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15

    雲飛不再出現,雨鳳驟然跌落在無邊的思念,和無盡的後悔裡。
    日出,日落,月升,月落……日子變成了一種折磨,每天早上,雨鳳被期待燒灼得那麼
狂熱。風吹過,她會發抖,是他嗎?有人從門外經過,她會引頸翹望,是他嗎?整個白天,
門外的任何響聲,都會讓她在心底狂喊;是他嗎?是他嗎?晚上,在待月樓裡,先去看他的
空位,他會來嗎?唱著唱著,會不住看向門口,每個新來的客人都會引起她的驚悸,是他
嗎?是他嗎?不是,不是,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把她陷進一種絕望裡。他不會再來
了,她終於斷了他的念頭,粉碎了他的愛。她日有所思,夜無所夢,因為,每個漫漫長夜,
她都是無眠的。當好多個日子,在期待中來臨,在絕望中結束,她的心,就支離破碎了。她
想他,她發瘋一樣的想他!想得整個人都失魂落魄了。
    雲飛不知道雨鳳的心思。每天早上,白天,晚上……都跟自己苦苦作戰,不許去想她,
不許去看她,不許往她家走,不許去待月樓,不詳那麼沒出息!那麼多「不許」,和那麼多
「渴望」,把他煎熬得心力交瘁。
    這天早上,雲飛和阿超又走在街道上。
    阿超看看雲飛,看到他形容憔悴,神情寥落,心裡實在不忍。說:
    「一連收了好多天的帳,一塊錢都沒收到,把錢莊裡的錢倒挪用了不少,這虎頭街我去
得真是倒胃口,今天換一條路走走好不好?」
    「換什麼路走走?」雲飛煩躁的問。
    「就是習慣成自然的那條路!」阿超衝口而出。
    雲飛一怔,默然不語。阿超再看他一眼,大聲說:
    「你不去,我就去了!好想小三、小四、小五他們!就連凶巴巴的雨鵑姑娘,幾天沒跟
她吵吵鬧鬧,好像挺寂寞的樣子,也有點想她!至於雨鳳姑娘,不知道好不好?胖了還是瘦
了?她的身子單薄,受了委屈又挨了罵,不知道會不會又想不開?」
    雲飛震顫了一下。
    「我那有讓她受委屈?那有罵她?」
    「那我就不懂了,我聽起來,就是你在罵她!」
    雲飛怔著,抬眼看著天空,歎了一口長氣。
    「走吧!」
    「去那裡?」阿超問。
    雲飛瞪他一眼,生氣的說:
    「當然是習慣成自然的那條路!」
    阿超好生歡喜,連忙跨著大步,領先走去。
    當他們來到蕭家的時候,正好小院的門打開,雨鳳抱著一籃髒衣服,走出大門,要到井
邊去洗衣服。
    她一抬頭,忽然看到雲飛和阿超迎面而至。她的心,立刻狂跳了起來,眼睛拚命眨著,
只怕是自己眼花看錯了,臉色頓時之間,就變得毫無血色了。是他嗎?真的是他嗎?她定睛
細看,只怕他憑空消失,眼光就再也不敢離開他。
    雲飛好震動,震動在她的蒼白裡,震動在她的憔悴裡,更震動在她那渴盼的眼神裡。他
潤了潤嘴唇,好多要說的話,一時之間,全部凝固。結果,只是好溫柔的問了一句廢話:
    「要去洗衣服嗎?」
    雨鳳眼中立刻被淚水漲滿,是他!他來了!
