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4

    第二天,雨鳳雨鵑又繼續找工作。奔波了一整天,依舊毫無進展。
    黃昏時分,兩人拖著疲倦的腳步,來到一家很氣派的餐館面前。兩人抬頭一看,店面非
常體面,雖然不是吃飯時間,已有客人陸續入內。餐館大門上面,掛著一個招牌,上面寫著
「待月樓」三個大字,招牌是金字雕刻,在落日的光芒下閃閃發光。
    姐妹倆彼此互看。雨鵑說:
    「這家餐館好氣派,這個時間,已經有客人出出入入了,生意一定挺好!」
    「看樣子很正派,和那個什麼院不一樣。」雨鳳說。
    「說不定他們會要用人端茶上菜!」
    「你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好不好?一看就知道不一樣嘛!」
    「說不定他們會要廚子!」
    「說不定他們需要人洗洗碗,掃掃地……」
    雨鵑就一挺背脊,往前邁步:
    「進去問問看!」
    雨鳳急忙伸手拉住她:
    「我們還是繞到後門去問吧!別妨礙人家做生意……」
    姐妹兩個就繞道,來到待月樓的後門,看見後門半闔半開,裡面隱隱有笑語傳出。雨鵑
就鼓勇上前,她伸出手去,正要打門,孰料那門竟「豁啦」一聲開了,接著,一盆污水
「嘩」的潑過來,正好潑了她一頭一臉。
    雨鵑大驚,一面退後,一面又急又氣的開口大罵:
    「神經病!你眼睛瞎了?潑水也不看看有沒有人在外面?」
    門內,一個長得相當美麗的中年女子,帶著幾分慵懶,幾分嬌媚,一扭腰走了出來。眼
光對姐妹兩個一瞟,就拉開嗓門,指手畫腳的搶白起來:
    「哎喲,這桐城上上下下,大街小巷幾十條,你那一條不好去,要到咱們家的巷子裡來
站著?你看這左左右右,前前後後,街坊鄰居一大堆,你那一家的門口不好站,要到我家門
口來站著?給潑了一身水,也是你自找的,罵什麼人?」
    雨鵑氣得臉色都綠了,雨鳳慌忙掏出小手絹,給她胡亂的擦著說:
    「算了,雨鵑,咱們走吧!別跟人家吵架了,小五還在醫院裡等我們呢!」
    自從寄傲山莊燒燬,鳴遠去世,兩姐妹找工作又處處碰壁,雨鵑早已積壓了一肚子的痛
楚。這時,所有的痛楚,像是被引燃的炸彈,突然爆炸,無法控制了。她指著那個女子,怒
罵出聲:
    「你莫名其妙!你知不知道這是公共地方,門口是給人站的,不是水溝,不是河,不是
給你倒水的!你今天住的,是房子,不是船!這是桐城,不是蘇州,你要倒水就是不可以往
門外倒!」
    女子一聽,驚愕得挑高了眉毛:
    「喲!罵起人來還挺順溜的嘛!」就對雨鵑腰一扭,下巴一抬,不慌不忙,不疾不徐的
說:「我已經倒了,你要怎樣?這唱本裡不是有這樣一句嗎?嫁出門的女兒,像潑出門的
水……可見,水嗎,就是給人「潑出門」的,要不然,怎麼老早就有這種詞兒呢!」
    「你……」雨鵑氣得發抖,身子往前衝,恨不得跟她去打架。
    雨鳳拚命拉住她,心灰意冷的喊:
    「算了算了,不要計較了,我們的麻煩還不夠多嗎?已經家破人亡了,你還有心情跟人
吵架!」雨鵑跺著腳,氣呼呼的大嚷:
    「人要倒起楣來,喝水會嗆死,睡覺會悶死,走路會摔死,住在家裡會燒死,敲個門都
會被淹死!」
    雨鳳不想再停留,死命拉著雨鵑走。雨鵑一面被拖走,嘴裡還在說:
    「怎麼那麼倒楣?怎麼可能那麼倒楣……簡直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身後,忽然響起那個女子清脆的聲音:
    「喂!你們兩個!給我回來,回來!」
    雨鵑霍的一回身,氣沖沖的喊:
    「你到底要怎樣?水也給你潑了,人也給你罵了,我們也自認倒楣走人了……你還要怎
樣?」
    那個女子笑了,有一股嫵媚的風韻。
    「哈!火氣可真不小!我只是想問問,你們為什麼要敲我的門?為什麼說家破人亡?再
有呢,水是我潑的,衣裳沒給你弄乾,我還有點兒不安心呢!回來,我找件衣裳給你換換,
你有什麼事,也跟我說說!」
    雨鵑和雨鳳相對一怔,雨鳳急忙抬頭,眼裡綻出希望的光芒,把所有的驕傲都摒諸腦
後,急切的說:
    「這位大姐,我們是想找個工作,不論什麼事,我們都願意幹!燒火、煮飯、洗衣、端
茶、送水……什麼什麼都可以……」
    女子眼光銳利的打量兩人。
    「原來你們想找工作,這麼凶,誰敢給你們工作?」
    雨鵑臉色一僵,拉著雨鳳就走。
    「別理她了!」
    「回來!」女子又喊,清脆有力。
    兩姐妹再度站住。
    「你們會唱歌嗎?」
    雨鳳滿臉光彩,拚命點頭:
    「唱歌?會會會!我們會唱歌!」
    女子再上上下下的看二人:
    「如果你們說的是真話呢,你們就敲對門了!」她一轉身往裡走,一面揚著聲音喊:
「珍珠!月娥!都來幫忙……」
    就有兩個丫頭大聲應著:
    「是!金大姐!」
    姐妹倆不大相信的站著,以為自己聽錯了,站在那兒發楞。女子回頭嚷:
    「還發什麼呆?還不趕快進來!」
    姐妹倆這才如大夢初醒般,慌忙跟著向內走。
    雨鳳、雨鵑的轉機就這樣開始了。她們終於遇到了她們生命裡的貴人,金銀花。金銀花
是「待月樓」的女老闆,見過世面,逕過風霜,混過江湖。在桐城,名氣不小,達官貴人,
幾乎都要賣她的帳,因為,在她背後,還有一個有權有勢的人在撐腰,那個人,是擁有大風
煤礦的鄭老闆。這家待月樓,表面是金銀花的,實際是鄭老闆的。是桐城最有規模的餐館。
可以吃飯,可以看戲,還可以賭錢。一年到頭,生意鼎盛,是「城北」的「活動中心」。在
「桐城」,有兩大勢力,一個是城南的展家,一個就是城北的鄭家。
    雨鳳、雨鵑兩姐妹,對於「桐城」的情形,一無所知。她們熟悉的地方,只有溪口和寄
傲山莊。她們並不知道,她們歪打正著,進入了「城北」的活動中心。
    金銀花用了半盞茶的時間,就聽完了姐妹倆的故事。展家!那展家的孽,越造越多了。
她不動聲色,把姐妹倆帶進後台的一閒化妝間,「呼」的一聲,掀開門簾,領先走了進去。
雨鳳、雨鵑跟了進來,珍珠、月娥也跟在後面。
    「你們姐妹的故事呢,我也知道一個大概了!有句話先說明白,你們的遭遇雖然可憐,
但我可不開救濟院!你們有本領幹活,我就把你們姐妹留下,沒有本領幹活,就馬上離開待
月樓!我不缺燒飯洗碗上菜跑堂的,就缺兩個可以表演,唱曲兒,幫我吸引客人的人!」
    雨鳳、雨鵑不斷對看,有些緊張,有些惶恐。
    「這位大姐……」
    金銀花一回頭:
    「我的名字不叫「這位大姐」,我是「金銀花」!年輕的時候,也登過台,唱過花旦!
這待月樓呢,是我開的,大家都叫我金銀花,或是金大姐,你們,就叫我金大姐吧!」
    雨鳳立刻順從的喊:
    「是!金大姐!」
    金銀花走向一排掛著的戲裝,解釋說:
    「本來我們有個小小的戲班子,上個月解散了。這兒還有現成的衣裳,你們馬上選兩套
換上!珍珠,月娥,幫她們兩個打扮打扮,胭脂水粉這兒都有……」指著化妝桌上的瓶瓶罐
罐:「我給你們兩個小時來準備,時辰到了,你們兩個就給我出場表演!」拿起桌上一個座
鐘,往兩人面前一放。「現在是五點半,七點半出場!」
    雨鵑一驚,睜大了眼睛:
    「你是說今晚?兩個小時以後要出去表演?」
    金銀花銳利的看向雨鵑:
    「怎麼?不行嗎?你做不到嗎?如果做不到,趁早告訴我,別浪費了我的胭脂花粉!」
就打鼻子裡哼了一聲:「哼!我還以為你們真是「虎落平陽」呢!看樣子,也不過是小犬兩
只罷了!」
    雨鵑被刺激了,一挺背脊,大聲說:
    「行!給我們兩小時,我們會準時出去表演!」
    雨鳳頓時心慌意亂起來,毫無把握,著急的喊:
    「雨鵑……」
    雨鵑抬頭看她,眼神堅定,聲音有力:
    「想想在醫院的小五,想想沒吃沒穿的小三小四,你就什麼都做得到了!」
    金銀花挑挑眉毛:
    「好!就看你們的了!我還要去忙呢……」轉身喊:「龔師傅!帶著你的胡琴進來吧!」
    就有一個五十餘歲的老者,抱著胡琴走來。金銀花對龔師傅交代說:
    「馬上跟這兩個姑娘練練!看她們要唱什麼,你就給拉什麼!」
    「是!」龔師傅恭敬的回答。
    金銀花往門口走,走到門口,又倏然回頭,盯著雨鳳雨鵑說:
    「你們唱得好,別說妹妹的醫藥費有了著落,我還可以撥兩間屋子給你們兄弟姐妹住!
