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在「冊封」之前,小燕子還有一關要通過。
    這天,小燕子被帶到「承乾」宮,來見乾隆和皇后。令妃陪著她。
    乾隆的這位皇后,姓烏喇那拉氏,是乾隆的第二個皇后。乾隆第一個皇后「孝賢皇
後』,為人謙和,人人喜歡,長得非常美麗,和乾隆伉儷情深。可惜不長壽,在乾隆十三年
死了。乾隆傷心得不得了,作了很多的詩來悼念她。在他的內心,沒有人再能繼任「皇后」
的位子。但是,六宮不能沒有統攝,在太后的示意下,立了現在這個皇后。固為有「孝賢皇
後」在前,大家都會把兩個皇后作一番比較,烏喇那拉氏就輸給孝賢皇后了。乾隆自己對這
個皇后,也有很多不滿意。既不像對孝賢皇后那麼「敬愛」,也不像對令妃那樣「寵愛」,
所以,這個皇后是很失意很落寞的。為了要證明自己聰明能幹,她事事要強;為了皇后的尊
嚴,她經常聲色俱厲。在她心裡。確實有很多的不平衡。這些不平衡,把她變成了一個尖銳
而難纏的人物。
    小燕子對這些一無所知。走進大廳,就看到乾隆和皇后了。
    乾隆和皇后端坐在桌前,乾隆面帶微笑,皇后卻非常嚴肅。小燕子一見到皇后,心裡就
七上八下,充滿不安。她知道,如果說她在宮裡有什麼敵人,那就是這個皇后了。她硬著頭
皮上前,胡亂的屈了屈膝。
    問:
    「你們叫我?」
    皇后臉一板,看了令妃一眼。
    「這像話嗎?」就銳利的盯著小燕子問:「你到現在,連『請安問好』都不會嗎?見了
皇上皇后,居然用『你們』兩個字?」
    小燕子一呆。
    「那……不是『你們』,是什麼?」
    乾隆急忙打哈哈:
    「慢慢教,慢慢教!」他看了令妃一眼,眼光卻是柔和的。「你累一點,一樣樣跟她說
明白!」
    「是!」令妃應著。
    「小燕子!你坐下!」乾隆說。
    早有宮女搬了一張小凳子過來,讓小燕子坐下。
    乾隆就和顏悅色的說:
    「今天,朕和皇后叫你過來,是因為關於你的身世,還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你說
說清楚!這些疑問弄清楚了,你就是朕的,還珠格格了!」
    小燕子的心猛的一沉,睜大眼睛看著乾隆。疑問?弄弄清楚?這些「疑問」弄清楚了,
管他什麼「還珠格格」「送珠格格」,我都不是了!這怎麼辦?
    或者,乾脆招了!把真相說出來算了!她心裡想著;眼珠轉來轉去,正好接觸到皇后的
眼光,那眼光不懷好意的瞪著她,似乎在說:「看我揪出你的狐狸尾巴來!看你的腦袋還保
得住保不住!」小燕子的心,「砰」的一聲,幾乎跳出喉嚨口。我才不要被你逮住!
    我一定一定不能被你逮住!她嚥了一口口水,看著乾隆:一「是!皇阿瑪儘管問!」
    「你娘有沒有告訴你,朕和她,是怎麼認識的?」
    乾隆柔聲問。
    小燕子神色一鬆,慌忙說:
    「有啊!她說,皇阿瑪為了躲雨,去她那兒『小坐』,後來,雨停了,皇阿瑪也不想走
了!『小坐』就變成『小住』了!後來……」
    乾隆震動了,在兩位后妃面前,「提起往年韻事,也略有一些尷尬。就忙著打岔,掩飾
的咳了一聲:
    「正是這樣,避雨,避雨。沒錯!」
    皇后的臉色很不好看。
    「小燕子,你是什麼時候離開濟南的?什麼時候到北京的?」皇后問。
    小燕子轉動眼珠,算著紫薇的日子:
    「去年八月我從濟南動身,今年二月才走到北京。」
    「哦?這麼說,你到北京只有短短的幾個月,你怎麼講著一口道地的京片子?聽不出一
點兒山東口音?」皇后問得敏銳。
    小燕子答得機警:
    「皇后,你不明白,我娘從小就給我請了一位老師,教我說北京話,我到現在才知道我
娘為什麼要這樣做!原來,她早已知道,我可能有一天,要到北京來,要說北京話!」
    乾隆好感動,頻頻點頭。
    令妃長長一歎,同情的接口說:
    「真是用心良苦啊!」
    皇后陰沉的瞪了令妃一眼,再銳利的轉向小燕於。
    「原來如此!那麼,你總不至於不會家鄉話吧!
