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和乾隆「微服出巡」,實在是小燕子進宮以後最快樂的一件事,也是紫薇進宮以後,最
接近乾隆的一段日子。兩個女孩子,忙得不得了,要照顧乾隆,要找機會說出秘密,要和三
個臭皮匠隨時商量大計,還要鬧鬧戀愛,吵吵架。這一路,真是非常熱鬧。小燕子平均每三
天就要跟人打一架,她每次一出手,永淇就只好出手,生怕她吃虧。永琪一出手,福家兩兄
弟就不能不出手,忙著保護這一個格格,一個王子。乾隆雖然也告誡小燕子,不要太衝動,
這樣一路打打鬧鬧,要不引人注目,都不容易。但是,小燕子對乾隆振振有詞的說:
    「看到那些壞蛋欺負好人,我怎麼可以裝作看不見呢?沒辦法呀!如果老爺你也裝成看
不見,那……您就成了……成了……」她壓低聲音,嘻嘻一笑:「昏君啦!」
    乾隆瞪眼,拿這個小燕子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們一路打抱不平,走得其慢無比。好在乾隆也只是出門散散心,旅行是真的,出巡是
說得好聽,所以也不匆忙。這一路,有個刁鑽的小燕子,有個可人的俏紫薇,他真的享受到
從來沒有享受到的溫馨和幸福。如果不是一件突如其來的大事,結束了這段旅行,他說不定
會東西南北,一路「出巡」下去。
    這天,走到冀州境內。正好趕上當地的廟會。大家早已有了默契,有熱鬧的地方,不能
放過!所以,一行人就全體來到廟前。
    廟會,永遠是最熱鬧的。有人在賣東西,有人擺地攤,有人賣膏藥,有人賣藝。各種小
吃攤於,各種小點心,更是應有盡有。冀州的老百姓大概全城出動,廟裡,香火鼎盛,廟
外,人潮湧來。
    小燕子在人群中擠來擠去,興高采烈的東張西望,永琪緊緊張張的跟在她身邊。
    「小燕子,你的腿還有傷,不要再向前擠了!」
    「那一點傷,早就好了!」小燕子滿不在乎的說。
    突然一陣鑼鼓喧天,人群中,出現一個踩高蹺的隊伍,有獅於有龍,有觀音菩薩,有金
童玉女,還有哼哈二將,有蚌仙,有唐僧取經,後面還跟著「八仙」……幾乎把所有民間傳
說的人物,都包容在內。最精彩的是,全部踩著高蹺,搖搖晃晃而來。
    小燕子一看,興奮得不得了,喊著:
    「這個好看!大好看了!」就奮力擠上前去。
    「小心!小心!大家不要走散了!」福倫看到人山人海,急忙警告。
    小燕子那裡肯聽,已經奮不顧身,拚命的擠進人群,要去看高蹺隊。她東一鑽,西一
鑽,轉眼就淹進人群中,沒了影子。永琪不放心,追著小燕子而去。爾康和爾泰,忙著去追
永琪,四個人就一前一後,擠得看不見了。
    福倫和幾個武將,護衛著乾隆。紫薇緊緊的跟在乾隆身邊。乾隆本來也要去看高蹺隊,
但是,人潮一波一波的擠著,再加上煙霧氤氳,就覺得很熱,拿著扇子退在後面,紫薇用手
裡的扇子,拚命幫乾隆扇著風。福倫、紀曉嵐等人,被擠得東一個西一個,但是,大家還是
眼光不離乾隆。
    這時,一個賣茶葉蛋的小販,老夫妻二人,憨憨厚厚的,挑著擔子停在乾隆面前。兩人
對人潮張望著,挺無奈的樣子。老頭就對老妻說:
    「那兒人多,咱們兩個大概擠不進去了!就在這兒將就將就吧!」
    老太婆一股忠厚樣,拚命點頭:
    「是啊,這賣茶葉蛋不比賣糕餅,又是火,又是爐於,萬一燙著人,就不好了,能做多
少生意,就做多少生意吧!」
    乾隆覺得兩夫妻善良勤勉,年紀那麼大了,還要作生意。不禁同情,低頭問:
    「生意好不好?」
    「湊合湊合,夠過日子了!」老頭說。
    「老爺子要不要吃個茶葉蛋?」老太婆急忙問:「咱們都用上好的紅茶煮的,您聞聞看
香不香?不香不爽口,就不收錢!」
    乾隆笑了,說:
    「好吧給我十個!紫薇丫頭,來付錢!」
    「是!」
