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這天,大隊人馬,走進了一條山路。天氣忽然陰暗下來,接著,雷聲大作,大雨傾盆而
下。乾隆的馬車,陷進泥淖。馬兒拚命拖車,車子卻動彈不得。
    眾人圍著車子,無可奈何。
    爾康掀起門簾,對裡面喊:
    「老爺,恐怕你們要下車,讓我們把車子推出來!」
    乾隆、紫蔽、小燕子都下車。
    福倫和紀曉嵐連忙用傘遮住乾隆。
    雨點稀哩嘩啦的下著。乾隆放眼一看,四周沒有躲雨的地方。紫蔽和小燕子,幾乎立刻
淋濕了,就問福倫:
    「還有傘嗎?」
    「這真是一個大疏忽,就帶了兩把傘!」福倫歉然的說。
    乾隆一聽,就大喊。
    「紫蔽,小燕子,你們兩個過來!到傘底下來,不要淋濕了!」
    「我沒有關係,我去幫他們推車!」小燕子嚷著。
    永琪、爾康、爾泰、鄂敏都淋得透濕,在奮力推車,傅恆和太醫在前面控馬,大家都狼
狽極了。小燕子奔來,加入大家推車。嘴裡吆喝著:
    「來!一、二、三!用力!」
    永琪看到小燕子渾身是水,心痛,喊:
    「你不要來湊熱鬧了!去傘底下躲一躲!」
    「我才不要,我要幫忙!來!大家用力!」
    「一二三!起來!」大家大叫。
    車子仍然不動。
    雷電交加,馬兒受驚,不肯出力了。一個雷響,馬兒就昂頭狂嘶不已。
    紫蔽站在乾隆身邊,已經渾身是水。乾隆手裡的傘,一直去遮紫蔽,自己竟然浴在大雨
中。他心痛的說:
    「你過來,女兒家,身子單薄,不比男人,淋點雨沒有關係!過來!過來!」
    紫蔽看到乾隆給她遮雨,自己淋濕,又驚又喜。忙接過乾隆手裡的傘,完全罩著乾隆,
喊著說:
    「老爺,你不要管我了,反正我已經濕透了!你是萬乘之尊,絕對不能有絲毫閃失,你
別淋到雨,就是您對我的仁慈了!」
    紀曉嵐和福倫,見到乾隆如此,急忙用另一把傘遮著紫蔽,讓自己浴在大雨裡。
    「老爺,你別管紫蔽丫頭了,我來照顧她!」紀曉嵐說。
    「是呀,是呀,我們來照顧她!」福倫按口。
    紫蔽見福倫淋雨,大驚。那敢讓福倫和紀曉嵐來給自己遮雨。手裡的傘,又去遮福倫和
紀曉嵐。
    「拜託兩位大人,不要折我的壽,好不好?我是丫頭呀!」
    大家遮來遮去,結果是人人濕透。
    紫蔽見乾隆執意遮著自己,一急,就把傘往乾隆手裡一塞,喊著說:
    「我幫他們去!」
    乾隆急喊。
    「紫蔽!紫蔽!」
    紫蔽已經跑到馬車前面去了。
    紫蔽沒有加入推車的行列,卻奔到馬兒身旁,對傅恆笑著說:
    「這馬兒不肯出力,讓我來開導開導它!」就對著馬耳朵,不知道說些什麼,說完一
匹,又去跟另一匹咬耳朵!」
    傅恆和太醫,驚奇的看著紫蔽。
    這天晚上,乾隆發燒了。幸好太醫隨行,立刻診治,安慰大家說:
    「只是受了涼,沒有大礙,大家不必擔心!還好從家裡帶了御寒的藥,我這就拿到廚房
去煎,馬上服下,發了汗,退了燒,就沒事了!」
    乾隆裹著一床氈子,坐在一張躺椅中,雖然發饒,心情和精神都很好。
    「我看,你乾脆叫廚房裡熬一大鍋薑湯,讓每個人都喝一碗,免得再有人受涼!尤其兩
個丫頭,不要疏忽了!」乾隆叮囑太醫。
    「是!我這就去!」太醫說,急急的走了。
    永琪關心的看著乾隆:
    「阿瑪,你還有那兒不舒服,一定要說,不要忍著!」
    「是啊!是啊!好在太醫跟了來,藥材也都帶了?」福倫說。
    乾隆抬眼,看到大家圍繞著自己,就揮揮手說:
    「你們不要小題大作,身子是我自己的。我心裡有數,什麼事情都沒有!你們下去吧!