    說幾句山東話,給我們聽聽!」
    小燕子愣了愣,心裡一陣竊喜。要考我山東話有什麼問題?柳青柳紅都是山東人呀!賣
藝的時候,我還常常裝成山東人呢!想著,便臉色一正,用山東腔拉長聲音叫賣起來:
    「包干,饅頭,豆沙包……又香又大的包干,饅頭,豆沙包……熱呼呼的包干,饅頭,
豆沙包……」
    宮女們拚命忍住笑。
    乾隆和令妃對看,有些啼笑皆非。
    皇后聽得眼睛都張大了。
    「好了好了,說點別的!」皇后打斷了她。
    「別的?」小燕子想了想,就用山東話流利的說了起來:「在下小燕子,山東人氏。我
為了尋親來到貴寶地,不料爹沒找到,我又生了一場大病,差點送掉小命!身上的錢,全體
用完,因此斗膽獻醜,在這兒表演一點拳腳功夫給大家看看!希望北京的老爺少爺,姑娘大
嬸,發發慈悲,有錢出錢。讓我籌到回鄉的路費,各位的大恩大德,小燕子來生做牛做馬,
報答各位!」
    皇后皺著眉頭:
    「這詞兒真新鮮!講得也挺溜!」
    「我練過好多次了!」小燕子一得意,衝口而出。
    皇后立即問:
    「練這個做什麼?」
    小燕子吃了一驚,張大眼睛,飛快的轉著念頭。
    「如果再找不著爹,我身上又沒錢,只好去街頭賣藝了!」她說。
    乾隆聽得心酸極了。令妃也是一臉的憐惜。只有皇后,越聽越疑惑。
    「你還會一點拳腳功夫?你娘居然教你這個?」
    小燕子撒謊本來就是一個「專家」,這會兒已經不怕了,越說越溜:
    「是啊!我娘說,姑娘家不學一點功夫,容易被人欺負,要我學拳腳,可惜我不用功,
什麼都沒學好。」
    皇后冷冷的看著小燕子,有力的說:
    「你娘這樣栽培你,你的學問一定挺好!你的皇阿瑪能文能武,詩詞歌賦樣樣強,想必
你也學了詩詞歌賦!背兩首詩來聽聽吧!」
    小燕子嚇了一大跳,這才覺得問題來了,她看看皇后,又看看乾隆,有些慌了。
    「我娘沒教我作詩……」她結舌的,吞吞吐吐。
    皇后陡的提高聲音:
    「這就怪了!你娘教你說北京話,教你拳腳功夫,不教你作詩?那麼,四書五經總讀過
吧?」
    「什麼書什麼經」她想了起來,眼睛一亮:「我會背幾句『三字經」「還有呢?總不會
只有三字經吧?」
    小燕子額上冒汗了,發現這個皇后實在很難纏。
    心裡一急,撒賴的功夫就出來了。背脊一挺,老羞成怒的,豁出去的喊了起來:
    「我是沒有什麼學問,也沒念過多少書!皇后這樣審我,是不是皇阿瑪不要認我了?不
認就算了嘛!
