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23

    這天,夢嫻帶著齊媽,還有一大車的衣服器皿,食物藥材,來到雲飛那塘口的新家。最
讓雲飛和肅家姐妹意外的,是還有一個人同來,那人竟是天虹!
    雲飛和雨鳳雙雙奔到門口來迎接,雲飛看著母親,激動不已,看到天虹,驚奇不已,一
疊連聲的說:
    「真是太意外了!天虹,你怎麼也來了?」
    「我知道大娘要來看你們,就苦苦哀求她帶我來,她沒辦法,只好帶我來了!」天虹
說,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雨鳳。
    「伯母!」雨鳳忙對夢嫻行禮。
    雲飛介紹著:
    「雨鳳,這就是天虹!」又對天虹說:「這是雨鳳!」
    天虹和雨鳳,彼此深深的看了一眼。這一眼,只有她們兩個,才知道裡面有多少的含
意,超過了語言,超過了任何交會。
    大家進到客廳,客廳裡已經佈置得喜氣洋洋,所有的牆角,都掛著紅色的綵球。所有的
窗欞,都掛滿綵帶。到處懸著紅色的剪紙,貼著「囍」字,夢嫻和天虹看著,不能不深刻的
感染了那份喜氣。
    雨鵑帶著兩個妹妹忙著奉茶。
    大家一坐定,雲飛就忍不住。急急的說:
    「娘!你來得正好!我和雨鳳,下個月初六結婚。新房就在這裡,待月樓算是雨風的娘
家,我去待月樓迎娶。我希望,你能夠來一趟,讓我們拜見高堂。」
    夢嫻震動極了。
    「初六結婚?太好了!」她看著兩人問:「我可以來嗎?」
    「娘!你說的什麼話?」
    「我看到你們門口,掛著『蘇寓』的牌子,不知道你們要不要我來?」
    雲飛激動的說:
    「不管我姓什麼,你都是我的娘!你如果不來,我和雨鳳都會很難過很失望,我們全心
全意祈求你來!我就怕你有顧慮,不願意來!或者,有人不讓你來!」
    「不管別人讓不讓我來,兒子總是兒子!媳婦總是媳婦!」
    雨鳳聽到夢嫻這樣一說,眼眶佇立刻盛滿了淚。對夢嫻歉然的說:
    「我好抱歉,把狀況弄得這麼複雜!我知道,一個有教養的媳婦,絕對不應該造成丈夫
跟家庭的對立,可是,我就造成了!不知道是天意,還是命運,我注定是個不考的媳婦!請
您原諒我!」
    夢嫻把她的手緊緊一握,熱情奔放的喊:
    「雨鳳!別這樣說,你已經夠苦!想到你的種種委屈,我心痛都來不及,你還這樣說!」
    雨鳳一聽,眼淚就落了下來。雨鳳一落淚,夢嫻就跟著落淚了。她們兩個這樣一落淚,
雲飛、齊媽、天虹、雨鵑都感動得一塌糊塗。
    這時,阿超走進來,說:
    「東西搬完了!赫,那麼多,夠我們吃一年,用一年!」
    雲飛就對夢嫻正色的說:
    「娘,以後不要再給我迭東西來,已經被趕出家門,不能再用家裡的東西,免得別人說
閒話!」
    夢嫻幾乎是哀懇的看著他:
    「你有你的驕傲,我有我的情不自禁呀!」
    雲飛無話了。
    天虹看到阿超進來,就站起身子,對雲飛和阿超深深一鞠躬。
    「雲飛,阿超,我特地來道謝!謝謝你們那天的仁慈!」她看雨鳳,看雨鵑,忽然對大
家跪下,誠摯已極的說:「今天,我是一個不速之客,帶著一百萬個歉意和謝意來這裡!我
知道自己可能不受歡迎,可是,不來一趟,我睡都睡不安穩……」
    雨鳳大驚失色,急忙喊:
    「起來,請起來!你是有喜的人,不要跪!」
    雲飛也急喊:
    「天虹,這是幹嘛?你不需要為別人的過失,動不動就下跪道歉!」
    雨鵑忍不住插嘴了:
    「我聽阿超說過你怎樣冒險救他,你的名字,在我們這兒,老早就是個熟悉的名字了!