唱得不好呢……我就不客氣了!再有,我們這兒是喝酒吃飯的地方,你們別給我唱什麼「滿
江紅」「浪淘沙」的!大家是來找樂子的,懂了嗎?」
    雨鳳嚥了一口氣,睜大眼睛,拚命點頭。
    金銀花一掀門簾,走了。
    珍珠、月娥已經急急忙忙的打了兩盆水來。催促著:
    「怏來洗個臉,打扮打扮!金大姐可是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沒價可還的啊!」
    龔師傅拉張椅子坐下,胡琴聲「咿咿呀呀」的響起。龔師傅看著兩人:
    「兩位姑娘,你們要唱什麼?」
    表演?要上台表演?這一生,連「表演」都沒看過,是什麼都弄不清楚,怎麼表演?而
且,連練習的時間都沒有,怎麼表演?雨鳳急得冷汗直冒,臉色發青,說:
    「我快要昏倒了!」
    雨鵑一把握住她的雙臂,用力的搖了搖,兩眼發光的,有力的說:
    「你聽到了嗎?有醫藥費,還有地方住!快打起精神來,我們做得到的!」
    「但是,我們唱什麼?「問燕兒」、「問雲兒」嗎?」
    兩鵑想了想,眼睛一亮:
    「有了!你記得爹有一次,把南方的小曲兒教給娘唱,逗得我們全體笑翻了,記得嗎?
我們還跟著學了一陣,我記得有個曲子叫「對花」!」
    這天晚上,待月樓的生意很好,賓客滿堂。
    這是一座兩層樓的建築,樓上有雅座,樓下是敞開的大廳。大廳前面有個小小的戲台。
戲台之外,就是一桌桌的酒席。
    這正是賓客最多的時候,高朋滿座,笑語喧嘩,觥籌交錯,十分熱鬧。有的人在喝酒,
也有一兩桌在擲骰子,推牌九。
    珍珠、月娥穿梭在客人中,倒茶倒水,上菜上酒。
    小范是待月樓的跑堂,大約十八、九歲,被叫過來又叫過去,忙碌的應付著點菜的客人
們。
    金銀花穿著艷麗的服裝,像花蝴蝶一般周旋在每一桌客人之間。
    台前正中的一桌上,坐著鄭老闆。這一桌永遠為鄭老闆保留,他來,是他專有,他不來
就空著。他是個身材頎長,長得相當體面的中年人。有深邃的眼睛,和讓人永遠看不透的深
沈。這時,他正和他的幾個好友在推牌九,賭得熱和。
    龔師傅不受注意的走到台上一隅,開始拉琴。
    沒有人注意這琴聲,客人們自顧自的聊天,喝酒,猜拳,賭錢。
    忽然,從後台響起一聲高亢悅耳的歌聲,壓住了整個大廳的嘈雜。一個女聲,清脆嘹亮
的唱著:
    「喂……」聲音拉得很長,綿綿裊裊,餘音不斷,繞室迴響:「叫一聲哥哥喂……叫一
聲郎喂……」
    所有的客人都楞住了,大家不約而同的安靜下來,看著台上。
    金銀花不禁一怔,這比她預期的效果高太多了,她身不由己,在鄭老闆的身邊坐下,凝
神觀看。鄭老闆聽到這樣的歌聲,完全被吸引住了,停止賭錢,眼睛也瞪著台上。他的客人
們也都驚訝的張大了眼睛。
    小范正寫菜單,竟然忘了寫下去,訝然回頭看臺上。
    隨著歌聲,雨鵑出場了。她穿著大古裝,扮成了一個翩翩美少年,手持摺扇,顧盼生
輝。一面出場,一面唱:
    「叫一聲妹妹喂……叫一聲姑娘喂……」
