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雖然說是「微服出巡」,一位皇上要出門,仍然是浩浩蕩蕩的。又是車,又是馬,又是
武將,又是隨從。大家已經盡量「輕騎簡裝」,隊伍依舊十分壯觀。
    馬車,踢踢踏踏的走在風景如畫的郊道上。馬隊踢踢踏踏的相隨。
    車內,乾隆、小燕子、紫薇、紀曉嵐坐在裡面。
    車外,爾康、爾泰、永琪、福倫、鄂敏、傅恆、太醫都騎馬。
    乾隆看著車窗外,綠野青山,平疇沃野,不禁心曠神怡。
    「今天風和日麗,我們出來走走,真是對極了!怪不得小燕子一天到晚要出來,這郊外
的空氣,確實讓人神清氣爽!」便高興的喊:「小燕子!平常都是紫薇唱歌給我聽,今天,
你唱一首來聽聽!」
    「皇……皇老爺!你要我唱歌啊?」小燕子一呆。
    「什麼黃老爺?你這丫頭,才出家門,你就給我改了姓?我是艾老爺!」
    「是!艾老爺,我的歌喉跟紫薇沒法比呀!」
    「沒關係,唱!」
    小燕子無奈,就唱:
    「小嘛小兒郎,背著書包上學堂,不怕太陽曬,不怕風雨狂,只怕師傅說我,沒有學
問,無臉見爹娘!」一邊唱,一邊看紀曉嵐。
    乾隆沒聽過這佯樸拙的兒歌,聽得津津有味,看著紀曉嵐直笑。
    「紀師傅、這首歌,是唱出她的心聲了!」
    「是!我明白了!原來她也有『怕』,我只怕她『不怕』!」紀曉嵐笑著說。
    紫薇心情愉快,看著眾人,接著小燕子的歌,用同調唱了起來:
    小嘛小姑娘,拿著作業上學堂,抬頭見老鼠,低頭見蟑螂,最怕要我寫字,魚家瓢蟲,
滿紙盡荒唐!」
    小燕子一聽,對著紫薇就一拳捶去。
    「你笑話我,太不夠意思了!」
    紫薇又笑又躲,乾隆沒聽明白,忙著追問:
    「什麼魚家瓢蟲?」
    「上次老爺要小燕子寫『禮運大同篇」,她一面寫,一面問我,這個『魚家瓢蟲』,怎
麼筆畫那麼多?我伸頭一看,原來是『鰥寡孤獨』!」
    紫薇話未說完,乾隆和紀曉嵐都已放聲大笑。
    車外,爾康爾泰和永琪騎馬走在一起。車內的歌聲笑聲,不斷傳出來。
    「他們說說唱唱,高興得不得了!」永琪說。
    「我真是心裡打鼓,上上下下,亂七八糟,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愁?」爾康接口。
    「你別煩了,當然是該喜,能夠笑成這樣,離我的期望,是越來越近了!」爾泰高興得
很。
    爾康情不自禁的望向車裡,只見紫薇和小燕子手拉著手,神彩飛揚。兩人正興高采烈的
合唱著一首歌:
    今日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光!
    蝴蝶兒忙,蜜蜂兒忙,小鳥兒忙著,白雲也忙!
    馬蹄踐得落花香!
    眼前駱駝成群過,駝鈴響叮噹!
    這也歌唱,那也歌唱,風兒也唱著,水也歌唱!
    綠野茫茫天蒼蒼!