    阿超看看兩人的神情,很快的對雲飛說:
    「你陪她去洗衣服,我去找小三小五,上次答應幫她們做風箏,到現在還沒兌現!」他
說完,就一溜煙鑽進四合院去了。
    雨鳳回過神來,心裡的委屈,就排山倒海一樣的湧了上來。她低著頭,緊抱著洗衣籃,
往前面埋著頭走,雲飛跟在她身邊。兩人默默的走了一段,她才哽咽的說:
    「你又來幹什麼?不是說要跟我「散了」嗎?」說出口,她就後悔了。好不容易,把他
盼來了,難道要再把他氣走嗎?可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
    他凝視她,在她的淚眼凝注下,讀出許多她沒出口的話。
    「散,怎麼散?昨晚傷口痛了一夜,睡都睡不著,好像那把刀子還插在裡面,沒拔出
來,痛死我!」他苦笑著說。
    雨鳳一急,所有的矜持都飛走了。
    「那……有沒有請大夫看看呢?」
    雲飛瞅著她:
    「現在不是來看大夫了嗎?」
    她瞪著他,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歡喜。
    雲飛終於歎口氣,誠懇的,真誠的,坦白的說:
    「沒騙你,這幾天真是度日如年,難過極了!那天晚上回去,跟家裡大吵了一架,氣得
傷口痛,頭痛,胃痛,什麼地方都痛!最難過的,還是心痛,因為我對你說了一句,絕對不
該說出口的話,那就是「散了」兩個字。」
    雨鳳的眼淚,像斷線珍珠一般,大顆大顆的滾落,跌碎在衣襟上了。
    兩人到了井邊,她把要洗的衣服倒在水盆裡。他馬上過去幫忙,用轆轤拉著水桶,吊水
上來。她看到他打水,就丟下衣服,去搶他手中的繩子:
    「你不要用力,等下傷口又痛了!你給我坐到一邊去!」
    「那有那麼嬌弱!用點力氣,對傷口只有好,沒有壞!你讓我來弄……」
    「不要不要!」她拚命推開他:「我來,我來!」
    「你力氣小,那麼重的水桶,我來!我來!」
    兩個人搶繩子,搶轆轤,結果,剛剛拉上的水桶打翻了,潑了兩人一身水。
    「你瞧!你瞧!這下越幫越忙!你可不可以坐著不動呢?」她喊著,就掏出小手帕,去
給他擦拭。
    他捉住了她忙碌的手。仔細看她:
    「這些天,怎麼過的?跟我生氣了嗎?」
    她才收住的眼淚,立刻又掉下來,一抽手,提了水桶走到水盆邊去,把水倒進水盆裡。
坐下來,拚命搓洗衣服,淚珠點點滴滴往水盆裡掉。
    雲飛追過來,在她身邊坐下,心慌意亂極了。
    「你可以罵我,可以發脾氣,但是,不要哭好不好?有什麼話,你說嘛!」
    她用手背拭淚。臉上又是肥皂又是水又是淚,好生狼狽。他掏出手帕給她。她不接手
帕,也不抬頭,低著頭說:
    「你好狠心,真的不來找我!」
    一句話就讓他的心絞痛起來,他立刻後悔了:
    「不是你一個人有脾氣,我也有脾氣!你一直把我當敵人,我實在受不了!可是……熬
了五天,我還不是來了!」
    她用手把臉一蒙,淚不可止,喊著:
    「五天,你不知道五天有多長!人家又沒有辦法去找你,只有等,等,等!也不知道要
等到那一天?時間變得那麼長,那麼……長。」
    他睜大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看著她,簡直不知身之所在了,他屏息的問:
    「你有等我?」
    她哭著說:
    「都不敢出門去!怕錯過了你!每晚在待月光,先看你有沒有來……你,好殘忍!既然
這樣對我,就不要再來找我嘛!」
    「對不起,如果我知道你在等我,我早就像箭一樣射到你身邊來了,問題是,我對你毫
無把握,覺得自己一直在演獨角戲!覺得你恨我超過了愛我……你不知道,我在家裡,常常
為了你,和全家爭得面紅耳赤,而你還要坍我的台,我就沈不住氣了!真的不該對你說那兩
個字,對不起!」
    雨鳳抬眼看了他一眼,淚珠掉個不停。他看到她如此,心都碎了,哀求的說:
    「不要哭了,好不好?」

                      ※               ※                 ※

    他越是低聲下氣,她越是傷心委屈。半晌,才痛定思痛,柔腸寸斷的說:
    「我幾夜都沒有睡,一直在想你說的話,我沒有怪你輕易說「散了」。因為這兩個字,
我已經說了好幾次!只是,每次都是我說,這是第一次聽到你說!你說完就掉頭走了,我追
了兩步,你也沒回頭,所以,我想,你不會再來找我了!我們之間,就這麼完了。然後,你
五天都沒來,我越等越沒有信心了,所以,現在看到了你,喜出望外,好像不是真的,才忍
不住要哭。」
    這一篇話,讓雲飛太震動了,他一把就捧起她的臉。熱烈的盯著她:
    「是嗎?你以為我不會再來找你了!」
    她可憐兮兮的點點頭,淚盈於睫,說得「刻骨銘心」:
    「我這才知道,當我對你說,我們「到此為止」,我們「分手」,我們「了斷」,是多
麼殘忍的話!」
    雲飛放開她的臉,抓起她的雙手,把自己的肩,緊緊的貼在她的手背上。一滴淚從他眼
角滑落,滾在她手背上,她一個驚跳。
    「你……哭了?」
    雲飛狼狽的跳起來,奔開去,不遠處有棵大樹,他就跑到樹下去站著。
    雨鳳也不管她的衣服了,身不由己的追了過來。
    雲飛一伸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用手臂圈著她,用濕潤卻帶笑的眸子啾著她。
    「我八年沒有掉過淚!以為自己早就沒有淚了!」
    她熱烈的看著他。
    「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對我太重要了!為了這些話,我上刀山,下油鍋……都值得了!