    雨鳳跟著出場,也是古裝扮相,扮成一個嬌媚女子。柳腰款擺,蓮步輕搖,一對水靈靈
的大眼睛,半帶羞澀半帶嬌。
    兩個姐妹這一男一女的扮相,出色極了,立刻引起滿座的驚歎。
    姐妹倆就一人一句的唱了起來:
    「郎對花,妹對花,一對對到田埂下,丟下了種子……」雨鳳唱。
    「發了一棵芽……」雨鵑對台下掃了一眼。
    台下立刻爆出如雷的掌聲。
    「什麼果子什麼葉?」雨鳳唱。
    「紅果子綠葉……」雨鵑唱。
    「開的是什麼花?」雨鳳唱。
    「開的是小白花……」兩鵑唱。
    「結的是什麼果呀?」雨鳳唱。
    「結的是黑色果呀……」雨鵑唱。
    「磨的是什麼粉?」雨鳳唱。
    「磨出白色的粉!」雨鵑唱。
    「磨出那白的粉呀……」雨鳳唱。
    「給我妹妹搽!給我妹妹搽!」雨鵑唱。
    下面是「過門」,雨鳳做嬌羞不依狀,用袖子遮著臉滿場跑。雨鵑一副情意綿綿的樣
子,滿場追雨鳳。
    客人們再度響起如雷的掌聲,並紛紛站起來叫好。
    鄭老闆駑訝極了,回頭看金銀花:
    「你從那裡找來這樣一對美人?又唱得這麼好!你太有本領了!事先也沒告訴我一聲,
要給我一個意外嗎?」
    金銀花又驚又喜,不禁眉開眼笑:
    「不瞞你,這對我來說,也是個大大的意外呢!就是要我打著燈籠,全桐城找,我也不
見得會把這一對姐妹給找出來!今天她們會來我這裡唱歌,完全是展夜梟的傑作!是他給咱
們送了一份禮!」
    「展家?這事怎麼跟展家有關係?」鄭老闆驚奇的問。
    「嘩!我看,我們桐城,要找跟展家沒關係的,就只有你鄭老闆的「大風煤礦」,和我
這個「待月樓」了!」金銀花說。
    過門完畢,雨鳳、雨鵑繼續唱了起來。

                      ※               ※                 ※

    「郎對花,妹對花,一對對到小橋下,只見前面來個人……」
    「前面來的什麼人?」
    「前面來的是長人!」
    「又見後面來個人……」
    「後面來的什麼人?」
    「後面來的是矮人!」
    「左邊又來一個人!」
    「左邊來的什麼人?」
    「來個扭扭捏捏,一步一蹭的大嬸嬸……」
    「哦,大嬸是什麼人?」
    「不知她是什麼人?」
    雨鵑兩眼啾著雨鳳,眼波流轉,風情萬種,唱著:
    「妹妹喂……她是我倆的媒人……要給我倆說婚配,選個日子配成對!呀得呀得兒喂,
得兒喂,得兒喂……」
    雨鳳一羞,用袖子把臉一遮,奔進後台去了。
    雨鵑在一片哄然叫好聲中,也奔進去了。
    客人們瘋狂的、忘形的鼓著掌。
    金銀花聽著這滿堂彩,看著興奮的人群,笑得心花怒放。
    奔進後台的兩鳳和雨鵑,手拉著手,彼此看著彼此。聽著身後如雷的掌聲和叫好聲,她
們驚喜著,兩人的眼睛裡,都閃耀著光華。她們知道,這掌聲代表的是;住的地方有了,小
五的醫藥費有了!
