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爾康自從和紫薇去過「幽幽谷」之後,就陷進一份強烈的渴望和濃濃的隱憂裡了。他對
紫薇的愛,像江河大浪,每天都波濤洶來,無法遏止。可是,紫薇的身份那麼特別,自己又
是身不由主的人,前途茫茫,到底該怎麼辦?他每天都在想辦法,每天幾乎都生活在煎熬
裡。他這種神思恍惚的情形,使福倫和福晉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不止一次,他們嚴重的警
告著爾康:
    「不可以!你絕對不可以和紫薇認真!你要認清一個事實!紫薇現在的地位實在太特別
了,輕不得,重不得!如果她只是一個民間女子,你們既然有情,就收在身邊,作個小妾,
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她又不是普通女子,她是龍女呀!你忍心委曲她嗎?」
    爾康背脊一挺:
    「我不會委曲她,除非鳳冠霞帔,三媒六娉,正式娶進門來。我絕不會讓她作什麼『小
妾」,除了她,我也不會容納任何女人!」
    「什麼鳳冠霞被,三媒六騁?皇上根本不知道紫薇的存在,指婚的時候,怎麼樣都指不
到紫薇身上,你如何跟她三媒六聘?正式成親?」
    「你腦筋清楚不清楚?皇上指婚的時候,你能抗旨嗎?什麼叫除了她,不要任何女人?
你已經不是孩子了,在皇上面前當差,身負重任,居然說出這麼幼稚和不負責任的話!」
    福倫和福晉,你一句,我一句,苦口婆心,要爾康「懸崖勒馬」。
    爾康知道,父母說的,都是至理名言。只是,他和紫薇,兩情相悅,兩心相許,既已相
遇,何忍分離?
    是小燕子一句話提醒了爾康。福晉一句「皇上根本不知道紫薇的存在」第二次提醒了爾
康……或者,大家千辛萬苦,說服紫薇不進宮是錯的!或者,應該讓乾隆知道有紫薇這個
人!或者,紫薇可以進宮,和小燕子一起存在……
    爾康那個朦隴的念頭,終於被一件事逼得成型了!
    爾康不知道父母到底對紫薇說了些什麼,但是,這天,爾康早朝之後回家,發現紫薇和
金瑣,不告而別了。
    在書桌上,紫薇留下一張短箋,上面寫著:
    「爾康,幾千幾萬個對不起,我走了!現在,小燕子已經塵埃落定,我的心事已了,我
也應該飄然遠去了!雖然我心裡有無數無數個捨不得,但是,也有無數無數的安慰!我住在
你家這一段日子裡,領略到我這一生從來沒有領略過的感情,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生死相
許』,什麼叫做『刻骨銘心,!我沒有白活,沒有白白認識你!感謝你對我種種種種的好,
請不要為我的離去難過!我把你對我的恩情全部帶走,把我的思念和祝福一起留下!永別
了!請代我照顧小燕子!照顧你的父母和爾泰!紫薇留。」
    爾康看完了信,臉上已經毫無血色,他的手顫抖著,信箋抖索得像秋風裡的落葉。他看
著父母,眼睛漲得血紅,終於按捺不住,對父母揮著信箋狂叫:
    「你們對她說了什麼,為什麼對這樣一個溫婉善良的女子,你們沒有有一點點同情,一
定要把她逼走,你們知道不知道,她沒有家,沒有爹娘,現在,也沒有小燕子,她什麼都沒
有,你們要她走多到那裡去?這樣短短一封信,你們知道她有多少血淚嗎?你們不在乎失去
她,也不在乎失去我嗎?」
    爾康喊完,抓著信箋,衝出房門,狂奔而去。
    接著,是一陣天翻地覆的搜尋。
    爾康去了大雜院,柳青柳紅咬定了,根本沒有見到紫薇和金瑣。隨爾康怎麼詢問,甚至
是苦苦哀求,兩人始終都是搖頭。柳青還說:
    「她不見了?她不是住在你家嗎?怎麼你不看好她?」
    爾康毫無辦法。突然發現,這個世界好大,要在這茫茫人海中,找尋紫薇和金瑣,幾乎
是不可能的!
    他也在街道上尋尋覓覓,也在市集中尋尋覓覓,也在他們去過的地方尋尋覓覓…紫薇就
是不見了。怕小燕子得到消息,會沉不住氣,又大鬧起來,他們還不敢讓小燕子知道。找了
三天,一點蹤影都沒有!