    紫薇擠上來,掏出錢袋來付錢。乾隆就去拿茶葉蛋。
    突然間,老頭跳起發難,一爐子炭火陡然飛起,直撲乾隆面門。熱騰騰的茶葉蛋,全部
成了武器,飛打乾隆。紫薇首當其衝,被燙得大叫。老頭嘴裡大喊:
    「皇帝老兒,納命來吧!」
    老太婆嘩啦一聲,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把尖銳的匕首,直撲乾隆,吼著:。
    「我給大乘教死難的信徒報仇!看刀!」
    變生倉卒,小燕子等人遠水救不了近火,近處的鄂敏、傅恆、福倫等人大驚。
    「有剌客!有剌客!保護老爺要緊……」,福倫大喊,聲如洪鐘。
    乾隆已經揮著折扇,來不及的打著那些炭火和熱騰騰的茶葉蛋,一抬頭,陡見利刃飛刺
而下。乾隆本不至於招架不住,但是,前前後後全是人牆,施展不開。眼見利刃直逼胸前,
自己竟退無可退,閃無可閃。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紫薇奮不顧身,用身子直撞乾隆,挺
身去擋那把刀。
    只見利刃「噗」的一聲,插進紫薇胸前。鮮血立刻出來。
    乾隆大震,什麼都顧不得了,伸手撈起紫薇,嘴裡發出一聲大吼,把周圍的人,撞得跌
的跌,倒的倒,他抱著紫薇,飛竄出去。
    同時,鄂敏、傅恆、福倫都大喊著飛撲過來救人。和那老頭老大婆大打出手。
    遠處,小燕子、永琪、爾康、爾泰聽到這邊的喊叫,知道出事了,也顧不得傷人不傷
人,一路吼叫著撲奔過來,飛的飛,竄的竄,跳的跳……
    誰知,高蹺隊伍全部發難,高蹺成了武器,和永琪等人展開惡鬥。一群人竟然都是武功
高手,大家打得天昏地暗。
    群眾喊著叫著,摔著跌著,四散奔逃,場面混亂。
    傅恆、鄂敏和老頭應戰,福倫就保護著乾隆且戰且退。乾隆一直抱著紫薇,不曾放手。
利刃也一直插在紫薇胸前。
    爾康等人,和那個高蹺隊殺得難解難分。始終沒辦法殺到乾隆身邊,大家急死了,只得
拚命死戰。
    傅恆、鄂敏已將老頭和老太婆打倒在地。可是,「蚌殼精」和「舞龍舞獅」又都砍殺過
來,傅恆見乾隆抱著紫薇不放,顯然無法自保,急忙大喊:
    「鄂敏!去保護皇上!這兒交給我!」
    「是!」
    鄂敏抽身,和福倫保護著乾隆,終於退到了安全地帶。紀曉嵐也奔了過來。
    乾隆低頭,看著懷中面孔雪白,血一直淌下的紫蔽。啞聲大叫:
    「胡太醫!胡太醫!胡大醫……胡太醫在哪兒?」
    「忙亂之中衝散了,皇上別急,我去找!」鄂敏說。
    「鄂敏,你別去!在這兒保護皇上!」傅恆急喊。
    乾隆大急,看著紫薇,心如刀絞,大喊:
    「去找胡太醫!這兒已經安全了,保護什麼?趕快去找胡太醫!」
    紀曉嵐急忙應著:
    「我去找!我去找子
    紀曉嵐衝進人群,到處找胡大醫。
    爾康耳聽四面,眼觀八方,看到紀曉嵐在人群中,瘋狂的喊著「胡太醫」,知道有人受
傷。他大吼一聲,連連撂倒了好幾人。飛過人群,抓住了正在盲目奔竄的胡太醫。後面「何
仙姑」追殺過來,一刀砍傷了爾康的手臂。爾康負傷,卻不肯放掉胡太醫,急促中,嘴裡大
吼,腳下連環踢,踢倒「何仙姑」,爾泰趕來,一刀刺下。
    「皇上已經退到樹下,紫薇身受重傷,你趕快去!這兒有我!」爾泰急喊。
    爾康一聽,紫薇身受重傷,腦中轟的一響,抓著胡太醫,一路殺出去。
    樹下,乾隆仍然抱著紫薇,不曾鬆手。他低頭,看到紫薇的臉色越來越白,血一直滴到
地下,不禁心慌意亂。他喊著紫薇:
    「紫薇!紫薇丫頭!看著我,別暈過去,保持清醒!跟我說說話!聽到沒有!」
    紫薇看著乾隆,好痛,吸著氣,覺得每次呼吸,血就跟著流出去。她以為自己要死了。
好多話,還沒說明白,怎麼辦?
