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29

    不管祖望多麼痛心,多麼絕望,展家的踐局,還是要他來面對。他悲哀的體會到,雲飛
已經投效了敵人,離他遠去,不可信任。雲翔是個暴躁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現在,
只有老將出馬了。他壓制了自己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驕傲,去了一趟大風煤礦,見了鄭老
板。這是桐城數代以來,第一次,『展城南』和『鄭城北』兩大巨頭,正式交談。沒有人知
道這兩個「名人」,到底談了一些什麼。但是,祖望在鄭老闆的辦公廳裡,足足逗留了四個
小時。
    祖望回到家裡,直接就去找雲翔,把手中的一疊借據,摔在他面前。
    「你這個畜生!你這個敗家精!這些借據,全是你親筆畫押!我剛剛去看了鄭老闆,人
家把你的借據,全體拿來給我看,糧食店和綢緞莊,還不夠還你的賭債!人家一副已經網開
一面的樣子……想我展祖望,和他是平分秋色的呀,現在竟落魄到這個地步!你不如拿一把
刀,把爹給殺了算了!」
    雲翔紅著眼睛,自從天虹去世,夜梟隊叛變,紀總管捲逃……這一連串的打擊,已經讓
他陷進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態。他大叫著說:
    「那不是我輸的!是我中了圈套!那個雨鵑,她對我用美人計,把我困在待月樓,然
後,鄭老闆和他的徒子徒孫,就在那兒搖旗吶喊,讓我中計!雲飛在後面出點子!我所有的
弱點,雲飛全知道,他就這樣出賣我,陷害我!都是雲飛,都是雲飛,不是我!都是雲
飛……」
    祖望沈痛已極的看著雲翔,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你不要再把責任推給雲飛了!今天,鄭老闆給我看了一樣東西,我才知道,雲飛對
你,已經仁至義盡了!」
    「什麼東西?鄭老闆能拿出什麼好東西來給你看?」
    「一張狀子!一張二十一家聯名控告你殺人放火的狀子!原來,你把溪口那些老百性這
樣趕走,你真是心狠手辣!現在,人家二十一戶人家,要把你告到北京去,這張狀子遞出
去,不但你死定了,我也會跟著你陪葬!二十一戶人家裡,蕭家排笫一戶!」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雲飛一定要弄死我,他才滿意!」
    「是雲飛撤掉了這張狀子!」祖望大聲說:「人家鄭老闆已經清清楚楚告訴我了,不是
雲飛極力周旋,極力化解蕭家姐妹的仇恨,你根本已經關進大牢裡去了!」
    雲翔暴跳起來,跳著腳大嚷:
    「你相信這些鬼話?你相信這張狀子不會遞出去?雲飛那麼陰險,蕭家姐妹那麼惡毒,
鄭老闆更是一個老奸巨猾,你居然去相信他們?」
    「是!」祖望眼中有淚:「我相信他!他的氣度讓我相信他,他的誠懇讓我相信他……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事實,讓我相信他!我直是糊塗,才被你牽著鼻子走!」
    雲翔又驚又氣又絕望,他已經一無所有,只有祖望的信任和愛。現在,眼看這僅有的東
西也在消失,也被雲飛奪去,他就怒發如狂了,大喊著:
    「雲飛在報仇,他利用鄭老闆來收服你!他一定還有目的,他一定不會放過我的!只有
你才會相信他們,他們是一群魔鬼,一心一意要把我逼得走投無路!說不定明天警察就會來
抓我,他們已經關過我一次了,什麼壞事做不出來?說不定他們還想要展家這棟房子,要把
我弄得無家可歸……」
    「他已經在重建寄傲山莊了,怎麼會要這棟房子?」
    雲翔大震,如遭雷殛,大吼:
    「他在重建寄傲山莊?那個地是我辛辛苦苦弄到手的,他有什麼權利重建寄傲山莊?他
有什麼權利霸佔我的土地?」
    「你別說夢話了!」祖望看到他這樣狂吼狂叫,心都冷了:「那塊地我早就給了雲飛!
那是雲飛的地,嚴格說,是蕭家的地!當初,如果你不去放火,不去搶人家的土地,說不
定,今天展家的悲劇,都可以避免!可惜,我覺悟得太晚了!」
    雲翔聽到祖望口口聲聲,倒向雲飛,不禁急怒攻心:
    「你又中計了!鄭老闆灌輸你這些思想,你就相信了!哇……」他仰天大叫:「我和雲
飛誓不兩立!誓不兩立……」
    祖望看著他,覺得他簡直像個瘋子。耳邊,就不由自主的,響起雲飛的話:
    「老天要讓一個人滅亡,必先讓他瘋狂!」
    祖望一甩頭,長歎一聲,出門去了。
    雲翔瞪大了眼睛,眼裡佈滿了血絲,整個人都陷進絕望的狂怒裡。
    雲翔幾乎陷入瘋狂,雲飛卻在全力重建「寄傲山莊」。
    雲飛已經想清楚,他必須把展家的悲劇,徹底擺脫,才能解救自己。為了不讓自己再去
想展家,他就把全副精力,都用在重建寄傲山莊的工作上。
    這天,重建的寄傲山莊,已經完成了八成,巍峨的聳立著。雲飛帶著阿超,和無數的男
男女女,興高采烈的工作著,大家唱著歌,熱熱鬧鬧。
    雲飛和阿超,比任何人都忙碌,建築圖是雲飛畫的,各種問題都要管,前後奔跑。阿超
監工,一下子爬到屋頂上,一下子爬到鷹架上,要確定各部份的建築,都是堅固耐用的。雨
鳳、雨鵑照樣在煮飯燒菜,唱著歌,小三小四小五在人群中穿梭。整個工作是充滿歡樂的,
敲敲打打的聲音,此起彼落,歌唱的聲音,也是此起彼落,笑聲更是此起彼落。
    黃隊長帶著他的警隊,也在人群裡走來走去。他們是奉廳長的命令,來「保護」和「支
持」山莊的重建工作。可是,連日以來,山莊都建造得順順利利。他們沒事可幹,就在那兒
喝著茶,聊著天,東張西望。
    冬天已經來臨了,北風一陣陣的吹過,帶著涼意。雨鳳端了一碗熱湯,走到雲飛面前,
體貼的說:
    「來!喝碗熱湯吧!今天好像有點冷!」
    「是嗎?我覺得熱得很呢!大概心裡暖和,人也跟著暖和起來!」雲飛接過湯,一面喝
著,一面得意的看著那快建好的山莊:「看樣子,不到一個月,我們就可以搬進來住!你覺
得,這比原來的寄傲山莊如何?」
    「比原來的大,比原來的精緻!哇,我等不及要看它蓋好的樣子!等不及想搬進來!我
真沒有想到,我的夢,會一個一個的實現!」
    雲飛看著山莊,回憶著,微笑起來:
    「我還記得,你在這兒,捅了我一刀!」
    雨鳳臉一熱,前塵往事,如在目前:
    「如果那天你沒趕來,我已經死在這兒了!」
    雲飛深情的看著她:
    「後來,我一直想,冥冥中,是你爹把我帶來的!他知道他心愛的女兒,有生命危險,
引我來這兒,替你挨一刀!」
    雨鳳震撼著,回憶著:
    「我喜歡你這個說法!後來,雨鵑也說過,可能是爹的意思,要我「報仇」!現在回
想,爹從來沒有要我們報仇,他只要我們活得快樂!」她就抬頭看天,小小聲的問:「爹,
是嗎?」
    雲飛最喜歡看她和「爹」商量談話的樣子,就也看天,摟住她說:
    「爹,你還滿意我嗎?」
    「我爹怎麼說?」她笑著問。
    「他說:滿意,滿意,滿意。」
    雨鳳燦爛的一笑,那個笑容,那麼溫柔,那麼美麗。他的眼光,就無法從她的臉龐上移
開了,他感動的說:
    「以前,我總覺得,人活到老年,什麼都衰退了,就很悲哀。所以,我一直希望自己不
要活得太老。可是,自從有了你,我就不怕老了。我要和你一起老,甚至,比你活得更老,
好照顧你一生一世。」
    她看著寄仿山莊,神往的接口:
    「我可以想像一個畫面,我們在寄傲山莊裡。那是冬天,外面下大雪,我們七個人,都
已經很老了,在大廳裡圍著火爐,一面烤火,一面把我們的故事,寄傲山莊的故事,講給我
們的孫子們聽!唔,好美!」
    雨鵑奔過來,笑著問:
    「什麼東西好美?」
    雨鳳心情好得不得了,笑看雲飛,說:
    「當我們都老到需要拄枴杖的時候,雨鵑不知道脾氣改好沒有?如果還是脾氣壞得不得
了,說不定拿著枴杖,指著阿超說這說那,阿超一生氣,結果,我們就都沒有枴杖用了!」
    雨鵑聽得一楞一愣的,問:
    「為什麼沒有枴杖用呢?」
    「都給阿超劈掉了!」
    雲飛大笑。雨鵑一跺腳,鼓著腮幫子:
    「好嘛!我就知道,會給你們笑一輩子!」
    三個人嘻嘻哈哈,阿超遠遠的看,忍不住也跑過來了。
    「你們說什麼說得這麼開心?也說給我聽一聽!」
    雲飛笑著說:
    「從過去,到未來,說不完的故事,說不完的夢!」
    四個人正在談著,忽然間,遠方煙塵滾滾,一隊人馬正快速奔來。
    雨鵑一凜,把手遮在額上看:
    「有馬隊!怎麼這個畫面好熟悉!」
    雲飛也看了看,不經意的說:
    「鄭老闆說,今天會派一隊人來幫忙,大概鄭老闆的人到了!你們不要緊張,誰都知
道,黃隊長駐守在這兒,不會有事的!」
    雨鵑就笑著提醒雨鳳:
    「我們也趕快去工作吧!別人做事,我們聊天,太對不起大家了!」
    「是!」姐妹倆就快快樂樂的跑去工作了。
    馬隊越跑越近,阿超覺得有點不對,凝視著馬隊。雲飛也覺得有點奇怪,也凝視著馬隊。
    阿超喃喃自話:
    「不可能吧!夜梟隊已經解散了!」
    「我覺得不太對勁……」雲飛說:「夜梟隊雖然解散了,雲翔要組織一個馬隊,還是輕
而易舉的事!你最好去通知一下黃隊長,讓他們防範一下!」
    阿超立刻奔去找黃隊長。
    雲飛的推測完全正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陷進瘋狂狀態的雲翔!
