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13

    這天深夜,回到家裡,姐妹兩個都是心事重重。雨鵑坐在鏡子前面,慢吞吞的梳著頭
發,眼光直直的看著鏡中的自己,眼神深不可測。雨鳳盯著她,看了好久好久,實在熬不
住,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她的肩。
    「雨鵑!你有什麼計畫?你告訴我!」
    「我沒有什麼計畫,我走一步算一步!」
    「那……你要走那一步?」
    「還沒想清楚!我會五、六步棋同時走,只要有一步棋走對了,我就贏了!」
    「如果你通通輸了呢?」雨鳳害怕的喊。
    雨鵑好生氣,把梳子往桌上一扔:
    「你說一點好話好不好?」
    雨鳳一把拉住她,哀懇的喊:
    「雨鵑!我們乾脆打消復仇的念頭吧!那個念頭會把我們全體毀滅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
    雨鳳抓著她的胳臂,激動的搖了搖:
    「你聽我說!自從爹去世以後,我們最大的痛苦,不是來自於生活的艱難,而是來自我
們的仇恨心,我們的報復心!我們一天到晚想報仇,但是,又沒有報仇的能力和方法,所
以,我們讓自己好苦惱。有時,我難免會想,假若我們停止去恨,會不會反而解救了我們,
給我們帶來海闊天空呢?」
    雨鵑迎視雨鳳,感到不可思議,用力的說:
    「你在說些什麼?停止仇恨!仇恨已經根深柢固的在我的血裡,我的生命裡!怎麼停
止?要停止這個仇恨,除非停止我的生命!要我不報仇,除非讓我死!」
    雨鳳震動極了,雨鵑憤怒的質問:
    「你已經不想報仇了?是不是?你寧願把火燒寄傲山莊的事,忘得乾乾淨淨,是不是?」
    「不是!不是!」雨鳳搖頭,悲哀的說:「爹的死,正像你說的,已經烙在我們的血液
裡,生命裡,永遠不會忘記!可是,報仇是一種實際的行動,這個行動是危險的,是有殺傷
力的,弄得不好,仇沒報成,先傷了自己!何況,弟妹還小,任何魯莽的行為,都會連累到
他們!我自己有過一次魯莽的行為,好怕你再來一次!」
    「你放心吧!我不會像你那樣,弄得亂七八槽!」
    「可是,你已經把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看著你對鄭老闆送秋波,又看到你對那個
展夜梟賣弄風情,我都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只知道一件事,我快要心痛得死掉了,我不要我
的妹妹變成這樣!我喜歡以前那個純真快樂的蕭雨鵑!讓那個雨鵑回來吧!我求求你!」
    雨鵑眼中含淚了,激烈的說:
    「那個雨鵑早就死掉了!在寄傲山莊著火的那一天,就被那把火燒死了!再也沒有那個
蕭雨鵑了!」
    「有的!有的!」雨鳳痛喊著:「你的心裡還有溫柔,你對弟妹還有愛心!我們讓這份
愛擴大,淹掉那一份恨,我們說不定會得救,說不定會活得很好……」
    「那個展夜梟如此得意,如此張狂,隨時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把我們像玩物一樣的逗弄
一番,我們這樣忍辱偷生,怎麼可能活得很好?」
    「或者,我們可以換一個職業……」
    「不要說笑話了!或者,我們可以去綺翠院!還有一條路,你可以嫁到展家去,用展家
的錢來養活弟妹!」
    雨鳳一陣激動:
    「你還在對我這件事嘔氣,是不是?我賭過咒,發過誓,說了幾千幾萬次,我不會嫁
他,你就是不信,是不是?」

                      ※               ※                 ※

    「反正,我看你最後還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你敢說你現在不愛他,不想他嗎?」
    「我們不要把話題岔開,我們談的不是我的問題!」
    「怎麼不是你的問題?我們談的是我們兩個的問題!你有你的執迷不悟,我有我的執迷
不悟,我們誰也勸不了誰!所以,別說了!」
    雨鳳無話可說了。姐妹倆上了床,兩個人都翻來覆去,各人帶著各人的執迷不悟,各人
帶著各人的煎熬痛楚,眼睜睜的看著窗紙被黎明染白。
    早上,有人敲門,雨鳳奔出去開門。門一開,她就怔住了。
    門外,赫然站著雲飛和阿超。
    雨鳳深吸口氣,抬頭癡望雲飛,不能呼吸了,恍如隔世。他來了!他終於來了!
