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20

    雲翔從蕭家小屋跑出去之後,生怕阿超追來,就像一隻被迫逐的野獸,拚命狂奔,一口
氣跑到郊外。
    他站在曠野中,冷颼颼的秋風,迎面一吹,他就清醒過來了。他迷糊的看看手臂上的傷
痕,想想發生過的事,突然明白自己闖了大禍!雲飛和阿超不會放過他,他眼前閃過雲飛狂
怒的眼神,阿超殺氣騰騰的嘴臉,他機伶伶的打了個寒戰。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幹嘛去招惹雨鳳呢?他有些後悔,現在,要怎麼辦?他苦思對
策,越想越恐慌。
    沒辦法了!只好去找紀總管和天堯,不管怎樣,他還是紀總管的女婿!
    當他衣衫不整,身上帶傷,跛著腳,狼狽的出現在紀總管面前的時候,紀總管和天堯嚇
了好大的一跳,父子二人,驚愕的瞪著他。
    「你是怎麼弄的?你跟誰打架了?」紀總管問。
    天堯急忙跑過去,查看他手腳的傷勢。
    「只是劃破了,傷口不深,應該沒大礙!誰幹的?」
    他看著他們,雙手合十,拜了拜。
    「你們兩個趕快救我,老大和阿超這次一定會殺了我!」
    「是雲飛和阿超?他們居然對你動了刀?你為什麼嚇成這樣子?到底是怎麼回事?」紀
總管太驚訝了。
    「你們一定要想辦法救我,要不然我什麼都不說!我要收拾東西,離開桐城,我要走
了!天虹我也顧不得了!」
    「你要走到那裡去?」
    「和老大四年前一樣,走到天涯海角去,免得被他們殺掉!」
    「你到底闖了什麼禍?快說!」紀總管變色了。
    「老大和阿超……抓到我……我在雨鳳床上!」
    「啊?」天堯大驚。
    紀總管睜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倍自己的耳朵。雲翔急忙辯解,說:
    「那兩個妞兒,根本就是人盡可夫嘛!她們每天晚上,都在待月樓裡誘惑我!天堯,你
也親眼看到的,是不是?那個雨鵑,還把我約出去,投懷送抱,熱火得不得了!逗得我心癢
癢的,又不讓我上手!你們也知道,天虹懷孕了,我已經好久沒碰過她了,所以……所
以……」
    紀總管聽到這兒,已經聽不下去了,舉起手來,就想給他一耳光。
    雲翔迅速的一退,警告的喊:
    「你們不可以再碰我,我已經渾身是傷了!昨天被你們修理,今天又被砍了好多刀!我
就是背!」他跺腳,一跺之下,好痛,不禁哎喲連聲:「如果在家裡,你們動不動就修理
我,老大他們動不動就想殺我,天虹動不動就給我上課,還動不動就禁止我出門賭錢……這
種生活,我過得也沒什麼味道,不如一走了之!你們另外給天虹找個婆家,嫁了算了!我什
麼都不管了!」
    紀總管指著雲翔,咬牙切齒:
    「兔子都知道,不吃窩邊草!你連兔子都不如!嘴裡講的話,更沒有一句是人話,我真
後悔,把天虹嫁給你!你欺負天虹的帳,我還沒跟你算完,你居然還去欺負別家的閨女!你
到底有沒有把天虹放在眼裡?」他走過去,翻翻他的衣袖,翻翻他的衣領,看看他的傷處,
厲聲問:「你去強暴人家了?是不是?」
    紀總管這一吼,聲色俱厲,雲翔嚇了一跳。衝口而出:
    「其實,根本沒有到手嘛!誰知道這兩個妞兒那麼凶,枕頭底下還藏著匕首,差點沒被
她們殺了!真是羊肉沒吃著,惹了一身騷!我根本不是存心要去佔她們的便宜,我是想把雨
鵑約出來玩玩,誰知道在門口就聽到她損我罵我,一氣之下,就無法控制了!」
    「原來,這些刀傷是她們刺的!真遺憾,怎麼沒刺中要害呢?」
    「紀叔!你真的寧願天虹當寡婦,是不是?」
    「爹,讓他自己去對付吧!男子裡敢做敢當!我們只當不知道,雲飛和阿超愛把他怎樣
就怎樣!」天堯憤憤的說。
