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1

    這是民國八年的暮春。
    天氣很好,天空高而澄清,雲層薄薄的飄在天空,如絲如絮,幾乎是半透明的。太陽曬
在人身上,有種懶洋洋的溫馨。微風輕輕的吹過,空氣裡漾著野梔子花和松針混合的香味。
正是「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的時節。雲飛帶著隨從阿超,騎著兩匹馬,
僕僕風塵的穿過了崇山峻嶺,往山腳下的桐城走去。離家已經四年了,四年來,雲飛沒有和
家裡通過任何訊息。當初,等於是逃出了那個家庭。走的時候,幾乎抱定不再歸來的念頭。
四年的飄泊和流浪,雖然讓他身上臉上,佈滿了滄桑。但是,他的內心,卻充滿了平和。他
覺得,自己真正的長成,真正的獨立,就在這四年之中。這四年,讓他忘了自己是展家的大
少爺,讓他從映華的悲劇中走出來,讓他做了許多自己想做的事,也讓他擺脫了雲翔的惡
夢……如果不是連續幾個晚上,午夜夢迴,總是看到母親的「怯意」。
    翻過了山,地勢開始低了,蜿蜓的山路,曲曲折折的向山下盤旋。「桐城」實在是個非
常美麗的地方,四面有群山環峙,還有一條「玉帶溪」繞著城而過,像天然的護城河一樣。
雲飛巳經聽到流水的淙淙聲了。
    忽然,有個清越的,嘹亮的,女性的歌聲,如天籟般響起,打破了四周的岑寂。那歌聲
高亢而甜美,穿透雲層,穿越山峰,綿綿邈邈,柔柔裊裊,在群山萬壑中回湯。雲飛驚異極
了,轉眼看阿超:
    「咦,這鄉下地方,怎麼會有這麼美妙的歌聲?」
    阿超,那個和他形影不離的夥伴,已經像是他生命的一部份。從童年時代開始,阿超就
跟隨著他,將近二十年,不曾分離。雖然阿超是典型的北方漢子,耿直忠厚熱情,心思不
多,肚子裡一根腸子直到底。但是,和雲飛這麼長久的相處,阿超早已被他「同化」了。雖
然不會像他那樣,把每件事情「文學化」,卻和他一樣,常常把事情「美化」。對於雲飛的
愛好、心事,阿超是這世界上最瞭解的人了。歌聲,吸引了雲飛,也同樣吸引了他。
    「是啊,這首歌還從來沒聽過,不像是農村裡的小調兒。聽得清嗎?她在唱些什麼?」
    雲飛就專注的傾聽著那歌詞,歌聲清脆,咬字非常清楚,依稀唱著:
    「問雲兒,你為何流浪?問雲兒,你為何飄蕩?問雲兒,你來自何處?問雲兒,你去向
何方?問雲兒,你翻山越嶺的時候,可曾經過我思念的地方?見過我夢裡的臉龐?問雲兒,
你回去的時候,可否把我的柔情萬丈,帶到她身旁,告訴她,告訴她,告訴她……唯有她停
留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
    雲飛越聽越驚奇,忍不住一拉馬韁,往前急奔。
    「我倒要去看看,這是誰在唱歌?」
    對雨鳳而言,那天是她生命中的「猝變」,簡直是一個「水深火熱」的日子。
    雨鳳是蕭鳴遠的長女,是「寄傲山莊」五個孩子中的老大,今年才十九歲。蕭鳴遠是在
二十年前,帶著新婚的妻子,從北京搬到這兒來定居的。他建造了一座很有田園味道,又很
有書卷味的「寄傲山莊」,陸續生了五個粉妝玉琢的兒女。老大雨鳳十九,雨鵑十八,小三
十四,小四是唯一的男孩,十歲,小五才七歲。可惜,妻子在兩年前去世了。整個家庭工
作,和撫養弟妹的工作,都落到長女雨鳳,和次女雨鵑的身上。所幸,雨鳳安詳恬靜,兩聘
活潑開朗,大家同心協力,五個孩子,彼此安慰,彼此照顧,才度過了喪母的悲痛期。
    每天這個時候,帶著弟妹來瀑布下洗衣,是雨鳳固定的工作。今天,小五很乖,一直趴
在水中那塊大石頭上,手裡抱著她那個從不離身的小兔兒,兩眼崇拜的看著她。不住口的央
求著:
    「大姐,你唱歌給我聽,你唱「問雲兒」!」
    可憐的小五,母親死後,她已經很自然的把雨鳳當成母親了。雨鳳是不能拒絕小五的,
何況唱歌又是她最大的享受。她就站在溪邊,引吭高歌起來。小四一聽到她唱歌,就從口袋
裡掏出他的笛子,為她伴奏。這是母親的歌,父親的曲,雨鳳唱著唱著,就懷念起母親來。
可惜她唱不出母親的韻味!
