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7

    雲飛和阿超,成了雨鳳那個小院的常客。小三、小四、小五和這兩個大哥哥,也建立起
一份深深的感情。他們永遠忘不掉落水那一幕,在三個孩子心中,雲飛和阿超,簡直是兩個
英雄人物。自從失去了父親,他們更把那份空虛下來的親情,一股腦兒傾倒在雲飛和阿超身
上,對他們兩個,不止崇拜,還有依戀。他們兩個也千方百計的照顧著三個孩子,雨鳳和雨
鵑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根本沒有絲毫的懷疑,這兩個人的身份和來歷。
    這天,阿超背上背著弓箭,把一個箭靶搬進四合院的院子中。雲飛跟在他身後,把手藏
在背後,笑吟吟的走了進來。阿超就一疊連聲的喊:
    「小四!快來!我說今天要教你射箭,我把弓箭和箭靶都帶來啦!」
    阿超這一喊,小三、小四、小五全都奔進院中。小四興奮得不得了,一直問:
    「這個小院夠不夠長?我相信我可以射得很遠!」

                      ※               ※                 ※

    小三也興致沖沖。
    「我可不可以也試試?」
    「那有大姑娘練習射箭的?你別跟我搶!」小四叫著。
    小五也去湊熱鬧:
    「我也要試試!」
    阿超好忙,一面擺箭靶,一面量距離,一面拿弓箭,一面喊著:
    「不要忙!每一個人都可以試!好了,箭靶放在這兒,我們退後,先不要太遠,如果射
中了紅心,我們再慢慢加長距離!」
    「我第一個來,你們排隊!」小四喊。
    阿超帶著小四射箭,兩個女孩伸長脖子看。阿超握著小四的手,教著:
    「腳底下要穩,這樣,跨個騎馬步,弓要拉得越滿越好,瞄準是射箭最重要的事,這樣
瞄準,心裡不要想別的事,一定要專心……」
    房間門口,雨鵑走了過來,笑嘻嘻的伸頭一看。就回頭對雨鳳說:
    「你的蘇公子又來報到了!他真是風雨無阻!這次是帶了箭靶和弓箭來……花招還真不
少!」
    雨鳳也伸頭看看,心裡漲滿了喜悅,卻故作不在乎的樣子,說:
    「都是小四,一天到晚纏著阿超教他武功,下個月就要去學校唸書了,現在還沒收心!」
    兩鵑突然收住了笑:
    「學功夫是一定要學的,小四和我一樣,沒有片刻忘記過我們身上的血海深仇,雖然現
在學功夫,用得著的時候不知道是那年那月,總比根本不學好!」
    雨鳳楞了楞。
    「你跟他談過報仇的事嗎?」
    「是!他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子,我時時刻刻提醒他,他也時時刻刻提醒我!」
    雨鳳看著堅定的雨鵑,想著身上的血海深仇,談到「報仇」,談何容易!但是,雨鵑那
顆報仇的心,那麼強烈。把這種仇恨教育,灌輸給幼小的小四,是對還是不對呢?她有些困
惑,就出起神來。
    院中,小五一直拿不著弓箭,急得不得了。
    「輪到我沒有?是不是輪到我了?」
    雲飛走到箭靶處,扶著箭靶,對阿超笑著說:
    「阿超,你把著小五的手,讓她放一箭試試!」
    阿超就很有默契的說:
    「好!小五!來,我們來射箭!」
    小五興奮得不得了,小手拉著弓,拚命使力。
    阿超蹲著身於,扶著小五的手,「咻」的一箭射往箭靶。

                      ※               ※                 ※

    雲飛忽然驚叫:
    「哎喲,哎喲,小五!你射到什麼了?」
    三個孩子全伸長脖子看。
    「是什麼?是什麼?」小五問。
    雲飛舉起一個小兔子。長得和燒掉的那個幾乎一模一樣。雲飛就故作驚訝的喊:
    「你差點射到一隻小兔子!還好,它跳得快,跳到我手裡來了!才沒給你射傷!」
    小五眼睛閃亮,幾乎不能呼吸了,直奔過去,嘴裡尖聲喊著:
    「小兔兒!我的小兔兒!」
    雲飛不想騙她,解釋著:
    「這個小兔兒雖然跟你那個不完全一樣,但是,它們是一家人,你那個是姐姐,這個是
妹妹!」
    小五抓住小兔子看了看,移情作用就完全發揮了,飛快的搖頭:
    「不不!它就是我原來那個,它洗了澡,變得比較乾淨了!它就是我的小兔兒!」說
著,就死命抱著小兔子,臉孔漲得紅紅的,飛奔進房,嘴裡上氣不接下氣的喊:「大姐!二
姐!我的小兔兒回家了,它沒有燒死,它在這兒……慕白大哥把它給我找回來了!」
    雨鳳雨鵑接住奔過來的小五。
    「慢慢說!慢慢說!別摔了!」雨鳳連忙喊。
    「真的是你那個小兔兒呀?」雨鵑驚奇的看看小兔子。
    雨鳳站起身,不敢相信的看著雲飛。
    「你怎麼做到的?你會變魔術嗎?」她問。
    雲飛凝視著她,看到小五不注意,就低低說:
    「這當然不是原來那一個,我在寄傲山莊的廢墟,撿到那個殘缺的小兔子,回家央求我
的老奶媽,幫我照樣重新做的!」
    雨鳳太震動了,也太感動了,定睛注視雲飛:
    「你……你居然這樣做!你知道這個小兔兒在她心中的份量,你……你這麼有心,我簡
直不知道該怎樣謝你。」
    雲飛心中一動,話裡有話:
    「不要謝我,我只希望有一天,你會瞭解我,不會怪我……」
    雨鵑看看他們,伸手拉住小五,說:
    「小五!我們出去看射箭,這房間真的太小了,擠不下我們兩個了!」
    小五興奮的跑到院子裡,同每一個人展示她的小兔兒。雨鵑走過去,跟三個弟妹笑著咬
耳朵,大家一陣嘰嘰咕咕。
    房中,雨鳳和雲飛相對注視,含情脈脈。
    小五忽然在院中喊:
    「慕白大哥,我昨天學了一個歌謠,我要念給你聽!」
    「我們一起念給你聽!」小三說。
    於是,小三、小四、小五同聲念:
    「蘇相公,騎白馬,一騎騎到丈人家,大姨子扯,二姨子拉,拉拉扯扯忙坐下,風吹
簾,看見了她,白白的牙兒黑頭髮,歪歪的戴朵玫瑰花,罷罷罷,回家賣田賣地,娶了她
吧!」
    三個孩子念完,相視大笑,阿超和雨鵑也跟著笑。
    雲飛轉頭看雨鳳,她的臉孔發紅,眼睛閃亮。和雲飛眼光一接觸,她那長長的睫毛,立
刻垂了下來,遮住了那對翦水雙瞳。這種「欲語還羞」的神情,就讓雲飛整顆心都顫動起
來,他情不自禁的悄悄伸手,去緊緊的握住雨鳳的手,雨鳳縮了縮,終究讓雲飛握住,臉孔
紅得像天空的彩霞。
    從這一天開始,雲飛就常常帶著雨鳳姐弟,駕著馬車出遊了。
    他們去了鳴遠的墓地,祭拜父母。雲飛也像雨鳳一樣,燃了香,對著鳴遠夫妻的墳墓,
虔誠祝禱。他的神情那麼真摯,眼神那麼專注,好像有千言萬語,要對鳴遠訴說。這種虔
誠,使蕭家五姐弟更加感動了。
    他們也去探望了杜爺爺、杜奶奶。兩位老人家看到小五已經活蹦亂跳,高興得闔不攏
嘴。看到姐弟幾個,衣飾鮮明,知道雨鳳雨鵑已經找到工作,直說是「老天有眼」。當雨鳳
姐妹拿出錢袋,要還錢的時候,杜爺爺才眉開眼笑的看著雲飛說:
    「人家蘇先生,早就幫你們還給我了!」就對雲飛打躬作揖:「你送那麼多錢來,我實
在過意不去呀!」
    雨鳳驚愕的看雲飛:
    「還有什麼事,是你沒有代我們想到的?」
    雲飛定定的看著雨鳳,默然不語。
    他們也一起去郊外野餐,放風箏。風箏是阿超做的,又大又輕,可以放得好高。小三小
四小五,三個孩子難得有娛樂,搶成一團。雨鵑不甘寂寞,也跟著幾個弟妹搶風箏,嘴裡大
喊著:
    「我來放!我來放!你們的技術太差了!」
    「阿超!給我!給我!」小四叫。
    「給我!給我!」小三叫。
    風箏在天空飄飄蕩蕩,大家都飛奔過去搶線團,不知怎的,竟跑著撞成一堆,笑著全體