    再也沒有辦法,他和爾泰、永琪到了漱芳齋。
    小燕子一聽,急得三魂六魄,全都飛了。氣極敗不的看著爾康他們。
    「你們說紫薇走了,不見了,是什麼意思!」
    爾康一臉的憔悴,一身的疲倦:
    「我已經找了她三天三夜,一點頭緒都沒有!我現在決定要去濟南找她,但是,不知道
她在濟南的時候,到底住在哪裡?老家還有什麼親戚?你趕快把所有你知道的事都告訴
我!」
    小燕子跳腳:
    「她老家那裡還有人?你不知道她是把房子賣了來北京的?她的娘和所有的親戚,早就
斷了關係,大家都看不起她們嘛!紫薇不會回濟南的,雖然她偶而會說,找不著爹就回濟
南,那只是說說罷了!你想,她老家什麼都沒有了,她回去幹什麼?」
    「那麼,她可能去什麼地方呢?在北京,除了你以外,她還認識誰?」
    「柳青!柳紅!」
    「我發現她失蹤以後,馬上就去了大雜院!柳青柳紅都說沒有見到她!孩子們也說沒見
到!」
    小燕子臉色蒼白,神情痛楚,跺著腳,自怨自艾:
    「我就知道不能這樣過下去嘛!她一定是為了我走掉的!她要我安心呆在這裡,所以自
己走掉……我……我就知道,不能依她,我該死!」她揚起手來,就給了自己一耳光。
    爾泰急忙喊:
    「不要什麼事都怪你自己…這件事與你無關,是爾康闖的禍!」
    小燕子驚看爾康,糊里糊塗,就對爾康一凶:
    「你趕她走嗎?你為什麼這樣做?…爾康痛苦得快要死掉了。
    「我趕她走?我留她都來不及,我怎麼會趕她呢?
    為了她,功名利祿,前程爵位,我什麼都拋!天涯海角,跟她流浪去,我認了!」
    小燕子瞪著爾康,在爾康如此坦白強烈的表示下,恍然瞭解了一些事情,不禁大大的震
撼了。呆呆的看著爾康,說不出話來了。
    永琪急忙一步上前,急促的說:
    「爾康!你一向最冷靜,今天,你最不冷靜!這個漱芳齋,實在不是我們談話的地方,
容嬤嬤說不定躲在那個角落裡,等著逮我們!所以,長話短說,小燕子,你趕快告訴我們,
紫薇還可能去哪裡?如果再找不到紫薇,爾康會發瘋的!」
    小燕子呆了片刻,忽然向外就跑,一面跑,一面喊:
    「我去求令妃娘娘,我馬上跟你們出宮去!只有我,才找得到她!你們先去五阿哥那兒
等我!我馬上就來!」
    小燕子就像箭一般衝進令妃寢宮。對著令妃,就噗通一跪。喊著:
    「令妃娘娘!皇阿瑪說,如果我想出宮,只要跟你說一聲就成!我現在就想出去、你讓
我出去吧!」
    「現在?」令妃好驚愕。
    「是啊!現在天氣又好,太陽又好:我出去透透氣,馬上就回來,好不好?」
    「誰保護你?」
    「有爾康和爾泰啊!」
    令妃一怔,又是爾康爾泰,看著心急如焚的小燕子,以為自己明白了。爾康和爾泰是她
的內侄,都還沒有指婚,如果能和小燕子成親,那是再好也不過了。她心中想著,也就樂得
放行了。
    「讓小鄧子、小卓子跟著,換一身平民衣裳,不許單獨行動,不許去雜亂的地方,吃晚
飯前一定要回來!」
    「是,是,是,是……」小燕子一疊連聲,應了幾百個是,磕了好幾個頭,然後,跳起
身子,又像箭一樣的射出門外去了。
    半個時辰以後,小燕子、爾康、爾泰、永琪帶著僕從,駕著馬車,來到大雜院。
    院子裡的孩子和老人們,看到小燕子,一擁而上,別提多麼開心和意外了,幾千兒萬個
問題要問,小燕子沒有時間和他話舊,匆匆忙忙的,把柳青柳紅拉到一邊,爾康、爾泰、永
琪都圍了過來。
    小燕子便對柳青柳紅正色說:
    「柳青,柳紅!這三位是我的好朋友,哥們!和你們一樣,我跟他們已經拜了把子!自