    雲飛注視她,低沈而熱烈的開了口:「雨鳳!總算……又見到你了!」
    雨鳳只是看著他,眼裡,凝聚著渴盼和相思,嘴裡,卻不能言語。
    「你好嗎?」雲飛深深的,深深的凝視她:「不好,是嗎?你瘦多了!」
    雨鳳的心,一陣抽搐,眼淚立刻衝進眼眶:
    「你才瘦了,你……怎麼又跑出來了?為什麼不多休息幾天?傷口怎樣?」
    「見到你,比在床上養傷,有用多了!」
    雨鵑在室內喊:
    「誰來了?」
    雨鵑跑出來,在她身後,小三,小四,小五通通跟著跑了出來。小五一看到雲飛,馬上
熱烈的喊:
    「慕白大哥,你好久沒來了!小兔兒一直在想你呢!」
    「是嗎?」雲飛走進門,激動的抱了抱小五:「小兔兒跟你怎麼說的?」
    「它說:慕白大哥怎麼不見了呢?是不是去幫我們打妖怪去了!」
    「它真聰明!答對了!」雲飛看到小五真情流露,心裡安慰極了。
    小四一看到阿超,就奔了過去。
    「小四!怎麼沒去上學?」阿超問。
    「今天是十五,學校休息。」
    「瞧我,日子都過糊塗了!」阿超敲了自己一下。
    「我跟你說,那個箭靶的距離是真的不夠了,我現在站在這邊牆根,幾乎每次都可以射
中紅心!這樣不太刺激,不好玩了!」小四急急報告。
    「真的嗎?那我們得把箭靶搬到郊外去,找一個空地,繼續練!現在不止練你的準確
度,還要練你的臂力!」
    「身上的傷好了沒有?」小四關心的看他。
    「那個啊,小意思!」
    阿超就帶著小四去研究箭靶。
    小三跑到雲飛面前,想和雲飛說話,又有一點遲疑,回頭看雨鵑。小聲的問:
    「可以跟他說話嗎?到底他是蘇大哥,還是展混蛋?」
    兩鵑一怔,覺得好困擾。還來不及回答,雲飛已誠懇的喊:
    「小三,小四,小五,你們都過來!」
    小五已經在雲飛身邊了,小三和小四採取觀望態度,不住看看雨鵑,看看雲飛。
    「我這些天沒有來看你們,是因為我生病了!可是,我一直很想你們,一直有句話要告
訴你們,不管我姓什麼,我就是你們認識的那個慕白大哥!沒有一點點不同!如果你們喜歡
過他,就喜歡到底吧!我答應你們,只要你們不排斥我,我會是你們永遠的大哥!」雲飛真
摯已極的說。
    小三忍不住接口了:
    「我知道,你是蘇慕白,你寫了一本書,《生命之歌》!大姐每天抱著看,還背給我們
聽!我知道你不是壞人!大姐說,能寫那本書的人,一定有一顆善良的心!」
    雲飛一聽,震動極了,回頭去熱烈的看雨鳳,四目相接,都有片刻心醉神馳。
    小四走到雲飛身前,看他:
    「我聽阿超說了,你們都被暗算了!兩個人都受了傷。你住在這樣一個地方不是很危險
嗎?你的傷口好了沒有?」
    雲飛好感動:
    「雖然沒有全好,但是已經差不多了!」
    雨鵑看到這種狀況,弟妹們顯然沒辦法去恨雲飛,這樣敵友不分,以後要怎麼辦?她一
陣煩惱,不禁一歎。
    雲飛立刻向她邁了一步,誠心誠意的說:
    「雨鵑!就算你不能把我當朋友,最起碼也不要把我當敵人吧!好嗎?你一定要瞭解,
你恨的那個人並不是我!知道寄傲山莊被燒之後,我的懊惱和痛恨跟你們一樣強烈!這些日
子跟你們交朋友,我更是充滿了歉意,這種歉意讓我也好痛苦!如果不是那麼瞭解你們的
恨,我也不會隱姓埋名。我實在是有我的苦衷,不是要欺騙你們!」
    雨鵑好痛苦。事實上,聽過阿超上次的報告,她已經很難去恨雲飛了。但是,要她和一
個展家的大少爺「做朋友」,實在是「強人所難」。一時之間,她心裡傷痛而矛盾,只能低
頭不語。
    雨鳳已經熱淚盈眶了。
    雲飛看到雨鵑不說話,臉上,依舊倔強。就歎了口氣,回頭看雨鳳:
