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5

    姐妹倆唱完了「夫妻觀燈」,兩人奔進後台化妝間。雨鵑一返身就抓住雨鳳的手,興奮
的喊:
    「你看到了嗎?居然有人一出手就是兩塊錢的小費!」
    雨鳳不能掩飾自己的激動,低聲說:
    「我……認識他!」
    雨鵑好驚訝,對當初匆匆一見的雲飛,早已記憶模糊了。
    「你認識他?你怎麼會認識一個這樣闊氣的人?什麼時候認識的?怎麼沒有告訴我?」
    「事實上,你也見過他的……」
    雨鳳話還沒說完,有人敲了敲房門,按著,金銀花推門而入,她手裡拿著那個裝小費的
籃子,身後,赫然跟著雲飛和阿超。
    「哎!雨鳳雨鵑!這兩位先生說,和你們是認識的,想要見見你們,我就給你們帶來
了!」金銀花說著,把小籃子放在化妝桌上,用徵詢的眼光看雨鳳。
    雨鳳忙對金銀花點點頭,金銀花就一笑說:
    「不要聊太久,客人還等著你們唱下一支歌呢!讓你們休息半小時,夠不夠?」
    雨鳳又連忙點頭,金銀花就一掀門簾出去了。
    房內,雲飛凝視雨鳳,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還記得我嗎?」半天,他才問。
    雨鳳拚命點頭,睜大眼睛盯著他:
    「記得,你……怎麼這麼巧?你們到這兒來吃飯嗎?」
    「我是特地到這兒來找你們的!」雲飛坦白的說。
    「哦?」雨鳳更加驚奇了。「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兒?」
    「那天,在水邊遇到之後,我就一直想去看看你們,不知道你們好不好?但是,因為我
自己也剛到桐城,好多事要辦,耽誤到現在,等我打聽你們的時候,才知道你家出了事!」
雲飛說。眼光溫柔而誠懇。「我到寄傲山莊去看過,我也見過了杜老先生,知道小五受傷,
然後,我去了聖心醫院,見到小三小四和小五,這才知道你們兩個在這兒唱歌!」
    雨鳳又困惑,又感動。問:
    「為什麼要這樣費事的找我們?」
    雲飛沒料到雨鳳有此一問,怔了怔,說:
    「因為……我沒有辦法忘記那一天!人與人能夠相遇,是一種緣份,經過在水裡的那種
驚險場面,更有一種共過生死患難的感覺,這感覺讓我唸唸難忘!再加上……我對你們姐弟
情深,都不會游泳,卻相繼下水的一幕,更是記憶深刻!」
    雨鳳聽著雲飛的話,看著他真摯誠懇的神情,想到那個難忘的日子,心裡一陣激湯,聲
音裡帶著難以克制的痛楚:
    「那一天是四月四日,也是我這一生中,永遠無法忘記的日子!我後來常想,那天,是
我們家命中無法逃避的「災難日」,簡直是「水深火熱」。早上,差點淹死,晚上,寄傲山
莊就失火了!」
    雲飛想著雲翔的惡劣,想著展家手上的血腥,衝口而出:
    「我好抱歉,真對不起!」
    雨鳳怔怔的看著他:
    「為什麼要這樣說?你已經從水裡把我們都救起來了,還抱歉什麼?」
    雲飛一楞,才想起兩鳳根本不知道他是展家的大少爺,他立刻掩飾的說:
    「我是說你們家失火的事,我真的非常懊惱,非常難過……如果我當天就找尋你,如果
我那晚不參加宴會,如果我積極一點,如果……人生的事,都是只要加上幾個「如果」,整
個的「後果」就都不一樣了!如果那樣……可能你家的悲劇不會發生!」
    一直站在旁邊,好奇的,傾聽著的雨鵑,實在忍不住了。就激動的插口說:
    「你根本不知道那天晚上發生了些什麼事。我們家不是「失火」,是被人放了一把火,
就算有你那些「如果」,我們還是逃不過這場劫難的!只要那個禍害一日不除,桐城的災難
