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

    小燕子和紫薇走進了慈寧宮。
    兩人抬頭一看,只見太后端坐房中,容嬤嬤,桂嬤嬤在她身後捶著背,太監宮女環侍。
乾隆坐在一旁的椅子裡,皇后令妃兩邊站立相陪。一屋子的人,卻安靜得鴉雀無聲。
    小燕子和紫薇趕緊對著太后和乾隆跪下。
    「紫薇叩見老佛爺,老佛爺吉祥!」紫薇磕下頭去,起身,再磕頭:「紫薇叩見皇阿
瑪!皇后娘娘!令妃娘娘!」
    小燕子趕緊跟著學,依樣畫葫蘆,來了磕頭那一套。
    「小燕子叩見老佛爺,老佛爺吉祥!還有皇阿瑪,皇后娘娘,令妃娘娘!」
    「抬起頭來!讓我瞧瞧!」太后說,聲音裡就有那麼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紫薇和小燕
子怯怯的抬起頭來。
    太后的眼光就威嚴的在兩個女孩上梭巡。
    「起來吧!」
    兩人起身,必恭必敬的站著,大氣都不敢出。
    太后就微笑起來:
    「剛剛我聽了你們兩個的故事,沒有想到,我離開這大半年,宮裡這麼熱鬧!看樣子,
我錯過很多好戲了。」
    紫薇不敢回話,小燕子看到太后面帶微笑,就把戒備的心全拋開了,興奮的說:
    「可不是!奶奶你老人家幹嘛跑去吃齋念佛?把爾泰的婚禮都錯過了,把西藏土司的比
武也錯過了……」
    紫薇慌忙拉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突然醒悟,急忙改口:
    「我是說……」聲音小了下去:「回老佛爺,您確實錯過很多好戲了!」
    乾隆瞪著小燕子,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說:
    「皇額娘,這個小燕子就是這樣,規矩到現在也沒學會,朕覺得她天真爛漫,也就隨她
去了。您最好別跟她計較!」
    太后皺皺眉頭,看小燕子,問:
    「聽說你無父無母,你進宮以前,是怎麼過日子的?」
    「我?」小燕子轉頭看紫薇,悄悄問:「要不要說實話?」
    太后又皺皺眉。
    「我在問話,你不要東張西望!」
    小燕子一驚,慌忙看太后。
    「回……回老佛爺,我有很多方法呀!我賣藝,爬桿,耍大旗……有的時候也耍耍詐。」
    太后根本聽不懂:
    「你什麼什麼?賣什麼?爬什麼?耍什麼?」
    紫薇好著急,又去悄悄的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被太后一問,有些心慌,又被紫薇一
拉,更加心慌,又不知道說錯了什麼,就去看令妃,令妃對她直搖頭。小燕子正在怔忡間,
太后聲音再度響起:
    「你什麼什麼?再說一遍!」
    小燕子一急,衝口而出:
    「我不什麼什麼,沒有什麼什麼!」說到這兒,忽然想起爾康的警告,不能說「什麼什
麼」,就趕忙聲明:「我根本沒說『什麼什麼』呀!」
    太后睜大眼睛,聽得一個頭有兩個大。
    「啊?什麼什麼?」
    小燕子更急了,也睜大了眼睛問:
    「什麼『什麼什麼』?」
    這太后和小燕子,就「什麼什麼」地鬧了個沒完沒了,一屋子的人都聽傻了。乾隆和令
妃交換了一個啼笑皆非的注視。宮女們拚命憋著氣,忍住笑。
    紫薇不能不接口了:
    「回老佛爺,小燕子辭不達意,她是說,她會一點拳腳功夫,進宮以前,靠表演拳腳功
夫謀生活,『爬桿』,『耍大旗』都是表演的名稱。」
    小燕子急忙接口:
    「是是是!等哪一天,奶奶您……不對,老佛爺您……」覺得又不對,搖頭,自言自
語:「不對,要加『回老佛爺』……回老佛爺您要是喜歡……我表演給您看!」
    太后被小燕子弄得糊里糊塗,皺著眉說道:
    「你這『天真爛漫』,我大概是老了,可有點『招架不住』!」
    太后一直皺眉頭,小燕子緊張得語無倫次了:
    「怎麼會呢?我爬桿,耍大旗都是表演,不需要對打,您……不對,老佛爺您……」急
急再改口:「回老佛爺您……您老了也沒關係,你只要看,我又不會打到您前面來,不用您
接招,沒什麼『招架不招架』的!奶奶您……」想想不對,更緊張,改口:「老佛爺
您……」想想又不對:「回老佛爺您……哎呀!」小燕子老是說錯,一急,啪的一聲,打了
自己一個巴掌:「我好緊張……說什麼錯什麼……」她瞪著太后,衝口而出:「我可不可以
喊您奶奶呀?這『老佛爺』三個字實在彆扭,我怎麼說就怎麼不順!」
    乾隆皺眉搖頭。令妃咬著嘴唇乾著急。皇后好得意。一屋子太監宮女快憋死了。太后被
攪得頭昏腦脹了。
    「你這說的……是什麼跟什麼呀?」
    紫薇不得不硬著頭皮給小燕子解圍:
    「老佛爺!小燕子進宮以前,曾經照料過許多無家可歸的老人,那兒有些老太太,她都
喊人家『奶奶』。在她心裡,最最親切的稱呼就是『奶奶』了!她看著您慈眉善目,和藹可
親,就忘了您是高高在上的『太后』了。」
    「是是是!就是!就是!」小燕子又點頭,又嚥口水:「我想,這『太后』也是人,跟
『佛爺』實在有些不像,想那廟裡供的『佛爺』,都是石頭雕的,泥巴做的……哪像您這樣
有血有肉,會說會笑呢?」
    乾隆趕緊打斷小燕子:
    「小燕子,你不要『別出心裁,獨樹一幟』了!大家都叫太后作『老佛爺』,你跟著稱
呼就對了!」
    小燕子一聽到乾隆說成語,老毛病就來了,困惑的問:
    「什麼新菜舊菜,一隻兩隻?」
    乾隆歎氣。令妃著急。這次,紫薇也愛莫能助了。
    太后一臉的不可思議,瞪了小燕子半晌。
    「好了,這個還珠格格,我也瞭解幾分了!」就不再看小燕子,看向紫薇:「紫薇,你
是受你母親遺命,進京來找皇阿瑪的?」
    「是!」紫薇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的母親要你進京來找皇阿瑪,不是太奇怪了嗎?她有什麼把握,你能進宮?為什麼
她生前不自己來,要讓你一個姑娘家,孤零零的到北京來?我聽得糊里糊塗,你是不是可以
給我解釋一下?」太后盯著紫薇。
    紫薇沒想到太后第一次見面,就這樣直接的,咄咄逼人的提出疑問,一驚。答得有些囁
嚅,有些膽怯:
    「回老佛爺,紫薇不……不知道。紫薇猜想,我娘,她不敢來,她等待了太久,大概已
經對自己沒有信心了。」
    「哦?對自己沒有信心,對你倒有信心!這也怪了。」太后沉吟的說。
    紫薇臉色變白了。
    乾隆好著急,忍不住咳了一聲,接口說道:
    「唉,皇額娘,那些過去的事,現在也不必追究了!」
    「是呀!恐怕也追究不出什麼所以然來了!」太后眼光就直視紫薇,把她從頭看到腳:
「長得倒是乾乾淨淨的!」轉頭看乾隆:「聽說,已經指婚給爾康了?」
    「是!」乾隆應著。
    「好不容易才認了格格,怎麼這第快就指婚了?」太后問。
    皇后好不容易又逮著機會了,接口說道:
    「老佛爺有所不知,這紫薇格格,曾經跟著皇上出巡,一路上和那爾康『情投意合』,
皇上看他們『兩小無猜』,就成全他們了!」
    太后一聽,心裡有氣。
    「哼!情投意合?兩小無猜?」就注視著紫薇,正色說道:「既然進了宮,既然也封了
格格,自己要管著自己,你娘那些毛病,可別跟著學!」
    太后這話一出口,紫薇如同挨了一捧,臉色立刻變了。她睜大眼睛,呼吸急促,感到屈
辱極了。
    小燕子聽到太后這樣說,又看著紫薇的臉色,心裡憤憤不平,就拚命吸氣,壓抑著自
己。紫薇忍氣吞聲,聲音顫抖的說了一句:
    「紫薇謹遵老佛爺教訓。」
    太后臉色一正,嚴肅的說:
    「你們兩個,來自民間,不要把民間那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帶到這皇宮裡面來!生活小
節,行為舉止,都要端正,知道嗎?」
    「紫薇知道了!」紫薇輕聲說。
    小燕子挺立著,更加生氣。呼吸好急促,一臉的不平。