    雲翔帶著人馬,怒氣騰騰,全速衝來。遠遠的,他就看到那棟已經快要建好的寄傲山
莊,巍峨的聳立在冬日的陽光裡!比以前的山莊更加壯觀,更加耀眼。他這一看,簡直是氣
沖牛鬥,怒不可遏。這樣明目張膽的重建寄傲山莊,根本就是對他示威,對他炫耀,對他宣
戰!真是欺人太甚!他回頭大喊:
    「點火!」
    十幾支火把燃了起來。雲翔高舉著火把,大吼:
    「衝啊!去燒掉它!燒得它片瓦不存!衝啊……」
    於是,雲翔就帶著馬隊,快馬衝來。他來得好快,轉眼間就衝進了工地,他掠過雲飛身
邊,如同魔鬼附身般狂叫:
    「燒啊!衝啊!誰都不許重建奇傲山莊!燒啊!衝啊!衝垮它!燒掉它……」
    馬隊衝進工地,十幾枝火把,丟向正在營造的屋子。
    一堆建材著火了,火舌四竄。
    工地頓時間,陷入一片混亂,騾子、馬、牛、孩子、婦人……四散奔竄。
    小五大驚,往日的惡夢全回來了,在人群中奔逃尖叫:
    「魔鬼又來了,魔鬼又來放火了!大姐!二姐……阿超大哥……救命啊!」
    孩子們受到感染,紛紛尖叫,四散奔逃。
    雨鵑、雨鳳奔進人群,雨鵑救小五,雨鳳抱住另一個孩子跑開。婦人們跑過來,抱著自
己的孩子奔逃。混亂中,阿超一聲大叫:
    「大家不要亂!女人救孩子,男人救火!」
    大家立刻行動,救孩子的救孩子,救火的救火。
    黃隊長精神大震,總算英雄有用武之地了,他舉起長槍,對著天空,連嗚三槍。大吼:
    「警察廳有人駐守,誰這麼大膽子,來這兒搗亂放火,全給我抓起來!抓起來!」
    槍聲使馬隊上的人全體嚇住了,大家勒馬觀望。
    雲飛急忙把握機會,登高一呼:
    「各位趕快停下來!都是自己人,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他看到熟面孔,大叫:「老趙!
    阿旺!你們看看清楚……一個夜梟隊都改邪歸正了,你們還要糊塗嗎?」
    馬隊上的人面面相覷,看到黃隊長,又看到雲飛,覺得情況不對,老趙就翻身下馬,對
雲飛拜倒:
    「大少爺!對不起,我們糊里糊塗,根本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其他隨從,跟著倒戈,紛紛跳下馬,對雲飛拜倒。喊著:
    「咱們不知道是大少爺在蓋房子,真的不知道!」
    雲飛就對隨從們大喊:
    「還不快去救火!」
    隨從立刻響應,有的去救火,有的去拉回四散的牲口。阿超帶頭,把剛剛引燃的火頭,
一一撲滅。
    雲翔騎著馬,還在瘋狂奔馳,瘋狂踐踏。他回頭,看見家丁們竟然全部臣服於雲飛,放
火的變成了救火,更是怒發如狂,完全喪失了理智。一面策馬狂奔,對著雲飛直衝而來,一
面大喊:
    「展雲飛,我和你誓不兩立!我和你誓不兩立……」
    阿超一見情況不對,丟下手中的水桶,對雲飛狂奔過來。
    雨鳳抬頭,看見雲翔像個凶柙惡煞,揮舞著馬鞭,衝向雲飛,不禁魂飛魄散,尖叫著,
也跌跌衝衝的奔過來。
    雨鵑、小四、小三、小五全部奔來。
    眼見馬蹄就要嘗到雲飛頭上,危急中,黃隊長舉槍瞄準,槍口轟然發射。
    雲翔絕對沒有想到,有人會對他放槍,根本沒有防備,正在橫衝直撞之際,只覺得腿部
一陣火辣辣的劇痛,已經中彈,從馬背上直直的跌落下來,正好跌落在雲飛腳下。雲飛看著
他,大驚失色。
    黃隊長一不作二不休,舉起槍來,瞄準雲翔頭部。大吼著說:
    「慕白兄,我今天為桐城除害!讓桐城永絕後患!」
    槍口再度轟然一響。
    雲飛魂飛魄散,大吼:
    「不可以……」
    他一面喊著,一面縱身一躍,飛身去撞開雲翔。
    雲翔被雲飛的身子,撞得滾了開去。但是,子彈沒有停止,竟然直接射進雲飛的前胸。
    阿超狂叫:
    「慕白……」
    雨鳳狂叫:
    「不要……慕白……不要……」
    黃隊長拋下了槍,臉色慘白,駭然大叫:
    「你為什麼要過來,我殺了他一勞永逸,你們誰都不用負責任呀!」
    雲飛中了槍,支持不住。他愕然的跪倒,自己也沒料到會這樣。他掙扎了兩下,就倒在
地上。阿超撲奔過來,抱住他的頭。
    「慕白!你怎樣?你怎樣……」
    雨鳳連滾帶爬的衝了過來,撲跪在地。她盯著他,淚落如雨。哭著喊:
    「慕白!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雲飛用手壓著傷口,血流如注,他看著雨鳳,歉疚的說:
    「雨鳳,對不起……事到臨頭,我展家的血液又冒出來了……我不能讓他死,他……
「畢竟」是我兄弟!」
    他說完,一口氣提不上來,暈死過去。雨鳳仰天,哀聲狂叫:
    「慕白……慕白……慕白……」
    雨鳳的喊聲,那麼淒厲高亢,聲音穿雲透天而去,似乎直達天庭。
    雲翔滾在一邊,整個人都傻了。睜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他的思想意識,全部停頓了。
    雲飛和雲翔,都被送進了「聖心醫院」。
    由於路上有二十里,到達醫院的時候,雲翔的情況還好,只有腿上受傷,神志非常清醒。
    但是,他一路上什麼話都沒有說。所有的人,也沒有一個跟他說話。雲飛的情況卻非常
不好,始終沒有醒來過,一路流著血,到達醫院,已經奄奄一息。醫生護士,不敢再耽誤,
醫院裡只有一間手術室,兄弟兩個,就一齊推進了手術室。
    手術室房門一闔,雨鳳就情不自禁,整個人撲在手術室的房門上。淒然的喊著:
    「慕白!請你為我活下去!請你為我活下去……因為,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要怎麼辦?