還會繼續下去!誰都阻止不了!所以,你不用在這兒說抱歉了!我不知道那天早上,你對我
姐姐妹妹們做了些什麼,但是,我鐵定晚上的事,你是無能為力的!」說著,就咬牙切齒起
來:「但是,總有一天,我們會討還這筆血債!」
    兩鵑眼中的怒火,和那種深深切切的仇恨,使雲飛的心臟,猛的抽搐了一下。
    「雨鵑!你……少說幾句!」雨鳳阻止的說。
    雨鵑回過神來,立即壓制住自己的激動,對雲飛勉強一笑:
    「對不起,打斷你跟我姐姐的談話了。雨鳳最不喜歡我在陌生人面前,表露我們的心
事……不過,你是陌生人嗎?」她看著這個出手豪闊,徇徇儒雅的男人,心裡湧上一股好
感。「我們該怎麼稱呼你呢?」
    雲飛一震,這麼簡單的問題,竟使他慌張起來。他猶豫一下,很快的說:
    「我……我……我姓蘇!」
    阿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他只當沒看見。
    「原來是蘇先生!」雨鵑再問:「蘇……什麼呢?」
    「蘇……慕白,我的名字叫慕白,羨慕的慕,李白的白。」

                      ※               ※                 ※

    雨鳳微笑接口:
    「蘇軾的蘇?」
    雲飛又怔了一下,看著雨鳳,點了點頭:
    「對!蘇軾的蘇!」
    「好名字!」雨鳳笑著說。
    阿超就走上前來,看了雲飛一眼,對姐妹二人自我介紹:
    「我是阿超!叫我阿超就可以了!我跟著我們……蘇少爺,跟了十幾年了!」
    雲飛跟著解釋:
    「他等於是我的兄弟,知己,和朋友!」
    金銀花在外面敲門了:
    「要準備上場羅!」
    兩鳳就急忙對雲飛說:
    「對不起,蘇先生,我們要換衣服了!不能跟你多談了……」忽然抓起籃子裡的兩塊
錢,往雲飛面前一放:「這個請收回去,好不好?」
    雲飛迅速一退:
    「為什麼?難道我不可以為你們盡一點心意?何必這樣見外呢?」
    「你給這麼多的小費,我覺得不大好!我們姐妹可以自食其力,雖然房子燒了,雖然父
親死了,我們還有自尊和驕傲……如果你看得起我們,常常來聽我們的歌就好了!」
    雲飛急了:
    「請你不要把我當成一般的客人好不好?請你把我看成朋友好不好?難道朋友之間,不
能互相幫助嗎?我絕對不想冒犯你,只是真心真意的想為你們做一點事!如果你退回,我會
很難過,也很尷尬的!」
    雨鳳想了想,歎口氣:
    「那……我就收下了,但是,以後,請再也不要這樣做了!」
    「好,就這麼說定!我走了,我到外面去聽你唱歌!」雲飛說完,就帶著阿超,急急的
走了。
    雲飛和阿超一走,雨鵑就對雨鳳挑起眉毛,眨巴眼睛:
    「唔,我聞到一股「浪漫」的味道……」就對著雨鳳,唱了起來:「郎對花,妹對花,
一對對到田埂下,丟下了種子,發了一棵芽……」
    雨鳳臉一紅:
    「你別鬧了,趕快換衣服吧!」
    「是!外面還有人等著看,等著聽呢!」雨鵑應著。
    雨鳳一慌,掉頭跑去找衣服了。心裡卻漾著一種異樣的情緒,蘇慕白,蘇慕白!這個名
字和這個人,已經深深的鐫刻在她心上了。

                      ※               ※                 ※

    第二天,雨鳳提著一個食籃,雨鵑抱著許多水果,到醫院來照顧小五。兩人一走進那間
「難民營」,就呆住了。只見小五的病床,空空如也,被單也收拾得乾乾淨淨。
    姐妹倆惶惑四顧,也不見小三小四蹤影。雨鳳心臟咚的一跳,害怕起來:
    「小五呢?怎麼不見了?」
    「小三和小四呢?他們去那裡了?」雨鵑急忙問隔壁的病人:「對不起,你看到我的妹
妹嗎?那個被燙傷的小姑娘?」
    「昨天還在,今天不見了!」
    「怎麼會不見呢?我們沒有辦出院,錢也沒有繳,怎麼會不見……」雨鵑著急。
    這時,有個護士急急走來:
    「兩位蕭姑娘不要著急,你們的妹妹已經搬到樓上的頭等病房裡去了!在二零三號病
房,上樓右轉就是!」
    雨鳳、雨鵑驚愕的相對一看。
    「頭等病房?」
    兩人趕緊衝上樓去,找到二零三病房,打開房門,小三、小四就興奮的叫著,迎上前
來,小四高興的說:
    「大姐,二姐,我們搬到這麼漂亮的房間裡來了!晚上,不用再被別的病人哼啊哎啊
的,鬧得整夜不能睡了!」
    小三也忙著報告:
    「你們看,這裡還有一張帆布床,護士說,晚上我們陪小五的時候,可以拉開來睡!這
樣,我們就不會半夜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小五坐在床上,看來神清氣爽,精神很好,也著急的插嘴:
    「護士姐姐今天給我送雞湯來耶!好好吃啊!」
    「我也跟著喝了一大碗!」小四說。
    「我也是!」小三說。
    雨鳳把手裡的東西放在桌上,四面看看,太驚訝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看著雨鵑:「我們不是還欠醫院好多錢嗎?醫藥費沒付,他們
怎會給我們換頭等病房?」
    雨鵑也放下東西,不可思議的接口:
    「還喝雞湯?難道他們未卜先知,知道我們今天終於籌到醫藥費了?」
    小三歡聲的喊:
    「你們不要著急了,小五的醫藥費,已經有人幫我們付掉了!」
    「什麼?」雨鳳一呆。
    「那兩個大哥呀!就是在瀑布底下救我們的……」小四解釋。
    「慕白大哥和阿超大哥!」小五笑著喊,一臉的崇拜。
    姐妹倆面面相覷。雨鵑瞪著雨鳳,懷疑的問:
    「我覺得……這件事有點離譜了!你到底跟他怎樣?落水那天不是第一次見面,對不
對?」
    「這是什麼話?」雨鳳一急:「我那有跟他怎樣?我發誓,落水那天才第一次見面,昨
晚他來的時候,你不是在旁邊聽得清清楚楚的嗎?根本等於不認得嘛!」
    兩鵑不信的看她:
    「這不是太奇怪了!一個不認得的人,會到處打聽我們的消息,到待月樓來聽我們唱
歌,到醫院幫小五搬病房,付醫藥費,還訂雞湯給小五喝,花錢像流水……」她越想越疑
惑,對雨鳳搖頭:「你騙我,我不相信!」
    「真的真的!」雨鳳急得不得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回事?可是,我用爹娘的名譽
發誓。我真的不認得他們,真的是落水那天,第一次見面……到昨天晚上,才第二次見到
他……」
    雨鵑一臉的不以為然,打斷了她:
    「其實,只要你自己知道你在做什麼,我無所謂!老實告訴你,如果金銀花不收留我
們,那天,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什麼打算?」
    「我準備把自己賣!如果不賣到綺翠院去,就賣給人家做丫頭,做小老婆,做什麼都可
以!」
    雨鳳楞了楞才會過意來,不禁大大的受傷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已經把自己賣給他了!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昨晚,那兩塊錢的
