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乾隆又是徹夜無眠。
    他想著紫薇,依稀彷彿,就看到紫薇在對他唱著歌: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遙遙。盼過昨宵,又盼今朝,盼來盼去魂也消!夢
也渺渺,人也渺渺,天若有情天也老!歌不成歌,調不成調,風雨瀟瀟愁多少?」
    乾隆抬眼看著虛空。現在,他明白了,這是雨荷的歌,雨荷的心聲,雨荷的等待,雨荷
的哀怨,雨荷的相思……他閉上眼睛,心中淒側。
    然後,小燕子和紫薇的影像,就交疊著在他眼前出現。她們的聲音,也交錯著在他耳邊
響起:
    「皇阿瑪!我跟你說實話吧!我根本不是『格格』,你就放了我吧!」小燕子說。
    「我爹,在很久很久以前,為了前程,就離開了我娘,一去沒消息了!」紫薇說。
    「皇阿瑪!你也收她當個『義女」吧!」小燕子說:
    「我娘說,等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想了一輩子,怨了一輩子……可是,仍然感激上
蒼,讓她有這個『可等,可恨,可想,可怨』的人!」紫薇說。
    「我的阿瑪不是皇上,我的阿瑪根本不知道是誰!」小燕子說。
    「皇上……請答應我,將來,無論小燕子做錯什麼,您饒她不死!」紫薇說。
    「我從來不知道,有爹的感覺這麼好!皇阿瑪,我好害怕,你這樣待我,我真的會捨不
得離開你呀!」小燕子說。」
    「皇上,你不用困惑,那不是『勇氣』,只是一種『本能』!」紫薇說。
    「把你當成『爹』啊!」小燕子說。
    「我知道沒有資格,但是,我好想跟小燕子說同樣一句話!」紫薇說。、
    乾隆眼前,各種各樣的小燕子,各種各樣的紫蔽,聲音交疊,影像交疊,越來越亂,越
來越響,在他眼前,如閃電,如奔雷,紛至沓來。可愛的小燕子,可愛的紫薇,率真的小燕
子,高雅的紫薇,熱情的小燕子,體貼的紫薇,讓他不能不寵愛的小燕子,讓他不能不心痛
的紫薇」。
    乾隆終於明白了,不知為什麼,心中痛楚,眼中模糊。用手抵著額頭,他陷入深深的沉
思中。
    令妃走了過來,輕輕的喊:
    「皇上!」
    乾隆抬頭,茫然的看著令妃。
    「皇上不要自苦了!當初錯認格格,確實是臣妾的錯誤,您罰我吧!」
    乾隆茫然的說:
    「怎麼罰?罰你,還是罰朕?爾康有句話說對了,這都是朕的錯!當時對雨荷的『情不
自禁』,造成今天所有的故事,如果有人要為這個故事承擔什麼,是朕,不是那兩個丫
頭!」
    令妃緊緊的,熱烈的看著乾隆,知道乾隆想通了。她如釋重負,含淚說:
    「皇上,如果您真的想透了,說不定柳暗花明,海闊天空!臣妾一直以為,親情之愛,
是人間最深刻、最長久的愛!皇上身邊,雖然兒女成群,都沒有一個像小燕子和紫薇那樣,
千方百計的讓您高興。愛護她們,享受她們,也是一種幸福吧!」
    乾隆震動極了,感動的看著令妃,所謂紅粉知已,唯有令妃了。
    「乾隆真的不知道,紫薇、小燕子、金瑣已經陷進慘不忍睹的狀況裡去了。
    這天,三個人又被推進刑房,獄卒用三根鐵鏈,將紫薇、小燕子、金瑣吊在房內。獄卒
們手裡握著鞭子,殺氣騰騰。地上,燒著一盆炭火,烙鐵燒得紅紅的。金瑣一看,魂飛魄
散:
    「小姐,看樣子,他們預備弄死我們了,我們怎麼辦呀?」
    紫薇四面看看,吸了口氣,說:
    「小燕子,金瑣,我們大家勇敢一點。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也
是我們的福氣!不要哭,不要怕,讓我們死得有骨氣一點!」
    小燕子的豪氣被紫薇燃起了。
    「是!金瑣,我們爭氣一點!別因為我們是女人,就讓人小看了!」
    一陣腳步雜沓,梁大人帶著一隊官兵,走了進來。梁大人坐定,驚堂木猛的一拍。
    「好了,我們再開始!今天,你們三個準備好了沒有?要不要畫押!」
    「不畫!說什麼都不畫,要殺要打,悉聽尊便!就是不畫!」紫薇說。
    小燕子破口大罵:
    「畫你這只梁烏龜!『畫』你被幾千斤的大石頭壓著』!畫你梁烏龜被壓,壓得頭破血
流,烏龜殼碎了一地……」
    梁大人怒吼:
    「她們三個欠打!給我打,重重的打!狠狠的打!」
    鞭子就對著三人一陣猛抽。三人被打得衣衫破碎,鞭痕纍纍。金瑣痛極,忍不住了,就
叫了起來:
    「啊……好痛……啊……」
    「金瑣!我們來唱歌!」紫薇喊,就大聲的唱起歌來:「今日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
光!蝴蝶兒忙,蜜蜂兒忙,小鳥兒忙著,白雲也忙!馬蹄踐得落花香!」
    為了抵擋疼痛,金瑣和小燕子也跟著大唱了:
    「眼前駱駝成群過,駝鈴響叮噹!這也歌唱,那也歌唱,風兒也唱著,水也歌唱!綠野
茫茫天蒼蒼!」
    梁大人見三人居然大唱起歌來,怒極,喊道:
    「你們三個女賊,死到臨頭,還不知道侮改?趕快畫押!再不畫,我們就大刑侍候了!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快畫!」
    官兵拿著寫好的供詞,送到小燕子面前去。
    三人沒有一個看供詞,歌聲更響了。
    「烙刑侍候。把她們的臉蛋給毀了!」梁大人喊。
    獄卒立刻取出燒紅的烙快,惡狠狠走上前來。三個姑娘已將生命置之度外,但是,當燒
紅的烙鐵直逼面門時,就忍不住膽戰心驚了。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有人大喊:
    「聖旨到!聖旨到……」
    小燕子又驚又喜,狂喊著:
    「紫薇,聽到沒有,皇阿瑪來救咱們了!」
    。「有救了,有救了!我就知道皇上不會忘記咱們!」金瑣又哭又笑。
    梁大人一驚,慌忙跪倒,眾獄卒和官兵立即跪了一地。
    紫薇半信半疑,隨著聲音看去。只見永琪帶著爾康、爾泰衝了進來,後面跟著的,居然
是柳青、柳紅、永琪一進門、就拿著一張假聖旨,虛晃了晃,大聲說:
    「皇上有命,立刻帶小燕子、紫薇、金瑣三人進宮,不得有誤!」
    永琪在那兒晃著聖旨,爾康爾泰柳青柳紅就奔上前來,爾康一見三人這等景況,已經大
怒,拔出劍來,一陣欽鈴匡郎,卻砍不斷那些牢牢的鐵鏈。爾康對獄卒大吼:
    「還不趕快鬆綁!」
    梁大人覺得情況不對,急忙大喊:
    「慢著?讓我看看這張聖旨!」
    永琪立刻發難,大吼著說:
    「我是五阿哥,今天親眼目睹你們動用私刑,好大的狗膽!我要你們償命!」
    爾泰已經抽刀,劈向獄卒。柳青柳紅撲上前來,銳不可當,劈哩叭啦一陣,打倒獄卒,
搶下鑰匙,為三人開鎖。
    小燕子驚喊:
    「柳青柳紅,怎麼是你們……」