    「雨鳳!我們出去走走,好不好?有好多話想跟你談一談!」
    雨鳳眼睛閃亮,呼吸急促,跑過去握住雨鵑的手。哀求的問:
    「好不好?好不好?」
    「你幹嘛問我?」雨鵑一甩手,跑到屋裡去。
    雨鳳追進屋裡,拉住她:
    「要不然,我回來之後,你會生氣呀!大家都會不理我呀!我受不了你們大家不理我!
受不了你說你們大家的份量趕不上一個他!」她痛定思痛,下決心的說:「我跟你說,我再
見他這一次就好!許多話必須當面跟他說清楚不可!見完這一次,我就再也不見他了。我去
跟他了斷!真的!」
    雨鵑悲哀的看著她:
    「你了斷不了的!見了他,你就崩潰了!」
    「我不會!我現在已經想清楚了,我知道我跟他是沒有未來的!我都明白了!」
    雨鵑歎了口氣:
    「隨你吧!全世界都敵友不分,我自己也被你們搞得糊里糊塗!只好各人認自己的朋
友,報自己的仇好了,我也不管了!」
    雨鳳好像得到皇恩大赦一般:
    「那……我出去走走,盡快回來!」
    雨鵑點頭。雨鳳就跑出去,拉著雲飛。
    「我們走吧!」
    兩人站在大樹下,相對凝視,久久,久久。
    雲飛眼中燃燒著熱情,不能自已。終於將她擁進懷中,緊緊的抱著。
    「從來沒有覺得日子這麼難捱過!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
    她融化在這樣的炙熱裡,片刻,才掙脫了他。
    「你的傷,到底怎樣?阿超說你再度流血,我嚇得魂都沒有了!你現在跑出來,有沒有
關係?大夫怎麼說?」
    「如果我告訴你,我完全好了,那是騙你的!我還是會痛,想到你的時候,就痛得更厲
害!不想到你的時候很少,所以一直很痛!」
    她先還認真的聽,聽到後面,臉色一沈。
    「難得見一面,你還要貧嘴!」
    他臉色一正,誠懇的說:
    「沒有貧嘴,是真的!」
    她心中酸楚,聲音哽咽:
    「你這個人真真假假,我實在不知道你那句話是真的,那句話是假的?實在不知道應不
應該相信你!」
    雲飛激動的把她的雙手闔在自己手中。
    「這些日子,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事情。我好後悔,應該一上來就對你表明身
份,不該欺騙你!可是,當時我真的不敢賭!好怕被你們的恨,砍殺得亂七八糟,結果,還
是沒有逃過你這一刀!」
    她含淚看他,不語。
    「原諒我了沒有?」他低聲的問。
    她愁腸百折,不說話。
    「你寫了二十個字給我,我念了兩萬遍。你所有的心事,我都念得清清楚楚。」他把她
的手拉到胸前,一個激動,喊:「雨鳳,嫁我吧!我們結婚吧!」
    她大大一震。
    「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嫁你?怎麼可能結婚?」
    「為什麼不可能?」
    雨鳳睜大眼睛看著他,痛楚的提高了聲音:
    「為什麼不可能?因為你姓展!因為你是展家的長子,展家的繼承人!因為我不可能走
進展家的大門,我不可能喊你的爹為爹,認你的娘為娘,把展家當自己的家!你當初不敢告
訴我你姓展,你就知道這一點!今天,怎麼敢要求我嫁給你!」
    雲飛痛苦的看著她,迫切的說:
    「如果我們在外面組織小家庭呢?你不需要進展家大門,我們租個房子,把弟弟妹妹們
全接來一起住!這樣行不行呢?」
    「這樣,你就不姓展了嗎?這樣,我就不算是展家的媳婦了嗎?這樣,我就逃得開你的
父母,和你那個該死的弟弟嗎?不行!絕對不行!」
    「我知道了,你深惡痛絕,是我這個姓!你認識我的時候,我姓蘇,你希望我永遠姓
