾康還來不及收信,外面響起小鄧子和小卓子驚慌的大叫聲:
    「老佛爺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大家這一驚,非同小可。
    紫薇一把就搶回了那信箋,急切中塞進衣服。沒有塞好,信箋竟從衣襟中滑到地上。金
瑣眼明手快,趕快拾起,慌慌張張的把信箋往桌上的花瓶下一壓。
    小燕子就去推永琪。
    「你們兩個,藏到臥室裡去!」
    「不好!」爾康依然冷靜,接口說:「太后和皇后一起來,顯然已經得到情報,知道我
們在這兒!故意來逮我們的!藏到臥室,萬一搜出來,更是有理說不清!」
    正在說著,門外,已經傳來皇后高亢的聲音:
    「老佛爺!這個漱芳齋十分古怪。奴才們不喜歡在房裡侍候,都喜歡待在房間外面!臣
妾已經見識過好多次了!」
    接著,太后的聲音威嚴的響了起來:
    「還不開門?」
    金瑣急忙上前,把房門打開了。
    太后帶著皇后、容嬤嬤、桂嬤嬤、宮女們,打著燈籠,浩浩蕩蕩的走進門來。
    大家趕快行禮。紫薇、小燕子、金瑣、爾康、永琪紛紛請安:
    「老佛爺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永琪給老佛爺請安,給皇額娘請安!」
    「臣福爾康恭請老佛爺聖安,皇后娘娘金安!」
    太后眼光一掃,看到永琪和爾康果然都在,眉頭一皺,氣不打一處來。
    「深更半夜,你們關著房門,在做什麼?」太后直截了當的問。
    小燕子和紫薇互看。
    爾康一步上前。硬著頭皮編故事:
    「回老佛爺,只是閒話家常。今天接到爾泰和塞婭的家書,裡面有給還珠格格和紫薇格
格的信,知道兩位格格一定急於要看,所以給她們送來!」
    太后把手一伸:
    「信呢?拿來看看!」
    紫薇一呆。
    容嬤嬤東張西望,一眼看到花瓶下露出半張信箋,就走了過去。
    小燕子一看苗頭不對,什麼都顧不得了,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推開花瓶,搶過那張信
箋,飛快的放到油燈上面去燒。花瓶落地打碎,太后驚得睜大了眼睛。
    信箋燒著了,但是,小燕子的手也燒到了,小燕子哎喲叫著,慌忙把信箋甩掉,半張著
火的信箋就飄落於地。太后急叫:
    「快把那張信紙給我拿來!」
    「喳!」
    兩個嬤嬤和宮女們就奔上前去撿信。同時,小燕子、爾康、永琪也飛快的衝上前去,一
齊去搶那張信箋。結果大家撞成一堆,宮女們和兩個嬤嬤摔了一地。
    小燕子比誰都快,已經搶到信箋,急切中,把半張信箋塞進嘴裡去了。
    太后大怒:
    「把信紙給我掏出來!」
    兩個嬤嬤爬起身,就拉住小燕子,去她的嘴裡掏那張信箋。
    小燕子早巳狼吞虎嚥,把那張信箋吃下肚裡去了。看到兩個嬤嬤居然把手伸到她嘴邊
來,就張開大嘴,一口咬在容嬤嬤手上。再一腳踢向桂嬤嬤。
    「哎喲!哎喲!我的手指斷了!」容嬤嬤摔著手。
    「哎喲!哎喲!我的腿斷了!」桂嬤嬤跌在地上,揉著腿。
    永琪和爾康簡直不敢看這個場面。紫薇和金瑣驚得面無人色。
    皇后勝利的看著太后:
    「老佛爺,您總算親眼看到了!如果不是有什麼陰謀詭計,為什麼『家書』不能給我們
看?竟然急得把它『毀屍滅跡』!這裡面有多少秘密,恐怕只有他們幾個的肚子裡才知道
了!」
    太后轉向永琪和爾康,厲聲問: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爾康知道「家書」之說,會引起更多猜疑,就飛快的看了紫薇一眼,眼中遞著訊息,心
裡轉著念頭,答道:
    「回老佛爺!那張信紙不是爾泰的『家書』,是五阿哥寫給小燕子的一首情詩,小燕子
生怕老佛爺看了會生氣,所以把它毀了!」
    永琪急忙呼應:
    「老佛爺,請原諒永琪的『情不自禁』!」
    太后看看爾康,又看看永琪,看到兩人神情閃爍,答話又前言不對後語,對他們兩個,