滾倒在草地上,風箏斷了線,隨風飛去,越飛越遠。小五仰頭看著風箏,對著風箏大叫:
    「風箏!回來呀……回來呀……」
    雨鵑、阿超、小三、小四全笑成一團。
    雨鳳被這樣的畫面深深感動了,抬頭看著雲飛,充滿感情的說:
    「我覺得,我家失去的歡笑,又都慢慢的回來了!這些,都是你帶給我們的!你千方百
計的幫助我們,帶我們出來玩,讓我們忘記悲哀,我真的好感激!」
    雲飛聽著這些話,心中波濤洶湧。許多秘密,無法開口,只是深深的、深深的看著她,
恨不得把幾千幾萬種心事,全部藉一個注視說清楚。這樣熱烈的、深刻的眼光,裡面又是柔
情,又是歉疚,又是心痛,又是憐惜,還有深深切切的祈諒……這麼複雜的眼光,像千絲萬
縷,像蠶兒作繭,就把雨鳳密密的纏繞住了。
    這天,他們回到溪口,重新來到瀑布下面,在這兒,他們第一次相遇。也是那天,寄傲
山莊毀了,鳴遠死了,他們五姐弟就告別了這個天堂。舊地重遊,大家心裡都有許許多多的
回憶,不知是喜是悲。
    落日的光芒灑在溪水上,閃耀著點點金光。
    阿超、雨鵑帶著小三、小四、小五故意走到溪水的下游去玩。把雨鳳和雲飛遠遠的拋在
後面。
    舊地重遊,三個孩子有許多話要告訴雨鵑。小四指手畫腳,講當日落水時,阿超和雲飛
如何相救。幾個人在水邊指指說說,越走越遠。終於走得不見蹤影了。
    水邊,剩下雲飛和雨鳳。
    雲飛動情的看著兩鳳,落日的光芒,染在她的眉尖眼底,她臉上掛著彩霞,眼裡映著彩
霞,唇邊漾著彩霞,整個人像一朵燦爛的彩霞。他面對著這份燦爛,覺得自己也化為輕煙輕
霧,不知身之所在了。
    「我永遠無法忘記,我們第一次相見的那一幕!我還記得,那時你唱了一首歌,歌詞裡
有好多個「問雲兒」。」他說。
    雨鳳就輕輕的唱起來:
    「問雲兒,你為何流浪?問雲兒,你為何飄蕩?問雲兒,你來自何處?問雲兒,你去向
何方……」她注視著雲飛:「是不是這首?」
    雲飛盯著她,為之神往。
    「是的……我好喜歡,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我……」他鼓起勇氣,脫口而出:「我還有
一個名字,叫……「雲飛」!」
    雨鳳完全沒有疑慮,那個時代,每個人都有字有號有別名。她的心,就算纖細如發,也
沒有任何一絲絲,會把他和展家聯想到一起。她坦蕩蕩的啾著他:
    「這麼巧!是你的字?還是你的號?」就拋開了這個問題,兩眼亮晶晶的,看進他的眼
睛深處去。「你知道嗎?那天,我正在唱歌,忽然聽到馬嘶,然後,我一抬頭,就看到你騎
著一匹馬,停在我面前,你盯著我,像是天神下凡……我沒想到,你真的是我命中的天
神……」這個表白,使她自己震動了,一陣害羞,說不下去了。
    雲飛太震動了,也太激動了,這是第一次,聽到雨鳳這麼坦白的流露出真情。他的心就
像鼓滿風的帆船,一直駛進她心靈深處去了。他的眼光,纏在她的臉上,再也移不開了!雨
鳳啊雨鳳,從今以後,你是我生活的目的,生命的主題!他心中輾轉的低語,剛剛鼓起的勇
氣已經消失,現在只有洶湧澎湃的熱情,翻翻滾滾而來,不可遏止。他低低的,眩惑的說:
    「你不明白,你才是我命中的天神,注定要改變我一生的命運。我好害怕……我會抓不
住你……」
    雨鳳揚著睫毛,眼光如水如酒,淹沒著他。她輕輕的,吐氣如蘭:
    「怎麼會呢?你已經抓住我了……抓得牢牢的了……」
    雲飛再也無法克制自己,將她拉進懷中,他的唇,就忘形的印在她的唇上了。
    溪水潺潺,鳥聲啾啾,大地在為他們兩個奏著樂章。落日將沉,彩霞滿天,天空在為他
們繪著彩繪。雨鳳醉倒在雲飛的懷裡,此時此刻,世界是那麼美好,所有的哀愁仇恨,都離
她遠去。她什麼都不想,心裡只是單純而虔誠的,一遍一遍低呼著他的名字,慕白,慕白,
慕白!