    用不著考我!」
    皇后又驚又怒:
    「皇上!您看她這是什麼態度?難道我問問她都不行嗎?」
    乾隆早已認定了小燕子,一句「避雨」,又說中了乾隆往事,他心裡,再也沒有懷疑,
只有憐惜。看到小燕子被皇后逼得手足無措,更是心有不忍。他全心向著小燕子,代她著
急,還來不及說什麼,小燕子已經大聲接了口:
    「我娘,她就是很奇怪嘛!她教我這個,教我那個,就沒有好好的教我做學問!她說,
姑娘家學那麼多幹什麼?她現在已經死了,我也沒辦法問她為什麼?反正,我也弄不清楚,
我也不明白……你再問,我還是不明白……」
    乾隆聽到這裡,心中酸楚,揣測著雨荷的心態,再也按捺不住,面色淒然的說:
    「你不明白,朕明白!」
    小燕子吃了一驚,眼睛睜得好大,我都不明白,你居然明白?她愕然的問:
    「阿?皇阿瑪明白?」
    乾隆重重的一點頭。
    「是,朕什麼都瞭解了!」他歎了口氣:「唉!你娘是個真正的才女呀!詩詞歌賦,琴
棋書畫,樣樣都行!當初,就是她的才氣讓朕動了心,可是,卻讓她付出了整個的一生!她
的怨,是這麼深刻,她不要你再像她一樣……唉!女子無才便是德,真是用心良苦呀!」
    小燕子喉嚨裡咕嘟一聲,嚥了一口口水,如釋重負。
    皇后疑惑極了,卻抓不著把柄。
    「那麼,小燕子、你娘臨終,是怎樣對你說的?
    除了交給你的兩件信物以外,還有什麼『夜半無人私語時』的話嗎?」
    「夜半什麼?半夜什麼……」小燕子頭昏腦脹:
    「半夜沒人的時候,我娘就死啦!」她哀怨的看乾隆:
    「皇阿瑪,我可不可以不說我娘臨死的事?我……我…我……」聲音顫抖著,一半由於
害怕,一半由於技窮。
    令妃看看小燕子,再看乾隆,委婉的插嘴了:
    「皇上!咱們別問了吧!這不是很殘忍嗎?您瞧,小燕子已經快哭了,何必再折磨這孩
子呢?她才十八歲,已經受過這麼多痛苦了,好不容易,冒著生命危險,從鬼門關轉了一
圈,才找著了親爹,現在,咱們還她一件一件的說,一件一件的回憶,不是讓她再痛一次,
難道她的傷口還不夠多、不夠深嗎?」
    乾隆早已心痛極了,令妃的字字句句,更是敲進他的心坎裡,立刻大聲說:「小燕子,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朕已經完完全全的相信了你,肯定了你!再也沒有絲毫的懷疑!從今以
後,誰都不許再盤問你什麼,你就是朕失而復得的『還珠格格』!」就回頭喊:「令妃!」
    「臣妾在!」令妃大聲應著。
    「你幫朕好好的教她!」
    「臣妾遵命!十天之內,一定給您一個儀態萬千的格格!」令妃答得有力,充滿信心,
面有得色。
    皇后對令妃恨得牙癢癢,對小燕子一肚子狐疑,她知道,這個來歷不明的小燕子疑竇重
重,絕對絕對有問題!但是,在乾隆的百般庇護和自圓其說下,她卻充滿了無可奈何。
    小燕子知道過關了,好生得意。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忍不住勝利的掃了皇后一眼。
    十天以後,令妃帶著宮女們,細心的把小燕子打扮成一個「格格」。
    梳好了頭,釵環首飾,一件件的插上髮際,再把那頂綴著大紅花的「格格」頭,給她戴
好。耳環珠釵,一一上身。當然免不了畫眉染唇,胭脂水粉。最後,是那雙「花盆底」鞋,
代替了平底的繡花鞋,穿上了小燕子的腳。
    小燕子被動的坐著,已經很不耐煩。但是,臘梅冬雪她們忙得不亦樂乎。令妃跑前跑
後,不住的拿來這個,又拿來那個,拚命往小燕子頭上身上戴去。人家一番好意,她只得勉
為其難的忍耐著。
    終於,令妃滿意了,站在她面前,左打量,右打量。
    「真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樣一打扮,才真是一位格格了!鏡子!」
    冬雪捧了鏡子,送到小燕子面前。
    小燕子對著鏡子一看。這一驚非同小可,大叫一聲,整個人直跳了起來。
    「哇!這怎麼可能會是我?」
    冬雪嚇得鏡於差點落地,幸好一手接注。
    正給小燕子上胭脂的臘梅,運氣沒那麼好,嚇得手一鬆,胭脂盒墜地。
    「奴婢該死!」臘梅急忙跪下。
    小燕子伸手去拉臘梅,真受不了大家動不動就下跪!
