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19

    雲飛和阿超,各有各的夢,各有各的希望,各有各的快樂,各有各的愛。儘管展家給他
們的壓力重重,他們的生命裡,這時,卻充滿了陽光。但是,雲翔可不然,雲翔的生命裡,
從來沒有這麼低潮過!
    和天虹的一場吵鬧,被父親罵,母親罵,還引發了紀總管父子的大怒,居然把他拖到郊
外,修理了他一頓。逼著他又賭咒又發誓,才讓天虹回家。其實,他才不在乎天虹回不回
家,可是,一屋子都是敵人的滋味太難受了,他只好壓抑著滿腔怒氣,勉勉強強把她接回
來。天虹雖然回了家,一直眼淚汪汪,悶悶不樂。看樣子,她的笑容只有面對雲飛的時候才
會出現。他看著她就有氣,實在沒辦法和這個「眼淚缸」面面相對。所以,這天一大早,他
就出了門,出門後,想到幾度從手裡溜走的雨鵑,更是恨得牙癢癢。當下,就決定去找雨
鵑,見機行事,把那個「荒郊野外」的遊戲給玩完,走到巷子口,一眼看到小四出門去上
學,雨鵑送到大門口,他就站住了。先觀望一下再說!
    小四背著書包向前走,雨鵑追在他後面喊:
    「下課早點回來,不要在外面貪玩!阿超說,你下課早,帶你去騎馬!」
    「你不要和阿超玩「失蹤」的遊戲,我才有希望騎馬!」小四笑著說。
    「去!去!精得跟猴兒一樣!快上學去!」雨鵑又笑又罵。
    小四回頭,仰著滿是希望的臉龐,認真的看雨鵑:
    「二姐,你是不是喜歡阿超?你會選擇阿超吧!不會去做鄭老闆的三姨太吧!我跟你
說,阿超是個英雄,是個男子漢,選他沒錯的啦!」
    「趕快上課去,要遲到了!」雨鵑紅著臉揮手。
    小四一溜煙的跑了。
    雲翔聽得震驚極了,怎麼?雨鵑要嫁鄭老闆?而且,和阿超都有一手?連阿超她都要,
卻拒他於千里之外,簡直可恨!他正想衝出去,小范、珍珠、月娥又結伴出來,和雨鵑在小
院門口,一陣嘻嘻哈哈。
    「雨鵑,晚上還休假嗎?」
    「可能吧!」
    「好羨慕你們,可以休息,我覺得累死了!每天一清早上班,深更半夜才下班!」珍珠
說。
    月娥敲著珍珠的肩:
    「你要能唱得和雨鳳雨鵑一樣好,金銀花也會讓你三分!」
    「一樣好沒有用,還得一樣漂亮!」珍珠接口。
    「希望展夜梟今天晚上不出現,免得你們又要加班!」雨鵑聲音清脆。
    「那可不太容易,那是「夜梟」啊!」珍珠說。
    「他來送錢,大家可以分紅,也不錯啊!「展夜梟」快變成「輸夜梟」了!原來,他們
家真有一個姓蘇的!」雨鵑笑得好燦爛。
    雲翔一聽,氣得眼冒金星。滿肚子的怒火,像一連串的炸彈,在胸中轟然炸開。
    珍珠、小范、月娥走遠了。雨鵑回進四合院,還來不及關門,大門「砰」的一聲,被撞
開了。她抬頭看到雲翔,大驚失色,急忙想攔阻,那裡攔得住!他一把推開她,狂怒的衝進
門來,反手將大門「眶啷」一聲閂住。雨鵑看到他臉色不善,立即緊張的喊:
    「你來做什麼?」
    「來告訴你,「夜梟」也可以在白天活動!」
    他一面說著,一面摟住她的手腕,連拖帶拉的把她拉進房去。
    房裡,雨鳳、小三、和小五正圍桌吃早餐。忽然之間,房門被撞開,雲翔把雨鵑重重的
摔進房來。雨鵑站立不穩,跌到早餐桌上,桌子垮了,杯子盤子被撲到地上,碎了一地。雨
鳳和小三小五抬頭一看,大家都心驚膽戰。
    小五嚇得「哇」的一聲就哭了。小三急忙把小五摟在懷裡,驚慌失措。雨鳳衝上前去,
像母雞保護小雞似的,把小三小五都擋在後面。
    「有話好說!你這樣拉拉扯扯幹什麼?」雨鳳喊。
    雨鵑從地上爬了起來,破口大罵:
    「展雲翔!你有種沒種?是人是鬼?那有一個大男人,一清早跑來嚇唬幾個姑娘!」
    雲翔陰森森的看著雨鵑,大聲說:
    「我「有種沒種」,你要不要試一試?試了,你就知道了!不會比你的阿超沒種,也不
會此你的鄭老闆沒種!你是這樣飢不擇食嗎?奴才也要,老頭也要!那麼,何不跟了我呢?