從我離開大雜院,我發生了很多事,好幾次都差一點翹辮子,是他們三個,一次又一次的救
了我,他們對我有恩,是自己人!」
    柳青的臉色立刻僵硬起來:
    「你失蹤了這麼久,第一次回來,就是為了給我介紹朋友嗎?」
    小燕子臉一板,聲音提高了:
    「不是介紹朋友,是向你要兩個人!」說著。就對柳青柳紅一凶:「你們把紫薇和金瑣
藏到哪裡去了?」
    柳青一呆。
    「誰說我藏了她們?你好奇怪!」
    「真的沒看到她們!不知道她們在哪裡!」柳紅也說。
    小燕子一跺腳,嚷著:
    「你們是怎麼回事?不認得我是誰嗎?不記得我是誰嗎?也不記得在這大雜院裡,你們
兩個親眼看見我和紫薇結拜的嗎?她是我的妹妹呀!如果不是事關緊急,我會跑出來找你們
嗎?你們也知道,我現在待的地方,出來一趟,難得不得了!你們不要跟我打馬虎眼了,再
不告訴我,我就翻臉了!」
    柳青漲紅了臉:
    「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小燕子大怒,對柳青就一拳打去:
    「你氣死我!你如果不知道紫薇在那裡,你就是小狗!你在我面前還撒得了謊嗎?你滿
臉都寫了字,你知道!你明明知道!」她掉頭看柳紅,大聲喊:「柳紅!你們以為在幫紫薇
嗎?你們在害她呀!你要讓她哭死嗎?要讓她傷心死嗎?再不說,我一輩子不理你的了!」
    柳紅歎了口氣:
    「好了好了!我告訴你吧!你去銀杏坡,土地廟後面的山坡上,有一間小茅屋……」
    柳青跺腳,喊:
    「柳紅!你怎麼這麼沉不住氣?」
    柳紅抬頭看柳青:
    「哥!你真的要讓紫薇哭死嗎?」
    爾康、爾泰、永琪彼此一看,立刻掉頭跑向馬車。
    小茅屋順利找到了。
    大家跳下車,紛紛衝向茅屋,小燕子大喊著:
    「紫薇!紫薇!你快出來!我來找你了啊!」
    爾康已經身先眾人,衝到茅屋前,一推門,門便開了。
    房內空空如也,只有簡單的炊具,四壁蕭然,什麼人都沒有。
    爾康一呆,小燕子一呆,隨後奔來的爾泰和永琪一呆。
    「我們被騙了!這兒那裡像姑娘住的地方?」
    「就是嘛!連張床都沒有,只有稻草堆!」
    小燕子回頭,很有把握的說:
    柳紅不會騙我們,她們一定就在這附近!大家分開來找!」便大喊:「小鄧子!小卓
子!小桂子!你們都幫忙去找人!」
    幾個太監苦著臉,小鄧子問:
    「格格要找誰?高的還是矮的?胖的還是瘦的?」
    「兩個姑娘!和我一般大,長得像天仙一樣的,就對了!」小燕子說。
    三個太監應著「喳」,分頭去找。
    爾康失望的走出茅屋,站在山坡上眺望。四面一看,忽然驚覺:
    「這兒離一個地方好近……幽幽谷!」
    爾康驀然之間,衝到馬車前,解下一匹馬,飛身躍上馬背。
    「駕!駕!駕……」
    爾康一夾馬腹,馬兒如箭離弦,飛快的向前奔去。
    小燕子和眾人,目瞪口呆,紛紛大叫:
    「爾康!爾康!你去哪裡?爾康……」
    紫薇確實在幽幽谷。
    本來,只要柳青給她弄個可以住的地方,怎麼都沒想到,那麼巧!小茅屋的後面,走不
了多遠,竟然是幽幽谷!第一天住進來,百無聊賴,整天在外面走,走來走去,就發現了這
個山谷,然後,她就離不開這個山谷了。站在水邊,想著爾康,她的心已碎,魂已飛。為什
麼要相遇呢?為什麼相遇又不能相守呢?難道,母親的命運,要在自己身上重演?終身的等