    太后沒有忽略小燕子的表情,提高了聲音問:
    「還珠格格好像有點不服氣,是嗎?」
    小燕子咬咬嘴唇,低下頭去。
    「有什麼話,就說!」太后盯著小燕子,命令的喊。
    小燕子緊閉嘴,拚命搖頭。
    「要你說話,搖頭是什麼意思?」太后更加不滿了。
    這一下,小燕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抬起頭來,大聲的說道:
    「說就說!是您要我說的,不是我自己要說的!我不敢不服氣,因為您是太后。我知
道,太后說的話,比聖旨還聖旨,小老百姓只能遵旨。您認為民間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
事,我還認為宮裡才有好多『不七不八』的事呢!」
    太后哪裡碰到過這樣的釘子,頓時大怒,一拍桌子:
    「放肆!跪下!」
    紫薇和小燕子一嚇,雙雙跪倒。小燕子一跪,感到膝上軟綿綿的,不禁暗中得意。嘴裡
就嘰裡咕嚕的喃喃自語:
    「跪就跪,反正已經武裝好了!有『棉被而來』,不怕!」
    小燕子膝上的「跪得容易」實在太明顯了。皇后眼尖,看見了,指著說:
    「老佛爺,這個還珠格格有些奇怪,膝蓋上不知怎麼了?」
    太后也覺得小燕子行動怪怪的,就回頭喊:
    「桂嬤嬤,竄嬤嬤,看看她的膝蓋怎麼了?」
    「喳!」桂嬤嬤、容嬤嬤大聲答著。就上前去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哪裡肯讓兩個嬤
嬤碰她,伸手用力一推,桂嬤嬤就摔了出去。「哎喲哎喲」呻吟著。
    容嬤嬤慌忙一退,跪地磕頭,誇張的說道:
    「回老佛爺,奴婢不敢去碰還珠格格,她有武功,會把奴婢打得鼻青臉腫!奴婢以前不
知厲害,被她教訓過好多次了!」
    太后大驚。
    「什麼?」她驚看小燕子:「你敢動手?兩個嬤嬤奉我的命令過來,代表的就是我!你
怎敢動手?」
    「如果我不動手,我肯定要吃虧!總不能每次只有挨打的份,沒有還手的份!好嘛!你
們不要研究我的膝蓋了!給你們看就是了!」小燕子嚷著,就掀起衣服,露出「跪得容
易」,伸手得意的拍拍膝蓋:「這個東西叫作『跪得容易』,是我發明的!在這皇宮裡,動
不動就要下跪,如果不把膝蓋保護好,每個人都會變成跛子!」
    乾隆、令妃啼笑皆非,急在心裡。一屋子宮女太監,又都憋著笑。
    太后看得目瞪口呆。
    乾隆想給小燕子解圍,大聲說道:
    「小燕子,你書念不好,花招倒不少!以後不許戴這個東西!下跪是一種禮節,誰說可
以保護?你這不是『陽奉陰違』嗎?」
    小燕子好著急,哀聲喊道:
    「皇阿瑪,您又跟我拽文了!什麼『羊啊鷹啊』?我又不是『羊』,又不是『鷹』,雖
然叫作小燕子,可就飛不出皇阿瑪的手掌心!這個『跪得容易』不能省,因為我總是說錯
話!下跪的機會太多,每次闖禍的都是『嘴』,連累的都是『膝蓋』……」
    乾隆忍無可忍,大喝:
    「你還不住口!」
    小燕子一嚇,連忙閉緊嘴巴。
    太后氣得發暈。
    「容嬤嬤!桂嬤嬤!給我把她那個『跪得容易』拿下來!拿來給我看看是什麼玩意,再
給我好好的教訓她!我倒要看看她,還敢不敢動手?」
    「喳!」
    兩個嬤嬤一臉得意的,去抓小燕子。小燕子急喊:
    「不許碰我!不許碰我……」
    容嬤嬤一臉詭笑,向小燕子逼近:
    「現在已經由不得你『許不許』了!」
    小燕子眼看兩個嬤嬤陰狠狠的走來,豁出去了,抓住紫薇,跳起身子,往門外衝去,嘴
裡大嚷:
    「紫薇!七十二計,跑為第一!好女不吃眼前虧!要不然又要糊里糊塗挨打了!」
    紫薇被她拖得摔倒在地,掙扎著爬開去,拚命搖頭:
    「不要這樣!小燕子,不行呀!回來呀……」
    小燕子顧不得紫薇了,像箭一般,衝出門外去了。
    太后一臉的驚愕。
    眾人全都傻眼了。