    「好!」雲翔掉頭就走:「那我走了!天虹和孩子就交給你們了!」
    紀總管一拍桌子,大吼:
    「你給我站住!」
    雲翔站住,可憐兮兮的看著紀總管。
    「紀叔,你趕快幫我想辦法,等會兒雲飛他們回來了,不知道會對爹怎麼說?」
    「你幹下這種傷天害理的事,還怕人知道嗎?你逼得雲飛無路可走,非殺你不可!你
想,雲飛怎會把這事告訴你爹?怎會把這事宜揚出去?為了雨鳳和雨鵑的名譽,他們只能打
落牙齒和血吞!所以,他們會直接找你算帳!」
    「那麼,我要怎麼辦?那個阿超,被我們打了之後,每次看我的眼光,都好像要把我吃
下去,現在,新仇舊恨加起來,我逃得了今天,也逃不了明天!」
    天堯瞪著他說:
    「不用想了,這件事,你的禍闖大了,你死定了!雲飛對這個雨鳳,愛到極點,早已昭
告天下,那是他的人,你居然敢去碰!你看那待月樓,多少人喜歡雨鳳,誰敢碰她一下?你
以為雲飛平常好欺負,為了雨鳳,他會拚命!」
    雲翔哭喪著臉:
    「我知道啊!要不然,這麼丟臉的事,我來告訴你們幹嘛?你們父子是天下最聰明的
人,每次我出了事,你們都能幫我解決,現在,趕快幫我解決吧!我以後一定好好的愛天
虹,好好的做個爹,從此收心,不胡鬧,不賭錢了!」
    紀總管瞪著他,又恨又氣,又充滿無可奈何。想到天虹,心中一慘。不禁跌坐在椅子
裡,長長一歎。
    「唉!天虹怎麼這麼命苦?」他抬頭,對雲翔大吼:「還不坐下來,把前後經過,跟我
仔細說說!」
    雲翔知道紀家父子,已經決定幫忙了。一喜,急忙坐下。這一坐,碰到傷處,不免又
「哼哼唉唉」個不停。
    紀總管凝視著他,若有所思。
    那天下午,雲翔躺在一個擔架上,被四個家丁抬著,兩個大夫陪著,紀總管和天堯兩邊
扶著,若干丫頭簇擁著,急急忙忙的穿過展家庭院,長廊,往雲翔臥室奔去。雲翔頭上纏著
繃帶,手腕上,腿上全包紮得厚厚的,整個人纏得像個木乃伊。嘴裡不斷呻吟。紀總管大聲
喊:
    「小心小心!不要顛著他!當心頭上的傷!」
    這樣驚心動魄的隊伍,驚動了丫頭家丁,大家奔出來看,喊成一片:
    「不得了!老爺太太慧姨娘……二少爺受傷了!二少爺受傷了……」
    祖望、品慧、夢嫻、齊媽、天虹……都被驚動了,從各個房間奔出來。
    「小心小心!」紀總管嚷著:「大夫說,傷到腦子,你們千萬不要震動他呀!」
    品慧伸頭一看,尖叫著差點暈倒,錦繡慌忙扶著。
    「天啊!怎麼會傷成這樣?碰到什麼事情了?天啊……天啊……我可只有這一個兒子
啊……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要活了……」品慧哭了起來。
    天虹見到這種情況,手腳都軟了。
    「怎會這樣?早上還是好好的,怎會這樣?」
    天堯急忙衝過去扶住她。在她耳邊低語:
    「你先不要慌,大夫說,沒有生命危險。」
    天虹驚懼的看著天堯,直覺到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敢多問。
    祖望奔到擔架邊,魂飛魄散,顫抖的問:
    「大夫,他是怎麼了?」
    「頭上打破了,手上腳上背上,都是刀傷,胸口和腹部,全有內傷,流了好多血……最
嚴重的還是頭部的傷,大概是棍子打的,很重,就怕傷到骨頭和腦子!這幾天,讓他好好躺
著,別移動他,也別吵著他!」大夫嚴重的說。
    「是是!」祖望聽到有這麼多傷,驚懼交加,忙對家丁喊:「小心一點!小心一點!」
    大家浩浩蕩蕩,把雲翔抬進房去。夢嫻和齊媽沒有進去,兩人驚愕的互視。
    雲翔躺上床,閉著眼睛哼哼:
    「哎喲,哎喲……痛……好痛……」
    品慧僕在床前,痛哭失聲:
    「雲翔!娘在這裡,你睜開眼睛看看!」她要摸他的頭,又不敢摸:「你到底得罪誰
了?怎麼會被打成這樣子?你可別丟下娘啊……」
    雲翔聽到品慧哭得傷心,忍不住睜開眼睛看了看她,低語:
    「娘……我死不了……」
    紀總管悄悄死命掐了他一下,他「哎喲」叫出聲。
    大夫趕緊對大家說:
    「沒事的人都出去,不要吵他!讓他休息。也別圍著床,他需要新鮮空氣!我已經開了
藥,快去抓藥煎藥,要緊要緊!」
    「藥抓了沒有?」祖望急呼。
    「我已經叫人去抓了,大概馬上就來了!」紀總管就對丫頭家丁們喊:「出去出去,都
出去!」
    「我也告退了,明天再來看!」大夫對紀總管說:「有什麼事,通知我!我馬上趕來!」
    大夫轉身出門,祖望擔心極了,看紀總管:
    「要不要把大夫留下來?這麼多傷,怎麼辦?」
    「老爺,你放心,我自有分寸。雲翔是你的兒子,是我的半子,我也不能讓他出一點點
差錯。大夫說他要靜養,我們就讓他靜養。反正,大夫家就在對街,隨時可以請來!」紐總
管安慰的說。
    天虹看看雲翔,看看紀總管,又是擔心,又是疑惑:
    「爹,你確定他沒問題嗎?看起來好像很嚴重啊!」
    「滿身是傷,當然嚴重!好在,都是皮肉傷,雲翔年輕,會好的!讓他休息幾天,也
好!」
    祖望低問紀總管:
    「誰幹的?知道嗎?有什麼深仇大恨,要下這樣的毒手?」
    紀總管拉了拉他的衣袖。
    「我們出去說話吧!」
    紀總管的眼神那麼嚴肅,祖望的心,就「咚」的一沈,感到脊樑上一陣涼意。他一句話
都不說,就跟著紀總管,走進窨房。
    紀總管把房門關上,看著他,沈重的開了口:
    「老爺!你必須做一個決定了,兩個兒子裡,你只能留一個!要不然你就留雲飛,讓雲
翔離開!要不然,你就留雲翔,讓雲飛走!否則,會出大事的!」
    祖望心驚肉跳,整個人都大大的震動了: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是雲飛下的手?雲飛把他打成這樣?」他瞪大眼睛,拚命搖
頭:「不可能的,雲飛不會這樣!這一定有錯!」
    「你不要激動,你聽我說!事情不能怪雲飛,雲翔確實該打!」
    「為什麼?」
    「老爺,這件事你知我知,不能再給別人知道,畢竟,家醜不可外揚!說出去大家都沒
面子,都很難聽!」紀總管盯著他,一臉的沈痛和誠懇。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翔佔了雨鳳的便宜!」
    「你說什麼?」祖望驚跳起來。
    「真的!我不會騙你!你對你自己的兩個兒子,一定非常瞭解!雲翔是個暴躁小子,一
天到晚就想和雲飛爭!爭表現爭事業爭父親也爭女人!我常常想,他當初會那麼拚命追求天
虹,除了天虹什麼人都不娶,主要是因為天虹心裡有個雲飛!他要的不是天虹,是屬於雲飛
的天虹!」紀總管說到這兒,就情不自禁,眼中充淚了,這時,倒是真情流露:「天虹是個
苦命的孩子,她愛了一個人,嫁了一個人,她誰也沒得到!她是欠了展家的債,來還債的!」
    「親家,你怎麼這樣講?」祖望顫聲說。
    紀總管拭了拭淚:
    「這是真的!總之,雲翔就是這樣,有時實在很氣人!雲飛熱情而不能幹,是個書獃
子,也是個癡情種子!以前對映華,你是親眼目睹的,這次對雨鳳,你也親自體驗過,他一
愛起來就昏天黑地,什麼事情都沒有他的愛情重要!結果,雲翔又跟他拚上了。所以,最近
雲翔常常去待月樓,還輸了不少錢給鄭老闆,就為了跟雲飛爭雨鳳!我為了怕你生氣,都不
敢告訴你!」
    「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呢?怪不得,我就聽說雲翔經常在待月樓賭錢,原來是真的!」