    歌聲中,金車寶馬,一行人向前迤邐而行。青山綠水,似乎都被紫薇和小燕子唱活了。
乾隆的臉,洋溢著歡樂。爾康、永琪、和爾泰,也放下重重心事,享受起這種喜悅來。連福
倫傅恆鄂敏這一干武將,也都綻出了笑意。
    這天,走在半路上,乾隆一時興起、要去爬山。那座山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鬱鬱蒼
蒼,都是參天古木。大家從山路走下來,山下,是一條婉蜒的小溪,岸邊,綠草如茵。周圍
的風景,居然美得不得了。乾隆站在水邊,流連忘返。忽然說:
    「走了這麼大半天,現在餓了!不知道那兒可以弄點東西來吃吃?…
    「現在嗎?」爾康一怔。「好像一路走過來,都沒看到村莊。想吃東西,只好趕快上
車,我們向前趕趕路,應該離白河莊不遠了!」
    「可是,這兒的風景真好!如果弄點酒菜來,我們大家,鋪一塊布在地上,就這樣席地
而坐,以天為廬,以地為家,面對綠水青山,吃吃喝喝,豈不是太美妙了!」乾隆說,一點
兒都沒有離開的意思。
    「就這麼辦,爾康、爾泰!你們趕快去想想辦法,車上,我們帶了酒,拿到附近老百姓
家裡去熱一熱,再找找看有什麼可吃的?」福倫急忙交待。
    爾康和爾泰面面相覷。
    紫薇就熱心的說:
    「我剛剛看到附近有個農家,小燕子,我們兩個去吧,要找東西吃,恐怕男人不行!他
們又不知道什麼好吃,什麼不好吃!什麼材料能做菜,什麼材料不能做菜!何況,我們如果
要弄東西吃,恐怕還要借鍋借碗,連油鹽醬醋,都不能缺少!」
    「是是是!我們兩個是丫頭,諸位老爺就在這兒等一等,讓我們去碰碰運氣!」小燕子
連忙點頭。
    「去吧!可不許空手而回!我現在酒癮已經犯了!」紀曉嵐喊。
    紀曉嵐此話一說,大家都紛紛叫餓。
    「她們兩個去,不如我們五個一起去吧!」爾康說。
    於是,五人結伴,嘻嘻哈哈而去。
    沒多久,五個人回來了,大家手裡捧著鍋碗瓢盆,青菜雞鴨,居然滿載而歸。
    一會兒,火已經升起來了。小燕子在地上挖了個大洞,在烤兩隻「叫花雞」,香氣四
溢。大家聞到這股香味,人人精神一振,大家陪著乾隆,坐在溪邊,都是一臉的興高采烈。
    另一邊,紫薇用石塊架了一個爐子,用借來的菜鍋,正熟練的炒著菜。爾康爾泰永琪都
在一邊幫忙,生火搬柴,忙得不亦樂乎。爾康一面幫忙,一面低問紫薇:
    「都是一些青菜,只怕皇上吃不慣,怎麼辦?…
    「這可是無可奈何的事,能夠弄來的東西。都弄來了!」永琪說。
    「沒關係,有雞有鴨,已經可以了!給皇上換換口味,也不錯!」紫薇笑笑。
    乾隆和眾人被香味引誘得垂涎欲滴。
    「小燕子,可以吃了嗎?你這是一道什麼菜?這麼香,害得我肚子裡的饞蟲都在大鬧五
髒廟了!」乾隆問。
    「嘻嘻!這個菜名不能講給老爺聽!」小燕子直笑。
    「別賣關子,講!」乾隆好奇。
    「這是『叫花雞』,原來是叫花子偷了雞,就這樣烤著吃!」小燕子說。