我讓你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男人!」說著,就伸手去抓雨鵑。
    雨鳳一急,把雨鵑也往身後一推,攔在前面。急呼:
    「不得無禮!你好歹是展家的二少爺,出了門,代表的是你們展家的風範,不要把你們
的家聲敗壞到一點餘地都沒有!你出去!」她指著門:「馬上出去!待會兒,雲飛和阿超都
會來,撞見了,你有什麼面子!」
    雲翔一聽到雲飛和阿超,更是怒發如狂,仰頭大笑了:
    「哈哈!我嚇死了!雲飛和阿超會來,他們會把我吃掉!哈哈,我嚇得魂飛魄散了!」
他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捏住雨鳳的下巴,陰沈沈的盯著她間:「老大身上有什麼東西,是我
沒有的?你愛他那一點?他是男子漢嗎?他有展家的風範嗎?他比我漂亮嗎?他比我「有
種」嗎?」
    小五大哭,喊著:
    「大姐!大姐!這就是那個「魔鬼」啊!快把「魔鬼」趕出去啊!」
    雨鵑看到他對雨鳳毛手毛腳,大怒,抓起餐桌上一個飯碗,就對著他砸過去。他一偏
身,躲過了飯碗,怒不可遏。瞪著雨鵑:
    「你還對我摔東西?抱也被我抱過了,親也被我親過了,你還裝什麼蒜?」他大步上
前,捉住雨鵑,一抱入懷:「今天,我們把那天沒有玩完的遊戲,可以玩完了!讓你的姐姐
妹妹們旁觀吧!」
    雨鵑揚起手來,就給了他一耳光。他正忙著緊抓她的胳臂,閃避不及,被她打了一個正
著,更加暴怒了。
    「好!我今天跟你幹上了!」
    嗤啦一聲,雨鵑的衣服被撕破了一大片。雨鵑回頭大喊:
    「雨鳳!趕快帶小三小五出去!讓我來對付他!」
    這時,小三看到雨鵑危急,奮不顧身,衝上前去,一口就咬在雲翔手背上。雨鳳趁機,
奔上前去,撈起桌上的硯台,對著他一砸。
    雲翔顧此失彼,捉住了雨鵑,沒有躲過硯台,硯台砸在背上。那石硯又重又硬,打得他
痛徹心肺。這一下,他豁出去了,大吼了一聲。他放開雨鵑,反身一手抓起小五,一手抓起
小三。
    兩個孩子尖叫起來,拚命掙扎。小三狂叫:
    「魔鬼!放開我!放開我……」
    「大姐……大姐……二姐……二姐……」小五嚇得大哭。
    雨鳳、雨鵑看到兩個小妹妹落進了雲翔手裡,就驚慌失措了。她們沒命的撲上前去,想
救兩個妹妹。雨鵑尖叫著:
    「不要傷害我的妹妹!你把她們放下來,我跟你走!」
    雨鳳哭了,哀求的喊:
    「放開她們,我求求你,她們還小,沒有得罪過你,請你放掉她們吧!」
    雲翔挾持著兩個小的,對兩個大的厲聲喊:
    「你們兩個,給我站住!」
    雨鳳和雨鵑聽命站住。雲翔用腳踢了兩張椅子在面前:
    「坐下!」
    雨鳳和雨鵑乖乖的坐下。
    「你們家什麼地方有繩子?」雲翔問雨鳳。
    「沒有……沒有繩子!」
    「胡說八道!」
    「真的沒有繩子,平常用不著!」
    雲翔四面看看,丟下兩個孩子,把窗簾一把扯下。雨鵑急忙喊:
    「小三!逃呀!」

                      ※               ※                 ※

    小三往門外沖,雲翔一步過來,把她捉住。他回頭怒視雨鵑,走過去,一拳對她的腦袋
重重揮去。雨鵑眼前一黑,立即暈過去了,倒在地上。雨鳳嚇呆了,喊著:
    「不要!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妹妹們!求求你!求求你……」她泣不成聲了。
    雲翔看到雨鵑已經暈過去,就走過去把房門鎖住。
    「你……你……你要幹什麼?」雨鳳站起身來。
    「坐下!不要動,再動一動,我把你的三個妹妹全體殺掉!」
    雨鳳坐回椅子裡,臉色蒼白如紙,不敢動。
    雲翔把窗簾撕碎,把小三、小五綁住,丟進裡間房,關上房門。小三和小五在裡面不停
的哭……」
    「救命啊……救命啊……」
    雲翔充耳不聞,再用布條把雨鵑的手和腳綁了個結結實實。雨鳳乘他在綁雨鵑的時候,
跳起身子,往門口跑。他伸腿一絆,雨鳳摔跌在地上的碗盤碎片中,手腳都被割破了。他吼
著:
    「你再不給我安安靜靜待著,你想要雨鵑送命嗎?」
    雨鳳從地上爬了起來,害怕極了,哀懇的看著他:
    「我們知道你厲害,我們怕了你了,饒了我們吧!你到底要幹什麼?要證明什麼?我們
已經家破人亡了,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們?」
    雲翔把昏迷的雨鵑綁好,再用布條塞住嘴,推在牆角,走過來把雨鳳一把抱起。
    「放開我:放開我……」雨鳳心知不妙,失聲大叫。
    「你還不知道我要幹什麼嗎?我要佔有你!我最恨的一種人,就是害了「雲飛迷戀症」
的那種人!你扁扁就是其中之一!我早就對你興趣濃厚,你想知道我要證明什麼嗎?證明雲
飛要的東西,我永遠可以到手!我要讓你比較比較,是你的雲飛強,還是我強!我要索回他
欠我的債!」他一面怒喊著,一面把她拋上床。
    雨鳳大驚,狂喊:
    「你不可以!你不可以!只要你是一個人,你就不可以做這種事……」
    「哈哈哈哈!在你們姐妹「歌功頒德」下,我早就不是「人」了!我是「夜梟」,我是
「魔鬼」,不是嗎?現在,我讓你領教領教什麼叫「夜梟」,什麼叫「魔鬼」……免得讓我
浪得虛名!」他大笑著說。
    嗤啦一聲,雨鳳的上衣被撕破了。
    這時,雨鵑悠悠醒轉,睜眼一看,手腳都被綁住,無法動彈。再一看,雲翔正在非禮雨
鳳,不禁魂飛魄散。張口要叫,才發現自己的嘴中塞著布條,叫不出來。她嘴裡咿咿唔唔,
手腳拚命掙扎。雲翔回頭看了她一眼:
    「你不要急,等我跟雨鳳玩完了,就輪到你了!」
    雨鵑口不能言,日眥盡裂。倒在地上,拚命滾著,往床前蹭過去,想救兩鳳。
    雨鳳已經心膽俱裂,淚如雨下,在床上掙扎哀求:
    「放掉我,求求你,放掉我!我以後再也不敢跟你作對了,再也不敢罵你了!你饒了我
吧……」
    「太晚了!」他一把扯下她的內衣,她只剩一件肚兜,他再去扯肚兜。
    雨鳳眼看貞潔不保,痛不欲生,仰頭向天,發出一聲力竭聲嘶的狂喊:
    「啊……爹……救我……救我……」
    她一面狂喊,一面猛然從枕頭下面,抽出以前藏的匕首,她使出全力,向他瘋狂般的刺
去。
    變生倉卒,雲翔猝不及防,雖然躍身去躲,匕首仍然刺破衣袖,在手臂上劃下一道血
痕。他怎樣都沒料到,她會有匕首,大驚之下,慌忙跳下地。
    雨鳳已經如瘋如狂,紅著雙眼,握著匕首,追殺過來。她再一刀刺去,劃破了他的褲
管,又留下一道血痕。雲翔雖想反撲,但是,雨鳳勢如拚命,也不知道她從那兒來的力氣和
勇氣,再一刀,又劃破了他背部的衣服,一陣刺痛。他竟然被她逼得手忙腳亂。破口大罵:
    「你當心!給我捉住了你就沒命!我會殺了你……」
    雨鳳早已神志昏亂,腦子裡什麼意識都沒有,眼睛裡只有雲翔那張臉,那個毀了她的
家,燒死她的爹,逼得她愛不能愛,恨不能恨,還要欺侮她的弟妹,污辱她的貞潔……她要
殺了他!她要砍碎他!她追著雲翔,繞室狂奔。她踩到地上的碎片,腳底劃破了,整個人就
顛躓了一下。雲翔乘此機會反撲,大叫一聲,轉身來捉她。不料雨鵑已經蹭到他的腳下,她
手腳都不能動,只能用腦袋狠狠的去撞他的腿,他一個站不住,就摔了一跤。雨鳳握著匕
百,直撲而下。
    雲翔大驚,危急間,奮力一滾,雨鳳的匕首,就插進桌腳。她用力拔刀,拔不出來,他
掌握這個時機,撲過來,給了她重重的一拳,把她打倒在地。
    這時,雲飛和阿超騎著自行車,到了小院門外,按按車鈴,沒人開門。忽然聽到門內,
傳來隱隱約約的呼救聲。
    「救命啊!救命啊……誰來救我們啊……」小三在狂喊著。
    雲飛和阿超面面相覷。兩人倏然變色,同時翻身下車,飛身撞門。
    屋裡,雨鳳的匕首,已經落進雲翔手裡,雲翔舉著匕首,怒叫:
    「我今天不毀掉你們姐妹兩個,我就不是展雲翔!」
    他持刀對雨鳳撲去。雨鳳的力氣,已經全部用盡,躺在地上,只能引頸待戳。
    就在這時,房門飛開,雲飛和阿超撲了進來。
    阿超一見室內情況,眼睛都漲紅了。大叫:
    「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阿超對雲翔撲去,雲翔舉起匕首,一陣揮舞,阿超奮不顧身,拿起一支斷裂的桌腳,對
