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亮沒多久,乾隆就被侍衛和小燕子驚動了。
    乾隆帶著睡意,揉著眼睛,無法置信的看著那穿著太監衣服的小燕子。衣服大大,完全
不合身,太長的袖子,在袖口打個結,袖子裡面鼓鼓的。太寬的衣服,只得用腰帶在腰上重
重紮緊,扎得亂七八糟,拖泥帶水。臉上東一塊髒,西一塊髒,狼狽萬分。那兒像個格格,
簡直像個小乞丐。卻挺立在那兒,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乾隆驚愕得一塌糊塗。
    「什麼事,一清早就把朕吵醒?你怎麼又變成女刺客了?你簡直樂此不疲啊!這是一身
什麼打扮?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拿起侍衛交上來的那些帳鉤繩子,看得一頭霧水。「這一
堆又是什麼東西?」
    小燕子嘟著嘴,氣呼呼的答道:
    「這是『飛爪百練索』!」
    「啊?『飛爪百練索』?這還有名字呀?」乾隆更加驚異。
    「當然不是正式的啦!我臨時做的嘛!小卓子小鄧子氣死我了,跟他們說那些繩於不夠
牢,太細了,他們就是找不到粗的!害我摔下來……」
    站在一邊的令妃,忍不住插嘴問:
    「你從哪裡摔下來?」
    「牆上啊!摔得渾身都痛!還差點給那些侍衛殺了!」
    乾隆一臉的不可思議。
    「你半夜三更去翻牆?還帶了工具去?你要做什麼?」
    小燕子委屈起來。
    「我跟皇阿瑪說過了,我要到宮外去走走!可是,大家都看著我,每一道門都守了一大
堆的侍衛,我就是出不去!這皇宮是很好玩,可是,我想我的朋友了,我想紫薇,柳青,柳
紅,小豆子……我真的不能忍耐了!」
    乾隆瞪著小燕子,有些生氣了:
    「胡鬧!太胡鬧了!你現在已經封了。『格格』,不是江湖上的小混混呀!你娘怎麼教
你的?你打那兒學來這些下三濫的玩意?」看鉤子繩子:「哼!飛爪百練索!」
    令妃見乾隆生氣,急得不得了,對小燕子拚命使眼色。奈何小燕子也越來越生氣,越來
越委屈。根本不去注意令妃的眼光。
    「朕記得你娘,是個溫柔得像水一樣的女子,怎會教你一些江湖門道?你這些三腳貓的
武功,是那個師父教的?」乾隆的聲音,嚴厲起來。
    小燕子聽乾隆又問到「娘」,難免有些心虛,想想,卻代紫薇生起氣來。沒有進宮,還
不知道乾隆有多少個「老婆」,進了宮,才知道三宮六院是什麼!
    小燕子背脊一挺,完全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對乾隆一陣搶白:
    「你不要提我娘了,你幾時記得我娘?她像水還是像火,你早忘得干乾淨了f!你宮裡
有這個妃,那個妃,這個嬪,那個嬪,這個貴人,那個貴人……我娘算什麼?如果你心裡有
她,你會一走就這麼多年,把她冰在大明湖,讓她守活寡一直守到死嗎?」
    乾隆這一生,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頂撞,頓時臉色發青,一拍桌子,大怒道:
    「放肆!」
    乾隆這一拍桌子,房裡侍立的臘梅冬雪和太監,全部『噗通噗通」跪落於地,只有小燕
子仍然挺立。
    令妃急忙奔過來,推著她說:
    「快給你皇阿瑪跪下!說你錯了!」
    小燕子腦袋一昂,豁出去了。
    「錯什麼錯?反正誰生氣都要砍我的腦袋!自從我進宮以來,我就知道我的腦袋瓜子在
脖子上搖搖晃晃,遲早會掉下來!」說著,一個激動,就大聲的衝口而出:「皇阿瑪!我跟
你說實話吧!我根本不是『格格』,你就放了我吧!」
    此話一出,人人震驚。令妃嚇得花容失色,心驚膽戰,脫口就喊:一「格格!你怎麼可
以說這種話?跟你皇阿瑪鬥氣要有個分寸,畢竟不在民間,你的『阿瑪』是皇上啊!」
    誰知,小燕子答得飛快,想也不想的說:
    「我的阿瑪不是皇上,我的阿瑪根本不知道是誰?」
    乾隆瞪著小燕子,見小燕子一臉的倔強,滿眼的怒氣,一股「絕不妥協」的模樣,那份
傲氣和勇敢,竟是自己諸多兒女中,一個也不曾有的。想想,這孩子的指責,卻有她的道理
啊!他瞪著瞪著,不禁內疚起來。他歎口氣,再開口時,聲音竟無比的柔和:
    「小燕子,朕知道是朕對不起你娘,其實,朕在幾年後,又去過濟南,想去接你娘的!
