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24

    幾天後,夢嫻去塘口,才有機會告訴雲飛,關於天虹的遭遇。
    所有的人都震動極了,這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雲飛想到天虹對這個孩子的期盼,
渴望,和熱愛。頓時瞭解到,對天虹來說,人間至悲的事,莫過於此了。
    「好慘!她傷心得不得了,在我房裡住了好多天,現在紀總管把她接回去了!我覺得,
孩子沒有了,天虹的心也跟著死了!自從失去了孩子,她就不大開口說話,無論我們勸她什
麼,她都是呆呆的,整個人都失魂落魄了!」夢嫻含著淚說。
    「娘!你得幫她忙!她是因為這個孩子,才對生命重新燃起希望的!她所有的愛,都灌
注在這個孩子身上,失去了孩子,她等於失去了一切!你們要多陪陪她,幫她,跟她說話才
好!」雲飛急切的說。
    「怎麼沒說呢?早也勸,晚也勸,她就是聽不進去。整個人像個遊魂一樣!」
    阿超氣憤極了,恨恨的說:
    「那有這種人?只會欺負女人!這個也打,那個也打,老婆懷了孕,他還是打!太可惡
了!我真後悔上次饒他一命,如果那天要了他的命,他就不能欺負天虹小姐了!偏偏那天,
還是天虹幫他求情!」
    「雲翔呢?難道一點都不後悔嗎?怎麼我聽鄭老闆說,他這些天,每晚都在待月樓豪賭!
    越賭越大,輸得好慘!沒有人管他嗎?紀總管和天堯呢?」雲飛問。
    「天虹出事以後,紀總管的心也冷了,最近,他們父子都在照顧天虹,根本就不管雲翔
了。雲翔大概也想逃避問題,每天跑出去,不知道做些什麼!我看,天虹這個婚姻,是徹底
失敗了!」
    雲飛好難過,蕭家姐妹也跟著難過。雨鳳想起天虹的「夢」,沒想到,這麼快就幻滅了。
    大家垂著頭,人人情緒低落。夢嫻急忙振作了一下,提起興致,看大家:
    「算了,不要談這個掃興的話題了!你們怎樣?還有三天就結婚了……」四面看看:
「你們把房子佈置得好漂亮,到處都掛著花球和燈籠,其是喜悅極了!」
    阿超興奮起來:
    「你們知道嗎?那些花球和燈籠,都是虎頭街那些居民送來的!他們現在都知道我們的
事了,熱情得不得了,一會兒送花,一會兒送燈籠,一會兒送吃的,一會兒送衣服……有一
個賀伯庭,帶著老婆和九個孩子來幫我們打掃,再加我們家的幾個孩子,簡直熱鬧得雞飛狗
跳!」
    「真的呀?」夢嫻聽得歡喜起來。
    雲飛點點頭,非常感動的說:
    「我現在才知道,一般老百姓這麼單純,善良,和熱情!娘,我們家以錢莊起家,真的
很殘忍,「放高利貸」這個行業,不能再做了!家裡賺夠了錢,應該收手,不要再剝削他們
了!」
    夢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就是你這種論調,把你爹嚇得什麼都不敢給你做了!」
    雲飛一聽到『你爹』兩個字,就頭痛了,急忙轉變話題:
    「我們也不要談這個!娘,你看,這是我們的喜帖,我們把你的名字,印在喜帖上,沒
有關係嗎?」他把喜帖遞給夢嫻。
    「有什麼關係呢?難道我不是你娘嗎?」她低頭看著喜帖,看著看著,心裡不能不湧上