    小燕子衝出慈寧宮,就沒命的往前飛奔,一面還要回頭張望,看看紫薇逃出來沒有。這
樣跑著跑著,就沒看到迎面走來的晴兒。晴兒是剛剛去馬車上,把太后的衣服首飾收拾好,
帶著幾個宮女,抱著衣服,正要進慈寧宮,沒料到小燕子直衝而來,兩人都閃避不及,撞了
一個滿懷,雙雙跌倒在地。
    「哎喲!這是誰?這麼火燒眉毛的?」晴兒喊著。
    小燕子急忙扶起晴兒。一看,是張生面孔,不認識。
    「你是誰?」小燕子問。
    「我是晴兒!」
    小燕子生怕有人追出來,沒時間多問,就急急的說:
    「不管你是『晴兒』還是『雨兒』,你一定是新來的宮女,我沒時間跟你多說!你要小
心……」指指慈寧宮:「那裡面有個很難纏的老太太,正在找我麻煩!我逃命要緊!你也最
好逃開,免得被我連累,我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連累別人的本事數第一!你快走!快走!」
    晴兒睜大眼睛,稀奇的看著小燕子。
    正說著,乾隆、皇后、令妃、太后、容嬤嬤、桂嬤嬤和宮女太監們紛紛跑出門來。紫薇
跟在最後面,驚慌失措的看著小燕子。
    乾隆真的怒不可遏了,大吼道:
    「來人呀!給我把還珠格格抓起來!賽威,賽廣!」
    就有侍衛大聲應著,賽威賽廣也應聲而出。
    「喳!奴才遵命!」
    賽威、賽廣就飛身去抓小燕子。
    小燕子一看情況不對,拔腳就跑。賽威、賽廣緊追在後。
    小燕子在假山上面,跳上跳下,到處飛竄。她一邊跑著,膝蓋上的「跪得容易」就一邊
掉落。後面,侍衛成群追著,賽威、賽廣跟著跳上跳下,宮女太監全部跑出來看熱鬧,整個
御花園裡,鬧得天翻地覆。
    乾隆、皇后、太后等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晴兒也看得津津有味。
    小燕子邊跑邊喊:
    「皇阿瑪!你說過,我可以不守規矩,可以不要『三跪九叩』,你怎麼不守信用?每次
你說話都不算話,我們到底要不要相信你?」
    太后氣得發抖:
    「反了!反了!這種野丫頭,怎麼會變成格格的?」
    皇后勝利的看著太后,說道:
    「老佛爺,這種場面,還是小場面!您離開的這段時間裡,更大的場面,時時刻刻在演
出呢!」
    這時,永琪、爾康、金鎖……也都驚動了,從漱芳齋奔出來。
    永琪和爾康一看到這種狀況,兩人全都傻住了。
    「怎麼會這樣?不是教了半天嗎?怎麼還會變成這樣?」爾康驚問。
    小燕子已經跳到一棵樹上,高喊著:
    「皇阿瑪!你也不幫我?你也不救我?太后一回來,你怎麼就變了一個人?」
    永琪忍不住大叫了:
    「小燕子!你不要胡鬧了!趕快下來!」
    賽威、賽廣也飛身而上,去抓小燕子。小燕子不願被抓,又飛身而下。賽威賽廣跟著飛
身而下,緊追不捨。小燕子就和兩人打了起來。賽威、賽廣哪裡敢真正和格格交手,有所顧
忌,不能傷到格格,閃避的時候多,還手的時候少。三人在御花園裡,就演出了一場鬧劇,
忽上忽下,忽追忽打。
    太后見所未見,實在看不下去,對乾隆厲聲說道:
    「皇帝!這成何體統?」
    乾隆不能不管了,大喊:
    「賽威!賽廣!不要跟她客氣了,把她捉過來!」
    永琪生怕小燕子吃虧,急忙喊:
    「皇阿瑪!我和爾康去捉她!」
    永琪就和爾康飛竄過去,抓住了小燕子。永琪在小燕子耳邊,低聲警告:
    「太后面前,連皇阿瑪都要忌諱三分,保護不了你,你不要再鬧了!」
    小燕子還要掙扎,爾康也低聲警告:
    「快過去!不要弄得不能轉圜,那就嚴重了!」
    兩人把小燕子拉到乾隆等人面前,三個人全部跪落地。永琪磕頭說道:
    「老佛爺!皇阿瑪!小燕子來認錯請罪了,請開恩!」
    紫薇急忙走過來,也一齊跪下。
    太后看著小燕子和紫薇,不敢相信的說:
    「這樣的兩個格格,真是匪夷所思,讓我大開眼界!」