    「這個名字實在不雅!你弄什麼雞不好、怎麼弄個『叫花雞』給我吃呢?」乾隆愣了一
下,雖然貴為天子,還真有那麼一點忌諱。
    紫薇就回頭笑著說:
    「其實,那個叫花雞也有另外一個名字!只烤一隻叫做『叫花雞』,烤兩隻就不叫做
『叫花雞」了!」
    「哦?那叫什麼?」
    「叫『在天願作比翼鳥』!」
    「好好好!好一個『在天願作比翼鳥』!」乾隆一怔,大樂。
    紀曉嵐也忍不住笑了,不禁驚看紫薇,心想,這個丫頭好聰明!說:
    「居然有這麼美的菜名?好像讓人不忍心吃了!」
    小燕子烤好了「叫花雞」,喊著;
    「拷好了!烤好了!」
    小燕子用石塊敲掉泥巴的殼。乾隆和大家好奇的看著,都是大開眼界。小燕子撕開了
雞,遞給大家,
    乾隆也不考究了,跟著眾人,用手撕了雞,津津有味的吃著。
    紫薇為眾人斟酒,並端上小菜。
    「哇!這個『在天願作比翼鳥』確實好吃!」乾隆
    讚不絕口:「紫薇,你炒的這個紅桿子綠葉是個什麼菜,顏色挺好看!」
    「這個菜名字叫『紅嘴綠鸚哥」!」紫薇笑著說。
    「好名字!好名字!又好吃,又好聽!好一個『紅嘴綠鸚哥』!」紀曉嵐歡呼。
    鄂敏伸頭一看。
    「一什麼『紅嘴綠鸚哥』,就是菠菜而已!」
    「鄂先生,在這青山綠水中吃飯,必須詩意一點!紫薇說這是『紅嘴綠鸚哥』,這一定
就是『紅嘴綠鸚哥』」!」永琪說。
    「是呀!是呀!你們這些帶兵的人,就是太沒有想像力!」乾隆大笑。
    「美味呀美味!」傅恆附和著乾隆。「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又是『比翼烏』又
是『鸚哥』,今天,咱們還是跟天上飛的東西有緣!」
    「只要你們不吃紅燒小燕子,清蒸小燕子,別的飛禽走獸,我也顧不得了!」小燕子好
脾氣的笑。
    「又好吃,又好聽,又好玩!又好看!人家吃東西,只有色香味,現在,還加了一個
『聽』」!我這次跟老爺出來,真是有福了!」太醫也起哄。
    「是啊,這個紫薇丫頭,真是『慧質蘭心!」紀曉嵐由衷的稱讚。
    「紀師傅,那我呢我呢?」小燕子邀寵的問。
    「你呀?你是『有口無心』!」乾隆搶著說。
    「老爺,你是『有點偏心』!」小燕子衝口而出!」
    眾人大笑。
    「小燕子有進步了!」紀曉嵐說。
    這時,紫薇上菜。一盤炒青菜。
    「老爺,我拉臨時作菜,這鄉下地方,只能隨便吃吃,這道菜味道普通,名字不錯!叫
『燕草如碧絲!」
    眾人不禁哈哈大笑,乾隆笑得尤其高興。
    紫薇又上了一盤炒青菜。
    「這是:『秦桑低綠枝』!」
    紫薇又上菜,還是炒青菜,上面覆蓋豆腐。
    「這是「漠漠水田飛白鷺』!」
    紫薇再上菜,還是炒青菜,上面覆蓋炒蛋。
    「這是「陰陰夏木囀黃鵬』!」
    乾隆大樂,一群人笑得東倒西歪。
    好不容易,來了一個葷菜,是烤鴨子。
    「這是什麼?」「乾隆問?
