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接下來的三天,小燕子、紫薇、爾康、爾泰、永琪全部都在趕工,抄寫「禮運大同
篇」。乾隆的「一百篇」,把大家忙壞了。連金瑣、明月、彩霞這些會寫字的丫頭,都被抓
來幫忙。深更半夜,漱芳齋燈火通明,人人在寫「禮運大同篇」。
    可是,這些丫頭寫得實在太糟了。紫薇檢查大家的成績,真是不忍卒睹。
    「明月,你不用寫了!」紫薇歎口氣。
    「阿彌陀佛!」明月喊。
    「彩霞,你也不用寫了!」紫薇又說。
    「謝天謝地!」彩霞喊。
    「金瑣,我看,你也算了!不用寫了!」
    「我去給你們作消夜!包餃子去!」金瑣如獲大赦,逃之夭夭了。
    小燕子立刻停筆,滿臉期待的看著紫薇說:
    「你看我寫的這個,大概也過不了關。我覺得,我也不用寫了!」
    紫薇拿起小燕子那張「鬼畫符」,認真的看了看。
    「不行!隨便你寫得多爛,你得寫下去!皇上只要看了我們的字,就知道你有幫手!他
會問你,那一張是你寫的!你非多寫一點不可,你的『真跡』越多,過關的希望就越大!趕
快振作一點!寫!寫!
    寫!」
    「啊?非寫不可啊?」小燕子臉拉得比馬還長。
    「非寫不可!」
    「這個『魚家瓢蟲』怎麼那麼多筆畫?」
    「什麼『魚家瓢蟲』?紫薇聽得一頭霧水,伸頭一看,不禁叫了起來:「那是『鰥寡孤
獨』!我的天啊!」
    「你別叫天了!這些字,我認得的沒幾個!是誰那麼無聊,寫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讓人
傷腦筋,作苦工!寫這個一百遍,能當飯吃嗎?能長肉嗎?能治病嗎?真是奇怪!」小燕子
說著說著,一不小心,一大團墨點掉在紙上。「哎呀!這怎麼辦?」
    紫薇看看,把那張拿過來,撕了。
    『喂喂!我寫了好半天的!」小燕子急搶。
    「弄髒了,就只有重寫。」再拿起小燕子寫的另一張,看看,又撕了。
    你怎麼耙我寫的,都撕了呢?我一直寫,你一直撕,我寫到明年,也寫不了一百張!小
燕子大急。
    「那張實在寫得太難看,皇上看了一定會生氣,只有重寫!」說著,又看一張。
    「你別撕!你別撕……」小燕子緊張兮兮的喊。
    話沒說完,紫薇又撕掉了。
    小燕子大為生氣,嚷著。
    「你怎麼回事嘛?你的字漂亮,我的字就是醜嘛!
    你拚命撕,我還是醜醜醜!」
    「你醜醜醜,你就得寫寫寫!你快一點吧,再不寫,就來不及了!」
    小燕子一氣,伸腳對桌子喘去,嘴裡大罵:
    「什麼玩意嘛!哎喲!」沒料到,踢到桌腳,踢翻了趾甲蓋,痛得跳了起來。
    「你怎麼啦?」
    小燕子苦著臉,抱著腳,滿屋子跳。
    小燕子繳卷的時候,腳還是一跛一破的。
    「皇阿瑪!我來繳捲了!」
    乾隆抬頭,驚愕的看著小燕子。
    「你的腳怎麼啦?」
    「我好慘啊!」小燕子哀聲的說,「早知道,給您打二十大板算了!畢竟,二十大板劈
哩叭啦一下子就打完了,只有一個地方會痛!這個字,寫了我三天三夜,寫得手痛頭痛眼睛
痛背痛,最糟糕的還是腳痛,痛得不得了!痛成這樣子,還是寫得亂七八糟,我管保,您看
了還是會生氣!」
    「你寫字,怎麼會寫到腳痛的呢?」乾隆驚訝極了。
    「因為一直寫不好,紫薇說。這張也不能通過,那張也不能通過,拚命叫我重寫,我一
生氣,用力端了桌子一下,沒想到,桌子那麼硬!把腳趾甲都端翻了!」
