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燕子和紫薇回到漱芳齋那天、整個漱芳齋都樂翻了。金瑣和紫薇團聚,有問不完的問
題,說不完的故事。碰到一個誇張的小燕子,更是嘰嘰喳喳,指手畫腳,把這一路的狀況,
說個沒停。至於「紫薇救乾隆」這一段,那就更加繪聲繪色,說得天花亂墜。那把插在紫薇
胸口的刀,她比劃得像把長劍,紫薇流血,更是形容成血流成河,越說越嚴重。把金瑣、明
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幾個,聽得眼睛都直了。金瑣一面聽,一面落淚不止,拉著紫
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簡直恍如隔世。嘴裡不停的說著:
    「哎呀!怪不得我在家裡,一下子眉毛跳,一下子眼睛跳,就覺得心驚膽戰,好像要出
事似的!小姐啊……你答應過我,會照顧你自己,你怎麼還讓自己受傷?又瞪小燕子:「小
燕子,你的保證呢?」
    小燕子伸出手掌給金瑣。
    「給你打!隨你要打多少下!」
    明月他們聽得津津有味,一直追問。
    「後來呢?後來呢?」
    紫薇忍不住,從椅子裡站了起來。
    「好了好了,故事說到這裡為止,被她這樣渲染下來、我大概會變成女神仙什麼的了!
那有那麼神呢?你們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嗎,如果刀有那麼長,我早就沒命了!別聽格格吹
牛了!就轉變話題:「你們在家裡怎樣,皇后有沒有再來找你們的麻煩?」「她來過兩次,
東張西望了一會,就走了!你們兩個不在,她發脾氣都找不著對象了,所以,就沒什麼
事!」看紫薇:「真的傷得很嚴重嗎?塞婭
    「放心!這不是活著回來了?」
    小卓子、小鄧子還要追問「刺客」的故事,小燕子拍拍手,嚷著:
    「好了好了,故事明天再說,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總之,紫薇大難不死,
我們七個人,又都團圓了,難道你們幾個,都沒有準備一點酒菜來歡迎我們嗎?」
    金瑣走過來,彎腰,手一揮,說:
    「格格、小姐,清進餐廳!」
    原來,福倫已經派了「加急」部隊,一早就先進宮來報喜。所以,大家都有了準備。漱
芳齋裡,也已將好酒好菜,擺了滿桌。
    這種場合,小別重逢不說,還有大難不死的喜悅。漱芳齋內,就又顧不得「規矩」了。
小燕子不許任何一個人離席,堅持要「團圓」。於是,六個人圍桌而坐。像是一家人一樣,
沒大沒小,嘻嘻哈哈。
    七個酒杯,在空中一碰。小燕子歡聲大叫著:
    「祝大家『長命百歲,腦袋不掉』!」
    大家哄然響應,都喊:
    「祝大家『長命百歲,腦袋不掉』!」
    大家正在酒酣耳熱,外面忽然傳來太監的喊聲。
    「皇上有賞!」
    眾人一驚,全體跳下桌子,狼狽的整冠整衣,跪落在地。
    小鄧子哈腰過去,打開房門。
    但見外面一溜的燈寵,照耀如同白晝。
    就有兩個宮女,高舉著兩隻烤好的」叫花雞」進來。高聲報著:
    「皇上賜『在天願作比翼鳥」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給兩位加菜!塞婭
    小燕子和紫薇兩個對看,眼裡不禁閃耀著驚喜。宮女將萊放上桌。兩人還來不及表示什
麼,宮女又送上第二道菜。繼續報著:
    「皇上賜」紅嘴綠鸚哥』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魚貫而入。
    「皇上賜」燕草如碧絲』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
    「皇上賜『秦桑低綠枝』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
    「皇上賜『漠漠水田飛白鷺」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
    「皇上賜『陰陰夏木囀黃鸝,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
    「皇上賜『鳳凰台上鳳凰游』給還珠格格和紫薇姑娘!」
    好不容易賞賜完畢,放了一大桌。
    就有太監往前一站,朗聲說:
    「皇上有旨,今晚漱芳齋可以『沒上沒下,沒大沒小』!盡情喝酒,盡情狂歡,不受任
何禮教拘束!」
    小燕子這一下喜出望外,跳起身子,就爆發了一聲歡呼:
    「皇阿瑪萬歲萬萬歲!」
    紫薇帶著眾人,匍匐於地。
    「還珠格格和紫薇,謝皇上賞賜!」
    太監和宮女退出。
    小燕子抓著紫薇的手,又跳又叫。