    「這怪『鳳凰台上鳳凰游』!」
    乾隆大笑。所有的人,都跟著笑得嘻嘻哈哈。
    終於,一餐飯在吃吃笑笑中結束,杯盤狼藉。大家酒足飯飽。乾隆有意跟紫薇開玩笑,
指著『叫花雞的泥殼問道:
    「這是什麼?」
    「這是……『黃鶴一去不復返』!」
    乾隆撫著吃飽的肚子,笑得合不攏嘴。
    「黃鶴一去不復返?哈哈!太有意思了!真的是一去不復返了!哈哈!」
    紀曉嵐想難紫薇一下,指著已經吃得只剩骨頭的鴨子問道:
    「這又是什麼!」
    「紫薇看看鴨子骨頭,再看前面的小溪。
    「這是『鳳去台空江自流』!」
    乾隆跳起身子,大笑道:
    「紫薇丫頭!我服了你了!」
    眾人跟著跳起身,跟著大笑不已。
    爾康、爾泰、永琪驚喜的互視,爾康尤其振奮,看著紫薇,對這佯的紫薇,真是又敬又
愛,折服不已。
    這天,大家來到一個古樸的小鎮。
    乾隆帶著眾人,在古樸的街道上走著,不住的左顧右盼。
    忽然,有眾多群眾,衝開眾人,興沖沖的往前奔跑章七嘴八舌的喊:「
    「快去啊!快去啊!晚了,就佔不到位子了。」
    爾康急忙拉住一個路人,問:
    「請問,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這麼鬧哄哄的?」、
    「你們一定是外地來的,對吧?難怪不知道,今兒個,杜家的千金,就是咱們這城裡的
第一大美人,要拋繡球招親呀!現在,全城都去湊熱鬧了!」
    小燕子一聽,興奮莫名,拉著紫薇,就往前跑。
    「快呀!快呀!我們也看熱鬧去!拋繡球招親,我從來就沒遇到過!」
    「你別說走就走,也問問老爺,要不要去呀!」
    「嗯,拋繡球招親,這玩意我也沒看過!大家看熱鬧去!」乾隆興致高昂。」」
    於是,大家都跑到那杜家的繡樓前面,來看拋繡球。
    那繡樓前,早已萬頭攢動,熱鬧非凡。乾隆帶著眾人,也擠進入群中。爾康、爾泰、福
倫、永琪、鄂敏、傅恆幫忙開路,保護著乾隆。小燕子埋著頭,一直往前擠。好不容易,大
家佔了一個很好的位置,可以把繡樓看得清清楚楚。
    小燕子一到這種場合,就比誰都興奮。回頭對永琪嘻嘻一笑,說:
    「少爺,聽說這位小姐是個大美人,你信這些公子,可不要錯過機會,等會兒那個小姐
拋繡球的時候,你表現好一點,只要跳起來這麼一接,我想,是跟容易的事,如果你接不
住,我可以幫你!」
    「你可別胡鬧,這是不能開玩笑的事!那個繡球,你離它遠遠的,聽到沒有?」永琪知
道小燕子沒輕沒重,急忙嚴重警告。
    「可是,機會難逢啊,除了爾康以外,你和爾泰,郁可以搶!只要那個小姐真正漂亮,
我就幫你們作主!」
    永琪和爾泰,彼此互看,都有一些憂心忡忡。
    「我看,這是個是非之地,少爺,我們是不是退後比較好!」爾泰問永填。
    乾隆偏偏聽到了這篇對白,笑看小燕子,話中有話的問:
    「小燕子,為什麼爾康不能搶繡球?你給我解釋—下!」
    「因為……」小燕子一愣:「國為……爾康他……他心裡……」
    紫薇著急,狠狠的踩了小燕子一下。
    爾康著急,又狠狠的撞了小燕子一下。
    「哎喲!哎喲……」小燕子又抱腳又抱手。
    乾隆正訝異問,人群一陣騷動,大家又叫又吼。原來小姐出來了。大家喊著:
    「看呀!看呀!大美人出來啦!」
    「好美呀!不知道今天誰有這個福氣,搶到那個繡球!」
    「杜家已經把禮堂都佈置好了,只要有人搶到繡球,馬上就拜堂成親!」
    爾康忍不住插嘴問:
    「這不是太冒險了嗎?」
    「可是這位小姐,今年已經二十二了,就因為長得太漂亮,這個求親也不願意,那個也
不願意,杜老爺知道不能再耽擱了,這才用了這個法子,把這頭親事,交給老天爺去決定
了!」
    在議論紛紛中,那位杜家小姐,已經盈盈然的走到陽台上,兩個丫頭攙扶著,小姐紅
