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鄉愁
十七、萬縣與石寶寨

    我是真心不想去萬縣的,對一個商業都市,我的興致實在不高。何況,我也真的缺乏睡
眠(捨不得睡)。但是,那天一早,我就習慣性的醒了,賴在被窩裡,我不起床。鑫濤也醒
了,他說:「我去餐廳裡看看早餐吃什麼!」
    他去了餐廳,立刻就奔回來了,搖著我說:「你猜早餐吃什麼,有燒餅、油條、豆漿,
還有稀飯!你要不要吃?我一聽,掀開棉被就下了床。好久沒有吃到如此「中式」的早餐,
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在船上,早餐都是西式的)。我匆忙地梳洗,趕到餐廳一看,承賚把初
霞也叫起床了。初霞正端著碗飯,吃得唏哩呼嚕,一面吃,一面笑。
    「有稀飯吃,覺也可以不睡!」
    「怪不得,『食、衣、生、行』,食要排在第一位!」我說,坐下來加入早餐。我們三
個不去萬縣的人,因為很意外地吃了早餐,所以,大有臨時決定,既然已經起床了,既然也
吃飽了,就去看看那個很有特色的「川東門戶」、「萬商之城」吧!
    我們四個,隨著眾旅客走下船。才出船艙,我一眼就看到劉楓坐在船欄杆上,很悠閒地
打量著下船的旅客。他發現我們四個也下了船時,眼睛都直了,他大叫了一聲:
    「糟糕!中了調虎離山計!那個李祖平,還在睡覺呢!」
    叫完,他就一頭往船艙裡衝了進去。
    我和初霞,忍不住相覷大笑。調虎離山,我們才沒有這麼工心計呢!但,李祖平他們絕
不會想到,讓我們參觀萬縣的原因,居然是燒餅油條和稀飯!
    隨著車子,我們開始游萬縣。說實話,萬縣實在沒有什麼特色,一個擁擠、狹窄的都
市,建築物都是半新半舊的。我從上船開始,對長江沿岸的「城市」,都覺得不夠美,這是
個遺憾。大部分的碼頭,都有陡坡,上上下下,十分不便。大部分的城市,都轉運煤,或出
產煤,所以,碼頭邊經常堆著一大片的黑煤,使整個城市都罩在煤灰中,看起來髒兮兮的。
    我們的巴士,停在一家蠶絲工廠,大家進去參觀抽絲和紡絲。這是我第一次參觀抽絲,
覺得非常稀奇,當地的導遊拿著蠶繭,向我們解釋抽絲的過程。這家工廠的規模非常大。一
間抽絲廠,大得從這頭走到那頭都要走半天,一排排的架子,兩邊站著無數的女工,潔白的
蠶繭,堆滿了架子邊的羅筐。我們一面參觀一面拿起蠶繭來玩。這使我想起我的童年。在四
川,在湖南,我都養過蠶。我好奇地問那些女工,怎樣處理裡面的蛹,一個又工看出我頗有
不忍之心,安慰地告訴我:「裡面的蛹已經死了!我們在抽絲之前,就先處理過蠶繭,讓蛹
死掉。所以,現在抽絲,對它們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了!」
    我有些感歎,真是「春蠶到死絲方盡!」
    我正拿著繭在研究,劉楓喘吁吁的,背著攝影機過來了,一面忙著開機器,一面說:
    「李祖平睡得太沉,叫也叫不醒,我只好孤軍奮戰了,你們調虎離山這一招,實在太凶
了!」
    我們忍不住又笑了。承賚不禁直搖頭,他還是沒擺脫攝影機!劉楓一個人背著機器,前
前後後地追著我「拍」。這一下子,把整個蠶絲工廠都驚動了。我只聽到一陣「嗡嗡」聲,
女工們迅速把得到的訊息傳開去。當我走出那間工廠時,啊呀!不得了!忽然間,從四面八
方奔來的人潮,就對我蜂擁而至,我站在那兒都站不穩,大家包圍著我,拉著我的手,摸我
的衣服,七嘴八舌地告訴我,她們都是我的「讀者」!這樣一來,我完全驚呆了。我站在那
兒,無法移動。而更多更多的人,從不同的建築裡飛奔而出,向我繼續擁來。我在那一瞬
間,終於體會出自己是多麼「虛榮」的!原來這麼容易被我的讀者所感動。不論他們在何
處,他們永遠是我的支持者。寫作時的孤獨,大約在此時才獲得補償吧!我向他們揮手,他
們喊著、叫著、笑著、興奮著、意外著……而我,雖然那樣安安靜靜地站著不動,內心的激
動,卻絕對不亞於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
    萬縣,不管它是什麼「川東門戶」,不管它是什麼「萬商之城」,它對我所展現的魅
力,始終停留在蠶絲廠門口那一幕上。說實話,我這趟大陸行,常有類似的場面和事件,深
深地震撼了我,使我經常陷入一份意外的感動中。這也是我的大陸行中,另一項的收穫吧!
