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燕子並不知道,在她這些昏昏沉沉的日子裡,紫薇、金瑣、柳青、柳紅幾乎已經把整
個北京城都找翻了。小燕子像斷了線的風箏,一去無消息。紫薇把自己罵了千遍萬遍,後悔
了千次萬次,也回到圍場附近去左問右問,什麼音訊都沒有,小燕子就此失蹤了。最讓紫薇
痛苦的是,還不能把真相告訴柳青他們。柳青不止一次,氣極敗壞的追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三個,為什麼跑那麼遠的路,到圍場去?又怎麼會跟小燕子
走散了?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紫薇有苦說不出,只能掉著眼淚說:
    「我不能告訴你們為什麼要去圍場,如果你們不追間,我會很感激。反正事情就變成這
樣了!」她急切的看柳青:「柳青柳紅,拜託你們,趕快去皇宮附近,打聽打聽,有沒有小
燕子的消息?」
    「皇宮?你們好大膽子,居然去招惹皇室?你要我怎麼打聽?」柳青問。
    「你認不認得什麼公公?什麼嬤嬤的?」
    「公公和嬤嬤都不認得,只認得皇上!和幾位阿哥!」柳青沒好氣的說。
    「啊?」紫薇睜大了眼睛。
    「沒事的時候,我跟皇上下圍棋,跟阿哥們比畫拳腳!」
    柳紅一跺腳。
    「哥!這是什麼時候了,紫薇急得掉眼淚,你還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你到底有沒有門
路,有沒有辦法嘛!」
    柳青對柳紅一瞪眼。
    「我有幾兩重,你不是不知道!我怎麼會和宮裡的人認識呢?」他轉眼看紫薇,大聲的
說:「我也著急,我也生氣啊!小燕子以前,什麼事都跟我有商有量,自從有了你這個妹
子,就變得神秘兮兮了!你們去圍場,無論要幹什麼,總應該把我們兄妹也算一份,大家幫
著一點,或者辦得成事!結果,你們完全瞞著我,簡直把我當外人,氣死我了!」
    紫薇已經急得沒有主意,又被柳青一罵,眼淚撲簌簌直往下掉。
    「是,我知道都是我的錯,不應該這麼魯莽,這麼沒計劃……可是,小燕子好像很有把
握,說她小時候在圍場附近長大的,對圍場熟悉得不得了……」
    「小燕子愛吹牛,你又不是不知道!」柳紅跺腳。
    「她那個人。膽大心不細;有勇沒有謀,花拳繡腿,功夫也只有那麼一點點,就是心腸
熱!你跟她拜了半天把子,還不瞭解她嗎?怎麼什麼都聽她的……」柳青接口。
    兄妹二人,一人一句,都怪紫薇。紫薇除了掉淚,還是掉眼淚。時間一天天過去,找到
小燕子的機會就越來越渺茫。私下無人的時候,她會害怕的抱住金瑣說:
    「說不定小燕子已經死了!…
    「呸!呸!呸!小姐,你別咒她呀!」金瑣連忙啐著。
    「她如果沒死,為什麼到現在一點消息也沒有?都怪我,大自私了,只顧著自己,卻沒
替小燕子想想她的安危!」
    「話不能這麼說啊,又不是我們逼她這麼做的,是她自己願意去的嘛!」
    「所以我心裡頭才更難過啊。這些年除了娘以外,我只有你。好不容易有了個知心的小
燕子,可以陪我說話解悶,講心事!回想起來,和她在一起的這段日子,我過得好快樂!早
知道我寧可不認這個爹,也不要她去冒險。」
    金瑣皺著眉頭,心裡還有另一份深刻的痛。
    「你別在那兒鑽牛角尖了!小燕子遇到什麼事,我們完全不確定!唯一可以確定的事,
是你那兩樣比生命還重要的信物,現在和小燕子一起失蹤了!」
    紫薇驚看金瑣,聽出金瑣的言外之意,不禁激動起來:
    「你好像還在怪小燕子?她現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你擔心的,居然是那些身外之
物?」
    金瑣也激動起來。
    「什麼身外之物?你在太太臨終的時候,對太太發過誓,你會帶著這些東西,去見你
爹!現在東西沒有了,即使有機會見到你爹,你也無法證明你的身份了!我想到這個,心都
會痛!」
    紫薇一唬的站起身來。
    「你好可怕,你在暗示我,小燕子會出賣我嗎?」
    「我沒有暗示什麼,我在後悔啊,我在自責啊,我為什麼要讓你把東西交給小燕子呢?