    乾隆瞪著小燕子,見小燕子說得淒淒涼涼,誠誠懇懇,真是啼笑皆非。
    「拿來!給朕春看!」乾隆伸手。
    小燕子便做賊心虛的,膽怯的把作業呈上。
    乾隆一張張的翻看著。只見那一張一張「禮運大同篇」,有各種各樣的字體。有的娟
秀,有的挺拔,有的瀟灑,有的工整……只是,最多的一種,是「力透紙背,墨汁淋漓,忽
大忽小,不知所云」的那種。
    乾隆心裡有數,越看,臉色越沉重。
    小燕子看著乾隆的表情,就知道不妙,一副準備被宰割的樣子。
    「你有多少人幫忙?老實告訴朕!」乾隆頭也不抬的問。
    「能幫忙的,都幫忙了!可以說是「全體總動員」了!爾康、爾泰、永琪都有。連明
月、彩霞、金瑣都被抓來幫忙。可是,她們實在寫得太爛,紫薇說不能用!」小燕子倒答得
坦白。
    「那些是你寫的?」
    「不像字的那些,就是我寫的!像字的,漂亮的,乾淨的…都不是我寫的!」
    乾隆抬眼盯著小燕子:
    「你倒爽快!答得坦白!」
    「皇阿瑪那麼聰明,我遮掩也沒用!紫薇說,只要皇阿瑪一看,就知道我有幫手,逃都
逃不掉,叫我不要撒謊!」
    「峨?你不止有幫手,原來你還有軍師!」乾隆看到一疊作業中,屢屢出現一種特別娟
秀的字跡,不禁注意起來,抽出那張,問:「這是誰寫的?」
    「紫薇!」
    乾隆一愣,仔細的看看那張字,沉吟。
    「就是那天被打的紫薇?」
    「是!」
    乾隆有點詫異,但,隨即擱下,抬頭嚴肅的看小燕子,聲音驀的抬高了:
    「為什麼找人代寫?朕說過你可以找人幫忙嗎?」
    「可是……可是……您也沒說不可以啊!您要我寫這個一百遍,我覺得還是打二十大板
來得乾脆!」
    小燕子鼓勇說。
    「好!現在你告訴朕,你寫了這麼多遍,它到底在說什麼?」
    小燕子深呼吸了一下,在肚子裡默念了幾遍,正色說:「這禮運大同篇,是孔子對這個
社會的一種理想境界,它的意思是說,天下是大家的,只要選出好的官員,大家和和氣氣,
每個人能把別人的父母當成自己的父母,別人的兒女當成自己的兒女,讓老人啦,孩子啦,
孤兒寡婦都有人照顧!不要貪財,不要自私,那麼,我們睡覺的時候可以不要關門,陰謀詭
計都沒有了,上匪強盜也都沒有了!這個世界就完美了!」一口氣說完,吸口氣,看著乾
隆。
    乾隆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眼睛看著小燕子,驚奇不已。
    「是誰教你的?紀師傅嗎?」
    「是紫薇啦!」小燕子笑了:「他說,講得大複雜,我也記不清楚,這樣就可以了!」
    乾隆驚愕,這已是小燕子第五次提到「紫薇」的名字,他不能不注意了。
    「這個紫薇,她念過書啊?」
    「當然啊!唸書,作詩,寫字,畫畫,彈琴,唱歌,下棋……她什麼都會,就是不會武
功!」小燕子兩眼發光,真心真意的,崇拜的說。
    乾隆聽到有這樣的女子,感到非常好奇。可是,小燕子的後,不能深信。他想了想,對
小燕子瞪瞪眼睛。
    「好了!算你運氣!字雖然寫得亂七八糟,講解得還不錯,朕就饒了你!以後,你再胡
鬧,朕還會罰你寫字!下次罰的時倏,不許有人幫忙,全體要你自己來!」
    小燕子呆了呆,歎了一口長氣。
    「這下我完了!希望孔老先生不要再折騰我,少說點話,少寫點文章,使小燕子手也不
痛,頭也不痛,眼耳口鼻都不痛,是謂大同!」
    「你在嘰哩咕嚕,念什麼經?」
    「回皇阿瑪!沒有唸經,只因為寫了大多遍『禮運大同篇』,說話都有一點,『禮運大
同式』!夜裡睡覺,夢裡都是『天理這公』、『是謂大同』!」