    那天上午去了萬縣,下午我們到了石寶寨。
    石寶寨是我們這趟長江之旅的最後一個旅遊點,玩完了石寶寨,隆中號就要直航重慶,
預計第二天中午抵重慶,這趟長江之遊,就結束了。所以,船一停泊在石寶寨碼頭,大家的
興致都很高昂,而石寶寨本身,聳立在江邊,像一座緊貼石壁的高塔,那麼醒目,那麼耀
眼,似乎對來往船隻,都在招手。石寶寨實在是個「奇景」。
    在萬縣上游,長江北岸,有一塊巨石如孤峰突起,傲然挺立,形狀像一塊巨大、巨大、
巨大……的玉印,據說是女媧補天的時候遺留下來的大石塊。這石峰本身就帶著太多神秘色
彩,但有許多傳說故事,歷代下來,大家稱它為「玉印山」。玉印山是天然的奇景,這也罷
了。居然,在康熙年間,有人攀上峰頂,築了一個山寨,上下石山,要用鐵鏈攀爬,腳踩石
壁上鑿出的石孔,真是非常辛苦。為什麼要建這樣一個山寨,我是百思不得其解。到了嘉慶
年間,據說,當地人受到了蒼鷹盤旋的啟示,就貼著玉印山,建了一座十二層的樓亭,從山
下直達山頂。石寶寨的傳說非常之多,我對傳說一向弄不很清楚,古跡的年代也常犯錯誤。
我只對我所看到和接觸到的景致發生興趣。我們下了船,一樣要爬一段台階,然後,我們先
經過一個樸實的小鎮,才到石寶寨。這小鎮本身,就雅拙古老而饒富幽趣。沿著小小的石板
小路,碗蜒上山,路兩邊,是古老的民宅。民宅的小天井、小花園,小圍牆,都非常詩意。
連那些民宅的屋瓦,都層層疊疊,特別有韻味,這是我在長江沿岸,看到的,走過的,最有
味道的小鎮。
    穿過小鎮,我們到了石寶寨的底層,大家開始往上爬。陳船長對我們說:這石寶寨是一
定要爬的,如果上不了頂層,只要上到第九層就夠了。那時,居高臨下,眺望長江,才能領
會這石寶寨的趣味!我們往上爬,這才發現,這石寶寨是用木頭搭建的,全部建築沒有用鐵
釘,而用榫頭彼此鑲嵌,真是奇妙極了。每層都有一個圓窗,可以眺望長江,而建築的一
面,就是玉印山的石壁。木頭的支柱都嵌進石壁中,工程實在浩大,建築得也實在巧妙。這
寶塔形的建築,越往上爬越陡,到了第三層,初霞發現木梯吱吱作響,她的懼高症又發作,
說了什麼也不肯再上去,就留在底層等我們。我和鑫濤、承賚,繼續往上走,爬了一層又一
層,爬得氣喘吁吁。但是,每層望出去的景致都不同。「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我實
在捨不得錯過任何一層!終於上到了第九層,這兒居然有個小天井,有石桌石椅可供休息,
繞到裡面一看,還有個小小的四合院呢!我不禁歎為觀止地對鑫濤說:「在北京的時候,以
為四合院是北京的特產,現在,才發現是中國的特產,無論走到哪兒,都有四合院,連這玉
印山的山頂上,也有四合院,真是太妙了!」
    一般遊客玩石寶寨,都只爬到第九層就為止了。因為另外三層太陡又太窄,不容易上
去。所以,我們到了第九層就停下來,站在那小天井中,迎風而立,看到大江環繞,又看到
山下的麥田在風中如波浪般起伏。大麥青小麥黃,麥田中一片黃黃綠綠,像一幅一幅的油
畫。真美極了。鑫濤愛得不得了,拿著照相機,東一張西一張拍個沒停。而我那個ENG小
組(已化暗為明)居然要求我,爬到第十二層上去,給他們「好好的,名正言順的」拍幾個
鏡頭!
    熊源美、劉楓、李祖平、陳船長……大家慫恿著。我在「群眾要求」下,只好往上爬,
等我爬到第十一層,就後悔了,因為第十二層的梯子是一條一條,中間空的那種,對這種梯
子,我有「先天恐懼症。」我從窗口對下面喊:
    「不爬了!到此為止!」
    「不行不行!一定要爬!」大家吼著。李祖平早把機器都架好了,鏡頭對準了十二層的
窗口,更加熱烈地喊著,「只剩一層了!拜託你,一定要爬上去呀!」
    我看看那中空的木梯,兩腿發軟。熊源美和劉楓已爬上第十一層,對我說:「如果你不
上去,我們抬也要把你抬上去!」
    沒辦法,我只好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終於上了十二層!我從圓窗中探出頭去,向第九層的人揮手,大家一片歡呼聲,我自己
也跟著歡呼。
    怪不得有人在這山頂上修寨子,原來站在這最高處,就自然而然的有「萬物皆小,唯我
獨尊」之感呢!