我就該拚命保護那些東西的!是我不好,對不起死去的太太!」
    金瑣這樣一說,紫薇痛上加痛,「哇」的一一聲,失聲痛哭。
    金瑣後悔不及,急忙抱住紫薇。
    「我不好,我不好,不該說這些,讓你傷心了!我相信小燕子,她有情有義,不會辜負
你的;我也相信,老天有眼,會保護小燕子的!小姐,別哭,啊?」說著,就拚命用袖子幫
紫薇拭淚。
    紫薇把金瑣緊緊一抱,痛定思痛,哭著喊:
    「我好懊惱啊!失去小燕子,失去信物,又無法見到我爹,我到底要怎麼辦呢?」
    金瑣拍著紫薇的背,此時此刻,實在想不出任何的話,可以安慰紫薇了。
    當紫薇心痛神傷,六神無主的時刻,小燕子正熟睡在令妃那金碧輝煌的寢宮裡。
    乾隆輕輕的走了過來,站在床前,深深的凝視著小燕子。溫柔而解人的令妃,看乾隆一
臉的專注,不敢打擾,靜靜的站在旁邊。
    「她今天怎樣?有沒有起色?」半晌,乾隆低問。
    「剛剛吃過藥睡下了,太醫說她復元的情形挺好的,上午已經醒過來了,大概受了驚
嚇,眼珠轉來轉去,就是不說話!」
    「是嗎?」乾隆俯視小燕子沉睡的面龐,看到小燕於額頭上。鼻子上滲出幾顆汗珠。乾
隆掏出自己的汗巾,就去拭著她臉上的汗。
    汗巾是真絲的,繡著一條小小的龍。汗巾熏得香噴噴的,混合著檀香與不知名的香氣,
這汗巾輕拂過小燕子的面龐,柔柔的,癢癢的,小燕子就有些醒了。
    令妃注視著這樣的乾隆,如此溫柔,如此小心翼翼,這種關懷之情,是她從來沒有見過
的。令妃察言觀色,知道這個小燕子,在乾隆心底,引起了某種難以解釋的感情。就把握機
會,低聲說了一句:
    「皇后今天來過了!」
    「哦?她說什麼?」乾隆不動聲色的間。
    「臣妾不敢說。」令妃低頭。
    「你儘管說!」
    「她說,小燕子這事,一定有詐!查出真相,要……要……」
    「她要怎樣?」乾隆氣往上衝。
    「要砍小燕子和我的腦袋!」
    「哼!」乾隆怒哼了一聲。
    令妃便委委屈屈的說道:
    「可我真的沒說假話,我看著看著,越看就越肯定了,這小燕子真的和皇上像極了,尤
其醒過來的時候,那眼神兒,就和皇上您的眼神一個樣兒!」
    乾隆凝視小燕子,想到那個不苟言笑的皇后,心裡就有氣。
    「誰敢說她不是朕的女兒,朕才要砍她的頭呢!當朕在圍場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對
她產生了一股不一樣的感覺,尤其是她在昏迷前一刻用那雙哀怨的眼神瞅著朕,問朕說還記
不記得夏雨荷?朕這輩子都忘不了她那又慌又急又害怕又無助的模樣……這種父女天性,難
道有假嗎?」
    乾隆的聲音大了些,小燕子睫毛閃動,突然睜開眼睛來。
    乾隆忽然和小燕子目光一接,沒來由的心裡一震。「你醒了?」乾隆問。
    小燕子看著這個在夢裡出現過好多次的面孔,面對那深透明亮的眼睛,和那威武有力的
眼神,心裡陡然浮起一股怯意。
    「你……你……你是誰?」
    令妃忙撲過去,拍拍小燕子的肩。
    「哦呀,對皇上說話,可不能用『你』字!」
    小燕子大驚,從床上一挺身子,就要起身、奈何渾身無力,又倒了下去。
    「皇上!」小燕子驚呼出聲。
    乾隆急忙伸手按住小燕子。
    「快別動!你身受重傷,太醫說你失血過多,得在床上多躺兩大。別忙著起身!也不用
多禮!」
    小燕子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乾隆,老天!這是天底下最大的人物啊!是僅次於神的人物
呵!是打個噴嚏就會驚天動地的人物啊!是老百姓從來沒有福分接近的人物啊!是整個天下
的主子啊……小燕子喘著氣,不敢相信的,小小聲的問道:
    「你是皇上?你真的是皇上?當今的皇上?乾隆皇上?」
    「你怎麼還是你呀你的……」令妃在一邊乾著急。
    乾隆憐愛的看著小燕子,小燕子那種…驚喜莫名的表情,更加震動了他。