    「今天就出事了,雲翔說,雲飛和阿超逮著他了……他滿身的血跑來找我,說是雲飛和
阿超要殺了他!」
    紀總管那麼真情畢露,說得合情合理,祖望不得不相信了。他震驚極了,恨極了,心痛
極了,也傷心極了。咬牙說:
    「為了一個江湖女子,他們兄弟居然要拚命,我太失望了!哥哥把弟弟殺成重傷……這
太荒唐了!太讓人痛心了!」
    「唉!江湖女子,才是男人的剋星!以前吳三桂,為一個陳圓圓,鬧得天翻地覆,江山
社稷都管不著了!老爺,現在的情況是真的很危險,你得派人保護雲翔!雲飛的個性我太了
解,阿超身手又好,雲翔不是敵手,就算是敵手,家裡直鬧到兄弟相殘,那豈不是大大的不
幸嗎?」
    祖望凝視紀總管,知道他不是危言聳聽。心驚膽戰。
    「現在,雲飛忙著去照顧蕭家的幾個姑娘,大概一時三刻不會回來,等他回來的時候,
雲翔恐怕就危險了!老爺,這個家庭悲劇,你要阻止呀!」
    「雲翔也太不爭氣了!太氣人了!太可惡了!」
    「確實!如果不是他已經受了重傷,連我都想揍他!你想想,鬧出這麼丟人的事,他把
天虹置於何地?何況,天虹還有孕在身呀!」
    祖望眼中濕了,痛定思痛:
    「兩個逆子,都氣死我了!」
    紀總管沈痛的再加了一句:
    「兩個逆子裡,你只能要一個了!你想清楚吧!」
    祖望跌坐在椅子裡,被這樣的兩個兒子徹底打敗了。
    晚上,紀總管好不容易,才勸著品慧和祖望,回房休息了。
    房間裡,剩下了紀家父子三個。
    雲翔的傷,雖然瞞過了展家每一個人,但是,瞞不了天虹。她所有的直覺,都認為這事
有些邪門,有些蹊蹺。現在,看到房裡沒有人了,這才急急的問父親:
    「好了,現在,爹和娘都走了,丫頭傭人我也都打發掉了,現在屋子裡只有我們幾個,
到底雲翔怎會傷成這樣?你們可不可以告訴我了呢?」
    雲翔聽了,就「呼」的一聲,掀開棉被,從床上坐起來,伸頭去看:
    「真的走了?我快憋死了!」
    紀總管一巴掌拍在他肩上,惱怒的說:
    「你最好乖乖的躺著,十天之內,不許下床,三個月之內,不許出門!」
    「那我不如死了算了!誰要殺我,就讓他殺吧!」雲翔一陣毛躁。
    天虹驚奇的看他,困惑極了。
    「你的傷……你還能動?你還能坐起來?」
    「你希望我已經死了,是不是?」雲翔沒好氣的嚷。
    天堯忙去窗前,把窗子全部關上。天虹狐疑的看著他們:
    「你們在演戲嗎?雲翔受傷是假的嗎?你們要騙爹和娘,要騙大家,是不是?為什麼?
我有權知道真相吧!」
    「什麼假的受傷,差點被人殺死了,胳臂上、腿上、背上全是刀傷,不信,你來看看!
腦袋也被阿超打了一棍,現在,痛得好像都裂開了!」雲翔嘰哩咕嚕。
    「阿超?」天虹大驚失色:「你跟雲飛打架了?怎會和阿超有關?」她抬頭,銳利的看
紀總管:「爹,你也不告訴我嗎?你們不把真實情況告訴我,還希望我配合你們演戲嗎?」
    天堯看雲翔:
    「我可得說了!別人瞞得了,天虹瞞不了!」
    雲翔往床上一倒。
    「啊,我管不著了!隨你們紀家人去說吧,反正我所有的小辮子,都在你們手上!以
後,一定會被你們大家拖著走!」
    「你還敢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是不是要我們去告訴你爹,你根本沒什麼事,就是欠
揍!」紀總管恨恨的問。
    雲翔翻身睡向床裡,不說話了,於是,紀總管把他所知道的事,都說了。
    天虹睜大眼睛,在震驚已極中,完全傻住了。她什麼都不能想了,看著雲翔,她像在看
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天啊,她到底嫁了怎樣一個丈夫呢?