但是,那次碰上孝賢皇后去世,什麼心情都沒有了!那種風月之事,也不能辦了!朕知道你
心裡,一直憋著這口氣,今天說了出來,就算脾氣發過了!『不是格格』這種嘔氣的話,以
後不許再說!朕都明白了,你娘……她怪了朕一輩子,恨了朕一輩子吧!」
    小燕子目瞪口呆,無言以答了。睜大眼睛,愣愣的看著乾隆。
    乾隆誤會這樣的眼光,是一種「默認」,心中立即充滿了柔軟、酸楚和難過。
    「老實告訴你吧,朕的眾多兒女中,沒有一個像你這樣大膽,敢公然頂撞朕!今天看在
你娘面子上,朕不跟你計較了!」便柔聲的喊:「你過來!」
    小燕子沒有上前,反而本能的一退。
    「真的跟阿瑪嘔氣嗎?」乾隆的聲音更加溫柔了,幾乎帶著歉意。
    令妃見乾隆竟如此賠小心,簡直見所未見,就把小燕子拉上前去,笑著打哈哈:
    「皇上,您瞧格格這張臉,跟小花貓似的!鬧了一夜,又翻牆,又摔跤,還差點被侍衛
殺了……在這兒等您起床,又等了好半天,難怪脾氣壞,嚇著了,又太累了嘛!」
    乾隆伸手,托起了小燕子的下巴,仔細的凝視她,深深一歎。
    「你這個壞脾氣,簡直跟朕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小燕子睜大了眼睛,注視乾隆,本來以為,被乾隆逮到,一定會受到重罰,沒料到乾隆
居然這麼溫柔!她忽然熱情奔放,張開嘴,「哇」的一聲哭了。
    「怎麼了?怎麼了?」乾隆大驚。」小燕子一伸手,攥住乾隆的衣服,這一下,真情流
露,嗚鳴咽咽的說道:
    「我從來不知道,有爹的感覺這麼好!皇阿瑪,我好害怕,你這樣待我,我真的會捨不
得離開你呀!」
    乾隆的心,被小燕子這種奔放的熱情,感動得熱烘烘的,前所未有的一種天倫之愛,竟
把他緊緊的攫住了。
    乾隆就把小燕子溫柔的擁在懷中,眼眶濕潤的說:
    「傻孩子,從今以後,你是朕心愛的還珠格格,朕也捨不得讓你離開呀!」
    小燕子聽了這樣的話,又喜又憂又感動,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片刻,乾隆拍了拍小燕子的頭,說:
    「以後想到宮外去,就大大方方的去!不要再翻牆了!咱們滿人生性豪放,女子和男人
一樣可以騎馬射箭!你想出宮,也不難!只是,換個男裝,帶著你的小卓子小鄧子一起去!
不能招搖,還要顧慮安全!」
    小燕子一聽,大喜,推開乾隆,一跪落地,「碰碰碰」磕了好幾個響頭。
    「謝謝皇阿瑪!謝謝皇阿瑪!」
    」不過,有個條件!」乾隆笑了。
    「什麼條件?」
    「過兩天,去書房跟阿哥們一起唸書!我已經告訴紀曉嵐,要他特別教教你!紀師傅學
問好得很,你好好的學!你娘沒教你詩詞歌賦,咱們把它補起來!
    紀師傅說你學得不錯,你才可以出宮!」
    小燕子臉色一僵,心又落進谷底去了。
    「啊?還要唸書啊!」她心裡叫苦不迭。當個格格,怎麼這樣麻煩!