    乾隆失笑了。覺得終於找到治小燕子的辦法了,心裡不禁十分得意。
    乾隆真正注意紫薇,還是因為皇后的緣故,皇后對於漱芳齋,似乎興趣大得很。對於管
教小燕子,似乎興趣更是大得很。在乾隆面前,說東說西,每次都帶著火氣。
    「皇上!這個小燕子,如果您再不管教,一定會出大事的!」
    「你跟小燕子的衝突,真是永不結束啊?這宮裡嬪妃那麼多,每個都稱讚小燕子,為什
麼你一定要跟她作對呢?」乾隆皺眉。
    「我不是和她作對,而是必須讓後宮乾乾淨淨!」
    「乾乾淨淨?這是什麼意思?」
    「皇上!您難道沒有聽到,宮女們,嬪妃們,都在竊竊私語嗎?」
    「私語什麼?」乾隆困惑。
    「大家都說,小燕子和五阿哥之間,有些曖昧!」
    乾隆一震,這句話聽進去了,眼神立刻注意起來。
    「怎麼會有這種不堪入耳的話傳出來?是誰在造謠言?」
    皇后深深凝視乾隆:
    「恐怕不是謠言吧!臣妾那天,親眼目睹,五阿哥、爾康、爾泰都在漱芳齋,一屋子男
男女女,毫不避嫌!聽說,那漱芳齋夜夜笙歌,常常主子奴才,醉成一片!」
    「有這等事?」乾隆心中,浮起了陰影。
    「臣妾絕對不敢造謠!想這後宮,本來就是臣妾的責任!如果出了什麼不名譽的事,會
讓整個皇室蒙羞!皇上不能不察!」
    「朕知道了!」乾隆不耐的說。
    皇后還想說什麼,乾隆一攔。
    「朕知道你為了後宮的清譽,非常操勞!朕勸你也休息休息,不要太累了!有些事,只
要不傷大雅,讓它去吧!像是前幾天,你在漱芳齋,教訓了兩個奴才!其實,奴才犯錯,要
打要罵,都沒什麼關係,可是,那兩個丫頭,偏偏是令妃賞賜給小燕子的!你這樣一打,豈
不是又挑明了和令妃不對嗎?」
    皇后一聽,才知道小燕子已經先告了狀。而乾隆卻一面倒的偏向小燕子,不禁怒不可
遏。
    「原來皇上都知道了!那麼,皇上也知道爾康、爾泰和五阿哥動手的事了!」
    「不錯,朕都知道了!朕已經告誡過永琪和福家兄弟,也懲罰過小燕子了!這件事,就
到此為止!朕想,小燕子心無城府,雖然行為有些離譜,心地卻光明磊落!後宮那些三姑六
婆,一天到晚無所事事,就喜歡搬弄是非!你聽在耳裡,放在心裡,也不必太認真了!」
    皇后氣壞了,張口結舌。
    乾隆看看她,想想,又說:
    「朕也知道,爾康爾泰和永琪,情同手足,這是永琪的福氣!他們和小燕子感情好,又
是小燕子的福氣!朕不願用很多教條,很多無中生有的罪名,把這種福氣給打斷了!小燕子
的操守,朕信得過!永琪,朕也信得過!至於爾康爾泰,更是百里挑一的人才!
    小燕子真和他們走得近,朕便把她指給他們兄弟之一!不過,朕還想多留小燕子兩年,
所以,走著瞧吧!」
    皇后忍無可忍的抬高了聲音,「皇上!你如此偏袒,只怕後宮之中,會被他們弄得烏煙
瘴氣!來日大禍,恐怕就逃不掉了!」
    「乾隆大怒,一拍桌子:
    「放肆!你會不會講一點好聽的!」
    「自古忠言逆耳!這個小燕子、來歷不明、粗俗不堪!沒有一個地方像皇上,明明是個
假『格格』,整個故事,大概都有高人在幕後捏造導演!皇上,你如此英明,怎麼偏偏對這
件事、執迷不悟呢?」皇后越說,聲音越大。
    乾隆怒極,臉色鐵青。重重的一甩袖子。喝道:
    「住口朕不要再聽你的「忠言』了!『幕後高人』,你是指誰?令妃嗎?你心胸狹窄,
含血噴人,還跟朕說什麼『忠言逆耳』!你身為皇后,既不能容忍其他妃嬪,又不能容忍小
燕子,連五阿哥和爾康爾泰,你也懷著猜忌!什麼叫高貴典雅,與世無爭,你都不知道嗎?