    這個地方,是桐城的郊區,地名叫「溪口」。玉帶溪從山上下來,從這兒轉入平地,由
於落差的關係,形成小小的瀑布。瀑布下面,巨石嵯峨,水流急湍而清澈。瀑布濺出無數水
珠,在陽光下璀璨著。
    雨鳳唱完一段,看到小三正秀秀氣氣的絞衣服,就忘記唱歌了:
    「小三,你用點力氣,你這樣斯文,衣服根本絞不乾……」
    「哎,我已經使出全身的力氣了!」小三拚命絞著衣服。
    「大姐,你再唱,你再唱呀!你唱娘每天晚上唱的那首歌!」小五喊。
    雨鳳憐惜的看了小五一眼,娘!她心裡還記著娘!雨鳳什麼話都沒說,又按著唱了起來:
    「在那高高的天上,陽光射出萬道光芒,當太陽緩緩西下,黑暗便籠罩四方,可是那黑
暗不久長,因為月兒會悄悄東上,把光明灑下穹蒼……」
    雲飛走下了山,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到的美景:
    瀑布像一條流動的雲,雲的下方,雨鳳臨風而立,穿著一身飄逸的粉色衣裳,垂著兩條
烏黑的大辮子,清麗的臉龐上,黑亮的眸子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她帶著一種毫不造作的自由
自在,無拘無束的引吭高歌,衣袂翩翩,飄然若仙。三個孩子,一男兩女,圉繞著她,吹笛
的吹笛,洗衣的洗衣,聽歌的聽歌,像是三個仙童,簇擁著一個仙女……時間似乎停止在這
一刻了,這種靜謐,這種安詳,這種美麗,這種溫馨……簡直是帶著「震撼力」的。
    雲飛呆住了。他對阿超作了一個「安靜」的手勢,不敢驚擾這天籟之聲,兩人悄悄的勒
馬停在河對岸。
    雨鳳渾然不覺有人在看她,繼續唱著:
    「即使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朋友啊,你們不要悲傷,因為細雨會點點飄下,滋潤著萬
物生長……」
    忽然,雲飛的馬一聲長嘶,劃破了寧靜的空氣。
    雨鳳的歌聲戛然而止,她驀然抬頭,和雲飛的眼光接個正著。她那麼驚惶,那麼愕然,
發現自己正面對著一個英姿颯颯的年輕男子!
    小五被馬嘶聲嚇了一跳,大叫著:
    「啊……」手裡的小兔子,一個握不牢,就骨碌碌的滾落水中。「啊……」她更加尖叫
起來:「小兔兒!我的小兔兒……」她伸手去抓小兔子,「砰」的一聲,就整個人掉進水
裡,水流很急,小小的身子,立刻被水沖走。
    「小五……」雨鳳轉眼看到小五落水,失聲尖叫。
    小三丟掉手中的衣服,往水裡就跳,嘴裡喊著說:
    「小五,抓住石頭,抓住樹枝,我來救你了!」
    雨鳳大驚失色,拚命喊:
    「小三,你不會游泳啊……小三!你給我回來……」
    小三沒回來,小四大喊著:
    「小五!小三!你們不要怕,我來了……」就跟著一跳,也砰然入水。
    雨鳳魂飛魄散,慘叫著:
    「小四!你們都不會游泳呀……小三、小四、小五……啊呀……」什麼都顧不得了,她
也縱身一躍,跳進水中。
    剎那間,雨鳳和三個孩子全部跳進了水裡。這個變化,使雲飛驚得目瞪口呆。他連忙對
溪水看去,只見姐弟四人,在水中狼狽的載沈載浮,又喊又叫,顯然沒有一個會游泳,不禁
大驚。
    「阿超!快!快下水救人!」
    雲飛喊著,就一躍下馬,跳進水中。阿超跟著也跳下了水。
    阿超的游泳技術很好,轉眼間,就抱住了小五,把她拖上了岸。雲飛也游向小三,連拖
帶拉的把她拉上岸。
    雲飛沒有停留,返身再躍回水裡去救小四。
    小四上了岸,雲飛才發現小五動也不動,阿超正著急的伏在小五身邊,搖著她,拍打著
她的面煩,喊著:
    「喂喂!小妹妹,快把水吐出來……」
    「她怎樣?」雲飛焦急的問。
    「看樣子,喝了不少水……」
    「趕快把水給她控出來!」
    雲飛四面一看,不見雨鳳,再看向水中,雨鳳正驚險萬狀的被水沖走。