    柳青低聲警告:
    「我們來救你們,不要多說,跟我們殺出去!」
    梁大人跳起身子,大喊:
    「有人劫獄啊……來人呀!來人呀……有人劫獄呀……」。
    紫薇等三人,掙扎著站起身來,這時才知道永琪等人是來劫獄,驚愕互看。
    「大家快走!馬車在外面等著!」柳紅喊。
    大家還來不及走,宮兵已經一擁而至。
    永琪、爾泰、爾康、柳青、柳紅拔刀的拔刀,拔劍的拔劍,和那些官兵大打起來。小燕
子看到這種情形,精神大震。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奪了獄卒的一把長劍,反手就直刺梁
大人,梁大人大驚,狼狽奔逃,喊著:
    「女俠饒命!女王饒命!格格饒命!女菩薩饒命……」一面喊,一面滿室奔逃。
    「你現在喊我天王老子也沒有用了!」小燕子喊,追著梁大人,一劍劈下。梁大人的衣
袖立刻破裂,手臂上一條血痕。
    小燕子第二劍又刺了下去,梁大人嚇得屁滾尿流,狼狽奔竄。
    「女王饒命……饒命……小的是烏龜,不值得女王弄髒了劍……」
    小燕子怒喊:
    「你這個孬種!我要在你身上刺一百個洞……」又一劍刺進梁大人肩膀。小燕子拔劍,
再一劍刺進梁大人的大腿。
    梁大人倒地,滿地翻滾,嘴裡狼嚎鬼叫:
    「哎喲!殺人啊……劫獄啊……」
    爾康急喊::
    「紫薇和金瑣已經支持不住,大家不要打了,走人要緊!」
    永琪就對受傷倒地的梁大人喊:
    「你看清楚,今天劫獄的是我,五阿哥!不要把罪名亂扣給別人!」
    爾康扛著紫薇,柳紅扛著金瑣,永琪拉著小燕子,大家就衝出門去。
    就在爾康永琪爾泰大鬧宗人府的時候,乾隆已經迫不及待的,把福倫、傅恆、紀曉嵐、
鄂敏都召進了宮,坦白的問大家:
    「關於還珠格格,這整個事件,想必你們大家都知道了!朕現在已經把小燕子和紫薇,
都關在宗人府的大牢裡,雖然她們兩個,都異口同聲,說紫薇是格格,但是,朕已經不知道
能不能信任她們!朕緊急召各位賢卿入宮,是希望知道大家的看法!福倫對案情最清楚,曉
嵐、傅恆、鄂敏都曾和她們兩個一路出巡,到底這兩個姑娘,朕應該怎麼處置才恰當呢?」
    大家低頭,人人都不敢說話。紀曉嵐排眾而出:
    「臣斗膽,說出心裡的看法!這本是皇上的家事,不論皇上如何處置,不用顧慮大家的
看法!還珠格格雖然有欺君之罪,但是,是她的天性使然!她的淘氣,皇上最是清楚,所謂
王法,也得兼顧人情!還珠格格入宮以來,常常讓皇上開懷大笑,功過可以相抵,實在罪不
至死!」
    乾隆不禁連連點頭:
    「那……紫薇呢?」
    紀曉嵐凝視乾隆片刻。
    「紫薇姑娘,在皇上微服出巡時,隨侍皇上左右,任勞任怨,讓人感動不已!至於遇刺
的時候,奮不顧身,更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當時,帶給臣的震撼,就非常強烈!現在想來,
才恍然大悟,所謂「本能』,大概是父女天性吧!皇上自己,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啊!」
    乾隆震動已極,看著紀曉嵐。紀曉嵐沉吟片刻,又說:
    「皇上,一本好書,看到最後一頁,雖然因為和自己預期的結局有點不同,難免有些惆
悵。但是好書就是好書,換一個角度去看,應該更是回昧無窮啊!兩個格格,天真爛漫,溫