蘇!」
    「好遺憾,你不姓蘇!」
    雲飛急了,正色說:
    「雨鳳,你也讀過書,你知道,中國人不能忘本,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你不會愛一個不
認自己父母的男人!如果我連父母都可以不認,我還值得你信賴嗎?」
    「我們不要談信賴與不信賴的問題,這個問題離我們太遙遠了!坦白說,我今天再跟你
見這一面。是要來跟你做個了斷的!」
    「什麼?了斷?」他大吃一驚。
    「是啊!這真的是最後一次見你了!我要告訴你,並不是我恨你,我現在已經不恨了!
我只是無可奈何!在你這種身份之下,我沒有辦法跟你談未來,只能跟你分手……」
    「不不!這是不對的!」他急切的打斷了她:「人生的道路,不能說走不通就停止不走
了!我和你之間,沒有「了斷」這兩個字,已經相遇,又相愛到這個地步,如何「了」?如
何「斷」?我不跟你了斷,我要跟你繼續走下去!」
    她著急,眼中充淚了:
    「那有路可走?在你受傷這段日子裡,我也想過幾千幾萬遍了!只要你是展家人,我們
就注定無緣了!」她凝視著他,眼神裡是萬縷柔情千種恨,聲音裡是字字血淚,句句心酸:
「不要再來找我了,放掉我吧!你一次一次來找我,我就沒有辦法堅強!你讓我好痛苦,你
知道嗎?真的真的好痛苦……真的真的……我不能吃,不能睡,白天還要做家事,晚上還要
強顏歡笑去唱歌……」
    雲飛好心痛,緊緊的把她一抱。
    「我不好,讓你這麼痛苦,是我不好!可是,請你不要輕易的說分手!」
    她掙開了他,跑開去,眼淚落下:
    「分手!是唯一的一條路!」
    他追過去,急促的說:
    「不是唯一的!我還有第三個提議,我說出來,你不要再跟我說「不」!」
    她看著他。
    「我們到南方去!在我認識你之前,我已經在南方住了四年,我們辦雜誌、寫文章,過
得優遊自在。我們去那兒,把桐城所有的是是非非,全體忘掉!雖然生活會苦一點,但是,
就沒有這些讓人煩惱的牽牽絆絆了!好不好?」
    雨鳳眼中閃過一線希望的光。想一想,光芒又隱去了。
    「把小三、小四、小五都帶去嗎?」
    「可以,大家過得艱苦一點而已。」
    「那……雨鵑呢?」
    「只要她願意,我們帶她一起走!」
    雨鳳激動起來,叫:
    「你還不明白嗎?雨鵑怎麼會跟我們兩個一起走呢?她恨都恨死我,氣都氣死我,我這
麼不爭氣,會愛上一個展家的人!現在,還要她放棄這個我們生長的地方,我們爹娘所在的
地方,跟你去流浪……這怎麼可能呢?如果我跟她開口,她會氣死的!」
    「你離不開雨鵑嗎?」他問。
    雨鳳震驚的,憤怒的一抬頭,喊著:
    「我離不開雨鵑!我當然離不開雨鵑!我們五個,就像一隻手掌上的五個手指頭!你
說,手指頭那個離得開那一個?你以為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像你家一樣,會彼此仇恨,勾心
斗角,恨不得殺掉對方嗎?」
    「你不要生氣嘛!」
    「你這麼不瞭解我,我怎能不生氣?」
    「那……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到底要我怎麼辦?我急都快被你急死了,所有的智慧
都快用完了!」
    她低下頭去,柔腸寸斷了:
    「所以,我說,只有一條路。」

                      ※               ※                 ※

    「你在乎我的身份更勝於我這個人嗎?」
    「是。」
    「你要逼我和展家脫離關係?」