    請你可憐可憐我,為我好起來……」
    她哭倒在手術室門上。雨鵑帶著弟妹們,上前攙扶她。雨鵑落淚說:
    「讓我們禱告,這是教會醫院,信仰外國的神。不管是中國的神,還是外國的神,我們
全體禱告,求他們保佑慕白!我不相信所有的神,都聽不見我們!」
    小五就跑到窗前,對著窗子跪下,雙手合十,對窗外喊著:
    「天上的神仙,請你保佑我們的慕白大哥!」
    小三、小四也加入,奔過去跪下。誠心誠意的喊著:
    「所有的神仙,請你們保佑我們的慕白大哥!」
    雨鳳仍然撲在手術室的門上,所有的神志,所有的思想,所有的感情,所有的意識……
全部跟著雲飛,飛進了手術室。
    在醫院外面,那些建造寄傲山莊的朋友們,全體聚集在門外,不肯散去。黃隊長帶著若
干警察,也在門外焦急的等候。
    大家推派了虎頭街的老住戶賀伯庭為代表,去手術室門口等候。因為醫院裡沒有辦法容
納那麼多的人。天色逐漸暗淡下來了,賀伯庭才從醫院出來,大家立即七嘴八舌,著急的詢
問:
    「蘇先生的情況怎樣?手術動完沒有?救活了嗎?」
    賀伯庭站在台階上,對大家沈垂的說:
    「蘇先生的情況非常危險,大夫說,傷到內臟,活命的希望不大!可能還要兩小時,手
術才能動完,天快黑了,各位請先回家吧!」
    「我們不回去,我們要在這兒守著!」
    「我們要在這裡,給蘇慕白打氣!」
    「我們要一直等到他脫離危險,才會散去!」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喊著,沒有人肯走。
    黃隊長難過的說:
    「我也在這兒守著,我會維持秩序,我們給慕白兄祈福吧!」
    「蘇慕白!加油!」有人高亢的大喊。
    群眾立刻齊聲響應,吼聲震天:
    「蘇慕白!加油!」
    一位修女看得好感動,從醫院走出來,對大家說:
    「上帝聽得到你們的聲音,請大家為他禱告吧!」
    於是,群眾都雙手合十,各求各的神靈。
    按著,夢嫻和齊媽匆匆的趕來了。雨鳳看到了夢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撲進她的懷
裡痛哭。夢嫻顫巍巍的扶著她,卻顯得比她勇敢,她拭著淚,也為雨鳳拭著淚,堅定的說:
    「孩子,不要急,老天會照顧他的!大夫會救他的!一定會治好的,要不然就太沒有天
理了!上蒼不會這樣對我們,一定不會的!老天不會這麼殘酷!一定不會!」
    雨鳳只是啜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祖望和品慧也氣極敗壞的趕來了,看到夢嫻和蕭家姐弟,祖望心情複雜,簡直不知道說
什麼好,尷尬而焦急的站在那兒,想問兩個兒子的情況,但是,面對的是一群不知是「親」
還是「非親」的人,看到的是一張張悲苦憤怒的臉龐,他就整個人都退縮了。品慧見祖望這
樣,也不敢說話了。還是齊媽,顧及主僕之情,過去低聲說:
    「二少爺只是皮肉傷,不嚴重。大少爺情況很危險,大夫說,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祖望腳一軟,跌坐在椅子裡,淚,就潸潸而下了。
    終於,手術室房門一開,護士推著雲翔的病床出來。
    病房外的人全體驚動,大家圍上前去,一看是雲翔,所有的人像看到鬼魅,大家全部後
退,只有祖望和品慧迎上前去。品慧立刻握住雲翔的手,落淚喊:
    「雲翔!」
    雲翔看著父母,恍如隔世。喉頭硬著,無法說話。
    護士對祖望和品慧說:
    「這一位只是腿部受傷,子彈已經取出來了,沒有什麼嚴重!現在要推去病房!詳細情
形大夫會跟你們說!」
    祖望急急的問:
    「還有一個呢?」
    「那一位傷得很嚴重,大夫還在盡力搶救,恐怕有危險!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出來!」
    雨鳳腳下一個顛躓,站立不穩。雨鵑急忙扶住她。
    雲翔的眼光,不由自主的掃過手術室外面的人群,只見夢嫻蒼白如死,眼淚簌簌掉落,
齊媽坐在她身邊,不停的幫她拭淚。小三小四小五擠在一起,個個哭得眼睛紅腫。小三不住
用手抱著小五,自己哭,又去給小五擦眼淚。阿超挺立在那兒,一臉悲憤的瞪著他,那樣恨
之入骨的眼神,逼得他不得不轉開視線。
    醫院外,傳來群眾的吼聲:
    「蘇慕白,請為大家加油!我們在這兒支持你!」
    雲翔震動極了。心裡像滾鍋油煎一樣,許多說不出來的感覺,在那兒擠著、炸著、煎
著、熬著、沸騰著。他無法分析自己,也無力分析自己,不知道這種感覺是悔是恨,是悲是
苦?只知道,那種「煎熬」,帶來的是前所未有的痛!他的暴戾之氣,到這時,已經全消。
眼神裡,帶著悲苦。他看向眾人,只見所有的人,都用恨極的眼光,瞪著他。他迎視著這些
眼光,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會在乎這些眼光。覺得這每一道眼光,都銳利如刀,正對他一
刀刀刺下。每一刀都直刺到內心深處。
    祖望感到大家的敵意,和那種對峙的尷尬,對品慧說:
    「你陪他去病房,我要在這兒等雲飛!」
    品慧點頭,不敢看大家,扶著病床,匆匆而去。
    雨鳳見雲翔離去了,就悲憤的衝向窗前,凝視窗外的穹蒼,雨鵑跟過去,用手摟著她的
肩。無法安慰,淚盈於眶。
    阿超走來,嘴裡唸唸有詞:
    「一次擋不了刀,一次擋不了槍,阿超!你這個笨蛋!有什麼臉站在這兒,有什麼臉面
對雨鳳雨鵑?」
    雨鳳看著窗外的天空,喃喃的對雨鵑說:
    「你不知道,當馬隊來的時候,他正在跟我說,他要活得比我老,照顧我一生一世……
他不能這樣對我,如果他死了,我絕對不會原諒他,我會……恨他一輩子!」她吸了口氣,
看著雨鵑,困惑已極的說:「我就是想不明白呀,他怎麼可以拿身子去擋子彈呢?他不要我
了嗎?
    所有的誓言和承諾,所有的天長地久,在那一剎那,他都忘了嗎?」
    人人聽得鼻酸,夢嫻更是淚不可止。
    祖望最是震動,忍不住,也老淚縱橫了。他看著夢嫻,千言萬語,化為一句:
    「夢嫻,對不起!我……我好糊塗,我錯怪雲飛了!」
    夢嫻淚水更加湧出,抬頭看雨鳳:
    「不要對我說,去對雨鳳說吧!」
    祖望抬頭,淚眼看雨鳳。要他向雨鳳道歉,礙難出口。
    雨鳳聽而不聞,只是看著窗外的天空。落日已經西沈,歸鳥成群掠過。
    天黑了。終於,手術室的門,豁然而開。
    全體的人一震,大家急忙起立,迎上前去。
    雲飛躺在病床上面,臉色比被單還白,眼睛緊緊的閉著,眼眶凹陷。僅僅半日之間,他
就消瘦了。整個人像脫水一樣,好像只剩下一具骨骼。好幾個護士和大夫,小心翼翼的推著
病床,推出門來。
    雨鳳踉蹌的撲過去,護士急忙阻止。
    「不要碰到病床!病人剛動過大手術,絕對不能碰!」
    雨鳳止步,眼光癡癡的看著雲飛。
    幾個醫生,都筋疲力盡。夢嫻急問:
    「大夫,他會好起來,是不是?」
    「他已經度過危險了?他會活下去,對不對?」祖望啞聲的跟著問。
    大夫沈重的說:
    「我們已經盡了全力了!現在,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果能夠挨過十二小時,人能夠
清醒過來,就有希望活下去!我們現在,要把他送進特別病房,免得細菌感染。你們家屬,
只能有一個陪著他,是誰要陪?」
    雨鳳一步上前。大家就哀傷的退後。
    護士推動病床,每雙眼睛,都盯著雲飛。
    夢嫻上前去,緊緊的抱了雨鳳一下。說:
    「他對你有誓言,有承諾,有責任……他從小就是一個守信用,重義氣的孩子,他答應
過的事,從不食言的!請你,幫我們大家喚回他!」
    雨鳳拚命點頭,目不轉睛的看著雲飛。看到他一息尚存,她的勇氣又回來了。雲飛,你
還有我,你在人世的責任未了!你得為我而活!她扶著病床,向前堅定的走去。步子不再蹣
跚了。
    大家全神貫注的目送著。每個人的心,都跟著兩人而去。
    這天晚上,因為雲飛沒有脫離險境,醫院內外守候的朋友,也沒有任何一個人離去。在
醫院裡的人,還有凳子坐,醫院外的人,就只有席地而坐。
    醫院裡的兩位修女,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情形,一個病人,竟然有這麼多的朋友為他等待!