無限的感慨:「實在委屈你們兩個了!這樣的喜帖,開了桐城的先例,是前所未有的!這樣
的喜帖,說了一個好長的故事!」
    「是!」雲飛低語:「一個好長好長的故事!」
    雨鳳低著頭,心裡真是百味雜陳。
    這張喜帖,當天就被雲翔拿到了,他衝進祖望的書房,把喜帖往桌上一放,氣極敗壞的
「爹!你看看這個!」
    祖望拿起請帖,就看到下面的內容:
    「謹訂於民國八年十月初六,為小兒蘇慕白,義女蕭雨鳳舉行婚禮。早上十時在待月
樓,敬請
    闔第光臨
    男方家長 魏夢嫻
    女方家長 鄭士逵
    敬上」
    祖望大驚,一連看了好幾遍,才弄明白是什麼意思。他把請帖「啪」的一聲,摔在桌子
上。大怒:
    「豈有此理!」
    雲翔在一邊火上加油,憤憤不平的喊:
    「爹!你還不知道嗎?現在整個桐城,都把這件事當一個大笑話,大家傳來傳去,議論
紛紛!桐城所有的達官貴人,知名人士,都收到了這張請帖,鄭老闆像撒雪片一樣的發帖
子!大家都說,『展城南』已經被『鄭城北』併吞了,連展家的兒子都改名換姓,投效鄭老
板了!最奇怪的是,大娘居然具名幫雲飛出面!我們這個臉可丟大了,我在外面,簡直沒法
做人!」
    「雲飛居然這樣做!他氣死我了!我明他不要娶雨鳳,他非娶不可,偷偷摸摸娶也就算
了,這樣大張旗鼓,還要鄭老闆出面,簡直存心讓我下不來台!什麼意思?太可惡了!」祖
望怒不可遏。
    「而且,這個鄭老闆,和她們姐妹不乾不淨,前一陣子還盛傳要娶雨鵑作三姨太,現
在,搖身一變,成了義父,名字和大娘的名字排在一起,主持婚禮!這種笑話,你受得了
嗎……」
    雲翔話沒說完,祖望抓起請帖,大踏步衝出門去。一口氣衝到夢嫻房裡,把那張請帖重
重的擲在桌上。憤怒的喊:
    「你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東西?」
    夢嫻抬頭,很冷靜的看著他。
    「這是我兒子的結婚請帖!」
    「你兒子?你兒子?雲飛叛變,連你也造反嗎?」他吼著。
    夢嫻挺直背脊,盯著他:
    「你好奇怪!兒子是你不要了,你完全不管他的感覺,他的自尊,把他貶得一文不值,
叫他不要回家!你侮辱他的妻子,傷透他的心,你還希望他顧及你的面子嗎?」
    祖望一聽,更氣,喊著:
    「人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兒子,他卻弄了一個不倫不類的名字蘇慕白,昭告全天下,他
再也不姓展!我不許他娶雨鳳,他偏要娶,還要娶得這麼轟轟烈烈!他簡直衝著我來,那有
這樣不考的兒子?」
    「他已經不是你的兒子了,也就談不上對你孝不孝!他知道你對他所有的行為,全體不
同意,只好姓蘇,免得丟你展家的臉!這樣委屈,依然不行,你要他怎麼辦?」
    「好好好!他不是我的兒子了,我拿他沒有辦法,但是,你還是我的老婆,這個姓蘇的
結婚,要你湊什麼熱鬧?」
    「沒辦法,這個姓蘇的,是我兒子!」
    「你存心跟我作對,是不是?」
    夢嫻悲哀的看著他,悲哀的說:
    「我好希望今天這張請帖上.男方家長是你的名字!你以為這張請帖,雲飛很得意嗎?