小費,我就一直要退還給人家……」想想,一陣委屈,眼淚就滾落出來:「就是想到今天要
付醫藥費,不能再拖了,這才沒有堅持下去……人,就是不能窮嘛,不能走投無路嘛,要不
然,連自己的親妹妹都會看不起你……」
    雨鵑在自己腦袋上狠狠的敲了一記,沮喪的喊:
    「我笨嘛!話都不會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怎麼會小看你?我只是想弄清楚是怎麼一
回事,你跟我解釋明白就好了!我舉那個例,舉得不倫不類,你知道我說話就是這樣不經過
大腦的!其實……我對這個蘇先生印象好得不得了,長得漂亮,說話斯文,難得他對我們全
家又這麼有心……你就是把自己賣給他,我覺得也還值得,你根本不必瞞我……」
    雨鳳腳一躲,百口莫辯,氣壞了:
    「你看你!你就是咬定我跟他不乾不淨,咬定我把自己賣給他了!你……你氣死我
了……」
    小三急忙插到兩個姐姐中間來:
    「大姐,二姐,你們怎麼了嘛?有人幫我們是好事,你們為什麼要吵架呢?」
    小四也接口:
    「我保證,那個蘇大哥是個好人!」
    雨鳳對小四一凶:
    「我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他是好人還是壞人關我什麼事?我去掛號處,我把小五搬回
去!」
    雨鳳說完,就打開房門,往外衝去,不料,竟一頭撞在一個人身上。她抬頭一看,撞到
的人不是別人,赫然是讓她受了一肚子冤枉氣的雲飛。
    雲飛愕然的看著面有淚痕的雨鳳,緊張起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雨鳳楞了一下,頓時爆發了:
    「又是你!你為什麼要跟著我?為什麼要付醫藥費?為什麼給小五換房間?為什麼自作
主張做你分外的事,為什麼讓我百口莫辯?」
    雲飛驚愕的看著激動的雨鳳。雨鵑已飛快的跑過來。
    「蘇先生你別誤會,她是在跟我發脾氣!」就瞪著雨鳳說:「我跟你說清楚,我不管你
有多生氣,小五好不容易有頭等病房可住,我不會把她搬回那間「難民營」去!現在不是你
我的尊嚴問題,是小五的舒適問題!」
    雨鳳為之氣結:
    「你……要我怎麼辦?」
    「我對你已經沒有誤會了,只要你對我也沒誤會就好了!至於蘇先生……」雨鵑抬頭,
歉然的看雲飛:「可能,你們之間還有些誤會……」
    雲飛聽著姐妹兩個的話,心裡已經明白了。他看著雨鳳,柔聲的,誠摯的問:
    「我們可不可以到外邊公園裡走走?」
    雨鳳在雲飛這樣的溫柔下,惶然失措了。雨鵑已經飛快的把她往門外推,嘴裡一疊連聲
的說: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結果,雨鳳就糊里糊塗的跟著雲飛,到了公園。
    走進了公園,兩人都很沈默。走到湖邊,雨鳳站住了,雲飛就也站住了。
    雨鳳心裡,洶湧澎湃的翻騰著懊惱。她咬咬牙,回頭盯著他,開口了:
    「蘇先生!我知道你家裡一定很有錢,你也不在乎花錢,你甚至已經習慣到處揮霍,到
處擺闊!可是我和你非親非故,說穿了,就是根本不認得!你這樣在我和我的姐妹面前,一
次又一次的花錢用心機,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最好告訴我!讓我在權利和義務之間,有
一個瞭解!」
    雲飛非常驚訝,接著,就著急而受傷了:
    「你為什麼要說得這麼難聽?對,我家裡確實很有錢,但是,我並不是你想像的紈褲子
