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4

    同一時間,太后正在慈寧宮不滿的等待著。
    一桌子人,圍坐在一張圓桌子上。太后居中,坐在上位,乾隆坐在一邊,皇后、令妃、
和其他妃嬪相陪。晴兒坐在皇后另一邊,幾個小阿哥、小格格坐在下位。永琪是匆忙趕來
的,行禮人坐。看到紫薇和小燕子的位子空著,兩人還不見人影,太后臉色十分難看,他的
心就往地底沉去。
    容嬤嬤、桂嬤嬤、宮女太監圍繞在後面服侍。一屋子的人,卻鴉雀無聲。
    太后等了半天,還沒看到紫薇和小燕子,一臉的不可思議,問道:
    「小燕子和紫薇到底去了哪裡?怎麼身為格格,竟然可以私自出宮?令妃,你也太縱容
她們了吧?」
    「臣妾知罪,是臣妾沒有考慮周到。」令妃誠惶誠恐的回答:「她們只是去福倫家,臣
妾想,自家親戚,多多走動一下也好!」
    「話不是這麼說,不管去哪兒,都不可以!有規矩的格格,絕對不會隨便跑出去,你看
晴兒,什麼時候自己跑出宮去?」太后不以為然的說。
    「是是是!臣妾以後,一定嚴格管教!」令妃不住認錯。
    乾隆忍不住說話了:
    「皇額娘別在意,小燕子和紫薇,曾經得到過朕的特許,只要報備過,就可以出宮走動
走動。因為她們兩個是民間長大的,膚不願意用許多宮裡的規矩,把她們兩個給拘束了!」
    令妃感激的看了乾隆一眼。皇后不動聲色。太后接口了:
    「皇帝錯了!管格格和管阿哥不一樣,就算阿哥,也不可以隨便出宮,何況格格?萬一
有個什麼差錯,誰來負責?永琪,她們是和你一起出去的嗎?」
    「回老佛爺,是!」永琪硬著頭皮回答。
    「真的去了福倫家?」太后盯著永琪。
    「是!」
    「去做什麼?」
    「回……老佛爺,兩位格格不過是去和福晉談天。爾康和我去郊外騎馬了。」
    「啊?是這樣嗎?」太后一點也不相信。
    正說著,太監的聲音大聲響起:
    「還珠格格到!紫薇格格到!」
    隨著這聲通報,紫薇和小燕子匆匆忙忙的走進來。兩人到了桌前,紫薇急忙匍伏於地,
小燕於跟著匍伏於地。紫薇輕聲說:
    「紫薇叩見老佛爺!跟老佛爺請安認錯,不知道老佛爺召見,來晚了!」
    小燕子跟著哼哼:
    「小燕子也來認錯,也是來晚了!」
    「哼!你們兩個去了哪裡?」太后威嚴的問。
    小燕子急忙看永琪,永琪用嘴型說「福家」。
    紫薇很害怕,不敢隨便說,只是用頭碰地,沒有抬頭。
    小燕子沒弄清楚,再看永琪,永琪再輕聲說「福家」,小燕子聽得不明不白,半信半
疑。就輕聲自語著:
    「菩薩?」
    太后提高了聲音:
    「小燕子!你說什麼?大聲一點!」
    小燕子一急,也汲時間細想,就大聲回答:
    「也沒去那裡……」急忙更正:「回老佛爺,是去了『菩薩』!」
    「啊?什麼?你說什麼?」太后睜大眼睛。
    小燕子覺得不大對,再看永琪,永琪好著急,再做口型,說「福家」。
    「回老佛爺,是去看菩薩!去廟裡看菩薩!」小燕子肯定了,堅定的回答。
    太后的筷子,啪的一聲,往桌上用力一拍。
    滿座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全部放下筷子。太后瞪著小燕子:
    「滿嘴胡言!你們兩個,給我到暗房裡去跪著,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起身!容嬤嬤,桂
嬤嬤,拉她們過去!小燕子!如果你再敢衝到門外去,我會打斷你的腿!你不相信,你就試
試看!」
    「喳!」兩個嬤嬤大聲答著。
    乾隆皺緊眉頭。令妃滿臉焦急。皇后好生得意。永琪大急,愛莫能助。不禁向晴兒投去
求救的一瞥。晴兒會意,就不疾不徐的開了口:
    「老佛爺,您真要罰她們呀?」
    「晴兒不許說情!」太后厲聲說:「上次已經聽了你的話,原諒她們了,這次再原諒,
她們會不知天高地厚,越來越沒規矩!誰都不許求情!容嬤嬤!桂嬤嬤!」
    晴兒不敢再說話,睜大眼睛看著。
    容嬤嬤和桂嬤嬤趾高氣揚的走過來,拉了紫薇和小燕子就走。
    小燕子想反抗,紫薇對她搖頭。小燕子就哀聲喊了起來:
    「我不要去暗房,暗房是什麼地方?我不去不去!」
    「居然如此大呼小叫!掌嘴!「太后大怒。
    桂嬤嬤劈手給了小燕子一個耳光。
    小燕子忍無可忍,跳起身來,就要發難。紫薇飛快的抱住她的腰,兩人滾倒在地。紫薇
就在小燕子耳邊急促的說:
    「不要反抗了,聽老佛爺發落吧!」
    「我不要!我不要!那個暗房,我說什麼也不去!」小燕子喊著,從地上爬起身,掙開
兩個嬤嬤,跑回桌前來,求救的大喊:「皇阿瑪!你說過我可以出宮!你說過不苛求我,你
說過我和紫薇,可以『沒大沒小,沒上沒下』,你都忘了嗎?」
    乾隆無法再保持緘默,正色說:
    「小燕子!我說這些,並不包括可以『撒謊生事,胡說八道』,再加上『蠻橫無禮,目
中無人』!」
    永琪看到鬧得不可開交,離開飯桌,「噗通」一聲,給太后跪下了。
    「回老佛爺,兩位格格是跟著我出去玩了,都是我闖的禍!我們換了老百姓的衣服,去
了大佛寺,又去了戒台寺,看了好多菩薩……老佛爺,您就罰我,饒了兩位格格吧!」
    太后氣得發暈,瞪著永琪:
    「永琪,你也太沒分寸了!已經是老大不小的年紀了,怎麼還是這樣糊塗?」
    「老佛爺教訓得是!永琪知罪了!」
    這時,兩個嬤嬤又上前;拉著紫薇和小燕子,往房間外面推去。容嬤嬤乘機死命的掐了
小燕子一把。小燕子就大喊起來:
    「哎喲!容嬤嬤殺人啊!痛死我了!」
    小燕子喊完,突然往地上一倒,眼睛翻白,竟然厥過去了。
    紫薇大驚,匍伏著爬到小燕子身邊。喊著:
    「小燕子!你怎麼了?怎麼了?」她推著小燕子,見她動也不動,急得不得了:
    「小燕子!你醒醒呀!醒醒呀!」
    永琪看到小燕子暈倒,簡直是急怒攻心,跳起身子,就對容嬤嬤大喝:
    「容嬤嬤!你對她做了什麼?是不是又用針刺她了?你的手上有毒嗎?你對她下了什麼
毒手?你說!你說!」
    容嬤嬤崩咚一跪,磕頭喊道:
    「奴婢什麼都沒做!冤枉啊!冤枉啊!」
    紫薇趴在小燕子身上,嚇得魂飛魄散,忽然看到小燕子對她眨了眨眼睛。紫薇一征,才
知道小燕子有詐。
    乾隆已經按捺不住,急步走了過來。焦急的問:
    「小燕子怎麼了?」
    紫薇征著,撒謊做戲這一套,她實在不會。小燕子悄悄的捏了她一下,她看到大家都眼
睜睜看著,知道不演戲也不行了。心一橫,豁出去了,咬咬牙,決定跟著小燕子的戲走。就
哀聲說道:
    「皇阿瑪!小燕子自從中了一箭,就有心痛的毛病,她平時要強,不肯說,總是掩飾
著。最近,這毛病就常常發作。受了刺激,就會厥過去!剛剛容嬤嬤不知道對她做了什麼手
腳,她一痛,病又發了!」
    乾隆怒視容嬤嬤,大吼了一聲:
    「你做了什麼?快說?」
    容嬤嬤嚇得揮身哆嗦,立刻磕頭如搗蒜,嘴裡沒命的喊著:
    「萬歲爺開恩!奴才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做!萬歲爺開恩!」
    乾隆正有一肚子的無可奈何,太后管教紫薇和小燕子,他是滿心的想袒護,又不能袒
護。看到她們兩個手足無措,答話答得語無倫次,又著急又心痛。這時,所有的氣都出在容
嬤嬤身上,就借題發揮,大罵:
    「你這個陰險的東西!專門欺負弱小,心胸狹窄,手段狠毒!別忘了,你的人頭只是借
住在你脖子上,你明知道兩個格格,是朕最鍾愛的,你也敢下毒手!你不要你的人頭了,是
不是?」
    容嬤嬤真的嚇傻了,簌簌發抖:
    「奴才知錯了!萬歲爺開恩!萬歲爺開恩……」說著,就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打得劈哩
叭啦響:「奴才該死!奴才該死!」
    紫薇從來沒有演過這樣的戲,心裡好害怕。但是,眾目睽睽,已經欲罷不能。就抱著小
燕子的頭,搖著,喊著:
    「小燕子!醒來醒來呀!求求你,快醒來吧!」
    乾隆低頭看著小燕子,對紫薇吼道:
    「小燕子有病,你怎麼不早說?趕快傳胡太醫進宮!令妃,錦繡,珍珠,快把格格抬回
漱芳齋去!」一面吩咐,一面回頭對太后急急說:「皇額娘!要教訓孩子,等到她們的身子
好的時候再教訓!現在,還是先治病要緊!」
    令妃、皇后都跑過來看。令妃蹲下身子,扶著小燕子的頭,心痛的說:
    「老佛爺開恩吧!這兩位格格,身子都弱,到了宮裡,吃了好多苦頭……」
    皇后仔細看著小燕子,一肚子的疑惑。很快的打斷了令妃:
    「皇上不要著急!這突然厥過去,臣妻有個法子治,一定治得好!」
    皇后說著,就飛快的拔下一根髮簪,對著小燕子的人中戳了下去。
    小燕子可沒料到皇后有這樣一招,痛得整個人都彈了起來,大叫:
    「哎喲!我的媽呀!我的青天大老爺!」
    皇后得意的抬頭說:
    「皇上,您瞧,這不就醒了?」
    小燕子瞪了皇后一眼,恨得咬牙切齒。人中上,已經被刺了個血點。
    永琪心痛的看著小燕子,不知道她暈倒是真是假,急得不得了。再怒看皇后,恨入骨
髓。在太后面前,他又不敢說什麼,做什麼。
    小燕子才沒有那樣容易認輸,她的戲還要演下去。站起身來,身子搖搖晃晃,四面觀
看,一股茫然失措的樣子。看到乾隆,就可憐兮兮的,輕聲的,歉然的說道:
    「皇阿瑪,我在哪兒呀?怎麼這麼多人……我又做錯什麼了?對不起,我總是惹你生
氣,做什麼都錯……我……我……」腳下一個踉蹌,站不穩,又摔倒在地。
    紫薇急忙抱住,痛喊: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
    乾隆瞪大眼睛,一迭連聲喊:
    「太醫!太醫!趕快傳太醫呀!小路子……趕快指擔架來,先把她送回漱芳齋去!快快
快……」
    「喳喳喳喳喳……」太監們飛快的應著。
    一桌子妃嬪全部傻眼。永琪半信半疑,又驚又怕。晴兒看得津津有味。太后被弄得七葷
八累了。
    接著,好一陣忙忙亂亂。
    小燕子被抬回了漱芳齋,引起了一陣騷動。太醫來了,診視,開藥。乾隆一直待在漱芳
齋,問東問西,關懷不已。好不容易,太醫走了,乾隆也離開了。小燕子躺在床上,瞇著眼
睛,不住左右偷看。
    紫薇彎下腰來,對她展開一個動人的笑。
    「好了!不要再裝了!只有我們『一家人』了!」
    小燕子從床上一躍而起。
    「皇阿瑪走了嗎?太醫也走了嗎?太醫怎麼說?有沒有洩我的底呀?」
    「太醫多麼圓滑呀,你既然厥過去了,開藥總是沒錯的!所以開了一堆藥,講了好多養
生之道,就走了。」紫薇說。
    「皇阿瑪相信了?」
    金瑣對小燕子直搖頭:
    「你可把我們大家嚇壞了是真的!看到你被抬進門來,我還以為你……」
    「以為我死了?」小燕子笑嘻嘻的接口。
    明月拍著胸口,埋怨著:
    「格格,這個不好玩,你是假的厥過去,咱們差點真的厥過去了!」
    「是呀!小鄧子嚇得噗通跪倒,對老天磕了好幾個響頭。」彩霞說。
    「你們大家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捨得死呢?」小燕子好感動:「我是九頭鳥,砍掉一個
頭,還有八個,死不掉的!」
    「你就別再說『砍頭』兩個宇了,聽起來好可怕!」金瑣說。
    「是嘛!是嘛!」明月、彩霞一迭連聲的應著。