衣,丫頭綠衣,非常搶眼。乾隆和眾人定睛一看,那位小姐果然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
之貌。
    觀眾歡呼之聲雷動。紛紛跳起身子大喊,要引起杜小姐的注意。
    「杜姑娘!杜小姐!杜美人!杜千金……記得把繡球拋到這邊來呀!」
    紫薇驚歎,說:
    「真的好漂亮!」
    「不及某人!」爾康接口。
    「對!不及某人!」永琪也接口。
    「對!不及某人!」爾泰也點頭。
    乾隆和福倫,都不由自主的看了三人一眼。
    這時,有個衣服破舊,面容清瘦的少年,愁眉苦臉的在人群中乞討:
    「各位大爺,請賞一口飯吃!我家有臥病老母,和八十歲祖父,已經山窮水盡,走投無
路!大家行行好,我齊志高感謝各位了!」
    小燕子看著這少年,不禁想起自己以往的事,和紫薇對看一眼,雙雙解囊。那少年大
喜,對小燕子和紫薇拚命作揖:
    「謝謝兩位姑娘!謝謝兩位姑娘……」
    陽台上一陣鑼響,眾人震動。大家安靜下來。
    杜老爺拿了繡球出來。朗聲對眾人說:
    「各位鄉親,各位近鄰,各位朋友……今天,我女杜若蘭,定了拋繡球招親!只要是沒
有結婚的單身男子,年齡在二十五歲以下,十八歲以上,無論是誰,搶到繡球,立刻成婚!
如果拿到繡球的人,家裡已有妻室,或者年齡不對,小女就要再拋一次!請已有妻室的人,
年齡不合的人,不要冒昧搶球!現在,我們就開始了!」
    群眾立刻大大的騷動起來。有意搶球的男子,全都跳起身子,大吼大叫::
    「丟給我!丟給我!這邊!這邊!杜小姐……請看這邊……請看這邊……」
    大家都往前擠,群情激動。
    杜小姐拿起了繡球,底下人群更是尖叫不止,個個跳起身子,躍躍欲試。
    杜小姐幾番遲疑,終於把眼睛一閉,繡球飛出。
    繡球飄飄而來,落向小燕子附近。一群男士,急忙伸手去搶。
    小燕子實在按捺不住,竟然跳起身子,將繡球一撥。繡球就直飛到永琪頭上,永琪大
驚,只得伸手又一撥。這次繡球飛向爾康,爾康也大驚,再一撥。繡球又飛往小燕子,小燕
子玩心大起,再把它撥給永滇。永琪看到繡球又飛到自己面前來,生氣了,再把繡球再撥給
小燕子。小燕子撥還給永琪,永琪又撥還給小燕子……兩人就把那個繡球撥來撥去。
    繡球被這樣撥來撥去,始終未曾落定,群眾大嘩,驚叫不斷。乾隆忍不住喊:
    「小燕子,你在做什麼!」
    乾隆一喊,小燕子一個分心,繡球就撥歪了,竟飄向乞討少年,少年愕然間,被球擊個
正著。
    那少年完全出於本能,將繡球一抱,驚得跌倒在地。
    群眾全都圍了過來,驚愕的看著少年,少年自己也驚得目瞪口呆。小燕子本來對這個少
年就有好感,這時,高興的大叫起來:
    「繡球打中了這個……這個……」問少年:「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齊志高!」
    「新郎是齊志高!」小燕子高叫著:「新郎是齊志高!」
    爾康爾泰急忙從地上扶起少年。
    這時,杜老爺已經帶著家丁們趕到。一見繡球竟被一個衣衫襤樓的乞兒抱著,大驚失
色,立刻反悔。說:
    「這次不算,要再拋一次!」
    小燕子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身子一挺:
    「為什麼不算?你不是親口說的,只要家裡沒有老婆,年齡相合,就是新郎!問少年:
「你家裡有老婆嗎?你幾歲?」
    少年連連搖頭,吶吶的說道:
    「我沒有娶妻,今年二十!可是……人家嫌棄我,也就算了!」連忙把繡球還給杜老
爺,彬彬有禮的說:「貧門子弟,衣食無著,還說什麼娶親?繡球奉還,不敢高攀!」
    杜老爺拿著繡球就要走,小燕子大怒,一攔,大聲喊:
    「那有說話不算話的?人家年齡也對,又沒娶親,完全符合你的規定,你怎麼不認帳?