    「不是你該死,是我這樣打扮太奇怪了,不行不行……」她抓起桌上的帕子,就去擦著
臉孔。「太紅了,簡直像猴兒屁股!」
    令妃急忙拉住小燕子的手,又急又好笑,阻止著小燕子:
    「別動別動!你看那一位格格,不是這樣打扮,連我身邊的七格格和九格格,也是這樣
的!待會兒皇上要來,你就規矩一點,給皇上看看你的格格樣子!」
    說著,又俯身在小燕子耳邊說:「還有,這『屁股』兩個字,身為格格,是不能說
的。」
    小燕子掀眉瞪眼,衝口而出:
    「難道『格格』就沒有『屁股」?皇阿瑪還不是要用『屁股』坐。」
    臘梅冬雪和宮女們掩著嘴,拚命要忍住笑。
    令妃啼笑皆非。
    「怎麼規矩那麼多!煩都煩死了!哦…」想了起來:「這『死』字格格也不能說……可
是宮女們動不動就說『奴才該死」,真是奇怪?她動了動手腳,臉拉得比馬還長:「你們在
我身上,塗了太多東西,這個頭就有幾斤重,這不是打扮,這是受罪嘛………
    說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想走動,一抬腳,差點摔跤,慌忙扶住桌沿,顫巍巍的站
著。「頭上有高帽子,腳下有高鞋子……這比練把式還難!」
    小燕子的議論還沒發完,門外太監們的聲音,已經一路嚷來:
    「皇上駕到,皇后駕到!」
    令妃一凜,急忙走出去迎接。
    「臣妾恭請皇上吉祥。皇后吉祥。」
    乾隆笑著扶起了令妃,說道:
    「皇后特別要來看看你調教的成績。小燕子怎樣?
    這規矩都學會了沒有?」
    令妃笑笑,朝裡屋看看,心裡實在有點不放心。
    乾隆已經和皇后走了進去。宮女太監立刻趴了一地,大喊著:「皇上吉祥!皇后吉
祥!」小燕子像個雕刻一樣,直挺挺站在那兒,動也不敢動。令妃急忙喊:
    「格格,還不快向皇阿瑪。皇后娘娘行禮!」
    小燕子聽見令妃的吩咐,有些尷尬苦笑。那個『花盆底」,弄得她連站都站不穩,還行
什麼禮?她心裡直叫苦,眼看乾隆和皇后盯著自己,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學著滿人敬禮
的方式,帕子一揮,嘴裡喊著:
    「是!皇阿瑪吉祥,皇后娘娘吉祥……哎呀!」
    小燕子兩手往腰間一插,正要屈膝時,因為雙手離開桌面,驟然失去了重心,一個無法
平衡,話還沒說完,人已整個的趴在地上了。
    乾隆驚愕得瞪大了眼睛。
    皇后掩口而笑。幸災樂禍的說:
    「這個禮,也行得太大了!」便瞟了令妃一眼,不滿的問:「連個『請安』都還沒教好
嗎?那……『走路』會嗎?」
    令妃又慌又窘,上前扶起小燕子。慚愧的低下頭去。
    「是臣妾調教無方………
    令妃話未說完,小燕子已經從地上一躍而起,穩住身子,傲然的說:
    「別怪令妃娘娘了,她已經教過幾百遍了,誰會連『走路』都不會呢?讓我走幾步給你
們看看!」
    小燕子一面說,一面往前就「走」,這次有了防備,把練武的一套都搬出來了,腳不沾
塵的,飛掠過乾隆和皇后的面前。竟然穿房而過,竄到外間去了。
    乾隆和皇后錯愕間,小燕子又飛掠而回,「刷」的一聲閃了過來,一個大轉身,穩穩的
站在乾隆和皇后的面前。