他也很悲哀,很無可奈何呀!那有一個兒子要結婚,不能用自己的真名,不能拜見父母爹
娘,不能把媳婦迎娶回家!何況是我們這樣顯赫的家庭!你逼得他無路可走,只能這樣選
擇!」
    「什麼叫無路可走?他可以不要結婚!就是要結婚,也不用如此招搖啊!你去告訴他,
這樣做叫作『大逆不道』!讓他馬上停止這個婚禮!」
    夢嫻身子一退,不相信的看著他:
    「停止婚禮?全桐城都知道這個婚禮了,怎麼可能停止?現在停止,你讓雲飛和雨鳳怎
麼做人?」
    「這場婚禮舉行了,你要我怎麼做人?」
    「你還是做你的展祖望,不會損失什麼的!」
    「你說的是什麼話?你就這樣護著他!幫著他來打擊我!那個雨鳳,這麼囂張,什麼叫
紅顏禍水,就是這種女人!那有一個好女人,會讓雲飛和家庭決裂到這個地步!」
    「我勸你千萬不要說這種話,如果你心裡還有這個兒子,他們塘口的地址你一定知道,
去看看他們,接受雨鳳作你的媳婦,參加他的婚禮,大大方方的和他們一起慶賀……這是一
個最好的機會,說不定你可以收回一個兒子!」夢嫻深刻的說。
    祖望覺得夢嫻匪夷所思,不敢相信的瞪著她:
    「你要我去和雲飛講和?你要我同意這個婚禮,還參加這個婚禮?你還要我接受雨鳳?
你想教我作一個『聖人』嗎?」
    「我不想教你作一個『聖人』,只想教你作一個『父親』!」
    祖望對夢嫻一甩袖子:
    「你先教雲飛怎麼做『兒子』吧!你莫名其妙,你瘋了!你自己也學一學,怎樣做一個
「妻子」和「母親」吧!」
    祖望說完,拂袖而去了。夢嫻看著他的背影,滿心傷痛和失望。
    婚禮的前一天,塘口的新房已經佈置得美輪美奐。大家的興致都很高昂,計畫這個,計
畫那個。雨鳳的臥室是新房,床上掛著紅帳子,鋪著簇新的紅被子,鏡子上打著紅綢結,牆
上貼著紅廟宇……一屋子的喜氣洋洋。
    雨鳳和雲飛站在房裡,預支著結婚的喜悅,東張西望,看看還缺什麼。
    門外有一陣騷動聲,按著,雨鵑就衝到房門口來,喊:
    「慕白,你爹來了!他說,要跟雨鳳講話!」
    雲飛和雨鳳都大吃一驚。雨鵑就看著雨鳳說:
    「見?還是不見?如果你不想見,我就去擋掉他!」
    雲飛急忙說:
    「這樣不好!他可能是帶著祝福而來的!我們馬上要辦喜事,讓大家分享我們的喜悅,
不要做得太絕情吧!」他問雨鵑:「誰跟他一起來?」
    「就他一個人!」
    「一個人?我去吧!」雲飛一愣,慌忙跑了出去。
    雨鳳鎮定了一下紛亂的情緒,對雨鵑說:
    「既然他點名找我,不見大概不好,你把弟妹們留在後面,我還是出去吧!」
    雨鵑點頭。雨鳳就急急忙忙奔出去。
    雲飛到了客廳,見到挺立在那兒的父親,他有些心慌,有些期待,恭敬的說:
    「爹!沒想到您會來,太意外了!」
    祖望銳利的看著他:
    「你還叫我爹?」
    雲飛苦笑了一下,在這結婚前夕,心情非常柔軟,就充滿感情的說:
    「人家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都如此,何況,你還是我真正的爹呢!來,這兒
坐!」
    「我不坐,說幾句話就走!」
    雨鳳端著茶盤出來,由於緊張,手都發抖。阿超過來,接過托盤,端出去。