    她們感動極了,拿了好多的蠟燭出來,發給大家,說:
    「點上蠟燭,給他祈福吧!」
    雖然點蠟燭祈福,是西方的方式,但是,大家已經顧不得東方西方,中國神還是外國神。
    大家點燃了蠟燭,手持燭火,虔誠祝禱。
    鄭老闆和金銀花匆匆趕到。看到這種情形,不禁一楞。黃隊長見到鄭老闆,又是慚愧,
又是抱歉,急急的迎上前去。
    「怎樣了?救得活嗎?」鄭老闆著急的問。
    黃隊長難過的說:
    「對不起,禍是我闖的!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我就有十八個腦袋,也沒有一個腦袋會
料到,慕白居然會撲過去救那只夜梟!」
    鄭老闆深深點頭,伸手按住黃隊長的肩:
    「不怪你,他們是兄弟!」
    「到底手術動完沒有?」金銀花問。
    「手術已經完了,可是,人還在昏迷狀態!大夫說,非常非常危險!」
    這時,群眾中,有一個人開始唱歌,唱著蕭家姐妹常唱的「人間有天堂」。
    這歌聲,立刻引起大家的響應。大家就手持燭火,像唱聖詩一般的唱起歌來:
    「在那高高的天上,陽光射出萬道光芒,當太陽緩緩西下,黑暗便籠罩四方,可是那黑
暗不久長,因為月兒會悄悄東上,把光明灑下穹蒼。即使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朋友啊,你
們不要悲傷,因為細雨會點點飄下,滋潤著萬物生長。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只要你心裡充滿
希望,人間處處,會有天堂……」
    鄭老闆心裡湧上一股熱浪,有說不出的震動和感動。對金銀花說:
    「金銀花,你去買一些包子饅頭,來發給大家吃……這樣吧,乾脆讓待月樓加班,煮一
些熱湯熟飯,送來給大家吃!」
    金銀花立刻應著:
    「好!我馬上去辦!」
    一整夜,雨鳳守著雲飛。
    天色漸漸亮了,雲飛仍然昏迷。
    大夫不停的過來診視著他,臉色沈重,似乎越來越沒有把握了。
    「麻醉藥的效力應該過去了,他應該要醒了!」大夫擔憂的說。
    雨鳳看著大夫的神色,鼓起勇氣問:
    「他是不是也有可能,從此不醒了?」
    大夫輕輕的點了點頭,沒辦法欺騙雨鳳,他誠實的說:
    「這種情況,確實不樂觀,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你試試看,跟他說說話!不要搖動
他,但是,跟他說話,他說不定聽得見!到了這種時候,精神的力量和奇跡,都是我們需要
的!」
    雨鳳明白了。
    她在雲飛床前的椅子裡坐下,用熱切的眸於,定定的看著他。然後,她把他的手緊緊一
握,開始跟他說話。她有力的說:
    「雲飛,你聽我說!我要說的話很簡短,而且不說第二遍!你一定要好好的聽!而且非
聽不可!」
    雲飛的眉梢,似乎輕輕一動。
    「從我們相遇到現在,你跟我說了無數的甜言蜜語,也向我發了許許多多的山盟海誓!
我相信你的每一句話,這才克服了各種困難,克服了我心裡的障礙,和你成為夫妻!現在,
寄傲山莊已經快要建好了,我們的未來,才剛剛開始,我絕對,絕對,絕對不允許你做一個
逃兵!
    你一定要醒過來面對我!要不然,你就毀掉了我對整個人生的希望!你那本《生命之
歌》也完全成為虛話!你不能這樣!不可以這樣!」
    雲飛躺著,毫無反應。她看了他一會兒,歎了口氣:
    「不過,如果你已經決定不再醒來,我心裡也沒有恐懼,因為,我早已決定了!生,一
起生,死,一起死!現在,有阿超幫著雨鵑照顧弟弟妹妹,還有鄭老闆幫忙,我比以前放心
多了!所以,如果你決定離去,我會天上地下的追著你,向你問個清楚,你千方百計把我騙
到手,就為了這短短的兩個月嗎?世界上,有像你這樣不負責任的男人嗎?」
    雲飛的眉梢,似乎又輕輕一動。
    「你說過,你要活得比我老,你要照顧我一生一世!你說過,你會用你的一生,來報答
我的深情!你還說過,我會一輩子是你的新娘,當我們老的時候,當我們雞皮鶴髮的時候,
當我們子孫滿堂的時候,我還是你的新娘!你說了那麼多的話,把我感動得一塌糊塗!難
道,你的「一生」只是這麼短暫。只是一個「騙局」嗎?」她低頭,把嘴唇貼在他的耳邊,
低而堅決的說:「慕白,當我病得昏昏沉沉的時候,你對我說過幾句話,我現在要說給你
聽!」
    雲飛的眉頭,明顯的皺了皺。她就穩定而熱烈的低喊:
    「我不允許你消沈,不允許你退縮,不允許你被打倒,更不允許你從我生命裡隱退,我
會守著你,看著你,逼著你好好的活下去!」
    這次,雲飛眉頭再一皺,皺得好清楚。
    窗外,群眾的呼叫和歌聲傳來。
    雨鳳兩眼發光的盯著他:
    「你聽到了嗎?大家都在為你的生命祈禱,大家都在為你守候,為你加油!你聽!這種
呼喚,不是我一個人的,是好多好多人的!你「一定」要活過來!你這麼熱情,你愛每一個
人,甚至展夜梟!這樣的你,不能讓大家失望,不能讓大家傷心,你知道嗎?你知道嗎?」
    雲飛像是沈沒在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海裡,一直不能自主的往下沈,往下沈,往下沈……
可是,就在這一次次的沈沒中,他卻一直聽到一個最親切,最熱情的聲音,在喊著他,喚著
他,纏著他……這個聲音,遂漸變成一股好大的力量,像一條鋼纜,繞住了他,把他拚命的
拖出水面,他掙扎著,心裡模糊的喊著;不能沈沒!不能沈沒!終於,他奮力一躍,躍出水
面,張著嘴,他大大的呼吸,他脫困了!他不再沈沒了,他可以呼吸了……他的身子動了
動,努力的睜開了眼睛。
    「雨鳳……雨鳳?」他喃喃的喊。
    雨鳳驚跳起來,睜大眼睛看著他,仆下去,迫切的問:
    「雲飛?你聽到我說的話嗎?你聽到了我,看到了我嗎?」
    他努力集中視線,雨鳳的影子,像水霧中的倒影,由模糊而轉為清晰。雨鳳……那條鋼
纜,那條把他拖出水面的鋼纜!他的眼睛潮濕,裡面,凝聚著他對生命的熱愛和力量,他輕
聲說:
    「我一直看到你,一直聽到了你……」
    雨鳳呼吸急促,又悲又喜,簡直不能相信,熱切的喊:
    「雲飛!你真的醒了嗎?你認得我嗎?」
    他盯著她,努力的看她,衰弱的笑了:
    「你化成灰,我也認得你!」
    雨鳳的淚,頓時唏哩嘩啦的流下,嘴邊帶著笑,大喊:
    「大夫!大夫!他醒了!他醒了!」
    大夫和護士們奔來。急急忙忙診視他,察看瞳孔,又聽心跳。大夫要確定雲飛的清醒
度,問他:
    「你叫什麼名字?」
    「這是我最頭痛的問題!好複雜!」雲飛衰弱的說。
    大夫困惑極了,以為雲飛神志不清,仔細看他。
    「我……好像有兩世,一世名叫展雲飛,一世名叫蘇慕白……」他解釋著。
    雨鳳按捺不住,在旁邊又哭又笑的喊:
    「大夫!你不用再懷疑了,他活過來了!他的前世,這世,來世……都活過來了!管他
叫什麼名字,只要他活著,每個名字都好!」
    窗外,傳來群眾的歌聲,加油的吼聲。
    雨鳳奔向窗口,僕身到窗外,拿出手帕,對窗外揮舞。大叫:
    「他活過來了!他活過來了!他活過來了……」
    醫院外,群眾歡騰。大家掏出手帕,也對雨鳳揮舞,吼聲震天:
    「蘇慕白,歡迎回到人間!」
    雲飛聽著,啊!這個世界實在美麗!