    「皇上,我是不是快死了?」她掙扎著問。
    乾隆大震:
    「什麼死不死?受這麼一點小傷,怎麼會死子抬頭又一陣大喊:「胡太醫!找到胡太醫
沒有?」
    紫薇心裡好急,顫聲的說。
    「皇上,如果我死了,可不可以請求你一件事?」
    「什麼?」乾隆心痛,著急,心不在焉,到處找太醫。
    「請你饒小燕子不死!」紫薇輕聲說,懇求的。
    「不要再死不死的了,誰都不會死!」乾隆生氣的喊。
    紫薇好痛,呻吟著:
    「我們不是安心的……請饒小燕子一命!」她再說。
    乾隆根本聽不懂,以為紫薇已經失去意識了,急得不得了,大聲說:
    「紫薇,你撐著一點,太醫馬上來了!」
    這時,爾康渾身浴血,手臂帶傷,提著太醫,幾乎是腳不沾塵的飛竄而至。
    「太醫來!太醫來了!」他喊著,一眼看到乾隆臂彎裡的紫薇,看到那把深深插在她胸
前的利刃,和那點點滴滴往下淌的鮮血……他眼前一黑,幾乎要暈過去,脫口就喊:「老天
啊!」
    胡太醫驚魂未定,喘息的站在那兒。
    「請皇上把紫薇放下地,讓臣診治!」
    鄂敏已將身上外衣脫下,鋪在地上。
    乾隆這才將紫薇放在地上。太醫急忙上前把脈,察看傷口。
    另一邊,戰事已經告一段落。高蹺隊東倒西歪,全部躺下。冀州的守備丁大人已經得到
消息,率領了大批官兵趕到,捕捉刺客。
    小燕子這時才能脫身,聽到是紫薇受傷,嚇得面無人色。連滾帶爬的撲奔乾隆這兒,一
看到地上的紫戳,魂飛魄散。
    「紫薇,怎麼會這樣?你中了一刀……天啊!」她爬過去,抱往紫薇的頭,淚珠就落在
紫薇面頰上了:
    「我答應過金瑣,不讓你少一根頭髮,現在,你居然中了一刀,我要怎麼辦啊……」
    紫薇看到小燕子,好多叮囑,簡直不知道要先講那一樣好。
    「金瑣,要照顧金瑣……」她虛弱的說。
    小燕子更是淚如雨下。
    「你說什麼,不會有事的!你勇敢一點,不會有事的……」她哭著喊。
    眾人此時已惡戰完畢,紛紛聚攏。
    「報告皇上,丁大人已經帶兵趕到,所有亂黨全都抓了起來!都是大乘教的餘孽,從
『拋繡球」那天就盯上我們了,現在,已經押去審問了!」傅恆稟告。
    就有丁一大人帶著一隊官兵,急跪於地。
    「卑職丁承先叩見皇上,不知皇上駕臨。護駕來遲,罪該萬死!」
    官兵全部跪落地。齊聲大喊:
    「皇上萬歲萬萬歲!」
    乾隆煩躁的揮手,心急如焚的說:
    「都不要吵,現在什麼事都別說!先把紫薇治好要緊!胡太醫,紫薇怎樣子
    「趕快找一個乾淨地方,臣要把匕首拔出來!」胡大醫緊張的說。
    乾隆就對丁大人喊:
    「聽到沒有?最近的地方在哪兒子
    丁大人磕頭說:
    「皇上不嫌棄,就到奴才家裡吧!」
    乾隆一俯身,就從地上抱起紫薇,急促的說:
    「還耽擱什麼?走呀!」
    說著,乾隆就邁開大步,大家趕緊急步跟隨。
    丁府一陣忙忙亂亂。
    紫薇躺上了床,胡大醫不敢立刻拔刀,生怕刀子一拔,紫薇也就去了。看乾隆這種神
情,萬一紫薇不保,恐怕他這個太醫也不保了。先要丫頭們準備熱水,準備參湯,準備繃
帶,準備止血金創藥……他忙忙碌碌,在臥室內內外外跑。
    乾隆在門口攔住了他。
    「胡太醫,你跟我說實話,拔刀有沒有危險?」
    「回皇上,紫薇姑娘的傷,並沒有靠近心臟,可是,流血大多,傷到血管,是顯而易見
的!刀子拔出時,只怕她一口氣提不上來,確實有危險!臣已經拿了參片,讓她含著,但
是……」
    乾隆明白了,咬牙說道。
    「朕跟你進去!看著你拔刀!」
    兩人大步來到床前。