今天,展夜梟的太太來我家,我會倒茶給你喝,把你當成朋友,是因為……所有「受害人」
裡,可能,你是最大的一個!」
    天虹一個震動,深深的看了雨鵑一眼。低低的說:
    「你們已經這麼瞭解了,我相信,我要說的話,你們也都體會了!我不敢要求你們放下
所有的仇恨,只希望,給他一個改過遷善的機會!以後,大家碰面的機會還很多……」她轉
頭看雲飛,看阿超:「還要請你們慈悲為懷!」
    雲飛歎了口氣:
    「天虹,你放心吧!只要他不再犯我們,我們也不會犯他了!你起來吧,好不好?」
    齊媽走過去,扶起她。雲飛看著她:
    「我一直有一個疑問,非問你不可,他怎麼會傷得那麼嚴重?」
    「那有什麼傷,那是騙爹的!」天虹坦白的回答。
    「我就說有詐吧!那天,應該把他的繃帶撕開的!」阿超擊掌。
    「總之,過去了,也就算了!天虹,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吧!」雲飛說。
    天虹點點頭,轉眼看雨鳳,忽然問:
    「我可不可以單獨跟你談幾句話?」
    雨鳳好驚訝:
    「當然可以!」
    雨鳳就帶著天虹走進臥室。
    房門一關,兩個女人就深深互視,彼此打量。然後,天虹就好誠懇好誠懇的說:
    「我老早就想見你一面,一且沒有機會。我出門不容易,今天見這一面,再見不知道是
什麼時候了!有一句心裡的話,要跟你說!」
    「請說!」
    天虹的眼光誠摯溫柔,聲音真切,字字句句,充滿感情:
    「雨鳳,你嫁了一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值得你終身付出,值得你依賴,你好好珍惜
阿!」
    「我會的!」雨鳳十分震動,她盯著天虹,見她溫婉美麗,高雅脫俗,不禁看呆了。
「我聽阿超說……」她停住,覺得有些礙口,改變了原先要說的話:「你們幾個,是從小一
塊兒長大的……」
    「阿超說,我喜歡雲飛?」天虹坦率的接了口。
    雨鳳一怔,不知通該如何回答。
    「不錯!我好喜歡他!」天虹說:「我對他的感情,在展家不是秘密,幾乎人盡皆知!
今天坦白告訴你,只因為我好羨慕你!誠心誠意的恭喜你!他的一生,為感情受夠了苦,我
好高興,這些苦難終於結束了!好高興他在人海中尋尋覓覓,終於找到了你!我想,我大概
沒有辦法參加你們的婚禮,所以,請你接受我最誠懇的祝福!」
    雨鳳又驚訝,又感動,不能不用另一種眼光看她。
    「謝謝你!」
    「如果是正常狀態,我們算是妯娌。但是,現在,我是你們仇人的老婆!這種關係一天
不結束,我們就不能往來。所以,雖然是第一次見面,我也不怕你笑我,我就把內心深處的
話,全體說出來了!雨鳳,好好愛他,好好照顧他,他在感情上,其實是很脆弱的!」
    雨鳳震撼極了,深深的擬視著她:
    「你今天來對我說這些,我知道你鼓了多大的勇氣,知道你來這一趟,有多麼艱難!我
更加知道,你愛他,有多麼深刻!我不會辜負你的托付,不會讓你白跑這一趙!幕白每次提
到你,都會歎氣,充滿了擔憂和無可奈何!你也要為了我們大家,照顧自己!你放心,不管
我們多恨那個人,恨到什麼程度,我們已經學會不再遷怒別人,你瞧,我連慕白都肯嫁了,
不是嗎?」
    天虹點頭,仔細看雨鳳。雨鳳忍不住,也仔細看天虹。兩個女人之間,有種奇異的感情
在流轉。
    「雨鳳,我再說一句話,不知道你會不會把我當成瘋子?」
    「你儘管說!」
    天虹眼中閃耀著光彩和期待,帶著一種夢似的溫柔,說:
    「若干年以後,會不會有這樣一天?雲翔已經改頭換面,重新做人!雲飛和他,兄弟團
圓。你,帶著你的孩子,我,帶著我的孩子,孩子們在花園裡一起玩著,我們在一起喝茶聊
天,我們可以回憶很多事!可以笑談今日的一切!」
    雨鳳看了她好一會兒。
    「你這個想法,確實有一點天真!因為那個人,在我們姐妹身上,犯下最不可原諒的錯!