柔可人,是皇上的福氣!何不以寬大的胸懷,原諒她們小小的過錯,享受她們的天倫之愛
呢!」
    紀曉嵐的話,如醍醐灌頂,把已經心軟的乾隆,完全點醒了。
    乾隆沉吟片刻,方纔如大夢初醒般說:
    「是啊!朕一直覺得,她們兩個,親切得像朕的兩隻手,一左一右,是朕身體的一部
分,和朕密不可分!真的,假的,又都怎樣?最可貴的,是那一片真心啊!」
    福倫一聽此話,便排眾而出,躬身請命:
    「紫薇姑娘,自從身受重傷,始終不曾完全康復,宗人府那個監獄,陰暗潮濕,恐怕不
宜久留,如果皇上開恩,不知可不可以放她們出來?」
    乾隆尚未答話,紀曉嵐也上前,躬身說:
    「皇上,可憐兩位格格,身子柔弱,尤其紫薇姑娘,大病初癒,怎麼禁得起牢裡的折騰
呢?」
    乾隆震動,心中熱血澎湃,再難遏止。急促的說:
    「各位賢卿,隨朕出宮走一趟,去宗人府,親自釋放那兩個丫頭吧!」
    大家趕快應著「遵旨!」,正要行動,忽然看到官兵狂奔而來,跪地稟告:
    「皇上!五阿哥和福家兄弟,帶了武林高手去宗人府劫獄,把三個女犯全部救走了!」
    乾隆大驚失色。
    「什麼?什麼?」
    福倫臉色慘變。
    就有一個官兵,身上還濺著鮮血,跪行到乾隆面前,稟告:
    「啟享皇上,五阿哥和福家兄弟,假傳聖旨,說皇上有令,傳還珠格格等人進宮,乘大
家接旨之時,打傷獄卒和梁大人,殺傷侍衛,劫走了三個人犯!」
    乾隆一聽,再看血跡斑斑的官兵,頓時怒不可遏:
    「假傳聖旨,打傷朝廷重臣,劫走人犯!簡直膽大包天!傅恆、鄂敏!」
    「臣在!」傅恆鄂敏急忙答應。
    「馬上帶兵去把他們給捉回來!」
    福倫對著皇上一跪。
    「臣請旨,去捉拿逃犯!」
    乾隆怒看福倫:
    「你父子連心,難道不是同謀?捉拿什麼?」
    福倫磕頭,誠惶誠恐的說:
    「臣教子無方,罪該萬死!但是,絕對不是同謀,讓臣去追捕,以免兩個逆子抗旨拒
捕!」
    乾隆震怒的一揮手:
    「去!務必把他們活捉回來!一個都不能放掉!以後還有誰敢為這兩個丫頭說情,一起
重懲!這樣胡作非為,讓人忍無可忍!幾個人捉回來之後,全體死罪!」
    同一時間,一輛馬車在晨霧瀰漫的曠野裡疾奔,駕車的是柳青和柳紅。
    「駕!,駕!駕……」
    鞭子抽下,馬兒狂奔。、
    車內,小燕子、金瑣、紫薇都披上了爾康等人的衣服,遮住受傷的身子,東倒西歪的靠
在爾康和永琪懷裡。小燕子看著永琪,又是震驚,又是感動,又是擔心:
    「真沒想到,你們會來劫獄…這樣一劫獄,下面要怎麼辦呢!」
    永琪義無反顧的說:
    「天涯海角,我們流浪去!」
    「怎麼可以這樣,你是阿哥啊!」小燕子驚喊。
    「阿哥又怎樣?就算高高在上,嚮往的只是平凡人的夫妻生活啊!」
    小燕子心中一熱,淚水奪眶而出:
    「五阿哥,有你這幾句話就夠了!我不能把皇阿瑪最寵愛的兒子拐走,這樣太對不起皇
阿瑪了,你一定要回去!」
    紫薇也驚看著爾康:
    「你呢?預備也不要家了?」
    「正是!決心劫獄,就沒有回頭路了!」爾康堅定的說。
    紫薇大驚:
    「那你的阿瑪要怎麼辦?皇上會氣死的!」
    爾康生氣的衝口而出:
    「不要管皇上了,那麼心狠手辣,自己的骨肉,可以關進大牢,私刑審判,受盡折磨,
不值得你再為他付出了!」
    「可是……你的父母會被牽連的,不能這樣做!」