    紫薇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匕首仍然插在胸前。太醫已將傷口附近的衣服剪開,丫頭們
用帕子壓著傷口周圍。
    大醫推開丫頭,按住傷口,準備拔刀。
    小燕子、乾隆、爾康、爾泰、永琪、福倫全部圍在床前,緊張的看著太醫。
    「我需要一個人幫忙,抱住她的頭,壓住她的上身,免得拔刀時身子會動!」
    爾康往前一衝,忘形的說:
    「我來!」說完,才發現手臂上有傷,根本動作不便。
    乾隆已經一步上前。堅定的說:
    「朕來!」就上前,緊緊的,穩定的抱著紫薇的頭,低頭對紫薇說:「朕在這兒穩著
你,朕既然貴為天子,一定能夠給你力量!你也要為朕爭一口氣,知道嗎?」
    紫薇虛弱的點頭。心裡明白,自己的生命,恐怕會隨著拔刀而消失。眼睛不禁看眾人,
好多的不捨,好多的話要說。
    胡太醫很不安:
    「皇上!臣拔出匕首時,只怕血會濺出來!是不是讓別人……」
    「你不要顧慮了,趕快救人要緊!」就看眾人:「你們退下吧!小燕子,你也出去!」
    小燕子立刻哀聲喊:
    「我不走,我守著她!我絕對絕對不離開她!」
    爾康兩眼,死死的看著紫薇,整個魂魄,都懸在紫薇身上,那裡能夠離開。永琪看大家
這個狀況,就急促的說:
    「皇阿瑪,如果沒有不方便就讓我們看著這把刀拔出來。畢竟,這些日子以來,我們跟
紫薇已經像一家人了!沒看到她平安,大家都走不開!而且,我們可以給她打氣呀!」
    乾隆自己已經方寸大亂,顧不得大家了。就默然不語。
    太醫就握住刀柄,看著紫薇說:
    「紫薇,我要拔刀了!拔出來的時候會很痛,但是,沒辦法,非拔不可!」
    紫薇點了點頭,抬眼看乾隆。
    「等一下!」她的眼光,深深切切,裡面藏著千言萬語,盯著乾隆。
    乾隆在這樣的眼光下,覺得心都碎了。他振作了一下,用有力的語氣說:
    「紫薇丫頭,只是痛一下,你不會有事,朕不許你有事!不要怕,知道嗎?」
    「皇上……皇上……我要請求一件事!」紫薇衰弱的說。
    「是!你快說!這刀子要馬上拔,不能再耽擱了!」乾隆著急。
    「皇上……請答應我,將來,無論小燕子做錯什麼,您饒她不死!」
    小燕子一聽,淚水就瘋狂滾落。
    「好,朕饒她不死!你安心了吧子乾隆匆匆回答。
    爾泰和永琪交換了一個注視,這句話終於聽到了,卻在這種情況底下,人人震動而心碎
了。
    紫薇放心了,一笑,眼光就停在爾康臉上。
    「爾康,我也求你一件事!」
    爾康震動的盯著紫薇,啞聲的:
    「你說!」
    「萬一我有個什久請你收了金瑣!我把她的終身托付給你了!,,
    爾康心中,一陣絞痛,此時此刻,她關心的是小燕子,是金瑣!他咬了咬牙,忍著淚不
敢再耽誤時間,有力的答道:
    「是!」
    紫薇就對太醫沉著的說:
    「請拔刀!」
    大家連大氣都不敢出,摒住呼吸,定定的看著那把刀。
    小燕子淚水不停的掉,用手蒙住嘴。
    爾康咬緊牙關,好像是自己在拔刀,臉色和紫薇一樣蒼白。
    太醫握住刀柄,用力一拔。
    鮮血立刻飛濺而出。紫薇一挺身,痛喊出聲:
    「啊……」
    乾隆將紫薇的頭,緊緊一抱,血濺了一身。
    紫薇昏厥了過去。乾隆急喊:
    「紫薇!紫薇!紫薇……」
    「她死了……她死了……」
    「崩咚」一聲,小燕子暈倒在地。
    紫薇悠悠醒轉的時候,夜已經很深了。她閃動著睫毛,微微的睜開眼睛,只見室內燈火
熒熒。她的眼光,從燈光上移開,看到了太醫和小燕子……然後驀然發現乾隆正一眨也不眨
的看著她。紫薇一個震動,清醒了,驚喊:
    「皇上!」
    小燕子立刻撲了過去。驚喜的喊:
    「她醒了!她醒了!」