你一個女兒,要拋幾次繡球?許幾次人家?」
    杜老爺生氣。大吼:
    「你是那裡跑來攪局的小丫頭,你管我」
    小燕子凶了回去:
    「我就管你!你看不起人,拋了繡球又不算,簡直犯了……犯了……」看乾隆,大喊:
「犯了欺君大罪!」
    杜老爺氣得結巴了:
    「什麼……什麼欺君大罪?那裡……那裡有『君』?我愛拋幾次繡球,就拋幾次繡
球!」
    大家劍拔彎張,吵得不可收拾。乾隆按捺不住,往前一邁,聲如洪鐘的一吼:
    「不許吵!聽我說一一句話!」
    大家靜了下來,博恆、福倫、鄂敏、爾康、爾泰、永琪……等人,就很有默契的擋住了
杜老爺的去路。
    乾隆問少年:
    「齊志高,我聽你說話不俗,你念過書嗎!」
    「從小唸書,可是,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誰說?可曾參加考試?」
    「中過鄉試,然後就屢戰屢敗了!」
    「年紀這麼輕,前途大有可為!不要輕易放棄。」就回頭看杜老爺,鄭重的說:「我今
天路過這兒,碰到這件大事,閒事管定了!杜先生,你不要嫌貧愛富,我看這位齊志高,將
來一定會飛黃騰達!老天己經幫你選了女婿,你就認了吧!福倫,把我的賀禮送上!」
    福倫走上前去,心裡琢磨了一下,就拿出兩個金元寶,交給齊志高。
    「這是我們老爺給你的!結婚之後,記得繼續去參加考試!」
    圍觀群眾,一看到福倫出手如此之大,不禁大嘩。少年和杜老爺,都目瞪口呆。杜老爺
呆了半晌,才回過神來,仔細看乾隆,問道:
    「這位先生,怎麼稱呼?」
    「我姓艾。」
    『艾先生,請進去奉茶!」杜老爺恭敬的說。
    「我還要趕路,不坐了!既然遇到你家辦喜事,算是有緣!你是不是已經決定把女兒嫁
給這個齊志高了!」
    杜老爺面有難色。
    「這個……」
    乾隆回頭喊:
    「紀師傅!有沒有帶紙筆!」
    紀曉嵐捧著紙筆走了過來。一笑:
    「已經猜到老爺要用紙筆,帶是沒帶,剛剛從杜家借了一份來!但是,這兒沒桌子,怎
麼寫字!」
    「在我背上寫!」
    爾康躬起背給乾隆鋪紙,乾隆提筆,一揮而就、寫了「天作之合」四個大字。然後,從
懷中掏出一個小印,蓋了上去。
    乾隆把字交給杜老爺,並俯身在他耳邊耳語了兩句活。
    杜老爺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拿著紙,雙手發抖,眼睛直直的看著乾隆。
    乾隆就揮手對福倫等人說:
    「我們不是還要趕路嗎?熱鬧看完了,大家走吧!」
    乾隆就帶著小燕子等人,全部撤走。
    杜老爺雙腿一軟,又喜又驚的跪落地磕頭。
    乾隆走遠,杜老爺才起身,看著乾隆等人的背影,好像作夢一樣。等到乾隆等人走遠
了,他才低頭看手中的題詞,和那個「乾隆御印」的小印。暮然間,喜不自勝。回頭一把握
住少年的手,幾乎涕泗交流了。
    「賢婿啊!你這個面子可大了!原來你是老天爺賜給我的貴人啊!你一定會飛黃騰達
的!一定會!趕快去拜天地吧!」
    少年愕然,更加糊塗了。杜老爺抬頭對群眾喜悅的大喊:
    「各位鄉親,我們家馬上辦喜事,請各位全體來喝一杯喜酒!」
    群眾歡呼,掌聲雷動。
    這天晚上,大家投宿在客棧裡。
    小燕子到井邊去打水,才走進院子,就被人一把拉住,拖進了一個亭子裡。小燕子定睛
一看,是永琪。
    「小燕子,我問你,你今天把那個繡球一直往我面前撥,到底是什麼意思!」永琪氣呼
呼、臉色非常不好。
    「我是好意啊!你還不領情?那麼漂亮的小姐。娶回去多好!」小燕子說。
    「你知不知道我的婚姻,是要阿瑪來指定的?」
    「那又怎樣,如果你被繡球打中了,阿瑪也不能不承認!了不起,柯瑪指的是正室,這
個小姐給你作個二房也不錯!等至那個杜老爺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之後,就算要她作第三第
四,恐怕他都巴不得呢!」