    雲飛和雨鳳這樣的進展,當然瞞不過情同手足的阿超。阿超看他每天興奮的為蕭家做這
做那,心裡實在有些著急。這個「蘇相公」,如果再不說明真相,恐怕就要變成「輸相公」
了。
    這天,是小四第一天上學,兩人準備了好多東西,一早就送到蕭家小院來。在路上,阿
超就一直看雲飛,看來看去,終於忍不住,問:
    「你預備什麼時候才向人家坦白呀?」
    雲飛怔了怔,一臉的痛苦。
    「我好幾次都準備說,話到嘴邊又嚥下去了!我也知道,不能再拖了,可是,心裡總是
毛毛的,就怕一說出口,就什麼都完了!」
    「但是,你不能一直這樣騙下去,以前仗著四年沒回來,認識我們的人不多,但是,現
在大家都知道你回來了!待月樓裡,也有人在談論你了,就連金銀花,也在打聽你的來歷!
你遲早是瞞不下去的,如果別人告訴了她,你就慘了!」
    雲飛打了個寒戰,悚然而驚。
    「你說得對!一定要說了!但是,她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以後,會不會就此不理我呢?這
個賭注太大了!我真的有點害怕!」
    「你總得面對現實呀!難道要這樣糊里糊塗一輩子?她都沒有問過你家裡有些什麼人
嗎?」
    「問過呀!都被我唬弄過去了!」
    阿超不以為然的搖搖頭:
    「你好冒險!我都為你捏把冷汗!」
    雲飛一咬牙,下定決心:
    「好!我說!今天就說!」
    到了蕭家,小四穿了一件簇新的學校制服,站在房內,手腳都不知道如何放。雨鳳、雨
鵑、小三、小五圍著他轉,看還缺少什麼。雲飛笑著說:
    「哈!趕上了!來來來,小四,我給你準備了一套文房四寶,專門上學用的,很小巧,
來,帶著!」
    阿超取下小四的書包,雲飛把文房四寶放進去。阿超又交給他一個紙口袋:
    「小四,這兒還有一點零嘴,我給你弄個小口袋裝著!學校裡大家都會帶些吃的!你沒
有就不好!」
    雲飛又關心的說:
    「錢呢?身上有沒有錢?」就去掏口袋。
    小四急忙說:
    「大姐已經給我了,有了!有了!」
    阿超仔細叮嚀: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第一天上學,有時候,會碰到一些會欺負人的同學,你不要表
現得很怕的樣子,你要很有種的樣子,我不是教了你一點拳腳嗎?必要的時候,露一露給他
們看看……」
    「阿超,你不要教他打架啊!」雨鵑警告的喊。
    「我不是教他打架,我教他防身!」阿超說著,想想,很不放心。「這樣吧!我送你去
學校!邊走邊談!」一面回頭,對雲飛看了一眼,示意他「要說就快」。
    雲飛有一剎那的怔忡,立即心事重重起來。
    小四跟著阿超走了,一群人送到小院門口,揮手道別,好像英雄遠征似的。終於,小四
和阿超轉過路角,看不見了。
    雲飛和雨鳳的眼光一接。他怔了片刻,說:
    「今天陽光很好,天氣不冷不熱,要不要也出去走走呢?」
    雨鵑笑著,把雨鳳往外面一推:
    「快去吧!家裡有我,夠了!別辜負人家送文房四寶,也別辜負……」抬頭看天空:
「這麼好的太陽!」
    雨鳳被推得一個踉蹌,雲飛慌忙扶住,兩人相視一笑。雨鳳的笑容是燦爛的,雲飛卻有
些心神恍惚。
    然後,兩人就來到附近的「金蟬山」,山上有個著名的「觀雲亭」。高高的在山頂上,
可以看到滿天的雲海,和滿山的蒼翠。
    兩人依偎在亭子裡,面對著屑巒疊翠,雨鳳滿足的深呼吸了一下,說:
    「真好!小四也順利上學了,待月樓的工作也穩定下來了。一切都慢慢的上了軌道,生
活,總算可以過下去了!當初,爹臨終的時候,我答應他,我會照顧弟妹,現在,才對自己
有一點點信心。」
    雲飛凝視她,要說的話還沒說,先就心痛起來:
    「待月樓的工作,絕對不是長久之計,你心裡要有些打算。那個地方,龍蛇混雜,能夠
早一點脫離,就該早一點脫離!」
    「那個工作,是我們的經濟來源,怎麼能脫離呢?」
    雲飛一把拉住她的手,握得緊緊的。
    「雨鳳,讓我來照顧你們,好不好?」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討論過了,不要再討論了!」雨鳳臉色一正。
    「不不!以前我們雖然點到過這個問題,但是,那時和你還只是普通朋友。我只怕交淺
言深,讓你覺得冒昧,所以,也不敢具體的提出任何建議。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你
是我最重視最深愛的人,我不願意你一直在待月樓唱歌,想給你和你的弟妹,一份安定的生