    紫薇磕下頭去,含淚說道:
    「老佛爺!紫薇代小燕子向您認錯!請您不要再追究了!小燕子和我,進宮不久,對於
宮裡的規矩,難免生疏。不是有意衝撞,請您網開一面,紫薇給您謝恩了!」
    乾隆見紫薇楚楚可憐,心裡好生不忍,對太后婉轉說道:
    「皇阿瑪別生氣了!這兩個丫頭確實該打,但是,看在她們才入宮不久,規矩都還沒有
鬧清楚,就讓她們好好去反省吧!」就低頭看紫薇和小燕子,大聲說:「你們兩個,還不磕
頭認錯,回去學規矩!」
    紫薇忍著淚,磕下頭去。
    「紫薇知錯了!紫薇給老佛爺磕頭了!」
    爾康和永琪,拚命拉小燕子的衣服,示意她認錯。
    小燕子卻怒氣沖沖的挺直背脊,就是不肯磕頭認錯。
    太后氣壞了,指著小燕子:
    「我不管你這個『格格』有多少人在撐腰,我今天非處罰你不可!來人呀!給我把『還
珠格格』拉到慈寧宮,我要親自管教這個丫頭!」
    這一下,永琪、紫薇、爾康全部磕下頭去,懇求的喊著:
    「老佛爺請息怒!高抬貴手啊!」
    情況眼看不可收拾,晴兒笑嘻嘻的走了過來,把太后的胳臂一挽,清脆的說:
    「老佛爺!您才回宮,就鬧了個人仰馬翻!您累不累呀?我看這個還珠格格挺好玩的,
在這假山上面跳上跳下,引得大家看熱鬧,宮裡幾時這麼好玩過?老佛爺,您就當這是還珠
格格別出心裁,在想法兒迎接您,逗您開心,好好的笑一笑不好嗎?難道還真跟她生氣不
成?您也知道,只要您老人家一生氣,整個皇宮上上下下,就沒有一個人能夠心安,大家都
會跟著難過,您何必呢?」
    晴兒嘰嘰喳喳,說得輕鬆愉快,小燕子和紫薇看著聽著,傻了。爾康永琪也看著她,都
有意外的驚喜。
    太后一怔,抬眼看晴兒,臉色立刻柔和起來。
    「哦?晴兒的意思,不要追究了?」太后問。
    「老佛爺,當然不要追究了。」晴兒應著:「瞧,把人家兩位格格,嚇成這個樣子,人
家到底是新來的,對您瞭解不深,不知道您是為了她們好,還以為您不慈祥呢!您那份慈悲
心,那份菩薩心腸,她們說不定就誤會了!那,您不是得不償失嗎?」
    太后看了晴兒一會兒,竟然笑了:
    「算了!算了!晴兒說了一大車話,就是在幫你們兩個說情!看在晴兒面子上,我只好
饒了你們了!好了!別跪在這兒了,都去吧!」
    大家好驚訝。沒料到一場風波,就這樣輕易解決,都呆呆的看著晴兒和太后。
    乾隆趕快見風使帆,故意大聲喝道:
    「還不趕快謝恩,回去閉門思過!」
    紫薇、永琪、爾康都連忙磕頭,齊聲說道:
    「謝老佛爺恩典!謝皇阿瑪恩典!」
    只有小燕子,依舊直挺挺的跪著,不肯磕頭。
    太后不再看他們,扶著晴兒的手,轉身去了。乾隆和眾人急忙跟隨而去。
    晴兒臨行,對爾康投來深深的一個注視。
    爾康怔忡著。太后回眼一看,再看看晴兒,心裡若有所悟了。
    小燕子一回到漱芳齋,就納悶的喊:
    「這個晴兒,到底是個什麼來頭?小小一個宮女,怎麼在太后面前那麼吃得開?太奇怪
了!」
    「她不是宮女,她是一個格格!」永琪接口,看了爾康一眼。
    「她也是皇阿瑪的女兒嗎?」紫薇一驚。
    「她不是,她是愉親王的女兒!」爾康回答,看著紫薇,解釋著:「愉親王在十年前戰
死在沙場,福晉跟著殉情而死。晴兒是愉親王唯一的孩子,太后看她可憐,就帶回宮裡,一
直養在身邊。」
    「原來如此!搞了半天,她是太后的親信!」小燕子明白了。
    「不錯!不止是親信,也是親人,老佛爺幾乎離不開她,喜歡她就像皇阿瑪喜歡你一
樣!沒什麼道理,就是打心眼裡喜歡!」永琪說。
    小燕子一跺腳:
    「算了!皇阿瑪哪有喜歡我?太后欺負我們,他也不幫咱們,我氣都氣死了!你還說他
喜歡我!」一邊說,一邊氣得滿屋子轉圈子。
    「你不要怪皇阿瑪了,他一直在護著我們,如果不是皇阿瑪,我們又要挨耳光了!」紫
薇臉色淒然的說。
    「她們對打耳光那麼有興趣啊?」小燕子更氣,嚷著:「那個太后也喜歡打人耳光啊?