    小燕子走出乾隆的寢宮,仍然穿著她那身太監的衣服,嘴裡唸唸有辭,一路往漱芳齋
走。「念好了書,才許我出宮,根本就是唬弄我嘛!小時候在尼姑庵,師傅教我念個三字
經,已經要了我的命,現在再念,搞不好弄個一年兩年,都念不好,那豈不是一年兩年都出
不去了?這要怎麼辦才好……」
    迎面,爾泰和永琪走了過來。
    永琪看到來了一個小太監,就招手道:
    「你給我們沏一壺茶來,放在那邊亭子裡!我和福二爺要談一談!」
    小燕子見是他們兩個,心中一樂,什麼都忘掉了,就想跟他們開個玩笑。用手遮著臉,
學著小太監,一甩袖子,哈腰行禮。
    「喳!」
    小燕子這一甩袖子,甩得太用力了,袖口的結都散開了,幾個藏在袖於裡,準備帶給紫
薇的銀錠子,就骨碌骨碌的從袖子裡滾了出來,滾了一地。另一個袖子裡的一串珍珠和金項
鏈,也稀哩嘩啦落地。小燕子急忙趴在地上撿珍珠項鏈和銀錠子。
    永琪大驚,喊道:
    「呔!你是哪一個屋裡的小賊!身上藏著這麼多的銀子和珠寶,一大清早要上哪裡
去?」
    永琪說著,就飛竄上前,伸手去抓小燕子的衣領。
    小燕子回手,就一掌對永琪劈了過去。
    永琪更驚,立刻招架,反手也對她打去。
    小燕子靈活的翻身飛躍出去,永琪也靈活的躍出,緊追不捨。
    爾泰一看,不得了,宮裡居然有內賊,還敢和五阿哥動手!就騰身而起,幾個飛竄,穩
穩的攔在小燕子面前。
    「小賊!看你還往哪裡跑?」
    小燕子抬頭,和爾泰打了一個照面,眼光一接,爾泰嚇了一跳。怎麼是小燕子?爾泰還
沒反應過來,小燕子乘他閃神之際,一腳飛踢他的面門。
    爾泰急忙應變,伸手去抓她的腳。
    她剛剛閃過爾泰,永琪已迎面打來。她想閃開永琪,奈何永琪功夫太好了、避之不及,
就被永琪拎著衣服,整個提了起來。她還來不及出聲,永琪舉起她,就想往石頭上面摜去。
    這一下,小燕子嚇得魂飛魄散,爾泰已經大喊出「五阿哥!千萬不可!那是還珠格格
啊!」
    小燕子也在空中掙扎著,揮舞著手,大喊大叫:
    「五阿哥!我認輸了!不打了!不打了!」
    永琪大驚失色,急忙鬆手。
    小燕子翻身落地,站穩了,對永琪嫣然一笑,一揖到地。
    「五阿哥好身手!上次被你射了一箭,我心裡一直不大服氣,因為我當時東藏西躲的,
完全沒有防備!所以,剛剛就想跟你鬥斗看!沒想到,差點又被你砸死,現在服氣了,以後
不敢惹你了!」
    永琪目瞪口呆,瞪著小燕子,驚愕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樣一鬧,就驚動了侍衛,大家奔來,七嘴八舌的喊:
    「怎麼?出了什麼事?又有刺客嗎?」
    爾泰大笑,對待衛們揮手。
    「去去去!沒事了!是還珠格格跟咱們鬧著玩!」
    侍衛們驚奇著,一面行禮,一面議論紛紛的散了。
    永琪目不轉睛的看著小燕子。
    「你到底要給我多少意外,多少驚奇呢?這樣的『格格』,是我一生都沒有見過的!」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小燕子:「你為什麼穿成這樣?帶著那些銀子和珠寶要幹什麼?」
    爾泰心中藏著「真假格格」的秘密,更是深深的注視著小燕子,問:
    「侍衛說,你昨天晚上,又鬧了一次刺客的把戲,真的嗎?」
    小燕子看著兩人,心中一動。壓低了聲音說:
    「你們幫我好不好?我有事要求你們!」
    「什麼事?」
    「我們到漱芳齋去談!」
    永琪和爾泰交換了一個視線,一語不發。就跟著小燕子到了漱芳齋。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慌忙迎過來,四個人都是哈欠連天,不曾睡覺的樣子。見
到永琪和爾泰,連忙行禮下跪喊「吉祥」,小燕子對這一套好厭煩,揮手對四人說:
    「你們四個,通通去睡覺!」
    四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奴才不敢睡?」