    「天啊!」
    雲飛大叫,再度一躍入水。
    岸上,小三小四連滾帶爬的撲向小五,圍繞著小五大叫:
    「小五,你可別死……」小三大喊。
    小四一巴掌打在小三肩上: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小五!睜開眼睛看我,我是四哥呀!」
    「小五!我是三姐呀!」
    阿超為小五壓著胃部,小五吐出水來,哇的一聲哭了。
    「大姐……大姐……」小五哭著喊。
    「不得了,大姐還在水裡啊……」小四驚喊,往水邊就跑。
    小三和小五跳了起來,跟著小四跑。
    阿超急壞了,跑過去攔住他們,吼著:
    「誰都不許再下水!你們的大姐有人在救,一定可以救起來!」
    水中,雨鳳已經不能呼吸了,在水裡胡亂的掙扎著。身子隨著水流一直往下游衝去。雲
飛沒命的游過來,伸手一抓,沒有抓住,她又被水流帶到另一邊,前面有塊大石頭,她的腦
袋,就直直的向大石頭上撞去,雲飛拚了全身的力量,往前飛撲,在千鈞一髮的當兒,拉住
了她的衣角,終於抱住了她。
    雲飛游向岸邊,將雨鳳拖上岸,阿超急忙上前幫忙,三個孩子跌跌衝衝,奔的奔,爬的
爬,撲向她。紛紛大喊:
    「大姐!大姐!大姐……」
    雨鳳躺在草地上,已經失去知覺。雲飛埋著頭,拚命給她控水。她吐了不少水出來,可
是,仍然不曾醒轉。
    三個孩子見雨鳳昏迷不醒,嚇得傻住了,全都瞪著她,連喊都喊不出聲音了。
    「姑娘,你快醒過來!醒過來!」雲飛叫著,抬頭看到三個弟妹,喊:「你們都來幫
忙,搓她的手,搓她的腳!快!」
    弟妹們急忙幫忙,搓手的搓手,搓腳的搓腳,雨鳳還是不動,雲飛一急,此時此刻,顧
不得男女之嫌了,一把推開了三個弟妹。
    「對不起,我必須給她作人工呼吸!」
    雲飛就僕在她身上,捏住她的鼻子,給她施行人工呼吸。
    雨凰悠然醒轉了,隨著醒轉,聽到的是弟妹在呼天搶地的喊「大姐」,她心裡一急,就
睜開了眼睛。眼睛才睜開,就陡然接觸到雲飛的炯炯雙瞳,正對自己的面孔壓下,感覺到一
個濕淋淋的年輕男子,僕在自己身上,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
    「啊……」她大喊一聲,用力推開雲飛,連滾帶爬的向後退:「你……你……你……要
做什麼?做什麼……」
    雲飛這才吐出一口長氣來,慌忙給了她一個安撫的微笑:
    「不要驚慌,我是想救你,不是要害你!」他站起身來,關心的看著她:「你現在覺得
怎樣?有沒有呼吸困難?頭暈不暈?最好站起來走一走看!」他伸手去攙扶她。
    雨鳳更加驚嚇,急忙躲開: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她爬了兩步,坐在地上,睜大眼睛看著他。
    雲飛立刻站住了。
    「我不過來,我不過來,你不要害怕!」他深深的注視她,看到她驚慌的大眼中,黑白
分明,清明如水,知道她已經清醒,放心了。「我看你是沒事了!真嚇了我一跳!好險!」
他對她又一笑,說:「歡迎回到人間!」
    雨鳳這才完全清醒了,立即一陣著急,轉眼找尋弟妹,急切的喊:
    「小五!小四!小三!你們……」
    三個孩子看到姐姐醒轉,驚喜交集。
    「大姐……」小五撲進她懷裡,把頭埋在她肩上,不知是哭還是笑:「大姐,大姐,我
以為你死了!」就緊緊的摟著她的脖子,不肯放手。
    雨鳳驚魂未定,心有餘悸。也緊緊的摟著小五:
    「哦!謝謝天,你們都沒事……不要怕,不要怕,大姐在這兒!」
    小五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緊張的喊:
    「我的小兔兒,還有我的小兔兒!」
    小四生氣的嚷:
    「還提你的小兔兒,就是為了那個小兔兒,差點全體都淹死了!」
    小五哽咽起來,心痛已極的說:
    「可是,小兔兒是娘親手做的……」
    一句話堵了小四的口,小四不說話了,姐弟四個都難過起來。
    雲飛一語不發,就轉身對溪水看去,真巧,那個小兔子正卡在兩塊岩石百之間,並沒有
被水沖走。雲飛想也不想,再度躍進水。
    一會兒,雲飛濕淋淋的、笑吟吟的拿著那個小兔子,走向雨鳳和小五。
    「瞧!小兔兒跟大家一樣,沒缺胳臂沒缺腿,只是濕了!」
    「哇!小兔兒!」小五歡呼著,就一把搶過小兔子,緊緊的摟在懷中,立刻破涕為笑了。
    雨鳳拉著小五,站起身來,看看大家,小三的鞋子沒有了,小四的衣服撕破了,小五的
辮子散開了,大家濕淋淋。至於雲飛和阿超,雖然都是笑臉迎人,一股滿不在乎的樣子,但
是,頭髮衣角,全在滴水,真是各有各的狼狽。
    雨鳳突然羞澀起來,摸摸頭髮,又摸摸衣服,對雲飛低語了一句:
    「謝謝。」
    「是我不好,嚇到你們……」雲飛慌忙說。
    雨鳳伸手去拉小四小三小五:
    「快向這兩位大哥道謝!」
    小三、小四、小五就一排站著,非常有禮貌的對雲飛和阿超一鞠躬。齊聲說:
    「謝謝兩位大哥!」
    雲飛非常驚訝,這鄉下地方,怎麼有這麼好的教養?完全像是書香門第的孩子。心裡驚
訝,嘴裡說著:
    「不謝不謝,請問姑娘,你家住在那兒?要不要我們騎馬送你們?」
    雨鳳還來不及回答,雨鵑出現了。
    雨鵑和雨鳳只差一歲,看起來幾乎一般大。姐妹兩個長得並不像,雨鳳像娘,文文靜
靜、秀秀氣氣。雨鵑像爹,雖然也是明眸皓齒,就是多了一股英氣。蕭鳴遠常說,他的五個
孩子,是「大女兒嬌,二女兒俏,小三最愛笑,小四雄赳赳,小五是個寶。」可見蕭鳴遠對
自己的兒女,是多麼自豪了。確實,五個孩子各有可愛之處。但是,雨鳳的美和雨鵑的俏,
真是蕭家的一對明珠!
    雨鵑穿過草地,同大家跑了過來,喊著:
    「大姐!小三……你們在做什麼呀……爹在到處找你們!」她一個站定,驚愕的看著濕
淋淋的大家,睜大了眼睛:「天啊!你們發生什麼事了?」
    雨鳳急忙跑過去,跟她搖搖頭。
    「沒事,什麼事都投有,拜託拜託,千萬別告訴爹,咱們快回去換衣服吧!」一面說,
一面拉著她就走。
    雨鵑詫異極了,不肯就走,一直對雲飛和阿超看。那兒跑來這樣兩個年輕人?一個長得
徇徇儒雅,一個長得英氣勃勃,實在不像是附近的鄉下人。怎麼兩個人和雨鳳一樣,都是濕
答答?她心中好奇,眼光就毫無忌憚的掃向兩人。雲飛接觸到一對好生動,好有神的眸子,
不禁一怔,怎麼?還有一個?喊「大姐」,一定是這家的「二姐」了!怎麼?天地的鍾靈毓
秀,都在這五個姐弟的身上?
    就在雲飛閃神的時候,雨鳳已經推著雨鵑,拉著弟妹,急急的跑走了。
    阿超拾起溪邊的洗衣籃,急忙追去。
    「哎哎……你們的衣服!」
    阿超追到雨鳳,送上洗衣籃。雨鳳慌張的接過衣服,就低著頭往前急走。雨鵑情不自
禁,回頭又看了好幾眼。
    轉眼間,五個人繞過山腳,就消失了蹤影。
    雲飛走到阿超身邊,急切的問:
    「你有沒有問問她,是那家的姑娘?住在什麼地方?」
    阿超被雲飛那種急切震動了,抬眼看他,跌腳大歎:
    「哎,我怎麼那麼笨!」想了想,對雲飛一笑,機靈的說:「不過,一家有五個兄弟姐
妹,大姐會唱歌……這附近,可能只有一家,大少爺,咱們先把濕淋淋的衣服換掉,不要四
年不回家,一回家就嚇壞了老爺!至於其他的事,好辦!交給我阿超,我一定給你辦好!」
    雲飛被阿超這樣一說,竟然有些赧然起來,訕訕的說:
    「誰要你辦什麼事!」
    阿超悄眼看雲飛,心裡實在歡喜。八年了,映華死去已經八年,這是第一次,他看到雲
飛又能「動心」了,好難啊!他一聲呼嘯,兩匹馬就「得兒得兒」的奔了過來。
    終於,到家了!