    乾隆給了紫薇一個難以察覺的微笑,轉頭急喊:
    「胡太醫!」
    「臣在!臣馬上診視!」
    胡太醫急忙上前,看了看紫薇的眼睛,又握起紫薇的手來把脈。半晌,胡太醫放下紫薇
的手,鬆了一大口氣,回頭看乾隆:
    「皇上,紫薇姑娘脈象平穩,已經沒有大礙了!真是皇上的洪福,蒼天的庇佑!現在,
只要好好調理,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恢復健康了!」
    乾隆那顆提著的心,這才回歸原位,就低頭去看紫薇。
    「紫薇!覺得怎樣?醒了嗎?真的醒了嗎?認識朕嗎?」
    「皇上,我……讓您擔心了!」紫薇衰弱的說。
    乾隆緊緊的盯著她:
    「是,你讓朕擔心了,擔心極了,擔心得不得了!現在怎樣,坦白告訴朕!」
    「好痛!」紫薇誠實的說。
    胡太醫急忙說:
    「我這就去熬藥,吃了,可以安神止痛!」
    「有那種藥,還不快去熬!」乾隆對太醫喊。
    「喳!」太醫急急退出門去。
    小燕子對著紫薇,左看右看。越看越歡喜。她握起紫薇的手,終於有真實感了。突然放
聲大叫:
    「哇!你活了!」低頭看紫薇,樂不可支:「恭喜恭喜!你沒有死!你知道是怎麼回事
嗎?你已經到閻王那兒去報到,可是,閻王老爺看到你,非常生氣,跟那些抓你的小鬼大發
脾氣,說:『這個姑娘時辰沒到,還有一百年陽壽,你們抓錯了人,趕快送她回去!』所
以,你就活過來了!度過這一關,你還有一百年好活!…
    紫薇看著小燕子,笑了。
    「一百年,那不是變成老妖怪了!」
    「反正有我這個『千歲千千歲』陪著你!你怕什麼?咱們上面,還有萬歲萬萬歲,
呢!」
    乾隆就俯身看著紫薇,眼中,盛滿了溫柔。紫薇接觸到乾隆的眼光,不安的動著身子:
    「皇上!您還不趕快去休息,我那一百年陽壽,準會被您打折了!」一動,傷口好痛,
不禁咬牙吸氣。
    乾隆急忙按著她的身子:
    「別動!那麼大一個傷口,你還要動來動去,血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千萬不要動!」就
深深的看著紫蔽,說不出有多麼憐惜。「還記得整個發生的事嗎?」
    紫薇點點頭。難過的說:
    「怎麼會有刺客呢?一個好皇上,千載難逢,他們還要行刺,我真……想不通!」又關
心的問:「還有人受傷嗎子
    「只有爾康,受了一點輕傷,其他人都還好!」
    「爾康!」紫薇驚呼。
    「操心你自己好不好?不要管別人了!和你的傷比起來,那些傷都不算什麼了!」乾隆
忍不注用帕子拭去紫薇的汗。「這一一會兒,疼得好些嗎子
    「好多了!拔刀的時候,我真的以為活不成了!」
    「傻丫頭!有我鎮在那兒呢!朕心裡一直有個強烈的聲音在說,你不會死!絕對絕對不
會死!」
    紫薇感動極了,吸了吸鼻子,請求的說:
    「我現在沒事了,請皇上去休息!」
    乾隆繼續看著紫薇,看!」好久好久。
    「好!朕去休息,讓你也能休息,不過,在朕去休息以前,有幾句話要跟你說!」
    紫薇又點點頭。
    「你今大用你的身子,為朕擋那把刀,你帶給朕震撼、不是一點點,而是驚濤駭浪。你
受傷之後到現在,朕一直看著你,不明白如此柔弱的你,怎麼會有這種勇氣?你,真的讓朕
困惑了,感動了!」
    紫薇眼中充淚了。
    「皇上,你不用困惑,那不是「勇氣』,只是一種本能!」
    「本能?多麼珍貴的『本能』!朕會永遠珍惜著你這份『本能』!」
    紫薇很想說什麼,奈何傷口痛楚,欲說無力。
    乾隆見她欲言又止,體貼的接口:
    「現在,夜已經深了,朕還要去追查那些刺客的來歷,不陪你了!有什麼話,慢慢再告