    小燕子聽了就生氣,大叫:
    「掌嘴!」
    四人就立刻左右開弓,對自己臉上打去。小燕子大驚,怎麼真打?又急喊:
    「不許掌嘴!」
    四人這才住手。
    小燕子瞪著四個人,嚴重的說。
    「跟你們說說過多少次了,這『奴才不敢,敘婢不敢,奴才該死,奴婢該死』在我這個
漱芳齋,全是忌諱,不許說的!以後誰再說,就從月俸裡扣錢!說一句,扣一錢銀子,說多
了,你們就白幹活了,什麼錢都拿不到!」
    四人傻眼了。小鄧子就一哈腰說:
    「奴才遵命」,『記下!記下!小鄧子第一個犯規,小卓子,你幫我記下!」小卓子立
即回答:
    「喳!奴……」想了起來,趕快轉口說:「小的遵命。」
    小燕子搖頭,沒轍了,揮手說:
    「都下去吧!我沒叫,就別進來。」
    「喳!」四個人全部退下了。
    永琪和爾泰看得一愣一愣的。永琪不解的問:
    「為什麼他們不能說『奴才』?」
    小燕子不以為然的對永琪瞪大眼睛,嚷著說:
    「你當『主子』已經當慣了,以為『奴才』生來就是奴才,你不知道,他們也是爹娘生
的,爹娘養的,也是爹娘捧在掌心裡長大的,只因為家裡窮,沒辦法。才被送來侍候入,夠
可憐了!還要讓他們嘴裡,不停的說『奴才這個,奴才那個』,簡直太欺負人!我不是生來
的格格,我不要這些規矩!他們說一句『奴才』,我就難過一次,我才不要讓自己一天到
晚,活在難過裡!」
    永琪和爾泰,都聽得出神了。兩人都盯著小燕子看,永琪震驚於小燕子的「平等」論,
不能不對小燕子另眼相看。這種論調,是他這個「阿哥」從來沒有聽過的,覺得新鮮極了,
小燕子說得那麼「感性」那麼「人性」,使他心裡有種嶄新的感動。爾泰知道她不是真格
格,對她的「冒充」行為,幾乎已經『定罪」。這時,看到的竟是一個熱情、天真,連「奴
才」都會愛護的格格,就覺得深深的迷惑了。
    「你說得有理!我們這種身份,讓我們生來就有優越感,以至於從來沒有考慮過別人的
感覺,確實,這對他們,是一種傷害吧!」永琪說。
    小燕子的正義感發作了,越說越氣:
    「尤其是太監們,先傷害他們的身體,再傷害他們的…他們的…,想不出來應該怎麼措
辭。
    爾泰接口:
    「再傷害他們的『尊嚴』?」
    「對!就是『尊嚴』什麼的!反正,把他們都弄糊塗了,連自己是個和我們一樣的人,
都不明白了。
    怎麼跟他們說,他們都搞不清楚!」小燕子歎口氣,臉色一正,看著二人:「言歸正
傳,你們要不要幫我?」
    「幫你做什麼?」爾泰問。
    小燕子才誠誠懇懇的看著永琪和爾泰,哀求的說:「帶我出宮去!我化裝成你們的跟班
也好,小廝也好,小太監也好……你們把我帶出去,因為皇阿瑪不許我出去!」
    永琪一愣,面有難色,看爾泰:
    「這個……好像不大好……」
    爾泰盯著小燕子:
    你要出去幹什麼呢?如果你缺什麼,告訴我,我幫你去辦!要做什麼,我也可以幫你去
做!要送個信什麼的,我幫你去送!」
    小燕子心裡急得不得了,滿屋子兜著圈子,跺腳說:
    「你們不懂,我一定要出去呀!我有一個結拜姐妹,名叫紫薇,我想她嘛!不知道她好
不好?我急都急死了,我要去見她呀!我要給她送銀子首飾去,還有一大堆的話要告訴她
呀!」
    爾泰大大一震。紫薇!結拜姐妹!原來,她的心裡,還是有這個夏紫薇的!
    當天,爾泰就把小燕子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紫薇和爾康。
    「她說她想我?有一大堆話要告訴我?」紫薇震動的喊。
    「是!而且為了要出宮,昨天夜裡去翻圍牆,差點又被當成刺客殺掉了!連皇上都給驚
動了!」
    「你有沒有告訴他,夏姑娘在我們家呢?」爾康急急問爾泰。
    「我當然沒說,沒跟你們商量好,我怎麼敢洩露天機呢?不過,隨我怎麼看,隨我怎麼
研究,我都沒辦法相信,還珠格格是個騙子,是個很有心機的人!