    雨鳳對窗外的人,報完佳音,就想起在病房外守候的夢嫻和家人了,她轉身奔出病房,
對大家跑過去,又哭又笑的喊著:
    「他醒了!大夫說他會好!他度過了危險期,他活過來了!他活過來了!」
    阿超一擊掌,跳起身子,忘形的大叫:
    「我就知道他會好!他從來不認輸,永遠不放棄!這樣的人,怎麼會那麼容易死!」
    金銀花眉開眼笑,連忙上前去。跟雨鳳道賀:
    「恭喜恭喜!我從來沒有這樣激動過!咱們家剛剛嫁出的女兒,怎麼可能沒有長命百歲
的婚姻呢?」
    雨鵑一臉的淚,抱著小三小四小五跳:
    「他活了!他活了!神仙聽到我們了!」
    齊媽扶著夢嫻,跑過去抓著雨鳳的手。
    「兩鳳啊!你不負眾望!你把他喚回來了!」夢嫻說。
    雨鳳含著淚,笑著搖頭:
    「是大家把他喚回來了!這麼美麗的人生,他怎麼捨得死?」
    祖望含淚站著,心裡充滿了感恩。他熱烈的看著雨鳳,好想對她說話,好想跟她說一聲
謝謝,卻生怕會被排斥,就傻傻的站著。
    鄭老闆大步走向他,伸手壓在他的肩上。哈哈笑著:
    「展先生,你知道嗎?我實在有點嫉妒你!雖然你失去了一些金錢,但是,你得回了一
個好兒子!我這一生,如果說曾經佩服過什麼人,那個人就是雲飛了!假若我能夠有一個這
樣的兒子,什麼錢莊煤礦,我都不要了!」
    祖望迎視著鄭老闆,這幾何話,像醍醐灌頂,把他整個喚醒了。
    鄭老闆說完,就回頭看看金銀花:
    「慕白活了,我們也不用再在醫院守候了,幹活去吧!」
    說著,就把手臂伸給金銀花,不知怎的,突然珍惜起她這一份感情來了。人生聚散不
定,生死無常,該把握手裡的幸福。金銀花在他眼中,看到了許多沒說出口的話,心裡充滿
了驚喜。她就昂頭挺胸,滿眼光彩的挽住鄭老闆,走出醫院。推開大門,醫院外亮得耀眼的
陽光,就迎面走了過來。她抬眼看天,嫣然一笑,扭著腰肢,清脆的說:
    「喲!這白花花的太陽,閃得我眼睛都睜不開!真是一個好晴天呢!冬天的太陽,是老
天爺給的恩賜,不曬可白不曬!我得曬曬太陽去!」
    「我跟你一起,曬曬太陽去!反正……不曬白不曬!」鄭老闆笑著接口,攬緊了她。
    雲飛活過來了,整個蕭家就也活過來了。大家把雲飛那間病房,變成了俱樂部一樣,吃
的、喝的、用的、穿的……都搬來了。每天,房間裡充滿了歌聲、笑聲、喊聲、談話聲……
熱鬧得不得了。
    相反的,在雲翔的病房裡,卻是死一樣的沈寂。雲翔自從進了醫院,就變了一個人,他
幾手不說話,從早到晚,只是看著窗外的天空出神。儘管品慧拚命跟他說這個,說那個。祖
望也小心的不去責備他,刺激他。他就是默默無語。
    這天,雲飛神清氣爽的坐在床上。雨鳳、雨鵑、夢嫻、齊媽、小三、小四、小五全部圍
繞在病床前面,有的削水果,有的倒茶,有的拿餅乾,有的端著湯……都要餵給雲飛吃。小
五拿著一個削好的蘋果,嚷著:
    「我剛剛削好的,我一個人削的,都沒有人幫忙耶!你快吃!」
    小三拿著梨,也嚷著:
    「不不不!先吃我削的梨!」
    「還是先把這豬肝湯喝了,這個補血!」夢嫻說。
    「我覺得還是先喝那個人參雞湯比較好,中西合璧的治,恢復得才快!」齊媽說。
    「要不然,就先吃這紅棗桂圓粥!」雨鳳說。
    雲飛忍不住大喊:
    「你們饒了我吧!再這樣吃下去,等我出院的時候,一定會變成一個大胖子!雨鳳,你
不在乎我「腦滿腸肥」嗎?」
    雨鳳笑得好燦爛:
    「只要你再不開這種「血濺寄傲山莊」的玩笑,我隨你腦怎麼滿,腸怎麼肥,我都不在
乎了!」
    阿超納悶的說:
    「這也是奇怪,一次會挨刀子,一次會挨槍子,這「寄仿山莊」是不是有點不吉利?應
該看看風水!」
    雨鵑推了他一把:
    「你算了吧!什麼寄傲山莊不吉利,就是你太不伶俐,才是真的!」
    阿超立刻引咎自責起來:
    「就是嘛,我已經把自己罵了幾千幾萬遍了!」
    小四不服氣了,代阿超辯護:
    「這可不能怪阿超,隔了那麼遠,飛過去也來不及呀!」
    齊媽笑著,對雨鵑說:
    「你可別隨便罵阿超,小四是最忠實的「阿超擁護者」,你罵他會引起家庭戰爭的!」
    阿超心情太好了,有點得意忘形,又接口了:
    「就是嘛!其實我娶雨鵑,都是看在小三小四小五份上,他們對我太好了,捨不得他
們,這才……」
    雨鵑重重的咳了一聲嗽:
    「嗯哼!別說得太高興喲!」
    小三急忙敲了敲阿超的手,提醒說:
    「當心她又弄一百零八顆扣子來整你!」
    「一百零八顆扣子也就算了,還要什麼詩意、情調、浪漫、好聽……那些,才麻煩呢!」
    小四大聲說。
    雨鵑慌忙賠笑的嚷嚷:
    「我們換個話題好不好?」
    大家笑得東倒西歪。就在這一片笑聲中,門口,有人敲了敲房門。
    大家回頭去看。一看,就全體呆住了。原來,門外赫然站著雲翔!他撐著枴杖,祖望和
品慧一邊一個扶著,顫巍巍的站在那兒。
    房裡,所有的笑聲和談話聲都戛然而止。每一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門外。
    雙方對峙著,有片刻時間,大家一點聲音都沒有。
    祖望終於打破沈寂,軟弱的笑著:
    「雲飛,雲翔說,想來看看你!」
    阿超一個箭步,往門口一衝,攔門而立。板著臉,激動的說:
    「你不用看了,被你看兩眼,都會倒楣的!你讓大家多活幾年吧!」
    小四跟著衝到門口去,瞪著雲翔,大聲的說:
    「你不要再欺負我的姐姐妹妹,也不要再去燒寄傲山莊!我跟你定一個十年的約會,你
有種就等我長大,我和你單挑!」
    品慧看到一陣子敵意,對雲翔低聲說:
    「算了,什麼都別說了,回去吧!」
    雲翔挺了挺背脊,不肯回頭。祖望就對雲飛低聲說:
    「雲飛,他是好意,他……想來跟你道歉!」
    雨鵑瞪著雲翔,目眥盡裂,恨恨的說:
    「算了吧!免了吧!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我們用不著他道歉,誰知道是真的還
是假的?只要他進了這屋子,搞不好又弄得血流成河,夠了!」
    雲飛不由自主,抬眼去凝視雲翔。兄弟兩個,眼光一接觸,雲翔眼中,立刻充淚了。雲
飛心裡怦然一跳,他終於看到了「雲翔」,那個比他小了四歲,在童稚時期,曾經牽著他的
衣袖,寸步不離,喊著「哥哥」的那個小男孩!他深深的注視雲翔,雲翔也深深的注視他。
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兄弟兩個的眼光已經交換了千言萬語。
    雲飛感到熱血往心中一衝,有無比的震動。他說:
    「阿超,你讓開!讓他進來!」
    阿超不得已,讓了讓。
    雲翔拄杖,往房間裡跛行了幾步。阿超緊張兮兮的喊:
    「可以了!就在這兒,有話就說吧!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要不然,又會掐他一把,撞
他一下,簡直防不勝防!」
    雲翔不再往前,停在房間正中,離床還有一段距離。看著雲飛。
    雲飛就溫和的說:
    「有什麼話?你說吧!」
    雲翔突然丟下枴杖,噗通一聲,對雲飛跪了下去。
    大家都嚇了一大跳。
    品慧彎腰,想去扶他,他立即推開了她。他的眼光一直凝視著雲飛,啞聲的,清楚的開
口了:
    「雲飛,我這一生,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天敵」,跟你作戰,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
