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

    自從太后回宮,爾康就開始心神不寧了。心裡像是壓著一塊沉甸甸的大石頭,覺得處處
不對勁。太后回宮前,他每次去漱芳齋,都是大大方方,不需要避諱。反正皇上一句「保護
瀨芳齋」給了他正大光明的理由,宮裡誰都不敢說什麼。可是,自從太后回來,漱芳齋門
口,走動的人又多起來了。他再去漱芳齋,不止紫薇神經兮兮,他自己也感到有些惴惴不
安,好像四面都有眼睛在悄悄的瞅著他。但是,他卻管不住自己。漱芳齋好像一塊大磁鐵,
總是把他吸引過去。
    再有,讓他深深感到隱憂的,是皇后。本來,皇后和紫薇小燕子,已經有一段時間,不
再戰爭了。儘管皇后依舊冷冷冰冰,容嬤嬤依舊陰陰沉沉,可是,大家保持距離,總可以各
過各的日子。現在,太后一回來,皇后好像驀然從睡夢裡甦醒了,又重新威風起來,囂張起
來,和紫薇的敵對,再度浮現。
    還有一件事,讓爾康隱隱不安的,就是晴兒。
    這天,他往漱芳齋走去。無巧不巧,晴兒帶著幾個宮女,迎面走來。
    兩人相遇,就都站住了。
    「爾康!你好!回來好多天了,都沒時間跟你聊聊!好像……你發生了好多希奇的事
兒!」晴兒盈盈一笑,深深看著他。
    「你都聽說了?」爾康感激的說:「那天,謝謝你了,幸虧你幫忙解圍,要不然,老佛
爺恐怕不會那麼容易饒了小燕子!」
    晴兒笑笑,那對清亮的大眼睛,就澄澈的凝視著他。爾康竟然有點侷促。
    「沒料到,我跟老佛爺去一趟五台山,好像是山中才幾日,人間已經幾千年,什麼都變
了!」晴兒笑著說:「爾康,你還好嗎?很快樂嗎?」
    「是!我都好,你呢?」爾康更侷促了。
    「依然是老樣子,生活裡沒有自我,只有老佛爺!在山裡,當然沒有什麼人能夠談話!
回到宮裡,聽說好多故事,不瞞你說,我有一點失落,有一點傷感,覺得自己不曾參與這些
『驚天動地』,好遺憾!那些故事,都是東聽一句,西聽一句,殘缺不全的!什麼時候,能
聽到你說才好!」
    「有時間的時候,一定告訴你!」爾康坦白的看她:「這些日子,確實鬧得『驚天動
地』,我和五阿哥,也找到共度一生的知己,人生的際遇,真的很奇妙……有時候,我不得
不相信,姻緣際遇,自有天定!」
    晴兒嫣然一笑。
    「成事雖然在『天』,謀事依然在『人』,是不是?」
    爾康一怔,不知她何所指,一時之間,答不出話來。
    就在此時,小燕子奔了過來,後面緊跟著紫薇。紫薇嚷著:
    「小燕子!不要去景仁宮了!我們還是守規矩一點比較好!」
    「不行不行,我快憋死了!」小燕子喊。
    小燕子和紫薇一看到爾康和晴兒,就急忙煞住步子。爾康連忙迎上前去。
    「幹嘛急急忙忙的?」
    紫薇看看爾康,看看晴兒,直覺的感到有點怪異。輕聲說:
    「這就是『晴格格』了!」
    晴兒立刻福了一福。
    「喊我晴兒就得了!」
    小燕子眼睛一亮,眉開眼笑,歡聲大叫:
    「晴兒!那天撞到你,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宮女,真沒想到,你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格
格!在老佛爺面前,你都可以嘰哩呱啦的講來講去,講得老佛爺一點脾氣都沒有,你好威風
啊!」
    晴兒只是笑,眼光不由自主的打量著紫薇。
    爾康急忙給兩邊介紹:
    「紫薇,小燕子,你們好好的認識一下晴兒!她是老佛爺面前的紅人,以後,你們兩
個,恐怕很多地方,還要靠她幫著你們呢!」
    紫薇就福了下去。