該做什麼事,就做什麼事,別都檸在這兒!讓……紫蔽和小燕子陪我說說話,就好了!大家
都去吧!」。
    「如果你要叫人,我和爾泰就在隔壁!」爾康說。
    「這一層樓,我們都包了,有任何需要,儘管叫我們!」傅恆說。
    「去吧!去吧!別把我當成老弱殘兵,那我可受不了!別囉嗦了!」乾隆說。
    紀曉嵐便非常善體人意的說:
    「紫蔽丫頭,你好好侍候著!」
    「是!你們大家放心!」
    爾康聽紀曉嵐那句話,直覺有點刺耳,不禁深深的看了紫蔽一眼。
    紫蔽全心都在乾隆身上,根本渾然不覺。
    眾人都躬身行禮,退出房間。房裡,剩下乾隆、紫蔽和小燕子。紫蔽就走到水盆前,絞
了帕子,拿過來壓在乾隆額上。
    「把額頭冰一冰,會舒服一點!」
    小燕子端了茶過來,拚命吹氣,吹涼了,送到乾隆唇邊去。
    「還好,紫蔽想得周到,帶了您最愛喝的茶葉!來,您喝喝看,會不會太燙?」
    乾隆接過茶,嚼了一口。紫蔽又拿了一個靠墊過來,扶起乾隆的身子,說:
    「我給您腰上墊個靠墊,起來一下!」
    乾隆讓紫蔽墊了靠墊。小燕子又端了一盤水果過來。
    「您愛吃梨,這個蜜梨好甜,我來削!」
    「我來!我來!」紫蔽搶著說。
    「那,我來換帕子!」小燕子就去換乾隆額上的帕子。
    乾隆左看右看,一對花一般的姑娘,誠誠懇懇的侍候著自己,繞在他身邊,跑來跑去,
嘴裡你一句,我一句,有問有答的。他竟有一種不真實的幸福感。他凝視二人,越看越迷
糊,越看越困惑。
    「你們兩個,到底是從哪兒來的?」他忽然問。
    小燕子和紫蔽雙雙一怔。
    「老爺,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小燕子有點驚惶。
    紫蔽停止削梨,盈盈大眼,驚疑的看著乾隆。
    「不要怕!」乾隆溫柔極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很感謝上蒼,把你們兩個,賜
給了我!我覺得好幸福,好溫馨。這種感覺,是我一生都沒有感覺過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珍
惜!」
    紫蔽和小燕子,雙雙震動著。
    藥熬好了。小燕子和紫蔽,就端著藥碗,要喂乾隆吃藥,一個拚命吹,一個拿著湯匙
喂。乾隆看這兩個丫頭,把自己當成小孩一樣,不禁失笑,伸手去拿碗,說:
    「你們不要把我當成害了重病,好不好,我自己來!」
    紫蔽微笑,吹氣如蘭:
    「老爺,有事丫頭服其勞!您就讓我們侍候侍候吧!您有幸福的感覺,我們也有啊!何
不讓這種感覺多延續一下?」
    乾隆眩惑了,看著紫蔽,默然不語。便由著她們兩個,喂湯餵藥。
    沒多久,乾隆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夜色已深,小燕子早就支持不住,靠在一張椅子裡,也睡著了。
    只有紫蔽,仍然清醒得很。看著熟睡的乾隆,她思潮起伏,激動不已。這是她的親爹
啊!是她夢寐以求的情景啊!這個「爹」,離她那麼近,對她那麼好,她卻不能喊一聲爹!