    永琪氣得臉紅脖子粗,緊緊的盯著小燕子,從齒縫中迸出幾句:
    「你就這麼熱心,要幫我拉紅線啊?你有沒有想過,我心裡可能有人了?」
    小燕子大驚,睜大眼睛:
    「有人?有誰?那家的小姐?比這個杜家的小姐還漂亮嗎?」
    「是!最起碼,我認為是!」
    「反正我不認識,我不知道!你怎麼不告訴我呢?」
    「你認識她!」永琪抽了一口氣。
    「我認識?」小燕子驚呼:「是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小燕子立刻大驚失色。張口結舌,瞪著永琪,拚命搖頭,說:
    「不行不行!你不可以這樣!你明知道紫薇心裡已有人了,你不能再淌這個混水!人家
爾康和你像兄弟一樣,就算你是阿哥,也不能搶人家的心上人。那樣就太沒風度了!」
    永琪見小燕子如此不解風情,心中著實有氣,恨恨的說:
    「你氣死我了!」
    小燕子怔住,眼睛睜得大大的。說:
    「只好氣死你,這個忙我一定不幫!你找我也沒用!」
    永琪歎氣,搖了搖小燕子,說:
    「怎麼可能是紫薇呢?你有沒有大腦?我明知道紫薇是我的妹妹啊,我對她只可能有兄
妹之情,不可能有其他感情呀!你不要胡說八道了!」
    小燕子呆了呆:
    「對呀,那麼……不是紫薇?」
    「當然不是紫薇!」
    「那……」,小燕子尋思:「難道是金瑣!」
    永琪氣得又摔袖子,又頓足。再也憋不住了,終於一口氣說了出來:
    「不是紫薇,不是金瑣,不是明月,也不是彩霞!是那個一天到晚和她們在一起的人!
是那個被我一箭射到、從此就讓我牽腸掛肚的人!是那個不解風情,拚命幫我拉紅線的人!
現在,你懂了沒有?難道,這麼久的日子以來,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小燕子這一下明白了,驚得連退了兩步,臉色由紅轉白,又由白轉紅。
    「可是…可是……」她張口結舌:「為什麼?你把我弄糊塗了!你說的是我嗎?」
    「你認為我除了你,還用箭射到過多少只小燕子?」永琪氣極的問。
    小燕子退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手肘撐在石桌上,托著下巴,發起呆來。永琪看到她
這種樣子,實在洩氣,實在失望,說:
    「原來……我一直在自作多情?你從來沒有想過我?是不是!」
    小燕子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他。
    「可是……你是我的哥哥啊!」
    「是嗎?真的是嗎?那麼紫薇是什麼呢?我那裡跑來這麼多妹妹?」
    小燕子突然顯得扭捏和羞澀起來,可憐兮兮的問:
    「可以……算是『不是』嗎!」
    「本來就不是呀!」
    「可我…可我……從來不敢這樣想……」,小燕子結結巴巴。
    「如果可以這樣想呢?」永琪興奮起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小燕子眼睛閃亮如秋水,如寒星,神情迷惆如夢。
「我要好好的想一想,我現在好糊塗,好混亂……」
    小燕子這種神情,這種眼光,讓永琪心動得快發瘋了。他就一步上前,抓住她的雙臂,
把她從凳子上拉了起來,搖著她,熱烈的,請求的說:
    「從今天起,答應我好好的想一想,用另外一個身份和角度來想!紫薇可以對爾康怎
樣,你就可以對我怎樣,雖然未來的事還得努力,我們自己總該認清自己!等你和紫薇各歸
各位,你就不是現在的身份了!你這個身份是假的!而我的感情是真的!」
    小燕子盯著永琪,心裡還是迷迷糊糊的,驚愕困惑的。只是,永琪這種語氣,這種神
情,卻讓她深深感動了。
    這天晚上,小燕子破天荒第一次,竟然失眠了。整個晚上,她又捶床,又歎氣,嘴裡喃
喃自語,不知所云,攪和得紫薇也睡不著。紫薇對永琪的心事,早已體會,現在,看到小燕
子的神情,就猜到兩人已經攤牌了。
    「你坦白告訴我,」她抓住小燕子:「那個『少爺』對你說了什麼?你是不是動心了?