他當頭打下,他閃避不及,被打得慘叫。揚起匕首,他大吼著對阿超刺來,阿超閃了閃,他
就奪門而去。
    雲飛看著室內的情形,看到衣不蔽體的雨鳳,感到天崩地裂。他大喊:「阿超!先救人
要緊!」

                      ※               ※                 ※

    阿超奔回。只見滿室狼狽,雨鵑和雨鳳都是傷痕纍纍,半裸著身子,躺在滿地碎片中呻
吟。雲飛和阿超,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兩人的眼中,幾乎都噴出火來。兩人的臉色,都
慘白如紙。
    雲飛從床上抓起一床棉被,把半裸的雨鳳裹住,一把抱了起來。抱得好緊好緊,只覺得
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部迸裂。
    阿超撲過去,拉出雨鵑嘴中的布條,解開了她的繩子。她喘息著,咳著:
    「咳咳!小三、小五在裡面!去救她們!快去……咳咳……」
    阿超奔進裡間去救兩個小的。
    雲飛抱著雨鳳,低頭看著她。他的心,已經被憤怒和劇痛撕扯成了無數的碎片,一片一
片,都在滴血。他痛極的低喊:
    「雨鳳,雨鳳……」
    雨鳳睜大眼看著他,渾身簌簌發抖,牙齒和牙齒打著戰:
    「我……我……我……」她抖得太厲害,語不成聲。
    雲飛眼睛一閉,淚水奪眶而出:
    「噓!別說話,先休息一下!」
    雨鳳身子一挺,厥過去了。雲飛直著喉嚨大叫:
    「雨鳳!雨鳳!雨鳳……」
    雨鳳這一生,碰到過許多的挫折,面對過許多的悲劇。母親的死,父親的死,失去寄傲
山莊……以至於自己那悲劇性的戀愛和掙扎。她一件一件的挨過去了,但是這次,她被打倒
了,她挨不過去了。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她一直陷在昏迷中,幾乎什麼感覺都沒有。她
唯一的潛意識,就是退縮。她想把自己藏起來,藏到一個潔白的,乾淨的,沒有紛爭,沒有
醜陋的地方去。對人生,對人性,她似乎失去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和勇氣了。她甚至不想醒過
來,就想這樣沈沈睡去。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她終於醒了,她慢慢的睜開眼睛,茫然的看著天花板上的吊
燈,轉開頭,茫然的看著那陌生的房間,然後,她接觸到雲飛那著急炙熱的凝視。她一個驚
跳,從床上直彈起來,驚喊:
    「啊……」
    雲飛急忙將她一把抱住。
    「沒事了!沒事了!不要怕!是我!是我!」
    她在他懷中簌簌發抖。他緊緊的,緊緊的摟著她,啞聲說:
    「雨鳳,不要怕,你現在已經安全了!」
    她喘息,發抖,不能言語。雲飛凝視她,解釋著:
    「我把你們全家,暫時搬到客棧裡來,那個小屋不能再住了!我開了兩個房間,阿超陪
雨鵑和小三小四小五,在另外一間,我們已經去學校,把小四接回來了!你身上好多傷,有
的是割到的,有的是被打的!我已經找大夫給你治療過,幫你包紮過了,但是,我想,你還
是會很痛……」說到這兒,他的聲音就哽住了,半天,才繼續說:「我比你更痛……我明知
道你們好危險,就是一直沒有採取保護行動,是我的拖拖拉拉害了你,我真該死!」
    她仍然發抖,一語不發。他低頭看著她。看到她臉上,青青紫紫的傷痕,心如刀絞。他
就低下頭去,熱烈的,心痛的吻著她的眉,她的傷,她的眼,她的唇。
    她一直到他的唇,輾過她的肩,才驀然驚覺。她掙扎開去,滾倒在床,抓了棉被,把自
己緊緊裹住。
    「怎樣?你那裡不舒服,你告訴我!」他著急的喊。
    她把臉埋進枕頭裡,似乎不願見到他。他去扳轉她的身子,用手捧住她的面頰,痛楚的
問:
    「為什麼不看我?為什麼不說話?你在跟我生氣?怪我沒有保護你?怪我有那樣一個魔
鬼弟弟?怪我姓展?怪我不能給你一個好的生存空間?怪我沒有給你一個家……我知道,我
都知道,我坐在這兒,看著遍體鱗傷的你,我已經把自己恨了千千萬萬遍了!罵了千千萬萬