訴朕,來日方長,知道嗎子
    紫薇再點點頭。乾隆就起身,看著小燕子:
    「小燕子,你好好的侍候著紫薇,需要什麼,馬上說!太醫的藥熬好了,要看著她吃下
去!」
    「我知道!」
    乾隆再看了紫薇一眼,轉身去了。小燕子送到房門口。
    「去陪著紫薇,別送朕了!」
    「是!」
    乾隆離去了,小燕子就回到床邊,對紫薇崇拜的說:「紫薇!你好了不起,胸口插了一
把刀,你還記得要皇阿瑪饒我死罪!我的腦袋,是不是不會搬家了!」
    「我想,不會搬家了!」
    「那…我們還等什麼?我們都說出來算了!」小燕子興奮的說。
    「無論如何,要先回宮才能說!」
    「無論如何,要等你身體好了才能說!萬一皇阿瑪大發脾氣,你才有力氣幫我!」
    紫薇虛弱的笑,同意了。
    這晚房門一開,爾康閃身入內。他關上房門,就直衝到床前。
    紫薇一見到爾康,就緊張的驚呼著:
    「你的手臂怎樣了?給我看!」
    爾康心痛已極的說:
    「不要管我的手臂了!」就用沒有受傷的手,抓住紫薇的手,急促的說:「噓!你別說
話,也不要動!我知道你很衰弱,沒力氣跟我多說話,你什麼話都別說!聽我說就好了!我
看著太醫離開,問過你的情形,我也看到皇上離開,知道你不會有事了!我不再說讓你洩
氣,或者讓你擔心的話,我只要告訴你,我愛你愛得好心痛,愛得快發瘋了!請你為我快快
好起來!」
    紫薇含淚點頭。
    「你已經贏得皇上的愛,贏得每一個人的尊敬,你這麼勇敢,這麼不平凡!我想到這樣
完美的一個你,居然心中有我,就覺得好驕傲!我想,我不用告訴你,你的受傷,帶給我多
大的痛楚,因為你那麼瞭解我,你會體會的!現在,皇上和太醫,時時刻刻都在你身邊,我
反而只能遠遠的看著你,我能說的,聽得見,我不能說的,相信你也聽得見!」
    紫薇拚命點頭。
    「你好偉大,你好能幹!現在,我們等於已經拿到特赦令了,等到我你回宮以後,等你
的身子完全康復了,我們再找一個機會,去跟皇上說明一切,現在我不要你操心,不要你煩
惱,我一定配合你!不會衝動。我信任你,愛你!」
    爾康說完,就在紫薇額上,印下一個重重的吻。站起身來說道。
    「太醫馬上要給你送藥來,我不能停留了!答應我,好好吃藥,好好休息!」
    紫薇含淚看爾康,握著爾康的手,用力的緊握了一下。
    「你的手臂……」
    「我知道!」爾康急忙回答:「我也會為你保護我,你放心,只是一點點皮肉傷!」他
依依不捨的放開紫薇。「我走了!明天再來看你!」
    紫薇再點頭。
    爾康很快的閃身出去了。
    小燕子眨動眼瞼,對紫薇說:
    「我好感動!我好嫉妒」」你怎麼能讓這麼多的人都喜歡你呢?」
    紫薇一笑。
    「你還不是一樣嗎?」
    「『噗哧噗哧』啊!」
    紫薇怔了怔,聽不懂。
    「就是『彼此彼此』啊!我才學會的句子!」
    紫薇雖然很痛,卻忍不住笑了。
    紫薇的受傷,帶給乾隆的震撼,真的不是一點點,而是強烈巨大的。他身為皇上,早已
習慣了前呼後擁,被人千方百計保護著的日子。從小到大,侍衛、隨從為他受傷的也有好
多,他的感覺都只是「理所當然」而已,那些人是訓練了來保護他的。可是,紫薇卻用血肉
之軀,來為他擋刀,他就不能不震動。感動到「忘我」的地步了。一連好幾天,他陷在這種
感動中,眼中,都是紫薇,心中,也都是紫蔽。
    幾個大臣,也看出皇上的心事了。福倫是知情的人,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紀曉嵐在毫
不知情下,卻成了乾隆的知己。君臣之間,對紫薇有著最坦率的談話。
    「這個紫薇,真的讓朕困惑極了,震動極了!」乾隆說。
