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鄉愁
三十、出發去大理

    昆明到大理,一共約四百公里。這條公路,也就是抗戰時期著名的「滇緬公路」。據說
路況非常好,大約車行六、七小時就可以到。我因為上次從大足到成都,真被那條公路嚇壞
了,所以,這次問得清清楚楚,這才上車出發。
    這趟大理行,雲南四王中,有二王都無法隨行,只有大王鄔湘和四王老魯陪我們去,還
有大理的一位導遊小鐘,他負責安排在大理的整個游程。隨車去大理的,還有位張老師,他
是白族人,是小王的攝影老師,談吐不俗。一路上大家談大理,談少數民族,談雲南的
「怪」風俗,談傣族、苗族、白族、彝族的節慶和祭日……這樣談談說說,沿途倒也不寂寞。
    車行未久,鑫濤已酣然入夢。此君的「睡覺」本領,和我的「失眠」本領,同樣高強。
大家都羨慕鑫濤能隨時入夢,取得足夠的休息。承賚更是稱羨不已。他一直記得上次從大足
到成都,他緊緊張張陪司機聊天,鑫濤卻睡了一路。我抱怨地說:「這還好呢!我最氣的,
就是每次我要和他聊天,他就睡著了!」「呵!」鄔湘叫了起來,「這個我有經驗!我們家
小馮每次上完班,就要睡覺,他越要睡,我就越想聊天,所以我發明了一種方法,治療他的
睡眠症!」
    「什麼方法!快告訴我!讓我來學習一番!」我的精神全來了。「第一,」鄔湘說,
「不許他靠在任何東西上,要讓他身子坐正;第二,當他還是打瞌睡時,就在他嘴裡塞一塊
糖,他要吃糖,就沒辦法睡覺了!」
    鄔湘的「妙方」才說出來,全車哄然大笑,紛紛發表意見,都認為此方有些「虐待」性
質。後來詢諸小馮,小馮又跺腳又歎氣又皺眉地說:「哎啊!當你困得要死,坐都坐不穩的
時候,嘴裡忽然塞進來一個東西,那滋味真是說有多難過,就有多難過!你們各位女士,千
萬別學啊!」
    小馮的聲明,當然又引起我們的一陣大笑。但是,那天,在去大理途中,小馮不在場,
我們只能猜測小馮的反應。鄔湘又繼續說:「還有,第三……」「怎麼還有第三呢?」李惠
問。李惠愛笑,早已笑得前俯後仰。「當然有第三,」鄔湘說:「他一塊糖吃完,可能又睡
著了,這時就要再給他一塊糖!」
    我看看身邊的鑫濤這乃她只要「遙望」,我們這樣又說又笑,他依然睡他的,而且,在
打鼾呢!我馬上問:
    「各位身邊,有哪一位帶了糖?」
    大家七手八腳,真的找糖給我,初霞找不到糖,直問鄔湘:「密餞行不行?牛肉乾行不
行?」
    李惠問得更妙:「汽水行不行?」就當我手中拿了許多食品的時候,鑫濤忽然從座位裡
「彈」了起來,睜開眼睛,大聲說:
    「不可以在我嘴裡塞東西!這雲南人的野蠻方法,絕不能學!」「什麼!」我大叫:
「你睡著了,怎麼還知道在說什麼?太壞了!居然敢裝睡!」「我只有一個眼睛和一個耳朵
睡著!另一個眼睛和另一個耳朵在注意你們,果然,差點被你們陷害了!」
    全車嘻嘻哈哈,大笑不已。連司機小王、張老師、小鐘都笑不可仰。在車上聊天,固然
是一大樂事,但是,這趟旅程,卻並不輕鬆。公路的路況比想像中差多了,無論如何,這是
條山路,迂迴曲折,而且,車輛很多,常常塞車。再加上小王開得小心翼翼,車行速度很
慢,開到下午三點,才走了一八五公里,到中途站楚雄,大家下車吃午餐,上廁所。
    從楚雄到下關,還有兩百多公里。我吃了一肚子的感冒藥,這時只覺得昏昏沉沉。感覺
上,這大理好遙遠,行行重行行,一直駛不到。大家都開始困頓起來,談笑的興致也沒有
了。雖然小鐘努力介紹大理風光,和各種傳說故事,大家仍然越來越疲倦。漸漸的,燈火黃
昏,夜色已臨,而大理,仍然遙不可及。當我們終於駛達下關的洱海賓館時,已經是晚上九
