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乾隆年間,北京。
    紫薇帶著丫頭金瑣,來到北京已經快一個月了。
    幾乎每天每天,她們兩個都會來到紫禁城前面,呆呆的凝視著那巍峨的皇宮。那高高的
紅牆,那緊閉的宮門,那禁衛森嚴的大門,那櫛比鱗次的屋脊,那望不到底的深宮大院……
把她們兩個牢牢的,遠遠的隔開在官門之外。皇宮,那是一個禁地,那是一個神聖的地方,
那是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紫薇站在宮外,知道不管用什麼方法,她都無法進去。更
產用說,她想要見的那個人了!
    這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可是,她已經在母親臨終時,鄭重的答應過她了!她已經結
束了濟南那個家,孤注一擲的來到北京了!但是,一切一切,仍然像母親經常唱的那首歌: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遙遙!
    盼過昨宵,又盼今朝,盼來盼去魂也消。」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
    紫薇這年才十八歲,如此年輕,使她的思想觀念,都仍然天真。從小在母親嚴密的保護
和教育下長大,使她根本沒有一點兒涉世的經驗。丫頭金瑣,比她還小一歲,雖然忠心耿
耿,也拿不出絲毫主張。紫薇的許多知識,是顧師傅教的,是從書本中學習來的。自從發現
有一個衙門叫作「太常寺」,專門主管對「禮部典制」的權責,她就認定只有透過「太常
寺」,才能見到想見的人。於是,三番兩次,她帶著金瑣去太常寺門口報到。奇怪的是,那
個太常寺的主管梁大人,幾乎恨本不上衙門。她求見了許多次,就是見不到。
    這天,聽說梁大人的官轎,會經過銀錠僑,她下了決心,要攔轎子!
    街道熙來攘往,十分熱鬧。
    紫薇帶著金瑣,站在路邊張望。她的手裡,緊緊的攥著一個長長的包袱。包袱裡面,是
她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兩樣東西。這兩樣東西,曾經把大明湖邊的一個女於,變成終身的俘
虜。
    紫薇,帶著一份難以壓抑的哀愁,看著那行人來往穿梭的街道。心裡模糊的想著,每個
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和方向,只有她,卻這麼無助!
    行人們走去走來,都會不自禁的深深看紫薇一眼。紫薇,她是相當美麗的。儘管打扮得
很樸素,穿著素淨的白衣白裙,臉上脂粉不施,頭上,也沒有釵環首飾。但是,那彎彎的眉
毛,明亮的眼睛,和那吹彈得破的皮膚,那略帶憂愁的雙眸,在在都顯示著她的高貴,和她
那不凡的氣質。再加上緊跟著她的金瑣,也是明眸皓齒,亮麗可人。這對俏麗的主僕,雜在
匆忙的人群中,依然十分醒目。
    街道雖然熱鬧,卻非常安詳。
    忽然間,這份熱鬧和安詳被打破了。
    一陣馬蹄雜沓,馬路上出現了一隊馬隊,後面緊跟著手拿「肅靜」「迴避」字樣的宮
兵。再後而是梁大人的官轎,再後面是兩排整齊的衛隊,用劃一的步伐,緊追著轎子。一行
人威風凜凜,囂張的前進著。
    馬隊趕著群眾,官兵吆喝著。
    「讓開!讓開!別擋著梁大人的路!…紫薇神情一振,整個人都緊張起來,她匆匆的對
金瑣喊:
    「金瑣!我得把握機會!我出去攔轎子,你在這兒等我!」