    「我是紫薇,請多多關照!」
    「不敢當!一路上聽『真假格格』的故事,已經是『久聞大名,如雷貫耳』了!如果我
算是老佛爺面前的紅人,你們兩個,大概就是很多人面前的『紫人』了!」晴兒應著,聲音
清脆悅耳。
    紫薇一楞,還沒回話,小燕子已經口快的嚷道:
    「什麼『紙人』?我才不是『紙人』!紙人風一吹就破,我那有那麼脆弱?」
    晴兒掩口一笑,就看著三人,點點頭說道:
    「老佛爺差遣我辦事,還沒辦完呢!不能多談了!我看,你們大概也有事吧,我不耽擱
你們了!我走了,改天再和你們長談!再見!」
    晴兒再看了爾康一眼,翩然而去。
    爾康怔忡著。紫薇若有所覺,不安的看看爾康。小燕子卻什麼都沒覺察,立刻拋開了晴
兒,興奮的喊:
    「我們去找永琪,好不好?這幾天,我們被那個『老佛爺』弄得整天神經兮兮,把會賓
樓開張的事都耽擱了!我們的賀禮不是準備了一半嗎?我們趕快去準備吧!」
    紫薇兀自對著晴兒的背影出神。爾康不知怎的,就覺得「沒有作賊,偏偏心虛」,為了
掩飾自己那突然湧上的不安,他慌忙大聲應著:
    「好!我們去找五阿哥,準備會賓樓的大事!」
    「會賓樓」這天開張了。
    會賓樓門口,熱鬧而喧嘩,人潮滾滾,大家擠在那兒,看著會賓樓的金字招牌,看著那
洞開的大門,看著裡面豪華的裝潢,也看著一隊舞龍舞獅隊,敲鑼打鼓的舞了過來。那條龍
足足有幾丈長,獅子在龍頭前前後後跳動,喧器的走向會賓樓。
    柳青、柳紅都是一身簇新的衣服,帶著寶丫頭和會賓樓的夥計,站在門口,東張西望。
等待著始終沒有露面的紫薇、小燕子、永琪和爾康。
    路人們伸頭探腦看熱鬧。議論紛紛:
    「好氣派的酒樓,今天新開張!」
    「聽說這個會賓樓,有親王撐腰,來頭大著呢!」
    「不是親王,聽說,和那個『還珠格格』有關!」
    人群中,有個用白巾纏著頭的年輕人,正在聚精會神的聽著。他的臉色非常蒼白,眼神
卻非常凌厲,雙眸炯炯發光,體格高大。穿著一身很奇怪的衣服,渾身都帶著異國情調。這
人不是別人,正是蒙丹。他的手下,也是包著頭巾,亦步亦趨的緊跟著他。
    柳青、柳紅沒有注意到蒙丹和他的手下,始終沒看到爾康他們,兩人都有些心神不寧。
柳紅伸長了脖於往前看,問:
    「他們來了沒有?怎麼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我看,他們不會來了!上次匆匆忙忙趕回去,也不知道出事沒有?」柳青說。
    「吉時已經快到了,咱們是等他們,還是就放鞭炮了?」
    正說著,舞龍舞獅隊已經舞到門前。柳青詫異的問:
    「柳紅,你叫了舞龍舞獅隊嗎?」
    「沒有呀!」
    柳紅正在納悶,有個舞獅隊員,拿了一張信箋,遞給柳青,柳青低頭念信:
    「我們出不來,無法前來道喜,特別雇了一隊舞龍舞獅隊,代表我們大家,恭喜你們開
張大吉!」
    「原來是這樣!他們果然來不了!」柳紅好生失望。
    舞龍舞獅隊已經賣力的表演起來,那條龍也活躍極了,忽面盤繞在一起,忽而飛翔成一
條直線,生動好看,與眾不同。看得圍觀群眾哄然叫好。那隻獅子尤其調皮,時而爬到龍背
上去散步,時而又在龍頭上跳躍舞動。獅子和龍,滾來滾去,龍頭和獅子頭彼此呼應,舞得
有聲有色。這麼好看的舞龍舞獅,讓柳青柳紅也大開眼界,看得發呆了。
    圍觀群眾,看得律律有味,紛紛鼓掌叫好。
    那隻獅子忽然跳到柳紅面前,大舞特舞,動作誇張,像哈巴狗般去舔她的臉,又用爪子
不住的去搔爬她的鼻子。柳紅起先還笑著閃躲,但,那隻獅子越來越沒樣子,居然人立而
起,把她一把就抱了起來。柳紅大驚,慌忙跳下地,就有些倔怒起來。喊著:
    「你們做什麼?做什麼?」
    柳青也覺得不對勁了,嚷著:
    「喂!遠一點!不要貼著人家站娘跳!」
    獅子那肯聽話,更加靠近柳紅。蹭來蹭去,搔首弄姿。
    那只龍也不安份起來,居然像條大蛇般把柳紅蜷在中間,龍頭不住向柳紅逼近。
    「你們是怎麼回事?誰叫你們來的?要鬧場嗎?」柳紅大叫。
    「再鬧,我就不客氣了!」柳青生氣了。捋著袖子,準備動手了。
    獅子看到兩人已經動怒,就舞到柳紅眼前,突然把獅子頭拿開,衝著柳紅嘻嘻一笑。柳
紅嚇了一大跳,只見獅頭下面,赫然是小燕子歡笑的臉龐。
    「小燕子!是小燕子!」柳紅大喜。
    那隻大龍也拿開了龍頭,露出永琪歡笑的臉。
    柳青又驚又喜,簡直不敢相信:
    「五阿……」才開口,柳青就警覺的嚥住了稱呼,忙對永琪行禮:「你這個賀禮太大
了,我們怎麼敢當?」
    這時,龍身下面,爾康帶著小鄧子、小卓子、小桂子、小順子跳了出來。
    爾康就走向柳青柳紅,抱拳一揖:
    「恭喜恭喜!你們的『會賓樓』今天開張,我們怎麼可能不來賀喜呢?」
    「是啊!不過,小燕子這個賀喜的點子,可把我們給折騰慘了!」永琪說。
    「兩位爺是鐵打的身子,不怕,咱們幾個,才是腰酸背痛,手臂都快舞斷了!」
    小鄧子嚷著。
    「是呀!是呀!」小卓於、小桂子、小顧於紛紛響應。
    柳紅這一下,真是喜出望外,拉著小燕子,又叫又跳:
    「你每次都是這樣,讓人想都想不到!猜都猜不到!」又四面找尋:「紫薇和金瑣呢?
怎麼沒看見?」
    紫薇帶著金瑣,笑吟吟的從人群後面,排眾而出。
    「這樣的盛會,我們怎麼會不來呢?小燕子不許我們露面,要我們躲在人堆裡!伯我們
洩露了他們的天機!」紫薇笑著說。
    「還好,沒有要我們也去舞那條龍,已經是我們的運氣了!」金瑣也笑著。
    柳紅就小聲的問紫薇:
    「那個太后怎麼樣?凶不凶?上次滿臉油漆回去,有沒有怎麼樣?」
    紫薇還沒答話,小燕子就搶著開了口:
    「還說呢?我們又遇到剋星了,那個『老佛爺』可不是省油的燈,我們差一點就都出不
來了……」
    「噓……」爾康急忙警告的發出噓聲。
    小燕子縮了縮脖子,趕緊閉口。柳青連忙喊:
    「放炮了!放炮了!開張大吉!」
    鞭炮劈哩叭啦響起。小燕子等人,這才跟著柳青柳紅進門去。
    會賓樓裡,早巳坐滿了客人,生意興隆。還好,柳青柳紅已經留了一張大圓桌給大家。
大家坐好,只見店小二帶著寶丫頭,滿屋子穿梭著上萊。這個寶丫頭才十二歲,是大雜院裡
的孤兒,會賓樓開張,也跑來幫忙。小燕子看到生意這麼好,就坐不住了。
    「沒想到開張第一天,生意就這麼好!我看,寶丫頭已經忙不贏了,我來幫你招呼客
人!」說著,就跳起身子,衝向寶丫頭。
    「你別管了,我們請的人手已經夠多了!」柳紅急忙喊。
    小燕子那裡肯不管,搶著接過寶丫頭的盤子。問:
    「你去招呼別的客人!這是哪一桌的?」
    寶丫頭指著前面:
    「前面第三桌!」
    「知道了!」
    小燕子端著盤子,就急急忙忙往前走。她還帶著舞龍舞獅的興奮,走得很不安份,故意
要耍帥,溜冰似的滑過去。正巧,蒙丹帶著四個手下,大踏步走來。小燕子這個「溜冰」,
就溜得太過份了,直撞上蒙丹。小燕子閃避不及,盤子裡的湯湯水水,全部倒在蒙丹身上。
盤子也落地打碎了。
    蒙丹一步跳開,已經來不及了。陰鬱的臉色,更加蒙上了寒霜:
    「你……你沒長眼睛嗎?怎麼回事?」
    小燕子闖了禍,好抱歉。笑著,抓了一塊抹布,就對蒙丹身上擦去,嘴裡嚷著:「算你