她凝視乾隆,把乾隆的被拉拉嚴,伸手撫摸乾隆的額,發現乾隆在出汗,就掏出手帕,細心
的拭去乾隆額上的汗珠。
    乾隆在作夢。夢裡,雨荷對他緩緩走來,大眼中盈盈含淚。夢裡,雨荷在說:
    「請不要走,我不捨得你走!我很怕今日一別,後會無期啊!」
    乾隆不安的蠕動著身子,紫蔽忙碌的手,不住拭去他額上的汗,不住換帕子。
    夢裡的乾隆,看著夢裡的雨荷。雨荷在說:
    「我不敢要求你的愛,是天長地久,我只能告訴你,我的愛,是永遠永遠不會終止的!
就怕皇上的愛,只是蠟蜒點水,而我,變成一生的等待!」
    乾隆囈語,模糊不清。
    紫蔽有點著急,雙手更加忙碌的為他拭汗,為他冷敷。
    乾隆仍然在作夢,夢裡的雨荷在說:
    「記住幾句話:『君當如磐石,妾當如蒲草,蒲草韌如絲,磐石無轉移!」
    夢中的雨荷幽幽怨怨,轉身而去。乾隆驚喊而醒:
    「雨荷!雨荷!」
    乾隆陡然坐起身子!」接觸到紫蔽驚怔的雙眸。迷糊中,紫蔽和雨荷,疊而為一。
    乾隆一伸手,緊緊握住了紫蔽正為他拭汗的手。
    兩人瞠然對視,紫蔽聽到乾隆喊著母親的名字,陷入極大的震撼中。乾隆驚見紫蔽慇勤
照顧,疑夢疑真。
    「我作夢了,是不是?」乾隆怔忡的問。
    紫蔽點點頭,顫聲的答:
    「您在叫『雨荷』!」
    乾隆一眨也不眨的凝視紫蔽。
    「你也知道雨荷!」
    「是!知道雨荷的每一件事!知道老爺的詩!」就輕輕的念:「雨後荷花承恩露,滿城
春色映朝陽,大明湖上風光好,泰岳峰高聖澤長。」念完,心中激動,口中難言,一滴淚就
滑落面頰,滴在乾隆手背上。
    這滴眼淚震動了乾隆,他整個人一跳,看著紫蔽的眼神,更加深邃了。
    「你怎麼會知道這首詩?」轉念一想,明白了:「哦,是小燕子告訴你的!」
    紫蔽低頭不語。
    乾隆再看了她好一會兒,沉吟而困惑的:
    「好奇怪,總覺得跟你很熟悉似的,好像老早就認識,中國自古就有成語『似曾相
識』,想必,這是人與人之間常有的一種感覺吧!」就柔聲說:「紫蔽,我從來沒有問過
你,你家鄉在哪兒?」
    「我和小燕子是同鄉,家在濟南大明湖邊!」紫蔽清晰的回答。
    「你和她是同鄉?難道你見過雨荷?」乾隆驚愕。
    「是!她是我的乾娘!」
    乾隆大驚。愕然半晌。
    「我不懂。難道你和小燕子認識已久?」
    「我和小燕子是緣分,是知己,是姐妹!大概從上輩子開始,就已經認識了!」
    乾隆驚看紫蔽,一肚子疑惑,卻不知哪兒不對勁。正要再仔細盤問,熟睡的小燕子忽然
從椅子上滾落地。嘴裡在說夢話:
    「小賊!看你往哪裡跑?你給我滾回來……」,這一摔,就摔醒了,坐在地上發楞:
「我在哪裡?」
    紫蔽急忙奔過去,把她扶起來。
    「怎麼回事?睡著了還會滾到地上來?作夢都在跟人打架嗎?」
    小燕子看到乾隆,這才一個驚跳,站起身,跑到乾隆面前問:
    「老爺,你好一點沒有?我怎麼睡著了呢?就伸手摸摸乾隆的前額,喜悅的喊:「你不
燒了!」
    紫蔽那幾乎要脫口而出的秘密,就這樣被打斷了。紫蔽看著乾隆,笑著說:
    「老爺,你到床上好好的躺一躺吧!燒已空完全退了,也不出汗了,我想,再休息兩
天,就可以上路了!」
    乾隆看著面前的一對壁人,神思恍惚。小燕子伸手去扶乾隆:
    「我們扶你到床上去!」
    乾隆起身,小燕子和紫蔽,一邊一個扶著他。