弟,到處揮金如土!如果不是在水邊碰到你們這一家,如果不是被你們深深感動,如果不是
瞭解到你們所受的災難和痛苦,我根本不會過問你的事!無論如何,我為你們所做的一切,
不應該是一種罪惡吧!」
    雨鳳吸了一口氣:
    「我沒有說這是罪惡,我只是說,我承擔不起!我不知道要怎樣來還你這份人情!」
    「沒有人要你還這份人情,你大可不必有心理負擔!」
    「可是我就有!怎麼可能沒有心理負擔呢?你是「施恩」的人,自然不會想到「受恩」
的人,會覺得有多麼沈重!」
    「什麼「施恩」「受恩」,你說得太嚴重了!但是,我懂了,讓你這麼不安,我對於我
的所作所為,只有向你說一聲對不起!」
    雲飛說得誠懇,雨鳳答不出話來了。雲飛想想,又說:
    「可是,有些事情,我會去做,我一定要跟你解釋一下。拿小五搬房間來說,我知道,
我做得太過份了,應該事先徵求你們姐妹的同意。可是,看到小五在那個大病房裡,空氣又
不好,病人又多,她那麼瘦瘦小小,身上有傷,已經毫無抵抗力,如果再從其他病人身上,
傳染上什麼病,豈不是越住醫院越糟嗎?我這樣想著,就不想耽誤時間,也沒有顧慮到你的
感覺,說做就做了!」
    雨鳳聽到他這樣的解釋,心裡的火氣,消失了大半。可是,有很多感覺,還是不能不說。
    「我知道你都是好意,可是,我有我的專嚴啊!」
    「我傷了你的尊嚴嗎?」
    「是!我是在這樣的教育下長大的,我爹和我娘,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讓我們瞭解,
人活著,除了食衣住行以外,還有尊嚴。自從我家出事以後,我也常常在想,「尊嚴」這玩
意,其實是一種負擔。食衣住行似乎全比尊嚴來得重要,可是,尊嚴已經根深蒂固,像我的
血液一樣,跟我這個人結合在一起,分割不開了!或者,這是我的悲哀吧!」
    雲飛被這篇話深深撼動了,怎樣的教養,才有這樣雨鳳?尊嚴,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深
度」來談它,都有「氣度」來提它。他凝視她,誠懇的說:
    「我承認,我不應該自作主張,我確實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態和立場,是我做錯了!我
想……你說得對,從小,我家有錢,有一段時間,我的職業就是做「少爺」,使我太習慣用
錢去擺平很多事情!可是,請相信我,我也從「少爺」的身份中跳出去過,只是,積習難
改。如果,我讓你很不舒服,我真的好抱歉!」
    雨鳳被他的誠懇感動了,才發現自己咄咄逼人,對一個多方幫助自己的人,似乎太嚴厲
了。她不由自主,語氣緩和,聲音也放低了:
    「其實,我對於你做的事,是心存感激的。我很矛盾,一方面感激,一方面受傷。再加
上,我連拒絕的「資格」都沒有,我就更加難過……因為,我也好想讓小五住頭等病房啊!
我也好想給她喝雞湯啊!」

                      ※               ※                 ※

    雲飛立刻好溫柔的接口:
    「那麼,請你暫時把「尊嚴」忘掉好不好?請繼續接受我的幫助好不好?我還有幾百個
幾千個理由,要幫助你們,將來……再告訴你!不要讓我做每件事之前,都會猶豫,都會充
滿了「犯罪感」好不好?」
    「可是,我根本不認得你!我對你完全不瞭解!」
    雲飛一震,有些慌亂,避重就輕的回答:
    「我的事,說來話長……我是家裡的長子,下面還有一個弟弟……」
    「你有兒女嗎?」雨鳳輕聲問,事實上,她想問的是,你有老婆嗎?