    「我不敢。我沒有逼你做什麼,我只求你放掉我!」
    「我爹說過一句話,無論我怎樣逃避,我身體裡仍然流著展家的血液!」
    「你爹說得很對,所以,我們只能到此為止了!」
    「不可能到此為止的!你雖然嘴裡這樣說,你的心在說相反的話,你不會要跟我「了
斷」的!你和我一樣清楚,我們已經再也分不開了!」
    「只要你不來找我……」
    「不來找你?你乾脆再給我一刀算了!」
    雨鳳跺腳,淚珠滾落:
    「你欺負我!」
    「我怎麼欺負你?」
    「你這樣一下子是蘇慕白,一下子是展雲飛,弄得我精神分裂,弄得雨鵑也不諒解我,
弄得我的生活亂七八糟,弄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你還要一句一句的逼我……你要我
怎樣?你不知道我實在走投無路了嗎?」
    雲飛緊緊的抱住她,把她的頭緊壓在自己肩上,在她耳畔,低低的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麼「愛你」,真是對不起!我這麼「在乎你」,真是對不起!
我這麼「離不開你」,真是對不起!我這麼「重視你」,真是對不起……最大最大的對不
起,是我爹娘不該生我,那麼,你就可以只有恨,沒有愛了!」
    雨鳳倒在他肩上,聽到這樣的話,她心志動搖,神魂俱碎,簡直不知身之所在了。
    雨鳳弄得顛三倒四,欲斷不斷。雨鵑也不見得好到那裡去。
    這天下午,雲翔準時來赴雨鵑的約會。
    廟前熙熙攘攘,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雲翔騎了一匹馬,踢踢踏踏而來。他翻身下馬,把馬拴在樹上。大步走到廟前,四面張
望,不見雨鵑的人影。他走進廟裡,上香的人潮洶湧,也沒看到雨鵑。
    「原來跟我開玩笑,讓我撲一個空!我就說,她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膽子,約我單獨會
面?」
    雲翔正預備放棄,忽然有個人影從樹影中竄出來,往他面前一站。
    雲翔定睛一看,雨鵑穿著一身的紅,紅衫紅褲黑靴子,頭上戴了一頂紅帽子,精光四
射,帥氣十足,令人眼睛一亮。
    雨鵑燦爛的笑著:
    「不簡單!展二少爺,你居然敢一個人過來!不怕我有伏兵把你給宰了?看樣子,這展
夜梟的外號,不是輕易得來的!」

                      ※               ※                 ※

    雲翔忍不住笑了:
    「哈!說得太狂了吧?好像你是一個什麼三頭六臂的妖怪一樣,我會見了你就嚇得屁滾
尿流嗎?你敢約我,我當然會來!」
    「好極了!你騎了馬來,更妙了!這兒人太多,我們去人少一點的地方,好不好?」
    「你敢和我同騎一匹馬嗎?」
    「求之不得!是我的榮幸!」雨鵑一臉的笑。
    「嘴巴太甜了,我聞到一股「口蜜腹劍」的味道!」雲翔也笑。
    「怕了嗎?」雨鵑挑眉。
    「怕,怕,怕!怕得不得了!」雲翔忍俊不禁。
    兩人走到繫馬處,雲翔解下馬來,跳上馬背,再把雨鵑撈上來,擁著她,他們就向郊外
疾馳而去。
    到了玉帶溪畔,四顧無人,荒野寂寂。雲翔勒住馬,在雨鵑耳邊吹氣,問:
    「這算不算是「荒郊野外」了?」
    「應該算吧!我們下來走走!」
    兩人下馬,走到水邊的草地上。
    雨鵑坐下,用手抱著膝,凝視著遠方。
    雲翔在她身邊坐下,很感興趣的看著她,不知道她下面要出什麼牌。
    不料雨鵑靜悄悄的坐著,眼晴定定的看著前方,半晌,毫無動靜。
