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片雲

    午後五點鐘。考完了最後一節課,宛露鬆了一口氣,題目出得都很容易,看樣子,這學
校生涯,是到此結束了。以後,等著她去奮鬥的,該是事業和前途吧!收拾好書本,她走出
教室,她的同窗好友陳美盈和許繡嫦一左一右的走在她身邊,正在爭辯著婚姻和出國的問
題。陳美盈認為現代的年輕人都往國外跑,只有到國外去「闖天下」才有前途,許繡嫦卻是
悲觀論者,她不停的說:「女孩子,闖什麼鬼天下,我媽跟我說,世新畢業,也算混上了一
個學歷,找丈夫容易一點罷了。想想看,這世界也很現實,女孩子念到博士碩士,發神經病
而回國的多得很,沒有一個男人希望自己的太太超過自己!所以,正經八百,不如去找張長
期飯票!」「嘖嘖,」陳美盈直咂嘴:「你好有志氣!才二十來歲,就急著要出嫁!你不想
想,外面的世界那麼大,我們連看都沒看過,唸書就念掉了十四、五年,好不容易混畢業
了,才正該享受我們的人生,你就急著往廚房裡鑽了。結婚是什麼?結婚是女孩子的牢籠,
從此成為燒鍋煮飯,生兒育女的機器……」「誰要你去燒鍋煮飯生兒育女?」許繡嫦說:
「難道你不會找個有錢人嫁嗎?」「有錢人全是老頭子!」陳美盈叫:「誰生下來就會有
錢?等他賺到錢的時候,就已經七老八十了。至於公子哥兒那種人,我是碰都不要去碰
的……」
    「我懂了!」許繡嫦接口:「你的出國夢,也不過是到國外去找個博士嫁!」「你懂?
你根本不懂……」
    「喂喂喂!」宛露忍無可忍的大叫了起來:「我覺得你們兩個的辯論呵,叫作無聊透
頂!」
    「怎麼了?」許繡嫦問:「你要幹什麼呢?」
    「我也不出國,我也不結婚!」她揚著頭說。「我去當記者,一切未來的事,都順其自
然!我從不認為自己有多偉大,一個平凡的人最好認清楚自己的平凡,我生來就不是能成大
事立大業的那種人!我嗎?我……」她笑了起來,仰頭看天。「我是一片雲。」「你是一片
雲!」許繡嫦大叫:「你是個滿腦子胡思亂想的小瘋子!」「哈!」宛露更加笑了起來:
「也可能!說這句話的並不止你一個!」她們已經走到了學校門口,還在那兒吱吱喳喳的辯
個不停,忽然間,有一陣汽車喇叭響,一輛「跑天下」就馳了過來,停在她們的面前。同
時,友嵐的頭伸出了車窗,揚著聲音叫:「宛露,我特地來接你!」
    宛露望望友嵐,笑了。回頭對許繡嫦和陳美盈揮了揮手,她倉促的說:「不跟你們亂蓋
了,我要走了!」
    許繡嫦目送宛露鑽進了友嵐的車子,她愕然的對陳美盈說:「看樣子,會叫的狗不咬,
會咬的狗不會叫,她整天嘻嘻哈哈,跳跳蹦蹦,像個小孩子似的,卻有男朋友開著汽車來接
她!」「或者,是她的哥哥!」陳美盈說。
    「她哥哥我見過,在航空公司當職員,有什麼能力買汽車?而且,哥哥會來接妹妹嗎?