    小燕子想起皇后,恨得咬牙切齒:
    「那個皇后真是個王八蛋,上次皇阿瑪要把她關到宗人府去,你還幫她求情,就該讓她
剪光了頭髮去宗人府當尼姑!現在,太后回來了,她又拽得跟二五八萬一樣!」她揉著人
中:「氣死我了!」
    金瑣拿著藥膏,幫她擦著人中上的傷口:
    「趕快上點藥,那個皇后的髮簪,搞不好是經過製造的,說不定有毒!」
    「對對對!最好用『九毒化瘀膏』擦一擦,以毒攻毒!」彩霞說。
    紫薇見危機已過,驚魂甫定,想想,忍不住笑。說:
    「你真大膽!又汲跟我串通好,說暈倒就暈倒,嚇得我魂飛魄散!差點沒辦法配合你演
戲!」
    小燕子也笑,指著紫薇:
    「你不是配合得挺好!哈!設想到,你撒起謊來,比我還鎮靜,簡直是那個『藍色變青
色,青色變紅色』!」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對對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看,你已經得到我的真傳了!以後,這個太后只要
一找我麻煩,我就暈倒!這一招挺有效!」
    「這一招到此為止,以後不可以再用了!」紫薇慌忙警告。
    小燕子想想,說:
    「那麼,下次換你暈倒,反正你也中過一刀,演起來比我還像!讓我在旁邊說詞,一定
說得比你更真更好,說得它天花亂墜,騙死人不償命……」她越想越有趣:「就這樣說定
了,以後,我在你腰上一掐,你就暈倒……」
    正說著,門外有人敲門,小鄧子伸頭進來。說:
    「兩位格格,五阿哥和福大爺溜過來看你們了!」
    紫薇跳了起來:
    「他們真大膽,這麼晚也敢過來!給太后抓到,我們又是『行為不檢』了!」
    兩人趕緊迎出去。只見爾康、永琪著急的站在大廳裡,兩人都是一臉愁容。看到她們兩
個,永琪立刻奔過去,拉住小燕子的手,急切的看到她臉上去:
    「你好了嗎?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嚇得魂飛魄散了!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小燕子大笑。說:
    「你真笨!當然是假的了!我的身體那麼好,怎麼可能暈倒呢?本來,應該紫薇暈倒,
比較像,偏偏她那個老實人,一點花招都使不出來!」
    永琪呼出一大口氣來:
    「謝天謝地!」又看她的嘴唇:「糟糕!腫起來了!」
    「沒關係,已經上了一大堆藥了!」小燕子滿不在乎。
    爾康看到紫薇,就心痛的,深深的看著她,搖頭說:
    「我看,你們兩個,又陷進『水深火熱』裡去了,怎麼辦?我急都要急死了!」
    紫薇看爾康,歎口氣說: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回家?現在爾泰跟塞婭去了西藏,你阿瑪額娘身邊,只有一個
你,你該早早回去陪伴他們才對!」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看到你們被召進慈寧宮,心裡七上八下,怎能放心回
家?所以就在景陽宮等五阿哥,五阿哥把經過都告訴我了,真是驚險啊!你看,那個太后真
的被唬過去了嗎?」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當時,真是慌成一團,只能硬著頭皮跟小燕子做戲。太后那
兒,我連眼角都不敢看!」紫薇說。
    爾康想了想,覺得有好多問題。看著兩人,鄭重的說:
    「你們兩個聽我說,太后是出了名的厲害,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今晚雖然給你們唬
弄過去了,說不定想想就明白過來!如果明天再傳你們,你們不要又答得亂七八糟!咱們又