    雲翔奇怪的仔細一看,她的面頰上竟然淌下兩行淚。他有些驚奇,以為她有什麼高招,
沒料到竟是這樣楚楚可憐。她看著遠方,一任淚珠滾落,幽幽的說:
    「好美,是不是?這條小溪,繞著桐城,流過我家。它看著我出生,看著我長大。看著
我家的生生死死,家破人亡……」她頓了頓,歎口氣:「坐在這兒,你可以聽到風的聲音,
水的聲音,樹的聲音,連雲的流動,好像都有聲音。我很小的時候,我爹就常常和我這樣坐
在荒野裡,訓練我聽大自然的聲音,他說,那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歌。」
    雲翔驚奇極了。這個落淚的雨鵑,娓娓述說的雨鵑,對他來說,既陌生,又動人。
    雨鵑抬眼看他,輕聲的說:
    「有好久了,我都沒有到郊外來,聽大自然的聲音了!自從寄傲山莊燒掉以後,我們家
所有的詩情畫意,就一起燒掉了!」
    雲翔看著她,實在非常心動,有些後悔。
    「其實,對那天的事,我也很抱歉。」
    她可憐兮兮的點點頭,拭去面頰上的淚。哽咽著說:
    「我那麼好的一個爹,那麼「完美」的一個爹,你居然把他殺了!」
    「你把這筆帳,全記在我頭上了,是不是?」
    她再點點頭。眼光哀哀怨怨,神態──楚楚。

                      ※               ※                 ※

    「讓我慢慢來償還這筆債,好不好?」他柔聲問,被她的樣子眩惑了。
    「如果你不是我的殺父仇人,我想,我很可能會愛上你!你有帥氣,有霸氣,夠瀟灑,
也夠狠毒……正合我的胃口!」
    「那就忘掉我是你的殺父仇人吧!」他微笑起來。
    「你認為可能嗎?」她含淚而笑。
    「我認為大有可能!」
    她靠了過來,他就把她一摟。她順勢倒進他的懷裡,大眼睛含淚含怨又含愁的盯著他。
他凝視著她的眼睛,一副意亂神迷的樣子。然後,他一俯頭,吻住她的唇。
    機會難得!雨鵑心裡狂跳,一面虛以委蛇,一面伸手,去摸藏在靴子裡的匕首。她摸到
了匕首,握住刀柄,正預備抽刀而出,雲翔的手,飛快的落下,一把緊緊扣住她的手腕。她
大驚,還來不及反應,他已經把她的手用力一拉,她只得放掉刀柄。他把她的手腕抓得牢牢
的,另一隻手伸進去,抽出她靴子中那把匕首。
    他盯著她,放聲大笑:
    「太幼稚了吧!預備迷得我昏頭轉向的時候,給我一刀嗎?你真認為我是這麼簡單,這
麼容易受騙的嗎?你也真認為,你這一點點小力氣,就可以擺平我嗎?你甚至不等一等,等
到我們更進入情況,到下一個步驟的時候再摸刀?」
    雨鵑眼睜睜看著匕首已落進他的手裡,機會巳經飛去,心裡又氣又恨又無奈又沮喪。
但,她立即把自己各種情緒都壓抑下去,若無其事的笑著說:
    「沒想到給你發現了!」
    「你這把小刀,在你上馬的時候,我就發現了!」
    他看看匕首,匕首映著日光,寒光閃閃。刀刃鋒利,顯然是個利器!他把匕首一下子裡
在她面頰上:
    「你不怕我一刀劃過去,這張美麗的臉蛋就報銷了?」
    她用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啾著他,眼裡閃著大無畏的光,滿不在乎的。
    「你不會這麼做的!」
    「為什麼?」
    「那就沒戲好唱了,我們不是還有「下一個步驟」嗎?何況,劃了我的臉,實在不怎麼
高段,好像比我還幼稚!」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我勸你,以後不要用這麼有把握的眼光看我,我是變化多端的,不一定吃你這一套!