少驢了!」
    宛露可沒聽到這些話,她也不會在意這些話,一頭鑽進了車子裡,坐在友嵐的身邊,友
嵐正預備發動車子,宛露卻及時叫了一聲:「慢一點!」「怎麼?」「看看車窗外面,」宛
露笑嘻嘻的說:「剛剛在跟我說話的那兩個女孩子,你看見了嗎?」
    「是呀,看到了,幹嘛?」
    「看清楚了嗎?」友嵐對那兩個女孩再仔細看了一眼,狐疑的說:
    「看清楚了,怎麼樣?」
    「對那一個有興趣?我幫你介紹!」
    友嵐瞪了宛露一眼,「呼」的一聲發動了車子,加足油門,車子像箭般射了出去,宛露
因這突然的衝力,身子往後一倒,差點整個人滾倒在椅子裡。她坐正身子,訝然的張大眼睛:
    「你幹嘛?表示你買了車子神氣嗎?還是賣弄你的駕駛技術?」「分期付款買一輛跑天
下,沒什麼可神氣,」友嵐悶悶的說:「至於駕駛技術,更沒必要在你面前賣弄。」
    「呵,你在生氣嗎?」宛露天真的望著他。「誰惹你生氣了,講給我聽聽!是不是你又
在為你那些工人抱不平?嫌老闆太小氣?」友嵐回過頭來,深深的看了宛露一眼,他不由自
主的歎了口氣。「宛露,」他低低的說:「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宛露詫異的說:「我很好呀!」
    友嵐再看了宛露一眼,就閉緊嘴巴不說話,只是沉默的開著車子。宛露也不在乎,她的
眼睛望著車窗外面,心情好得很,考完了,她只覺得「無試一身輕」。望著那向後飛馳的街
道、商店,和那些熙攘的人群,她心裡又被歡愉所充滿了。不自主的,她開始輕聲的哼著一
支歌: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更無需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
    
    友嵐燃起了一支煙,噴出一口煙霧,他的眼睛直直的望著車窗外面,靜靜的說:「如果
你要唱歌,能不能換一支?」
    宛露驚奇的回過頭來。
    「哦,你不喜歡這支歌嗎?我覺得它很好聽。我告訴你,徐志摩寫過那麼多首詩,就這
一首還有點味道。至於什麼『別擰我,我疼!』簡直會讓我吐出來。這些名詩人,也不是每
首都好的。好比,胡適有一首小詩,說是:『本想不相思,為怕相思苦,幾番細思量,寧可
相思苦。』我就不知道好在那裡?為什麼寧可相思苦?人生應該及時行樂,幹嘛要『寧可』
去苦呢?我就不懂這寧可兩個字!怎麼樣都不懂!」
    「假如——」友嵐重重的噴著煙。「你無法不相思,又不願『寧可相思苦』,你怎麼辦
呢?」
    「去爭取呀!」宛露挑著眉毛說:「寧可兩個字是認輸,認輸了還有什麼話說?寧可相
思苦!聽起來好像滿美的,想想就真沒道理!」她再望向車窗外面,忽然大叫了起來:「喂
喂,友嵐,你到什麼地方去?」
    「到郊外。」「幹嘛要到郊外?」「找一個地方,去解決一下這『寧可』兩個字!」
    宛露張大眼睛,困惑的看著友嵐。
    「你在和我打啞謎嗎?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懂的,宛露。」他平平靜靜的說:「你最大的武器,是用天真來偽裝自己。你和我
一樣明白,你並不像你外表所表現的那麼孩子氣!即使你真是個孩子,現在也應該有個人來
幫助你長大!」她心裡有些瞭解了,頭腦裡就開始昏亂了起來。
    「喂喂,」她亂七八糟的嚷著:「我不要長大,也不要任何人來幫助我長大!我就是
我,我要維持我的本來面目,媽媽說的,我就是這個樣子最好!你不要枉費工夫,我告訴