    「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乾隆說。
    「把你當成『爹』啊!」小燕子答。
    紫蔽就看著乾隆,大膽接口:
    「是啊!我知道沒有資格,但是,我好想跟小燕子說同樣一句話!」」
    乾隆一震,看紫蔽。紫蔽眼中,閃耀著渴盼和千言萬語,這樣的眼光,使乾隆整個人都
怔住了。更加迷糊起來。
    乾隆休息了兩天,身體就康復了。車車馬馬,大家又上了路。
    這天,大家到了一個村莊,正好趕上「趕集」的日子,廣場上,熱鬧得不得了。各種日
用商品、布匹、牲口、雜貨應有盡有,小販們此起彼落的叫賣著。各種小吃攤子,賣糖葫蘆
的,捏泥人的,賣餛飩的,賣煎餅的……也應有盡有。
    乾隆等一行人走了過來。乾隆看到國泰民安,大家有的賣,有的買,熱鬧非凡,心裡覺
得頗為安慰。東看看,西看看,什麼都好奇。
    忽然,大家看到了個年約十七、八歲,長得相當標緻,渾身鎬素的姑娘,跪在一張白紙
前。許多群眾,圍在前面觀看。小燕子和紫蔽,已經擠了進去。紫蔽看著那張紙,紙上寫
著:「賣身葬父」。紫蔽不禁念著內容:
    「小女子採蓮,要赴京尋親,經過此地,不料老父病重,所有盤纏,全部用盡,老父仍
然撒手西去。採蓮舉目無親,身無分文,只得賣身葬父。如有仁人君子,慷慨解囊,安葬老
父。採蓮願終身為奴,以為報答!」
    小燕子站在採蓮前面,看著那張狀子,拉了拉紫蔽,悄悄低問:
    「這個畫面,有沒有一點熟悉?你看那個採蓮,會不會是個騙子?」
    紫蔽也低聲說:
    「如果是,你要怎樣?如果不是,你又怎樣?」
    小燕子嘻嘻一笑,低聲說:
    「如果是真的『賣身葬父』,我當然要給錢呀,總不能讓她把自己賣了。如果是假的,
我當然更得給錢了,因為是『同行」嘛!」
    兩人正低聲議論,忽然一陣喧囂,來了幾個面目猙獰、服裝不整的惡霸。其中一個,長
得又粗又壯,滿臉橫肉,滿嘴酒氣,一竄就竄到採蓮面前,伸手一把拉起了她。大吼著說:
    「賣什麼身?老子昨兒個就給了你錢,已經把你買了!你是我的人了,怎麼還跑到這兒
來賣身?跟我走!」
    採蓮死命抵擋,哀聲大叫:
    「不是不是!我沒有拿你的錢!我一毛錢也沒有拿,我爹還躺在廟裡,沒有下葬呀!我
不跟你去,我不是你的人,我寧願死,也不要賣給你……我不要!」
    「混蛋!」那惡霸「啪」的一聲,就給了採蓮一個耳光:
    「你不賣給我,我也買定了你!」
    其他惡霸,就喊聲震天的嚷著:
    「是啊!是啊!我們都看見的,你收了張家少爺的錢,還想賴!把她拖走,別跟她客
氣……」
    小燕子怎麼受得了這個,身子一竄,飛身出去了。
    「呔!放下那位姑娘!」
    那惡霸出口就罵。
    「放你娘的狗臭屁!」
    惡霸話才說完,「啪」的一聲,居然臉上挨了一個大耳光。定睛一看,永琪不知道怎麼
就飛身過來,滿臉怒容的站在他面前,疾言厲色的大罵:
    「嘴裡這樣不乾不淨,分明就是一個流氓!人家姑娘已經走投無路,你們居然趁火打
劫,太可惡了!」就大吼一一聲:「放下那位姑娘!」
    那惡霸勃然大怒。
    「那裡來的王八蛋,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說著,揮手就打。
    其他惡霸一見,全部聚攏,揮拳踢腳,大打出手。小燕子嘴裡喊叫連連,對著那群惡霸
亂打一氣:
    「看掌!看刀!看我的連環踢!小賊!別跑……」
    福倫歎了口大氣,無奈的喊:
    「爾康!爾泰!照顧著他們!」
    爾康爾泰早已飛進場中去了,一場惡鬥,就此開始。那群惡霸怎麼經得起爾康等三人聯
手,沒有幾下,已經哼哼唉唉,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都趴下了。
    小燕子拍拍手,揮揮衣袖,好生得意。
    「過癮!過癮!」對地下的惡霸們喊:「還有誰不服氣?再來打!」
    一個惡霸躺在地上哼哼,對小燕子恨恨的說:
    「你打你老子,當心我跟你算帳……」
    一句後沒有說完,爾康喘起一塊泥團,不偏不倚的射進惡霸的嘴裡。大聲問:
    「還有誰要說話?」
    惡霸們沒存一個敢說話了。
    福倫就急忙說:
    「我們走吧!這樣一路打打鬧鬧,恐怕太招搖了!小燕子,你也得收斂一點!」
    「那可沒辦法,路見不平,總得拔刀相助啊!」小燕子說。
    「好了!打完了,大家走吧!」乾隆說。
    大家便往前走去。走了一段,永琪一回頭,發現採蓮癡癡的跟在後面。
    「等一下!我們只顧得打架,把她給疏忽了!」就停步,看著採蓮:「你爹在哪兒?」
    採蓮看著永琪,眼中閃著崇拜與感激,走過來。倒身就拜。
    「我爹就停放在那邊的一間破廟裡!」指了指遠處的山邊。
    永琪掏出一錠銀子,交給採蓮。
    「快去葬了你爹,剩下的錢,用來進京,找你的親人吧!」
    採蓮收了銀錠子,淚,流下來,對永琪磕了一個頭。
    「少爺,那…我是你的人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要買你,只是要幫你!你快去葬你爹吧!」永琪揮揮手。
    「可是…可是……我怎麼辦呢?那些人,我很怕啊!他們一直纏著我,一直欺負
我……」採蓮抽抽噎噎的說。
    「恐怕這樣不行,那幾個惡霸還會找她麻煩的!等下爹沒葬成,說不定連銀子都給人搶
了去!」爾康說。
    「是啊!你們要幫人家忙,就乾脆幫到底!要不然,我們走了,她還是羊入虎口!」爾
泰也點頭。
    「怎麼幫到底?難道還要幫她葬父嗎?」福倫問。
    小燕子豪氣的一摔頭:
    「好吧!就幫她葬父吧!」
    福倫搖頭。紀曉嵐和眾大臣都搖頭。只有乾隆,一笑說道:
    「看樣子,我們又得找個客棧,住上一晚!」
    採蓮的爹入了土。幫忙已經幫完了。
    大家繼續行程,行行復行行。
    大隊人馬,走了好大一段路,永琪一回頭,忽然發現後面有個人,跌跌衝衝,蹣蹣珊珊
的追著隊伍。永琪定睛一看,竟是採蓮!永琪不禁一怔,一拉馬韁,奔到採蓮面前,問:
    「採蓮,你是怎麼回事?我不是跟你說清楚了嗎?你應該繼續上路,到北京去找你的親
人,不要再跟著我們了!」
    採蓮可憐兮兮的看著永琪:
    「可是……我是你的人了!你買了我!」
    「不是!不是!我沒有買你,只是幫你!我家裡丫頭一大堆,真的不需要人,你別跟來
了,回頭走吧!」
    採蓮低頭不語。
    永琪一看,才發現採蓮穿著一雙鞋底早已磨破的鞋子。由於追車追馬,腳趾都已走破,
正在流血。永淇抽了一口冷氣,無奈而同情,說:
    「算了,先到我馬背上來,我們到了前面一站,我再來安排你怎麼去北京!」
    永琪便伸手一撈,把採蓮撈上馬背。採蓮又驚又喜,坐在永棋身前,兩人回到隊伍裡,
爾泰吃了一驚,問:
    「你怎麼把她帶來了?」
    「到前面一站再說!」