    「這是表演功夫,還是怎麼的?」皇后驚得目瞪口呆。
    乾隆驚愕之餘,卻哈哈大笑起來了。
    「怪不得你的名字叫『小燕子」,原來走起路來,是用飛的,飛過去,又飛回來,真是
一隻小燕子呀!哈哈!哈哈!」
    乾隆這樣一樂,眾人如釋重負,全都配合著笑。
    只有皇后,一臉的不以為然。
    「既然已經冊封為「還珠格格』,這種種規矩,還是要學會!總不能見了王公大臣,也
是這樣『飛過去,飛過來』吧?」
    「臣妾知罪,一定加緊訓練。」令妃說。
    乾隆不大高興了,對皇后皺皺眉:
    「你也太嚴肅了一點,小燕子來自民間,不能用宮中規矩,要求大多!」
    「皇上這話錯了,小燕子已經貴為格格,馬上就要讓百官參拜,還要遊行到天壇祭天,
去雍和宮酬神,那麼多的場面,如果她有一些失態,豈不是讓皇上丟臉嗎?」皇后義正辭
嚴。
    乾隆愣了愣,臉色不大好。
    「小燕子急忙一甩帕子,穩穩的請下安去,這次,卻得絲毫不錯。
    「皇阿瑪不用操心,皇后娘娘也不用著急,我一定盡快學會規矩,不讓皇阿瑪丟臉。」
    乾隆一怔,又忍不住笑了,憐愛備至的看著小燕「好一個『還珠格格』,真是冰雪聰明
呀!」說著,就看令妃。「朕已經把漱芳齋賜給小燕子住!明兒起,她不必擠在你這兒,可
以讓她『自立門戶』了。」
    這下,輪到皇后的臉色不好看了。
    「漱芳齋」是宮裡的一個小院落,有大廳,有臥室、有餐廳廚房,自成一個獨立的家居
環境。在宮裡,每個宮都有名字,皇后住的是「坤寧宮」,令妃的是「延德宮」,永琪住的
是「景陽宮』,乾隆住的是承乾宮。另外還有「鐘粹宮」、「永和宮」、「永宮、「詡坤
宮」……和許多小燕子叫不出名字,也認不得字的宮,裡面住著乾隆的眾多妃嬪和阿哥們,
格格們。
    小燕子搬進了「漱芳齋」,才知道自己不再是一「附屬品」了。隨著她的搬遷,明月、
彩霞兩個宮女就跟了她。小鄧子,小卓子兩個太監也跟了她。小卓子本來不姓卓,姓杜。小
燕子一聽他自稱為「小杜子」,就笑得岔了氣。…「什麼小肚子,還小腸子呢!」於是,把
他改成了小卓子。因為既然有個「小凳子」不妨再配個「小桌於」。小杜子有點不願意,小
鄧子拍著他的肩說:
    「格格說你是小卓子,你就是小卓子,你爹把你送進宮來,還指望你『傳宗接代』
嗎?』l於是,小卓子就磕下頭去,大聲「謝恩」。
    「小卓子謝格格賜姓!」
    這樣,這個「漱芳齋』就很成氣候了。再加上廚房裡的嬤嬤,打掃的宮女太監們,這兒
嚴然是個『大家庭」了。然後,乾隆的賞賜,就一件件的抬了進來。珍珠十串,玉如意一
支,玉釵十二件,珍玩二十件,文房四寶一套;珊瑚兩件,金銀珠寶兩箱,銀錠子一百
兩……看得小燕子眼花撩亂,整個人都傻住了。
    「哇!這麼多金銀珠寶,以後再也不用去街頭賣藝了……夠大雜院裡大家過好幾輩
子!」小燕子想著,就心癢難搔了。「怎樣能出宮一趟才好!怎樣能把這些東西送去給紫薇
才好!」
    小燕子想著想著,就像害了相思病一樣,想起紫蔽來。紫薇,紫薇,我要怎樣才能讓你
明白,這整個事情的經過?我要怎樣才能把格格還給你呢?午夜夢迴,夜靜更深的時候,小
燕子也會被「自責」折磨得失眠了。看著那櫛比鱗次的屋簷,聽著一聲聲的更鼓,她好想好
想大雜院啊!