一個容嬤嬤還不夠,又來一個桂嬤嬤,這些嬤嬤有病嗎?打了我們的耳光,她們可以長生不
老,是不是?」
    爾康心裡梗著一個疑團,著急的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好好地去問話,會問得雞飛狗跳?太后為難你們了嗎?什麼
打耳光?太后為什麼要打你們的耳光?紫薇!」
    紫薇看著爾康,想到太后的話,就氣急敗壞起來,伸手把他拚命往屋外推去。
    「你走!你走!以後不要來我這個漱芳齋,給別人看到,我百口莫辯!」
    爾康看到紫薇這樣,心裡更急,掙脫了紫薇,急促的說:
    「跟我說說清楚,不要把我往外推,到底太后說了什麼?」說著,就抓著紫薇的手,拼
命對她臉上看去:「她怎麼欺負你?」
    「不是教了半天,怎麼說話,怎麼下跪,怎麼磕頭……難道都沒用?還是都做錯了?」
金鎖跟著追問。
    「反正說什麼,錯什麼!做什麼,也錯什麼!不說什麼,也錯什麼!不做什麼,也錯什
麼!她們要在雞蛋裡挑骨頭,我們就一路錯到底!錯錯錯,就對了!」小燕子喊著回答。
    「啊?那要怎麼辦?」金鎖睜大了眼睛。
    「那個太后,聽不慣我說的話,也就算了,反正我的八字跟這個皇宮不合。她找紫薇的
麻煩,就太過分了!」
    「她找你什麼麻煩?」爾康急問紫薇。
    「不要說了!」紫薇哀求的:「你們兩個,離開這個漱芳齋吧!五阿哥,你回你的景陽
宮去!爾康,你也去朝房吧,當心皇上要找人!」
    「皇上知道我會在這兒!我奉命保護這個漱芳齋的安全!」
    「你再『保護』下去,我就『不安全』了!你如果為了我好,就不要來吵我,不要一天
到晚來漱芳齋!」紫薇喊。
    爾康深深的凝視她。
    「我明白了,皇后又用你們的操守問題,來刁難你們了?太后跟皇后一個鼻孔出氣,是
不是?我就說,這個婚禮一天不辦,我們大家都是夜長夢多,五阿哥,我們真的非跟皇上求
情不可,要他趕快選日子,把大事辦了!否則,我們兩個,都沒好日子過!」
    「對對對!我明天就去說!」永琪急忙應著。
    「你們千萬不要去說,皇阿瑪已經說過了,不捨得我們結婚太早……你們現在跑去說,
太后一定以為我們兩個等不及了,急著想嫁人,那,我們更是無地自容了!」紫薇拚命搖頭。
    「你們急什麼?慢慢去等吧!」小燕子看著永琪,跟著喊:「我現在一肚子氣,我看那
個太后很難侍候,和那個皇后一樣,跟我有仇!嫁了你要天天看她臉色,我才不要!所以,
我不要嫁你!」
    「你這是什麼話?」永琪大驚:「我們好不容易才掙得今天的局面,你已經沒有退路
了,注定是我的人了!」
    「那可說不定!」小燕子沒好氣的說。
    永琪為之氣結。金鎖著急的看紫薇,追問:
    「小姐,那個太后很厲害嗎?她說了什麼讓你難堪的話嗎?」
    紫薇點點頭。
    爾康一陣心痛,往前一邁。
    「不行!我不能讓你在宮裡受委屈,五阿哥不說,我要去說!」
    「你敢說!你說了,我這一輩子都不要理你!」紫薇喊著。
    紫薇語氣堅決,爾康一呆。
    「紫薇,你存心要讓我擔心害怕,是不是?你不想跟我終生相守嗎?以前,你的身份不
明不白,我擔心得要命,現在,你的身份已經真相大白,我還是擔心得要命!求求你,我們
把這種擔心的日子結束吧!」