    「我們可以盡量的吃,盡量的喝,盡量的醉。盡量的瘋了!」
    金瑣聽出名堂,奔過來,激動萬分的抓住紫薇的手:
    「你和小燕子,終於「平等』了嗎?難道皇上知道!?塞婭
    「還沒有,還沒有!可是,已經『呼之欲出』了!」
    「什麼『魚粗魚細』的?一條魚都沒看見!」小燕子吼著,笑得好開心:「大家不要挑
三挑四了,沒有魚,有鸚哥,有鳳凰,有比翼鳥,有白鷺……還不夠嗎?大家趕快過來『狂
歡』吧!這是我第一次這麼開心的「遵旨」啊!」
    大家就奔回桌前,拿起酒杯,又砰然一碰。
    紫薇看著那一桌子的菜,想著乾隆此時此刻,會做這樣的安排,記住了自己每一道萊,
心中的歡喜,就漲滿了胸懷。那份「窩心」,別提有多麼深切了。她不禁匍伏在桌上,在幾
分酒意之下,笑不可仰。
    金瑣看著紫薇,感同身受,也笑不可仰了。
    那晚,乾隆和令妃在一起,小別之後,也有數不盡的溫馨。令妃一面幫乾隆寬衣,一面
柔情百斛的說:
    「怎麼會碰到刺客呢?臣妾真的是嚇得魂飛魄散了!幸好有個紫薇奮不顧身,要不然,
後果真是不堪設想!臣妾只要一想到當時的情況,就渾身冒冷汗!皇上,以後不要微服出巡
了!」
    乾隆伸手握緊令妃忙碌的手,鄭重的說:
    「令妃,朕要跟你說一聲,在紫薇那樣拚死救朕以後,朕再也不能,把她當成一個單純
的丫頭了!」
    令妃震動了一下。
    「皇上,你已經……已經……和她……」
    「朕沒有!她和小燕子整天在一起,像親姐妹一樣,朕就算有什麼打算,也得問問她自
己的意思,和小燕子的意思!」不禁深思起來:「總覺得,她對朕並不是那麼單純,說不
定,她有她的想法!…
    「皇上的想法,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她還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呢?等她知道以後,恐
怕會高興得昏過去。皇上要臣妾去幫您問她嗎?」令妃藏住自己的醋意,溫婉而體貼的問。
    「不!朕寧願自己問!」
    令妃凝視乾隆,在乾隆眼中,看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情。這使令妃震懾了。
    「皇上,那紫薇…讓您這麼動心?」她低聲的問。
    乾隆深思,自己也有一些兒迷糊。
    「不是動心,是珍惜!從來沒有過的珍惜!」
    令妃有一點兒受傷。但,旋即掩飾住了。
    「能為皇上拚命,能為皇上挨刀,臣妾雖然有些吃醋,可是,也對她充滿感恩呢!」就
振作了一下:「那麼,皇上的意思是,要收了她?封她作貴人?」
    乾隆不知道為什麼,竟震動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困惑。
    「眼前不忙,不要嚇著她,什麼都別說!西藏土司巴勒奔馬上要來了!等忙過這一陣
子,再來辦紫薇的事!」
    巴勒奔帶著公主塞婭來的那一天,真是熱鬧極了。巴勒奔和塞婭,分別坐了兩乘華麗的
大轎子,由十六個藏族壯漢,吹吹打打的抬進了皇宮。在轎子前面,又是儀仗隊,又是鼓樂
隊,最別開生面的,是有一個藏族鬼面舞,做為前趨。所有的舞蹈者,都戴著面具,配合著
藏族那強烈的音樂節奏,跳進宮門。
    乾隆率領眾大臣及阿哥們,都站在太和殿前。迎接巴勒奔。
    鬼面舞舞進宮門,舞到乾隆及眾人面前,旋轉,跳躍,匍匐於地,行跪拜禮,然後迅速
的散開。兩乘大轎,抬進來,轎夫屈膝,轎子放在地上。巴勒奔和塞婭在勇士攙扶下下轎。
見到乾隆,就都匍匐在地,所有藏族的隊伍全部跪下,大喊:
    「巴勒奔和塞婭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遠處的一根石柱後面,小燕子帶著紫薇和金瑣,正在偷窺。紫薇害怕,拚命去拉小燕子
的衣服:
    「好了,你看夠了,趕快走吧!別給大家發現了!這不是普通場面,皇上在接待貴賓
啊!」
    小燕子拚命伸頭,興奮得不得了。
    「好好看啊!你看那些戴面具的人,跳那麼奇怪的舞!那個西藏土司,長得好威武!」
    金瑣也看得津津有味。
    「可是,那個小公主卻長得好小巧!那身紅衣裳真漂亮!」
    小燕子的頭,越伸越出去:
    「皇阿瑪太不夠意思了,你看,人家西藏土司從西藏到這兒還把一個公主帶在身邊。見
皇阿瑪也沒讓公主躲起來!為什麼我不能大大方方跟皇阿瑪站在前面呢?」
    紫薇死命拉住J、燕子的衣服,把她拚命往後扯:
    「你怎麼回事?腦袋越伸越出去,快走吧!呆會兒,他們大家一回身,就看到我們
了……」
    「讓我再看一下,再看一下就好……」小燕子不依的,頭更往外伸。
    乾隆和巴勒奔行禮已畢。巴勒奔就放聲的大笑著,用不標準的中文,說:
    「哈哈哈哈!這中原的景致、風土,和西藏實在不一樣,一路走過來,好山好水!好!