    當天晚上,金銀花就撥了兩間房子給蕭家姐弟住。房子很破舊,可喜的是還乾淨,房子
在一個四合院裡,這兒等於是待月樓的員工宿舍。小范、珍珠、月娥都住在同一個院子裡,
彼此也有個照應。房間是兩間相連,外面一個大間,裡面一個小間,中間有門可通。雨鳳和
雨鵑站在房間裡,驚喜莫名。金銀花看著姐妹倆,說:
    「那麼,就這麼說走了,每天晚上給我唱兩場,如果生意好,客人不敬,就唱三場!白
天都空給你們,讓你們去醫院照顧妹妹,可是,不要每天晚上就唱那兩首,找時間練唱,是
你們自己的事!」
    雨鵑急忙說:
    「我們會好多曲子,必要的時候,自己還可以編,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金銀花似笑非笑的啾著雨鵑:
    「現在,不罵我是神經病,潑了你一身水了?」
    雨鵑嫣然一笑:
    「謝謝你潑水,如果潑水就有生機,多潑幾次,我心甘情願!」

                      ※               ※                 ※

    金銀花噗哧一聲笑了。
    蕭家的五個兄弟姐妹,終於有了落腳的地方。
    雲飛回家轉眼就半個月了,每天忙來忙去,要應酬祖望的客人,要陪伴寂寞的夢嫻,又
被
    望拉著去「瞭解」展家的事業,逼著問他到底要管那一樣?所有的親朋,知道雲飛回來
了,爭著前來示好,筵席不斷。他簡直沒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在記憶深處,有個人影一
直反覆出現,腦海裡經常漾起雨鳳的歌聲:「問雲兒,你為何流浪?問雲兒,你為何飄
蕩?」好奇怪,自己名叫「雲飛」,這首歌好像為他而唱。那個唱歌的女孩,大概正帶著弟
妹在瀑布下享受著陽光,享受著愛吧!自從見到雨鳳那天開始,他就知道,幸福,在那五個
姐弟的臉上身上,不在這榮華富貴的展家!
    這天,阿超帶來一個天大的消息:
    「我都打聽清楚了,那蕭家的寄傲山莊,已經被二少爺放火燒掉了!」
    雲飛大驚的看著阿超:
    「什麼?放火?」
    「是!小朱已經對我招了,那天晚上,他跟著去的!蕭家被燒得一乾二淨,蕭老頭也被
活活燒死了……他家有五個兄弟姐妹,個個會唱歌,大姐,就是你從河裡救出來的姑娘,名
字叫蕭雨鳳!」
    雲飛太震驚了,根本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抓起桌上的馬鞭,急促的說:
    「我們看看去!把你打聽到的事情,全體告訴我!」
    當雲飛帶著阿超,趕到寄傲山莊的時候,雲翔和紀總管、天堯,正率領著工人,在清除
寄傲山莊燒焦的斷壁殘垣。
    雲飛和阿超快馬衝進,兩人翻身下馬。雲翔看到他們來了,驚愕得一塌糊塗。雲飛四面
打量,看著那焦黑的斷壁殘垣,也驚愕得一塌糊塗。
    「赫!這是什麼風,會把你這位大少爺,吹到我的工地上來了?」雲翔怪叫著。
    雲飛眼前,一再浮現著雨鳳那甜美的臉,響起小五歡呼的聲音,看到五個恩愛快樂的臉
龐。而今,那洋溢著歡樂和幸福的五姐弟,不知道流落何方?他四面環視,但見滿眼焦土,
一片蒼涼。心裡就被一種悲憤的情緒漲滿了,他怒氣沖沖的盯著雲翔:
    「你的工地?你為了要奪得這塊地,放火燒了他們的房子,還燒出一條人命!現在,你
在這兒蓋工廠,你就不怕陰魂不散,天網恢恢,會帶給我們全家不幸嗎?」
    雲翔立刻大怒起來,暴跳著喊: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這塊地老早就屬於我們展家了,什麼叫「奪得」?那晚,這兒會
失火,完全是個意外,我只是想用煙把蕭老頭給薰出來!誰知道會整個燒起來呢?再說,那
蕭老頭會燒死,與我毫無關係……」就大叫:「天堯!你過來作證!」
    天堯走過來,說:
    「真的!本來大家都在院子裡,沒有一個會受傷,可是,有個小孩跑進火裡去,蕭老頭
為了救那個孩子……」
    天堯的話還沒說完,雲翔一個不耐煩,把他推開,氣沖沖的對雲飛吼:
    「我根本用不著跟你解釋,不管我有沒有放火,有沒有把人燒死,都和你這個偽君子無
關!你早就對這個家棄權了,這些年來,是我在為這個家鞠躬盡瘁,奉養父母,你!你根本
是個逃兵!你沒有資格跟我說話,更沒有資格過問我的事!」
    雲飛沈重的呼吸著,死死的盯著他:
    「我知道,這些年你辛苦極了!這才博得一個「展夜梟」的外號!聽說,你常常帶著馬