    幾乎斷絕了所有和解的可能!你說『改頭換面』,那是你的夢。不過……慕白在《生命
之歌》裡寫了一句話;『人生因為有愛,才變得美麗。人生因為有夢,才變得有希望。』我
們,或者可以有這樣的夢吧!」
    天虹熱切的看她。低喊著:
    「我沒有白來這一趟,我沒有白認識你!讓我們兩個,為我們的下一代,努力讓這個夢
變為真實吧!」
    雨鳳不說話,帶著巨大的震撼和巨大的感動,凝視著她。
    當夢嫻、齊媽、天虹離去以後,雲飛實在按捺不住,好奇的問雨鳳:
    「你和天虹,關著房門,說些什麼?」
    「那是兩個女人之間的談話,不能告訴你!」
    「哦?天虹罵我了嗎?」
    「你明知道天虹不會罵你,她那麼崇拜你,你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偶像,她讚美你都來
不及,怎麼會罵你呢?」
    「她讚美我嗎?她說什麼?」雲飛更好奇。
    雨鳳看了他好一會兒,沒說話。他感覺有點奇怪:
    「怎麼了?為什麼用這樣的眼光看我?」
    「你跟我說了映華的故事,為什麼沒有說天虹?」
    「天虹是雲翔的太太,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覺得有點擔心了。」她低低的說。
    「擔心什麼?」
    「從跟你交往以來,我都很自信,覺得自己挺了不起似的!後來聽到映華的故事,知道
在你生命裡,曾有一個那樣刻骨銘心的女人,讓我深深的受到震撼。現在看到天虹,這麼溫
婉動人,對你讚不絕口……我又震撼了!」她注視他:「你怎會讓她從你生命裡滑過去,讓
她嫁給別人,而沒有把握住她?」
    他認真的想了想,說:
    「天虹對我的好,我不是沒有感覺,起先,她對我而言,太小!後來,映華佔去我整顆
心,然後,我離家出走,一去四年,她和我來不及發生任何故事,就這樣擦肩而過……我
想,上天一定對我的際遇,另有安排。大概都是因為你吧!」
    「我?」她驚愕的說:「我才認識你多久,怎麼會影響到你以前的感情生活?」
    「雖然我還沒有遇到你,你卻早已存在了!老天對我說,我必須等你長大,不能隨便留
情。我就這樣等到今天,把好多機會,都一個個的錯過了!」
    「好多機會?你生命裡還有其他的女人嗎?你在南方的時候,有別的女人愛死你嗎?」
雨鳳越聽越驚。
    他把她輕輕擁住:
    「事實上,確實有。」
    「哦?」
    他對她微微一笑:
    「好喜歡看你吃醋的樣子!」他收起笑:「不開玩笑了!你問我天虹的事,我應該坦白
答覆你。天虹,是我辜負了她!如果我早知道我的辜負,會造成她嫁給雲翔,造成她這麼不
幸的生活,當初,我大概會做其他的選擇吧!總之,人沒有辦法戰勝命運。她像是一個命定
的悲劇,每次想到她的未來,我都會不寒而慄!幸好,她現在有孩子了,為了這個孩子,她
變得又勇敢又堅強,她的難關大概已經度過了!母愛,實在是一件好神奇,好偉大的東西!」
    雨鳳好感動,依偎著他。
    「雖然我恨死了展夜梟,可是,我卻好喜歡天虹!我希望展夜梟不幸,卻希望天虹幸
福,實在太矛盾了!」
    雲飛點頭不語,深有同感。
    雨鳳想著天虹的『夢』,心裡深深歎息。可憐的天虹,那個『夢』,實在太難太難實現
了。怪不得有『癡人說夢』這種成語,天虹,她真的是個『癡人』。
    天虹並不知道,她去了一趟『塘口』,家裡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
    原來,雲翔這一陣子,心情實在爛透了。在家裡裝病裝得快要真病了,憋得快要死掉了。
    這天,好不容易,總算『病好了』,就穿了一件簇新的長袍,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興
匆匆準備出門去,誰知到了大門口,就被老羅攔住了:
    「老爺交代,二少爺傷勢還沒全好,不能出門!」
    雲翔煩躁的揮揮手:
    「我沒事啦!都好了,你看!」他又動手又動腳:「那兒有傷?好得很!你別攔著我的
路,我快悶死了,出去走走!」
    老羅沒讓,阿文過來了。
    「二少爺,你還是回房休息吧!紀總管交代,要咱們保護著你!」