你,一定是勞而無功的!喂喂,你聽到沒有?」
    他把車子煞住,停在路邊上,這兒是開往淡水的公路,路邊是兩排木麻黃樹,樹的外
面,就是一片青蔥的秧田。郊外那涼爽而清幽的空氣,拂面而來,夏季的風,吹散了她的頭
發,黃昏的晚霞,堆在遙遠的天邊,映紅了天,映紅了地,也映紅了她的面頰。「不要緊
張,好嗎?」他溫柔的凝視著她,把手蓋在她的手背上。「我並不要對你做什麼,只因為你
今天考完了,我也下班了,就接你到郊外去散散心,這並不值得大驚小怪,是不是?從小,
我們就在一塊兒玩的,那時候,你可不像現在這樣畏首畏尾。」「我畏首畏尾嗎?」她生氣
的嚷。「你別看不起人,我從來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那麼,我們去郊外走走,然後去淡水吃海鮮。」
    「媽媽會等我吃晚飯。」她有些軟弱的說。
    「你母親那兒嗎?我早就打電話告訴她了,我說我會請你在外面吃飯。」「哦!」她低
低的嘰咕:「看樣子,你早就有了預謀,你是——」她咬咬嘴唇。「相當陰險的!」
    他再看了她一眼,微笑了一下。就發動了車子,往前面繼續駛去。宛露倚著窗子,望著
外面的樹木和原野,開始悶悶的發起呆來。好一會兒,車子往前馳著,兩個人都默默不語。
可是,沒多久,那窗外絢麗的彩霞,那一望無際的原野,那拂面而來的晚風,那光芒四射的
落日……都又引起了她的興致,不知不覺的,她又在唱歌了: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他皺了皺眉,不再打斷她的興致,他專心的開著車子。車子滑進了淡水市區。友嵐把車
子停在淡水市,和宛露一起下了車,時間還早,他們漫步穿過了市區,在淡水的郊外,有一
大片的松林,松林裡還有個木造的、古老的廟堂。他們走進了松林,四周靜悄悄的,只有那
傍晚的風,穿過樹梢,發出如歌般的松籟。空氣裡飄蕩著松葉和檀香的氣息,是薰人欲醉
的。然後,有一隻蟬忽然鳴叫了起來,引起了一陣蟬鳴之聲。宛露側耳傾聽,喜悅的笑了。
「知了!知了!」她說:「我小時候常問媽媽,到底知了知道些什麼了?」他凝視她,無法
把眼光從她那愛笑的臉龐上移開。
    「記得很多很多年以前,我曾經捉了一隻知了給你的事嗎?」她歪著頭沉思,笑了,眼
睛發亮。
    「是的,我說要聽它唱歌,你就捉了一隻來,我把它關在一個小籠子裡,可是,它卻不
再唱歌了,幾天之後,它就死了。」笑容離開了她的嘴角,她低下頭去。「我們曾經做過很
殘忍的事情,是不是?」「每個孩子都會做類似的事。」他說,緊盯著她:「記得那些螢火
蟲嗎?」「啊!」她的臉色開朗了,整個眼睛裡都燃燒著光采。抬起頭來,她用發光的眼睛
凝視著他。「啊!那些螢火蟲!」她叫著:「那時候我們還用蚊帳,你和哥哥,你們捉了幾
百隻螢火蟲來,放在我的蚊帳裡,叫我坐在裡面,那些螢火蟲一閃一閃的,飛來飛去,停在
我的衣服上,頭髮上,像幾千幾百顆星星,你們叫我螢火公主。」
    他眩惑的、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
    「直到如今,」他啞聲說,「我沒有忘記你那時候的樣子。」他伸出手去,輕輕的捉住
了她的一隻手,她背靠在一棵松樹上站著,開始心神恍惚起來。她的笑容凝在唇邊,眼裡有
著抹被動的、不知所措的神情。「哦,宛露!」他喘息著低喊:「別再和我捉迷藏吧,別再
躲我吧,好不好?你知道,你在折磨我!」「哦,」她驚惶的想後退,但那樹幹擋住了她,