倒楣啦!我第一天當跑堂,經驗不夠嘛!」
    小燕子動作太大,手裡的抹布,在蒙丹身上亂打,全部打到他的傷口上。蒙丹一痛,不
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閃身避開。陰鷙的喊:
    「別碰我!」
    小燕子向人道歉,已經不容易。不料被碰了一個大釘子,她征了怔,頓時火高十八丈,
抹布一摔,就吼了起來:
    「你這人懂不懂禮貌?我小燕子撞了你,跟你又道歉,又賠笑臉,你罵我不長跟睛,我
也忍下去,你還那麼凶幹什麼?你以為你是會賓樓的客人,我就不敢得罪你嗎?你神氣什
麼?」
    小燕子話沒說完,蒙丹雙眼一瞪,不怒而威。眼中有一股寒氣。
    小燕子接觸到這樣凌厲的眼光,不禁一怔,火氣更大。
    「你瞪我幹什麼?」
    蒙丹吸了口氣,決定不惹麻煩,他忍耐著,收斂了自己:
    「算了!算了!算我出門不利!」
    「我才不利呢!你於嘛走那麼快?有火燒到你的尾巴了嗎?」
    蒙丹忍無可忍了,瞪著小燕子:
    「你是惡鬼投胎的是不是?」
    柳紅看到小燕子跟人衝突起來了,急忙上來打圓場:
    「不要吵!不要生氣!來來來……天下沒有不對的客人。客官,這邊坐!」
    蒙丹瞪了小燕子一眼,想跟著柳紅走。無奈小燕子擋在前面,他身子一閃,想閃開她。
小燕子被他一嘔,那裡肯放他,飛快的一攔。誰知,她攔得快,他閃得更快,竟然閃開了她。
    蒙丹這一閃,閃得太漂亮了。小燕子又一怔。頓時起了鬥一鬥的念頭。
    「原來是個行家!有功夫是不是?有功夫就把眼睛長在頭頂上,看掌!」小燕子說著,
一掌就劈向蒙丹。
    蒙丹靈活的一接,小燕子被震得連退了兩步。
    爾康、永琪、紫薇等人一看,不得了,小燕子又惹麻煩了。爾康就喊著;
    「小燕子!你怎麼回事?別砸了會賓樓,今天還是第一天開張呢!」
    小燕於一聽,就一個斤斗,翻出門外,嘴裡大嚷著:
    「有種,就出來打!」
    蒙丹和四個手下交換了一個眼光,手下忙著對他搖頭。他收束心神,不想打架,正要說
什麼,小燕子一個斤斗又翻回來。勝利的喊:
    「你不敢打?是不是認輸了?」
    「好男不和女鬥!我饒你一死!」蒙丹陰沉的說。
    小燕子大怒,一腳踢向蒙丹面門。蒙丹閃開。小燕子又飛出門外。邊跑邊喊:
    「什麼好男不好男,我看你比女人還女人!」
    蒙丹那裡受得了這個氣,跟著竄出門去。
    永琪、爾康、紫薇、金瑣、柳青全部跳了起來。
    「她又犯毛病了!簡直沒有辦法!」永琪喊著,生怕小燕子吃虧,急忙追了出去。大家
也跟著追了出去。
    到了門外,小燕子已經和蒙丹交上了手。許多還沒散的群眾,都圍著看熱鬧。
    只見小燕子飛上飛下,竄來竄去,用盡力氣去打蒙丹。蒙丹卻只是閃躲,也不回手,小
燕子使出渾身解數,連蒙丹的衣角都碰不到。
    旁觀的永琪、柳青、柳紅、爾康看得一臉驚奇。爾康低聲問永琪:
    「這個人是從哪裡來的?看服裝打扮,不像滿人也不像漢人。武功底子深不可測,小燕
子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這是一個回人,看頭巾就知道了。」柳青說:「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北京城裡,
多了好多回人,常常逛來逛去的!」
    說話間,小燕子已經嬌喘連連,打不過了。
    「算了,算了,打不過你,不打了,不打了!」
    小燕子往後一退。
    蒙丹立刻收手,抱拳致意:
    「姑娘,承讓了!」