隊,晚上出動,專嚇老百姓,逼得這附近所有的人家,沒有一個住得下去,因而,大家叫你
們「夜梟隊」!夜梟!多光彩的封號!你知道什麼是夜梟嗎?那是一種半夜出動,專吃腐屍
的鳥!這就是桐城對你展二少爺的評價!就是你為爹娘爭得的榮耀!」
    雲翔暴怒,喊:
    「我是不是夜梟,關你什麼事?那些無知老百姓的胡說八道,只有你這種婆婆媽媽的人
才在乎!我根本不在乎!」
    雲飛抬頭看天堯,眼光裡盛滿了沈痛:
    「天堯!你、我、雲翔,還有天虹,幾乎是一塊兒長大的!小時候,我們都有很多理
想,我相當個作家,你想當個大夫,沒想到今天,你不當大夫也罷了,居然幫著雲翔,做這
些傷天害理的事!」他再抬頭看紀總管,更沈痛的:「紀叔,你也是?」
    紀總管臉色一沈,按捺著不說話。
    天堯有些老羞成怒了,也漲紅了臉:
    「你不能這麼說,我們從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別人欠了債,我們當然要他還
錢,要不然,你家裡開什麼錢莊?」
    「對!」雲翔大聲接口:「你以為你吃的奶水就比較乾淨了嗎?你也是被展家錢莊養大
的!別在這兒唱高調,故作清高了!簡直噁心!」
    雲飛氣得臉色發青:
    「我看,你們是徹底沒救了!」他突然走到工人前面,大喊:「停止!大家停止!不要
再弄了!」
    工人們愕然的停下來。
    雲翔追過來,又驚又怒的喊:
    「你幹嘛?」
    雲飛對工人們揮手,嚷著:
    「統統散掉!統統回家去!我是展雲飛!你們大家看清楚了,我說的,這裡目前不需要
整理,聽到沒有?」
    工人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做。

                      ※               ※                 ※

    雲翔這一下,氣得面紅耳赤,走過去對雲飛重重的一推。
    「你有什麼資格在這兒發號施令?」也對工人們揮手:「別聽他的,快做工!」
    「不許做!」雲飛喊。
    「快做!快做!」雲翔喊。
    工人們更加沒有主張了。
    「紀叔!」雲飛喊了一聲。
    「是!」紀總管應著。
    「我爹有沒有交代你,展家的事業中,只要我喜歡,就交給我管?」
    「是,是……有的,有的!」紀總管不能不點頭。
    雲飛傲然的一仰頭:
    「那麼,你回去告訴他,我要了這塊地!我今天就會跟他親自說!所以,你管一管這些
工人,誰再敢碰這兒的一磚一瓦,就是和我過不去!也就是紀叔您督導不周了。」
    「是,是,是。」紀總管喃喃的說。
    雲翔一把抓住了雲飛的衣服。大叫:
    「你說過,你不是來和我爭財產,搶地盤的!你說過,你不在乎展家的萬貫家財,你根
本不屑於和我爭……那是那是……四月五日,早上幾點?」他氣得頭腦不清。「大家吃早飯
的時候,你親口說的……」
    「那些話嗎?口說無憑,算我沒說過!」
    「你混蛋!你無賴!」雲翔氣得快發瘋了,大吼。
    「這一招可是跟你學的!」雲飛說。
    雲翔忍無可忍,一拳就對他揮去。雲飛一閃身躲過。雲翔的第二拳又揮了過來。阿超及
時飛躍過來,輕輕鬆鬆的接住了雲翔的拳頭。抬頭笑看他:
    「我勸二少爺,最好不要跟大少爺動手,不管是誰掛了彩,回去見著老爺,都不好交
代!」
    紀總管連忙應著:
    「阿超說的是!雲翔,有話好說,千萬別動手!」
    雲翔憤憤的抽回了手,對阿超咬牙切齒的大罵:
    「我忘了,雲飛身邊還有你這個狗腿子!」又對雲飛怒喊:「你連打個架,都要旁人幫
你出手嗎?」再掉頭對紀總管怒吼:「你除了說「是是是」,還會不會說別的?」
    雲翔這一吼,把紀總管、阿超、天堯全都得罪了。天堯對雲翔一皺眉頭:
    「我爹好歹是你的岳父,你客氣一點!」
    「岳父?我看他自從雲飛回來,心裡就只有雲飛,沒有我了!說不定已經後悔這門親事
了……」
    紀總管的眼神充滿了慍怒,臉色陰沈,不理雲翔,對工人們揮手說:
    「大家聽到大少爺的吩咐了?統統回去!今天不要做了,等到要做的時候,我再通知你
們!」
    工人們應著,大家收拾工具散去。
    雲翔驚看紀總管,憤憤的嚷:
    「你真的幫著他?」
    「我沒有幫著誰!」紀總管聲音裡帶著隱忍,帶著滄桑,帶著無奈:「我是展家的總
管!三十年來,我聽老爺差遣!現在,還是聽老爺差遣!我根本沒有立場說幫誰或不幫誰!