    小燕子坐在馬車裡,一直伸頭望著窗外,這一幕,就全體落在小燕子眼裡。
    到了下一站,永琪發現,跟採蓮說不清楚了。那個姑娘,一直睜著一對淚汪汪的大眼
睛,癡癡的看著他,一副「抵死相從」的樣子。無論永琪跟她說什麼,她都是一廂情願的,
低低的,固執的說:
    「我是你的人了,你已經買了我,我不會吃多少糧食,我要侍候你!」
    永琪忍耐的解釋:
    「我跟你說,我真的不能帶著你走!我們是出來辦事的,帶著你非常不方便!到了這
兒,你就自己管自己了!」掏出錢袋:「喂,這都給你!拿去買雙鞋,買些衣服,雇一輛
車,自己去北京,或者回你的家鄉去,知道嗎?」
    小燕子走了過來,沒好氣的插口:
    「少爺,我看你就把人家帶著吧!最起碼,在路上騎個馬,有人說說笑笑,也解個
悶!」
    爾泰聽出小燕子的醋意,便恐天下不亂的笑著接口:
    「是啊!一路上,我看你跟採蓮姑娘談得挺投機,人家現在無家可歸,你就好人做到底
吧!」
    大家這樣一說,採蓮更是對著永琪,一個勁兒的拜拜。
    「我不會給您找麻煩,我什麼事都為您做!請你不要打發我走!」
    永琪好無奈,好不忍,回頭看紫蔽,求救的看紫蔽,說:
    「你給她找雙鞋!她的腳磨破了,所以不能走路,我才帶她騎馬!」
    永琪這句話,原是向小燕子解釋,為什麼會並騎一馬,誰知,小燕子聽了更怒,一扭
身,就走掉了。紫蔽趕緊給永琪使眼色。永琪才急忙追去。
    小燕子跑到一座小橋上,氣呼呼的東張西望。
    永琪急急奔來。問:
    「你在生我的氣嗎?」
    「奇怪,誰說我生氣?」小燕子不看他,調頭去看另一邊。
    「那……你在這兒幹什麼?」
    「看風景!」小燕子說得好大聲。
    永琪一怔。
    「等會兒老爺一定會到處找你,你不進去侍候著,跑到這兒來看風景?」
    小燕子更大聲了:
    「老爺要人侍候,你不是已經買了一個丫頭了,叫她去侍候!難道我是生來的奴才命,
就該給你們喊來喊去,做這做那!你又沒給我錢,沒買了我!我幹什麼一天到晚等在那兒,
等你們差遣!」
    永琪畢竟當慣了阿哥,那裡被人這樣衝撞過,一時間,聲音也大了起來:
    「你真是莫名其妙!那個採蓮,是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你要管人家的閒事,幫人
打架,幫人家葬父!現在,你生什麼氣?難道她的腳流著血,一跛一跛的跟在我們後面追車
迫馬,我們就該視而不見嗎?你的同情心就那麼一點點?我還以為你真的是女俠客呢!」
    小燕子一聽,怒不可遏:
    「我不是女俠客,好不好?我從來就沒說過我是什麼女俠客!你受不了人家追車追馬,
受不了人家的腳流血,你還不去照顧她,跑到這兒來幹什麼,你走!你走!」
    「你這個樣子,我會以為你在吃醋!」永琪盯著她看。
    小燕子勃然大怒,頓時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大喊:
    「作你的春秋大夢!你以為你是『少爺』,每個人都會追在你後面,苦苦哀求你收留?
你把我看得那麼扁,讓我告訴你,你在我心裡根本不是什麼!」
    永琪一震,倒退一步,氣得臉色雪白。
    「你是一個蠻不講理、沒有原則、沒有感覺、沒有思想的女人,算我白白認識了你!」
    這幾句話未免說得太重了,小燕子眼圈一紅,跺腳大喊:
    「你滾!我再也不要理你!我沒思想,沒深度,沒學問……可我也沒招惹過你!你走!