事,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二十六年!:現在回想,像是害了一場大病,病中的種種瘋狂行
為,種種胡思亂想,簡直不可思議!如今大夢初醒,不知道應該對你說什麼?也不知道該怎
樣才能讓你瞭解我的震撼!在你為我擋子彈的那一剎那,我想,你根本沒有經過思想,那是
你的「本能」,這個「本能」,把我徹底喚醒了!現在,我不想對你說「謝謝」,那兩個字
太渺小了,不足以代表我此時此刻的心情!我只想告訴你,你的血沒有白流!因為,「展夜
梟」從此不存在了!」
    雲翔說完,就對雲飛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
    雲飛那麼震動,那麼感動,心裡竟然湧起一種狂喜的情緒。他熱切的凝視著雲翔,眼裡
充滿了憐惜之情,那是所有哥哥對弟弟的眼光。嘴裡,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雲翔磕完頭,艱難的起立。品慧流著淚,慌忙扶著他。
    他轉身,什麼話都不再說了,在品慧的攙扶下,拄杖而去。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大家都震動著,安靜著,不敢相信的怔著。
    半晌,祖望才走到雲飛床前,看看夢嫻,又看看雲飛。遲疑的,沒把握的說:
    「雲飛,你出院以後,願不願意回家?」他又看夢嫻:「還有你?」
    夢嫻和雲飛對看,雙雙無話。祖望好失望,好難過,低低一歎:
    「我知道,不能勉強。」就對夢嫻說:「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謝謝你,為我生了一
個好兒子!」
    好不容易,母子二人,才得到祖望的肯定,兩人都有無比的震撼和辛酸。夢嫻就低低的
說:
    「過去的不快,都過去了,我相倍雲飛和我一樣,什麼都不再介意了。只是,好想跟他
們……」她摟住小三小五:「在一起,請你諒解我!」
    雲飛也充滿感情的接口:
    「爹,回不回去,只是一個形式,重要的,是我們不再敵對了!現在,我有一個好大的
家,家裡有九個人!我好想住在寄傲山莊,那是我們這一大家子的夢,希望你能體會我的心
情!」
    祖望點點頭,看到蕭家五個孩子的姐弟情深,他終於對雲飛有些瞭解了,卻藏不住自己
的落寞。他看了雨鳳一眼,許多話哽在喉嚨口,還是說不出口,轉身默默的走了。
    蕭家五姐弟,靜悄悄的站著,彼此看著彼此。大家同時體會到一件最重要的事,他們和
展夜梟的深仇大恨,在此時此刻,終於煙消雲散了。
    故事寫到這兒,應該結束了。可是,展家和寄傲山莊,還有一些事情,是值得一提的。
為了讓讀者有更清楚的瞭解,我依先後秩序,記載如下:
    三個月後,正是春暖花開的時節。
    這天,展家大門口,來了一個老和尚。他一面敲打木魚,一面念著經。
    雲翔聽到木魚聲,就微跛著腿,從裡面跑出來。看到老和尚,覺得似曾相識,再一聽,
和尚正喃喃的念著: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菩提,回頭才是岸,去去莫遲疑!」
    雲翔心裡,怦然狂跳,整個人像被電流通過,從發尖到腳趾,都閃過了顫慄。他悚然而
驚,目不轉睛的盯著老和尚看。和尚就對他從容的說:
    「我來接你了,去吧!」
    雲翔如醍瑚灌頂,頓時間,大徹大悟。他臉色一正,恭恭敬敬的應了一句:
    「是!請讓我去拜別父母!」
    他轉身,一口氣跑到祖望和品慧面前,一跪落地,對父母恭恭敬仿的磕了三個頭。說:
    「爹!娘!我一身罪孽,幾世都還不清,如今孽障已滿,塵緣已盡。我去了!請原諒我
如此不孝!」
    說完,他站起身來,往外就走。祖望大震,品慧驚疑不定,喊著:
    「雲翔,你這是做什麼?不可以呀!你要去那裡?」
    雲翔什麼都不回答,逕自走出房間。祖望和品慧覺得不對,追了出來。追到大門口,只
見雲翔對那個和尚,乾脆而堅定的說:
    「俗事已了,走吧!」
    品慧衝上前去,拉住他,驚叫出聲:
    「你不能走,你還有老父老母,你走了我們靠誰去?」
    和尚敲著木魚,喃喃的念:
    「冤冤相報何時了?劫劫相纏豈偶然?一花一世界,一木一菩提,回頭才是岸,去去莫
遲疑!」
    祖望睜大眼睛,看著和尚。心裡一片清明,他醒悟了。伸手拉住了品慧,他含淚說:
    「孽障已滿,塵緣已盡,讓他去吧!」
    雲翔就跟著和尚,頭也不回的去了。
    從此,沒有人再見到過他。
    那個春天,寄傲山莊裡是一片歡娛。
    這晚,一家九口,在大廳內歡聚。燈火輝煌。雨鳳彈著月琴,小三拉著胡琴,小四吹著
笛子,大家高唱著「問雲兒」。
    夢嫻靠在一張躺椅中,微笑的有著圍繞著她的人群。
    羊群在羊欄裡咩咩的叫著。小五說:
    「阿超大哥,是不是那雙小花羊快要當娘了?」
    「對,它快要當娘了!」
    雨鵑笑著說:
    「只怕……快當娘的不止小花羊吧!」
    夢嫻一聽,喜出望外,急忙問:
    「雨鳳,你已經有好消息了嗎?」
    雨鳳丟下月琴,跑開去倒茶,臉一紅,說:
    「雨鵑真多嘴,還沒確定呢!」
    雲飛一驚,看雨鳳,突然心慌意亂起來,跑過去,小心翼翼的拉住她問:
    「那是有跡象了嗎?你怎麼不跟我說?你趕快給我坐下!坐下!」
    雨鳳紅著臉,一甩手:
    「你看嘛,影子還沒有呢,你就開始緊張了!說不定雨鵑比我快呢!」
    這下,輪到阿超來緊張了:
    「雨鵑,你也有了嗎?」
    雨鵑一臉神秘像,笑而不答。
    雲飛被攪得糊里糊塗,緊張的問雨鳳:
    「到底你有了還是沒有?」
    「不告訴你!」雨鳳笑著說。
    夢嫻伸手拉住齊媽,兩人相視而笑。夢嫻說不出心中的歡喜,喊著:
    「齊媽!我等到了!齊媽……我等到了呀!」
    齊媽搖著夢嫻的手,笑得闔不攏嘴:
    「我知道,我有得忙了!小衣服,小被子,雨鳳的,雨鵑的,我一起準備!」
    雲飛看著雨鳳,映華的悲劇,忽然從眼前一閃而過。他心慌意亂,急促的問:
    「什麼時候要生?」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她瞭解的看他,給他穩定的一笑:「你放心!」
    「放心?怎麼可能放心呢?」雲飛瞪大眼,自言自語。
    阿超也弄得糊里糊塗,說:
    「雨鵑,你到底怎樣?不要跟我打啞謎呀,我也很緊張呀!」
    雨鵑學著雨鳳的聲音說:
    「不告訴你!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阿超跟雲飛對看,兩個人都緊緊張張。阿超叫著說:
    「哇!你們兩個,通通給我坐下來,誰都不要動了!坐下!坐下!」
    「你們兩位大男人,不要發神經好不好?」雨鵑啼笑皆非的喊。
    小四白了阿超一眼,笑著嚷:
    「阿超,你不要笨了,你看看,那隻小花羊有坐在那兒等生寶寶,坐幾個月不動嗎?」
    雨鵑追著小四就打:
    「什麼話嘛!把你兩個姐姐比成小花羊!」
    一屋子大笑聲。
    夢嫻拉著雨鳳的手,笑著左看右看,越看越歡喜:
    「雨鳳啊!我覺得好幸福!謝謝你讓我有這樣溫暖的一段日子!」她深深的靠進躺椅中:
    「好想聽你唱那首「問雲兒」!」
    雨鳳就去坐下,抱起月琴:
    「那麼,我就唱給你聽!這首歌,是我和雲飛第一次見面那天唱的!」
    小三拉胡琴,小四吹笛子,雨鳳開始唱著「問雲兒」。