    紫薇一面說,一面從人群中飛奔而出。金瑣急忙跟著衝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
    紫薇和金瑣,就不顧那些官兵隊伍,直奔到馬路正中,切斷了官兵的行進,攔住轎子,
雙雙跪下。紫薇手中,高舉著那個長形的包袱。
    「梁大人!小女子有重要的事要稟告大人,請大人下轎,安排時間,讓小女子陳情……
梁大人……梁大人…」轎子受阻,被迫停下,官兵惡狠狠的一擁而上。
    「什麼人?居然敢攔梁大人的轎。」
    「把她拖下去!…「滾開!滾開!有什麼事,上衙門裡說……」
    官兵們七嘴八舌,對兩個姑娘怒罵不已。
    金瑣忍不住就喊了出來:
    「我們已經去過衙門好多次了,你們那個太常寺根本就不辦公,梁大人從早到晚不上衙
門,我們到哪裡去找人?」
    一個官兵怒吼著說:
    「我們梁大人明天要娶兒媳婦,忙得不得了,這一個月都不上衙門。」
    紫薇一聽,梁大人一個月都不上衙門,就沉不住氣了,對著轎子情急的大喊:
    「梁人人!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也不會攔住轎子,實在足求助無門,才會如此冒犯,
請梁大人抽出一點時間,聽我稟告,看看我手裡的東西………
    官兵們早已七手八腳的拉住紫薇和金瑣,不由分說的往路邊惟去。
    「難道梁大人,只管自己兒子的婚事,不管百姓的死活嗎?」紫薇伸長脖子喊。
    「呼啦」一聲,轎簾一掀,梁大人伸了一個頭出來。
    「那兒跑來的刁民,居然敢攔住本官的轎子,還口出狂言,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紫薇見梁大人露面,就拚命掙扎著往回跑。
    「大人!聽了我的故事,你一定不會後悔的……請你給我一點點時間,只要一點點就
好………
    「誰有時間聽你講故事?閒得無聊嗎?」梁大人回頭對官兵吼著:「另耽擱了!快打轎
回府!」
    梁大人退回轎子中,轎子迅速的抬了起來,大隊隊伍,立刻高喊著「迴避…肅靜」向前
繼續前進。
    紫薇和金瑣被官兵一推,雙雙摔跌在路旁。
    圍觀群眾,急忙扶起二人。一個老者,搖頭歎氣的說:
    「有什麼冤情,攔轎於是沒有用的,還是要找人引見才行。」
    紫薇被摔得頭昏腦脹,包袱也脫手飛去。金瑣眼明手快,奔過去撿起包袱,撲掉灰塵,
拿過來,幫紫薇緊緊的繫在背上,一面氣沖沖的說:
    「這個梁大人是怎麼回事?他兒子明天娶媳婦,就可以一個月不上衙門,我們要怎麼樣
才能見著他呢?小姐,我們的盤纏已經快用完了,這樣耗下去,要怎麼辦啊?我看這個梁大
人凶巴巴的,不大可靠,我們是不是另外找個大人來幫幫忙比較好「路邊那個老音,又搖頭
歎氣:
    「大下的『大人」都一個樣,難啊!難啊!」
    紫薇看著那消失的衛隊和轎子,摸摸自己背上的包袱,不禁長長的歎了口氣。片刻之
後,她整整衣服,振作了一下,堅決的說:
    「不要灰心,金瑣。我一定可以想辦法來見這個梁大人的!見不著,再想別的門路!」
說著,她忽然想到什麼,眼睛一亮。「他家明天要辦喜事,總不能把賀客往門外趕吧?是不
是?」
    「小姐,你是說………」
    「準備一份賀禮,我們明天去梁府道賀!…紫薇並不知道,她這一個決定,就決定了她
的命運。因為,她會在這個婚禮上,認識另一個女子,她的名字叫作小燕子。
    小燕子是北京城芸芸眾生中的一個小人物。今年也是十八歲。