    「老爺,請喝茶!」
    祖望看著阿超,氣不打一處來。
    「阿超,你好!今天叫我老爺,明天會不會又打進家門來呢?」
    阿超一怔,還沒說話,雲飛對他搖搖頭,他就退了下去。
    雨鳳忐忑的走上前,怯怯的說:
    「展伯伯,請坐!」
    祖望盯著雨鳳,仔細的看她。冉掉頭看雲飛,說:
    「我已經看到你們的結婚喜帖了!你真的改姓蘇,不姓展了?」
    雲飛楞了楞,帶著一份感傷和無奈,說:
    「展家,沒有我容身之處啊!」
    祖望再看向雨鳳,眼光銳利。他沉著而有力的說:
    「雨鳳,聽雲飛說,你念過書,有極好的修養,有極高的情操!我相信雲飛的眼光,不
會看走眼!」
    雨鳳被動的站著,不知道他的真意如何,不敢接口。他定定看她:
    「你認為一個有教養,有品德,有情操的女子,對翁姑應該如何?」
    她怔住,一時之間,答不出來。雲飛覺得情況有點不妙,急忙插嘴:
    「爹,你要幹什麼?如果你是來祝福我們,我們衷心感謝,如果你是來責問我們,我們
已經沒有必要聽你教訓了!」
    祖望對雲飛厲聲說:
    「你住口!我今天是來跟雨鳳談話的,不是跟你!」他再轉向雨鳳:「你教唆雲飛脫離
家庭,改名換姓,不認自己的親生父親,再策劃一個不倫不類的婚禮,準備招搖過市,滿足
你的虛榮,破壞雲飛的孝心和名譽,這是一個有教養,有情操的女子會做的事嗎?應該做的
事嗎?」
    雨鳳聽了,臉色立即慘變,踉蹌一退。整個人都呆住了。
    雲飛大驚。氣壞了,臉色也轉為慘白,往前一站。激動的說:
    「你太過份了!我以為你帶著祝福而來,滿心歡喜的接待你,喊你一聲爹!你居然對雨
鳳說這種話!我改名換姓,是我的事!如果展家是我的驕傲,是我的榮耀,我為什麼要改名
換姓?如果我能夠得到你的支持和欣賞,我又何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我那一大堆的無可奈
何,全與你有關,你從來不檢討自己,只會責備別人,我受夠了!這兒是蘇家,請你回去
吧!」
    祖望根本不理他,眼睛專注的瞪著雨鳳:
    「我今天來要你一句話!我知道你交遊廣闊,請得動鄭某人為你撐腰,你就不怕你未來
的丈夫,成為桐城的笑柄,被萬人唾罵嗎?如果,你真的念過書,真的是個有修養的姑娘,
真的瞭解中國人的傳統觀念,真的為大局著想……停止吧!停止這個荒唐的婚禮,停止這場
鬧劇!
    如果你真心愛雲飛,就該化解他和家庭的裂痕,到那時候,你才有資格和雲飛論及婚
嫁!」
    雨鵑和阿超,一直站在門外傾聽,這時,雨鵑忍無可忍,衝了出來。往祖望面前一站,
其勢洶洶的喊:
    「你不要欺負我姐姐老實,對她這樣侮辱責罵!你憑什麼來這裡罵人?我給你開門,是
對你的客氣!今天,又不是展家娶媳婦,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管不了我們!」
    祖望嘖嘖稱奇的看雲飛:
    「這就是有修養,有品德,有情操的女子,你真讓我大開眼界!」
    雲飛又氣又急,他深知雨鳳纖細敏感,這條感情的路,又走得特別坎坷。她那份脆弱的
自尊心,好容易受傷。這個婚事,自己是拚了命爭取到的,兩人都已受盡苦難,實在得來不
易!