    雲翔抬眼一看,隨從家丁們在面前站了一大排。他知道被軟禁了,又氣又無奈,跺著腳
大罵:
    「什麼名堂嘛,簡直小題大作,氣死我了!」
    他恨恨的折回房間,毛焦火辣的大呼小叫:
    「天虹!天虹!天虹……死到那裡去了?」
    丫頭錦繡奔來:
    「二少奶奶和太太一起去廟裡上香了!她說很快就會回來!」
    他一聽,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和太太一起去的嗎?」
    「還有齊媽。」錦繡說。
    「好了,知道了,出去吧!」
    錦繡一出門,雲翔就一腳對桌子離去,差點把桌子裡翻。
    「什麼意思嘛!誰是她婆婆,永遠弄不清楚!」他一屁股坐在桌前,生悶氣:「居然軟
禁我!紀總管,你給我記著!總有一天,連你一起算帳……」
    門外,有輕輕的敲門聲。丫頭小蓮捧著一個布包袱,走了進來。一股討好的,神秘的樣
子。對他說:
    「我找到一件東西,不知道該不該拿給二少爺看?也不知道該不該跟二少爺說!」
    「什麼事情鬼鬼祟祟?要說就說!」他沒好氣的嚷。
    「今天,紀總管要我去大少爺房裡,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留下的單據帳本……所以,太太
她們出去以後,我就去了大少爺房裡,結果,別的東西沒找著,倒找到了這個……」她舉舉
手裡的包袱:「我想,這個不能拿去給紀總管看,就拿到您這兒來了……」
    「什麼東西?」雲翔疑雲頓起。
    小蓮打開包袱。
    「是二少奶奶的披風,丟了好一陣子了!」
    雲翔一個箭步上前,抓起那件披風。是的,這是天虹的披風!他瞪大了眼睛看那件披風。
    「天虹的披風!天虹的披風!居然在雲飛房裡!」他仰天大叫:「啊……」
    小蓮嚇得踉蹌後退。
    天虹完全不知道,家裡有一場暴風雨正等著她。她從塘口那個溫馨的小天地,回到家裡
時,心裡還漲滿了感動和酸楚。一進大門,老羅就急匆匆的報告:
    「二少奶奶,二少爺正到處找你呢!不知道幹什麼,急得不得了!」
    天虹一聽,丟下夢嫻和齊媽,就急急忙忙進房來。
    雲翔陰沈沈的坐在桌子旁邊,眼睛直直的瞪著房門口,看到她進來,那眼光就像兩把銳
利冰冷的利劍,對她直刺過來。她被這樣的眼光逼得一退,慌張的說:
    「對不起,上完香,陪大娘散散步,回來晚了!」
    「你們去那一個廟裡上香?」他陰惻惻的問。
    她沒料到有此一問,就有些緊張起來:
    「就是……就是常去的那個『碧雲寺』。」
    「碧雲寺?怎麼錦繡說是觀音廟?」他提高了聲音:
    她一怔,張口結舌的說:
    「觀音廟?是……本來要去觀音廟,後來……大娘說想去碧雲寺,就……去了碧雲寺。」
    他瞪著她,突然之間,『砰』的一聲,在桌上重重一擊。
    「你為什麼吞吞吐吐?你到底去了那裡?你老老實實告訴我!」
    她嚇了一大跳,又是心虛,又是害怕,勉強的解釋:
    「我跟大娘出去,能去那裡?你為什麼要這樣?」
    他跳起身子,衝到她面前,大吼:
    「大娘!大娘!你口口聲聲的大娘!你的婆婆不是『大娘』,是『小娘』!你一天到
晚,不去我娘面前孝順孝順,跟著別人的娘轉來轉去!你是那一根筋不對?還是故意要氣
我?」他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壓低聲音,陰沈的問:「你去了那裡?」
    「就是碧雲寺嘛,你不信去問大娘!」
    「還是『大娘』!你那個『大娘』當然幫著你!你們一條陣線,聯合起來給我戴綠帽
子,是不是?大娘掩飾你,讓你去跟雲飛私會,是不是?」
    天虹大驚失色:
    「你怎麼可以說得這麼難聽?想得這麼下流?你把我看成什麼了?把『大娘』看成什麼
了?經過了這麼多事情,你還說這種話,存著這種念頭,將來,你讓咱們的孩子怎麼做人?」
    「哦?你又抬出孩子來了!」他怪叫著:「自從懷了這個孩子,你就不可一世了!動不
動就把孩子搬出來!孩子!孩子!」他對著她的臉大吼:「是誰的孩子,還搞不清楚!上次
我抓到你跟雲飛在一起,就知道有問題,給你們一陣狡賴給唬弄過去,現在,我絕對不會饒
過你!