今天,算你運氣,本少爺確實想跟你好好的玩一玩,你這美麗的臉蛋呢,我們就暫時保留著
吧!」
    他一邊說著,用力一摔,那把匕首就飛進河水裡去了。
    「好了!現在,我們之間沒那個礙事的東西,可以好好的玩一玩了!」
    「嗯。」她風情萬種的啾著他。
    他再度俯下頭去,想吻她。她倏然推開他,跳起身子。他伸手一拉,誰知她的動作極度
靈活,他竟拉了一個空。
    她掉頭就跑,嘴裡格格笑著。邊跑邊喊:
    「來追我呀!來追我呀!」
    雲翔拔腳就追,誰知她跑得飛快。再加上地勢不平,雜草叢生,他居然追得氣喘吁吁。
她邊跑,邊笑,邊喊:
    「你知道嗎?我是荒野裡長大的!從小就在野地裡跑,我爹希望我是男孩,一直把我當
兒子一樣帶,我跑起來,比誰都快!來呀,追我呀!我打賭你追不上我……」
    「你看我追得上還是追不上!」
    兩人一個跑,一個追。
    雨鵑跑著,跑著,跑到繫馬處,忽然一躍,上了馬背。她一拉馬韁,馬兒如飛奔去。她
在馬背上大笑著,回頭喊:
    「我先走了!到待月樓來牽你的馬吧!」說著,就疾馳而去。
    雲翔沒料到她還有這樣一招,看著她的背影,心癢難搔。又是興奮,又是眩惑,又是生
氣,又是惋惜。不住跌腳咬牙,恨恨的說:
    「怎麼會讓她溜掉了?等著吧!不能到手,我就不是展雲翔!」
    雨鵑回家的時侯,雨鳳早已回來了。雨鵑衝進家門,一頭的汗,滿臉紅紅的。她直奔桌
前,倒了一杯水,就仰頭咕嚕咕嚕喝下。
    雨鳳驚奇的看她:
    「你去那裡了?穿得這麼漂亮?這身衣服那兒來的?」
    「金銀花給我的舊衣服,我把它改了改!」
    雨鳳上上下下的看她,越看越懷疑:
    「你到什麼地方去了?」
    「郊外!」
    「郊外?你一個人去郊外?」她忽然明白了,往前一衝,抓住雨鵑,壓低聲音問:「難
道……你跟那個展夜梟出去了?你昨晚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跟他訂了什麼約會?你和他單獨
見面了,是不是?」
    雨鵑不想瞞她,坦白的說:
    「是!」
    雨鳳睜大了眼睛,伸手就去摸雨鵑的腰,摸了一個空。
    「你的匕首呢?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
    雨鵑撥開她的手:
    「你不要緊張,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那……你的匕首呢?」
    「被那個展夜梟發現了,給我扔到河裡去了!」
    雨鳳抽了口氣,瞪著她,心驚膽戰。
    「你居然單槍匹馬,去赴那個展夜梟的約會,你會嚇死我!為什麼要去冒險?為什麼這
麼魯莽?到底經過如何,你趕快告訴我!」
    雨鵑低頭深思著什麼,忽然掉轉話題,反問雨鳳:
    「你今天和那個蘇慕白談得怎樣?斷了嗎?」
    「我們不談這個好不好?」雨鳳神情一痛。
    「他怎麼說呢?同意分手嗎?」雨鵑緊盯著她。
    「當然不同意!他就在那兒自說自話,一直要我嫁給他,提出好多種辦法!」
    雨鵑凝視了雨鳳好一會兒。忽然激動的抓住她的手,啞聲的說:
    「雨鳳,你嫁他吧!」