你也不要再來招惹我……」
    「我可沒說你沒深度,沒學問……」
    「你說了!你說了!你就是這個意思!」小燕子跋扈的喊,彎腰拾起一塊石頭,就對永
琪砸過去。
    永琪大怒,說了一句:
    「簡直不可理喻!」掉頭就走了。
    剩下小燕子,呆呆的站在橋上,氣得臉紅脖子粗。
    這個採蓮,就這樣跟著隊伍,跟了整整三天。
    小燕子憋著氣,也整整憋了三天。
    第三天黃昏,大家停在客棧前面,卸車的卸車,卸馬的卸馬。永琪看著小燕子,兩人已
經三天沒有說話了,他實在憋不住了,看到乾隆等人進了客棧,門口就剩下他們年輕的幾個
人。就走過來說:
    「講和了,好不好?那天,我害了『刺蝟』病,偏偏胡大夫說,這個病無藥可治,只能
讓它自己好。現在,病狀已經減輕,你是不是也可以停止生氣了?還有,那個採蓮……要跟
你告辭了,她在這兒,轉道去北京……」
    永琪話還沒有說完,小燕子忽然跳上一匹馬背,對著城外,疾馳而去。
    紫蔽大驚失色,大喊:
    「小燕子!你幹什麼?你不會騎馬呀!回來!回來呀!」
    爾康急推了永琪一把。
    永琪便躍上一匹馬,疾追而去。
    小燕子騎著馬飛馳。
    在她身後,永琪策馬追來。
    兩人一前一後,奔進草原。永琪一面追,一面喊:
    「小燕子!不要這樣嘛!你又不會騎馬,這樣很危險呀!要發脾氣,你就叫一頓,喊一
頓,罵罵人,打一架……什麼都可以!不要這樣拿自己開玩笑,你趕快停下來呀!」
    小燕子沒有想到馬兒那麼難以控制,跑起來又飛快,在馬背上搖搖欲墜,卻已經欲罷不
能。她嚇得花答失色,韁繩也掉了,她拚命去撈韁繩,撈得東倒西歪。永琪追在後面,看得
心驚肉跳,喊著:
    「不要管那個馬韁了!你抓著馬脖子…抱著馬脖子…」
    小燕子偏不聽他,伸手一撈,居然給她撈著了韁繩,身子差點墜馬。
    「天啊……」永琪驚叫。
    小燕子拉著韁繩,騎得危危險險,還不忘記回頭吵架,大喊:
    「你跟著我幹什麼?你走!你走!你不要管我!我危不危險,是我的事!」就拍著馬
喊:「駕!馬兒!快跑!快跑……」
    馬兒疾衝向前,小燕子一個顛簸,又差點墜馬。永琪急死了,拚命催馬向前,大喊大叫
的教她:
    「你抓緊馬韁,不要放手,身子低一點,伏在馬背上,你的腳沒有踩到馬蹬,這樣大危
險了。試試看去踩馬蹬……」
    「不要你教我,不要你管!」小燕子喊,拚命去扯緩繩,馬兒被拉得昂首長嘶,小燕子
差點掉下馬背。
    「天啊!」永琪急喊:「你放輕鬆一點,不要去夾馬肚子……」
    「我就不要聽你!誰要你來教……」
    小燕子一面說,一面對著馬肚子狠狠一夾。那匹馬,就像箭一般射出。小燕子再也支持
不住,翻身落馬。。。∼
    同時間,永琪已經從馬背上飛躍而出,伸長了手,要接住她。但是,他畢竟晚了一步,
小燕子已經重重落地,正好落在一個斜坡上。她就骨碌骨碌的滾了下去。永琪撲了過去,一
把抱住小燕子,兩人連續幾個翻滾,滾了半天才止住。
    小燕子氣喘吁吁的,驚魂未定,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永琪。
    一永琪緊緊的抱著她,也是驚魂未定,也睜著大大別的眼睛,看著小燕子。
    小燕子突然驚覺,大怒的跳起身,喊:
    「你不要碰我,你離我遠一點……哎喲!」小燕了腿上一陣劇痛,站不穩,跌落地,伸
手抱著自己的右腳。
    永琪急撲過來,不由分說,就翻起她的右腳的褲管,只見褲子已經撕破,血正流了出
來。永琪一看到小燕子流血,心中重重的一抽,心痛得無以復加。
    「你快動一動,看看骨頭有沒有傷到!」
    小燕子推著他:
    「你走開,不要管我!我已經發過誓,再也不跟你說話了!」