我沒有白白為你動心,白白為你付出!」
    雨鳳這才祈諒的,解釋的說:
    「那晚臨時改詞,是我沒有想得很周到,當時,金銀花說你們父子三個全來了,我和雨
鵑就亂了套……」
    他柔聲的打斷:
    「別說了!我瞭解,我都瞭解。不過,我們約法三章,以後,無論我們碰到多大的困
難,遇到多大的阻力,或者,我們吵架了,彼此生氣了,我們都不要輕易說「分手」!好不
好?」
    「可是,有的時候,我很混亂呀!我們對展家的仇恨,那麼根深蒂固,我就是忘不掉
呀!你的身份,對我們家每個人都是困擾!連小三,小四,小五,每次提到你的時候,都會
說,「那個慕白大哥……不不,那個展混蛋!」我每次和雨鵑談到你,我都說「蘇慕白怎樣
怎樣」,她就更正我說:「不是蘇慕白!是展雲飛!」就拿那晚來說,你發脾氣,掉頭走
了,我追在後面想喊你,居然不知道該叫你什麼名字……」
    他緊緊的盯著她:
    「那晚,你要叫我?」
    她拚命點頭。

                      ※               ※                 ※

    「可是,我不能叫你雲飛呀!我叫不出口!」
    他太感動了,誠摯而激動的喊:
    「叫我慕白吧!有你這幾何話,我什麼都可以放棄了!我是你的慕白,永遠永遠的慕
白!以後想叫住我的時候,大聲的叫,讓我聽到,那對我太重要了!如果你叫了,我這幾天
就不會這麼難過,每天自己跟自己作戰,不知道要不要來找你!」他低頭看她,輕聲問:
「想我嗎?」
    「你還要問!」她又掉眼淚。
    「我要聽你說!想我嗎?」
    「不想,不想,不想,不想……」她越說越輕,抬眼凝視他:「好想,好想,好想。」
    雲飛情不自禁,俯頭熱烈的吻住她。
    片刻,她輕輕推開他。歎口氣:
    「唉!我這樣和你糾纏不清,要斷不斷,雨鵑會恨死我!但是,我管不著了!」就依偎
在他懷中,什麼都不顧了。
    白雲悠悠,落葉飄飄,兩人就這樣依偎在綠樹青山下,似乎再也捨不得分開了。
    當雲飛和雨鳳難分難解的時候,阿超正和小三小五玩得好高興。大家坐在院子裡綁風
箏,當然是阿超在做,兩個孩子在幫忙,這個遞繩子,那個遞剪刀,忙得不亦樂乎。終於,
風箏做好了,往地上一放。阿超站起身來:
    「好了!大功告成!」
    「阿超大哥,你好偉大啊!你什麼都會做!」小五是阿超的忠實崇拜者。
    「風箏是做好了,什麼時候去放呢?」小三問。
    「等小四學校休假的時候!初一,好嗎?我們決定初一那天,全體再去郊遊一次!像以
前那樣!小三,我把那兩匹馬也帶出來,還可以去騎馬!」
    小五歡呼起來:
    「我要騎馬!我要騎馬!我們明天就去好不好?」
    「明天不行,我們一定要等小四!」
    「對!要不然小四就沒心情做功課!考試就考不好,小四考不好沒關係,大姐會哭,二
姐會罵人……」
    雨鵑從房裡跑出來:
    「小三,你在說我什麼?」
    小三慌忙對阿超伸伸舌頭:
    「沒什麼!」
    雨鵑看看阿超和兩個妹妹。
    「阿超!你別在那兒一相情願的訂計畫了,你胡說兩句,她們都會認真,然後掰著手指
頭算日子!現在情況這麼複雜,你家老爺大概恨不得把我們姐妹都趕出桐城去!我看,你和
你那個大少爺,還是跟我們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免得下次你又遭殃!」
    阿超看著雨鵑,納悶的說:
    「你這個話,是要跟我們劃清界線呢?還是體貼我們會遭殃呢?」
    雨鵑一怔,被問住了。阿超就凝視著她,話鋒一轉,非常認真而誠摯的說:
    「雨鵑姑娘!我知道我只是大少爺身邊的人,說話沒什麼份量!可是,我實在忍不住,
非跟你說不可!你就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給他們兩個一點生路吧!」