你讓朕太失望了!
    皇后被罵得踉蹌一退,抬頭看著乾隆。又氣又委曲又感到侮辱,臉色慘白。知道再說什
麼,乾隆都聽不進去,只得跪安,匆匆離去了。
    乾隆用幾句話,堵了皇后的口,可是,自己心裡,卻不能不疑惑。尤其那句:
    「聽說,那漱芳齋夜夜笙歌,常常主子奴才,醉成一片!」
    所以,這晚,夜色已深。乾隆批完了奏章,想了想,回頭喊:
    「小路子,你給朕打個燈籠,不要驚動任何人,朕要去漱芳齋走走!!」
    「喳!要多叫幾個人跟著嗎?要傳令妃娘娘嗎?」
    「不用!就這樣去!到了漱芳齋,也別通報,知道嗎?」
    「喳!」
    夜靜更深,萬籟俱寂。漱芳齋的大廳裡,幾盞燈火,透著幽柔光線,一爐薰香,飄飄裊
裊,氤氤氳氳的繚繞著一室檀香味。紫薇正在撫琴而歌。歌聲纏纏綿綿,淒淒涼涼,穿過夜
空,輕輕的蕩漾在夜色裡。
    乾隆只帶著一個人,悄悄來到漱芳齋。
    果然,隱隱有歌聲傳出。
    乾隆神色一凜,眉頭微皺。
    漱芳齋的大廳裡,紫薇渾然不覺,正唱得出神,金瑣在一邊侍候著,小燕子在打瞌睡。
其他的太監宮女,都早已睡了。
    金瑣推推小燕子,低聲說:「大家都睡了,你也去睡覺吧!我陪著她!」
    「我不困!我喜歡聽她唱!」小燕子朦朦朧朧的說。
    紫薇唱得哀怨蒼涼: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遙遙。
    盼過昨宵,又盼今朝,盼來盼去魂也消!
    夢也渺渺,人也渺渺,天若有情天也老!
    歌不成歌,調不成調,「風雨瀟瀟愁多少?」
    漱芳齋外,乾隆被這樣淒婉的歌聲深深的吸引了,不禁佇立靜聽。
    紫薇唱得專注,乾隆聽得專注。紫薇唱得神往,乾隆聽得神往。紫薇唱得淒涼,乾隆聽
得淒涼。紫薇唱得纏綿,乾隆聽得震動。
    紫薇唱完,心事重重,幽幽一歎。
    窗外,也傳來一歎。
    小燕子睡意全消,像箭一般快,跳起身子,直射門外,嘴裡大嚷著:
    「你是人是鬼?給我滾出來!半夜三更,在我窗子外面歎什麼氣?上次沒抓到你,這次
再也不會放過你了!滾出來!」
    小燕子「砰」的一聲,撞在乾隆身上。
    乾隆一伸手,就抓著小燕子的衣領。小燕子暗暗吃驚,沒料到對方功夫這麼好,自己連
施展的餘地都沒有。她看也沒看,就大罵:
    「你是那條道上的?報上名來!敢惹你姑奶奶,你不要命了……」
    乾隆冷冷的開了口:
    「朕的名字,需要報嗎?」
    小燕子大驚,抬眼一看,嚇得魂飛魄散。
    「朕是那條道上的,你看清楚了嗎?」乾隆再問。
    小燕子噗通一跪,大喊:
    「皇阿瑪!這半夜三更,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紫薇的琴,戛然而止。抬眼看金瑣,不知道是該驚該喜。
    片刻以後,乾隆已經坐在一張舒適的椅子裡。三個姑娘,忙得不得了。拿靠墊的拿靠
墊,端點心的端點心,泡茶的泡茶。乾隆四看,室內安安靜靜,溫溫馨馨。幾盞紗燈,三個
美人,一爐檀香,一張古琴。
    這種氣氛,這種韻味,乾隆覺得有些醉了。
    小燕子跟在乾隆身邊,,忙東忙西。興奮得不得了。