    「哦!」雲飛看看雨鳳,心裡掠過一陣痛楚,映華,那是心裡永恆的痛。他深吸了一口
氣,坦白的說:「我在二十歲那年,奉父母之命結婚,婚前,我從沒有見過映華。但是,婚
後,我們的感情非常好。誰知道,一年之後,映華因為難產死了,孩子也沒留住。從那時候
起,我對生命、愛情、婚姻全部否決,過了極度消沈的一段日子。」
    雨鳳沒想到是這樣,迎視著雲飛那仍然帶著余痛的眼睛,她歉然的說:
    「對不起,我不該問的。」
    「不不,你該問,我也很想告訴你。」他繼續說:「映華死後,家裡一直要為我續絃,
鄱在我強烈的抗拒下取消。然後,我覺得家庭給我的壓力太大,使我不能呼吸,不能生存,
我就逃出了家庭,過了將近四年的流浪生活,一直沒有再婚。」他看著雨鳳:「我們在水邊
相遇那天,就是我離家四年之後,第一次回家。」
    雨鳳臉上的烏雲都散開了。
    「關於我的事,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的!如果你肯接受我作為你的朋友,讓時間慢慢來
向你證明,我是怎樣一個人,好不好?目前,不要再排斥我了,好不好?接受我的幫助,好
不好?」
    兩鳳的心,已經完全柔軟了,她就抬頭看天空,輕聲的,商量的問:
    「爹,好不好?」
    雲飛被她這個動作深深感動了:
    「你爹,他一定是一個很有學問,很有深度的人!他一定會一疊連聲的說:「好!好!
好!」」
    「是嗎?」雨鳳有些猶疑,側耳傾聽:「他一定說得好小聲,我都聽不清楚……」她忍
不住深深歎息:「唉!如果爹在就好了,他不止有學問有深度,他還是一個重感情,有才華
的音樂家!他熱愛生命,熱愛自然,他常常說,溪口那個地方,像個天堂。是的,那是我們
的天堂。失去的天堂。」
    雲飛震撼極了,凝視著她,心裡一片絞痛。展家手上的血腥,洗得掉嗎?自己這個身
份,藏得住嗎?他大大一歎,懊惱極了:
    「不知道為什麼老早沒有認識你爹,如果我認識,你爹的命運一定不會這樣……對不
起,我的「如果」論又來了!」
    雨鳳忍不住微微一笑。
    雲飛被這個微笑深深吸引。
    「你笑什麼?」
    「你好像一直在對我說「對不起」。」雨鳳就柔聲的說:「不要再說了!」
    雲飛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我確實對你有好多個「對不起」,如果你覺得不需要說,是不是表示你對我的魯莽,
已經原諒了?」
    雨鳳看著他,此時此刻,實在無法矜持什麼尊嚴了,她就又微笑起來。
    雲飛眼看那個微笑,在她晶瑩剔透的眼睛中閃耀,在她柔和的嘴角輕輕的漾開。就像水
裡的漣漪,慢慢擴散,終於遍佈在那清麗的臉龐上。那個微笑,那麼細膩,那么女性,那麼
溫柔,又那麼美麗!他不由自主的,就醉在這個笑容裡了。心裡朦朧的想著:真想,真
想……永遠留住這個微笑,不讓它消失!展家欠了她一個天堂,好想,好想……還給她一個
天堂!
    雲飛這種心事,祖望是怎樣都無法瞭解的。事實上,對雲飛這個兒子,他從來就沒有了
解過。他既弄不清他的思想,也弄不清他的感情,更弄不清他生活的目的,他的興趣和一
切。只是.雲飛從小就有一種氣質,他把這種氣質稱為「高貴」,這種氣質,是他深深喜愛
的,是雲翔身上找不到的。就為了這種氣質,他才會一次又一次原諒他,接納他。在他離開
家時,不能不思念他。可是,現在,他很迷糊,難道離家四年,雲飛把他的「高貴」,也弄
丟了嗎?