    晚上,阿超回來了。
    阿超走進大門,就發現整個展家,都籠罩在一種怪異的氣氛裡。老羅和家丁們看到了
他,個個都神情古怪,慌張奔走。他實在沒有情緒問什麼,也很怕碰到雲翔,生怕自己會控
制不住,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來。雲飛說的話很對,就算到了最後關頭,頭不可拋,血不
可撒,因為還有蕭家五個!他要忍耐,他必須忍耐!他咬著牙,直奔夢嫻的房間。找到了夢
嫻。
    「太太,大少爺要我告訴您,他暫時不能回家……」
    夢嫻還沒聽完,就激動的喊了出來:
    「什麼叫做他暫時不能回家?為什麼不能回家?」她緊盯著阿超,啞聲的問:「你們是
不是打傷了雲翔?闖下了大禍,所以不敢回家?」
    阿超瞪大眼睛,又驚又怒。
    「什麼?我們打傷他?我們還來不及打呢……」他驀然住口,狐疑的看夢嫻:「他又惡
人先告狀,是不是?他說我們打他了?他怎麼說的?」
    齊媽在一邊,插口說:
    「我們不知道他怎麼說的,也沒有人跟我們說什麼!下午,二少爺被擔架抬回家,渾身
包得像個粽子一樣,好像傷得好嚴重,紀總管、天堯、天虹、老爺、慧姨娘……都急得快發
瘋了,可是,怎麼受傷的,大家都好神秘,傳來傳去,就沒有人能證實什麼……你和大少爺
又一直沒出現,老爺晚飯也沒吃,看我們的臉色怪怪的,所以,我們就猜,會不會是你們兩
個打他了?」
    「是你?對不對?是你在報仇嗎?」夢嫻盯著他。
    阿超驚愕極了,看看齊媽,又看看夢嫻,不敢相信。
    「他受了重傷?怎麼會受了重傷?太奇怪了!」
    「那麼,不是你們闖的禍了!」夢嫻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你們打的,我就安心了!」
    阿超疑慮重重,但是,也沒有時間多問。
    「太太!大少爺要我告訴你,等他忙完了,他就會回來!要你千萬不要擔心!」
    「我怎麼可能不擔心呢?大家都神神秘秘的,把我攪得糊里糊塗。他在忙什麼?你為什
麼不坦白告訴我呢!」
    阿超有口難言,閃避的說:
    「大少爺說,等他回來的時候,他會跟你說的!反正,你別擔心,他沒有打二少爺,他
的身體也很好,沒被打,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一時之間,無法脫身!」
    「跟雨鳳有關嗎?」夢嫻追問,一肚子疑惑。
    「好像……有關。」他支支吾吾。
    「什麼叫好像有關?你到底要不要說?」
    「我不能說!」
    夢嫻看了他好一會兒,打開抽屜,拿了一個錢袋,塞進他手裡:
    「帶點錢給他!既然暫時不能回家,一定會需要錢用!你還要拿什麼嗎?」
    「是!我還要幫大少爺拿一點換洗衣服!要把家裡的馬車駕走,還有,齊媽,庫房裡還
有沒有當歸人參紅棗什麼的?」
    夢嫻驚跳起來:
    「誰生病了?你還說他沒事……」
    阿超無奈,歎口氣:
    「是雨鳳姑娘!」
    「雨鳳?不是昨天還好好的嗎?」夢嫻一呆。
    「昨天好,今天就不好……可能是人累了,吃住的條件太差了,大少爺在忙著給他們搬
個家!就是這樣!」
    夢嫻看阿超,見他一副有苦說不出的樣子,想想雲翔受傷的情形,實在有些心驚肉跳。
但是,她知道阿超的忠實,如果雲飛不讓他說,就不用問了。
    「齊媽,你快去給他準備!既然要搬家,家裡要用的東西,鍋碗瓢盆,清潔用具,都給
他們準備一套!」
    這時,老羅匆匆的奔來:
    「阿超!老爺要你去書房,有話跟你說!」
    阿超一震。夢嫻、齊媽雙雙變色,不禁更加驚疑。
    阿超來到書房,只見祖望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煩躁不安。阿超不知道他要說什麼,可
是,感覺到他有種陰鬱和憤怒,就直挺挺的站在房裡,等待著。
    祖望一個站定,抬頭問:
    「雲飛在那裡?」
    阿超僵硬的回答:
    「他心情不好,不想回家。可能又犯了老毛病,不願意家裡的人知道他在那裡,剛剛太
太問了半天,我也沒說。我想,現在最好不要去煩他,過個兩三天,他就會回來了!」
    祖望聽了,反而鬆了一口氣,低頭沈思,片刻不語。
    阿超滿腹疑惑,又不能問。祖望沈思了好一會兒,抬起頭來:
    「他心情不好,不想回家?也罷,就讓他在外面多待幾天吧!你們做了些什麼,我現在
都不問,發生過什麼,有什麼不愉快,我都不想追究!你告訴他,等他忙完了,我再跟他好
好談!既然他在外面,你就別在這兒耽擱了,最好快點去陪著他!」
    「是。那我去了!」阿超意外極了。
    「等一下!」
    祖望開抽屜,拿出一疊鈔票。
    「這個帶給他!他身邊大概沒什麼現款。」
    阿超更加意外,收下了。
    祖望突然覺得乏力極了,心裡壅塞著著悲哀。還想說什麼,心裡太難過了,說不出口,
化為一聲歎息,把頭轉開去:
    「那麼,你去吧!好好照顧他!」
    阿超帶著一肚子的困惑,出門去了。
    房門一關,祖望就倒進椅子裡。
    「怎麼會弄成這樣呢?連一個阿超回來,都會讓我心驚肉跳,就怕他去殺害雲翔!一個
家,怎麼會弄得這麼你死我活,誓不兩立呢?難道,兩個兒子中,我真的只能留一個嗎?世
間,怎麼會有如此殘忍的事呢?」
    絕望的情緒,從他心底升起,迅速的擴散到他的四肢百骸。
    「經過就是這樣,怪極了!你看,會不會雨鳳姑娘那幾刀刺得很深,像上次捅你一樣?