    「你在說些什麼?你以為他們兩個之間的阻力是我嗎?你把我當成什麼?砍斷他們生路
的劊子手嗎?你太過份了!」雨鵑勃然變色。
    「不要生氣,不要生氣!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動不動就生氣!我知道他們之間,真正的
阻力在展家,但是,你的強烈反對,也是雨鳳姑娘不能抗拒的理由!」
    雨鵑怔著,睜大眼睛看著阿超。他就一本正經的,更加誠摯的說:
    「你不知道,我家大少爺對雨鳳姑娘這份感情,深刻到什麼程度!他是一個非常非常重
感情的人!他的前妻去世的時候,他曾經七天七夜,不吃不喝,幾乎把命都送掉。八年以
來,他不曾正眼看過任何姑娘,連天虹小姐對他的一片心,他都辜負。自從遇到你姐姐,他
才整個醒過來!他真的愛她,非常非常愛她!不管大少爺姓不姓展,他會拚掉這一輩子,來
給她幸福!你又何必一定要拆散他們呢?」
    雨鵑被撼動了,看著他,心中,竟有一股油然而生的敬佩。半晌,才接口:
    「阿超!你很崇拜他,是不是?」
    「我是個孤兒,十歲那年被叔叔賣到展家,老爺把我派給大少爺,從到了大少爺身邊
起,他吃什麼,我吃什麼,他玩什麼,我玩什麼,他念什麼書,我念什麼書,老爺給大家請
了師父教武功,他學不下去,我喜歡,他就一直讓我學……他是個奇怪的人,有好高貴的人
格!真的!」
    雨鵑聽了,有種奇怪的感動。她看了他好一會兒。
    「阿超,你知道嗎?你也是一個好奇怪的人,有好高貴的人格,真的!」
    阿超被雨鵑這樣一說,眼睛閃亮,整個臉都漲紅了。
    「我那有?我那有?你別開玩笑了!」
    雨鵑非常認真的說:
    「我不開玩笑,我是說真的!」想了想,又說:「好吧!雨鳳的事,我聽你的話,不再
堅持就是了!」就溫柔的說:「進來喝杯茶吧!告訴我一些你們家的事,什麼天虹小姐,你
的童年,好像很好聽的樣子!」
    阿超有意外之喜,笑了,跟她進門去。
    這真是一個奇妙的轉機。
    當雨鳳洗完衣服回來,發現家裡的氣氛好極了,雨鵑和阿超坐在房裡有說有笑,小三和
小五繞著他們問東問西。桌上,不但有茶,還有小點心。大家吃吃喝喝的,一團和氣。雨鳳
和雲飛驚奇的彼此對視,怎麼可能?雨鵑的劍拔弩張,怎麼治好了?雨鵑看到兩人,也覺得
好像需要解釋一下,就說:
    「阿超求我放你們一馬,幾個小的又被他收得服服貼貼,我一個人跟你們大家作戰,太
累了,我懶得管你們了,要愛要恨,都隨你們去吧!」
    雲飛和雨鳳,真是意外極了。雨鳳的臉,就綻放著光彩,好像已經得到皇恩大赦一般。
雲飛也眼睛閃亮,喜不自勝了。
    大家正在一團歡喜的時候,金銀花突然氣極敗壞的跑進門來。
    原來,這天一早,就有大批的警察,其勢洶洶的來到待月樓的門口,把一張大告示,往
待月樓門口的牆上一貼。好多路人,都圍過來看告示。黃隊長用警棍敲著門,不停的喊:
    「金銀花在不在?快出來,有話說!」
    金銀花急忙帶著小范、珍珠、月娥跑出來。
    黃隊長用警棍指指告示:
    「你看清楚了!從今晚開始,你這兒唱曲的那兩個姑娘,不許再唱了!」
    「不許再唱了,是什麼意思?」金銀花大驚。
    「就是被「封口」的意思!這告示上說得很明白!你自己看!」
    金銀花趕緊念著告示:
    「查待月樓有駐唱女子,名叫蕭雨鳳、蕭雨鵑二人,因為唱詞荒謬,譭謗仕紳,有違善
良民風。自即日起,勒令「封口」,不許登台……」她一急,回頭看黃隊長:「黃隊長,這
一定有誤會!打從盤古開天地到現在,沒聽說有「封口」這個詞,這唱曲的姑娘,你封了她
的口,叫她怎麼生活呢?」
    「你跟我說沒有用,我也是奉命行事!誰叫這兩個姑娘,得罪了大頭呢?反正,你別再
給我惹麻煩,現在不過只是「封口」而已,再不聽話,就要「抓人」了!你這待月樓也小心