    「我就弄不懂,家裡那麼多的事業,糧食店、綢緞莊、銀樓……就算你要錢莊,我們也
可以商量,為什麼你都不要,就要溪口那塊地?」他煩躁的問。
    「如果我其他的都要,就把溪口那塊地讓給雲翔,他肯不肯呢?」雲飛從容的問。
    祖望怔了怔,看雲飛:
    「你真奇怪,一下子你走得無影無蹤,什麼都不要,一下子你又和雲翔爭得面紅耳赤,
什麼都要!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越來越不瞭解你了!」
    雲飛歎了口氣。
    「我跟你說實話,這次我回家,本來預備住個兩三個月就走,主要是回來看看你和娘,
不是回來和雲翔爭家產的!」
    祖望困惑著。
    「我一直沒有問你,這四年,你在外面到底做些什麼?」
    「我和幾個朋友,在上海、廣州辦了兩家出版社,還出了一份雜誌,叫做「新潮」,你
聽過嗎?」
    「沒聽過!」
    「你大概也沒聽過,有個人名叫「蘇慕白」?蘇軾的蘇,羨慕的慕,李白的白!」雲飛
再
    「沒聽說過!我該認得他嗎?他幹那一行的?」祖望更加困惑。
    「他……」雲飛欲言又止。「你不認得他!反正,這些年我們辦雜誌,出書,過得非常
自在。」
    「是你想過的生活嗎?」
    「是我想過的生活!」
    「那麼,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對你的安排,不能讓你滿意,你就走了,是不是?」祖
望有些擔心起來。
    「差不多。」
    「你簡直是在要脅我!」
    雲飛看著父親,也很困惑的說:
    「我也不瞭解你,你已經有了雲翔,他能夠把你所有的事業,越做越大,那麼,你還在
乎我走不走?我走了,不是家裡平靜許多嗎?」
    「你說這個話,實在太無情了!」祖望好生氣。
    雲飛不語。祖望背著手,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心煩意亂。忽然站定,盯著他:
    「你知道,溪口那塊地是雲翔整整花了兩年時間,說服了幾十家老百姓,給他們搬遷
費,讓他們一家家搬走!他這兩年,幾乎把所有的心力,都投資在溪口,你何必跟他過不去
呢?」
    雲飛心裡一氣,頓時激動起來:
    「是啊!他說服了幾十家老百姓,讓他們放棄自己心愛的家園,包括祖宗的墓地!爹,
你對中國人那種「故鄉」觀念,應該是深深體會的!那麼,你有沒有想過,雲翔到底用什麼
方式,讓那些在這兒住了好幾代的老百姓,一個個搬走?他怎會有這麼大的力量?你想過沒
有?你問過沒有?還是你根本不想知道?」
    祖望被雲飛這一問,就有些心驚肉跳了,睜大眼睛看他:
    「所以,我看到你回來,才那麼高興啊!」
    雲飛不敢相信的看著父親:
    「你知道?對於雲翔的所作所為,你都知道?」
    「不是每件都知道,但是,多少會瞭解一些!我畢竟不是一個木頭人。」他咬了咬牙:
「其實,雲翔會變成這樣,你也要負相當大的責任!在你走了之後,我以為,我只剩下一個
兒子了,難免處處讓著他,生怕他也學你,一走了之!人老了,就變得脆弱了!以前那個強
硬的我,被你們兩個兒子,全磨光了!」
    雲飛十分震動的看著祖望,沒料到父親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這帶給他非常巨大的震
撼。父子兩人,就有片刻不語,只是深深互視。
    片刻後,雲飛開了口,聲音裡已經充滿了感情:
    「爹,你放心,我回來這些日子,已經瞭解了太多的事情,我答應你,我會努力在家裡
住下去,努力加入你的事業。可是,溪口那塊地,一定要交給我處理!我們家,不缺錢,不
缺工廠……讓我們為後世子孫,積點陰德吧!」
    祖望有些感動,有些驚覺。可是,仍然有著顧忌。
    「你要定了那塊地?」
    「是,我要定了那塊地?」雲飛堅決的說。
    「你要拿它做什麼?」
    「既然給了我,就不要問我拿它做什麼?」
    「這……我要想一想,我不能馬上答應你,我要研究研究。」
    「我還有事,急著要出門……在你研究的時候,有一本書,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看一
看?」雲飛說。
    「什麼書?」
    雲飛走向書桌,在桌上拿起一本書,遞給祖望。祖望低頭一看,封面上印著:
    《生命之歌》,書名下,有幾個小字:「蘇慕白著」。
    祖望一震抬頭,
    雲飛已飄然遠去。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