    紀曉嵐察言觀色,就誠摯的接口:
    「紫薇姑娘,是個冰雪聰明、才氣縱橫的女子。這一路上,臣看著她在生活小事中,流
露出來的智慧,已經覺得非常驚奇。作詩、寫字、下棋,她什麼都會,書籍的涉獵,又那麼
廣博,真是難得!而這次面對剌客,表現出來的勇氣,才更力口讓人佩服!」
    乾隆被紀曉嵐說進心坎裡:
    「是啊!朕這些天,一直在回憶被刺那個剎那,就想不明白是什麼力量,讓她去擋那把
刀!她沒有武功,手無縛雞之力,只是一個弱女子。當她用身子去擋刀的時候;她根本沒有
時間思想!她說,那是『本能』!是的,朕千思萬想,那確實出於『本能』,她的『本
能』,讓她毫不猶豫的代朕去死!朕只要想到這一點,就覺得驚心動魄了!」
    紀曉嵐瞭解的看著乾隆,覺得已經『讀』出了他的心意。
    「這佯的女子,可遇而不可求!是皇上的洪福,才會遇到。這次皇上化險為夷,論功行
賞,紫薇姑娘,也要排個首功!無論如何,應該給她一點封賜!臣以為,皇上回宮以後,不
妨再作安排!」
    乾隆迷惑起來:
    「朕也這麼想。可是」」這個紫薇,實在有些奇怪!朕從來沒有對於一個女子,像對她
這樣!在朕內心深處,總覺得對她有種感情,甚至超越了男女之情。朕會去在乎她的看法,
她的感覺,幾乎『尊重』著她的一些思想,不願意用『皇上』的身份去勉強了她。朕也對她
充滿好奇,很想去透視她,研究她!哦!真有些說不明白!」
    「臣以為,最美麗的女人,是一本吸引你一直看下去,卻永遠讀不完的書!」
    「哦!」乾隆對這個說法,非常感興趣。「你這個說法,很有意思!是!紫薇就是這樣
一本書!有時,朕很想翻到最後一頁,去看看結尾,又生怕這樣,把中間最精彩的部分跳掉
了,於是,就壓抑著自己,不要操之過急!還是一頁一頁的看吧!她有些地方,像一個
謎!」
    是的,紫薇是一個謎,有些神秘。乾隆在震撼之餘,根本沒有去推敲謎底。
    紫薇在丁府,休養了半個月,所幸年輕,復元得很快。半個月以後,已經活動如常了。
乾隆自從碰到刺客事件,就對「微服出巡」敗了興致,很想回宮了。只是紫薇身子沒好,他
生怕她禁不起舟車勞累,一直按捺著不動身。
    這天,小燕子和兩個丫頭,扶著紫薇坐進亭子。
    爾康、爾泰、永琪都圍了過來。
    「紫薇,怎麼下床了?太醫說可以出來嗎?吹風不要緊嗎?」
    紫薇站起身來,跳了跳,轉了一圈,表示自己已經好了。
    「我好得不得了,你看,跑跑跳跳,都沒關係!就是皇上太關心,太醫才說多休息幾天
比較好,其實,我沒事了,你們不要再把我當病人了!我拖累得大隊人馬,都不能行動,已
經好抱歉了!」
    「好好好!我們相信你,你不要跳!不要轉圈子了,當心頭暈!」爾康急忙說。
    亭子外面,丁府的幾個女孩子,正在踢毽子。毽子一上一下,煞是好看。孩子們一面
踢,一面數著數:
    「五、六、七、八」
    毽子飛得太高,眼看接不到了,小燕子技癢,一個飛身而出,接著毽子,繼續踢下去,
一面踢,一面對孩子們喊著:
    「我教你們怎麼踢毽子!這踢毽子有各種各樣的花樣……」就表演起來:「前踢,後
踢,轉身踢,連環踢,高踢,翻個跟斗踢,這個踢法叫『鯉魚躍龍門』,這個踢法叫「老鷹
抓小雞』……」
    小燕子表演得十分精彩,孩子們看得目瞪口呆。個個的腦袋,都跟著那個毽子忽上忽
下。
    紫薇和爾康、爾泰、永琪、丫頭等人都笑吟吟的看著。爾康看看小燕子,看看紫薇,因
紫薇的恢復健康而欣喜著。小燕子繼續喊:
    「這樣反腳從後面一個高踢,叫作『一飛沖天』
    毽子被這個「一飛沖天」,真的飛上了天,然後,竟然落到屋頂上去了。
    眾孩子全體「哇」的大叫:
    「毽子!毽子!我們的毽子!怎麼辦?我們要毽子……」
    「要毽子?那有什麼難?拿給你們就是了!不要吵,不要吵……」