    誰知,小燕子有詐,一聲大叫:
    「什麼讓不讓的!誰會讓你!」
    小燕子一邊叫著,一邊抓了一個龍頭,對蒙丹砸了過去。再抓起鼓棒、銅鑼、旗桿、樂
器……反正,手邊有什麼,抓什麼,全部乒乒乓乓的砸向蒙丹。
    蒙丹已經掉頭要走,毫無防備,幾乎被打到。幸好身手靈活,全部閃過。一怒之下,飛
躍回來,伸手就抓住了小燕子的衣服,把她高舉過頭。
    永琪個箭步衝上前,伸手就打,大喊:
    「呔!放下她!」
    蒙丹摔開小燕子,急忙應戰。四個旁觀回人,見到永琪出手,嘴裡喊著一些聽不懂的回
語,大叫著也躍進戰場。
    爾康、柳青、柳紅一看,不得了,對方還有四個人!一急,也都飛身而入。於是,一場
混戰就此開始。
    幾個回人雖然武功高強,但是,要和爾康他們打,還是差了一截。爾康、永琪、柳青、
柳紅本來可以打得很漂亮,奈何小燕子總是橫衝直撞的陷入險境,大家又要打架,又要保護
小燕子,就打得顧此失彼。好幾次,小燕子都落進蒙丹手裡,再被眾人手忙腳亂的救出。
    紫薇、金瑣看得心驚膽戰。紫薇就著急的,不斷的喊著:
    「小燕子,不要打了!快停止,如果打傷了,怎麼回家?根本是誤會嘛!大家解釋解釋
就沒事了!為什麼要打架嘛?」
    小鄧子急得雙手合十,不住的拜天拜地:
    「天靈靈,地靈靈,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保佑咱們的主子不要出事,不要受傷,小鄧
子給您拜拜了!」
    小卓子急得團團轉,嘴裡唸唸有辭:
    「我就說不要出來,不能出來。我的好主子,我的好祖宗,別打了,大家的腦袋都跟你
有關係呀!」
    小桂子和小順子搓手的搓手,抓頭的抓頭,大家都急得不得了。
    爾康和柳青兩人圍攻蒙丹一個。蒙丹顯然有些不支。柳青趁他不備,一拳打中他的肩
頭,這一下,正好打在蒙丹的傷口上,蒙丹呻吟一聲,肩上沁出血跡。爾康看到他身子搖
晃,幾個連環踢去踢他的下盤,蒙丹一個躲不開,幾乎摔倒。爾康急忙一扶,握住蒙丹的手
臂。喊道:
    「壯士,可不可以停手了?」爾康覺得手裡是濕的,低頭一看,忽然發現抓了一手血
跡,大驚:「你受傷了?你身上有傷?你帶傷打架?太不可思議了!」
    爾康驚訝之餘,托住蒙丹的身子,用力躍出重圍。大喊: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大家停止!停止!」
    大家這才紛紛停止,睜大眼睛看過來。但見蒙丹臉色慘白,神情依然自若。肩上、袖子
上都是一片殷紅。四個回人圍過來,用回語嘰哩呱啦的喊叫。其中一個,就拿出一瓶藥,倒
了一粒,塞進蒙丹嘴裡。小燕子忍不住低喊:
    「紫金活血丹!」
    蒙丹吃了藥丸,就定了定神,對爾康等人一抱拳,說:
    「一點小傷,沒有關係!」話汲說完,早已支持不住,身子已經搖搖欲墜。
    柳青急喊:
    「帶他進去,我的房間裡有金創藥!」
    小燕子睜大眼睛瞪著蒙丹。頓時之間,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原來你身上有傷?你有傷,還打得這麼漂亮,你簡直是個英雄!是個好漢!小燕子服
了!」就學著男孩子一拱手。
    蒙丹勉強一笑。還想說什麼,眼前一黑,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爾康伸手一抱,托住蒙丹的身子。
    「趕快抱進客房裡去!」柳紅喊。
    小燕子等人和蒙丹的認識,就是這樣開始的。
    那天,在會賓樓的客房裡,他們給蒙丹包紮了傷口。當大家發現蒙丹渾身都是傷口的時