    你先說,今天去了那裡?」
    「你又來了!你放開我!」她開始掙扎。
    「放開你,讓你好跑回娘家去求救嗎?」他搖頭,冷笑:「嘿嘿!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
誤了!」
    她著急,哀求的看著他:
    「我沒有對不起你!我沒有做任何不守婦道的事,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滿嘴謊言,我為什麼要相信你?老實告訴你,碧雲寺,觀音廟,天竺寺,蘭若寺……
    我都叫錦繡和小蓮去找過了!你們什麼廟都沒去過!」就對著她的臉大聲一吼:「你是
不是去見雲飛了?你再不說,我就動手了!」
    她害怕極了,逼不得已,招了:
    「我是去看了雲飛,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樣……」
    雲翔一聽此話,頓時怒發如狂,用力把她一摔,撕裂般的吼著: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已經變成全天下的笑話了!整個展家,大概只有我一個人還
蒙在鼓裡!你們居然如此明日張膽,簡直不要臉!」
    「我是去謝謝雲飛和阿超,那天對你的寬容!我怕以後,你們免不了還會見面,希望他
們答應我,不跟你為敵……」她急忙解釋。
    雲翔聽了,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說得真好聽,原來都是為了我,去謝他們不殺之恩!去求他們手下留情!
你以為我的生死大權,真的握在他們手裡!好好好!就算我是白癡,腦袋瓜子有問題,會相
信你這一套!那麼,這是什麼?」他打開抽屜,拿出那件披風,送到她的鼻子前面去:「你
的披風,怎麼會在雲飛房裡?」
    她看著披風,有點迷惑。想了想,才想起來,這是救阿超那天,給阿超披的。但是,這
話不能說!說了,他會把她殺死!她驚惶的抬頭看他,只見他眼中,殺氣騰騰,頓時明白
了,無論自己怎麼解釋,也解釋不清了。於是,她跳起身子,就往門外逃。她這一逃,更加
坐實了他的推斷。他飛快的上前,喀啦一聲,把房門鎖上了。兩眼銳利如刀,寒冷如冰,身
子向她逼近:
    「我看你再往那裡逃?你這樣不知羞恥,把我玩得團團轉!和大娘她們結為一黨,做些
見不得人的事!你卑鄙,下流!你太可惡了!」
    天虹看他逼過來,就一直退,退到屋角,退無可退。她看到他眼裡的凶光,害怕極了,
噗通一聲,跪下了。仰著臉,含著淚,發著抖說:
    「雲翔,我知道無論我怎麼解釋,你都不會相信我!雖然我清清白白,天地可表!但
是,你的內心,已經給我定了罪,我百口莫辯!現在,我不敢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請看在
我爹,我哥的面子上,放我一條生路!」她用雙手護著肚子:「請你不要傷害孩子,我要
他!我愛他……」
    「真奇怪,你明明恨我,卻這麼愛這個孩子,為了他,你可以一再求我,下跪、磕頭,
無所不用其極!你這麼愛這個孩子?啊?」他喊著,感到綠雲罩頂,已經再無疑問了,心裡
的怒火,就熊熊的燃燒起來。
    天虹淚流滿面了:
    「是!我的生命,一點價值都沒有,死不足惜!但是,孩子,是你的骨肉啊!」
    他突然爆發出一聲撕裂般的狂叫:
    「啊……我的骨肉!你還敢說這是我的骨肉!啊……」
    他一面狂叫著,一面對她飛撲而下。她魂飛魄散,慘叫著:
    「救命啊……」
    她一把推開他,想逃,卻那裡逃得掉?他漲紅了臉,眼睛血紅,額上青筋暴露,撲過來
抓住她,就一陣瘋狂的搖晃,繼而錘打腳踢。她把自己縮成了一團,努力試著保護肚子裡的
胎兒。嘴裡慘烈的哀號:
    「爹……救命啊……救命啊……」
    門外,祖望、紀總管、品慧、天堯、夢嫻、齊媽……聽到聲音,分別從各個角落,飛奔
而來。品慧尖聲喊著:
    「雲翔!你別發瘋啊!天虹肚子裡,有我們展家的命根啊!你千萬不要傷到她呀……」
    天虹聽到有人來了,就哭號著,大喊:
    「爹……救命啊!救命啊……」
    門外,紀總管臉色慘白,撲在門上狂喊:
    「雲翔!你開門!請你千萬不要傷害天虹……我求求你了……」
    天堯用肩膀撞門,喊著:
    「天虹!保護你自己,我們來了!」
    天堯撞不開門,急死了。祖望回頭對家丁們吼:
    「快把房門撞開!一起來!快!」
    家丁們便衝上前去,合力撞門,房門砰然而開。
    大家衝進門去,只見一屋子零亂,茶几倒了,花瓶茶杯,碎了一地。天虹蜷縮在一堆碎
片之中,像個蝦子一般,拚命用手抱著肚子。雲翔伸著腳,還在往她身上踢。天堯一看,目
眥盡裂,大吼:
    「啊……你這個混蛋!」
    天堯撲過去,一拳打倒了雲翔。雲翔倒在地上喘氣,天堯騎在他身上,用手勒住他的脖
子,憤恨已極,大叫:
    「我掐死你!我掐死你……」
    品慧撲過去搖著天堯,尖叫:
    「天堯!放手呀!你要勒死他了……」
    紀總管衝到天虹身邊,彎腰抱起她,只見她的臉色,雪白如紙。而裙裾上,是一片殷紅。
    紀總管心膽俱裂,魂飛魄散。天虹還睜著一對驚恐至極的眼睛,看著他。衰弱的,小小
聲的,傷心的說:
    「爹……孩子恐怕傷到了……」
    紀總管心如刀絞,老淚一掉:
    「我帶你回家,馬上請大大!說不定……保得住……」他回頭看天堯,急喊:「天堯!
還不去請大夫……」
    天堯放掉雲翔,一躍而起:
    「我去請大夫!我去請大夫……」他飛奔而去。
    祖望跌跌衝衝的走上前去看天虹。
    「天虹怎樣……」
    紀總管身子急急一退,怨恨的看了祖望一眼:
    「我的女兒,我帶走了!不用你們費心!」
    夢嫻忍不住上前,對紀總管急切的說:
    「抱到我屋裡去吧!我屋比較近!」
    紀總管再一退:
    「不用!我帶走!」
    齊媽往前邁了一步,攔住紀總管,著急的說:
    「紀總管,冷靜一點,你家裡沒有女眷,現在,天虹小姐一定動了胎氣,需要女人來照
顧啊!你相信太太和老齊媽吧!」
    組總管一怔,心中酸楚,點了點頭,就抱著天虹,一步一步的往夢嫻房走,眼淚不停的
那天,天虹失去了她的孩子。
    當大夫向大家宣佈這個消息的時候,紀總管快要瘋了,他抓著大夫喊:
    「你沒有保住那個孩子,他是天虹的命啊!」
    「孩子可以再生,現在,還是調養大人要緊!」大夫安慰著。
    祖望和品慧,都難過得無力說話了。
    天虹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由於失血過多,一直昏睡。到了晚上,她才逐漸清醒了。睜
開眼睛,她看到夢嫻慈祥而帶淚的眸子,接觸到齊媽難過而憐惜的注視,她的心猛的狂跳,
伸手就按在肚子上,顫聲的問:
    「大娘,孩子……孩子……保住了,是不是?是不是?」
    夢嫻的眼淚,奪眶而出了。齊媽立刻握住她的手。
    「天虹小姐,孩子,明年還可以再生!現在,身體要緊!」
    天虹大震,不敢相信孩子沒有了。伸手一把緊緊的攥住夢嫻的手,尖聲的問:
    「孩子還在,是不是?保住了,是不是?大娘!告訴我!告訴我……」
    夢嫻無法騙她,握緊她的手,含淚的說:
    「孩子沒保住,已經沒有了!」
    她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不要!不要!不要……」
    她痛哭失聲,在枕上絕望的搖頭。齊媽和夢嫻,慌忙一邊一個,緊緊的扶著她。
    「天虹小姐!身子要緊啊!」齊媽勸著。
    天虹心已粉碎,萬念俱灰,哭著喊:
    「他殺掉了我的孩子!他殺掉了我的孩子……」
    夢嫻一把抱住她的頭,心痛的喊:
    「天虹!勇敢一點!這個孩子雖然沒保住,但是,還會有下一個的!上天給女人好多的