待,終身的相思!卻再也見不到面了!她想著母親的歌:「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
路遙遙!盼了昨宵,又盼今朝,盼來盼去魂也消!」心裡真是千回百轉,百轉千回。
    雲淡淡,風輕輕,水盈盈。
    紫薇就這樣默默的站著,動也不動。一任雲來雲往,風來風去,花飛花落……金瑣不敢
打擾她,坐在遠遠的一角的石頭上。關心的,同情的,無奈的注視著她。
    忽然間,馬蹄聲傳來。
    紫薇被馬蹄驚動了,驀然回頭,簡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是爾康!他正騎馬奔來。她挺
立著,不能動,不能呼吸。爾康的身影,越奔越近,越奔越近,越奔越近……
    金瑣站起身來,驚喜交集,看著爾康。
    爾康奔到紫薇身邊,翻身落馬。他喘吁吁的站住,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紫薇。兩人都不說
話,就這樣癡癡對視,好久,好久。然後,爾康張開雙臂,紫薇就投進他的懷裡去了。兩人
緊緊的,緊緊的擁抱著,只覺得萬籟無聲,天地無存。世界上,只剩下他們兩個、遺世而獨
立。
    好半天,爾康才抬起頭來,看著她,恍如隔世。
    「紫薇,你好殘忍!留那樣一封信給我,寫上一句『生死相許,刻骨銘心』,再寫上一
句『永別了!』然後一走了之!你知道這對我是怎樣的打擊?你安心要我活不下去,是不
是?」
    紫薇落淚了,定定的看著爾康。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你怎麼會找到了我?」她問。
    爾康拉著她的手,緊緊的看著她。
    「這個,慢慢再告訴你!算是我們心有靈犀吧!
    現在,有一大堆人在等著我們呢!我要你一句話「什麼話?」
    「你真的要離開我嗎?你真的要走出我的生命嗎?
    真的嗎?」
    紫薇一眨也不眨的迎視著他,眼裡燃燒著一片炙熱的深情。心裡的千回百轉,百轉千
回,化成兩句最纏綿的誓言。她低低的,堅定的念了兩句詩:
    「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爾康把她重重一抱,熱烈的喊:
    「有你這樣幾句話,我們還怕什麼?命運在我們自己手裡,讓我們去創造命運吧!事在
人為啊!我會拼掉我的生命,來為我們的命運奮鬥!」
    金瑣站在一邊,流了滿臉的淚。
    小燕子等一群人,正在茅屋前面著急,找了半天,什麼人都沒有找到。
    忽然,大家聽到馬蹄答答,抬頭一看,只見紫薇和爾康並騎著馬,緩步徐行,像夢一樣
的出現。金瑣遠遠的跟在後面。
    小燕子發出一聲歡呼:
    「爾康找到她了!找到她了呀!」便揚起手帕,跳著腳大叫:「紫薇!紫薇!我在這兒
啊!」
    紫薇在馬背上,也對眾人揮手。
    永琪見雙人一騎,綠野紅駒,兩人耳鬢廝摩,衣袂翩然。不禁感動的大歎:
    「這好像一幅畫,畫的名字就叫『只羨鴛鴦不羨仙」!」
    爾泰羨慕的接口:
    「能夠這樣愛一場,痛苦一下也值得了!」
    爾康見到眾人,不好意思再慢慢騎,催馬上前。
    爾康和紫薇剛剛下馬,小燕子就衝上去。拉著紫薇的手,跳腳大罵:
    「你搞什麼鬼?好端端的鬧失蹤,要嚇死我們每一個人嗎?上次才一本正經的教訓我,
說是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你現在跑來睡小茅屋,是不是要我跟你一起來睡小茅屋?