    「別在乎這個!想她在民間長大,怎麼懂宮中規矩!」便對小燕子慈祥的點點頭。「是
的,朕就是當今皇上!在圍場上,你不是已經見過朕了?」
    「圍場上那麼多人,我什麼都弄不清楚呀!」小燕子喊著,不敢躺著見皇上,就又急急
的一個挺身,腦袋竟然在床檻上砰的撞了一下。她嘴裡驚呼不斷:「老大啊……我終於見到
了皇上!」
    乾隆急忙揉了揉她的頭,再一次,把她的身子按回床上。
    「是!你終於見到了皇上,朕知道你這條路走得有多辛苦!」順手摸摸小燕子的額頭,
滿意的點點頭。
    「嗯,還不錯,燒已經退了。肚子餓不餓?想不想吃點東西?朕叫他們給你準備
去……」
    小燕子看著乾隆,眼睛轉都不敢轉,呼吸都要停止了。聽到乾隆這樣輕言細語,間東問
西,簡直受寵若驚。她屏息的,不敢相信的,吶吶的說:
    「你……你……你是皇上,可你……這麼關心我!我……我會幸福得死掉!」
    小燕子這樣崇拜的眼光,這樣熱烈的語氣,讓乾隆感動極了。
    「你已經被朕救活了,你不會死掉了!我會用幸福包圍你,可是,不會讓它傷害你!」
乾隆溫柔的說。
    小燕子癡癡的看著乾隆,竟然傻了,一時之間,根本說不出話來了。
    「你既然醒了,朕有好多的問題要問你!」
    小燕子睜大眼睛看著乾隆。
    乾隆掏出懷中的折扇。
    「朕已經知道你的名字叫小燕子,這把折扇和「煙雨圖』在你身上搜出來,你冒著生命
危險闖圍場,就為了要把這個東西帶給朕?」
    小燕子拚命點頭。
    乾隆心中一片惻然。
    「朕都明白了,你娘叫夏雨荷,這是她交給你的?她還好嗎?」
    小燕子怔怔的,聽到後一句,連忙搖頭。
    「不好?」乾隆一急:「她怎樣了?現在在哪裡?」
    「她……她已經去世了……去年六月,死在濟南
    「她死了?」乾隆心裡一痛。「朕已經猜到了,沒聽你親口說,還是不相信。要不然你
不會直到今天才來見朕。好遺憾!」就難過的看著癡癡的小燕子。「這些年來,苦了你們母
女了!」
    小燕子大驚,急忙說:
    「皇上……皇上……我……我不是……」話未說完,就急得咳了起來。這一咳就咳得上
氣不接下氣。
    乾隆急喊:
    「臘梅!冬雪!趕快倒杯水來!」就拚命拍著小燕於的背:「朕問了大多的話,你一定
累了!小燕子,你不知道你的出現,讓朕多麼安慰,又多麼心酸!從今以後,你的苦日子都
過去了,你是朕遺落在民間的女兒,現在,你回家了!」
    小燕子咳得更凶了,一面咳,一面急促的說:
    「皇上,我……我……咳!咳咳!你你……咳咳
    床前一陣騷動,無數宮女擁到床前,端茶的端茶,奉水的奉水,拿藥的拿藥。臘梅高舉
著藥碗,恭恭敬敬的喊著:
    「姑娘,請吃藥!」
    令妃一聲怒叱,非常權威的吼著:
    「掌嘴!這還沒弄清楚嗎?聽也該聽明白了,看也該看明白了!叫格格,什麼姑娘姑娘
的!…
    臘梅「砰」的一聲,在床前跪下。雙手高舉托盤,大聲的喊:
    「請格格吃藥?」
    便有一大群的宮女,高呼著說:
    「格格千歲千千歲!讓奴婢們侍候格格!」
    小燕子看得眼花撩亂,聽得驚心動魄。正在迷迷糊糊中,竟然看到乾隆親自端起杯子,
再扶起小燕於。
    「讓朕餵給她喝!可憐……長了十八歲,才見到爹!還弄得身受重傷!」
    小燕子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皇上……這世界上最權威的人,居然在親手餵她喝水吃
藥,她會幸福得死掉!這可能嗎?她只是一個小老百姓,一個跑江湖,混飯吃,經常吃了這
頓沒下頓的小人物!可是,現在,自己面前黑壓壓的跪著一群人,皇上,那高高在上,頂兒
尖兒的人物。正在「親手」喂自己吃藥!這種榮耀,像潮水一般,把她緊緊的包圍著,淹沒
著。她迷糊了,被催眠了,沒有力氣再解釋什麼了,因為整個人軟綿綿;都在騰雲駕霧了。
也沒有多餘的「嘴」來解釋了,因為那唯一的一張嘴,正忙著喝水吃藥呢!