活!」
    雨鳳專心的傾聽,眼睛深得像海,亮得像星。
    雲飛提了一口氣,鼓足勇氣,繼續說:
    「但是,在我做具體的建議或是要求以前,我還有一些……有一些事……必須……必須
告訴你!」
    雨鳳看雲飛突然吞吞吐吐起來,心裡頓時被一種不安的情緒抓住了,不知道為什麼,她
忽然覺得好害怕好害怕,就恐懼的問:
    「你要告訴我的事,會讓我難過嗎?」
    雲飛一震,盯著雨鳳。雨鳳啊雨鳳,豈止讓你難過,只怕會帶走你所有的歡笑!他怔怔
的,竟答不出話來。他的這種神情,使雨鳳立刻愴惻起來:
    「我知道了!是你的家庭,是吧?」地幽幽的問。
    雲飛一個驚跳,感到天旋地轉。
    「你真的知道?」
    雨鳳看他這種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覺得很悲哀。
    「你想,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你跟我交往以來,你從不主動跟我談你的家庭,你的父
母。我偶爾問起,你也會三言兩語的把它帶過去,你根本不願意在我面前談你的家庭,這是
非常明顯的一件事情。所以,我早就知道,你有難言之隱!」
    「那麼,你什麼都知道了?你知道,我家是……是……」雲飛緊張的看她。
    「我知道你家是一個有名望,有地位,有錢有勢的家庭!甚至,可能是官宦之家,可能
是在桐城很出名的家庭!那個家庭,一定不會接受我!」
    雲飛一楞:
    「可能?你用「可能」兩個字,那麼,你還是不知道!你還是沒有真正知道我的出
身?」他又深吸了一口氣,再度提起勇氣:「讓我告訴你吧!我家確實很有名,在桐城,確
實是大名鼎鼎的家庭,不過,我和這個家庭一直是格格不入的,我希望,你對我這個人已經
有相當的瞭解,再來評定我其他的事……」
    雲飛住了口,盯著她,忽然害怕起來,就把她往懷裡一摟,用胳臂緊緊的圈著她,熱烈
的看著她:
    「雨鳳,先誠實的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愛我嗎?」
    雨鳳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他,被他的欲言又止驚嚇著,又被他的熱情震撼著。
    她突然把面頰往他肩上緊緊一靠,激動的喊著: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所以……如果你要告訴我的話,會讓我傷心,就請你不要
說!最起碼現在不要!因為……我現在覺得好幸福,有你這樣愛著我,保護著我,照顧著
我,我真的好幸福!我所有的直覺都告訴我,你要說的話,會讓我難過,我不要再難過了,
所以,請你不要說,不要說!」
    雲飛震撼住了。緊緊的摟著她,心裡矛盾得一塌糊塗。
    「雨鳳……你這幾個「是的」,讓我再也義無反顧了!今生,我為你活,希望你也為我
堅強!你不知道你在我心裡有多大的份量,自從在水邊相遇,我心裡從來沒有放下過你的影
子!我的生命裡有過生離死別,我再也不要別離!至於我的家庭……」
    雨鳳抬起頭來,熱烈的盯著他,眼裡,濃情如酒。
    「你一定要說,就說吧!」
    雲飛睜大眼睛,看著這樣熱情的雨鳳,所有的勇氣,全體飛了。
    「雨鳳啊……我的心,真的是天知地知!」
    雨鳳虔誠的接口:
    「還有我知!」雲飛把雨鳳緊緊一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晚,阿超和雲飛在回家的路上,阿超很沈默。
    「你怎麼不問我,說了還是沒說?」雲飛有些煩躁的問。
    「那還用問嗎?我看你們的樣子,就知道你什麼都沒說!如果你說了,雨鳳姑娘還會那
樣開心嗎?我就不懂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說?」
    「唉!你不知道有多難!」雲飛歎氣。
    「你一向做事都好果斷,這次怎麼這麼難呢?」
    「我現在才知道,情到深處,人會變得懦弱!因為太害怕「失去」了!」
    談到「情到深處」,單純的阿超,就弄不懂了。在阿超的生命裡,還沒有越過這個
「情」字。他看著雲飛,對於他總是為情所困,實在擔心。以前,一個映華,要了他半條
命,這個雨鳳,是他的幸福還是他的災難呢?他想著蕭家的姐弟五個,想著雨鵑對展家,隨
時隨地流露出來的「恨」,就代雲飛不寒而慄了。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