    「什麼?」雨鳳驚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雨鵑熱切的盯著她,眼神狂熱:
    「我終於想出一個報仇的方法了!金銀花是對的,要靠我這樣花拳繡腿,什麼仇都報不
了!那個展夜梟不是一個簡單的敵手,他對我早已有了防備,我今天非但沒有佔到便宜,還
差一點吃大虧!我知道,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她搖了搖雨鳳:「可是,你有辦法!」
    「什麼辦法?」雨鳳驚愕的問。
    「你答應那個展雲飛,嫁過去!只要進了他家的門,你就好辦了!瞭解展夜梟住在那
裡,半夜,你去放一把火,把他燒死!就算燒不死他,好歹燒了他們的房子!打聽出他們放
金銀財寶的地方,也給他一把火,讓他嘗一嘗當窮人的滋味!如果你不敢放火,你下毒也可
以……」
    雨鳳越聽越驚,沈痛的喊:
    「雨鵑,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我在教你怎麼去報仇!好遺憾,那個展雲飛愛上的不是我,如果是我,我一
定會利用這個機會!既然他向你求婚,你就將計就計吧!」
    雨鳳身子一挺,掙脫了她,連退了好幾步:
    「不!你不是教我怎樣報仇,你是教我怎樣犯法,怎樣做個壞人!我不要!我不要!我
們恨透了展夜梟,因為他對我們用暴力,你現在要我也同流合污嗎?」
    「在爹那樣慘死之後,你腦子裡還裝著這些傳統道德嗎?讓那個作惡多端的人繼續害
人,讓展家的勢力繼續擴大,就是行善嗎?難道你不明白,除掉展夜梟,是除掉一個殺人凶
手,是為社會除害呀!」雨鵑悲切的說。
    「我自認很渺小,很無用,為「社會除害」這種大事,我沒有能力,也沒有魄力去做!
雨鵑,你笑我也罷,你恨我也罷,我只想過一份平靜平凡的生活,一家子能夠團聚在一起,
就好了!我沒有勇氣做你說的那些事情!」

                      ※               ※                 ※

    雨鵑哀求的看著她:
    「我不笑你,我也不恨你!我求你!只有你有這個機會,可以不著痕跡的打進那個家
庭!如果我們妥善計畫,你可以把他們全家都弄得很慘……」
    雨鳳激烈的嚷:
    「不行!不行!你要我利用慕白對我的愛,去做傷害他的事,我做不出來!我一定一定
做不出來!這種想法,實在太可怕了,太殘忍了!雨鵑,你怎麼想得出來?」
    雨鵑絕望的一掉頭,生氣的走開:
    「我怎麼想得出來?因為我可怕,我殘忍!我今天到了玉帶溪,那溪水和以前一樣的清
澈,反射著展夜梟的影子,活生生的!而我們的爹,連影子都沒有!」
    她說完,衝到床邊,往床上一躺,睜大眼睛,瞪著天花板。
    雨鳳走過去,低頭看著她。痛楚的說:
    「看!這就是「仇恨」做的事,它不止在折磨我們,它也在分裂我們!」
    雨鵑眼簾也眨不砭,有力的說:
    「分裂我們的,不是「仇恨」!是那兩個人!一個是哥哥,一個是弟弟!他們以不同的
樣子出現在我們面前,帶給我們同樣巨大的痛苦!你的愛,我的恨,全是痛苦!展夜梟說得
很對!哥哥弟弟都差不多!」
    雨鳳被這幾句話震撼了,一臉淒苦,滿懷傷痛,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