好!一等的好!」
    乾隆也大笑著:
    「哈哈!西藏土司路遠迢迢來到北京,讓朕太高興了!請進宮去,國宴恃候!」
    巴勒奔拉住塞婭的手,帶上前來。
    「這是我最小的女兒,塞婭!」
    乾隆也急忙讓永琪和阿哥們上前。
    「這是朕的兒子們!」
    「皇上沒有女兒嗎?」巴勒奔驚奇的間。
    「當然有!朕有八個女兒!」
    「怎麼沒看見?塞婭
    「大清規矩,女兒不輕易見客!」乾隆一愣。
    巴勒奔很驚奇,不以為然的說:
    「女兒尊貴,不輸給男兒,沒有女子,何來男子!」
    乾隆對這種論調,也很驚奇,談笑間,已經轉身向裡走。
    柱子後面的紫薇和金瑣,急忙放掉小燕子,回頭就跑。小燕子正伸長腦袋往前看,紫薇
和金瑣驟然放手,她的身子就衝了出去。她一個煞車不及,竟然摔了一交。
    乾隆和眾人看到小燕子跌了出來,大驚,個個愕然,看著她。
    小燕子好尷尬,跳起身來,返身想跑,已經來不及了。
    乾隆一怔,只得喊。
    「小燕子!」
    小燕子急忙對乾隆一跪。
    「皇阿瑪吉祥!」
    乾隆回頭對巴勒奔說:
    「這就是朕的一個女兒!還珠格格!」
    小燕子抬頭看西藏土司,塞婭已經一步上前,好奇的打量著小燕子。接著,就神氣活現
的用西藏話,嘰哩咕嚕的說了一些什麼。巴勒奔對塞婭吼:
    「不是學了中文嗎?不要說藏語!」
    塞婭就大聲說:
    「這個還珠格格,怎麼趴著出來,跪著說話?比大家都短一截,像話嗎?」
    小燕子一聽,氣壞了,跳起身子,嚷著:
    「我來跟你比比看,誰比誰高!」
    乾隆搖頭,急忙阻止,瞪了小燕子一眼
    「小燕子!不得無禮!你退下吧!」就回身對巴勒奔說:「這邊請!」
    大隊人馬,跟著乾隆,迤邐而去。
    小燕子仍憤憤不平的站在後面,瞪大眼睛看著眾人的背影。
    西藏土司一來,大家都忙起來了,不但乾隆沒時間來漱芳齋,連爾康爾泰永琪三個,也
都忙得暈頭轉向,好多天不見人影。小燕子寂寞之餘,就大大的懷念起「微服出巡」的日子
來。對這個塞婭,意見也多得很。
    「那個塞婭公主,人小小的,氣派可大大的!這樣被八人大轎抬進來,神氣活現,看了
誰都不怕!見了皇阿瑪,也抬著頭挺著胸,看著我的時候,眼睛長在頭頂上,這樣瞅著我
說……」就胡亂學著西藏話:
    「嘛咪嘛咪咕嗜咕嗜巴比隆東嗆!」
    「啊?她還敢對你唸咒啊?」小鄧子瞪大眼睛,驚問。
    「『嘛咪嘛咪咕唁咕嗜巴比隆東嗆!』是個什麼意思?」小卓子也喊。
    「不是唸咒,是西藏話!意思是說我跪著出來,太丟臉了!同樣是『公主』,她就那麼
神氣,我就到麼「扁』!氣死我了!」小燕子又搖頭,又歎氣。
    正在談著,爾泰忽然匆匆忙忙的跑來了。
    「我來跟你們說一聲,明天,在比武場,有一場盛大的比武大會!那個西藏土司帶了八
個武士來這兒,說是要跟我們的武士較量較量!所以,我們大家都忙死了,全部在準備明天
的比武!皇上說,小燕子一定愛看,特別留了三個位子,讓小燕子、紫薇和金瑣去看!」
    金瑣驚喜交集的喊:
    「連我都有位子嗎?」
    小燕子這一下又高興起來,把手裡的帕子往空中扔去,嘴裡大叫:
    「啊哈!哇哈!嘛咪嘛咪咕嗜咕嗜隆哆嗆!」
    爾泰聽得一頭霧水:
    「你在說些什麼?」
    「西藏話!意思就是:明天會把你們打得落花流水!」
    這天,在皇宮的比武場上,真是熱鬧非凡,人頭滾滾。
    乾隆帶著皇后、令妃、眾妃嬪、眾大臣、阿哥格格們一起觀戰。乾隆身邊,坐著巴勒奔
和塞婭。再旁邊,小燕子,紫薇,金瑣和爾康爾泰都在坐。
    小燕子、紫薇、金瑣都非常興奮,皇后不時冷冷的看著紫薇和小燕子,眼神充滿了不滿
和嫉恨。令妃也不時看著紫薇,見這種場合,紫薇出席,心中更是瞭然。
    那個塞婭,真是活潑極了,在那兒又跳又叫,大聲給自己的武士加油,西藏話,中文夾
雜,喊得亂七八糟:
    「魯加!給他一球!重重的打……哈哩哈啦嘛咪呀!快呀!衝呀……」