要套招了!要不然,小燕子再來幾個『菩薩』,我們大家,就真的是『泥菩薩過江』了!」
    「都怪永琪啦!說什麼『菩薩』……」小燕子嘟著嘴埋怨。
    永琪脫口喊道:
    「小燕子姑奶奶!我說的是『福家』!」
    小燕子一呆,搶白的說:
    「你為什麼不說『爾康』呢?我比較清楚……」
    爾康衝口而出:
    「如果他說『爾康』,你本領這麼大,說不定聽成『水缸』!」
    小燕子正喝茶,一口茶全都噴了出來。
    金瑣、明月、彩霞全都笑得東倒西歪。
    雖然談得很嚴肅,大家仍是嘻嘻哈哈的。正說得熱鬧,外面忽然傳來小鄧子、小卓子大
聲的通報:
    「皇上駕到!」
    門裡的人一陣慌亂。
    小燕子急得滿屋子亂轉。
    「天啊!他不是走了,怎麼又來了!」
    「你趕快睡到床上去!」金瑣拉著小燕子。
    來不及了,乾隆已經大踏步而入。後面跟著太監宮女們。
    紫薇、小燕子、永琪、爾康都急忙請安道吉祥。
    金瑣、明月、彩霞也慌忙請安,再忙忙碌碌的去倒茶,拿點心。
    乾隆看到爾康和永琪,眉頭一皺。大聲的說:
    「哈!這個漱芳齋好熱鬧!爾康,永琪,你們這麼晚還在『探病』呀?」說著,眼光直
射向小燕子。「小燕子,你倒好得快!看樣子,胡太醫的功夫越來越好,給你的是仙丹啊!
怎樣?現在頭還暈不暈?胸口還疼不疼?」
    小燕子立即做出一股衰弱的樣子來,哼哼著說:
    「頭還是暈暈忽忽的,胸口也是悶悶的,不過已經好多了!剛剛在慈寧宮,差點就斷氣
了!」
    乾隆一拍桌子,大吼:
    「還敢說『差點斷氣』!你是想『真的斷氣』,是不是?」
    小燕子嚇了一跳,抬頭驚愕的看著乾隆。
    滿屋子的人全部一震。乾隆瞪著小燕子,說:
    「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慈寧宮玩花樣!連老佛爺你都敢騙,你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
說著,看向紫薇,不相信的:「紫薇,連你也串通做戲?朕以為,你是永遠都不會撒謊騙人
的!學好,那麼難,學壞,就那麼容易啊?」
    紫薇這才知道,已被乾隆識破,聽到乾隆這樣說,又羞又愧,就跪下了。
    「皇阿瑪!紫薇知錯了!當時,實在沒辦法,我們根本沒有串通,小燕子突然暈倒,我
也手忙腳亂,後來,看到小燕子跟我眨眼,我除了配合,沒有第二條路!」
    小燕子看到紫薇跪下,就急了,衝上前來,義憤填膺的說:
    「皇阿瑪!你不要怪紫薇,反正壞點子都是我出的,我一人做事一人當……」
    「要頭一顆,要命一條?」乾隆接口。
    小燕子楞了楞。
    「皇阿瑪,你怎麼把我的話,都學去了?」
    乾隆瞪大眼睛,瞅著小燕子:
    「你這麼頑劣,聯拿你也沒辦法了,看來,你遲早會『要頭一顆,要命一條』的!朕可
以原諒你一次,原諒你兩次,但是,不會原諒你一百次,兩百次!你不要越來越大膽,把整
個皇宮裡的人,都當傻瓜!」
    永琪急忙挺身而出:
    「皇阿瑪!小燕子當時是急了,您瞭解小燕子的,她每次一急,就會失去理智,只憑沖
動去做事,她的『衝動』,總是這麼亂七八糟的!」
    乾隆對大家一瞪眼:
    「你們還不坦白招供,今天去了哪兒?什麼『看菩薩』?」
    爾康就長長一歎,上前誠懇的說道:
    「皇上請息怒!兩位格格,今天是跟臣出門去了。小燕子人宮以前,有個結拜的兄弟和
姐妹,名叫柳青柳紅。他們在城裡開了一個酒樓,今天酒樓開張,大家去給他們賀喜,因為
好久不見,談得高興,就耽誤了回宮的時間!」
    「是真的嗎?」
    「不敢再欺騙皇上!」爾康誠實的回答。
    乾隆想了一下。沉吟的說:
    「在宮外有朋友,也是一件好事。聯也有許多江湖上的朋友,遍佈大江南北,每次南巡
時,都會找時間跟他們相聚。這也沒有什麼需要撒謊騙人的,太后問起時,為什麼不直說?」
    紫薇起身,歎了口長氣:
    「皇阿瑪,您有一顆寬大、包容的心!您那麼體諒我們,那麼瞭解我們,甚至,您會設
身處地的為我們去想,推己及人的原諒我們的錯……我們在您面前,或者還敢說實話,可
是,在這深宮之中,像您這樣寬宏大量,心胸開闊的人,畢竟不多呀!」
    紫薇這番話,說得乾隆實在舒服極了。臉上,就不知不覺的帶笑了。
    小燕於察言觀色,立即打鐵乘熱,再加了幾句:
    「就是就是!您是世界上最最偉大的人!但是,這宮裡的人,沒有你這麼偉大,他們看
到我的腦袋就不舒服!有時,為了保護這顆腦袋,我就會狗急跳牆,自己也不知道做了些什
麼!」
    乾隆看著這樣的兩個格格,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想想,卻哈哈大笑起來。「什麼
『菩薩』,連朕都知道永琪在說『福家』,這個小燕子,笨的時候還真笨!但是,厥過去還
演得真像,連朕都差點唬住了。」就瞪著兩人說:「你們兩個,害得朕也只好跟著你們演
戲,簡直荒唐極了!」
    小燕子睜大眼睛,驚佩萬狀,喊:
    「皇阿瑪!您在慈寧宮,就知道我在演戲了呀?你真是世界上最最聰明的人了!您這樣
掩護我,我還冤枉您不幫我……」就噗通一跪,磕了一個頭:「小燕子給您磕頭了!您真是
最最開明的皇上,最最慈愛的爹啊!」
    乾隆笑了,心中感動:
    「算了算了,你們這兩個丫頭,給朕左一頂高帽子,右一頂高帽子,我戴得挺舒服,只
好饒了你們了!」
    小燕子跳起身子,歡聲大叫:
    「謝謝皇阿瑪!我就知道,您是菩薩下凡,來幫助我們的天神啊!」
    一屋子的人喜出望外,全部笑容滿面,彼此互看。
    乾隆突然收住笑,正色說道:
    「你們也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老佛爺是朕的親娘呀,朕對她都恭恭敬敬的,你們怎麼可
以唬弄她?上次小燕子大鬧御花園,這次又大鬧慈寧宮,真是讓朕頭痛呀!朕警告你們,以
後對老佛爺要誠實坦白,謙恭有禮,這是基本的規矩!老佛爺是最精明能幹的人,你們不要
以為騙得了她,如果她追究起來,連朕都沒辦法救你們!」
    小燕子立刻垮著臉說:
    「啊?」
    乾隆凝視爾康一會兒,又看了紫薇一會兒,想到太后的悔婚,心煩意亂起來:
    「還有,這漱芳齋,到底是格格住的地方,爾康,永琪,你們也要避避嫌疑吧!不要讓
她們兩個蒙受不白之冤!出了事,你們也保護不了她們!說不定連你們的未來,都賠了出
去!」
    爾康聽了這話,臉色一變。趕緊應道:
    「是!臣謹遵皇上教誨!」
    永琪也急忙說:
    「兒臣知罪!」
    紫薇和小燕子,也笑不出來了。房裡的空氣,陡然沉重起來。
    乾隆看看大家,又不忍這麼掃興,就振作了一下,大聲說:
    「不過,最近,老佛爺也沒有時間來管你們了!因為,新疆的阿里和卓,帶著他的公
主,也要來訪問我們了!這是繼西藏土司來訪之後,又一件大事!整個宮裡,都要為迎接阿
裡和卓而忙了!」
    小燕子驚訝的說:
    「啊?又有一個公主要來啊?」就急忙看爾康和永琪,不放心的問:「這次,輪不到他
們了!是不是?不知道這個『生薑王』,要選誰做駙馬?他們那些什麼姜的人,都流行帶公
主到北京來找駙馬啊?」說著說著,越想越急,指頭看著看乾隆:
    「爾康他們已經指婚,不會再被選中吧?」
    「那可說不定!」乾隆回答。
    紫薇一驚。小燕子張口結舌。爾康、永琪不禁異口同聲的喊:
    「啊?」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