    在這結婚前夕,如果再有變化,恐怕誰都受不了!他生怕雨鳳又退縮了,心裡急得不得
了。就往前一站,沈痛的說:
    「你夠了沒有?你一定要破壞我的婚禮嗎?一定要砍斷我的幸福嗎?你對我,沒有了
解,沒有欣賞,但是,也沒有同情嗎?」
    雨鵑看到雨鳳臉色慘白,渾身發抖,就推著她往裡面走:
    「進去,進去!我們沒有必要聽這些!」
    「雨鳳!你就這樣走了?沒有一句答覆給我嗎?」租望喊。
    雨鳳被推著走了兩步,聽到祖望這一喊,怔了怔。忽然,她掙開了雨鵑,折回到祖望面
前來。她先看看雲飛和雨鵑,滿臉肅穆的說:
    「你們不要說話!展伯伯來這兒,要我的話,我想,我應該把我的話說清楚!」
    雲飛好緊張,好著急。雨鵑好生氣。
    雨鳳就抬頭直視著祖望,眼神堅定,不再發抖了,她一字一宇,清清楚楚的說:
    「展伯伯,聽了你的一篇話,我終於瞭解慕白為什麼改名換姓了!為了我造成他的父子
不和,我一直深深懊惱,深深自責。現在,懊惱沒有了,自責也沒有了!你剛剛那些話,刻
薄惡毒,對我的操守品德,極盡挖苦之能事。對一個這樣懷疑我的人,誤解我的人,否決我
的人,我不屑於解釋!我只有幾句話要告訴你!我愛慕白,我要嫁慕白!不管你怎麼破壞,
不管你用什麼身份來這兒,都無法轉變我的意志!我曾經把慕白當成我的殺父仇人,那種不
共戴天的仇恨,都瓦解在這份感情裡,就再也沒有力量來動搖我了!」
    祖望簡直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這樣一篇話,不禁睜大眼睛,看著她。
    雲飛也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這樣一篇話,也睜大眼晴,看著她。
    雨鵑和阿超,全都睜大眼睛看著她。
    兩鳳嚥了口氣,繼續說:
    「你跟慕白,有三十年的淵源,我跟他,只有短短的一年!可是,我要好驕傲的告訴
你,我比你瞭解他,我比你尊重他,我比你愛他!他在我心裡,幾乎是完美的,在你心裡,
卻一無是處!人,為『愛』和『被愛』而活,為『尊敬』和『體諒』而活,不是為單純的血
緣關係而活!我認為,我值得他做若干犧牲,值得他愛,更值得他娶!你不用挖苦我,不用
侮辱我,那些,對我都不發生作用了!隨你怎麼阻撓,你都不能達到目的,我一定會成為他
的新娘!和他共度這一生!」
    雲飛聽得熱血沸騰,呼吸急促,眼光熱烈的盯著她。
    祖望臉色鐵青,瞪著她,大聲說:
    「你執意這麼做,你會後悔的!」
    雨鳳眼中閃著光彩,字字清脆,擲地有聲的說:
    「哦!我不會的!我永遠不會後悔的!現在,我才知道,在你這麼強大的敵視下,慕白
為了娶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我太感動了,我會永遠和他在一起,不論前途多麼艱辛,我
會勇敢的走下去!我會用我整個生命,來報答他的深情!」她吸了口氣:「好了,你要我的
話,我已經給你了!再見!」
    她說完,就轉過身子,昂首闊步,走進裡面去了。
    雲飛情不自禁,撂下祖望,追著她而去。
    祖望呆呆的站著,有巨大的憤怒,巨大的挫敗感,也有巨大的震撼。
    雨鳳出了客廳,就一口氣奔進臥房,雲飛追來,把她一把抱住。熱烈的喊著:
    「你從來沒有說過這些話!你讓我太感動,太激動了!」
    她依偎著他,把手放進他的手中。
    「你摸摸我的手!」
    雲飛握住她的手,一驚。
    「你的手怎麼冰冰冷?」
    她大大的喘了口氣:
    「我又緊張,又激動,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我每次一緊張,渾身都會發冷!從來沒