    當乾隆來到「漱芳齋」,對小燕子關懷的問:
    「這房子還滿意嗎?能住嗎?」
    小燕子挑起眉毛,誇張的喊:
    「能住嗎?住起來真有點困難呢!」同來的令妃嚇了一跳,急忙問:
    「怎麼?缺什麼嗎?我趕快叫人給你辦!」
    「就因為什麼都不缺,才奇怪呢!睡在這樣的房子裡,想著大雜院……我是說,想著許
多我進宮以前的朋友,我就睡不著了。」
    乾隆深深的著著小燕子。
    「你進宮以前,還有很多朋友嗎?」
    「那可不!」
    乾隆點點頭。
    「等朕有時間的時候,應該跟你好好的談一談。」
    便憐愛的問:「還有什麼需要沒有?你儘管說!」
    「小燕子對著乾隆,「碰咚」一跪。哀求的喊著:
    「皇阿瑪!」
    「怎麼?怎麼?有什麼不稱心的嗎?」乾隆著急的問。
    「我想到宮外走走!」
    「宮外」乾隆怔了怔。「你想出宮,並不是不可以!但是,最近這段日子還不行,你有
那麼多禮節規矩還沒學會,何況,馬上要帶你去祭天酬神了,那可是一個大日子……」想了
起來,對小燕子安慰的笑著:「對了,那天你就到宮外了!被大轎子抬著,從皇宮一路抬至
天壇去!會很熱鬧的!你就忍耐兩天吧。」
    那天真的是個大日子。
    在旗幟飄飄下,儀仗隊奏著鼓樂,馬隊迤邐向前。
    街道兩旁,萬頭鑽動,大家爭先恐後的擁擠著,要爭睹皇上和格格的風采。」乾隆盛
裝,坐在一頂龍輿內,在永琪及其他阿哥貝子們的簇擁下,威武的前行。乾隆拉開轎簾,不
住對夾道歡呼的民眾揮手。
    小燕子真是神氣極了,穿著滿清格格的盛裝,坐在一頂十多人所抬的大轎上,四周有侍
衛保護和大臣簇擁,沿街緩緩行進。小燕子在如此壯觀的遊行中,不免得意洋洋,把轎簾全
部拉開,恨不得連腦袋都伸到窗外去,不住的對群眾揮手示意。
    群眾們你推我擠,叫著,嚷著,人人興奮著。大家的歡呼不斷,吼聲震天: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格格千歲千歲千干歲!」
    一路有群眾匍匐於地。
    小燕子聽到群眾這樣的歡呼,激動得一塌糊塗她是小燕子呀!以前。走在街上,沒有幾
個人會對她正眼相看,現在,竟然人人對她歡呼!她太感動了,太震懾了,大興奮了!多麼
可愛的人群啊!她恨不得跳下轎子,去擁抱那些群眾,去跟他們一起歡呼。
    小燕子陶醉在人群的叩拜和歡呼裡,完全沒有發現,紫薇、金瑣、柳青、柳紅也擠在人
群裡觀望。紫蔽瞪著那頂金碧輝煌的轎子,瞪著那個掀開轎簾,珠圍翠繞的「格格」,震驚
得目瞪口呆。
    金瑣扶著紫薇,眼珠都快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她搖著紫薇,不相信的喊著:
    「小姐!小姐!你看,那是小燕子呀!坐在轎子裡的是小燕子呀!她成了格格了!是不
是?是不是?」
    紫薇瞪著小燕子,整個人都嚇傻了。不不!這不可能!小燕子不會這樣對我!
    柳青看著轎子,忍不住大跳大叫起來:
    「小燕子!小燕子!那是小燕子呀!」
    柳紅也揮著帕子大叫:
    「小燕子!小燕子!看這邊呀……你怎麼會變成格格呢?」
    小燕子什麼都沒有聽到,外面的人群大多,人聲鼎沸;各種歡呼,各種議論,早把紫薇
的聲音淹沒了。在那黑壓壓的人群中,紫薇他們四個,像是四粒沙塵,那麼渺小而不起眼。
小燕子坐在轎子中,在轎夫的晃動下,在樂隊的吹奏中,幾乎要手舞足蹈了。
    她很忙,忙著笑,忙著對群眾不停的揮手。
    群眾們繼續高喊著:「恭祝皇上萬歲萬萬歲!恭祝還珠格格千歲千千歲!」
    「還珠格格!還珠格格?」紫薇這才大夢初醒般,震動的低喊著。
    柳青急忙問一位群眾:
    「什麼是還珠格格?」
    群眾立刻七嘴八舌的接了口:
    「你還不知道嗎?萬歲爺收了一個民間女子作『義女』,封為』還珠格格」,今天,是
帶還珠格格去祭天酬神呀!」
    「聽說這位,還珠格格神通廣大,萬歲爺喜歡得不得了!」
    「我叔叔在宮裡當差;我最清楚了!這位格格…來頭不小,說是說「義女』,搞不好就
是金枝玉葉!