    爾泰大聲的接口:
    「紫薇,小燕子!稱們放心!我送你們一程,就把你們交給柳青柳紅,他們是你們的哥
們,會保護你直奔濟南,重新開始生活!我回宮裡去見皇上!阿瑪和額娘。有我侍候,我哥
和五阿哥,從此,就交給你們了!」
    「那……如果皇上大發雷霆怎麼辦?」紫薇震驚的
    爾泰大笑,豪氣干雲。
    「那……就是『要頭一顆,要命一條』了!」
    馬車來到一個荒原,柳青柳紅四顧無人,勒住了馬。大家紛紛跳下車來。爾泰毅然決然
的對眾人說:
    「大家珍重!我送到這兒,不送了!」
    爾康重重的把爾泰的手一握。
    「爾泰,沒想到,兜了一個大圈子,還是走到這步!從今以後,對阿瑪盡孝,對皇上盡
忠,都是你的責任了!我不知道該對你說什麼、有個這樣的弟弟,是我一生的驕做!」
    永琪也拍著爾泰的肩膀,充滿離愁和感激的說:
    「皇阿瑪那兒,一定有一番驚天動地,你要小心應付!」
    柳青,柳紅走了過來。柳青說:
    「我想來想去,覺得這樣不好,要走,為什麼大家不一起走?鬧成這樣,已經不是小
事,爾泰能夠脫身嗎?萬一府上要找人開刀,豈不是就剩一個爾泰?」
    紫薇抱著胳臂,因為遍體鱗傷,痛得發抖,激動的挺身而出,急切的說。
    「爾康、爾泰,我沒有料到你們會大膽劫獄,弄成這樣,真的是不可收拾!柳青的話很
對,爾泰現在回去,根本就是羊入虎口,要面對的風暴實在大大,說不定會代我們幾個送
命!我現在有一個提議,你們要不要聽我?」
    小燕子著急的喊:
    「不要再婆婆媽媽了,爾泰,你跟我們一起逃吧!再耽擱下去,說不定追兵就來了!我
們大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
    爾泰往後一退,看著眾人,微笑,衣袂翩然。一股「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
還」的樣子。他堅定、自信,鏗然有聲的說:
    「你們走!不要再遲疑了,換了是我,有這樣生死與共的知已伴侶,我會頭也不回的走
掉!現在,禍已經闖了,總要有人面對和承擔!否則會有很多無辜的人要倒霉。何況,阿瑪
和額娘,失去了爾康,不能再失去我。我要回去面對這一切,收拾這個殘局,這是我的責
任,你們不要擔心我,皇上是仁慈的,今天要把小燕子和紫薇置於死地的,不是皇上,我相
信後會有期!」
    爾泰說完,昂首闊步,回頭就走。
    紫薇大急,一把抓住爾康的衣服:
    「爾康!我們一起回去!爾泰有一句話很對,皇上是仁慈的,讓我們一起去面對皇上,
我們去自首,去認錯!劫獄,是情迫無奈,皇上會聽的,他從來沒說過要我們死!我寧願回
去面對風暴,不能讓爾泰代我們受罪!」
    爾康看著爾泰的背影,心中愴惻,一時無語。
    小燕子也看著爾泰的背影,淚,就滴滴答答往下掉。
    「如果爾泰有個什麼,我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
    「我也是?」金瑣低聲接口。
    大家彼此互視,個個眼中含淚。爾康一跺腳,大喊:
    「還等什麼?大家上車吧!柳青,柳紅,你們不要再跟著我們了!免得被我們牽連!承
蒙幫助,大恩不言謝!」
    小燕子把柳紅緊緊一抱,又是淚又是笑的喊:
    「誰說大恩不言謝,我謝你,謝你,謝你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又奔過去,重重
的用手背在柳青肚子上一拍。「柳青!等我飛黃騰達以後,我一定封一個王給你做!小燕子
無戲言!」
    柳青柳紅大驚失色。
    「好不容易劫獄劫成功了,難道你們還要回去?你們都瘋了嗎?」柳青喊。
    「皇上一生氣,說不定把你們全體斬了!」柳紅也喊。
    紫薇鄭重的說:
    「人,要活得坦蕩蕩,要活得心安理得,如果我們的生命,建築在爾泰、阿瑪、額娘的
痛苦裡,我們活得還有價值嗎?還有意義嗎?還活得下去嗎?」
    爾康就重重點頭,對柳青說:
    「紫薇說得對!苟且偷生不是辦法!劫獄,是情不得已!回去,是責無旁貸!只能這樣
了!」
    柳青柳紅看著大家,知道大家的心念已定,勸也勸不住了,感動的說:
    「除了祝福,我無話可說了廣
    於是,大家都上了車,爾康坐在駕駛座,一拉馬韁,馬車向前疾馳而去。
    曠野中,風起雲來。柳青、柳紅站在那兒,拚命對大家揮手,喊著:
    「再見!再見!後會有期!大家珍重!」
    車子追上了爾泰,爾泰聽到車聲,驚異的回頭,車子停都沒停,一面飛馳,爾康就一面
伸手一撈,把爾泰撈上了駕駛座。爾康大笑說:
    「上車吧!大家決定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該面對的,一起去面對!大家都一樣,要頭
一顆,要命一條!」
    福倫、傅恆、鄂敏帶著馬隊,才追到城門口,就遇到了率眾歸來的爾康和爾泰。
    爾康、爾泰滾鞍下馬,對福倫跪下。
    「阿瑪!讓您受累了!我們正快馬加鞭,預備回宮去見皇上!」
    永琪跟著跳下了車。對眾人一拱手:
    「勞師動眾,是我的不是了!這就隨各位回去領罪!」
    片刻以後,大家都在乾隆面前聚齊了。
    小燕子、紫薇、金瑣都是臉上帶傷,蒼白憔悴,行動不便,穿著爾康等人的上衣,狼狽
的跪在地上。爾康、爾泰、永琪跪在後面。福倫、鄂敏、傅恆肅立於後。
    傅恆對乾隆行禮,稟告:
    「臣和鄂敏福倫,剛剛才走到城門口,就看到他們正快馬加鞭的趕回宮。所以立即帶來
了!恐怕『劫獄』之說,另有隱情,請皇上明察!」
    乾隆看著紫薇、小燕子、和金瑣。震怒之餘,卻被三人的狼狽所驚嚇了。瞪大眼睛,驚
問:
    「你們三個怎麼了?臉上的傷,從何而來?」
    小燕子再也忍不住,痛喊出聲。
    「皇阿瑪!您好狠的心!殺了我們,不過是腦袋一顆,我們痛一痛,也就過去了!你把
我們關在那個又黑又臭的地方,蟑螂啃我們的手指甲,老鼠啃我們的腳趾甲,晚上,好多鬼
和我們一起哭!讓我們坐也不能坐,站也不能站,睡也不能睡……這也算了,你還要那個和
我們有仇的「梁貪官』來審問我們,逼我們畫押,不畫押,就用鞭子抽我們……皇阿瑪!你
怎麼能這樣對我?有什麼深仇大恨,讓您要這樣弄死我們?自從進宮以來,好多次,我都想
愉愉溜走,一去不回頭,我不走,是因為你的慈愛呀!早知道,你會這樣對待我們,我和紫
薇,真是大錯特錯,千不該,萬不該,要認這個爹呀!」
    乾隆愕然,驚異得一塌糊塗。
    「審你們?朕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審,誰敢審你們?」
    「就是那個梁大人啊!他說『奉旨審我們』!皇阿瑪!你看!」
    小燕子倏然讓外衣從肩上滑落,露出傷痕纍纍的手臂和雙肩。再膝行過去,不由分說的