    永琪四顧無人,就什麼都不管了,把她緊緊一抱。
    「已經摔成這樣,還要跟我嘔氣!嘔什麼氣呢?我心裡只有你一個,為了你,整天心神
不定,把全世界的人都得罪了……那個採蓮,在我心裡怎麼會有一分一毫的地位呢?什麼王
公之女,什麼天仙佳人,都趕不上你的一點一滴啊!」
    小燕子想掙開他,奈何他抱得緊緊的。小燕子就委委曲曲的說:
    「我沒學問,沒思想,沒才華,沒深度,沒這個,沒那個,我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不
是……」
    永琪注視著她飛快蠕動的唇,再也控制不住,飛快的吻住了她。
    小燕子大震,呆住了。一陣意亂神迷,天旋地轉,半天,都不能動彈。好一會兒,她才
忽然驚覺,就大力的推開永琪,跳了起來。單腳跳著。
    「你子什麼?你還欺負我?」
    永琪追過去扶住她。
    「我不是欺負你,我是欺負我自己!求求你,趕快坐下來,讓我看看傷口怎樣了?難道
你要讓自己流血流到死掉嗎?」
    小燕子心中一酸,落淚了。
    「是!死掉算了!」
    「我陪你死!」
    「現在說得好聽,一轉眼,就擺出阿哥的架子了!」
    永琪把她的身子按下,讓她坐在草地上,俯頭看看她的腿。伸手撕下自己衣襟的下擺,
去紮住傷口。
    「我先給你止血!還好胡太醫跟來了,回去之後。就說你練騎馬,摔了!知道嗎?」
    「不知道!」
    永琪憐惜的看她,歎口大氣,一邊包紮,一邊說:
    「是我錯了,好不好,你原諒我,這是我第一次瞭解男女之情,一旦動心,竟然像江海
大浪,波濤洶湧,不能控制!以至於我的很多行為。都失常了!你會吃醋,證明你心裡有
我,我應該高興才是,怎樣都不應該和你發脾氣!你說對了,我從小是阿哥,已經習慣了,
難免會把『阿哥』的架子端出來,以後不敢了!你給了我定心丸吃,我還亂鬧一陣,故意去
氣你,是我糊塗了!」
    小燕子見永琪低聲下氣,心已經軟了,聽到後來,又抗議了:
    「什麼定心丸?我那有給你定心丸吃!」
    「是,沒吃!沒吃!現在,我們趕快回去吧!」凝視她:「動一動你的腿給我看!我真
的很擔心!」
    小燕子動了動,痛得齜牙咧嘴。
    「還好!沒傷到骨頭!但是……傷到了我的心。好痛!」
    「是人家的腳趾頭讓你好痛吧!別在這兒裝模作樣了!」
    永琪伸出手掌給她。
    「給你打,好不好?」
    小燕子「啪」的一聲,就給了他狠狠的一記。永琪摔著手,驚訝的說:
    「你的手勁怎麼那麼大?真打?」
    小燕子閃動睫毛,落下兩滴淚、永琪一看她哭了,心慌意亂。
    「小燕子,不要哭,是我的錯!你一掉眼淚,我心都揪起來了,我真的心慌意亂,不知
道該怎麼辦了!」
    小燕子用衣袖擦掉眼淚,把頭在永琪肩上靠了一靠。
    「以後不可以凶我!不可以說我『什麼都不是』!」淚又落下來。
    「是!我們彼此彼此,好不好?」永琪手忙腳亂的幫她拭淚。
    「什麼『噗哧噗哧』,還『呼嚕呼嚕呢!」小燕子聽不懂。
    永琪忍不住「噗哧」一笑,小燕子也就「噗吭」一笑。
    「原來是這樣『噗哧噗哧』!」小燕子自言自語。
    兩人就相視而笑了。
    採蓮,當天就被爾康派人送去北京了。
    這段「採蓮插曲」,總算過去了。沒有驚動乾隆和長輩。只是,從這次以後,小燕子就
多了一份女性的嬌羞,比以前顯得更加動人了。而五個年輕人之間,有更多的「目語」,更
多的『默契」,更多的「『秘密」了。
    -----------------------
  書路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