    場中,賽威和那個魯加,正打得難解難分。賽威的武器是一根鏈子,魯加是一個大鐵
球。一會兒鏈子套中鐵球,一會兒鐵球又震飛了鏈子,打得驚險無比,高潮起伏。
    小燕子看看塞婭,那裡受得了她如此囂張,跳起身子,也大聲嚷嚷:
    「賽威!努力!努力!你是大內高手,你是最偉大的勇士,不要丟了我們的臉,給他們
一點顏色看看!用力!用力……把鏈子摔起來,套住他的球,打飛他的球……小心呀……」
    塞婭回頭看看小燕子,聽到小燕子叫得比她還大聲,整個人就站起身子,狂喊:
    「魯加!勝利!勝利!勝利!勝利!哈哩哈啦嘛咪呀!」
    小燕子也狂喊:
    「賽威!哈哩哈啦嘛咪呀!打他一個落花流水!打他一個落花流水!把他打倒,不要客
氣……」
    乾隆、皇后和眾人聽到塞婭和小燕子吶喊助陣,都傻眼了。一會兒看小燕子,一會兒看
塞婭,幾乎都忘了看比賽。巴勒奔卻興趣盎然,似乎覺得有趣極了。
    塞婭學著小燕子喊:
    「魯加!打他一個落花流水!打他一個落花流水!」
    小燕子不甘示弱,也學著塞婭喊:
    「賽威!哈哩哈啦嘛咪呀!哈哩哈啦嘛咪呀!塞婭
    塞婭和小燕子,兩人驚異互看。再掉頭比嗓門。
    「魯加!一等的好!一等的勇士!重重的打!塞婭
    「賽威!特等的好!特等的勇士!打得他抬不起頭來!」
    場內場外,一片熱鬧。不料賽威不敵,鏈子竟脫手飛去。
    塞婭大喜,跳著腳狂喊:
    「我們贏了!勝利!勝利!」雙手高舉向天。
    小燕子愀然不樂,氣得直吐氣。還好,場內馬上換了人。賽廣和另一個西藏武士正在角
力,彼此抱著,翻翻滾滾,摔來摔去。打得也非常精彩。小燕子又大喊了:
    「賽廣,給他一個過肩摔,不要客氣!努力!努力!」塞婭絕不禮讓,西藏話,中文並
用,狂喊:
    「過肩摔!不要客氣!努力!努力!塞婭
    「賽廣!靈活一點,用你的輕功對付他!」
    賽廣似乎被提醒了,一陣腳不沾塵的飛繞,西藏武士被他弄得頭昏眼花,連連幾拳揮
空,小燕子大笑,場中掌聲雷動。
    「賽廣!你好偉大!就是這樣!累死他!」
    塞婭氣壞了,跳腳大喊:
    「西藏武士得第一!」
    「才怪!滿族武士得第一!」
    兩人叫著叫著,賽廣已經捉住對方,高舉過頭,用力擲下。兩藏武士起不來了,賽廣贏
了。小燕子好生得意,轉頭對塞婭喊:
    「你們輸了!你們輸了!」
    塞婭臉色一沉;回頭大喊:
    「朗卡!」
    朗卡就飛躍入場,手無寸鐵。大內高手高遠出場迎戰。
    小燕子和塞婭又開始尖叫加油。
    誰知,這朗卡十分厲害,沒有幾下,高遠就敗下陣來。又一個大內高手出去迎戰朗卡,
朗卡靈活,武功高強,大內高手又敗下陣來。
    乾隆臉色暗了下去。
    塞婭喊聲震天:
    「朗卡萬歲!朗卡勝利!朗卡哈哩哈啦!」
    小燕子氣得臉發白,只見又一個高手被朗卡撂倒。小燕子就忍不住大叫:
    「我們滿族的高手到底在哪裡?出來呀!」
    一個人從看臺上飛躍而下,眾人一看,不禁發出驚呼,原來是爾康。
    小燕子瘋狂般的喊起來:
    「爾康!偉大!爾康!拿出本領給他們瞧瞧……」
    爾康和朗卡就大打起來。兩人都武功高強,拳來拳往,打得精彩無比。
    紫薇忍不住心驚膽戰,手裡的帕子,絞得像個麻花一樣。
    乾隆和眾人,看得驚呼不斷。
    爾康將輕功和武術結合,時而飛躍,時而踢腳,時而揮拳,時而在前,時而在後,打得
朗卡應接不暇。紫薇、金瑣、小燕子都忍不住喊叫起來:
    「爾康!努力啊!」
    「爾康少爺,勝利!勝利!」
    「爾康!給他一個連環踢!讓他見識見識你的本領!打呀!打呀!」
    塞婭情急,中文已經不靈了,西藏話嘰哩狐啦喊個不停。
    場中,兩人再一陣激烈纏鬥,朗卡就被打倒在地。
    小燕子高興得快昏倒了,雙手伸向天空,大叫:
    「這才叫高手!這才叫勝利!塞婭
    塞婭臉色一變,回頭大喊:
    「班九!」