她緊張而結舌的說:「你……你是什麼意思!」
    「只有傻瓜才不知道我的意思!」他說,忽然間,用雙手把她壓在樹幹上,他溫柔而激
動的說:「我無法再等你長大,我已經等得太久太久了!」
    然後,他的頭一下子就俯了下來,在她還心慌意亂的當兒,他的嘴唇已緊貼在她的唇上
了。她的心臟一陣狂跳,腦裡一陣暈眩,她覺得不能呼吸,不能思想,不能動彈……但是,
這一切都是在剎那之間的事,立即,她的感覺回復了,第一個從腦中閃過的念頭,就是一種
莫名其妙的憤怒,她覺得被侮辱了,被欺侮了,被人佔了便宜了,舉起手來,她連思想的余
地都沒有,就對著他的臉頰抽去了一掌,那耳光的聲音清脆的響了起來,他一怔,猝然的放
開了她。
    「你欺侮人!」她大叫:「你有什麼權利這樣做?你欺侮人!」她跺腳,孩子氣的淚水
在眼眶裡打轉。「你欺侮我,你佔我便宜!你這壞蛋!你這流氓!我不要理你,我再也不要
理你!」她轉身就往松林外面衝去。
    「宛露!」他叫了一聲,一把拉住她,臉漲紅了,呼吸沉重的鼓動了他的胸腔,他竭力
在壓制著自己。「我不是欺侮你,我不是佔你便宜,如果我是欺侮你,我就不得好死!或者
我操之過急,或者我表現得太激烈,但是,你但凡有一丁點兒感情,也該知道我對你的一片
心!你又不是木頭,不是岩石,你怎能看不出來?感覺不出來?我在你生日那天,就告訴過
你……」「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宛露掙扎開了他的掌握,逃避的用手蒙住了耳朵。「我
不要聽你的解釋,我什麼都不要聽!」
    「很好!」他咬牙說,漲紅的臉變成蒼白了。「我懂了,你並不是不瞭解感情,你只是
心裡沒有我!」他重新抓住了她,眼睛裡冒著火,他搖撼她的身子,受傷的叫著:「你說,
是不是?你說!如果我很討厭,你告訴我,你就讓我死掉這條心!你說!你說!」
「我……」她掙扎著開了口,眼睛瞪得大大的,心裡像一堆亂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
事,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那蒼白的面龐,他那受傷的神情,他那熱烈的、冒著火焰的眸
子,在在都刺痛了她的心。童年的許多往事,又像風車般在她面前旋轉了。唉唉!顧友嵐,
他曾是她的大朋友,大哥哥!她心裡沒有他嗎?她心裡真沒有他嗎?她糊塗了,她頭昏了,
她越來越迷茫了。掙扎著,她囁囁嚅嚅的說:「我……我……我……」他忽然用手蒙住了她
的嘴,他的眼睛裡有著驚懼與忍耐,他的喉嚨沙啞:「不,別說!我想我連聽的勇氣都沒
有。」他的手從她唇上滑了下來,他的聲音軟弱無力得像耳語:「我道歉,宛露。對不起,
宛露。不要告訴我什麼,千萬不要!讓我仍然保存一線希望吧!或者,」他頓了頓,聲音愴
惻而淒苦。「我的機會並不比那個新聞記者差!我會等你,宛露,我永遠會等你!」
    宛露的眼睛睜得更大了,原來他知道孟樵!原來他瞭解她的一舉一動!她瞪著他,好半
天,無法說話,也無法移動,然後,她垂下了眼瞼,像蚊子叫般輕哼了一句:
    「我想回家。」他凝視了她好一會兒,咬著牙,他忍耐的歎口氣:
    「好吧,我送你回家!」
    沒有吃海鮮,沒有吃晚飯,甚至,沒有再多說什麼。在開車回台北的路上,他們兩個都
默然不語,都若有所思,都精神恍惚。宛露不再唱歌了,她失去了唱歌的情緒,只是這樣一
趟淡水之行,似乎把她身上某種屬於童年的、屬於天真的歡愉給偷走了。她無法分析自己的