了!別鬧到「封門」才好!」
    「這「封口」要封多久?」
    「上面沒說多久,大概就一直「封下去」了!」
    「哎哎,黃隊長,這還有辦法可想沒有?怎樣才能通融通融?人家是兩個苦哈哈的姑
娘,要養一大家子人,這樣簡且是斷人生路……而且,這張告示貼在我這大門口,你叫我怎
麼做生意呀?可不可以揭掉呢?」
    「金銀花!你是見過世面的人!你說,可不可以揭掉呢?」黃隊長抬眼看看天空:「自
己得罪了誰,自己總有數吧!」
    金銀花沒轍了,就直奔蕭家小屋而來。大家聽了金銀花的話,個個變色。
    雨鵑頓時大怒起來:
    「豈有此理!他們有什麼資格不許我唱歌?嘴巴在我臉上,他怎麼「封」?這是什麼世
界,我唱了幾句即興的歌詞,就要封我的口!我就說嘛!這展家簡直是混帳透頂!」說著,
就往雲飛面前一衝:「你家做的好事!你們不把我們家趕盡殺絕,是不會停止的,是不是?」

                      ※               ※                 ※

    雲飛太意外,太震驚了:
    「雨鵑!你不要對我凶,這件事我壓根兒就不知道!你生氣,我比你更氣!太沒格調
了!太沒水準了!除了暴露我們沒有涵養,仗勢欺人以外,真的一點道理都沒有!你們不要
急,我這就回家去,跟我爹理論!」
    金銀花連忙對雲飛說:
    「就麻煩你,向老爺子美言幾句。這蕭家兩個姑娘,你走得這麼勤,一定知道,她們是
有口無心的,開開玩笑嘛!大家何必鬧得那麼嚴重呢?在桐城,大家都要見面的,不是嗎?」
    阿超忙對金銀花說:
    「金大姐,你放心,我們少爺會把它當自己的事一樣辦!我們這就回去跟老爺談!說不
定晚上,那告示就可以揭了!」
    雨鳳一早上的好心情,全部煙消雲散,她忿忿不平的看向雲飛:
    「幫我轉一句話給你爹,今天,封了我們的口,是開了千千萬萬人的口!他可以欺負走
投無路的我們,但是,如何去堵攸攸之口?」
    雨鵑怒氣沖沖的再加了兩句:
    「再告訴你爹,今天不許我們在待月樓唱,我們就在這桐城街頭巷尾唱!我們五個,組
成一支台唱隊,把你們展家的種種壞事,唱得他人盡皆知!」
    阿超急忙拉了拉雨鵑:
    「這話你在我們面前說說就算了,別再說了!要不然,比「封口」更嚴重的事,還會發
生的!」
    雨鳳打了個寒戰,臉色慘白。
    小三、小五像大難臨頭般,緊緊的靠著雨鳳。
    雲飛看看大家,心裡真是懊惱極了,好不容易,讓雨鳳又有了笑容,又接受了自己,好
不容易,連雨鵑都變得柔軟了,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時候,家裡竟然給自己出這種狀
況!他急切的說:
    「我回去了!你們等我消息!無論如何,不要輕舉妄動!好不好?」
    「輕舉妄動?我們舉得起什麼?動得起什麼?了不起動動嘴,還會被人「封口」!」雨
鵑悲憤的接口。
    金銀花趕緊推著雲飛:
    「你快去吧!順便告訴你爹,鄭老闆問候他!」
    雲飛瞭解金銀花的言外之意,匆匆的看了大家一眼,帶著阿超,急急的去了。
    回到家裡,雲飛直奔祖望的書房,一進門,就看到雲翔、紀總管、天堯都在,正拿著帳
本在對帳,雲飛匆匆一看,已經知道是虎頭街的帳目。他也無暇去管紀總管說些什麼,也無
暇去為那些錢莊的事解釋,就義憤填膺的看著紀總管,正色說:
    「紀叔!你又在出什麼主意?準備陷害什麼人?」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紀總管臉色一僵。
    祖望看到雲飛就一肚子氣,「啪」的一聲,把帳本一闔,站起身就罵:
    「雲飛!你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了嗎?紀叔是你的長輩,你不要太囂張!」