我有點糊塗,一直以為,你像個男孩子一樣,和所有的人都是『兄弟』,難道,你也動心
了?那個「少爺』,不是你的『兄弟』了?」
    我跟你說實話,在今晚以前,我真的把他看成『兄弟』!」小燕子坦白的說。
    「今晚以後呢?」紫薇立即追問。
    小燕子臉紅紅的,眼睛水汪汪的,一股迷糊狀。說:
    「現在,我就是皇阿瑪講的那句話:「化力氣為漿糊』了!我想也想不清楚,滿腦子漿
糊,給五阿哥搞得昏頭昏腦!」她又捶床,又歎氣。尋思,回想,神情如醉:「我真的不明
白,他怎麼會喜歡我呢?我什麼都不會,連字都不認識幾個,每次都要他來給我解圍,詩詞
歌賦,一樣都不會!他見過那麼多有水準的女人,他的武功那麼好,他的書也念得那麼好,
怎麼會喜歡我呢?他一定是犯糊塗,胡說八道啦!不能認真的!我才不要去相信他!」
    紫薇見小燕子這種神情,心中瞭然,一喜。
    「哈!小妮子春心動矣!終於開竅了!」
    小燕子再捶床:
    「什麼動不動?我才不要心動,心動好麻煩!我親眼看到你和爾康,擔心這個,擔心那
個,一下子高興得要死,一下子又愁得要命,瘋瘋癲癲的,我才不要像你們這樣!」忽然盯
著紫薇,小小聲的問:「你說,五阿哥會不會拿我開玩笑?他真的會喜歡我嗎?不是犯糊塗
嗎?」
    紫薇看著小燕子出神,半晌不語。
    「你發什麼呆?你說話啊!」
    「現在,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五阿哥跟爾康一樣熱心,要讓我們兩個各歸各位!原
來,這個『兄妹』關係,是他的大問題!想來,他一定經過一番痛苦和掙扎,你還說他是犯
糊塗!碰到你,是他倒霉,倒是真的!你害死他了,這些日子來,他為你操的心,絕對不會
少於爾康!但是,爾康比他還幸福一點,因為我有回報。你呢?卻在那兒給他『亂拋繡
球』!怪不得他今天氣得臉色發白!」
    小燕子睜大眼睛看了紫薇好一會兒,坐起身子來,又「砰」的倒回床上去。
    「我就說,不能心動嘛!被你這樣一說,好像我很對不起他似的,我『已經』覺得自己
欠了他了,煩死了!怎麼辦嘛!」
    小燕子一臉的煩惱,卻又一臉的陶醉。
    紫薇看在眼裡,會心的笑了。
    「天啊!」她低低的說:「我們這麼複雜的局面,這麼複雜的故事,等到真相大白的那
一天,不知道皇上會不會被我們嚇得暈過去?」
    -----------------------
  書路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