    「皇阿瑪,你怎麼一聲也不吭,也不讓小路子通報一聲,就這樣站在窗子外面,嚇了我
一大跳!」
    乾隆笑笑,問:
    「小鄧子他們呢?」
    「夜深了,大家都困了,我叫他們都去睡覺了!」
    小燕子說:「要讓他們來侍候嗎?」
    「不必了!」
    紫薇和金瑣在忙著泡茶。
    乾隆看看桌上的琴,再凝視忙忙碌碌的紫薇:
    「剛剛是你在彈琴唱歌嗎?」
    紫薇一面泡茶,一面回頭恭敬答道:
    「是奴婢!」
    「好琴藝,好歌喉!」乾隆真心的稱讚,再仔細看紫薇。好一個標緻的女子!唇不點而
紅,眉不畫而翠,眼如秋水,目若晨星。
    紫薇捧了一杯茶,奉上。
    「這是西湖的碧螺春,聽說皇上南巡時,最愛喝碧螺春,奴婢見漱芳齋有這種茶葉,就
給皇上留下了!您試試看,奴婢已經細細的挑選過了,只留了葉心的一片,是最嫩的!」
    乾隆意外,深深看紫薇,接過茶,見碧綠清香,心中喜悅,嚼了一口。
    「好茶!」他盯著紫薇:「剛剛那首歌,你願意再唱一遍給朕聽嗎?」
    「遵旨!」
    紫薇屈了屈膝,就走到桌前,緩緩坐下,撥了撥弦,就扣弦而歌。
    乾隆專注的聽著,專注的凝視紫薇,這樣的歌聲,這樣的人!依稀彷彿,以前曾經有過
相似的畫面,這個情景,是多麼熟悉,多麼親切啊!
    紫薇唱完,對乾隆行禮:
    「奴婢獻醜了!」
    乾隆日不轉睛的看紫薇,柔聲的問:
    「誰教你的琴?誰教你的歌?」
    「是我娘……」紫薇警覺到用字不妥,更正道:
    「是奴婢的娘,教奴婢的!」
    乾隆歎口氣:
    「怪不得小燕子總是『我』來『我』去,這個『奴婢』這樣,『奴婢』那樣,確實別
扭,現在沒外人,問你什麼,直接回答吧,不用拘禮了!」
    「是!皇上!」
    「你娘現在在哪兒?怎麼會把你送進宮來當差呢?」
    「回皇上,我娘已經去世了!」紫薇黯然的說。
    「哦!那歌詞,是誰寫的?」
    「是我娘寫的!」
    「你娘,是個能詩能文的女子啊!只是,這歌詞也太蒼涼了!」乾隆感慨的說。
    紫薇見乾隆對自己輕言細語,殷殷垂詢,心裡已經被幸福漲滿了。此時,情不自禁,就
暗暗的吸了口氣,鼓起勇氣說:
    「我娘,是因為思念我爹,為我爹而寫的!」
    「哦?你爹怎麼了?」乾隆怔了怔。
    小燕子在旁邊,聽得心都跳了。她的爹啊……見了她都不認識啊!
    金瑣站在一邊,眼眶都濕了。她的爹啊……近在眼前啊!
    「我爹……」紫薇看小燕子,看金瑣,看乾隆。
    眼中來上了淚霧,努力維持聲音的平靜,依然帶著顫音:「我爹,在很久很久以前,為
了前程,就離開了我娘,一去沒消息了!」
    乾隆怔忡不已,看著紫薇,不禁憐惜。
    「原來,你也是個身世堪憐的孩子!你爹有你娘這樣盼著,也是一種福氣!後來呢?他
回去沒有?」
    紫薇低聲說:
    「沒有。我娘一直到去世,都沒有等到我爹!」
    乾隆扼腕大歎:
    「可惜啊可惜!所以,古人有詩說,『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年少夫
妻,最禁不起離別!