候,大家更是掠訝極了。那四個回人,顯然只會說回語,問什麼都問不出來。只是非常緊張
而防範的看著爾康他們處理傷口。
    「他們好像有難言之隱,我看,是經過一番血戰!」爾康研判的說。
    「血戰!唔……」小燕子對蒙丹更是佩服:「他一定是個江湖大俠客!」
    大家正在研究蒙丹,蒙丹也悠悠醒轉。睜眼一看,看到大家圍繞著他,大驚。慌忙從床
上坐起身來。柳青急忙扶住,說:
    「這位壯士,你最好再躺一躺。你的傷口,我們都給你上了藥,包紮好了!我這個刀創
藥是很靈的。這樣包紮著,每天換藥,包你十天半月就好了!」
    蒙丹掙扎著坐好,對大家一抱拳。
    「謝謝各位!有勞費心了!」
    「你身上有傷,自己要保重,不能隨便和人再打架了!」爾康忍不住叮囑。
    蒙丹苦笑,眼光掃著小燕子:
    「有的時候,真是沒辦法,碰到不講理的人,硬要打架,怎麼辦?」
    「你說我嗎?」小燕子轉著眼珠說:「如果我知道你受傷了,我才不會跟你動手呢!我
絕對不會『乘人有危險,就去欺負人』!但是,你武功這麼好,怎麼會受傷呢?」
    蒙丹苦笑不語。永琪就問:
    「請問壯士,怎麼稱呼?」
    蒙丹有些遲疑,還沒說話,小燕子心直口快的問:
    「你是『生薑』人,是不是?」
    「生薑?」蒙丹一怔。
    「是呀!你這樣的打扮,柳青說你是『生薑』人。」
    「她的意思是,你是『回疆』人?」永琪趕快解釋。
    蒙丹環視眾人,看到一張張熱情而率直的臉,終於坦白的說道:
    「我姓蒙,單名一個丹字。不瞞各位,我確實是回人。」
    「在下福爾康,對於閣下的身手,實在不能不服!咱們不打不相識,交個朋友如何?」
爾康說。
    「我姓艾,單名一個『琪』字!」永琪說。關於真實身份,當然不能透露。
    「我是柳青,那是我妹妹柳紅!」柳青介紹。
    小燕子一拍胸口:
    「我是小燕子,這是紫薇和金瑣,我們大家都是一家人,有的是結拜姐妹,有的是生死
之交,有的是『山無稜,地無邊』的朋友……反正說不清楚,就是那個感情好得不得了的
人!你雖然帶傷打了一架,又把傷口弄破,流了好多血!可是,你的血沒有白流,因為你得
到好多好朋友!」
    小燕子嘰哩呱啦,蒙丹聽得動容了。點點頭,誠懇的說:
    「回人蒙丹,感謝各位的好心,如果有可以效力的機會,一定全力以赴!」
    小燕子好奇的再問:
    「你那個『生薑』,不是在很遠的地方嗎?你跑到北京來做什麼?」
    「你怎麼能說這麼好的漢語?」永琪也追問。
    蒙丹眼光灼灼的環視大家:
    「我從小就學漢語,說得跟漢人差不多,我在新疆,也是大戶人家的子弟……」他欲言
又止:「各位,我有個請求……我的身份,是個秘密。如果給人知道了,我會有殺身之
禍……我看各位都是很義氣的人,請幫我保密!」
    「我知道了!你是從『生薑』逃出來的!你一定受了什麼冤枉,有仇人在迫殺你,你一
路從『生薑』逃到北京,幾次和敵人大戰,你的人少,敵人太多,你打得落花流水,還是受
傷了!」小燕子有聲有色的說道。
    蒙丹又苦笑了一下,眼神落寞而淒苦:
    「姑娘真是聰明!差不多就是這樣。所以,如果幾位不提遇到了我的事,我會非常感
激。」
    「你相信我!我們一定不提,可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小燕子說。
    「請說!」蒙丹看著小燕子。
    「我要拜你做師父!」
    「我怎麼敢當?」蒙丹一怔。
    「你怎麼不敢當?敢當敢當,一定敢當!反正,我認定了你做師父,如果你做我的師
父,你的仇人就包在我身上,我幫你除掉他們!」