    她看來天真得不得了!」
    金瑣忍不住插口了:
    「兩位少爺不知道,她騙人的功夫老到家了,當初我們也著了她的道兒,她在北京好多
地方,都設過騙局,反正騙死人不償命!」
    「金瑣!你別插嘴!」紫薇回頭叱責著。
    金瑣不說話了。爾康凝視紫薇,沉思著問:
    「你要不要見她一面呢?」
    「見得到嗎?怎麼見呢?」紫薇屏息的問。
    「有兩個辦法。一個是,你混進宮去!一個是,她混出宮來!」
    「可能嗎?」紫薇眼睛一亮。
    「只要安排得好,當然可能!額娘隨時可以進宮,我們把你扮成丫頭,跟額娘一起進
宮,到了宮裡,必須靠五阿哥裡應外合……」爾康轉眼看爾泰:「恐怕我們瞞不了五阿哥!
你得把這件事告訴他。」
    「這辦法好像有點冒險!宮裡的人大多了,眼線大多了!還珠格格出了不少的事,現在
宮裡對她都很注意……尤其皇后,等著要抓她的小辮子!我和五阿哥,今天在她那兒坐了
坐,我們都怕會被人一狀告到皇后面前,說她行為不檢呢。」
    「我們用第二個辦法!照她所要求的,把她打扮成小太監,帶出宮來吧!這也需要五阿
哥幫忙才行。帶出來之後,還得送回去!」爾康積極的說。
    「我們信得過五阿哥,他一定不會洩露機密的!」
    「夏姑娘……」爾康再度凝視紫薇。
    「能不能請你們不要叫我『夏姑娘』,如果不見外,就叫我紫薇吧!」
    『行!那麼,你也不要公於少爺的喊,叫我爾康,叫他爾泰吧。」
    「好,」紫薇注視爾康:「你剛剛要說什麼?」
    「你要心裡有個譜!不管小燕子是怎麼做到的,她確實做到了!她已經讓皇上心服口
服,認了她,還非常寵愛她!昨夜她在皇宮裡翻牆,皇上都不肯追究,你就知道她的能耐
了!可是,如果皇上發現她是假格格,以皇家律例,她是死罪一條!你,真想置她於死地
嗎?」
    紫薇心裡一酸,尋思片刻,坦白而真誠的說:
    「小燕子和我是結拜過的,她是我的姐姐!在結拜的時候,我就誠心誠意的向皇天后土
稟告過,將來無論我們兩個的遭遇如何,我一定對她「不離不棄」!
    現在,她頂替了我的地位,當了格格,我雖然懊惱生氣,可是,她還是我的姐姐!如
果,為了要證明我自己的身份,而把她置於死地,我是絕對絕對不願意的!我現在想見她一
面,主要是想弄清楚,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這個疙瘩卡在我心裡,我是坐立不安,只要她
給我一個解釋,讓我瞭解真相,我就回濟南去,當一輩子的夏紫薇!」
    這一篇話,使爾康深深的感動了,他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紫薇,一歎:
    「那……你也不必回濟南,人生的際遇,有時是很奇怪的。老天或者有它的安排,也說
不定!」
    紫薇一怔,凝視爾康,爾康的炯炯雙眸,也正灼灼然的看著她。兩人目光相接,都有著
深深的震動。
    「那麼,讓我和阿瑪再研究一下,和爾泰再部署一下,你相信我,我一定盡快安排你和
小燕子見面!」
    爾康說。
    紫薇感激不已,期待得心跳都加速了。
    「我先謝謝你了!」
    於是,這天下午,永琪和爾泰結伴來到漱芳齋,兩人的神色都非常嚴肅,一進門,永琪
就把自己貼身的太監小順子、小佳子都安排在院子外面。又極其慎重的叫來小鄧子、小卓
子、明月、彩霞,讓他們全體分站在門外把風。兩人這才走進大廳,把窗窗門門一一關好。
小燕子困惑的看著他們,等到爾泰一說出紫蔽的下落,她才驚叫起來,激動無比的喊:
    「你說,紫薇住在你家裡?我所有的故事你都知道了,你唬我吧?真的還是假的?」她
轉頭看永琪:
    「五阿哥!你也知道了?」
    永琪急忙制止她:
    「你聲音小一點!這是何等大事,你還在這裡嚷嚷!你真的不要命了嗎?是的,我也知