遍了!」
    她閉住眼睛,不言不語。他感到摧心摧肝的痛,哀求的說:
    「不要這樣子,不要不理我!你說說話,好不好?」
    她的臉色慘白,神志飄忽。
    他皺緊眉頭,藏不住自己的傷痛,淒楚的看了她好一會兒。
    「難道……你認為自己已經不乾淨了?不純潔了?」
    這句話,終於引起了反應,她一陣顫慄。把臉轉向床裡面。
    雲飛睜大眼睛,忽然把她的上身,整個拉起來,緊緊的摟在懷中。他激動的,痛苦的,
熱烈的,真誠的喊:
    「雨鳳!今天你碰到的事,是我想都想不到的!我知道,它對你的打擊有多麼嚴重!你
也該知道,它對我的打擊有多麼嚴重!我完全瞭解,這樣的羞辱,是你不能承受的!我還記
得你那天告訴我,你嫁給我的時候,一定會給我一個白璧無瑕的身子!那時候,我就深深的
明白了,你看重自己的身體,和看重自己的心是一樣的!雨鳳,這樣的你,在我心裡,永遠
都是白璧無瑕的!別說今天雲翔並沒有得手,就算他得手了,我對你也只有心痛!你的純
潔,你的純真,都不會受這件事的影響,你懂了嗎?懂了嗎?」
    她被動的靠在他懷裡,依舊不動也不說話。他的心,分崩離析,片片碎裂。他幾乎沒有
辦法安慰自己了。他哀求的說:
    「跟我說話,我求求你!」
    她瑟縮著,了無生氣。
    「你再不跟我說話,我會急死!我已經心痛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憤怒得不知道該如何
是好,也自責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你不要再嚇我……」他抱著她,盯著她的眼睛,絞自肺
腑的低語:「雨鳳,我愛你,我好愛好愛你!讓你受到這樣的傷害,我比你更痛苦!如果,
你再不理我,那像是一種無聲的譴責,是對我的懲罰!雨鳳,我和你一樣脆弱,我受不
了……請你原諒我,原諒我吧!」他緊抱著她,頭垂在她肩上,痛楚得渾身顫抖。這種痛
楚,似乎震動了她,她的手動了動,想去撫摸他的頭髮。卻又無力的垂了下來,依然無法開
口說話。
    半晌,他抬起頭來,看到她的眼角,滾下兩行淚。他立刻痛楚的吻著那淚痕:
    「如果你不生我的氣了,叫我一聲,讓我知道!」
    她不吭聲。他搖著她,心在泣血。
    「你不要叫我?不要看我?不要說話?好好,我不逼你了,你就什麼都不說,我在這兒
陪著你!守著你!等你願意說的時候,你再說!」
    他把她的身子輕輕放下。她立即把自己蜷縮得像個蝦子一般,把臉埋進枕頭裡。似乎恨
不得把自己藏得無影無蹤。
    他看著她,感到巨大的痛楚,排山倒海般捲來,將他淹沒。
    在客棧的另一間房間裡,雨鵑坐在梳妝台前,小三拿著藥瓶,在幫她的嘴角上藥。阿超
臉色蒼白,神情陰鬱,在室內走來走去,沈思不語。小四怒氣沖沖,跟著阿超走來走去。說:
    「如果我在家,我會拚命保護姐姐的!那個魔鬼太壞了,他故意等到我去上學,他才出
現,家裡一個男人都沒有……他只會欺負女人,他這個王八蛋!」
    小五坐在床上,可憐兮兮的看著大家。
    「我們是不是又沒有家了?那個「魔鬼」一出現,我們就沒有家了!阿超大哥,我好害
怕,他還會不會再來?」
    阿超一個站定,眼神堅決的看小五:
    「你不要怕!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雨鵑驀然抬頭看他。
    「你要怎麼做?」
    「你不用管!那是我們男人的事!」
    小四義憤填膺的跟著說:
    「對!那是我們男人的事!阿超,你告訴我!我一定要加入!」
    雨鵑一急起身,牽動身上傷口,痛得咧嘴吸氣。阿超心中一痛,瞪著她說:
    「你為什麼不去床上躺著,身上割破那麼多地方,頭上腫個大包,大夫說你要躺在床上
休息,你怎麼不聽呢?」
    雨鵑用手在胸口重重的一敲:
    「我這裡面燒著一盆火,燒得那麼凶,火苗都快要從我的每個毛孔裡竄出來了,我怎麼
躺得住?」
    阿超拚命點頭,眼裡冒著寒光: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你放心!」我,那像是一種無聲的譴責,是對我的懲罰!