    終於,小燕子吃了藥。也喝了水。
    乾隆把杯子放回托盤,把小燕子輕輕放下。
    「孩子,別用這樣奇怪的眼光看朕,朕知道是朕對不起你娘,你心裡有許多怨,你放
心,從現在開始,朕一定會加倍補償你!」
    令妃就帶笑又帶淚的,上前對乾隆一福。
    「皇上,恭喜恭喜!父女團圓了!…
    小燕子驚怔著。現在有嘴,可以解釋了。無奈身子還在雲端裡,沒有下地呢!
    令妃推著小燕子,一疊連聲的喊著:
    「傻丫頭,還怔在那兒幹什麼?快喊皇阿瑪啊!在宮裡,是不喊爹的,要喊『皇阿
瑪』!快喊啊!喊啊!…
    小燕子怔忡著,眼睛睜得大大的。不行不行,這樣太對不起紫薇了!不行不行!
    乾隆見小燕子眼睛越睜越大,眼神裡充滿矛盾和
    「怎麼?不想要朕這個爹嗎?」他柔聲的問。
    小燕子受不了了,衝口而出的喊道:
    「想!想!太想了,只怕要不起啊!」
    乾隆心裡更酸了,誤會小燕干話中有話。一句「要不起」,代表了千言萬語的哀怨。他
歎口氣,就啞聲的,命令的說道:
    「什麼要得起要不起!就算你不想要朕這個爹,朕也要定你這個女兒了!快叫朕。一聲
「皇阿瑪,!這是『聖旨』,不許不叫!」
    令妃在一邊情急的催促:
    「還不趕快『領旨』!當心皇上生氣啊!快叫皇阿瑪呀!叫呀!叫呀……」
    小燕子迎視著乾隆寵愛而期盼的眼神。終於,脫口而出的喊了:
    「皇……阿瑪!」
    小燕子一喊出口,整個人也就放鬆了。乾隆頓時欣喜若狂。
    「好!太好了!哈哈哈!我在民間的女兒,回來了!真是老天有眼呀!」
    此時,眾多宮女,全都一擁而上,拜倒在小燕子面前。喊聲震天:
    「格格千歲千歲千干歲!奴才們參見格格!」
    門外的一群太監,此時也都哈腰奔進,甩袖跪倒。聲音喊得更大:
    「恭喜格格,賀喜格格,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這種氣勢,這種歡呼,小燕子又飛上雲端,飄飄欲仙了。紫薇的面孔在她眼前閃過,她
心裡歉然的喊著:
    「紫薇,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這麼做的,只是……當格格的滋味,實在太好了!有個
皇上做爹,被寵著愛著,實在太好了!我受不了這個誘惑,你讓我先過幾天的格格癮好不
好?先借你的爹幾天好不好……我發誓等我病好了,我一定會把你接進宮裡來,把你爹還你
的……」
    小燕子就這樣,糊里糊塗的當起格格來了。
    幾天之後,小燕子終於走出了令妃的寢宮。
    這天,她穿著令妃特地為她做的新衣服,一身艷麗的旗裝,略施脂粉。唯獨腳下,仍然
穿著平底的繡花鞋。
    令妃、臘梅。冬雪。和宮女們簇擁著她,正帶她參觀著御花園。
    令妃東指指西指指,介紹著花園中種種景致。
    小燕子見所未見,歎為觀止。