    齊媽拿了一條毯子來,給夢嫻蓋上。
    雨鳳那美妙的歌聲,飄散在夜色裡:
    「問雲兒,你為何流浪?問雲兒,你為何飄蕩?問雲兒,你來自何處?問雲兒,你去向
何方?問雲兒,你翻山越嶺的時候,可曾經過我思念的地方?見過我夢裡的臉龐?問雲兒,
你回去的時候,可否把我的柔情萬丈,帶到她身旁,告訴她,告訴她,告訴她……唯有她停
留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
    夢嫻就在這歌聲中,沈沈睡去。不再醒來了。
    雲飛後來,在他的著作中,這樣寫著:
    「第一次,我發覺「死亡」也可以這麼安詳,這麼溫暖,這麼美麗。」
    夢嫻葬進了展傢具墳。
    這天,雲飛和祖望站在夢嫻的墓前。父子兩個,好久沒有這樣誠懇的談話。
    「真沒想到,短短的半年之間,會有這麼大的變化,你娘走了,雲翔出家了,展家也沒
落了……」祖望無限傷感的說:「正像你說的,轉眼間,就落葉飄滿地了!」
    雲飛凝視著父親,傷痛之餘,仍然樂觀:
    「爹!不要太難過了,退一步想,娘走得很平靜很安詳,也是一種幸福!雲翔大徹大
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是一件好事!至於展家,還有遺產,足以度日。幾家錢莊,只要
降低利息,抱著服務大眾的心態來經營,還是大有可為的!何況還有一些田產,並沒有到山
窮水盡的地步!」
    祖望看著他,期期艾艾的說:
    「雲飛,你……你回來吧!」
    雲飛震動了一下,默然不語。
    「自從你代雲翔挨了一槍,我心裡有千千萬萬句話想對你說,可是,我們父子之間誤會
已深,我幾次想說,幾次都開不了口。」
    雲飛充滿感性的接口:
    「爹,你不要說了,我都瞭解!」
    「現在,我要你回家,你可能也無法接受。好像我在有雲翔的時候排斥你,失去雲翔的
時候再要你,我自己也覺得好自私。可是,我真的好希望你回來呀!」
    雲飛低頭,沈吟片刻,歎了一口長氣。
    「不是我不肯回去,而是,我也有我的為難。現在,我的家庭,是一個好大的家庭,我
不再是一個沒有羈絆的人,我必須顧慮雨鳳他們的感覺!直到現在,雨鳳從沒有說過,她願
意做展家的媳婦!正像你也從來沒對雨鳳說過,你願意接受她作為媳婦一樣!我已經死裡逃
生,對於雨鳳和那個家,十分珍惜。我想,要她進展家的大門,仍然難如登天。何況,我現
在養牛養羊,過著田園生活,一面繼續我的寫作,這種生活,是我一生夢寐以求的,你要我
放棄這種生活,我實在捨不得!」
    祖望看著他,在悔恨之餘,也終於瞭解他了。
    「我懂了,我現在已經可以為你設身處地去想了,我不會,也不忍讓你放棄你的幸福……
    可是,有一句話一定要對你說!」
    「是!」
    「到了今天,我不能不承認,你是我最大的驕傲!」
    雲飛震動極了,盯著祖望。
    「有一句話,我也一定要對你說!」
    祖望看著他。
    「你知道寄傲山莊,坐馬車一會兒就到了!寄傲山莊的大門永遠開著,那兒有一大家子
人,如果有一天,你厭倦了城市的繁華,想回歸山林的時候,也願意接受他們作為你的家人
的時候,來找我們!」
    轉眼間,春去冬來。
    這天,寄傲山莊裡,所有的人都好緊張。齊媽帶著產婆,跑出跑進,熱水一壺一壺的提
到雨鳳房裡去。
    「哎喲……好痛啊……」雨鳳的聲音,從臥室裡傳出來。
    雲飛站在大廳裡,聽得心驚肉跳,用腦袋不斷的去撞著窗欞,撞得砰砰作響。嘴裡痛苦
的喊:
    「為什麼要讓她懷孕嘛?為什麼要生孩子嘛?為什麼要讓她這麼痛苦嘛?老天,救救雨
鳳,救救我們吧!」
    阿超走過去,拍著他的肩,嚷著:
    「你不要弄得每個人都神經兮兮,緊緊張張好不好?產婆和齊媽都說,這是正常的!這
叫作「陣痛」!」
    「可是,我不要她痛嘛……為什麼要讓她這樣痛嘛……」
    小三、小四、小五都在大廳裡焦急的等待。比起雲飛來,他們鎮定多了。
    雨鵑大腹便便,匆匆的跑出來。喊:
    「阿超!你趕快再去多燒一點熱水!」
    「是!」阿超急忙應著。
    雲飛臉色慘變,抓住雨鵑問:
    「她怎樣了?情況不好?是不是……」他轉身就往裡面衝:「我要去陪著她!我要去陪
著她……」
    雨鵑用力拉住他。
    「你不要緊張!一切都很順利,雨鳳不要你進去,你就在外面等著,你進去了,雨鳳還
要擔心你,她會更痛的……」
    雨鵑話沒說完,又傳來一聲雨鳳的痛喊聲:
    「哎喲……哎啊……好痛……齊媽……」
    雲飛心驚膽戰,急得快發瘋了,丟下雨鵑,往裡面衝去。他跌跌衝衝的奔進房,嘴裡,
急切的喊著:
    「雨鳳,雨鳳,我真該死……你原諒我……」
    齊媽跳起身子,把他拚命往外推:
    「快出去!快出去!這是產房,你男人家不要進來……」
    雨鵑也跑過來拉雲飛,生氣的說:
    「你氣死我了!雨鳳都沒有你麻煩……我們照顧雨鳳都來不及了,還要照顧你……」
    就在拉拉扯扯中。一聲響亮的兒啼傳來。產婆喜悅的大叫:
    「是個男孩子!一個胖小子!」
    齊媽眉開眼笑,忙對雲飛說:
    「生了,生了!恭喜恭喜!」
    雲飛再也顧不得避諱,衝到雨鳳身邊,俯頭去看她,著急的喊:
    「雨鳳,你好嗎?你怎樣?你怎樣?」
    雨鳳對他展開一個燦爛的笑:
    「好得不得了!我生了一個孩子,好有成就感啊!」
    雲飛低頭,用唇吻著她汗濕的額頭,驚魂未定的說:
    「我嚇得魂飛魄散了,我再也不要你受這種苦!一個孩子就夠了!」
    「胡說八道!我還要生,我要讓寄傲山莊裡,充滿了孩子的笑聲!」雨鳳笑著說,伸手
握住他的手:「你說的,「生命就是愛」!我們的愛,多多益善!」
    這時,齊媽抱著已經清洗乾淨,包裹著的嬰兒上前。
    「來!讓爹和娘看看!」
    雨鳳坐起,抱著孩子,雲飛坐在他身邊,用一種嶄新的,感動的眼光,凝視著那張小臉
蛋。雨鳳幾乎是崇拜的讚歎著:
    「天啊!他好漂亮啊!」
    門口,擠來擠去的小三小四小五一擁而入。
    大家擠在床邊,看新生的嬰兒。
    「哇,他好小啊!下巴像我!」小三說。
    「臉龐像我!」小五說。
    「你們別臭美了,人家說外甥多似男,像我!」小四說。
    大家嘻嘻哈哈。圍著嬰兒,讚歎不巳。
    後來,雲飛在他的著作中這樣寫著:
    「原來,「生」的喜悅,是這麼強烈而美好!怪不得這個世界,生生不息!」
    是的,生生不息。這個孩子才滿月,雨鵑生了小阿超。寄傲山莊裡,更加熱鬧了。真是
笑聲歌聲兒啼聲,此起彼落,無止無休。
    這天黃昏,彩霞滿天。
    寄傲山莊在落日餘暉下,冒著裊裊炊煙。
    這時,一個蒼老而傴僂,腳步蹣跚的老人,走到山莊前,就呆呆的站住了,癡癡的看著
山莊內的窗子。這老人不是別人,正是祖望。
    笑聲,歌聲,嬰兒嘻笑聲……不斷傳出來,祖望傾聽著,渴望的對窗子裡看去,但見人
影穿梭,笑語喧嘩,他受不了這種誘惑,舉手想敲門。但是,手到門邊,不由得想起自己曾
經對雨鳳說過的話:
    「你教唆雲飛脫離家庭,改名換姓,不認自己的親生父親,再策劃一個不倫不類的婚
禮,準備招搖過市,滿足你的虛榮,破壞雲飛的孝心和名譽,這是一個有教養,有情操的女
子會做的事嗎?應該做的事嗎?」
    他失去了敲門的勇氣,手無力的垂了下來。就站在那兒,默默的看著,聽著。
    雲飛和阿超,正帶著羊群回家。小四拿著鞭子,跑來跑去的幫忙。小五跟著阿超,手裡
拿著鞭子,吆喝著,揮打著,嘴裡高聲唱著牧羊曲:
    「小羊兒喲,快回家喲,紅太陽喲,已西落!紅太陽喲,照在你身上,好像一條金河!