我給他頭上的那一棍可能不輕,但是,並沒有讓他倒下呀!難道他離開了蕭家,還有別人教
訓了他不成?總之,全家都怪怪的,看到我就緊緊張張的,連老爺都是這樣!真的不知道是
怎麼回事?你看,這之中會不會有詐?」
    雲飛沈思,困惑極了。
    「確實很奇怪,尤其是我爹,沒有大叫大罵的要我馬上回家,還要你帶錢給我,實在太
希奇了!」他搖搖頭:「不過,說實話,我現在根本沒有情緒去分析這些,去想這些!」
    阿超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雨鳳:
    「有沒有吃藥呢?有沒有吃一點東西呢?」
    雲飛痛楚的搖了搖頭,已經心力交瘁。
    「那雨鵑呢?」
    「不知道有沒有吃。我要她帶小三小四小五去那間休息。我看,她也不大好。」
    「那我看她去!」
    雲飛點點頭。阿超就急急忙忙的去了。
    雨鳳忽然從夢中驚醒,大叫:
    「救命啊……啊……」
    雲飛撲到床邊,一把抱住她,把她的頭緊緊的攬在懷中。急喊:
    「我在!我在!我一步也沒離開你!別怕,你有我,有我啊!」
    她睜眼看了看,又乏力的閉上了,滿頭冷汗。雲飛低頭看她,心痛已極:
    「雨鳳啊雨鳳,我要怎樣才能治好你的創傷?到了這種時候,我才知道我是多麼無能,
又多麼無助!你像一隻受傷的蝸牛,躲進自己的殼裡,卻治不好自己的傷口!而我,眼睜睜
看著你縮進殼裡,卻無法把你從殼裡拖出來,也無法幫你上藥!我已經束手無策了!你幫幫
我吧!好不好?好不好?」
    他一邊說著,一邊不斷的拭著她額上的汗。
    她偎在他懷中,瘦弱,蒼白,而瑟縮。
    他吻著她的髮絲,心中,是天崩地裂般的痛。
    第二天,一清早就開始下雨。雲飛和阿超,不想再在那個冷冷清清的客棧裡停留,雖然
下雨,仍然帶著蕭家五個,搬進了塘口的新家。
    大雨一直嘩啦啦的傾盆而下。馬車在大雨中駛進庭院。
    阿超撐著傘,跳下駕駛座,打開車門。嚷著:
    「大少爺,趕快抱她進去,別淋濕了!」
    雲飛抱著雨鳳下車,阿超撐傘,匆匆忙忙奔進室內。
    雨鵑帶著小三小四小五紛紛跳下車,冒雨奔進大廳。雨鵑放眼一看,大廳中,陳設著紅
木傢具,頗有氣勢。窗格都是刻花的,顯示著原來主人的身份。只是,房子空蕩蕩,顯得有
些寂寞。四個姐弟的心都在雨鳳身上,沒有情緒細看。
    「我來帶路!」阿超說:「我已經把你們大家的棉被衣服都搬來了,這兒有七八間臥
房,我暫時把雨鳳姑娘的臥室安排在這邊!」
    雲飛抱著仍然昏昏沉沉的雨鳳,跟著阿超,往臥室走去。幾個弟妹,全都跟了進來。
    臥室非常雅致簡單。有張雕花的床,垂著白色的帳幔。有梳妝台,有小書桌。
    雲飛把雨鳳放上床。雨鵑、小三、小四、小五都圍過來。小五伸手拉著雨風的衣袖,有
些興奮的喊著:
    「大姐,你看,我們搬家啦,好漂亮的房間!還有小花園呢!」
    雨鳳睜開眼睛,看看小五。
    大家看到雨鳳睜開眼簾,就興奮起來,雨鵑急切的問:
    「雨鳳!你醒了嗎?要不要吃什麼?現在有廚房了,我馬上給你去做!」
    「大姐,你要不要起來走一走?看看我們的新房子?」小三問。
    「大姐!醒過來,不要再睡了!」小四嚷。
    「雨鳳!雨鳳!你怎樣?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雲飛喊。
    大家同時呼喚,七嘴八舌,聲音交疊的響著。雨鳳的眼光掃過眾人,卻視若無睹,眼光