機會……你一定會再有的!」
    「不會再有了,這是唯一的!失去了孩子,我的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呢?」
    「千萬不要這樣說!你還這麼年輕,未來的生命還那麼長,說不定還有好多美好的事
物,正在前面等著你呢!」夢嫻說。
    「我生命裡,最珍貴的就是這個孩子,如今孩子沒有了,剩下的,就是那樣一個丈夫,
和暗無天日的生活!以後,除了愁雲慘霧,還有什麼?還有什麼?」她哭著喊,字字帶血,
聲聲帶淚。
    門外的紀總管,老淚縱橫了。
    天虹失去了孩子,雲翔最後一個才知道。自從天虹被紀總管帶走,他就坐在房間一角的
地上,縮在那兒,用雙手抱著頭,痛苦得不得了。他知道全家都在忙碌,知道自己又闖了大
禍,但是,他無力去面對,也不想去面對。他的世界,老早就被雲飛打碎了。童年,天虹像
個小天使,美得讓他不能喘氣。好想,只是拉拉她的小手。但是,她會躲開他,用她那雙美
麗的手,為雲飛磨墨,為雲飛裁紙,為雲飛翻書,為雲飛倒茶倒水……只要雲飛對她一笑,
她就滿臉的光彩。這些光彩,即使他們做了夫妻,她從來沒有為他綻放過。直到雲飛歸來那
一天,他才重新在她眼裡發現,那些光彩都為雲飛,不為他!
    他蜷縮在那兒,整晚沒有出房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他不知道坐了多久,
直到祖望大步衝進來,品慧跟在後面,祖望對他大吼一聲:
    「你這個混帳!你給我站起來!」
    他抬頭看了祖望一眼,仍然不動。祖望指著他,氣得發抖,怒罵著:
    「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念過書,出身在我們這樣的家庭,你怎麼可能混帳到這種程
度?天虹有孕,你居然對她拳打腳踢,你有沒有一點點天良?有沒有一點點愛心?那是你的
妻子和你的兒子呀!你怎麼下得了手?」
    雲翔的身子縮了縮,抱著頭不說話。品慧忙過去拉他:
    「雲翔!起來吧!趕快去看你老婆,安慰安慰她,跟她道個歉……她現在傷心得不得
了,孩子已經掉了!」
    雲翔一個震動,心臟猛烈的抽搐,這才感到椎心的痛楚。
    「孩子……掉了?」他失神的,吶吶的問。
    「是啊!大夫來,救了好半天,還是沒保住,好可惜,是個男孩……大家都難過得不得
了……你趕快去安慰你老婆吧!」品慧說。
    「孩子掉了?孩子掉了?」他喃喃自語,心神恍惚。
    祖望越看他越生氣,一跺腳:
    「你還縮在那兒做什麼?起來!你有種打老婆,你就面對現實!去對你岳父道歉,去對
天堯道歉,去對你老婆道歉……然後,去給我跪在祖宗牌位前面懺悔!你把我好好的一個孫
子,就這麼弄掉了!」
    他勉勉強強的站起身。振作了一下,色厲內荏的說:
    「那有那麼多的歉要道?孩子沒了,明年再生就是了!」
    祖望瞪著他,氣得直喘氣。舉起手來,就想揍他。
    「你去不去道歉?你把天虹折騰得快死掉了,你知道嗎?」
    他心中一緊,難過起來:
    「去就去嘛!天虹在那裡?」
    「在你大娘那兒!」
    他一聽到這話,滿肚子的疑心,又排山倒海一樣的捲了過來,再地無法控制,他瞪著品
慧,就大吼大叫起來:
    「她為什麼在『大娘』那裡?她為什麼不在你那裡?你才是她的婆婆,掉了的孩子是你
的孫子,又不是大娘的!為什麼她去『大娘』那裡?你們看,這根本就有問題,根本就是欺
負我一個人嘛!」
    品慧愕然,被雲翔罵得接不上口。祖望莫名其妙的問:
    「她為什麼不可以在夢嫻房裡?夢嫻是看著她長大的呀!」
    雲翔繞著房間疾走,振臂狂呼:
    「啊……我要瘋了!你們只會罵我,什麼都不知道!今天,大娘把天虹帶出去,說是去
廟裡上香!結果她們什麼廟都沒有去,大娘帶她去見了雲飛!回來之後,還跟我撒謊,被我
逼急了,才說真話!還有這個……」他跑去抓起那件披風:「她的衣服,居然在雲飛房裡!