既然這塊地現在有爭執,我回去問過老爺再說!」
    紀總管說完,回身就走。天堯瞪了雲翔一眼,也跟著離去。
    雲翔怔了怔,對雲飛匆匆的揮了揮拳頭,恨恨的說:
    「好!我們走著瞧!」
    說完,也追著紀總管和天堯而去。
    阿超看著三人的背影,回頭問雲飛:
    「我們是不是應該趕回家,搶在二少爺前面,去跟老爺談談?」
    雲飛搖搖頭:
    「讓他去吧!除非我能找到蕭家的五個子女,否則,我要這塊地做什麼?」他一彎腰,
從地上抬起「寄傲山莊」的橫匾,看了看:「好字!應該是個懷才不遇的贊書人吧!」
    雲飛走入廢墟,四面觀望,不勝愴惻,忽然看到廢墟中有一樣東西,再患彎腰拾起,是
那個已經燒掉一半的小兔兒,眼前不禁浮起小五歡呼「小兔兒!」破涕為笑的模樣。
    「唉!」他長歎一聲,抬頭看阿超:「你不是說這附近還有一家姓杜的老夫妻嗎?我們
問問去!我發誓,要找到這五個兄弟姐妹!」
    雲飛很快的找到了杜爺爺和杜奶奶,也知道了寄傲山莊燒燬之後的情形。沒有耽擱,他
們回到桐城,直奔「聖心醫院」,就在那間像「難民營」一樣的大病房裡,看到了小三、小
四和小五。
    小五坐在病床上,手腕和額頭都包著紗布,但是,已經恢復了精神。小三和小四,圍著
病床,跟她說東說西,指手畫腳,逗她高興。
    雲飛和阿超快步來到病床前。雲飛看著三個孩子,不勝愴惻。
    「小三,小四,小五,還記得我嗎?」雲飛問。
    小五眼睛一亮,高興的大喊:
    「大哥!會游泳的大哥!」
    「我記得,當然記得!」小三跟著喊。
    小四好興奮: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兒?」

                      ※               ※                 ※

    「好不容易!找了好久……」雲飛凝視著三個孩子:「你們的事我都知道了!」
    小三立即伸手,把雲飛的衣袖一拉,雲飛偏過頭去,小三在他耳邊飛快的說:
    「小五還不知道爹已經……那個了,不要說出來!」
    雲飛怔了怔,心裡一慘。四面看看:
    「你們的兩個姐姐呢?怎麼沒看見?」
    小三和小四就異口同聲的說:
    「在待月樓!」
    待月樓又是賓客盈門,觥籌交錯的時候。
    雲飛和阿超擠了進來,小范一邊帶位,一邊說:
    「兩位先生這邊坐,對不起,只有旁邊這個小桌子了,請湊合湊合!這幾天生意實在太
好了。」
    雲飛和阿超在一個角落上坐下。
    「兩位要喝點酒嗎?」
    雲飛看著一屋子的笑語喧嘩,好奇的問:
    「你們生意一直這麼好嗎?」
    「都虧蕭家姐妹……」小范笑著,打量雲飛和阿超:「二位好像是第一次來待月樓,是
不是也聽說了,來看看熱鬧的?」忍不住就由衷的讚美:「她們真的不簡單,真的好,值得
二位來一趟……」
    雲飛來不及回答,金銀花遠遠的拉長聲音喊:
    「小范!給你薪水不是讓你來聊天的!趕快過來招呼周先生!」
    小范急忙把菜單往阿超手裡一塞。
    「兩位先研究一下要吃什麼,我去去就來!」就急匆匆的走了。
    阿超驚愕的看雲飛:
    「這是怎麼回事?好像全桐城的人,都擠到這待月樓裡來了!」
    雲飛看看那座無虛席的大廳,也是一臉的驚奇。
    龔師傅拎著他的胡琴出場了,他這一出場,客人已經報以熱烈的掌聲。龔師傅走到台
前,對客人一鞠躬,大家再度鼓掌。龔師傅坐定,開始拉琴。早有另外數人,彈著樂器,組
成一個小樂隊。這種排場,雲飛和阿超都見所末見,更是驚奇。
    喝酒作樂賭錢的客人們都安靜下來。談天的停止談天,賭錢的停止賭錢。
    按著,雨鳳那熟悉的嗓音,就甜甜的響了起來,唱著:
    「當家的哥哥等候我,梳個頭,洗個臉,梳頭洗臉看花燈……」