    班九應聲而出,再度和爾康交手。奈何爾康的武功實在太強了,沒有多久,班九就被撂
倒。接著,藏族的武士就一個輪一個的出場,爾康從容應戰,左摔倒一個,右摔倒一個。乾
隆和眾大臣,得意在心,都面帶微笑,巴勒奔看得納悶。小燕子如瘋如狂,塞婭逐漸沒有聲
音了。
    終於,爾康撂倒了最後一個敵人。
    已勒奔大笑說:
    「哈哈哈哈!皇上!大內高手,畢竟不凡,我們認輸了!」
    塞婭大叫:
    「誰說?我們還有高手!」
    塞婭喊完,已經飛身入場,落在爾康對面了。乾隆等人,都發出驚呼。小燕子一個起
身,就想傚法,爾泰死命抓住了她。
    「你不要去!先看看這個塞婭功夫如何?」
    爾康見塞婭飛身而下,磨拳擦掌的對著自己,想到對方是公主,又是女子,不敢應戰。
就抱拳說:
    「臣福爾康不敢和公主交手,就到此為止,好不好?」
    爾康話未說完,塞婭一聲嬌叱,懷中抽出一條金色的鞭子,閃電般的對爾康臉上抽去。
    爾康大驚,急忙閃避,已是不及,臉上被鞭尾掃到,留下一條血痕。
    紫薇、小燕子、金瑣發出驚呼。
    爾康尚未站穩,塞婭連續幾鞭,鞭鞭往爾康臉上招呼。爾泰忍不住大喊:
    「不要客氣了,拿出本領來打吧!」
    小燕子也大喊:
    「爾康!你在幹什麼?看人家長得漂亮,捨不得打嗎!」
    爾康心中也有氣,被眾人一叫,不再留情,欠身上去,要奪塞婭手裡的鞭子。但是,那
塞婭竟然功夫高強,鞭子舞得密不透風。
    兩人躥來躥去,飛上飛下,打得煞是好看。
    紫薇、小燕子、金瑣、乾隆、爾泰、永琪和眾人看得目不暇接,驚呼不斷。
    忽然間,塞婭一個疏忽,手中鞭子,已被爾康奪走。
    爾康此時收了鞭子,彎腰一鞠躬,說一聲:
    「公主好身手,承讓了!」
    誰知,塞婭一腳就踢向爾康的面門,大吼著:
    「什麼叫『承讓了』,聽不懂!哈哩鳴啦……」又是一串西藏話。
    爾康一個後翻,避掉了這一腳。心裡實在生氣,無法客氣了,鞭子出手,「忽」的一
聲,卷掉了塞婭的帽子。
    塞婭卻越戰越勇,繼續拳打腳踢。爾康再一鞭揮去,卷掉了塞婭左耳的一串耳環。接著
再一鞭揮去,又捲掉塞婭右耳的耳環。
    巴勒奔看得佩服不已,問乾隆:
    「這個勇士是誰?」
    「他是福爾康,是朕身邊的御前護衛!是福倫大學士的長公子!」
    「『好功夫!好!好!上等的好!」
    此時,塞婭脖子上的項鏈,也飛上了天空。爾康一個旋轉,姿態美妙的接住項鏈,捧給
塞婭,問:
    「還要打嗎?」
    塞婭接過項鏈,接過鞭子,對爾康終於心服口眼,抱拳而立,嫣然一笑。
    「勇士!塞婭服了!」、
    塞婭飛身回到看臺,對巴勒奔嘰哩咕嚕,說了一
    巴勒奔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塞婭碰到對手了!滿人的武功,真是名不虛傳!」
    乾隆高興極了,也哈哈大笑了:
    「哈哈哈哈!這西藏人,也是身手不凡啊!連一個小公主,都讓人刮目相看呢!塞婭
    乾隆和巴勒奔,就彼此欣賞的大笑不已。
    比武過去了,爾康、爾泰和永琪還是忙不完,整天見不著人影。
    這天,令妃來到漱芳齋,臘梅、冬雪手裡各捧著一疊新衣跟在後面。
    」叫小燕子!紫薇!這是給你們兩個新作的衣裳!皇上說,最近難免會有一些宴會喜
慶,怕你們兩個無聊,要你們也參加!這些新衣裳,是特別賞給你們的!」
    「喜慶?什麼喜慶?都是為了那個西藏土司,是不是?這西藏土司也真奇怪,他的西藏
都不要管嗎?跑到北京來,呆了這麼久,還不回去?」小燕子說。
    「看樣子,他們是『樂不思蜀』了!」令妃微笑。
    「就算『樂得像老鼠』,也得回家啊!」小燕子衝口而出。
    金瑣上前,接過了那些新衣服。驚呼:
    「好漂亮的新衣服!」
    令妃仔細的看紫薇,話中有話的說:
    「只怕不止新衣服,以後各種賞賜,都會源源而來了!你這一生,穿金戴銀,富貴榮
華,是享用不盡了!」