    當初,如果不輕言離別,就沒有一生的等待了!」
    紫薇看著乾隆,情緒複雜,思潮起伏:
    「皇上分析得極是!不過,在當時,離別也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畢竟,誰都沒有料
到,一別就是一生啊!不過,我娘臨終,對我說過幾句話,讓我印象深刻……」說著,有些
猶豫起來:「皇上大概沒有興趣聽這個!」
    「不!朕很有興趣!說吧!」
    紫薇凝視乾隆,幾乎是一字一淚了:
    「我娘說,等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想了一輩子,怨了一輩子……可是,仍然感激上
蒼,讓她有這個『可等,可恨,可想,可怨』的人!否則,生命會像一口枯井,了無生
趣!」
    乾隆撼動了。對這樣的女人。心嚮往之。
    「多麼深刻的感情,才能說出這樣一篇話!你娘這種無悔的深情,連朕都深深感動了!
你爹,辜負了一個好女子!」
    小燕子眼珠一直骨碌碌的轉著,時而看乾隆,時而看紫薇,此時,再也按捺不住,激動
的喊了出來:
    「皇阿瑪!你認為這樣的女人是不是太傻了?值得同情嗎?我聽了就生氣,等了一輩
子,還感謝上蒼,那麼,受苦就是活該!女人也太可憐,太沒出息了,一天到晚就是等等
等!對自己的幸福,都不會爭取!」乾隆對小燕子深深的看了一眼:
    「朕明白。你也想到你的娘了,是不是?你和紫薇,雖然現在境況不同,當初的遭遇,
倒是滿像的!」
    小燕子一呆,紫薇也一呆。兩個人都震動著。
    乾隆深思的看看窗外,有些愴惻起來:
    「身為男子,也有身不由己的地方!男人通常志在四方,心懷遠大,受不了拘束。所
以,留情容易,守情難!動心容易,癡心難!在江山與美人的選擇中,永遠有矛盾。男人的
心太大,要的東西大多,往往會在最後一刻,放棄了身邊的幸福。這個,你們就不懂了!朕
說得太遠了!」調回眼光,愧疚的看小燕子,憐惜的看紫薇:「好久以來,朕沒有跟人這樣
『談話』了!能和你們兩個,談到一些內心的問題,實在不容易!」注視紫薇:「紫薇,你
這樣的才氣,當個宮女,未免太委曲你了!」
    小燕子衝口而出:
    「皇阿瑪!你也收她當個『義女』吧!」
    乾隆瞪了小燕子一眼。
    「你以為收個義女是很簡單的事,是不是?說話總是不經過大腦!」
    紫薇嚇了一跳,生怕小燕子操之過急,破壞了這種難能可貴的溫馨。急忙說:
    「格格有口無心,皇上千萬千萬別誤會!紫薇能在格格身邊,做個宮女,於願已足!」
    小燕子不服氣的喊:
    「孔子不是說『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嗎?
    皇阿瑪,你把全天下和我一樣遭遇的姑娘,都收進宮來做格格好了!」
    乾隆看著小燕子,又驚又喜:
    「你居然說得出『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這種話!」
    「我寫了一百遍呀!」
    「可見,這個有用,以後再寫點別的!」
    「皇阿瑪,請饒命!」小燕子大叫。
    乾隆笑了,紫薇笑了,金瑣笑了。室內的氣氛好極了。。
    紫薇看著乾隆,心裡漲滿了孺慕之情。對乾隆微笑說:
    「皇上!您一定餓了吧!我讓金瑣去廚房給您煮點小米粥來,好不好?想吃什麼,您盡
管說!金瑣還能做點小菜!」
    「是嗎?」乾隆摸了摸自己的胃:「你不說,朕不覺得,你一說,朕才覺得真有點餓
了。」
    小燕子急忙接口:
    「皇阿瑪不說,我也不覺得,皇阿瑪一說,我也餓了!」
    金瑣笑著請安:
    「我這就去做吃的!」
    金瑣便興奮的,匆匆忙忙的奔去了。
    於是,乾隆在漱芳齋吃了消夜。