道了!爾泰把什麼都告訴我了,現在這兒沒有外人,我和爾泰要你一句真話,你坦白告訴
我,你到底是不是格格?」
    小燕子狐疑的看永琪和爾泰,不敢說話。
    「你可以完全信任我們,如果我要跟你作對,我就不會來問你了!直接把紫薇送到皇上
面前去就好了!」爾泰著急的說。
    小燕子聽到紫催蔽的名字,一顆心就全懸在紫薇身上了。急切的問:
    「紫薇好嗎?她罵我嗎?,恨我嗎?」
    「她怎麼會好?那天在街上看著你遊行她追在後面喊,被侍衛打得半死,幸好我哥把她
救進府裡進了府到現在,每天都精神恍惚,眼淚汪汪的!」爾泰說。
    小燕子眼圈一紅,咬著嘴唇,忍住眼淚。
    「那……。她一定恨死我了!」
    「她說,只想見你一面,聽你親自告訴她,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她還說,就算你騙
了她,你還是她結拜的姐姐!」
    小燕子這一下把持不住了,頓時間,眼淚啼哩嘩啦的滾滾而下。
    「我不是存心的!我不是存心的……」她哭著說:
    永琪不相信的瞪著她:
    「難道她的故事是真的?你不是格格,她才是?」
    小燕子淚眼汪汪,拚命點頭。
    永琪、爾泰都睜大了眼睛。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燕子急急解釋:「當時我被一箭射傷,病得昏昏沉沉,皇阿
瑪看了我身上的東西,不知怎麼就認定我是格格了。等我醒來,皇阿瑪對我好溫柔,問這
個,問那個,我就有些迷迷糊糊起來……然後,一屋子的人過來跟我跪下,大喊『格格千歲
千千歲!』我就昏了頭了!」
    永琪腳下一個踉蹌,臉色蒼白。
    「天啊!你怎麼能昏頭呢?這是要誅九族的欺君大罪啊!」
    「我沒有九族,我只有一個人,一個腦袋……」
    永琪跺腳。
    「這個腦袋已經快保不住了!」便心慌意亂的看爾泰:「你說要怎麼辦?這事是絕對不
能說穿的!」
    永琪臉色那麼蒼白,爾泰的臉色就也蒼白起來。
    「或者,我們可以說服紫薇,讓她放棄身份,將錯就錯,回濟南去……」
    「她會肯嗚?她不是路遠迢迢到京裡來,就為了找皇阿瑪嗎?」永琪瞪著小燕子。「這
樣吧!我們掩護你溜出宮去,出了宮,就不要回來了!我給你安排幾個高手,保護著你,你
連夜逃走吧!」
    「你別糊塗了!」爾泰著急的說:「這是什麼爛主意?那怎麼成!宮裡丟了一個格格,
多少人要倒媚!
    你和我,也脫不了干係!」
    小燕子見永琪和爾泰神色緊張倉皇,這才知道事態嚴重。
    「難道…皇阿瑪真的會砍我的頭」她不由自主的放低了聲音,不相信的間。
    爾泰和永琪不約而同的,嚴重的點頭。
    「皇阿瑪對我這麼好,他怎麼捨得殺我?」她還是不信。;「他對你好,是因為他相信
了你的故事,以為你是他的骨肉!如果他知道你騙了他,他氣你恨你都來不及,還會原諒你
嗎?」永琪說:「你對於我們王室的事,瞭解得也大少了!」
    小燕子這才急了。
    「那……我們還等什麼?我這就去換衣裳,你們帶著我,馬上逃走吧。」小燕子說著,
就往寢室裡衝去。
    爾泰急忙拉住她。
    「你不要說是風,就是雨,爾泰說得對,這樣做不行的,何況什麼都沒安排……」永琪
話說到一半,外面,忽然傳來小順子、小桂子、小卓子、小鄧子……他們緊張而大聲的通
報,一進一進的喊進來。
    「皇后娘娘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永琪、爾泰、小燕子全都倏然變色。
    ----------------------------------------
  書路掃瞄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