    紫薇驚看令妃,震動無比。
    「娘娘,您在說奴婢嗎!」
    令妃走過去,更仔細的看紫薇,眼神裡有著羨慕,有著讚歎,有著微微的妒意,也有真
誠的憐惜。那是一種複雜的眼光,帶著認命的溫柔。她伸手幫她把一根髮簪簪好,細聲細氣
的說:
    「聽說,皇上特許你不說『奴婢』兩個字。在皇上面前,你都不是『奴婢』,在我面
前,又怎麼用得著這兩個字呢?以後,都是「你我』相稱吧!」
    「奴婢不敢!」紫薇驚喊,覺得有些不對了,心裡著急。
    令妃歎口氣,深深的看紫薇:
    「你為皇上,擋了那一刀,你不止是皇上心裡的『貴人』,你也是我的『恩人』了!皇
上心心唸唸,惦記著你!只怕你在這漱芳齋,也住不久了!塞婭
    小燕子和金瑣,正低著頭泡茶,兩人互看,眼光裡都是驚疑。小燕子急忙說:
    我和紫薇,在這個漱芳齋已經住慣了,我們不要搬家,也不要分開!娘娘,你跟皇阿瑪
說一聲,不要麻煩了!我和紫薇,是公不離婆,秤不離砣!塞婭
    令妃啼笑皆非,笑著罵:
    「什麼公不離婆,秤不離舵?你遲早要嫁人的,難道紫薇還跟你一起嫁?」
    「嫁什麼人?嫁什麼人?」小燕子呆了呆,急問。
    「那我就不知道了,只聽到皇上這些天,都在念叨著要把你指婚呢!」
    小燕子、紫薇、金瑣都驚慌起來。指婚?不指錯才怪!三人還來不及說什麼,令妃整個
情緒都繫在紫蔽身上。看著紫薇說。
    「紫薇,你缺什麼都跟我說,要用錢,也跟我說,身體不舒服也告訴我,我會照顧著你
的,總之,當初是我把你引進宮來,在我心裡。你就跟我是一家人一樣!你,不要和我見外
啊!」
    紫薇聽到令妃話裡,大有玄機,更加心慌意亂。不安極了:
    「娘娘說那裡話!娘娘一直對我和小燕子,都照顧得不得了,我們充滿了感恩,怎麼還
會見外呢!塞婭
    「那就好!我已經去給你打首飾了,改天再給你送來!皇上這些日子,忙著那個西藏土
司,恐怕沒時間過來,很多事,都得等西藏土司走了才能辦!可是,這個塞婭格格,說不定
要嫁到咱們家來,那就又要先辦塞婭的事了!」
    「嫁到咱們家來?她要嫁給誰?」小燕子驚問。
    「你們還沒聽說嗎?巴勒奔看上咱們了,想把塞婭誣嫁到皇室來,皇上想解決西藏問
題,他們談得好投機!所以,五阿哥和福家兄弟每天陪著塞婭東逛西逛。今天聽皇上說,現
在是八九不離十,要把塞婭配給五阿哥!準備在這個月底,或者下個月初,就辦喜事!」
    小燕子整個人驚跳起來。匡郎一聲,手裡的茶杯茶壺,落地打碎了。一壺熱茶,全都潑
在手上,小燕子痛得直跳。
    紫薇急忙跑過去,抓著小燕子的手。
    「金瑣!明月!彩霞……快拿『白玉散熱膏』來!」紫薇急喊。
    令妃看著這慌慌亂亂的幾個人,怎麼回事?自己已經明示暗示了,紫薇還是一臉的糊
塗,連個笑容都沒有。這個小燕子更加古怪,泡個茶都會燙到手!她站在那兒,納悶極了。
    令妃一走,小燕子就對著桌腳一腳踢去,嘴裡激動的喊:
    「有什麼了不起?結婚就結婚嘛!誰希奇?誰在乎?怪不得這麼多天連影子都看不見,
原來是陪小公主去了!有種,就永遠不要來見我!永遠不要跟我說話!」
    金瑣和紫薇一邊一個,拿起她燙傷的手,忙著給她上藥。金瑣急急的安慰著說:
    「你先不要急,這個事情只是令妃娘娘說說,到底是真是假,還大有問題!那個塞婭凶
巴巴的,又是西藏人,皇上不會要她作媳婦吧!」
    小燕子氣呼呼的喊:
    「為什麼不要,人家好歹也是個公主啊!塞婭
    紫薇皺皺眉頭,認真的說:
    「公主又怎麼樣呢?只要五阿哥不願意,皇上也不會勉強他的,到底是婚姻大事嘛!現
在,不過是皇上和西藏土司兩個人在打如意算盤,五阿哥大概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等他來
了,我們再問個清楚,現在,不要莫名其妙就跟自己過不去!」
    小燕子跳起身子,手一摔,把金瑣手中的藥膏也打到地上去了。她滿房間走著,怒氣沖
沖。
    「什麼不清楚狀況?我看他早就知道了!我看他高興得很!以前,他只要有時間,就往