情緒,只能體會到一種莫名其妙的酸澀,正充滿在她的胸懷裡。
    車子回到台北,天已經完全黑了。台北市,早已是萬家燈火。友嵐低低的說了句:
    「飯也不吃了嗎?」「不想吃!」他偷眼看她,咬住嘴唇,和自己生著悶氣;不吃就不
吃,他加快了車速,風馳電掣的把她送到了家門口。
    宛露跳下車來,按了門鈴,回眼看友嵐,他仍然坐在駕駛座上,呆呆的望著她出神。她
心裡不由自主的掠過一陣溫柔而憐憫的情緒,她想說什麼,可是,門開了。
    兆培看到宛露,似乎吃了一驚,他立即說:
    「你們不是預備玩到很晚才回來嗎?」
    友嵐一句話都沒說,一踩油門,他的車子沖走了。
    宛露往屋子裡就走,兆培慌忙伸手攔住她。
    「別進去,家裡有客人!」
    「有客人?」宛露沒好氣的說:「有客人關我什麼事?有客人我就不能回家嗎?哦——
」她拉長聲音,恍然大悟的站住了。「是玢玢的父母,來談你們的婚事,對不對?這也用不
著瞞我呀!」甩甩頭,她自顧自的衝進了屋子,完全沒去注意兆培臉上尷尬的神情。一走進
客廳,她正好聽到母親在急促的說:「許太太,咱們這事再談吧,我女兒回來了。」
    許太太?玢玢是姓李呀!她站住了,立即,她看到一個裝扮十分入時的中年女子,和一
個白髮蕭蕭,大腹便便的老年紳士坐在客廳裡。父母都坐在那兒陪著他們,不知道在談什
麼,她一進去,就像變魔術似的,全體人都楞在那兒,呆望著她。她不解的摸摸頭髮,看了
看自己的衣服,似乎並沒什麼不得體之處呀,為什麼大家都好像看到火星人出現了一般?她
正錯愕著,段立森及時開了口:
    「宛露,這是許伯伯和許伯母。」
    宛露對那老頭和女人掃了一眼,馬馬虎虎的點了個頭,含含糊糊的叫了聲:「許伯伯,
許伯母!」那許伯伯坐著沒動,只笑著點了個頭,許伯母卻直跳了起來,一直走到她的身
邊,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從上到下的打量著。她被看得好不自在,也瞪著那許伯母
看,一頭燙得卷卷的頭髮,畫得濃濃的眉毛,眼睛上畫著眼線,卻遮不住眼尾的魚尾紋,戴
著假睫毛,塗著鮮紅的口紅……記憶中,家裡從沒有這一類型的客人!她皺攏眉頭,想抽出
自己的手,那許伯母卻把她抓得更緊了。
    「啊呀,她長得真漂亮,是不是?段太太,她實在是個美人胎子,是不是?五月二十的
生日,她剛滿二十歲,是不是?啊呀!」她轉頭對那個許伯伯說:「伯年,你瞧!她好可
愛,是不是?」她的嘴唇哆嗦著,眼裡有著激動的淚光。
    這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冒失伯母!宛露用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臉上一定已經帶出
了不豫之色,因為,父親很快的開了口:「宛露,你很累的樣子,上樓去休息吧!」
    她如逢大赦,最怕應付陌生客人,尤其這種「十三點」型,故作親熱狀的女人!她應了
一聲,立即轉身往樓上衝去,到了樓上,她依稀聽到母親在低低的、祈求似的說:
    「許太太,咱們改天再談吧,好不好?」
    什麼事會讓母親這樣低聲下氣?她困惑的搖搖頭,衝進了臥室,她無心再去想這位許伯
母。站在鏡子前面,她望著鏡中的自己,心裡迷迷糊糊的回憶著松林裡的一幕。友嵐,他竟
取得了自己的初吻!初吻!她望著自己的嘴唇,忽然整個臉都發起燒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