    「皇阿瑪對我那麼好,我就算有什麼委屈,我都願意嚥下去。你那麼瞭解我,就不要讓
我內憂外患,難道你都不在乎我的自尊嗎?」
    「就是太在乎了,才這樣患得患失啊!」爾康轉向永琪:「我們兩個,怎麼這樣苦命
啊!眼巴巴等到了指婚,還是這樣牽腸掛肚!唉!」
    永琪也忍不住長歎一聲:
    「唉!」
    爾康、紫薇、永琪、小燕子他們這兩對,並不知道,這次和太后的一場見面,確實撼動
了他們的婚姻基礎。
    那晚,太后把乾隆召到慈寧宮,開門見山的說了她的看法:
    「皇帝!這兩個丫頭,看起來奇奇怪怪,到底什麼地方打動了你,讓你對她們這麼包容
呢?」
    乾隆誠懇而坦白的回答了:
    「關於紫薇,是朕辜負了她的娘,對她有許多歉疚。再加上,那孩子知書達理,溫柔嫻
靜,實在是個非常出色的孩子!至於小燕子,她確實很離譜,說話完全不經過大腦,行為也
很乖張。可是,就因為她直來直往,常常會說出心裡最坦白的話,那些話,是朕完全聽不到
的!當久了皇帝,聽慣了山呼萬歲,偶爾聽到一兩句真心話,會覺得特別珍貴。」
    「我懂了,皇帝有顆寬大的心,是我們大清的福氣。可是,這樣一個完全不懂規矩、來
歷不明的孩子,你把她許給五阿哥,是不是太欠考慮了?」
    乾隆一怔。
    「你到現在還沒立太子,這永琪,也大有機會!如果永琪有一天承繼大位,這小燕子將
來就是皇后,你看她這樣子,能夠當皇后嗎?大家對她的出身,會不追究嗎?她這麼沒輕沒
重,能母儀天下嗎?」太后句句話,都切入問題核心。
    乾隆再一怔,臉色暗淡了。
    「立太子的事,言之過早!」
    「就算他不會成為太子,他總是一個親王吧!這個小燕子,能當王妃嗎?」
    乾隆歎了口氣。
    「皇額娘說得對!這件事,確實是朕太草率,決定得太魯莽了!」
    「好在,還沒成親,後悔還來得及!」太后靜靜的接口。
    乾隆大驚,立刻抗拒起來:
    「這不大好吧!已經指婚了,君無戲言!朕答應皇額娘,一定把小燕子教教好,讓她能
夠配上永琪!她今天是太緊張了,有點失常!」
    「是嗎?我聽皇后說,這是她很『正常』的表現,很『經常』的戲碼!」
    「哼!皇后!」乾隆一怒,拂袖而起。
    「皇帝偏愛令妃,也別忽略了皇后才好!畢竟皇后是皇后!」
    乾隆被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敢怒而不敢言。太后嚴肅的,繼續說:
    「這個婚事,我們慢慢再研究!至於紫薇的婚事,也要從長計議!」
    乾隆又是一驚:
    「為什麼?」
    「皇帝,你忘了晴兒了?」太后直視著乾隆:「她好歹也是愉親王留下的根苗,是個名
正言順的『格格』!愉親王全家就留下一個晴兒。她跟在我身邊十年,任勞任怨!幾年前,
你親口對我說過,要給晴兒找個好婆家,不是爾康,就是爾泰!現在爾泰已經成了西藏駙
馬,就剩下爾康了!」
    乾隆大震,急忙說:
    「晴兒的婚事,還有其他王公子弟,就是要永瑢也可以!」
    「永瑢太小,和晴兒年齡不配!我看不看去,爾康文武雙全,才華出眾,我就喜歡
他!」太后盯著乾隆:「為了晴兒,我跟你要了爾康這個人!」
    乾隆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