    石寶寨,是長江上的一顆珍珠。石寶賽,也讓我們流連忘返,愛不忍離。大家下了塔,
和初霞會合,人人急先恐後,告訴初霞,她錯過了多少美景。當她知道我居然爬上了第十二
層時,不禁大大咂舌,說:
    「我一直以為你很嬌弱,這次游長江,親眼看到你過吊橋、爬高塔,我真對你服了!」
    「你以為我真的那麼勇敢嗎?」我笑著說:「我是群眾要求,無可奈何呀!」我們大家
笑著、談著,往碼頭上走去,人人心情愉快。就在這時,忽然間,身後傳來一陣又喊又叫的
聲音,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大家停下腳步,我回頭一看,只見到一個年輕人,脖
子上掛著個照像機,一路喊著叫著,從坡上連跑帶跳地撲奔而來。我驚愕地看著他,他已喘
著氣,滿頭大汗地停在我面前,對我鞠了個躬,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不知道是瓊瑤老師來了,我居然沒有在寨裡迎接,實在對不起!剛剛得到消息,我就
一路追了過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一疊連聲地說著,弄得我目瞪口呆,滿
頭霧水。幸好陳船長趕過來說明:
    「這位是石寶寨的負責人,也就是石寶寨的主管,因為他好年輕,我們都開玩笑,稱呼
他寨主。寨主剛剛走開了,不在寨裡,得到消息是你來了,他才趕來……
    「是,是,是!」寨主因為奔跑,頭髮都被汗水貼在額上,看來有些狼狽。但他卻很威
風地對那些圍過來看我的人群大叫了一聲:「快去拿一張宣紙,還有毛筆和硯台,我們要請
瓊瑤老師題字!」我一聽,差一點暈倒。從小就怕毛筆,一生也沒練過字,居然有人要我題
字。我慌忙說:
    「我不會寫毛筆字!不能題字,你要題字幹什麼?」
    「去刻在石寶寨的石壁上!」
    我一驚,又差點暈倒。趕快振作了一下,去看看他有沒有在開我的玩笑。但那寨主一臉
的激動,似乎不像開玩笑的樣子。承賚急忙趕上來,為我解圍,對那寨主說:
    「題字就不必了!寨主從山上追到山下,跑得好辛苦!讓我幫你用你的照相機,給你和
瓊瑤拍張合影吧!」
    一句話提醒了寨主,他立刻把脖子上的照相機取下,交給承賚,一面對承賚左鞠一個
躬,右鞠一個躬,感激萬分地說:「謝謝!謝謝!謝謝!」他整整頭髮,又說:「要把石寶
寨拍進去啊!」我走過去,和他合影,一張不夠,又照了好多好多張。他一面拍照,一面左
指揮,右指揮地對村民吼叫:
    「拿宣紙啊!要全張的!快啊!筆要拿最好的,多拿幾支來啊……」原來他還沒有放棄
題字,我心驚不已。一直對他解釋我不會書法,而他卻聽也不聽,開始慌慌張張地告訴我,
他一共看了我多少本書,今天我居然會出現在他眼前,他太興奮了……我們兩個,就在那兒
各說各話,各人急各人的,就在此時,宣紙拿來了,筆也拿來了,我的天啊,我真的要暈倒
了。鑫濤眼見我要受窘,很快地走上前來,遞給我一支籤字筆:「不要用毛筆了,」鑫濤
說:「簽字筆就行了。」說著,他看向寨主:「給你題一句話吧!好不好?」
    「好!好!好!」寨主又一疊連聲地說。
    我拿了簽字筆,認真地看了那寨主一眼:
    「你千萬不要去刻在石壁上啊,否則,會讓我大大丟臉啊!」他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
只是一直鞠躬。我題了字,簽了名。抬頭一看,全船的旅客都上了船在等我。我慌忙和他握
手告別:「寨主,好好照顧石寶寨啊!明年我會帶弟弟妹妹再來參觀!」「真的嗎?」他眼
中閃著光,大叫著:「早點通知我,我好迎接你啊!」我們對他揮手,他不肯走,一直追到
船邊。我們上了船,他還在岸上揮手。船發動了,離開了碼頭,他還在碼頭上揮手……
「唉!」初霞歎了口氣,「要不感動,也很難呀!」
    真的,我就常常陷入這種感動的情緒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