    「不要說笑話了,我四海為家,在北京不會久留。」蒙丹說。
    「既然四海為家,為什麼不在北京久留?」小燕子問。
    兩人正在扯不清楚,紫薇忍不住著急的提醒大家:
    「小燕子,別鬧著拜師父了,我們出門好半天了,你又打架,又交朋友,又拜師父……
現在,天都快黑了!再不回家,我們就有麻煩了!」
    永琪、爾康一震。看看窗外的暮色,全部緊張起來。
    「真的!大家快走吧!」爾康喊。
    小燕子就對蒙丹一拜:
    「小燕子暫時拜別師父,你好好養傷,柳青柳紅會把你當成自家人一樣,你的那四個朋
友,他們也會招呼的,這兒還有幾間客房,你們就住下來,不要客氣!咱們中國人,是那個
『四面八方,都是兄弟』,所以,你就是大家的兄弟……」
    金瑣拉著小燕子就走:
    「別說了,快走吧!柳青會幫你照顧『師父』的,你就不要囉囉嗦嗦了!要不然小姐又
要跟著你遭殃!」
    大家拉著小燕子走。小燕子幾自一步一回頭:
    「師父!你不許悄悄的走掉……聽到沒有?我過兩天再來看你,你把你的那個仇人的名
字告訴我,我幫你報仇……還有你的故事,你一定有一個很精彩的故事,我最喜歡聽故事
了!」
    蒙丹只是苦笑,眼神深透。看起來莫測高深,而略帶蒼涼。
    爾康帶著大家,回到宮裡,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紫薇走在御花園裡,神態就緊張起來了,看看爾康,看看永琪,不安的說:
    「爾康,五阿哥,你們不要再送我們了,我們自己回漱芳齋去!」
    爾康看著紫薇,不知怎的,心裡那層不安,又捲上心頭,就把她的手一拉:
    「紫薇,借一步說話!」
    「你幹嘛?別拉拉扯扯的!當心給人看見!」紫薇驚慌的東張西望。
    小燕子大笑,調侃的說:
    「你就跟他借一步說說話吧!要不然,我們大家集體迴避!」
    小燕子一揮手,大家就笑著,一溜煙的通通跑開了。
    「你看你嘛!待會兒我又會被小燕子笑!」紫薇羞得跺腳。
    爾康就把紫薇一拉,拉到一座假山後面去。
    「有話快說!天快黑了!」紫薇好著急。
    爾康凝視紫薇,在紫薇那對黑白分明的眸子下,許多心事,都藏不住了。
    「紫薇,自從太后回來,我一直心神不定,覺得隱憂重重。有些事,我也不知道該不該
跟你說,壓在心裡好難受。」
    紫薇被他嚴重的樣子驚嚇了。
    「什麼事?」
    「我想,我們已經這麼好了,彼此都不該有秘密。」爾康遲疑的看著紫薇:「又怕你胡
思亂想,弄得本來沒事,反而變成有事……」
    「你快說明!你這樣吞吞吐吐的,我更加會胡思亂想了!最近,我就覺得你有心事,你
就坦白說吧!」紫薇著急的盯著他,有些害怕起來。
    「有關兩個人,一個是晴兒,一個是金瑣!」爾康衝口而出。
    紫薇大大一震。
    「晴兒?金瑣?」
    「是!」爾康深深的看著紫薇:「先說晴兒。晴兒的身份,你已經瞭解了。但是,有件
事你不知道,六格格去世之後,在幾年前,皇上曾經想把我指給晴兒,當時,晴兒還小,這
只是一個提議,誰也沒有認真。不過,這件事總是一個事實……如果別人告訴你,就不太
好,所以,我寧願自己告訴你!」
    紫薇心中猛的一抽,眼睛睜大了,定定的看著爾康。
    「你為什麼從來沒說過?」她啞聲的問。
    「它從來不在我心裡構成什麼,連皇上也忘了這件事,我何必去說它呢?」
    「那麼,你現在為什麼又要說呢?」紫薇緊緊的看著他。
    爾康一征。
    紫薇急了。眼前,立刻浮起那天看到爾康和晴兒談話的神情,浮起晴兒那張白皙嬌美的