    「我囂張?好!是我囂張!爹!你仁慈寬厚,有風度,有涵養,是桐城鼎鼎大名的人
物,可是,你今天對付兩個弱女子,居然動用官方勢力,毫不留情!人家被我們逼得走投無
路,這才去唱小曲,你封她們的口,等於斷她們的生計!你知道她們還有弟弟妹妹要養活
嗎?」
    祖望好生氣,好失望:
    「你氣急敗壞的跑進來,我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以為錢莊有什麼問題需要商量!結
果,你還是為了那兩個姑娘!你腦子裡除了「女色」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的東西?你每天除
了捧戲子之外,有沒有把時間用在工作和事業上?你虎頭街的業務,弄得一塌糊塗!你還管
什麼待月樓的閒事!」
    雲飛掉頭看紀總管:
    「我明白了!各種詭計都來了,一個小小的展家,像一個腐敗的朝廷!」他再看祖望:
「虎頭街的業務,我改天再跟你研究,現在,我們先解決蕭家姐妹的事,怎樣?」
    雲翔幸災樂禍的笑著:
    「爹!你就別跟他再提什麼業務錢莊了!他全部心思都在蕭家姐妹身上,那裡有情緒管
展家的業務?」
    雲飛怒瞪了雲翔一眼,根本懶得跟他說話。他邁前一步,凝視著祖望,沈痛的說:
    「爹!那晚我們已經談得很多,我以為,你好歹也會想一想,那兩個姑娘唱那些曲,是
不是情有可原?如果你不願意想,也就罷了!把那晚的事,一笑置之,也就算了!現在,要
警察廳去貼告示,去禁止蕭家姐妹唱曲,人家看了,會怎麼想我們?大家一定把我們當作是
桐城的惡勢力,不但是官商勾結,而且為所欲為,小題大作!這樣,對展家好嗎?」
    天堯插嘴:
    「話不是這樣講,那蕭家姐妹,每晚在待月樓唱兩三場,都這種唱法,展家的臉可丟大
了,那樣,對展家又好嗎?」
    「天堯講的對極了,就是這樣!」祖望點頭,氣憤的瞪著雲飛說:「她們在那兒散播謠
言,譭謗我們家的名譽,我們如果放任下去,誰都可以欺負我們了!」
    「爹……」
    「住口!」祖望大喊:「你不要再來跟我提蕭家姐妹了!我聽到她們就生氣!沒把她們
送去關起來,已經是我的仁慈了!你不要被她們迷得暈頭轉向,是非不分!我清清楚楚的告
訴你,如果你再跟她們繼續來往,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
    祖望這樣一喊,驚動了夢嫻和齊媽,匆匆忙忙的趕來。夢嫻聽到祖望如此措辭,嚇得一
身冷汗,急急衝進去,拉住祖望。
    「你跟他好好說呀!不要講那麼重的話嘛!你知道他……」
    祖望對夢嫻一吼:
    「他就是被你寵壞了!不要幫他講話!這樣氣人的兒子,不如沒有!你當初如果沒有生
他,我今天還少受一點氣!」
    雲飛大震,激動的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祖望。許多積壓在心裡的話,就不經思索
的衝口而出了:
    「你寧願沒有生我這個兒子?你以為我很高興當你的兒子嗎?我是非不分?還是你是非
不分?你不要把展家看得高高在上了!在我眼裡,它像個充滿細菌的傳染病院!姓了展,你
以為那是我的驕傲嗎?那是我的悲哀,我的無奈呀!我為這個,付出了多少慘痛的代價,你
知道嗎?知道嗎?」
    祖望怒不可遏,氣得發昏了:
    「你混帳!你這是什麼話?你把展家形容得如此不堪,你已經鬼迷心竅了!自從你回
來,我這麼重視你,你卻一再讓我失望!我現在終於認清楚你了,雲翔說的都對!你是一個
假扮清高的偽君子!你沈迷,你墮落,你沒有責任感,沒有良心,我有你這樣的兒子,簡直
是我的恥辱!」
    這時,品慧和天虹,也被驚動了,丫頭僕人,全在門口擠來擠去。
    雲飛瞪著祖望,氣得傷口都痛了,臉色慘白:
    「很好!爹,你今天跟我講這篇話,把我徹底解脫了!我再也不用拘泥自己姓什麼,叫
什麼了!我馬上收拾東西離開這兒!上次我走了四年,這次,我是不會再回來了!從此之
後,你只有一個兒子,你好好珍惜吧!因為,我再也不姓「展」了!」
    品慧聽出端倪來丁,興奮得不得了。尖聲接口:
    「喲!說得像真的一樣!你捨得這兒的家產嗎?捨得溪口的地嗎?捨得全城六家錢莊
嗎?」
    夢嫻用手緊緊抓著胸口的衣服,快呼吸不過來了。哀聲喊:
    「雲飛!你敢丟下我,你敢再來一次!」
    雲飛沈痛的看著夢嫻:
    「娘!對不起!這個家容不下我,我已經忍無可忍了!」他再看祖望:「我會回來把虎
頭街的帳目交代清楚,至於溪口的地,我是要定了!地契在我這裡,隨你們怎麼想我,我不
會交出來!我們展家欠人家一條人命,我早晚要還她們一個山莊!我走了!」
    雲飛說完,掉頭就走。夢嫻急追在後面,慘烈的喊:
    「雲飛!你不是只有爹,你還有娘呀!雲飛……你聽我說……你等一等……」
    夢嫻追著追著,忽然一口氣提不上來,眼前一黑,她伸手想扶住桌子,拉倒了茶几,一
陣乒乒乓乓。她跟著茶几,一起倒在地上。
    齊媽和天虹,從兩個方向,撲奔過去,跪落於地。齊媽驚喊著:
    「太太!太太!」
    「大娘!大娘!」天虹也驚喊著。

                      ※               ※                 ※

    雲飛回頭,看到夢嫻倒地不起,魂飛魄散,他狂奔回來,不禁痛喊出聲:「娘!娘!」
    夢嫻病倒了。
    大夫診斷之後,對祖望和雲飛沈重的說:
    「夫人的病,本來就很嚴重,這些日子,是靠一股意志力撐著。這樣的病人最怕刺激,
和情緒波動,需要安心靜養才好!我先開個方子,只是補氣活血,真正幫助夫人的,恐怕還
是放寬心最重要!」
    雲飛急急的問:
    「大夫,你就明說吧!我娘有沒有生命危險?」
    「害了這種病,本來就是和老天爭時間,過一日算一日,她最近比去年的情況還好些,
就怕突然間倒下去。大家多陪陪她吧!」
    雲飛怔著,祖望神情一痛。父子無言的對看了一眼,兩人眼中,都有後悔。
    夢嫻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她悠悠醒轉,立即驚惶的喊:
    「雲飛!雲飛!」
    雲飛一直坐在病床前,著急而悔恨的看著她。母親這樣一昏倒,蕭家的事,他也沒有辦
法兼顧了。聽到呼喚,他慌忙仆下身子。
    「娘,我在這兒,我沒走!」
    夢嫻吐出一口大氣來。驚魂稍定,看著他,笑了。
    「我沒事,你別擔心,剛剛只是急了,一口氣提不上來而已。我休息休息就好了!」
    雲飛難過極了,不敢讓母親發覺,點了點頭。痛苦的說:
    「都是我不好,讓你這麼著急,我實在太不孝了!」
    夢嫻伸手,握住他的手,哀懇的說:
    「不要跟你爹生氣,好不好?你爹……他是有口無心的,他就是脾氣比較暴躁,一生起
氣來,會說許多讓人傷心的話,你有的時候,也是這樣!所以,你們父子兩個每次一衝突起
來,就不可收拾!可是,你爹,他真的是個很熱情,很善良的人,只是他不善於表達……」
    母子兩個,正在深談,誰都沒有注意到,祖望走到門外,正要進房。他聽到夢嫻的話,
就身不由己的站住了,佇立靜聽。
    「他是嗎?我真的感覺不出來,難道你沒有恨過爹嗎?」雲飛無力的問。
    「有一次恨過!恨得很厲害!」
    「只有一次?那一次?」
    「四年前,他和你大吵,把你逼走的那一次!」
    雲飛很震動。
    「其他的事呢?你都不恨嗎?我總覺得他對你不好,他有慧姨娘,經常住在慧姨娘那
兒,對你很冷淡。我不瞭解你們這種婚姻,這種感情。我覺得,爹不像你說的那麼熱情,很