移向窗子。

                      ※               ※                 ※

    雨嘩啦啦的從窗簷往下滴落。雨鳳看了一會兒,眼睛又閉上了。
    大家失望極了。難過極了,雲飛歎了一口氣,看阿超:
    「我陪著她,你帶他們大家去看房間,該買什麼東西,缺什麼東西,就去辦。最主要
的,是趕快把藥再熬起來,煮點稀飯什麼的,萬一她餓了,有點東西可吃!」
    「我也這麼想!」阿超回頭喊:「雨鵑,我們先去廚房看看吧!最起碼燒壺開水,泡壺
茶!我們大家,自從昨天起,就沒吃過什麼東西,這樣也不成,必須弄點東西吃!把每個人
都餓壞了,累垮了,對雨鳳一點幫助都沒有!」
    「我去燒開水!」小三說。
    「我來找茶葉!」小五說。
    阿超帶著大家出去了。
    房內,剩下雲飛和雨鳳。雲飛拉開棉被,給她蓋好。再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她的床前。
他就凝視著她,定定的擬視著她,心裡一片悲涼:
    「她就像我當初失去映華一樣,把自己整個封閉起來了!經過這麼多苦難的日子,她都
熬了過來,但是,這個世界實在太醜陋太殘酷,讓她徹底絕望了!不止對人生絕望,也對我
絕望了,要不然,她不會聽不到我的呼喚,感覺不到我的心痛!她把這件事看得如此嚴重,
真讓人心碎。我有什麼辦法能讓她瞭解,她的玉潔冰清,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污染!我有什麼
辦法呢?」他想著,感到無助極了。
    她的眼睛忽然睜開了。
    他看到了,一陣震動,卻不敢抱任何希望。小小聲的呼喚著:
    「雨鳳?雨鳳?」
    她看了他一眼,被雨聲吸引著,看向窗子。他順著她的視線,也看看窗子。於是,她的
嘴唇動了動,輕輕的吐出一個字:
    「雨。」
    他好激動,沒聽清楚,急忙仆伏著身子,眼光炙熱而渴求的看著她。
    「你說什麼?再說!再說!我沒聽清楚,告訴我!什麼?」
    她又說了,啞啞的,輕輕的:
    「雨。」
    他聽清楚了:
    「雨?是啊!天在下雨!你想看雨?」
    她輕輕點頭。
    他全心震動,整個人都亢奮了。急忙奔到窗前,把窗子整個打開。
    她掀開棉被,想坐起來。
    「你想起來?」他問。
    他奔到床前,扶起她,她摸索著想下床。他用熱烈的眸子,炙烈的看著她,拚命揣摩她
的意思:
    「你要看雨?你要到窗子前面去看雨?好好,我抱你過去,你太虛弱了,我抱你過去!」
    她搖搖頭,赤腳走下床,身子搖搖晃晃的。他慌忙扶住她,在巨大的驚喜和期待中,根
本不敢去違拗她。她腳步蹣跚的往窗前走,他一步一攙扶。到了窗前,她站定了,看著窗外。
    窗外,小小的庭院,小小的迴廊,小小的花園,浴在一片雨霧中。
    她定睛看了一會兒,緩緩的,清晰的,低聲的說:
    「爹說,我出生的時候,天下著大雨,所以我的名字叫「雨鳳」。後來,妹妹弟弟,就
都跟隨了我的「雨」字,成為排名。」
    她講了這麼一大串話,雲飛歡喜得眼眶都濕了。他小心翼翼,不敢打斷她的思緒,啞聲
的說:
    「是嗎?原來是這樣。你喜歡雨?」
    「爹說,「雨」是最乾淨的水,因為它從天上來。可是,娘去世以後,他好傷心。他
說,「雨」是老天為人們落淚,因為人間有太多的悲哀。」
    「蒼天有淚!」他低語,全心震撼。她不再說話,出神的看著窗外的雨,片刻無言。他