    「這皇宮內院,也不是一時三刻,走得完的,你身體剛剛好,也不能走大多路,隨便看
看就好!」令妃說。
    小燕子覺得什麼都是新奇,忍不住驚歎連連:
    「啊呀,這是一個院子還是一個城呀?怎麼那麼多房子?左一進右一進的?」說著,就
走進一條彎彎曲曲的長廊,不禁詫異:「又沒有河,造這麼長一座橋?」看到處處有匾額,
奇怪極了:「又沒賣東西,怎麼掛那麼多招牌?」一抬頭看到一個亭子,上面有塊匾額,寫
著「挹翠閣」三個大字。小燕子認識的字不多,看了半天,低低的自言自語:「怎麼亭子掛
個招牌叫「把草問』?好奇怪的名字!」
    令妃驚愕的看著小燕子,怎麼?那個雨荷沒有教過她唸書嗎?心裡正在有點疑惑,:小
燕子歎口氣說。
    「我好像到了一個仙境,太沒有真實感了,將來我出了宮,回到民間的時候,說給人家
聽,人家大概都不相信!」
    令妃一驚,不禁神色一凜。仔細看著小燕子,警告的說:
    「格格,我告訴你一句很重要的話!」
    「什麼話?」小燕子滿不在乎的問。
    「你現在已經被皇上認了,你就再也不是當初的小燕子了!皇上有那麼多的格格,我還
沒看過他喜歡那一個,像喜歡你這樣!被皇上寵愛,是無上的榮幸,也是件危險的事,宮
裡,多少人眼紅,多少人嫉妒……」說著,就壓低了聲音:「我不得不提醒你,你一個不小
心,被人抓著了小辮子,你很可能,糊里糊塗就送掉一條小命!」
    「那有這麼嚴重?」小燕子不信。
    「你最好相信我!」令妃眼神嚴肅。
    小燕子眼前,不禁浮起皇后的臉和聲音:
    「這皇室血統,不容混淆!如果有絲毫破綻,是砍頭的大事,你懂嗎?」
    小燕子機伶伶的打了個寒戰。突然著急起來:
    「可是……娘娘,我……我遲早要出宮回家的
    令妃好緊張,慌忙四面看看,打斷了小燕子:
    「噓!這話就是犯了忌諱,什麼『回家』,這兒就是你家了!從此以後,你的榮華富
貴,是享用不盡的!可是,你千萬別再說,你還懷念民間生活,或者是……有關你爹娘的疑
惑。現在,皇上認定了你是格格,你就是千真萬確的格格了!你自己也要毫無疑問的相信這
點!」
    小燕子大急,那,紫薇要怎麼辦?她忍不住就衝口而出:
    「那…萬一我不是格格,那要怎麼辦?」
    令妃一驚,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一跤。臘梅冬雪急忙扶住。
    令妃站穩了,將小燕子的胳臂緊緊的一握。臉色有些蒼白,眼睛死死的盯著她。
    「如果你不是格格,你就是欺君大罪,那是一定會砍頭的!不止你會被砍頭,受牽連的
人還會有一大群,像鄂敏,像我,像福倫……都脫不了干係……所以,這句活,你咽進肚子
裡,永遠不許再說!」
    小燕子被令妃的語氣和神色嚇住了,知道令妃所言不虛。不禁張口結舌,心裡苦極了。
紫薇,紫薇,這一下要怎麼辦呢?我怕死,我不要死!我實在捨不得我這顆腦袋啊!