    誰都知道,皇上最喜歡『微服出巡』了,東南西北到處跑……就跑出一個格格來啦!…
紫薇聽著這些議論,震動已極。
    金瑣已經氣極敗壞,搖著紫薇,痛喊道:
    「小姐!她騙了你!她拿走了信物,她做『格格』了!」
    紫薇瞪大眼睛,整顆心都揪起來了。她對前面看去,那威武的乾隆皇帝已經走遠了,小
燕子的轎子也慢慢的走遠了。但是,小燕子那打扮得無比美麗的臉龐,那得意的笑,那揮舞
著的手……全在她眼前擴大,擴大,擴大到無窮無盡。
    「還珠格格干歲千歲干千歲!」
    群眾的歡呼,震動著紫薇的耳膜。聲音響得蓋天蓋地。還珠格格,還珠格格?是滄海遺
珠?是還君明珠?紫薇的心,緊緊的抽痛了,痛得翻天覆地。
    轎子,馬隊,儀隊,樂隊……絡繹向前。
    爾康、爾泰騎著大馬。不斷巡視過來,嚴密的保護著皇上和「還珠格格」。
    爾康叮囑著爾泰:
    「老百姓太多了,要小心一點,嚴防刺客!」
    「我知道!」
    隊伍緩緩前行。
    紫薇的眼光,始終直勾勾的看著前面。小燕子的臉,群眾的歡呼,衛隊的簇擁;和在前
面輿轎中的乾隆,那和她這麼接近又這麼遙遠的乾隆……交叉疊印,在她眼前,如萬馬奔
騰……
    紫薇驀然間,發出一聲撕裂般的狂喊,排眾而出,沒命的追向小燕子的轎子。嘴裡,瘋
狂般的大叫著:
    「她不是『格格』!她是騙子!她是騙子!皇上,你被騙了!皇上……我才是『格格』
呀!小燕子……你好狠呀,我們不是結拜的嗎?你怎麼可以這麼欺騙我……你怎麼可以這樣
對我?」
    紫薇這樣一叫,群眾騷動,衛隊騷動。
    爾康急忙勒馬奔來。一眼看到紫薇,年紀輕輕,美貌如花,卻像著了魔,瘋狂般的向前
沖,勢如拚命。爾康大驚,急忙喊:
    「侍衛!把她抓起來!」
    爾泰也勒馬過來,察看發生了什麼大事。爾康揮手喊道:
    「爾泰!你保護皇上和格格,不要讓他們受到驚擾,這兒有我!」
    「是!」
    爾泰便帶著官兵,簇擁著乾隆和小燕子,隔斷了紫薇的騷擾,向前行去。小燕子和乾
隆,依然笑著,依然揮手,渾然不知身後的混亂。
    紫薇立刻身陷重圍,已有一群侍衛,一擁而上,七手八腳的抓住了紫薇。
    紫薇拚命掙扎,痛喊著:
    「小燕子!你回來,你跟我說明白……我對你這樣挖心挖肝。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
做了格格,你要我怎麼辦……。要我怎麼辦?」她在侍衛的手中,扭曲著身子,奮力想衝出
去,嘴裡繼續狂喊:「不要抓我!我要見那個格格!我要問問清楚,我要見皇上…,我要見
皇上……」
    爾康怒叱:
    「那兒來的瘋子?敢在今天鬧場!給我拖下去!