好嘛,咱們『有稻草同睡,有茅屋同住』,我今天不回宮了!我得跟你『有難同當』!」
    永琪一聽,嚇壞了。
    「你可別陷害令妃娘娘啊!是她保你出來的!」
    「管不著了!」
    爾泰見小燕子認真的樣子,覺得有點擔心,回頭看永琪:
    「我跟你說,我們遲早會被這兩個格格,弄得天下大亂,人仰馬翻!」
    「還說什麼『遲早』,已經天下大亂,人仰馬翻了!」
    紫薇見眾人這樣勞師動眾來找她,已經不安,再聽大家這樣一說,更加不安,就對眾人
團團一揖,說道:
    「不知道會把你們鬧成這樣,還驚動了五阿哥,真是對不起!」
    小燕子氣呼呼的喊:
    「什麼『不知道』!你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會鬧成這樣!哦……」忽然拉住紫薇,身子
轉開一點點,就問:「我還沒有審你,什麼時候和爾康對上眼的,上次見面怎麼也不說一
聲……」
    紫薇見眾目睽睽,大窘,跺腳,身子一躲,臉一紅。
    「不要說了嘛!」
    這時,金瑣已經走來,見這麼多人,連忙說:
    「要不要進屋裡去坐?我去燒壺開水,給大家泡壺茶,好不好?」
    小燕子拉住金瑣。
    「算了,那個屋裡,他們也坐不下去,我們就在這草地上坐坐,算是出來郊遊吧!」
    永琪高興的說:
    「對呀!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大家可以從那個綠瓦紅牆裡,到這個有山有樹的地方來,
算我們沾了爾康和紫薇的光!今天是個大日子,離別的人能夠重逢,有緣的人能夠相聚!太
好了!真該好好慶祝一下!咱們就席地而坐吧!」便回頭大喊:「小鄧子、小卓子!小桂
子!你們把馬拉去吃草!走遠一點,不要打擾我們!知道嗎?」
    三個太監,已經很習慣這幾個主子的神神秘秘,便拉著馬,走到遠處去了。
    爾康見四野無人,正是討論大事的時候,就對大家鄭重的說:
    「我有一個大計劃要宣佈!你們大家聽好,這個主意,我已經想了很久,一直只是醞釀
著,沒有成熟,今天,我被紫薇逼得非拿主意不可了!方法是有一點冒險,但是,說不定可
以解決我們大家的困境,製造出一個全新的局面!」
    小燕子又緊張,又興奮:
    「什麼方法?快說!快說!」
    爾康就鄭重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讓紫薇進宮去!」
    大家一怔。
    「怎麼進宮?皇宮這麼容易進去嗎?」爾泰問。
    「這要看小燕子的功夫了,以前,紫薇進不了宮,見不到皇上,因為沒有門路,現在不
同,她有一個結拜的姐姐當了格格,這個格格在皇上面前很吃得開,那麼,要個宮女,總可
以吧!就算小燕子看中了我們家的一個丫頭,可不可以跟咱們要了,帶進宮裡去呢?
    這事連皇上都不必驚動,皇上日理萬機,那兒管得著宮女的事?小燕子只要去求令妃娘
娘,我再讓額娘去跟她打邊鼓!一定進得了宮!」爾康說。
    「我不懂,就算紫薇能夠進宮,目的何在?總不能跑到皇阿瑪面前去說,小燕子不是格
格,我才是格格!那豈不是坐實小燕子的欺君大罪?如果不說真相,進宮去當宮女,豈不是
又多一個人陷進宮裡?」
    爾泰問。
    「進了宮,就看紫薇的了!只要有機會接近皇上。
    紫薇不必說穿真相,只要慢慢讓皇上瞭解有她這麼一個人,見機行事!我覺得,皇上和
小燕子的父女之情已經奠定,牢不可破!如果他再發現有個紫薇,似乎更像夏雨荷的女兒,
更像自己的女兒……使他不得不喜歡,不得不親近,到了那一天,我們再把真相告訴他!我
的如意算盤是,真假格格,他都喜歡,都捨不得!說不定,他會把她們兩個,一起接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認真的思索起來。
    爾泰想了想,本能的抗拒:
    「不行!不行!你這叫做『病急亂投醫,!本來,一個小燕子在宮裡,我們已經提心吊
膽,現在,再加一個紫薇,不是更加混亂了?你的最終目的,就是要讓她門兩個各歸各位,
讓紫薇得回格格的身份,那麼,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請求皇上指婚,!你這個圈子兜得太大
了,萬一弄巧成拙,你會害了小燕子!
    我反對!這樣大自私,太危險!」
    爾泰這樣一說,紫薇立刻跳了起來。
    「爾泰說得對!我不幹!只要威脅到小燕子的事,我通通不幹!」說著,就看爾康,責
備的說:「你太自私了,本來,你最怕的就是小燕子身份被看穿,現在,你居然作這樣的提
議,你好可怕!」
    爾康大大的歎了一口氣。
    「我可怕?我自私?你們不要拚命給我加罪名,而不用大腦去想一想!你們想,紫薇會
讓小燕子危險嗎?她會拚命保護小燕子的!小燕子現在才危險,一天到晚想出宮,有了危機
不會躲,被跟蹤了也不知道!紫薇進了宮,姐妹兩個有商有量,紫薇可以做小燕子的手,小
燕子的眼睛,小燕子的頭腦,對小燕子,才是一個大大的幫助呢!我承認,我最終的目的確
實是爾泰所說的,難道,你們大家不想那樣嗎?紫薇真的不想認爹嗎?小燕子真的不想脫身
嗎?」
    幾句話說得小燕子熱血沸騰,眼睛發光,激動的嚷道:
    「我想我想!我決定了!就這麼做!」說著,就站起身來,急沖沖的喊:「我這就回
去,告訴皇阿瑪我要紫薇進宮……不過……」看著紫薇:「我當格格,要你當宮女,好像太
委曲你了,我就說,我有個妹妹。」
    「你看你!你是夏雨荷的女兒,怎麼會有妹妹呢?
