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鄉愁
十二、歸元寺與黃鶴樓

    到了武漢,不能不去歸元寺。到了武漢,更不能不去黃鶴樓。這是曾虹說的。我們在武
漢,是由兩位美麗的小姐接待。一位是體協的曾虹。曾虹個子不大,年紀很輕,長相非常甜
美。鑫濤一見,就想說服她到台灣來拍電視,後來才知道,她根本就拍過電影。另一位小姐
名叫林再文,身材修長,纖穠合度,有挺直的鼻樑和閃亮的眼睛。說話極斯文,做事卻極麻
利。
    歸元寺對我來說,很陌生。我從沒有研究過這個寺廟,也不知道它有什麼特色。等我們
一去,我才發現它的古拙。不論是大門、大廳、大殿,都古色古香,絲毫沒有現代化的痕
跡。歸元寺中,最出名的,是五百尊羅漢。
    這五百尊羅漢,每個大概都有真人大小,雕塑得栩栩如生。大家背對背,排排坐地坐滿
了整個大殿。五百羅漢,每個羅漢都有他們自己的名字和長相,個個不同。我們一走進這大
殿,就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只見許多遊客和善男信女,大家也不拜佛,也不欣賞,都繞著
眾羅漢走來走去,嘴裡唸唸有辭。我們正驚訝著,林再文已經忙著對我們解釋:
    「這五百尊羅漢,每個的相貌不一樣,每個的故事也不一樣。來參拜的人,可以從任何
一個面前開始數,一個個數下去,數到自己年齡的那個羅漢,就是你的本命羅漢。這羅漢代
表你的個性、遭遇,和未來。據說,靈驗得不得了,你們要不要試一試?」林再文的話才說
完,我們一行四人,已一哄而散。各人都去選定一個自己喜歡的羅漢,開始大數特數起來。
我數到了我的「本命羅漢」,抬頭一看,法相尊嚴,慈眉善目,再看名字,原來是「無憂眼
尊者」。不知我以後生命中,是否放眼天下,皆能無憂。但,我一向主張,人如果活著,就
應該活得快樂。這「無憂眼尊者」在字面上解釋起來,似乎和我的個性非常吻合。我心中一
喜,不禁心悅誠服。慌忙去找鑫濤。要看看他的「本命羅漢」是哪一位?找了半天,才看見
鑫濤正拿著筆和紙,對著一尊羅漢在名字。一見到我,鑫濤急忙說:「快來快來!我的國文
根基不夠,這本命羅漢的名字居然認不得,你快來幫我解釋一下!」
    我抬頭一看,這位尊者的名字十分奇怪,是「□邊尊者」。這下把我也考住了,生平沒
見過這個「□」字,更別說它的意義了。我呆了呆,再看那位羅漢的長相,卻面團團如滿
月,列著嘴正笑得高興。我回頭看鑫濤,忽然覺得他和那羅漢的面貌,有幾分相似!我笑笑
說:
    「不必苦苦追究羅漢代表的意義,你只看他笑口常開,就夠了!」「大概每個羅漢,都
是笑口常開的!」鑫濤說。
    「那才不!」我說:「我一路看過來,有的很凶,有的橫眉怒目,也有的很憂愁。」
「真的嗎?」鑫濤問,原來他急急找「本命羅漢」,都疏忽了去欣賞每位羅漢的不同之處。
    於是,我們又重新去欣賞這五百羅漢,才發現確實個個面目不同,表情不同,雕工精
致,是藝術的傑作!我們在細細欣賞時,走來走去,都碰到初霞。不知怎的,鑫濤這位「賢
妹」,一直左那兒左數右數地數不停。等到她好不容易停了下來,又拿筆左記右記地記不
完。我忍不住問她:
    「你還沒有找到你的本命羅漢嗎?」
    「不是呀!」初霞說:「我的本命羅漢是找到了,我又找了我大兒子的、小兒子的、干
兒子的,現在正要去找我乾女兒的!」我一聽不妙,初霞交遊滿天下,她這樣一個個找下
去,非找上三天三夜不可!我當機立斷!跑上前去,笑著拉住她:
    「別再找了!你代找的不靈,要親自找的才靈!」
    「真的嗎:」初霞半信半疑。「我問問和尚去!。
    「也別再問了!」我說:「否則,我們就沒時間去黃鶴樓了!」
    初霞總算忍住,沒有繼續去找。當我們驅車去黃鶴樓時,她還在遺憾著;怎麼忘了幫楊
潔找一找!還有韓美林呢!還有小草呢!還有……還有……還有……呢!