雨鳳,我和你一樣脆弱,我受不了……請你原諒我,原諒我吧!」他緊抱著她,頭垂在她肩
上,痛楚得渾身顫抖。這種痛楚,似乎震動了她,她的手動了動,想去撫摸他的頭髮。卻又
無力的垂了下來,依然無法開口說話。
    半晌,他抬起頭來,看到她的眼角,滾下兩行淚。他立刻痛楚的吻著那淚痕:
    「如果你不生我的氣了,叫我一聲,讓我知道!」
    她不吭聲。他搖著她,心在泣血。
    「你不要叫我?不要看我?不要說話?好好,我不逼你了,你就什麼都不說,我在這兒
陪著你!守著你!等你願意說的時候,你再說!」
    他把她的身子輕輕放下。她立即把自己蜷縮得像個蝦子一般,把臉埋進枕頭裡。似乎恨
不得把自己藏得無影無蹤。
    他看著她,感到巨大的痛楚,排山倒海般捲來,將他淹沒。
    在客棧的另一間房間裡,雨鵑坐在梳妝台前,小三拿著藥瓶,在幫她的嘴角上藥。阿超
臉色蒼白,神情陰鬱,在室內走來走去,沈思不語。小四怒氣沖沖,跟著阿超走來走去。說:
    「如果我在家,我會拚命保護姐姐的!那個魔鬼太壞了,他故意等到我去上學,他才出
現,家裡一個男人都沒有……他只會欺負女人,他這個王八蛋!」
    小五坐在床上,可憐兮兮的看著大家。
    「我們是不是又沒有家了?那個「魔鬼」一出現,我們就沒有家了!阿超大哥,我好害
怕,他還會不會再來?」
    阿超一個站定,眼神堅決的看小五:
    「你不要怕!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雨鵑驀然抬頭看他。
    「你要怎麼做?」
    「你不用管!那是我們男人的事!」
    小四義憤填膺的跟著說:
    「對!那是我們男人的事!阿超,你告訴我!我一定要加入!」
    雨鵑一急起身,牽動身上傷口,痛得咧嘴吸氣。阿超心中一痛,瞪著她說:
    「你為什麼不去床上躺著,身上割破那麼多地方,頭上腫個大包,大夫說你要躺在床上
休息,你怎麼不聽呢?」
    雨鵑用手在胸口重重的一敲:
    「我這裡面燒著一盆火,燒得那麼凶,火苗都快要從我的每個毛孔裡竄出來了,我怎麼
躺得住?」
    阿超拚命點頭,眼裡冒著寒光: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你放心!」
    雨鵑被她的沈默嚇住了,放開她,凝視她。伸手撥開她面頰上的頭髮,她立即受驚的往
床裡一縮,雨鵑大急,去扳她的肩:
    「雨鳳,你打我吧!你罵我吧!都是我不好,老早就該聽你的話,不要去惹他!都是我
想報仇,才引狼入室,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她哭了起來:「我知道你有多難過,
我知道你覺得多羞辱,你一向那麼潔身自愛,連別人拉拉你的手,你都會難過好半天……我
知道,我都知道!」
    小三和小五都爬上了床,小五伸手去抱雨鳳,啜泣的喊:
    「大姐!你好痛,是不是?我幫你「呼呼」!」就對著雨鳳頭上,手臂上的傷吹氣,一
邊吹,一邊眼淚滴滴答答,掉在傷口上。
    小三也抱住雨鳳:
    「大姐,你不要難過了,你拚了命,保護了我們大家,你看,我們都還好,只有你和二
姐,受傷最多,你好偉大!你不是常常說,只要我們五個,都在一起,就什麼都好了!現
在,我們五個,都在一起呀!」說著說著,也哭了。
    小四眼眶紅紅的,伸手去摸雨鳳的手。
    「大姐,阿超說了,我們明天就搬家,搬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你不要再擔心了!然
後,報仇的事,交給我們男人去做!」
    雨鳳抽回了自己的手,把身子蜷縮起來。
    雲飛凝視著她,心裡漲滿了恐懼。雨鳳,雨鳳!不要藏起來,你還有我啊!不要這樣懲