今天才被小蓮找到!你們懂嗎?我的綠帽子已經快碰到天了!這個孩子,你們敢說是我的
嗎?如果是我的,要大娘來招呼,來心痛嗎?」
    品慧震驚的後退,不敢相倍的自言自語: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雲翔對品慧再一吼:
    「什麼不可能?天虹愛雲飛,連展家的螞蟻都知道!你一天到晚好像很厲害,實際就是
老實,被人騙得亂七八糟,還在這兒不清不楚!」
    祖望一退,瞪著他。
    「我不相信你!我一個字也不相信你!天虹是個好姑娘,知書達禮,優嫻貞靜!她絕不
可能做越軌的事!你瘋了!」
    雲翔像一隻受傷的野獸,發出一陣狂嘯:
    「你為什麼不去問一問大娘?優嫻貞靜的老婆會欺騙丈夫嗎?優嫻貞靜的老婆會背著丈
夫和男人私會嗎?」他對祖望大吼:「你不知道老婆心裡愛著別人的滋味!你不知道戴綠帽
子的滋味!你不知道老婆懷孕,你卻不能肯定誰是孩子父親的滋味!我瘋了,我是瘋了,我
被這個家逼瘋了,我被這樣的老婆兄弟逼瘋了!」
    祖望瞪著雲翔,震驚後退,嘴裡雖然振振有詞,心裡卻驚慌失措了。他從雲翔的房裡
「逃了出來」,立刻叫丫頭把夢嫻找到書房裡來細問,夢嫻一聽,驚得目瞪口呆。
    「雲翔這樣說?你也相信嗎?不錯,今天我帶天虹去了塘口,見到雲飛阿超,還有蕭家
的一大家子,那麼多人在場,能有任何不軌的事嗎?天虹求我帶她去,完全是為雲翔著想
啊!雲翔不能一輩子躲在家裡,總會出門,天虹怕雲飛再對雲翔報復,是去求雲飛放手,她
是一片好心呀!」
    祖望滿屋子走來走去,一臉的煩躁。
    「那麼,天虹的衣服,怎麼跑到雲飛房裡去了?」
    夢嫻一怔,回憶著,痛苦起來:
    「那是我的疏忽,早就該給她送回去了!大家住在一個院子裡,一件衣服放那裡,值得
這樣小題大作嗎?那件衣服……」她懶得說了,說也說不清!她看著祖望,滿臉的不可思議:
    「天虹的孩子,就為了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失去了?是我害了她,不該帶她去塘口,
不該忘了歸還那件衣服……天虹實在太冤了!如果連你都懷疑她,這個家,對她而言,真的
只剩下愁雲慘霧了!」
    祖望聽得糊里糊塗,心存疑惑,看著她,氣呼呼的說:
    「你最好不要再去塘口!那個逆子已經氣死我了,你是展家的夫人,應該和我同一陣線!
    我不要認那個兒子,你也不要再糊塗了!你看,都是你帶天虹出去,闖下這樣的大禍!」
    夢嫻聽了,心中一痛。挺了挺背脊,她眼神淒厲的看著他,義正詞嚴的說:
    「我嫁給你三十幾年,沒有對你說過一句重話!現在,我已經來日無多,我珍惜我能和
兒子相聚的每一刻!你不認他,並不表示我不認他,他永遠是我的兒子!如果你對這一點不
滿意,可以把我一起趕出門去!」
    她說完,傲然的昂著頭,出門去了。
    祖望震動極了,不能相信的瞪著她的背影,怔住了。這個家,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
這樣分崩離析,問題重重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