    在紫薇攔轎子的這天晚上,小燕子穿著一身「夜行衣」,翻進一家人家的圍牆。這家人
第二天就要嫁女兒,正是要嫁進梁府。用小燕子的語言,她是去「走動走動」,看看有什麼
東西「可拿」!新娘子嫁妝一定不少,又是嫁給梁府,不拿白不拿!她翻進圍牆,開始一個
一個窗子去張望。
    她到了新娘子的窗外,聽到一陣鳴鳴咽咽的飲泣聲。舔破了窗紙,她向裡面張望,不看
還好,一,看大驚失色,原來新娘子正爬在一張凳子上,脖子伸進了一個白絞圈圈,踢翻了
椅子在上吊!她忘了會暴露行藏,也忘了自己的目的,想也沒想,就一推窗子,穿窗而入,
嘴裡大叫:
    「不好了!新娘子上吊了!」
    梁府的婚禮非常熱鬧。
    那天,紫薇穿了男裝,化裝成一個書生的樣子,金瑣是小廝。自從去年十月離開濟南,
她信一路上都是這樣打扮的。雖然,她們自己也明白,兩個人實在不大像男人,但是,除了
女扮男裝,也不知道該怎什辦才好,女裝未免太引人注目了。好在,一路上也沒出什麼狀
況,居然就這樣走到了北京。
    婚禮真是盛大非凡。她們兩個,順利的跟著成群的賀客們,進了梁府的大門。
    吹吹打打,鼓樂喧天。,新娘子被一頂華麗的大轎子抬進門。
    紫薇忍耐著,好不容易,等到新娘鳳冠霞帔的進了門,三跪九叩的拜過天地,扶進洞房
去了。梁大人這才從「高堂」的位子走下來,和他那個趾高氣昂的兒子,眉開眼笑的應酬著
賓客。紫薇心想,這個機會不能再放過了,就混在人群中,走向梁大人。
    「梁大人……」紫薇扯了扯梁大人的衣袖。
    「你是?……」梁大人莫名其妙的看看紫薇。
    紫薇有所顧忌的看看鬧哄哄的四周。
    「我姓夏,名叫紫薇。有點事想麻煩梁大人。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借一步說話?為什麼」這時,梁大人的兒子興匆匆的引著一名老者過來,將紫薇硬給
擠了開去。
    「爹,趙大人來了!」
    梁大人驚喜,忙不迭迎上前去。
    紫薇不死心的跟在梁大人身後,亦步亦趨。心裡實在很急,說話也就不太客氣:
    「梁大人,該上衙門當差你不去,到你家裡跟你說句話也這麼困難,難道你一點都不在
乎百姓的感覺嗎?」
    梁大人看著這個細皮自肉,粉妝玉琢的美少年,有些驚愕。
    「你是那家的姑娘,打扮成這個模樣?去去去,你至外面玩去!親戚們的姑娘都在花廳
裡,你去找她們,別追在我後面,你沒看到我在忙嗎?」
    「昨大才見過,你就不記得了嗎?攔轎子的就是我,夏紫薇!」
    「什麼?你混進來要做什麼……」梁大人大驚,這才真的注意起紫薇來。。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突發的狀況,驚動了所有的賓客。
    一個紅色的影子,像箭一般直射而來,闖進大廳。大家一看,不禁驚叫,原來狂奔而來
的竟是新娘子!她的風冠已經卸下了,臉上居然是清清爽爽,脂粉不施,她的背上,背著一
個龐大的、用喜樟包著的包袱。在她的身後,成群的喜娘、丫頭、家丁追著她跑,喜娘正尖
聲狂叫著:
    「攔著她!她不是新娘子!她是一個女飛賊呀那個「女飛賊」正是小燕子。她橫衝直
撞,一下子就衝了過來,竟然把梁人人撞倒在地。所有的賓客都驚呼出聲。紫薇和金瑣也看
得呆了。這個局面實在太可笑了。新娘子穿著一身紅,背著紅色大包袱,在大廳裡跳來跳
去,一群人追在後面,就是接近不到。
    她,看來,她還有一些身手。
    梁大人從地上爬起來,被撞得七葷八素。
    「這是怎麼回事?」
    喜娘氣極敗壞的跑著,追著小燕子喊:
    「新娘子不見了呀!她不是程家小姐,是個小偷……快把她抓起來呀!」
    滿屋子的客人發出各種驚歎的聲音。
    「什麼」、新娘廣被掉包了?豈有此理!」梁大人大叫:「新娘子到那裡去了?」』
「不知道呀,我剛才進房裡的時候,看到這丫頭穿著新娘的衣裳在偷東西!她把整個新房都
掏空了,全背在背上呢!」喜娘喊著。
    「來人呀!」梁大人怒吼著:「快把她給我抓起來!」
    一大群家丁,衝進房裡來抓人。
    小燕子在大廳裡碰碰撞撞,一時之間,竟脫身不得。身上的大包袱,不是撞到人,就是
撞到傢具,所到之處,桌翻椅倒,杯杯盤盤,全部跌碎,落了一地。賓客們被撞得東倒西
歪,大呼小叫,場面混亂已極。當家丁們衝進來之後,房間裡更擠了。小燕子忙拿起桌上的
茶杯糖果為武器,乒乒乓乓的向家丁門擲過去。嘴裡大喊著:
    「你們別過來啊!過來我不客氣了!看招!」
    梁大人又羞又怒,氣得跺腳。
    「新娘子一定被她藏起來了!快抓住她!仔細審問!」
    家丁大聲應著,奮勇上前,和小燕子追追打打。
    不料,這個「女飛賊」還有一點武功,身手敏捷,背著個包袱,還能揮拳踢腿,把那些
家丁打得唏哩嘩啦,跌的跌,倒的倒。可惜背上的包袱太大,東撞西撞,施展不開。她忽而
跳上桌。忽而跳下地,把整個喜氣洋洋的大廳,打得落花流水。
    紫薇和金瑣看得目瞪口呆,對這個「女飛賊」折服不已。金瑣忍不住對紫薇低語:
    「哈!這個女飛賊,幫我們報了攔轎子的仇了!
    這就叫………
    「惡人偏有惡人磨!」紫薇笑了。心想,這個女飛賊,還不一定是「惡人」呢!
    小燕子幾次想衝到窗前,都破背上的包袱報阻。家丁卻越來越多。她四下一看,見情勢
不妙,當機立斷,飛快的卸下包袱,一把拉訃,金銀珠寶頓時滿天灑下。她大嚷:
    「看呀!梁貪官的家裡,什麼都有,全是從老百姓那兒搜刮來的!大家見到的都有份!
來呀!來搶呀!誰要誰拿去,接著啊……不拿白不拿!」
    賓客見珍珠寶貝四散,驚呼連連,擁上前去觀看,忍不住就搶奪起來。
    小燕子乘隙逃竄。逃到紫薇和金瑣身邊,紫薇看了金瑣一眼,雙雙很默契的遮了過去,
擋住了她,小燕子頓時穿窗而去。
    梁大人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反了反了!天了腳下居然有這樣荒唐的事……追賊呀!大家給我追呀………
    廳裡的人,追的追,跑的跑,喊的喊,擠的擠,撿的撿……亂成一團。
    紫薇拉拉金瑣,在這一片混亂中,出門去了。
    出了梁府的大門,紫薇和金瑣走在路上,兩人雖然沒辦成自己的事,卻不知道為了什
麼,興奮得很「這天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這個婚禮,真讓我大開眼界!」紫薇說。
    「那個父飛賊,膽子不小,可惜武功不高,這下要空作而回了!可惜可惜!…「空手而
回還沒關係,別被抓起來才是真的!」
    正說著,街上就傳來一陣吆喝聲,一隊官兵衝散行人,其勢洶洶。
    「讓開!讓開!不要礙著咱們抓賊!有沒有人看到一個紅衣女子?有沒有?誰藏著女
賊,和女賊一起抓起來!知道的人快說!」官兵們嚷嚷著。
    行人搖頭,紛紛走避。
    官兵走到紫薇金瑣身前,仔細看二人,揮手說道:
    「讓開讓開!別擋著路!到一邊去!」
    紫薇、金瑣往路邊一退,紫薇撞到路邊一隻遭棄置的籐籃。忽然覺得有入拉了拉自己的
衣襟,紫薇低頭一看,嚇得差點張口大叫。
    原來籐籃中,赫然躲著那個「女飛賊」!