說過那麼多話,覺得自己辭不達意,我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能被打倒,我不能失去你!」
    雲飛用雙手握著她的手,試圖把她的手溫暖起來。他凝視著她的眼睛,絞自肺腑的說:
    「你完全達意,說得太好太好了!每一個字,都讓我震撼!我這一生,風風雨雨,但
是,絕對沒有白活,因為上蒼把你賜給了我!」他頓了頓,再說:「我要借用你的話,因為
我無法說得更好||我會用我整個生命,來報答你的深情!」
    她投進他的懷裡,伸出雙手,緊緊的環抱住他。再也沒有遲疑,再也沒有退縮,再也沒
有抗拒,再也沒有矛盾……這個男人,是她生命的主宰!是她的夢,是她的現實,是她的命
運,是她的未來,是她一切的一切。
    終於,終於,到了這一天。
    雲飛穿著紅衣,騎著大馬,神秘煥發,帶著阿超和一隊青年,組成一支「迎親隊伍」,
吹吹打打的到了待月樓前面。
    待月樓門口,停著一頂金碧輝煌的花轎。圍觀群眾,早已擠得水洩不通。
    雲飛一到,鞭炮就劈哩叭啦響起來,吹鼓手更加賣力的吹吹打打,喜樂喧天。然後,就
有十二個花童,身穿紅衣,撒著彩紙,從門內出來。
    花童後面,雨鳳鳳冠霞帔,一身的紅。在四個喜娘、金銀花、雨鵑、小三小四小五、珍
珠、月娥、小范,及全身簇新的鄭老闆的簇擁下,走出大門。
    圍觀群眾,一見新娘出門,就報以熱烈的掌聲。吼聲如雷的喊:
    「雨鳳姑娘,恭喜了!」
    雨鳳低眉垂目,只看得到自己那描金繡鳳的大紅裙裾。她款款而行,耳邊充滿了鞭炮
聲、喜樂聲、歡呼聲、恭喜聲……她的整顆心,就隨著那些聲音躍動著。一陣風來,喜帕微
微揚起,群眾立刻爆發出如雷的喊聲:
    「好美的新娘子!好美的新娘子!」
    司儀大聲高唱:
    「上轎!」
    四個喜娘,扶著雨鳳上轎,群眾又爆發出如雷的掌聲。
    雲飛騎在馬背上,看著雨鳳上轎,心裡的歡喜,像浪潮一樣,滾滾而來。終於,終於,
等到了這一天!終於,終於,她成為了他的新娘!
    「起轎!」
    八個轎夫抬起大花轎。
    鞭炮和喜樂齊嗚。隊伍開始前進。
    吹鼓手走在前面,後面是雲飛,再後面是馬隊,再後面是花童,再後面是花轎,再後面
是蕭家四姐弟,再後面是儀仗隊,再後面,跟著自願參加遊行的群眾……整個隊伍,前呼後
擁,浩浩蕩蕩的走向街頭。這是桐城有史以來最大的婚禮!
    當婚禮開始的時候,雲翔正氣極敗壞的衝進紀家的小院,大呼小叫:
    「天堯!今天雲飛要成親,我們快帶馬隊鬧他們去!阻止不了婚禮,最起碼給他弄個人
仰馬翻!」
    天堯冷冷的看著他,恨恨的說:
    「這種事我不做了!你找別人吧!」
    雲翔一呆。愕然的說:
    「你們還在生我的氣嗎?可以了吧?我不是已經又道歉又認錯了嗎?不要這樣嘛,等天
虹身體好了,我管保再給她一個孩子就是了!」
    紀總管嫌惡的看了他一眼,哼了一聲,轉頭就要進屋。他急忙喊:
    「紀叔,你不去就不去,我帶阿文他們去,天堯,我們快走吧!」
    天堯瞪著他,大聲說:
    「我說話你聽不懂嗎?我再也不幫你做那些無聊事了!你自己去吧!」
    雲翔大怒,氣沖沖的喊:
    「算了!神氣什麼?我找阿文去!」轉身就跑。
    紀總管在他身後,冷冰冰的說:
    「你不用找阿文他們了!鄭老闆給了比你高三倍的待遇,已經把他們全體挖走!今天,
都去幫忙雲飛成親,維持秩序去了!你的「夜梟隊」,從此變成歷史了!」
    雲翔站住,大驚失色,猛的回身看紀總管。
    「你騙人!怎麼可能?」
    紀總管挑著眉毛:
    「怎麼不可能?你認為他們跟著你,是因為你肯花錢?還是因為你夠義氣?夠朋友?大
家早就對你不滿意了,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今天碰到一個比你更肯花錢的人,你就毫無價值
了!