罰我!他衝上前,搖著她,喊著:
    「雨鳳!你聽到你弟弟妹妹的呼叫了嗎?你還有他們四個要照顧,她們需要你,我也需
要你,為了我們大家,你不要被打倒,你不可以被打倒,睜開眼睛,看看我們大家吧!」
    雨鳳更深的蜷縮了一下,把臉孔也埋進枕頭裡去了。
    阿超看不下去了,一跺腳,往門外衝去:
    「大少爺,這兒就交給你了!我去找那個混蛋算帳!」
    雲飛跳起身子,攔住他。沈痛至極的說:
    「他不是你一個人的事,他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可是,現在,首先要料理的,是他們五
個的生活,要治療的,是她們受創的身心!還要保護雨鳳和雨鵑的名節,要辭去待月樓的工
作,還有鄭老闆的求親……我們有一大堆的事要做,你走了,誰來幫我?今天,就算我們已
經到了最後關頭,我們暫時還得忍耐,頭不可拋,血不可撒,因為……還有他們五個!」
    阿超被點醒了,瞪大眼,無可奈何之極。
    蕭家四個姐弟,圍繞著雨鳳,吹的吹,喊的喊,搖的搖。五個人抱在一起,顯得那麼脆
弱,那麼無助,那麼孤苦……阿超眼睛一紅,淚濕眼眶。知道雲飛的話很對,現在,最重要
的事,是給五個姐弟找一個家。找一個可以安身養病的地方,找一個安全溫暖的地方。他一
分鐘都不想耽擱,對雲飛說:
    「我馬上去找房子!大少爺,這兒交給你了!」
    雲飛點點頭,阿超就出門去了。
    整個下午,阿超馬不停蹄的奔波,總算有了結果。當他回到客棧的時候,已經是晚上
了。客棧裡,燈火半明半暗的照射著走廊,有一種冷冷的蒼涼之感。他走進走廊,就看到雨
鵑一個人坐在客房門口掉眼淚。
    「雨鵑,你怎麼一個人呆在門外?」他驚問:「怎麼?情況不好嗎?」
    雨鵑看到他,站起身來,眼淚滴滴答答往下掉。拚命搖頭:
    「不好,不好,一點都不好!一整天了,她不吃東西也不說話,大夫開的藥熬好了,怎
樣都
    不進去。她就一直把自己縮在那裡,好像隔絕在另外一個世界裡,好像她不要面對這個
世界,也不要面對我們了……我覺得,她現在恨每一個人,恨這個世界,也恨我怪我……我
好怕,她會一直這個樣子,再也醒不過來,那怎麼辦?」她掩面抽噎。
    阿趙著急的看著她:
    「你自己呢?有沒有吃藥?」
    「她不吃,我也不吃!」
    「你這是什麼話?一個人病成那樣,我們已經手忙腳亂了,你也要那樣嗎?你要幫雨鳳
姑娘,就先要讓自己振作起來呀!要不然,大家都會撐不下去的!你也沒有睡一下嗎?」
    她搖頭。阿超更急:
    「那……大少爺呢?小三小四小五呢?「
    她拚命搖頭。
    「唉唉,這怎麼是好?你們會全體崩潰的!」
    房門打開,雲飛聽到聲音走出來。見到阿超,就急急的問:
    「怎麼樣?有沒有找到合適的房子?」
    「找到了!就是你上次你把利息打對折的那個顧先生,他介紹了一個獨門獨院的房子,
房東去北京了,整座房子空了出來。我看過了,房子乾乾淨淨的,傢具都是現成的!還有院
子和小花園,客廳廚房臥室一應俱全。當然不能和家裡比,但是比她們原來住的那個,就強
太多了!反正,沒什麼選擇的機會,我就做主租下來了!租金也不貴,人家顧先生幫忙,一
個月只收兩塊錢!」
    「離城裡遠嗎?在那兒?」
    「不遠,就在塘口!」
    「好!阿超,辦得好!我們明天就搬!住在這兒太不方便了,藥冷了也沒辦法熱!想給
她煮個湯,也沒辦法煮,真急!」
    雨鵑急忙抬頭問雲飛:
    「藥,她吃了嗎?」
    雲飛搖搖頭。

                      ※               ※                 ※

    「我再去試試!」雨鵑說著,衝進房去。
    雲飛看著阿超。