    小燕子仰頭看著紫薇,清秀的臉龐上,有對烏黑烏黑的眸子,閃亮閃亮的。紫薇對她,
竟然生出一種莫名的好感來。此時,她雖然狼狽,臉上仍然帶著笑,雙手合十,拚命對紫薇
作揖,求她別嚷。
    紫薇眼看官兵快要走近,籐籃又無蓋遮掩,她急中生智,猛然一屁股坐在籃子上,打開
折扇,好整以暇的扇著風。
    官兵經過兩入身邊,打量紫薇、金瑣數眼,見兩人氣定神閒,便匆匆而去。
    紫薇直到官兵轉入巷道,不見蹤影,這才站起。
    「人都走光了,你出來吧!」紫薇低頭喊。
    小燕子誇張的揉著腦袋,從籃子裡站了起來。瞪著紫薇,大大一歎。
    「完了完了!給你屁股這樣一坐,我今年一定會倒楣!」
    「喂,你這人懂不懂禮貌呀!」金瑣不服氣的衝口而出:「如果不是有我們幫你,這會
兒你早就被官兵抓走了呢。」
    小燕於拉著那件長長的禮服,揖拜到地。
    「是,小燕子一天之內,被你們幫了兩次,不謝也不成!我謝謝兩位姑娘救命之恩,這
總行了吧?」
    小燕子,原來她的名字叫小燕子。紫薇想著,又奇怪的問:
    「你怎麼看出我們是女的?」
    剛才在梁家,我一眼就看出你們兩個女扮男裝來了,要不,怎麼對著你笑呢?我勸你別
扮男裝了,紫薇拉拉金瑣,在這一片混亂中,出門去了。
    出了梁府的大門,紫薇和金瑣走在路上,兩人雖然沒辦成自己的事,卻不知道為了什
麼,興奮得很「這天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這個婚禮,真讓我大開眼界!」紫薇說。
    「那個女飛賊,膽子不小,可惜武功不高,這下要空手而回了!可惜可惜!…「空手而
回還沒關係,別被抓起來才是真的!」
    正說著,街上就傳來一陣吆喝聲,一隊官兵衝散行人,其勢洶洶。
    「讓開!讓開!不要礙著咱們抓賊!有沒有人看到一個紅衣女子?有沒有?誰藏著女
賊,和女賊一起抓起來!知道的人快說!」官兵們嚷嚷著。
    行人搖頭,紛紛走避。
    官兵走到紫薇金瑣身前,仔細看二人,揮手說道:
    「讓開讓開!別擋著路!到一邊去!」
    紫薇、金瑣往路邊一退,紫薇撞到路邊一隻遭棄置的籐籃。忽然覺得有入拉了拉自己的
衣襟,紫薇低頭一看,嚇得差點張口大叫。
    原來籐籃中,赫然躲著那個「女飛賊」!
    小燕子仰頭看著紫薇,清秀的臉龐上,有對烏黑烏黑的眸於,閃亮閃亮的。紫薇對她,
竟然生出一種莫名的好感來。此時,她雖然狼狽,臉上仍然帶著笑,雙手合十,拚命對紫薇
作揖,求她別嚷。
    紫薇眼看官兵快要走近,籐籃又無蓋遮掩,她急中生智,猛然一屁股坐在籃子上,打開
折扇,好整以暇的扇著風。
    官兵經過兩入身邊,打量紫薇、金瑣數眼,見兩人氣定神閒,便匆匆而去。
    紫薇直到官兵轉入巷道,不見蹤影,這才站起。
    「人都走光了,你出來吧!」紫薇低頭喊。
    小燕子誇張的揉著腦袋,從籃子裡站了起來。瞪著紫薇,大大一歎。
    「完了完了!給你屁股這樣一坐,我今年一定會倒楣!」
    「喂,你這人懂不懂禮貌呀!」金瑣不服氣的衝口而出:「如果不是有我們幫你,這會
兒你早就被官兵抓走了呢。」
    小燕於拉著那件長長的禮服,揖拜到地。
    「是,小燕子一天之內,被你們幫了兩次,不謝也不成!我謝謝兩位姑娘救命之恩,這
總行了吧?」
    小燕子,原來她的名字叫小燕子。紫薇想著,又奇怪的問:
    「你怎麼看出我們是女的?」
    剛才在梁家,我一眼就看出你們兩個女扮男裝來了,要不,怎麼對著你笑呢?我勸你別
扮男裝了,這麼細皮白肉的,那像呢?」說著,就得意起來:「我不騙你們,這不管是男扮
女,還是女扮男,扮老扮少,扮俊扮丑,我最內行了!改天有機會,我再傳授你們兩招,告
辭了。」
    小燕子脫下紅色的禮服,打個結往背上一背,轉身要走。
    「等一下!我問你,你把人家新娘子藏到哪兒去了?」紫薇好奇的問。
    「這個嘛,恕我不便奉告。」
    「你劫持新娘,盜取財物,又大鬧禮堂,害得梁家的婚禮結不成,你會不會太過分了?