    正在此時,永琪和爾泰結伴走來。
    永琪一眼看到穿著旗裝的小燕子,眼睛一亮。
    「這不是被我一箭射來的格格嗎?」
    令妃見到永琪和爾泰,立刻臉色一轉,眉開眼笑。
    「五阿哥!」又對爾泰招呼道:「爾泰,好久沒見到你額娘了,幫我轉告一聲,請她沒
事的時候,來宮裡轉轉!」
    爾泰連忙對令妃躬身行禮,應道:
    「娘娘吉祥!我額娘也天天念叨著娘娘呢!但是,全家都知道,娘娘最近好忙,要照顧
這位新來的格格……」說著,就轉眼看著小燕子,一笑。
    永琪凝視小燕子,讚歎不已。
    「你穿了這一身衣服,和那天在圍場裡,真是判若兩人!沒想到,我有一個這麼標緻的
妹妹!」
    小燕子看著永琪,驀然想起,那天在圍場中。將自己惶急抱起的永琪,心中竟沒來由的
一熱。
    「原來,你是五阿哥!」
    令妃招呼著眾人:
    「咱們到亭子裡坐一下,格格大病初癒,只怕站得太久了不好!」
    大家進了亭子,紛紛落座。宮女們早就忙忙碌碌,來不及的上茶上點心。
    永琪見小燕子明艷照人,一雙大眼睛晶亮晶亮,竟無法把視線移開。
    「你身體都好了嗎?那天在圍場,我明明看到的是一隻鹿,就不知道怎麼一箭射過去,
會射到了你!後來知道把你傷得好重,我真是懊惱極了!」
    小燕子看到永琪和爾泰,和自己差不多年紀,都是一臉和氣,笑嘻嘻的。自己的情緒就
高昂起來,把那些宮中忌諱,都忘掉了。坦率的喊著說:
    「你不用懊惱了!虧得你那一箭,才讓我和皇上見了面,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那你就謝錯人了,你應該謝我!」爾泰大笑說道。小燕子驚奇的看著爾泰。令妃連忙
對小燕子介紹:「這位是福倫大學士的二公子,他和大公子爾康,都是皇上面前的紅人,爾
泰是五阿哥的伴讀,兩個人可是焦不離孟!」」
    什麼「焦不離孟」,小燕子聽不懂。對那天自己中箭的事,仍然充滿好奇。
    「為什麼我該謝你呢?」她問爾泰。
    「如果不是我分散爾康的注意力,可能你就逃掉一劫,五阿哥瞄準的時候,已經晚了一
步,這才射到了你!所以,你應該是被我們兩個『獵到』的!」爾泰嘻嘻哈哈的說。
    永琪便對小燕子舉著茶杯敬了敬:
    「我以茶當酒,敬『最美麗的小鹿」!」
    小燕子聽了半天,對於自己怎麼中箭的,還是糊里糊塗。卻被兩個人逗得哈哈大笑了。
就豪氣的舉杯,嚷著說:
    「敬最糊塗的獵人!」仰頭一口乾了杯子,這才發現杯子裡是茶不是酒,不禁埋怨:
「為什麼不用真酒呢?喝茶有什麼味道?滿人都是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的,不是嗎?」
    「說得是!」
    永琪回頭一看臘梅和冬雪,和環侍在側的小太監們。
    「奴才這就去取酒來!」太監宮女們嚷著,立刻紛紛行動。
    好快的速度,小菜、酒壺、酒杯、碗筷全上了桌。
    小燕子這一下可樂壞了。當「格格」的滋味真好!一聲令下,就有一群人為你服務,太
過痛了!紫蔽,你只好再委屈幾天了!她甩甩頭。把那份「犯罪感」硬給甩在腦後,就站起
身來,高舉酒杯,淺笑盈盈,對眾人歡喜的說道:
    「謝謝你們大家,對我這麼好。雖然莫名其妙挨了一箭,差點把小命送掉,卻得到了許
多一生沒有得到過的東西!我每天都新奇得不得了,真的忘了自己姓甚名誰了!今天,我會
和一個阿哥,一個官少爺,一個皇妃娘娘,坐在御花園的亭子裡喝酒,說出去都沒有人會相
信,簡直像作夢一樣!」看著永琪和爾泰:「我好高興認識了你們,真想跟你們拜把
子!」。
    永琪大笑起來:
    「不用拜把子了,我是阿哥,你是格格。咱們本來就是兄妹!至於爾泰呢,他的額娘,
是令妃娘娘的表姐,所以,沾親帶故,也可以算是你的哥哥了!」
    「看樣子,我有了一大堆的皇親國戚!」
    「不錯!我聽皇阿瑪說,要用三個月的時間,讓你把這些親屬關係,弄弄清楚!」
    「這以後可忙了,多少規矩要學起來,頭一件,你這漢人的鞋,是不能再穿了!」令妃
笑著說。
    「還有咱們的語言,滿人不能不會滿洲話!」爾泰接口。