    小燕子一面說著,一面施展輕功,飛身而起,永滇大喊:
    「小燕子!你不要去拿了,我幫你去拿……」
    永琪話沒說完,驚見小燕子這次的表演居然成功,已經上了屋頂。
    「她上去了!居然上去了!」爾泰不相信的喊。
    所有的小孩全體仰頭往上看,佩服極了,大喊:
    「還珠格格好偉大啊!好偉大啊!可以飛上屋頂耶!」就鼓起掌來,大叫:「還珠格格
好偉大!還珠格格了不起!」
    小燕子上了房,好生得意,聽到掌聲吆喝,更加得意。但是,毽子在屋頂另一角,小燕
子就一面走向那個毯子,一面對下面眾人喊:
    「誰都不要卜來幫忙,我馬上拿下來了!」
    小燕子就在屋頂上邁步,搖搖晃晃的去拿毽子。
    眾人看得提心吊膽。
    就在此時,乾隆帶著紀曉嵐、傅恆、福倫、鄂敏等人來到。
    乾隆見大家都仰頭看屋頂,跟著抬頭一看,大驚。大喊:
    「小燕子!你怎麼跑到人家屋頂上去了?這成何體統?趕快下來!」
    小燕子被乾隆一吼,嚇了一跳,一面回頭看,一面伸手撈鍵子,這樣一分心,腳下一
滑,就尖叫著,整個人滾下屋頂。
    孩子們驚呼起來。
    永琪早就蓄勢待發,此時飛竄過去,伸手一接,小燕子落在永琪懷裡。手裡牢牢的握著
那個毽子。
    乾隆眉頭一皺,本來就覺得小燕子和永琪之間,有些怪異,現在的感覺更強了。
    「小燕子!你實在有點過分!那有一個格格,像你這樣淘氣!現在,我們是在丁家作
客,你好歹也要收斂一點!怎麼上了人家的屋頂!像樣嗎子乾隆罵著。
    小燕子從永琪懷中跳了起來,對乾隆鼓著腮幫子:
    「只是幫孩子們去撿毽子嘛!毽子飛到屋頂上去了,不上去怎麼拿呢?本來拿得好好
的,難得我的輕功這麼靈,一跳就上了房,人家孩子們給我又鼓掌又嗆喝的,我正在得意
呢!皇阿瑪一來就吼我,害我從上面摔下來!這一摔,得意也摔掉了,光彩也摔掉了,弄得
我一鼻子灰!我是因為紫薇好了,心情好,才稍微放鬆一下,跟孩子們玩玩嘛!皇阿瑪幹嘛
那麼凶子
    乾隆啼笑皆非,睜大眼睛:
    「哈,朕才說了一句,你倒有這麼多句!看樣子,還是朕怪你怪錯了?」
    小燕子歎口氣:
    「老爺還沒回宮,你又把『體統』搬出來了!我最怕的,就是皇阿瑪那句『成何體
統』!」
    乾隆瞪著小燕子,很想凶她,卻又凶不起來。此時,紫薇走過來,笑著說:
    「皇上,格格只是高興,您就讓她高興一下吧!」
    乾隆凝視紫薇,聲音不知不覺的柔和了。
    「好!看紫薇丫頭的面子,不怪你了!」
    小燕子一屈膝,笑開了。
    「謝皇阿瑪不怪之恩!」
    小燕子得意,把毽子一丟,飛身一踢,毽子落到孩子中。孩子接著毽子,笑著跑走了。
    乾隆搖頭,唇邊卻堆滿了笑,眾人察言觀色,也都笑了。
    這時,丁大人帶著兩個官兵,急步而來。甩袖一跪:
    「啟享皇上,北京有急奏!」
    「拿來!」乾隆神色一凜。
    官兵跪倒,雙手高舉,呈上奏章。
    福倫等人,臉色全體一變,緊張的看著乾隆。乾隆看完奏章,驚喜的抬頭:
    「福倫,你們猜發生了什麼事?」
    福倫看乾隆臉色:
    「臣猜不著!想必是件好事!」
    「哈哈!是件好事!西藏土司巴勒奔帶著她的小公主塞婭,訂於下月初來北京朝拜!西
藏這樣示好,真是大清朝的光彩呀!」
    大家全體驚喜起來。爾康算了算日子,驚喊:
    「下月初?那麼,我們要快馬加鞭,趕回北京了!」
    乾隆接口:
    「是!我們要快馬力口鞭,趕回北京了!」
    -----------------------
  書路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