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鄉愁
七、會親

    我到北京的第三天晚上,忽然有人按門鈴,我打開房門一看,門外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
陌生青年。他戴著帽子,穿著風衣,手中拎著旅行袋,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寬邊眼鏡後
面,有對深隧的眸子。他直瞪著我瞧,而我,心中竟沒來由的一跳,不知道為什麼,感到心
裡熱烘烘的。
    「如果你是瓊瑤,」那年輕人急促地說著,「那麼,我是你的表弟!」表弟?我呆了
呆,我親人的名單當中,多的是表哥表姐,卻不知道尚有表弟!我沉吟著還沒開口,表弟已
急急亮出身份:「我是袁行正的兒子,我的名字叫董韶天!」
    袁行正?我心中又「咚」的一跳,可能嗎?袁行正是我母系的嫡親四妹。當年在上海,
我的小四姨正參加話劇團,演過「雷雨」,演過「北京人」!八、九歲的我,跟著父母去看
她演戲,看得津津有味!可是,當戰局混亂的時候,我這個小四姨就失蹤了。這麼許多許多
年,我們都沒有小四姨的消息,真沒料到,四十年後,她的兒子會站在我的面前!我太意外
了,太興奮了,把表弟讓進房間,我有幾百個問題要問:
    「你媽媽呢?我的小四姨呢?」
    「我媽已經去世了!」韶天拿出了幾張已經泛黃的照片,遞到我面前。我仔細一看,年
輕的小四姨笑得甜甜的,戴著眼鏡,胖胖的小圓臉……她長得和我母親,那麼酷似啊!我再
抬頭看韶天,這才知道,初見面的那種震動,原來是來自血緣深處!「你住在哪裡?怎麼找
到了我?你還有兄弟姐妹嗎?怎麼你一個人來?……」我來不及的問問題,表弟這才露出了
「放心」的笑容,深吸了口氣說:
    「我住在上海,為了來見你,我坐了一夜的火車,從上海連夜趕來的!」我又呆住了,
看了他半天,問:
    「你住上海?你就這麼冒冒失失地趕來了?也不事先和我聯絡一下?萬一你撲了個空
呢?萬一樓下擋駕不讓你見我呢?萬一我去了天津或承德呢?」
    表弟笑了,那笑容給我的感覺是:親切,親切,親切!
    「我在報上看到你來北京的消息,我就什麼都沒想,什麼都沒考慮,只想趕快見到你!
你不知道車票多難買,我費了多大勁才弄到一張票!我有信心,一定可以見到你!說實話,
見到以後的情形,我就不敢預料了!我猜,你從來不知道世界上有個我!」確實,我從來不
知道。我伸出手去,就這樣緊緊握住他的手。此時此刻,言語太多餘,言語也不夠用了!我
們默然相對,有那麼長的一刻,只是彼此無言。
    表弟的來訪,是我「探親」的序幕。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和表弟的「出現」一樣「突
然」,有位年輕的大男孩子。在旅館的大廳中攔住了我:「我爸爸的外公,是你的祖父!」
他說。
    一時間,我愣在那兒,算不清他和我的關係。只是,他那略帶湖南腔的鄉音,使我立即
明白,他應該來自我的故鄉湖南!他看出我的困惑,馬上又補充說明:
    「我的父親名叫王代傑,我的姑姑名叫王代訓,我的名字王曉蕾!」我霎時間驚喜莫
名。原來他是我的表侄兒啊!回憶童年時期,我曾兩度回湖南,其中有一年的時間,因為父
親羈留上海,母親遠去教書,就把我和弟弟們交給代訓表姐照顧。那時的代訓表姐才新婚,
代傑表哥正少年。而現在,他們別來無恙嗎?三十九年,人與人間,會有多少滄桑呢?拉著
曉蕾,我急迫地問:「你爸爸在哪裡?你姑姑在哪裡?他們都好嗎?」
    「他們都在湖南啊!我因為在北京工作,才能見到你!」曉蕾喊著:「姑姑,你為什麼
不回湖南呢?」
    不回湖南,心緒太複雜,一時無法向面前這個大男孩子解釋清楚。我看著曉蕾,心底所
有埋伏的親情,以及對家鄉的眷戀,對湖南的懷念……都在一剎那時間湧了出來,一股腦兒
的傾灑在曉蕾的身上。那天晚上,我整晚和曉蕾談著,談他的父親,談他的姑姑,談我的童
年。
    韶天和曉蕾,前者是我母系的親人,後者是我父系的親人。沒有料到,我居然在北京,
見到了我父母雙方的親人。事實上,和親人的見面,這還是開始。幾天後,韶天已經幫我聯
絡上所有在北京的「袁家人」(我母親姓袁),我在旅館樓下的四季餐廳,席開二桌,和這
些親人一一見面!
    很難形容那個晚上。我的姨媽們、舅舅們都來了。確實,像鑫濤所預言的,這些親人都
「相見不相識」了。大家拉著我的手,搶著告訴我,他是我的幾舅,她是我的幾姨,她是我
的哪個舅媽。他又是我的哪個姨夫……我面對一屋子的白髮慈顏,只感到淚水往眼眶裡盈
滿……哦,人,真該珍惜能相聚的時刻,因為,「相聚」是這樣不容易呀!那晚,我沒喝多
少酒,卻感到自己醉了!
    見完袁家在北京的親人,我想,我大概見不到湖南的親人了。誰知道,在我離開北京的
前一天,我的代訓表姐,代傑表哥,和我的表外甥唐昭學,卻遠迢迢地從湖南,乘火車趕來
北京和我相會了。我那代訓表姐,已經六十八歲,因為火車擁擠,竟然是站著來北京的!
    別提我一見到他們的那份震動了。當年剛新婚的表姐,如今已白髮蒼蒼,當年正青春的
表哥,現在也頭頂微禿了。唐昭學,他比我小一輩,年齡卻比我大一截。在我童年時,他常
帶著我遊山玩水。記憶最深刻的,是他有一支笛子,我卻在一次淘氣中,把他的笛子敲碎
了!當我重提往事時,他們都說記不得了。卻不住的稱讚我兒時有多「乖」,有多「懂
事」,善良的他們,都不記得我的「錯」,只記得我的「好」!
    代訓表姐擁著我,哭了。一面哭,一面絮絮叨叨地說:
    「當初送你們全家上火車,實在想不到,一分手就是這麼多年!噢,我們都想死你了!
可是,你明天又要走了,怎麼辦!怎麼辦?」我摟著表姐,嘴裡不停地說:「別傷心呀!我
們總算見著面了呀!明年我可以再回來呀,以後不會一別就是三十九年呀……。我說著說
著,眼淚卻滾出來了!於是,我們擁抱著流淚,流完淚,我們又急迫地打量著彼此,急迫地
去為對方拭淚,然後,又緊緊抱著,笑了。
    唉!我想起我自己寫的四句歌詞:
    「別也不容易,見也不容易!
    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
    此時此刻,真是「聚散兩依依」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