    「這宮中禮節,也要一樣樣的學!」令妃又說。
    「還要和咱們一起上書房,皇阿瑪能詩能文,對子女的要求也高!」永淇再說。
    小燕子越聽越怕,眼睛越睜越大。聽到這兒,不禁把酒杯往桌上一放,脫口說道。
    「完了,完了!我完了!」
    眾人被她這句話,嚇了一跳。
    「什麼叫、『你完了』,永琪問。
    「如果要我學這麼多規矩;我就不要當格格了!」小燕子認真的說。
    令妃慌忙用力將小燕子衣襟一扯,笑笑說:「又在胡說八道了!」
    永琪深深的看著小燕子,對這個,『民間格格』有說不出來的驚奇和好感。
    「在宮裡,不可以說我完了,這是忌諱的!以後不要再說了!他提醒著小燕子。小燕子
一呆。
    「那我要說『我完了」的時候,我怎麼說呢?」
    爾泰大笑接口:
    「你怎麼會『完』呢?你是,千歲干歲千千歲,是『沒完沒了』的!是『長命千歲』
的!是不會『完』的!」
    「那我『死的』時候,也不會『死』嗎?」小燕子又衝口而出。
    令妃一把蒙住了小燕子的嘴。
    眾人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覷,連那些太監和宮全,都忍俊不禁。
    爾泰和永琪,對這樣一個沒章法的格格,都不能不歎為觀止了。
    幾天後,乾隆把幾個心腹大臣,全部召到書房裡來,商量小燕子的事。。
    「朕實在是沒想到事隔多年,憑空多出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格格來!哈哈……說起來冥
冥中自有定數。那時,朕因接到太后懿旨,不得不匆匆離開濟南返回北京,臨行前,朕答應
雨荷,會派人將她接回宮裡來往,不料苗疆叛變,這一仗足足打了一年多才算平定,朕國事
匆忙,也就把雨荷的事給耽擱了,想不到事隔十九年,朕的滄海遺珠,居然失而復得了!」
    「此事足以證明皇上的真情感動了大地,闔家才得以團圓,可喜可賀;格格大難不死,
必有後福!」福倫彎腰說道。
    眾臣也都躬身祝賀道: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朕今天召見各位賢卿,是想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見!朕覺得對這個女兒,有點愧疚,想
公開給她一個『格格』名分,各位覺得如何?」
    紀曉嵐排眾而出。
    「皇上!臣以為,濟南一段往事,難以取信天下。皇上是萬民表率,也不宜有太多韻事
傳出,不如對外宣稱,格格是皇上在民間所認的『義女』,如此一來,給予「格格』稱謂,
也就名正言順了!」
    「算是『義女」?豈不太委屈她了!」乾隆有些猶豫,福倫誠懇的接了口:
    「曉嵐的顧慮,確實有理,當初,既是「微服出巡,知道的人不多。如果把這件佳話,
傳聞天下,只怕多事的人,渲渲染染,對皇上和格格,都是不利!說是『義女』,萬無一
失!」
    「也罷,就依兩位賢卿的意思!那麼,朕封她為和碩格格,如何?…
    「皇上!這也不妥!和碩格格必須是王妃所生,這位格格來自民間,生母又是漢人,身
分特殊,如果封為和碩格格,恐怕引起議論和猜忌,讓其他格格不平。不如給她一個特別的
稱謂,讓她超然一點,也與眾不同一點!」紀曉嵐又說。
    「紀賢卿考慮得很周到,但是,什麼稱謂才好呢?」、
    紀曉嵐沉吟片刻。抬頭說:
    「『還珠格格』如何?」
    乾隆想了想,不禁大喜。擊掌歎道:
    「還珠格格!哈哈!好一個『還珠格格』,朕喜歡!太喜歡了!就是這樣了!還珠格
格!她是朕的還珠格格!」
    小燕子就這樣,名分已定。不管她自己還怎樣迷迷糊糊,她卻再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她成為皇上面前的新貴,還珠格格!
    ----------------------------------------
  書路掃瞄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