    我雖然不知道歸元寺,我卻認識黃鶴樓。
    我認識黃鶴樓,是從唐詩上認識的。崔顥的「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
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已經把天下有關樓台的題詩都弄得黯然失色。在我心中,
黃鶴樓如果是以「樓」出名,不如說,是以「詩」出名,而且,我知道黃鶴樓已經幾度毀
壞,幾度重修。對「重建」「古跡」,我心裡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但是,真的到了黃鶴樓,我卻嚇了一跳。
    怎麼都沒想到,新建的黃鶴樓,是如此壯觀!完全發揮了樓台亭閣的極致。因為它太
「新,所以有些耀目。和歸遠寺比起來,前者是「古樸」,後者是「壯麗」。黃鶴樓採取了
比較華麗的顏色,豆紅色的柱子,黃色的琉璃瓦,中間的窗格,一律嵌上綠色的雕花。正樓
有六十個飛簷翹角,每角都懸上金色風鈴,真是好看極了。在正樓的前方,還有三層大廣
場,廣場前面是大門,兩邊是偏殿,左右再加上兩個亭子,黃鶴樓整體的建築是一個建築
群,並不是僅僅一個「樓」而已。在走進正樓以前,可以看到一個用青銅鑄造的「黃鶴歸
來」的銅雕,高五米,重達一噸半。據說古代大禹治水,天上玉帝為了拯救百姓,派了龜蛇
二將,變成兩座大山鎮寧長江,果然平息了水患。所以,黃鶴腳下,有龜有蛇,我對這銅雕
的興趣並不很高,總覺得造型太「現代化」。但是,我對樓前柱子上的一對對聯,卻十分喜
愛。那對聯寫的是:
    由是路入是門奇樹穿雲詩外蓬瀛來眼底
    登斯樓覽斯景怒江劈峽畫中天地壯人間
    如果不登黃鶴樓,絕不會瞭解這對聯的氣勢。上了黃鶴樓,每層都有迴廊,可以四面八
方眺望大地。長江,武漢三鎮、長江大橋和漢水橋都盡收眼底。我們四個人,和曾虹、林再
文,都一直爬到了最高的一層。迎風而立,面對長江,這才真正領悟「登斯樓覽斯景怒江劈
峽」的「畫中天地」。
    很多人不喜歡新建的黃鶴樓,說它俗氣。我和鑫濤自認是俗人,俗眼觀之,仍然頗被它
的氣勢所震懾。在樓中,陳列了歷代被毀的黃鶴樓原來模型,我們兩個看來看去,還是覺得
現在的黃鶴樓最雄偉。
    武漢,在我們的行程中,它只是一個落腳之地,並非我們行程中的「重點」,沒料到,
它也帶給我們相當大的意外。那晚,林再文的上司張維先請我們吃飯,我們又吃到了北京所
吃不到的東西,像八卦湯,東坡餅,湖北豆皮,和著名的花□魚。據說,花□魚只有長江裡
才有,非常剽悍,也非常難以捕捉,所以,極為名貴。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吃花□魚,也是第
一次聽到這個名稱,覺得其味鮮美,名字也新奇。
    我們在武漢只停留一天,第二天就要上「隆中號」(船名)去游三峽。在這一天裡,我
們去了歸元寺,去了黃鶴樓,。晚上又赴張維先的宴會。這一天,過得實在很豐富,節目也
排得很緊湊。當宴會散了,我們到了下榻的長江大飯店,四個人都很累了。但是,我絕沒料
到,「歐陽常林」卻選在這個時候登場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