    乾隆吃飽,精神又來了,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那麼亢奮,看著紫薇說:
    「我聽小燕子說,你琴棋書畫,無一不通。」
    「格格就是這佯……皇上您知道她的,她就會誇張!」紫薇臉紅了。
    「我誇張?皇阿瑪。你已經看過她的字,聽過她的琴…」「朕還沒試過她會不會下
棋!」
    此時,小路子哈腰進門,甩袖一跪。提醒說:
    「萬歲爺,已經打過三更了!」
    乾隆一瞪眼:
    「三更又怎的,別攔了朕的興致!你去外面等著!」
    「喳!」
    結果,乾隆和紫薇一連下了四盤棋。
    第一盤,乾隆贏了,可是,只贏了半顆子。乾隆的棋力是相當好的,他簡直有些不信。
第二盤,乾隆又贏了,贏了一子半。第三盤,乾隆再度贏了,贏了一子。
    乾隆興趣盎然,瞪著不疾不徐的紫薇:
    「這樣下棋,你不是很累嗎?」
    「跟皇上下棋,一點都不累!」紫薇慌忙應道。
    「怎麼不累,你又要下棋,又要用心思,想盡辦法讓朕贏!你這樣一心兩用,怎麼不
累?可是……朕覺得很奇怪,你故意輸棋,朕不奇怪,朕奇怪的是,你用什麼方法,輸得不
著痕跡,而且就輸那麼一子半子的?」
    紫薇的臉孔,驀然緋紅。佩服無比的喊:
    「皇上!我那有故意輸棋,是您的棋下得好,您有意試我的高低,故意下得忽好忽壞,
聲東擊西,弄得我手忙腳亂,應接不暇,那裡還能顧得到輸几子!
    我拚命想,別輸得太難看就好了!」
    乾隆大笑了。
    「哈哈!看來,我們都沒有全心在下棋!現在!
    朕命令你,好好的使出全力,跟朕下一盤!不許故意輸給朕,聽到沒有?」
    「聽到了!」
    兩人又開始下棋。這樣一下,就下到天亮。最後一盤,兩人纏鬥不休,乾隆數度陷入長
考。等到一盤下完,已經是早朝的時候了。數完子,乾隆輸了,也只輸了一顆子。乾隆大
笑,推開棋子,站起身來。
    「你贏了!好好好!朕終於碰到一個敢贏朕的人!」注視紫薇,心服口服:「你這個圍
棋,也是你娘教你的嗎?」
    「我娘會一點,我有一個教我唸書的顧師傅,教了我幾年!我娘把我像兒子一樣栽
培!」
    乾隆興致高昂:
    「這棋逢敵手,酒遇知音,都是人生樂事!紫薇,朕改天再來和你下!」
    這時,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進門,——見到乾隆,全體跪落地。驚喊:
    「皇上吉祥!」
    乾隆見到四人,這才一驚。
    「什麼時辰了?」
    「已經卯時了!」
    紫薇驚呼:
    「皇上!別誤了早朝!」便回頭喊:「金瑣打水來!小鄧子,小卓子,快去皇上寢宮拿
朝服來!明月,彩霞,拿水來漱口!」
    立刻,房裡人人忙亂。
    小鄧子奔到門口,和令妃娘娘撞了個滿懷。一屋子人,紛紛行禮,喊「令妃娘娘吉
祥!」
    令妃進門,看到乾隆,呼出一大口氣。
    「皇上!可讓臣妾嚇壞了,到漱芳齋來,怎麼也不說一聲,奴才們快把整個皇宮都翻過
來了!」
    「是朕的疏忽,和紫薇下棋下得忘了時間,怎麼一晃眼,就到這個時辰了?朕的朝
服……」
    「臣妾帶來了!」善解人意的令妃,急急報朝服捧上。
    紫薇絞了帕子,給乾隆擦臉,又倒了水來,給乾隆漱口。看到朝服,就本能的接過,令
妃早就一步上前,兩人幫皇上更衣。
    一陣忙忙亂亂,乾隆總算弄整齊了出門去。令妃率眾跟隨。
    紫薇、小燕子、金瑣追到門口,屈膝喊道:
    「皇阿螞好走!」
    「奴婢恭送皇上!」
    乾隆走了幾步,又情不自禁的回頭,再深深的看了紫薇一眼。這才帶著眾人,浩浩蕩蕩
的去了。
    ----------------------------------------
  書路掃瞄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