我手拿著,一條神鞭,好像是女王!輕輕打在,你的身上,叫你輕輕歌唱……」
    祖望聽到歌聲,回頭一看,見到雲飛和阿超歸來,有些狼狽,想要藏住自己。
    阿超眼尖,一眼看到了。大叫著:
    「慕白!慕白!你爹來了!」
    雲飛看到祖望,大為震動。慌忙奔上前去。
    「爹!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敲門呢?」就揚著聲音急喊:「雨鳳!雨鳳!我爹來
了!」
    寄傲山莊的大門,豁啦一聲打開了。雨鳳抱著嬰兒,立即跑出門來。
    小三、齊媽、雨鵑也跟著跑出來。雨鵑懷裡,也抱著小阿超。
    祖望看見大家都出來了,更加狼狽了,拚命想掩藏自己的渴盼,卻掩藏不住。
    「我……我……」他顫抖的開了口。
    雨鳳急喊:
    「小三!趕快去絞一把熱毛巾來!」
    齊媽跟著喊:
    「再倒杯熱茶來!」
    雨鳳凝視祖望,溫柔的說:
    「別站在這兒吹風,趕快進來坐!」
    祖望看著她懷裡的嬰兒,眼睛裡漲滿了淚水。他往後退了一步,遲疑的說:
    「我不進去了,我只是過來……看看!」
    雲飛看著父親,看到他鬢髮皆白,神情憔悴,心裡一痛。問:
    「爹,你怎麼來的?怎麼沒看到馬車?」
    祖望接觸到雲飛的眼光,再也無法掩飾了,蒼涼的說:
    「品慧受不了家裡的冷清,已經搬回娘家去了。家裡一個人都沒有了,我好……寂寞。
我想,出來散散步,走著,走著,就走到這兒來了……」
    「二十里路,你是走過來的嗎?馬車沒來嗎?你來多久了?」雲飛大驚。
    「來了好一會兒,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歡迎我?」
    雲飛激動的喊:
    「爹,我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嗎?寄傲山莊永遠為你開著大門呀!」
    祖望看著雨鳳,遲疑的說:
    「可是……可口……」
    雨鳳瞭解了,抱著孩子走過去。
    祖望抬頭看著她,毫無把握的說:
    「雨鳳,我……以前對你有好多誤會,說過許多不該說的話,你……會不會原諒一個昏
庸的老人呢?」
    雨鳳的眼淚,奪眶而出。她誠心誠意的說:
    「爹……我等了好久,可以喊你一聲「爹」!這兒是你的孫子!」就對孩子說:「叫爺
爺!叫爺爺!」
    祖望感動得一塌糊塗,淚眼模糊,伸手握住孩於的小手,哽咽問雨鳳:
    「他叫什麼名字?」
    「他叫蘇……」雨鳳猶豫了一下,就坦然的更正說:「他叫展天華。天是天虹的天,華
是映華的華……」又充滿感情的加了一句:「展,就是您那個展!」
    雲飛好震動,心裡熱烘烘的,不禁目不轉睛,深深的看雨鳳。這是第一次,雨鳳承認了
那個「展」字。
    祖望也好震動,心裡也是熱烘烘的,也深深的看雨鳳。
    所有的人,全部激動著,看著祖望、雲飛、雨鳳、和嬰兒。
    祖望眼淚一掉,伸手去抱孩子。雨鳳立刻把孩子放進他的懷中,他一接觸到那柔柔嫩
嫩,軟軟呼呼的嬰兒,整個人都悸動起來。他緊緊的抱著孩子,如獲至寶。
    羊群咩咩的叫著,小四、小五、阿超忙著把羊群趕進羊欄。
    雨鵑就歡聲的喊:
    「連小羊兒都回家了!大家趕快進來吧!」
    雲飛扶著祖望:
    「爹!進去吧!這兒,是你的「家」呀!」
    「對!」雨鳳扶著祖望另一邊:「我們快回家吧!」
    祖望的熱淚,滴滴答答落在嬰兒的襁褓裡。
    於是,在落日下,在彩霞中,在炊煙裡,一群人簇擁著祖望進門去。
    後來,在雲飛的著作中,他寫了這樣兩句話:
    「蒼天有淚,因為蒼天,也有無奈。
    人間有情,所以人間,會有天堂。」

                                 全書.完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四日完稿於台北可園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五日修正於台北可園後記《蒼
天有淚》這個故事,是三年前就開始動筆的。那時,我寫完了《煙鎖重樓》,很想寫一系列
的民初小說,《蒼天有淚》就是計劃中的一部。這部小說寫得有些艱苦,寫寫停停,始終不
曾完稿。在這期間,我又對清代小說發生了興趣,中途,停止了《蒼天有淚》,去寫《還珠
格格》。直到《還珠格格》寫完,我才定下心來,幾乎是不眠不休的,把這部五十幾萬字的
小說,一口氣寫完了。
    我從事寫作,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歲月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對人生的看法,也有了一些
改變。我常常在自我分析,也常常在自我檢討,總覺得我一直是個非常理想化的人,儘管在
生命裡,也有無數坎坷,也受過許多挫折,我依然相信「愛」,相信「美」。述說人類的
「真情」,一直是我寫作的主題。我這種固執,是帶著一點「天真」的。可是,世界畢竟不
像我的小說那麼美好,人性也有他醜陋的一面。這些年來,我已經體會到,「善與惡」像是
同胞兄弟,有著相同的「血緣」,並存在我們的生命裡,主宰著我們。人性的戰爭,因而無
休無止。
    就是這個概念,引發了《蒼天有淚》這個故事。造就了「雲飛」和「雲翔」這一對兄弟。
    在這本書裡,我寫了善,也寫了惡;寫了生,也為了死;寫了愛,也寫了恨。許多地方,
我自己帶著感動的情緒去寫,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也能感動讀者。
    我一向不喜歡解釋自己的作品,因為,那些「解釋」,應該在小說裡已經傳達得很清楚
了。如果傳達得不夠,是作品的失敗。現在,我的看法還是這樣。所以,我不再贅言了。
    一部「長篇小說」,是一件「巨大」的工程。對我來說,寫作從來沒有「容易」過。對
這部小說,我自己也有許多地方不滿意,總覺得,文字不夠用,辭彙不夠用。「寫作」沒有
因為熟練而變得容易,反而越來越難了。希望我的讀者們,能夠帶著一顆包容的心,來看這
部小說!
                                                          瓊瑤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