出神的看著她,不敢驚擾。忽然,她一個轉身,要奔出門去。由於軟弱,差點摔倒。他急忙
扶住她:
    「你要去那裡?」
    她癡癡的看著窗外。
    「外面。可是,外面在下雨啊!好吧,我們到門口去!」
    她掙開他,跌跌衝衝的奔向門外。他急喊:
    「雨鳳!雨鳳!你要幹什麼?」
    她踉踉蹌蹌的穿過大廳,一直跑進庭院。
    大雨滂沱而下。她奔進雨中,仰頭向天。雨水淋著她的面頰,她身子搖搖欲墜,支撐不
住,只得跪落於地。
    雲飛拿著傘追出來,用傘遮著她。喊著:
    「進去,好不好?你這麼衰弱,怎麼禁得起再淋雨?」
    她推開他,推開那把傘。他拚命揣摩她的心思,心裡一陣酸楚:
    「你要淋雨?你不要傘?好,我陪你,我們不要傘!」
    他鬆手放掉了傘,傘落地,隨即被風吹去。
    他跪了下去,用手扶著她的身於,看著她。
    她仰著頭,雨水沖刷著她,淚和著雨,從她面頰上紛紛滾落。
    雨鵑、阿超、小三、小四、小五全都奔到門口來,驚愕的看著在雨中的二人。
    「你們在仿什麼?雨鳳!快進來!不要淋雨啊!」雨鵑喊著。
    「大姐!你滿身都是傷,再給雨水泡一泡,不是會更痛嗎?」小三跟著喊。

                      ※               ※                 ※

    阿超奔出來,拾起那把傘,遮住了兩個人。急得不得了:
    「你們不把自己弄得病倒,是不會甘心的,是不是?不是好端端躺在床上嗎?怎麼跑到
雨裡來了呢?」他看雲飛,大惑不解:「大少爺,雨鳳姑娘病糊塗了,你也跟著糊塗嗎?還
不趕快進去!」
    雨鳳躲著那把傘。雲飛急呼:
    「阿超,把傘拿開,讓她淋雨!雨是最乾淨的水,可以把所有不快的記憶,所有的污
穢,全體洗刷掉!雨是蒼天的眼淚,它幫我們哭過了,我們就擦乾眼淚,再也不哭!」
    雨鳳回頭,熱烈的看雲飛。拚命點頭。
    阿超看到雨鳳這種表情,恍若從遙遠的地方,重新回到人間,不禁又驚又喜,收了傘,
他狂喜的奔向雨鵑姐弟,狂喜的大喊:
    「她醒了,她要淋雨,她活過來了!她醒了!」
    雨鵑的淚,立即唏哩嘩啦的落下:
    「她要淋雨?那……我去陪她淋雨!」
    雨鵑說著,奔進雨中,跪倒在雨鳳身邊,大喊:
    「雨鳳,我來了!讓這場雨,把我們所有的悲哀,所有的屈辱,一起沖走吧!」
    小三哭著,也奔了過來:
    「我來陪你們!」
    小四和小五也奔過來了,全體跪落地,圍繞著雨鳳。
    「要淋雨一起淋!」小四喊。
    「還有我,還有我,我跟你們一樣,我要陪大姐淋雨!」小五嚷著。
    阿超拿著傘,又奔過來,不知道把大家怎麼辦才好,遮了這個遮不了那個。
    「你們怎麼回事?都瘋了嗎?我只有一把傘,要遮誰呢?」
    雨鳳看著紛紛奔來的弟妹,眼淚不停的掉。當小五跪到她身邊時,她再也控制不住,將
小五一把抱住,用自己的身子,拚命為她遮雨。嘴裡,痛喊出聲:
    「小五啊!大姐好沒用,讓你一直生活在風風雨雨裡!當初答應爹的話,全體食言
了!」她摟著小五的頭,哭了。
    幾個兄弟姐妹,全都痛哭失聲了,大家伸長了手,你抱我,我抱你,緊擁在一片雨霧裡。
    雲飛和阿超,帶著全心的震動,陪著他們五個,一起淋雨,一起掉淚。
    ●第二部完.待續第三部「人間有天堂」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