點三十分了。人人疲憊不堪。我下車時,往外一看,只見賓館前,有好多人在等候著我們。
其中一個年輕人,跑前跑後的招呼著,大聲嚷著:「來啦!不啦!總算來啦!大家都在擔
心,怕路上出了事呢!」承賚伸頭一看,回頭就對我說:
    「我就猜到他會在這裡!那個人是歐陽呀!」
    「哇呀!」初霞脫口驚呼,「跟他說了不要來,不要來,他怎麼還是來了!」正說著,
歐陽已經衝上車來,一語不發地幫我們搬行李(我們這些箱箱袋袋,對他來說已經太熟悉
了)。我瞪著他,他肩上扛著,手裡拎著,一面下車,一面對我說:
    「我早上五點就搭公路局車子出發,下午六點就站在這賓館門前等你們,已經等了快四
小時了!」
    我瞪大眼睛,真不知道是不是該發脾氣,怎麼有這麼固執的人呢?他說完,就扛著行
李,走進賓館了。我們下車一看,原來大理的副州長吳懷愉夫婦,已經久候著我們,他們預
備了晚宴給我們接風,為了等我們,大家都還沒吃晚飯呢!
    實在讓我太不安了。副州長夫婦,親自把我們送進房間,要我們先梳洗一下再吃晚飯。
我雖不餓,在如此盛情下,不免感動。匆匆整裝,大家去餐廳吃飯,初霞拍著我的肩,帶著
點激動地說:「你可不許怪歐陽了,我已經要他來一起吃晚餐,明天起,我們帶著他走,車
子那麼空,又不多他一個!」
    「是啊!」承賚接口:「人家這樣翻山越嶺,你再拒絕別人,就太不近人情了!」我還
來不及說什麼,烏湘瞭解地對我一笑。「別說你,我都被他感動了,就這麼決定,從明天
起,讓他隨車採訪吧!」就這樣,歐陽又加入了我們的大理之行。
    那晚,吳懷愉夫婦,盛宴款待,我們又吃了大理白族人的山珍海味。洱海的魚,十分有
名,一道著名的:「砂鍋魚頭」,裡面有二十五種左料,味道鮮美,鑫濤吃得津津有味。
    宴會吃完,已經深夜十二點了。我自從走進洱海賓館,就非常興奮,因為,這洱海賓
館,是地道的「白族建築」,它的門樓,高高疊起,上面全是雕塑,特別極了。而我一直好
奇不已的「三方一照壁」,也燈燭輝煌地呈現在我眼前。踏著夜色,我環繞著三方一壁走了
一圈。原來三方是三邊廂房,照壁是一片好大好大的白牆,牆上有屋瓦和飛簷,簷下有四方
形的雕花,雕花一直繞著白牆的四周,別緻極了。這牆豎在正房的前面,據說是吉祥之牆。
    夜色裡欣賞了白族建築,回到房間時已凌晨一點鐘了,這才感到鼻塞重重,頭暈眼花,
往床上一躺,四肢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此時小鐘傳話上來,明天早上八時出發,上船游洱
海,我聞之色變。鑫濤跳起來就去找小鐘、鄔湘商量,回來對我笑嘻嘻地說:「明天不上
船,坐車游大理,你可以好好睡一覺,我們九點半才出發!」我這才放了心。鼻子裡唏哩呼
嚕,感冒有增無減。(幸好我們從香港帶了大批小包化妝紙,我一場感冒,已把自備的全部
用完,如今是初霞供應。初霞的行囊,如同百寶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鑫濤一面給我
遞化妝紙,一面笑著告訴我說:「這下關是出名的不是風嗎?可是今晚一點風都沒有,小鐘
他們說:風城的風,因為『瓊瑤老師』來而收斂了。」
    我擤著鼻子,睜大眼睛說:
    「亂講!明明好大的風啊!」
    「是嗎?怎麼我沒感覺到?」
    「你被吹得最凶,還感覺不到!真是麻木不仁!」
    「哦?」鑫濤愕然的。「是我的『傷風』啊!」我大叫著說。
    鑫濤不禁大笑起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