臉龐,那對若有所訴的眼睛,還有……她那清脆說耳的聲音……
    「可見,她在你心裡還是有份量的,是不是?」紫薇急問:「你跟她有『過去』嗎?一
定有,是不是?那天在御花園碰到你們,我就覺得怪怪的,現在,我全明白了!我們交往的
這段日子,她離開你很遙遠,我離你很近,你忘了她。但是,現在她回來了,那些『過
去』,就也跟著回來了!」
    「你在說些什麼?」爾康大驚。「我就知道不能跟你說!五阿哥一定要我跟你『備
案』,一『備案』你就開始編故事!我向你發誓,我跟她什麼都沒有,老佛爺家教森嚴,也
不允許有任何事……」
    「難道你家不是『家教森嚴』,你和我還不是發生了感情?『家教森嚴』又有什麼
用?」紫薇一急,嘴裡的話,不經思索就衝出了口。
    爾康瞪著紫薇,生氣了。
    「你這是什麼邏輯?怎麼可以用我們的故事,去套在別人的身上?你這樣硬栽給我一個
『過去』,實在太不公平了!你簡直辜負我的一片心!辜負我特地告訴你這件事的誠意!」
    看到爾康生氣了,紫薇更急,立刻後悔了,聲音就軟弱下來:
    「對……對不起,我……我有一點失常!那個晴兒,那麼漂亮,那麼會說話,在老佛爺
面前,那麼有辦法……我覺得……我覺得……她是我的威脅,我在她面前,好渺小……我
怕……」她吞吞吐吐的說到這兒,眼淚就不爭氣的滾落下來。
    爾康原是要防止任何的流言傳到紫薇耳朵裡,免得紫薇多心,這才老老實實的把那件根
本「沒什麼」的舊案供出來。不料紫薇的反應這麼強烈,又看到她哭了,頓時五臟六腑,全
部揪成一團,早知道,就該什麼都不要說!他一個控制不住,就伸手握緊她的手,拉她人
懷,擁著她,一迭連聲的喊道: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實在不該跟你說這件事!更不該跟你大聲,你別哭,我要跟你
說的,其實好簡單,就是請你信任我,不管有什麼風吹草動,我心裡只有一個你!真的,永
遠只有一個你!你不要伯,誰都不會成為你的威脅,誰都不會!」
    附近有宮女走動說話的聲音,紫薇一驚,慌忙掙脫爾康,胡亂的擦著眼淚。
    「什麼都別說了,讓我回去吧!給人看見,算什麼呢?」
    爾康拉著她,急切的看她:
    「你信我了嗎?信我了嗎?」
    「不知道該不該信……」紫薇哽硬嚥著。
    「什麼叫該不該信?我要怎樣才能讓你信?」爾康急了,一摔頭:「這樣吧!我現在就
去找皇上,讓他作主,給咱們立刻完婚!」說完就走。
    紫薇急忙拉住他。
    「你不要這樣子嘛!我信你,信你,信你!好了吧?」她四面看看:「我真的要走
了!」突然又想起來,問爾康:「你說第二個人是金瑣,那是什麼意思?」
    爾康長長一歎。
    「算了,今天不跟你說了!你一下子沒有辦法接受這麼多的事!金瑣的問題,改天再
談!」
    紫薇滿腹狐疑。
    「金瑣跟你說了什麼嗎?」
    「沒有,沒有!」爾康連忙回答:「是我的問題,我不能委屈了金瑣!」
    紫薇一呆,還來不及說話,幾個宮女走了過來。紫薇一驚,就想掙脫爾康,爾康在匆忙
之中,抱住她,吻了她一下。匆匆的說:
    「記住,千言萬語,只是一句,你永遠是我心中的唯一!」
    紫薇好感動,淚汪汪的看了爾康一眼,掙脫了他,跑走了。
    紫薇趕回了漱芳齋,發現一屋子的宮女太監都在著急。小燕子已經換了旗裝,戴好旗
頭,正在等她。原來太后賜宴,所有阿哥格格都去了,只差了她們兩個。
    「快快快!」金瑣一迭連聲的喊:「小姐!要換衣服,要梳頭,要戴首飾,換旗鞋……
我看,是一定會遲到了!我的天啊!」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