拉下紫薇的外衣,和金瑣的外衣,三個慘遭毒打的身子,就暴露在陽光下。小燕子淒厲的
喊:
    「皇阿瑪!這是你給我們的?這些傷痕是假的嗎不把我們弄死,你就不甘心嗎,我們真
的這麼罪大惡極嗎?」
    乾隆震驚,看著三個女子,渾身鞭痕纍纍,心痛已極,踉蹌後退,大怒的喊:
    「傅恆!去把那個梁某人給我帶來!馬上去!」
    「是!」傅恆急步而去。
    三個女子,把衣裳拉好。紫薇這才抬起頭來,深深的看著乾隆,眼中,仍然盛滿溫柔,
盛滿千言萬語,盛滿孺慕之思:
    「皇上!我們又犯下不可原諒的大錯了!假傳聖旨,傷人劫獄,我們知道,禍,已經越
闖越大:不可收拾了!今天,我們本來要集體大逃亡,馬車已經跑到郊外,我們仍然決定回
來,面對皇上!我們前來懺悔,認錯,領罪……要殺要剜,我們都顧不得了!回來,是相信
皇上還有一顆仁慈的心,是相信我這些日子來,對皇上的認識和仰慕!如果,我們真的難逃
一死,請饒恕五阿哥和福家兄弟!他們自從認得了我們,一路被我們連累,才弄到今天這個
地步!」
    乾隆凝視紫薇,在紫薇的哀哀敘述下,心已軟,心已痛。
    「不要說了!傷成這樣,趕快去漱芳齋休息,傳太醫馬上進宮!」
    就有侍衛大聲應著,急步退下。
    紫薇磕頭說:
    「皇上如果不原諒福家兄弟和五阿哥,紫薇寧願跪著,不願起身!」
    乾隆眉頭一皺:
    「假傳聖旨和劫獄,是多麼嚴重的事,那裡可以聽你一句求情就算了?你現在是泥菩薩
過江,管你自己就好了!還管什麼別人?這福家兄弟,如此膽大妄為,怎能原諒?」
    福倫聽到這兒,就『崩咚」一跪,淚流滿面了。
    「皇上,請看在老臣幾代的忠心下,網開一面。臣只有這兩個兒子啊!」
    爾康忍無可忍,開口說。
    「皇上,幸虧我們去劫獄,如果不去,她們三個,現在都已經死了!」
    永琪也急忙說:
    「皇阿瑪!當兒臣趕到的時候,她們三個,全用鐵鏈吊在空中,皮鞭沾了鹽水,狠狠的
往她們三個身上抽!她們是姑娘啊!這樣虐待,傳出江湖,我們大清朝的顏面何在?皇阿瑪
的英名何在?」
    爾泰接口:
    「何況,她們三個,一個是皇上封的『還珠格格」,一個是皇上的『金枝玉葉』!真相
沒有查清,就要殺人滅口嗎!」
    小燕子就不顧一切,大喊著說:
    「皇阿瑪!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願意一人做事一人當,你饒了他們
大家,我就豁出去,不要腦袋了!」
    乾隆怒看小燕子:
    「你以為朕不敢砍你的腦袋是不是?確實,這所有的錯誤,所有的問題,都是你一個人
造成的!如果你不冒充格格,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一咬牙:「好,既然你要代大家死,朕
就成全你!」就回頭大喊:「來人呀!把還珠格格推出去斬了!」
    乾隆此話一出,就有侍衛,大聲應著,前來抓住小燕子。永琪忙著磕頭,痛喊:
    「皇阿瑪!請千萬不要啊!」
    紀曉嵐帶頭,對乾隆一跪,所有大臣,就全部跪下了,大家都真情流露的喊:
    「皇上請開恩!」
    紫薇抬頭,淚流滿面:大喊:
    「皇上!你忘了當初答應過我,不論小燕子做錯什麼,饒她不死!君無戲言!」
    「那是饒她不死,現在,是她甘願代你們而死!」
    紫薇、爾泰、爾康、永琪、金瑣就同聲大喊:
    「我們不要她代!要殺一起殺!」
    乾隆往後一退:
    「你們居然敢威脅我,是不是以為朕就是『不忍』殺你們?」
    紫薇抬著頭,帶淚的眼睛,直視到乾隆的內心深處去,哀聲的喊:
    「皇上啊!我們回來,是個必輸之賭,我們什麼把握都沒有,唯一的籌碼,就是皇上的
『不忍」呀!」
    乾隆一震,驚看紫薇。在紫薇那盈盈然的眸子裡,看到一個負心的、跋扈的、自私的、
無情的乾隆。他打了個寒戰,悚然而驚了。
    小燕子反正腦袋不保,什麼都不管了,大喊著說:
    「皇阿瑪,你從來沒有承認過我呀!你詔告天下,只說我是『義女』,既是「義女』,
當然不是真格格,你根本沒有把我當成女兒,我那有『欺君』?如果你當初相信我是真格
格,而你卻說我是你的『義女』,那麼,你豈不是『欺民」?」
    乾隆被小燕子這幾句話,說得更加汗顏了。
    這時,傅恆捉了全身綁著繃帶的梁大人過來,擲在地上。
    「皇上,梁廷桂已經捉拿在此!」
    梁大人渾身發抖,趴在地上。
    「皇……皇上……開恩……饒命……」
    乾隆的一股怒氣,全部轉移到梁大人的身上,一聲怒喝:
    「是誰讓你夜審小燕子?說!」
    「是……是…皇上……」
    「什麼是皇上?朕什麼時候要你審過她們?」
    「宮裡……宮裡的密令……要她們畫押認罪……畫押以後……」
    乾隆大吼,聲如洪鐘:
    「畫押以後,要怎樣?」
    「格殺勿論!」
    「宮裡誰傳的話?密旨在哪裡」
    「只有……口傳……」
    「誰的口?」
    「卑職不敢說……不敢說……是一個公公……」
    乾隆怒極,回頭喊:
    「傅恆,把這個梁廷桂,拖出去斬了!」
    梁大人就殺豬般的叫了起來:
    「沒有罪證,怎能殺我?皇上開恩啊!」
    紀曉嵐起身,走上前去,從袖子裡掏出三張供紙,遞給乾隆。
    「皇上,這是臣在宗人府搜出來的!」
    乾隆一看,怒上眉梢。把狀子往懷裡一揣,大喊:
    「立刻斬了!再抄了他的家!證據?三個姑娘的傷痕還不夠嗎?」
    「臣遵旨!」傅恆大聲應道。
    傅恆就拖著狼嚎鬼叫的梁大人走了。
    梁大人一走,乾隆就對跪了一地的眾人說:
    「大家都起來吧!鬧得我頭昏腦脹,氣得我胃痛!爾康、爾泰,你們還不趕快傳太醫,
給三個姑娘療傷!」
    小燕子大喜,跳起身子喊:
    「皇阿瑪!您不殺我啦?」
    「你振振有詞,我殺了你,難逃悠悠之口!」
    小燕子不敢相信的問:
    「那……您也原諒大家了嗎?」
    乾隆看著小燕子:
    「朕被你們要脅,要殺就要殺六個,你刁鑽古怪,殺了也罷了,偏偏朕又答應不殺你!
至於其他的人,朕確有『不忍』之心啊!」就低頭看紫薇,用充滿感性的聲音說:「你真厲
害,你用那個唯一的籌碼,贏了這場賭!」
    紫薇看著乾隆,甜甜的笑了。
    「我知道我會贏……我一直都知道……我會贏!」
    紫薇說完,眼前一黑,就暈倒在地了。
    爾康忘形的急喊:
    「紫薇!紫薇!」就撲了過去。
    乾隆比爾康更快,一彎腰,抱起紫薇,臉色蒼白,真情流露的喊道:
    「太醫?太醫在哪兒?快來救我的女兒啊!」
    -----------------------
  書路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