    你和雲飛這場戰爭,你是輸定了!你手下的人,現在等於是雲飛的人了,你還想攪什麼
局?」
    雲翔大受打擊,踉蹌一退,瞪大眼睛。
    這時,天虹扶著房門,顫巍巍的站在房門口,看著他。她形容枯槁,憔悴得不成人形,
眼睛深幽,恨極的瞪著他。
    雲翔被她這樣的眼光逼得一顫。急忙說:
    「天虹,你別怪我!誰教你背著我去見雲飛,你明知道這犯了我最大的忌諱!孩子掉
了,沒有關係,我們再接再厲!」
    天虹走到他的面前,死死的看著他。咬牙切齒的說:
    「讓我清清楚楚的告訴你!你趕不上雲飛的一根寒毛,我寧願去當雲飛的小老婆、丫
頭、人,也不願意跟你!此生此世,你想跟雲飛比,你是門都沒有!」
    雲翔大大的震動了,看著恨之入骨的天虹,再看冷冰冰的紀總管,再看憤恨的天堯,忽
然感到眾叛親離,不禁又驚又駭又怒又恨。大叫:
    「你們都去投效雲飛吧!去呀!去呀……」
    他掉轉身子,像一頭負傷的野獸,對門外衝去。
    同一時間,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在群眾夾道歡呼下,緩緩前進。
    鼓樂齊鳴,吹吹打打。雲飛騎在馬上,真是躊躇志滿,連阿超都左顧右盼,感染著這份
喜悅。
    群眾擠滿了街道兩旁,不停的鼓掌歡呼:
    「蘇慕白先生,恭喜恭喜!雨鳳姑娘!恭喜恭喜!」
    沿途,不時有人拜倒下去,一家大小齊聲歡呼:
    「蘇慕白先生,百年好合,天長地久!」
    在人群中,有個人戴著一頂氈帽,遮著臉孔,圈著圍巾,遮著下巴,雜在一堆路人中,
看著這個盛大的婚禮。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祖望。他雖然口口聲聲,責備這個婚禮,但是,
卻無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倒要看看,被『鄭城北』主持的婚禮,到底隆重到什麼地步?看
到這樣盛大的排場,他就呆住了。再看到圍觀群眾,密密麻麻,他就更加覺得驚心動魄。等
到看到居然有人跪拜,他就完全糊塗了,納悶起來。在他身邊,正好有一家大小數人,跪倒
於地。高喊著:
    「蘇慕白先生,大恩大德!永遠不忘!祝你幸福美滿,天長地久!」
    他實在忍不住了,問一個剛剛起身的老者:
    「你們為什麼拜他?」
    老者不認識他,熱心的說:
    「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我們虎頭街的居民,都受過他的好處,說都說不完!」
    他震動了,不敢相信的看著那些人群,和騎在馬上的雲飛。心裡模糊的想起,雲飛曾經
說過,有關馮的故事。
    迎親隊伍,鼓樂喧天,迤迤邐邐……從他面前過去了。
    誰都不知道,這時,雲翔騎著一匹快馬,正向著這條街飛馳而來。他帶著滿心的狂怒,
立誓要破壞這個婚禮。這蕭家姐妹,簡直是他的夢魘!而展雲飛,是他與生俱來的「天
敵」!他不能讓他們這樣囂張,不能讓他們稱心如願,不能!不能!不能!