    關進大牢去!」
    「喳!」侍衛們大聲應著,拖著紫薇走。
    金瑣陷在人群之中,眼看紫薇要被抓走,驚得全身冷汗。她努力的衝著,擠著,想穿過
重圍,去保護紫薇,在人群裡尖叫著。
    「小姐!小姐呀……」
    柳青柳紅看到紫薇被捉,也都大驚失色,柳青狂叫道:
    「紫薇!趕快回來呀!」。
    官兵怒吼,攔著老百姓,人群擠來擠去,要看熱鬧,場面完全失控,一片混亂。
    紫薇在侍衛手中,徒勞的掙扎,慘烈的呼號:
    「皇上……你認錯人了……皇上………
    爾康見紫薇狂叫不己人群也越擠越多,生怕驚動乾隆,急喊:
    「讓她住口!快抓下去,不要驚擾到聖上和格格就在此時,柳青柳紅竟然飛過人群,一
路掃了進來。柳青大吼著:
    「放下那位姑娘!看掌!」
    柳紅跟著殺了進來,一路把人撂倒在地。
    爾康又急又氣,又驚又怒。怎麼可能?這麼高興的場合,萬民同歡的場面,居然有人搗
亂?他勒住馬,大叫:…「喀什汗!把他們都拿下來!」
    「喳!」
    便有一個大漢,率了一隊高手,立刻將柳青柳紅團團圍住。。
    紫薇被侍衛拖著走,她已經沒有掙扎的力氣,嘴裡仍在淒厲的喊著:
    「皇上……折扇是我的,「煙雨圖」是我的……夏雨荷是我娘呀……」
    聽到這樣幾句活,爾康驚然一驚。她知道折扇,知道「煙雨圖」,知道「小燕子」,還
知道「夏雨荷」!
    這個狂叫的年輕女子,到底是什麼來歷?他不禁注意的、仔細的看向紫薇。
    侍衛見紫薇狂叫不休,對紫薇一拳揮去。頓時間,眾侍衛便對紫薇拳打腳踢起來。紫薇
不支,倒在地上,嘴角溢出血來。
    爾康翻身落馬,衝上前去,一把抓住侍衛。
    「住手!不要打!」
    侍衛停手,驚看爾康。
    紫薇抬起頭來,看著爾康。她滿面是傷,嘴角帶血,但是,那對盈盈然的大眼睛,清清
澈澈,淒淒楚楚,帶著無盡的苦衷和哀訴,瞅著爾康。她掙扎著爬向他,伸手抓住他的衣
擺。
    「告訴皇上,請你告訴皇上,『雨後荷花承恩露,滿城春色映朝陽』……皇上的詩……
寫給夏雨荷的紫薇說到此處,不支的倒在爾康腳下。
    爾康大震。她知道皇上的詩,還能背出這首詩!
    這是什麼女子?
    就在此時,金瑣終於衝出重圍,一見紫薇倒地,肝膽俱裂,以為紫薇已被打死,撲奔上
前,哭倒在紫蔽身上。
    「小姐!你不能死!你死了,我如何對得起死去的太太……旱知道會這樣,我們就待在
濟南,不要來北京了……」
    爾康更加驚疑。濟南?死去的太太?小姐?
    此時,福倫勒馬過來。
    「爾康,到底怎麼回事?有個瘋女人嗎?」
    爾康怔怔的看著腳下的紫薇主僕,回頭看看福倫,當機立斷的說:
    「阿瑪,事有可疑,我把她們都帶回府裡去,再慢慢審問!」
    福倫點頭。
    前面,乾隆躊躇志滿,一臉的笑,對於身後的打鬥爭吵,一點也不知道。對於有個和自
己關係密切,可能是他真正的「滄海遺珠」,正被自己的衛隊打得半死,更是連影子都沒看
到。他興高采烈的接受著群眾的歡呼,心底漲滿了喜悅和歡欣。但是,那被層層隊伍簇擁
著,包圍著的小燕子,卻不知怎的,似有所覺,頻頻回顧,微笑裡透著不安。「好像有紫薇
的聲音……」她想著。往前看,僕從如雲。往後看,衛隊如山。往左右看,群眾如蟻。那兒
有紫薇?
    小燕子用力甩甩頭,甩不掉紫薇的影子。紫薇,這是暫時的!等我保住了腦袋,等我過
夠了「格格癮」,我會把你爹還給你的!一定,一定,一定!
    群眾仍一路拜倒,高聲呼叫著:
    「恭祝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恭祝還珠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
  書路掃瞄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