    兩鳳一邊唱著,一邊從後台奔出,她穿著紅色的繡花短衣,蔥花綠的褲子,纖腰一握。
頭上環珮叮噹,臉上薄施脂粉,眼一抬,秋波乍轉,簡只是艷驚四座。
    雨鵑跟著出場,依然是男裝打扮,俊俏無比。唱著:
    「叫老婆別囉嗦,梳什麼頭?洗什麼臉?換一件衣裳就算嘍!」
    客人們哄然叫好,又是掌聲,又是彩聲。
    雲飛和阿超看得目瞪口呆。
    台上的雨鳳和雨鵑,已經不像上次那樣生硬,她們有了經驗,有了金銀花的訓練,現在
知道什麼是表演了,知道觀眾要什麼了。有著璞玉般的純真,又有著青春和美麗,再加上那
份天賦的好歌喉,她們一舉手一投足,一抬眼一微笑,一聲唱一聲和,都博得滿堂喝彩。雨
鳳繼續唱:
    「適才打開梳頭盒,烏木梳子發上梳,紅花綠花戴兩朵,胭脂水粉臉上抹。紅褂子繡藍
花,紅繡鞋綠葉拔,走三走,壓三壓,見了當家的把禮下……」對雨鵑彎腰施禮:「去看燈
嘍!」
    「去看燈嘍!」
    兩人手攜著手,作觀燈狀。合唱:
    「東也是燈,西也是燈,南也是燈來北也是燈,四面八方全是燈……」
    又分開唱:
    「這班燈剛剛過了身,那邊又來一班燈!觀長的……」
    「是龍燈!」
    「觀短的……」
    「獅子燈!」
    「蝦子燈……」
    「犁彎形!」
    「螃蟹燈……」
    「橫爬行!」
    「鯉魚燈……」
    「跳龍門!」
    「烏龜燈……」
    又合唱:
    「頭一縮,頭一伸,不笑人來也笑人,笑得我夫妻肚子疼!」
    合唱完了,雨鵑唱:
    「沖天炮,放得高,火老鼠,滿地跑!喲!喲!不好了,老婆的褲腳燒著了……」
    雨鳳接著唱:
    「急忙看來我急忙找,我的褲腳沒燒著!砍頭的你笑什麼?不看燈你盡瞎吵,險些把我
的魂嚇掉……」
    唱得告一段落,客人們掌聲雷動。

                      ※               ※                 ※

    雲飛和阿超,也忘形的拚命鼓掌。
    金銀花在一片喧鬧聲中上了台。左手拉雨鳳,右手拉雨鵑,對客人介紹:
    「這是蕭雨鳳姑娘,這是蕭雨鵑姑娘,她們是一對姊妹花!」
    客人報以歡呼,掌聲不斷。金銀花等掌聲稍歇,對大家繼續說:
    「蕭家姐妹念過書,學過曲,是大戶人家的女兒,因為生活困難才出來唱小曲,大家覺
得她們唱得好,就不要小氣,台前的小籃子裡,隨便給點賞!不方便給賞,待月樓還是謝謝
大家捧場!下面,讓蕭家姑娘繼續唱給大家聽!」
    金銀花說完,滿面春風的走下台。
    鄭老闆首先走上前去,在籃子裡放下一張紙鈔。
    一時間,好多客人走上前去,在小籃子裡放下一些零錢。
    雨鳳、雨鵑又繼續唱「夫妻觀燈」。
    雲飛伸手掏出了錢袋,看也不看,就想把整個錢袋拿出去。阿超伸手一攔:
    「我勸你不要一上來就把人家給嚇跑了!聽曲兒給小費也有規矩,給太多會讓人以為你
別有居心……」
    雲飛立刻激動起來:
    「我是別有居心,我不知道怎樣才能還人家一個寄傲山莊,還人家一個爹,還人家一個
健康的──,和一個溫暖的家!再有……能夠讓她們回到瀑布下面去唱,而不是在酒樓裡
唱!」
    「我知道,可是……」阿超不知道該怎麼措辭,不說了。
    雲飛想想,點頭。
    「你說得有理。」
    他沈吟了一下,仍然捨不得少給,斟酌著拿出兩塊銀元,走上前去,放進籃子裡。兩塊
銀元「叮噹」的一響,落進籃子裡,實在數字太大了,引來前面客人一陣駕歎。大家伸長脖
子看,是那一位闊少的手筆。
    台上,雨鳳、雨鵑也驚動了,看了看那兩塊錢,再彼此互看一眼。
    雨鳳驚愕的一回頭,眼光和雲飛接了個正著。心臟頓時怦的一跳,臉孔驀然一熱,心裡
訝然的驚呼:
    「怎麼?是他?」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