    他催著雲馬,策馬狂奔,狂叫:
    「駕!駕!駕……」
    馬蹄翻騰,踩著地面,如飛而去。他疾馳著,聽到吹吹打打的音樂逐漸傳來。這音樂刺
激著他,他更快的揮舞馬鞭:
    「駕!駕!駕……」
    突然間,路邊竄出好多個壯漢,攔馬而立。大叫:
    「停下來!停下來!」
    雲翔急忙勒馬,馬兒受驚,驀然止步。按著,那匹馬就人立而起,昂首狂嘶。
    雲翔坐不平,竟從馬背上跌下來。
    幾個大漢,立刻撲上前來,三下兩下,就捉住了他的手腳,把他壓在地下。他大驚,一
面掙扎,一面怒罵:
    「你們是強盜還是土匪?那一條道上的?沒長眼睛嗎?我是展雲翔啊!展家的二少爺
啊!」
    他才喊完,就一眼看到,警察廳的黃隊長,率領著好多警察,一擁而上。他還沒弄清楚
是怎麼回事,就聽到「卡答卡答」兩聲,他的雙手,居然被一副冷冰冰的手銬,牢牢的銬住
了。
    他暴跳如雷,又踢又罵:
    「你們瘋了?黃隊長,你看清楚了沒有?我是誰?」
    黃隊長根本不答話,把他拖向路邊的警車。一個大漢迅速的將那匹馬牽走了。其他大漢
們向黃隊長施禮,說:
    「黃隊長,人交給你了,你負責啊!」
    黃隊長大聲應著:
    「告訴鄭老闆,放心!」
    吹吹打打的聲音已經漸行漸近,黃隊長連忙對警察們說:
    「趕快押走,不要驚動新人!」
    雲翔就被拖進警車,他一路吼著叫著:
    「黃隊長,你給我當心了!你得罪了我們展家,我管保讓你活不成!你瘋了嗎?為什麼
要抓我?」
    黃隊長這才慢條斯理的回答:
    「我們已經恭候多時了!廳長交代,今天要搗亂婚禮的人,一概抓起來,特別是你展二
爺!我們沿途,都設了崗哨,不會讓你接近新人的!走吧!」
    警車開動了,雲翔狂怒的大喊:
    「你們都沒命了!我警告你們!今天誰碰了我,我會一個一個記住的!你們全體死定
了……還不放開我……放開我……」
    警車在他的吼聲叫聲中,開走了。
    他被直接帶進了警察廳的拘留所……警察把他推進牢房,推得那麼用力,他站立不穩,
倒在地上。牢門就嘩啦啦闔上,鐵鎖立即「卡答」一聲鎖上。
    他從地上爬起來,撲在柵欄上,抓著欄杆,一陣搖晃,大吼大叫:
    「黃隊長!你憑什麼把我關起來?我又沒犯法,又沒殺人放火,不過騎個馬上街,有什
麼理由關起來?你這樣亂抓老百姓,你當心你的腦袋……」
    黃隊長隔著牢門,對他好整以暇的說:
    「你慢慢吼,慢慢叫吧!今天我們整個警察廳都要去喝喜酒,沒有人在,你叫到明天天
亮,也沒人聽到!你喜歡叫,你就儘管叫吧!我走了!」揮手對另外兩個警察說:「走吧!
這個鐵柵欄牢得不得了,用不著守著!大家再去街上維持秩序吧!」
    兩個警察應著,三個人瀟瀟──出門去。
    他大驚大急,抓著柵欄狂吼:
    「警察舞弊啊!警察貧污啊!官商勾結,迫害老百姓啊……」
    黃隊長折回牢房,瞪著他說:
    「展二爺!你省點力氣吧!這些話給咱們廳長聽到,你就永遠出不了這道門了!」
    他知道情勢不妙,見風轉舵,急喊:
    「黃隊長!你放我出去,我一定重重謝你!我好歹是展家的二少爺呀!」
    「二少爺沒用了!要出去,讓大少爺來說吧!」黃隊長說完,走了。
    雲翔撲在棚欄上,拚命搖著,喊著:
    「黃隊長!你最起碼去告訴我爹一聲呀!黃隊長……黃隊長……」
    他正在狂喊狂叫,忽然覺得有一隻手摸上自己的胸口,他大驚。低頭一看,有個衣不蔽
體,渾身骯髒的犯人不知從那兒跑出來,正摸著他的衣服。咧著一張缺牙的嘴直笑,好像中
了大獎:
    「好漂亮的衣服……」
    他尖叫,急急一退:
    「你不要碰我……」
    他這一退,腳下竟碰到另一個犯人,低頭一看,這個比前一個更髒更狼狽,這時摸著他
的褲管說:
    「好漂亮的褲子……」
    雲翔這一生,那裡經驗過這樣的事情,嚇得魂飛魄散,渾身冷汗。定睛一看,屋角,還
有好幾個蓬頭垢面的人紛紛冒出來,個個對著他不懷好意的笑。他尖叫失聲了:
    「救命啊……救命啊……」
    回答他的,是外面吹吹打打的喜樂,和不絕於耳的鞭炮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