難道你不怕闖出大禍來?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是犯法,要破關起來的。」
    「我犯法?你有沒有搞錯,我小燕子向來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英雄,我會犯法?
犯法的是梁家那對父子,你懂不懂?」她瞪著大眼睛,抬高聲音說著,看到紫薇一臉茫然,
恍然大悟。「你們是從外地來的是吧?」
    紫薇點點頭。
    「那就難怪了,你們知不知道,梁家父子根本就不是好東兩!看人家姑娘長得深亮,也
不管人家訂過婚沒有、願不願意,就硬是要把程姑娘娶進門。」
    「你怎麼會知道的?」
    「事情就是巧極了,昨兒夜裡,我一時高興,到程家去『走動走動」,就給我撞到一件
大事,原來新娘子正在上吊,被我救下來了!那個程姑娘才哭哭啼啼,告訴我的!你想,我
小燕子碰到這種事,怎麼可能不幫忙呢?」
    「有這種事?」紫薇悚然而驚。
    「我騙你幹什麼!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那程姑娘人呢?」
    小燕子瞧瞧四周,發現沒有人在注意她們的談話。就壓低嗓子說:
    「她已經連夜逃走了!現在,早就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逃得掉嗎?梁家一找,不就知道你們是一黨了?
    還會放過程家人嗎?」
    「我們早就套好詞子,程家現在正準備大鬧梁府,問他們要女兒呢!反正一口咬定,女
兒被梁家弄丟了就對了!」
    「你真是膽大包大,你不怕被逮住呀?紫薇真是又驚又稀奇。
    「我?我會那麼容易就叫人逮住?!哼!你們也大小看我了,我小燕子是出了名的來無
影,去兒蹤,天不怕地不怕,沒人留得住我的。」
    「這會兒都走光了,當然由得你歇嘍!……」金瑣笑了。
    小燕子也笑了。紫薇和小燕子,就忍不住彼此打量起來。紫薇看到小燕子長得濃眉大
眼,英氣十足,笑起來甜甜的,露出一口細細的白牙。心裡就暗暗喝采,沒想到,「女飛
賊」也能這樣漂亮!小燕子看到紫薇男裝,仍然掩飾不住那種嬌柔嫵媚,心想,所謂「大家
閨秀」,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了!兩人對看半晌,都有一見如故的感覺。但是,小燕子是沒什
麼耐心的,這街道上還有追兵,不是可以逗留的地方。就看了看那件綴滿珠寶的新娘裝,一
笑說:
    「幸好還撈到一件新娘衣裳,總可以當個幾文錢吧!再見嘍!」
    小燕子就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了…紫薇看著她的背影,這樣的人,是她這一生從來沒
有見過的。她活得那麼瀟灑,那麼門信,那麼無憂無慮!一時之間,紫薇竟然羨慕起小燕來
了。
    紫薇並不知道,小燕子注定要在她生命裡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小燕子、她和紫薇,來
自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應該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可是,命運對這兩個女子,已經作了一番
安排。天意如此,她們要相遇相知,糾糾纏纏。
    ----------------------------------------
  書路掃瞄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