    宮女就是宮女!只有宮女,進宮才容易!」永琪說。
    看著小燕子,突然對這個計劃也興奮起來:「如果真要這麼做,大家就要把細節編得清
清楚楚,天衣無縫才行!」
    「我還是反對,任何天衣無縫的故事,到了小燕子那兒,都會變得天衣有縫!」爾泰
說。
    小燕子氣得把爾泰一推,大吼著說:
    「你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這件事關係到紫薇認爹,關係到我的腦袋,關係至紫薇和爾
康能不能做夫妻……我還不知道嚴重性嗎?大家編故事吧,我就是用一個字一個字背的,我
也要把它背出來!我再也不能忍受,紫薇和大家為我而痛苦了!如果紫薇再失蹤一次,我那
個格格也做不下去!」
    紫薇看著大家,這個提議,對她確實是個大誘惑,但是,她仍然抗拒著。「不要忙!我
覺得不好,那裡不好,我也說不上來,就是覺得很危險!雖然,進宮能見到皇上,對我是一
個大大的誘惑,就算不能認爹,讓我有機會親近一下,也是好的!可是,我很怕小燕子因為
同情我,在乎我,會在一個衝動下,把真相整個抖出來,我不要!我不同意!」
    小燕子急壞了,抓著紫薇的手,拚命搖著,喊著,哀求著:
    「你不要婆婆媽媽了,如果我會抖出來,現在也會呀!想想看!這是多麼偉大的提議,
說不定我不用丟腦袋,就可以把你爹還給你!就算不行吧。有你進宮來陪著我,我夜裡作夢
都會笑!我跟你發誓,我一定都聽你的話,只要你覺得危險的事,我全體不做!
    你要說出真相的時候再說,你不說的話,我咬緊牙關,絕對絕對不說!紫薇,求求你!
同意了吧!看在結拜的分上,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嗎?與其我來跟你住茅屋,不如你
去跟我住皇宮!」
    小燕子這一篇話,可說得合情合理,婉轉動聽,又誠懇之至。紫薇的心,就大大的活動
起來。
    爾康就對紫薇積極的,誠懇的說:
    「紫薇,給你自己一個機會,也給我們兩個一線生機!我們以半年為期,如果半年之
間,狀況不能突破,小燕子就宣稱不要你了,我們就把你接回家裡去!如果,皇上真的認了
你,我們所有的難題,就迎刃而解了!」
    永琪想明白了,不住點頭,深思的說:
    「我越想,就覺得這個辦法實在不錯,目前,我們大家等於是生活在一個大謊言裡,每
天擔心著怎麼圓謊,確實不是一個長久之計!小燕子的秘密,其實隨時都有可能拆穿,危危
險險的!紫薇或者是小燕子唯一的機會!只要皇阿瑪兩個都喜歡,她們彼此又情深義重,皇
阿瑪本來就是性情中人,到時候,一定會感動!只要他感動了,大概就不會追究小燕子的欺
君大罪了!」
    一直在默默旁聽的金瑣,此時,再也按捺不住,上前激動的說:
    「小姐!你的夢想,太太的遺命,爾康少爺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啊!你還考慮什麼
呢?不過……」
    她掉頭看小燕子,鄭而重之的說:「你不能只要一個宮女,你得連我一起弄進宮去才
行!我和小姐,是絕不分開的!」
    爾泰看著大家,大叫:
    「你們通通走火入魔,全體發瘋了!不過,既然要發瘋,大家一起發吧!時間寶貴,你
們還拖拖拉拉些什麼?大家過來過來,仔細的編故事吧!」
    於是,全體的人,都聚了過去。
    就這樣,大家作了一個決定:把紫薇送進宮去!
    ----------------------------------------
  書路掃瞄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