我們這個漱芳齋裡跑,現在,幾天都沒露面了!他這個毫無心肝的東西,只會騙我,只會哄
我。等到有個真正的公主一出現,我就不夠看了!哼!他一定等不及要當西藏土司的駙馬爺
了!」越說越氣,眼睛就紅了:「沒關係!趕明兒,等那個『生薑王』來的時候,我去給人
家當媳婦!」
    「你說些什麼嘛!把事情弄清楚再生氣,也來得及呀!」紫薇說。
    小燕子滿房間繞圈子,拚命呼氣。
    「我受不了!我受不了!」
    「不會啦!你不要這樣,我覺得五阿哥對你,是一片真心,你不要冤枉他!你看……」
金瑣撿起藥膏:「這個藥膏還是五阿哥送來的呢!你一天到晚受傷,他把所有進貢的藥膏都
往這兒搬……」
    金瑣話未說完,小燕子衝了過去,搶過藥瓶,就扔到窗子外面去了。
    不料,窗外傳來「哎喲」一聲,金瑣伸頭一看,大叫:
    「打到曹操的頭了!」
    什麼曹操的頭?還諸葛亮的頭呢!」小燕子沒好氣的喊。
    紫薇也伸頭一看。
    「真的!真的!是『賽過諸葛亮』來了!是他們三個臭皮匠!」
    小燕子也衝到窗前一看,窗外,永琪、爾康、爾泰正急急走來。
    小燕子反身就對外衝去。
    永琪和爾康爾泰,這一陣子,確實整天陪著塞婭姬。這個塞婭,永遠精神抖擻,花招百
出,片刻都不肯安靜。一會兒逛街,一會兒買東西,一會兒吃小吃,一會兒看露天戲……什
麼都希奇,什麼都要玩。白天玩完了,還要逛夜市,把三個人累得慘兮兮。
    好不容易,這天,大家抽了一個空,到漱芳齋來看紫薇和小燕子。
    誰知,小燕子直奔過來,就不由分說的把他往外面推去。
    「你走!你走!你不要到我這個漱芳齋來!你去陪西藏公主好了!到這裡來幹什麼?我
不要聽你胡說八道,不要再被你騙了!」大吼著:「你走!」
    「這是幹什麼?好不容易,才抽一個空來看你們,你又摔東西,又趕人,是誰招你惹你
了?」永琪愕然的問。
    小燕子眼眶一紅,怒喊:
    「還有誰?就是你招我惹我!」回頭對爾康、爾泰也一凶,咆哮的喊:「還有你們兩
個,根本就是幫兇!」
    「幫兇?我們做了什麼?」爾泰瞪大眼睛,奇怪極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爾康看紫薇。
    「難道你們還不知道嗎?聽說,皇上要在你們三個之中,選一個人跟塞婭結婚!剛剛令
妃娘娘來,說是皇上已經選定五阿哥了!」紫薇說。
    永琪一個震動,往後連退了兩步,爾康和爾泰也驚訝得一塌糊塗。
    「不可能的!我一點都不知道!塞婭?皇阿瑪要我和塞婭結婚?真的還是假的?」永琪
怔怔的問。
    小燕子跳腳:
    「連日子都訂了,馬上就要舉行婚禮了,你還在這裡裝模作樣!你看你看!」跑過去把
令妃送來的新衣一件件拉開,拉得滿房間都是。「令妃娘娘連禮服都給我們送來了,說是參
加你的婚禮要穿的……」
    金瑣忍不住插嘴說:
    「格格,令妃娘娘不是這樣說的……」
    「就是!就是!她說『喜慶』,什麼喜慶嘛!就是婚禮嘛!」瞪著永琪:「你已經要結
婚了,你每天陪著那個小公主,樂得像老鼠……那麼,你還來我這兒幹什麼?出巡的時候,
一路上你都在騙我!現在,我不要再聽你,不要再見你了!」
    永琪呆呆的掉頭看爾泰爾康。
    「難道是真的?」
    「可能是真的!」爾康想了想。
    爾泰恍然大悟了。
    「現在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就說,真要保護塞婭,動用到我們三個,也
有點小題大作,原來,是在為塞婭選駙馬!」
    紫薇看三人神色,知道事情確鑿,不禁大急。
    「五阿哥!事不疑遲,你馬上去跟皇上說明呀!塞婭
    永琪愣了一會兒,抓起小燕子的手,就往門外衝去。
    「我們一起去,反正皇上已經饒你不死,我們把一切都說清楚吧!」
    爾康迅速的一攔。
    「等一等!你的意思是要『真相大白』嗎?…
    永琪著急:
    「不『大白』要怎樣?紫薇也說了,事不疑遲,再耽誤下去,我一定會被皇阿瑪配給塞
婭的!你們想想看嘛,除了我,只有六阿哥和塞婭能配,但是,皇阿瑪只叫我陪塞婭,提都
沒有提六阿哥!那個塞婭,是巴勒奔的掌上明珠,他當然想配一個王子,我逃不掉了!再不
去,我真的逃不掉了!」
    爾康頓時心亂如麻了:
    「但是,這一個『真相大公開』不是一件小事,是一件大事,有好多『真相』要一件件
去說明,現在,皇上那有這個工夫來聽?那有這個心情來接受?那有這個情緒來消化?那個
西藏土司,還排了一大堆的節目,每天要按表行事!在這個亂軍之中,我們公佈真相,以時
機來說,是不利極了!」
    爾泰也急急接口:
    「是啊!這件事對皇上一定是個好大的意外。他的反應會怎樣,我們還不能預料。有個
西藏土司柞在這兒。他怎麼有心情來處理家務事?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等西藏土司走了再
說!」
    永琪大吼:
    「來不及了!西藏土司還沒走,我就被出賣了!」
    金瑣忍不往往前一站,說:
    「五阿哥,這件事我們只是聽到令妃娘娘在說,是不是真的還沒確定,你為什麼不先去
確定一下,再來商量要不要說呢?」
    「是啊!金瑣說得對!我們每次就是不夠冷靜!事情一發生就亂成一團!五阿哥,你先
去問明白再說吧!」爾康點頭。
    永琪怔著,被點醒了,轉身就跑。
    片刻以後,永琪就氣極敗壞的胞回來了,帶來的是另一個爆炸般的訊息:
    「確實要聯婚,但是,新郎不是我,是爾康!」
    爾康大驚,不相信的喊:
    「不是五阿哥?是我?」
    「是的!是你!聽說,皇阿瑪本來要把塞婭指給我,可是人家塞婭看上了你,巴勒奔堅
持要你!皇阿瑪起先還不願意,說你是他準備指給小燕子的人選,不能讓賢!後來拗不過巴
勒奔,就同意了!你阿瑪想為你解圍,皇阿瑪就大發脾氣,說是己成定局!要你『奉旨完
婚』!」
    紫薇踉蹌一退,臉色慘變,金瑣急忙扶住她,就喊了起來:
    「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顧那麼多了,是不是?不管時機好還是不好,小姐呀,你不能再
耽擱了!快去跟皇上說明白吧,反正,遲早是要說的,揀日不如撞日,乾脆就是今天,把什
麼都說出來吧!否則,誤會重重,各種問題都會發生的!」
    永琪也喊著說:
    「我們一天到晚,顧慮這個,顧慮那個,幾次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現在,情況已經
很危急了!我們面對的問題,像波浪一樣,一波一波的捲過來,避得了這個危機,避不了下
一個危機!我們如果一直優柔寡斷,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我看,金瑣說得對,揀日不如撞
日,算是天意,我們讓真相大白吧!塞婭
    紫薇看著小燕子,臉色蒼自,神情惶恐:
    「讓我再想一想……」
    小燕子跳起身來,往門外拔腳衝去、邊跑邊叫:
    「想什麼想?再想下去,爾康就變成西藏駙馬,你也變成娘娘了!不能再想了!你想來
想去,還是為了保護我!我受不了了!我要把所有的事都說出來,管他時機對不對?管他後
果會怎樣?反正,我想明白了!要頭一顆,要命一條……」
    大家追在小燕子背後,大喊:
    「小燕子!你去哪裡?塞婭
    「我去御書房,我去找皇阿瑪!」
    「要去一起去!慢一點呀……」
    永琪一拍爾康:
    「爾康!振作一點,遮不住了!大家一起去見皇上吧!小燕子這麼激動,怎麼說得清楚
啊……」
    爾康點頭,拉住紫薇的手,追在小燕子後面就跑,於是,永琪、爾泰、金瑣都放開腳
步,一起奔出了漱芳齋。
    -----------------------
  書路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