完全不信。就對外高聲喊道:
    「來人呀!給我把這兩個格格押到慈寧宮去!」
    紫薇和小燕子的臉色大變。爾康和永琪也楞住了。
    紫薇和小燕子,被帶到了慈寧官的「暗房」。
    「暗房」顧名思義,就是「黑房間」。在皇宮裡,為了懲罰宮女,或是太監,幾乎各個
宮裡,都有密室、刑房、或是牢房。在慈寧宮,就有「暗房」。
    紫薇和小燕子被推進房間的時候,還沒什麼大感覺,因為房門開著,門外的光線透了進
來。容嬤嬤和桂嬤嬤站在門口。容嬤嬤氣勢凌人的說道:
    「太后娘娘有命,要你們兩個跪在觀音菩薩前面,閉門思過!跪到明天早上,再來問
話!」
    「你們最好自己知趣一點,不要以為是暗房,沒有人看見你們的行動,你們在這房間裡
的一舉一動,老佛爺都看得見!」桂嬤嬤接口。
    「兩位『格格』,好好的在這兒當『格格』吧!這裡可不像坤寧宮,就是皇上,也救不
了你們了!」
    兩個嬤嬤轉身出門。房門「匡啷」一聲闔上了。
    屋裡的光線乍暗,小燕子摸索著爬過去,抱緊了紫薇。關心的問:
    「你怎麼樣?有沒有給那兩個老巫婆傷到?」
    紫薇爬起來,坐在地上,努力四面觀望:
    「還好,我沒事……這兒是什麼地方?既然有觀音菩薩,應該是個佛堂,怎麼這樣黑?」
    兩人張望,等到眼睛適應了暗淡的光線,這才看到房裡有一張供桌,桌上,有個小小的
觀音像。觀音像前面,燃著兩炷香火,那就是整個房間唯一的光源。紫薇安慰自己說:
    「不怕!不怕!觀音菩薩在那兒,會保佑我們平安無事!我們到菩薩面前來。」
    兩人爬到供桌前面,擁抱著,覺得整個房間陰森森。
    「這房間怎麼這麼冷呀?我覺得有股冷風,一直往我脖子裡吹!你摸,我的寒毛都豎起
來了……」小燕子縮著脖子說。
    豁啦一聲,門上有個小窗,打開了。太后嚴厲聲音響了起來:
    「跪下!」
    紫薇和小燕子一驚,急忙跪好。
    豁啦一聲,門上的小窗又關上了。
    小燕子低低的對紫薇說:
    「你們常說什麼牆上有耳朵,我看,這間房間,是牆上有眼睛。偏偏我們又沒有戴『跪
得容易』,如果跪到明天早上,恐怕會把膝蓋跪爛了!」四面看看:「這兒,好像比那個宗
人府的監牢還恐怖!太后會不會把我們關一輩子,不放我們出去了?」
    紫薇心裡很怕,卻拚命給小燕子壯膽:
    「不會的,爾康和五阿哥會救我們的!皇阿瑪也會找我們的!我們現在和以前不同,我
們是名正言順的格格了!」
    「什麼名正言順的格格,我看,是受苦受難的格格!」小燕子又氣又沮喪。豁啦一聲,
門上的小窗又開了。太后看進來:
    「不許說話!」
    兩人一驚,驀然住口。
    豁啦一聲,小窗又關上了。
    紫薇和小燕子,驚惶的睜大眼睛,彼此對看。
    同一時間,爾康和永琪在景陽宮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我去找皇阿瑪!」永琪往門外一衝。
    爾康急忙攔住:
    「現在,已經半夜三更了,皇上肯定睡了。今天,為了那個香妃,皇上已經一肚子氣,
如果我們再把他鬧醒,說不定救不了她們,還會害她們!」
    「那麼我們怎麼辦?就在這兒坐以待斃嗎?」
    「不會『坐以待斃』,沒有那麼嚴重,太后好歹是紫薇的親生祖母,總有一點祖孫之情
吧!不會像皇后那樣心狠手辣!」爾康深思的說。
    「你看她對紫薇真的有『祖孫之情』嗎?」永琪衝口而出:「我看,她看紫薇,就像看
一個闖入者一樣,充滿了敵意!」
    爾康一驚。立刻失去了平靜:
    「你說得不錯,那……我又要夜探慈寧宮了!先去看一看,她們有沒有被刑求?紫薇可
吃不消再被針刺鞭打那一套!」說著,就往外走。
    這次,是永琪攔住了爾康:
    「不行!好歹等到天亮吧!天亮以後,我去求皇阿瑪!你去求一個人!」
    「誰?」爾康問。
    「晴兒!」
    爾康怔住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