    「阿超,你還不能休息,你得回家一趟!」
    阿超的眼神立刻變得凌厲起來。雲飛盯著他:
    「如果碰到雲翔,你什麼都不要做,聽到了嗎?在目前這個狀況下,我們不能輕舉妄
動,不能再出任何差錯,你答應我!」
    阿超鄭重的點了點頭。
    雨鵑來到雨鳳的病床前,看到她還是那樣躺著,昏昏沉沉的,額上冒著冷汗。小刀小四
小五都圍在床前。小三端著藥碗,無助的看著雨鳳,眼淚汪汪,雨鵑接過了小三手裡的藥
碗,坐在床前,哀求的說:
    「雨鳳,一整天,你什麼都沒吃,飯不吃,藥也不吃,你要我們怎麼辦呢?你身上那麼
多傷,大夫說,一定要吃藥。你看,我們四個這樣圍著你,求著你,你為什麼不吃呢?你是
跟自己嘔氣,還是跟我嘔氣呢?你再不吃,我們四個全體都要崩潰了!」說著,就拿湯匙盛
了藥,小小心心的確過去。
    雨鳳皺眉,閉緊眼睛,就是不肯張嘴。
    雲飛走進門來,痛楚的看著。
    小三一急,從床上滑下地,「噗通」一聲跪落地。傷心的痛喊:
    「大姐,你如果不吃,我就給你跪著!」
    「大姐!我也給你跪著!」小五跟著跪落地。
    雨鵑「噗通」一聲,也跪下了。
    「我們都給你跪著,求你聽聽我們,求你可憐我們!」雨鵑哭著喊。
    小四很生氣,充滿了困惑和不解,衝口而出的喊:
    「大姐,你是怎麼回事嘛?這一切,不是我們的錯呀!你現在不吃東西不吃藥,懲罰的
是我們,難過的是我們,那個展夜梟才不會在乎,他還是過他的快活日子……」
    雲飛急忙摀住了小四的嘴。啞聲的說:
    「不要提,提都不要提!」
    小四一咬牙:
    「好吧!要跪大家一起跪!」
    小四也跪下了。
    雨鵑再用湯匙盛了藥,顫顫抖抖的去餵她:
    「雨鳳,我們都跪在這兒,求求你吃藥!」
    雨鳳眼角滑下淚珠,轉身向床裡。面對著牆,頭也不回。
    四個兄弟姐妹全都沮喪極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淚眼相對。
    半晌,雲飛接過藥碗,放在桌上,對雨鵑說:
    「喂藥的事,讓我來吧!雨鵑,你帶弟弟妹妹們去那間房裡休息,我剛剛讓店小二買了
一些蒸餃包子饅頭……等會兒會送到你們房裡去,大家都要設法吃一點東西,睡一下,雨鳳
需要你們,請你們幫個忙,誰都不能倒下,知道嗎?」
    雨鵑含淚點頭,伸手去拉弟妹。
    「我們聽慕白大哥的話,就是幫大姐的忙了!我們走吧!」
    小三小四小五就乖乖的,順從的,默默無語的跟著雨鵑走到房門口。到了門口,雨鵑站
住了,抬頭看著雲飛:
    「我心裡憋著一句話,想對你說!」
    「是,你說!」
    「那句話就是……對不起!」雨鵑眼淚一掉。
    「為什麼要這樣說……」
    「想到我曾經反對過你,千方百計阻撓你接近雨鳳,甚至破壞你,罵你……我覺得,我
欠你許多「抱歉」!現在,看到你對雨鳳這樣,才知道「情到深處」是什麼境界!對不起!
好多個對不起!請你原諒我以前的無知!」
    她說完,帶著弟弟妹妹們去了。
    雲飛震動的站著,鼻中酸楚,眼中潮濕。然後,他吸了口氣,走過去把雨鳳的枕頭墊
高,再把她的頭用枕頭棉被固定著,伸手捧住了她的臉,堅決的,低柔的說:
    「雨鳳,來!我們來吃藥,我不允許你消沈,不允許你退縮,不允許你被雲翔打倒,更
不允許你從我生命裡隱退,我會守著你,看著你,逼著你好好的活下去!」
    雨鳳眉頭微微的一皺,睫毛顫抖著。雲飛堅定的端起藥碗。拿起湯匙,開始餵藥。但
是,她的嘴巴緊閉著,不吞也不咽,藥汁都從嘴角溢了出來。
    他用毛巾拭去她嘴角的藥汁,繼續專注的、固執的、耐心的確著。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