多時候,我都覺得他很專制,很冷酷。」
    「不是這樣的!我們這一代的男女之情,和你們不一樣。我們含蓄,保守,很多感覺都
放在心裡!我自從生了你之後,身體就不太好,慧姨娘是我堅持為你爹娶的!」
    「是嗎?我從來就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呢?感情不是自私的嗎?」
    「我們這一代,不給丈夫討姨太太就不賢慧。」
    「你就為了要博一個賢慧之名嗎?」
    「不是。我是……太希望你爹快樂。我想,我是非常尊重他,非常重視他的!丈夫是
天,不是嗎?」
    門外的確望,聽到這兒,非常震動,情不自禁的被感動了。
    雲飛無言的歎了口氣。夢嫻又懇求的說:
    「雲飛,不要對你爹有成見,他一直好喜歡你,比喜歡雲翔多!是你常常把他排斥在門
外。」
    「我沒有排斥他,是他在排斥我!」
    「為了我,跟你爹講和吧!你要知道,當他說那些決裂的話,他比你更心痛,因為你還
年輕,生命裡還有許多可以期待的事,他已經老了,越來越輸不起了。你失去一個父親,沒
有他失去一個兒子來得嚴重!在他的內心,他是絕對絕對不要失去你的!」
    夢嫻的話,深深的打進了祖望的心,他眼中不自禁的含淚了。他擦了擦濕潤的眼眶,打
消要進房的意思,悄悄的轉身走了。
    他想了很久。當晚,他到了雲飛房裡,沈痛的看著他,努力抑制了自己的脾氣,傷感的
說:
    「我跟大夫已經仔細的談過了,大夫說,你娘如果能夠拖過今年,就很不錯了!雲
飛……看在你娘的份上,我們父子二人,休兵吧!」
    雲飛大大的一震,抬頭凝視他。他歎口氣,聲音裡充滿了愴惻和柔軟,繼續說:
    「我知道,我今天說了很多讓你受不了的話,可是,你也說了很多讓我受不了的話!好
歹,我是爹,你是兒子!做兒子的,總得讓著爹一點,是不是?在我做兒子的時候,你爺爺
是很權威的!我從來不敢和他說「不」字,現在時代變了,你們跟我吼吼叫叫,我也得忍
受,有時候,就難免暴躁起來。」
    雲飛太意外了,沒想到祖望會忽然變得這樣柔軟,心中,就湧起歉疚之情。
    「對不起,爹!今天是我太莽撞了!應該和你好好談的!」
    「你的個性,我比誰都瞭解,四年前,我不過說了一句:「生兒子是債!」你就悶不吭
聲的走了!這次,你心裡的不平衡,一定更嚴重了。我想,我真的是氣糊塗了,其實……其
實……」他礙口的:「有什麼份量,能比得上一個兒子呢?」
    雲飛激動的一抬頭,心裡熱血沸騰:
    「爹!這幾句話,你能說出口,我今天就是有天大的委屈,我也嚥下去了!你的意思我
懂了,我不走就是了。可是……」
    祖望如釋重負,接口說:
    「蕭家兩個姑娘的事,我過幾天去把案子撤了就是了!不過,已經封了她們的口,總得
等幾天,要不然,警察廳當我們在開玩笑!她們兩個,這樣指著我的鼻子罵了一場,懲罰她
們幾天,也是應該的!」
    「只要你肯去撤案,我就非常感激了,早兩天、晚兩天都沒關係。無論如何,我們不要
對兩個窮苦的姑娘,做得心狠手辣,趕盡殺絕……」
    「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樣了,我撤掉案子,並不表示我接受了她們!」祖望皺皺眉
頭:「我不想再聽她們和展家的恩怨,如果她們這樣記仇,我們就只好把她們當仇人了!就
算我們寬宏大量,不把她們當仇人,也沒辦法把她們當朋友,更別說其他的關係了!」
    「我想,我也沒辦法對你再有過多的要求了!」
    「還有一件事,撤掉了案子,你得保證,她們兩個不會再唱那些攻擊展家的曲子!」
    「我保證!」
    「那就這麼辦吧!」他看看雲飛,充滿感性的說:「多陪陪你娘!」
    雲飛誠摯的點下頭去。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