    「展園」依然如故,屋宇連雲,庭院深深。亭台樓閣,畫棟雕樑,聳立在桐城的南區,
佔據了幾乎半條「大林街」。
    直喊進大廳,簡直是驚天動地:
    「老爺啊!太太啊!大少爺回來了!大少爺和阿超一起回來了!老爺啊……」
    展家的「老爺」名叫展祖望。在桐城,是個鼎鼎大名的人物。桐城的經濟和繁榮,祖望
實在頗有貢獻。雖然,他的動機只是賺錢。展家三代經營的是錢莊,到了祖望這一代,他擴
而大之,開始作生意。如果沒有他,把南方的許多東西,運到桐城來賣,說不定桐城還是一
個土土的小山城。現在桐城什麼都有,南北貨、綢緞莊、金飾店、糧食廠……什麼都和展家
有關。
    當老羅高喊著「大少爺回來了」的時候,祖望正在書房裡和紀總管核對帳簿,一聽到這
種呼喊,震動得臉色都變了。紀總管同樣的震動,兩人丟開帳簿,就往外面跑。跑出書房,
大太太夢嫻已經顫巍巍的奔出來了,二太太品慧帶著天虹、天堯、雲翔……都陸續奔出來。
    祖望雖然家業很大,卻只有兩個兒子。雲飛今年二十九歲,是大太太夢嫻所生。小兒子
二十五歲,是姨太太品慧所生。祖望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兒女太少。這僅有的兩個兒
子,就是他的命根。可是,這兩個命根,也是他最大的心痛!雲飛個性執拗,雲翔脾氣暴
躁,兄弟兩個,只要在一起就如同水火。四年前,雲飛在一次家庭戰爭後,居然不告而別,
一去四年,渺無音訊。他以為,這一生,可能再也看不到雲飛了。現在,驚聞雲飛歸來,他
怎能不激動呢?衝出房間,他直奔大廳。
    雲飛也直奔大廳。他才走進大廳,就看到父親迎面而來。在父親後面,一大群的人跟
著,母親是頭一個,腳步踉踉蹌蹌,髮絲已經飄白。一看到老父老母,後面的人,他就看不
清了,眼中只有父母了。丫頭僕人,也從各個角落奔了出來,擠在大廳門口,不相信的看著
他……嘴裡喃喃的喊著:「大少爺!」
    家!這就是「家」了。
    祖望走在眾人之前,定睛看著雲飛。眼裡,全是「不相信」。
    「雲飛?是你!真的是你?」他顫聲的問。
    雲飛熱烈的握住祖望的胳臂,用力的搖了搖。
    「爹……是我,我回來了!」
    祖望上上下下的看他,激動得不能自已:
    「你就這樣,四年來音訊全無,說回來就回來了?」
    「是!一旦決定回來,就分秒必爭,等不及寫信了!」
    祖望重重的點著頭,是!這是雲飛,他畢竟回來了。他定定的看著他,心裡有驚有喜,
還有傷痛,百感交集,忽然間就生氣了:
    「你!你居然知道回來,一走就是四年,你心裡還有這個老家沒有?還有爹娘沒有?我
發過幾百次誓,如果你敢回家,我……」
    祖望的話沒有說完,夢嫻已經迫不及待的撲了過來,一見到雲飛,淚水便衝進眼眶,她
急切的抓住雲飛的手,打斷了祖望的話:
    「謝謝老天!我早燒香,晚燒香,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把你給盼回來了!」說
著,就回頭看祖望,又悲又急的喊:「你敢再說他一個字,如果再把他罵走了,我和你沒完
沒了,我等了四年才把他等回來,我再也沒有第二個四年好等了!」
    雲飛仔細的看夢嫻,見母親蒼老憔悴,心中有痛,急忙說:
    「娘!是我不好,早就該回家了!對不起,讓您牽掛了!」
    夢嫻目不轉睛的看著雲飛。伸手去摸他的頭髮,又摸他的面頰,驚喜得不知道要怎樣才
好。
    「你瘦了,黑了,好像也長高了……」
    雲飛唇邊,閃過一個微笑:
    「長高?我這個年齡,已經不會再長高了。」
    「你……和以前好像不一樣了,眼睛都凹下去了,在外面,一定吃了好多苦吧!」夢嫻
看著這張帶著風霜的臉,難掩自己的心痛。
    「不不,我沒吃苦,只是走過很多地方,多了很多經驗……」
    品慧在旁邊已經忍耐了半天,此時再也忍不住,提高音量開口了:
    「哎喲!我以為咱們家的大少爺,是一輩子不會回來了呢!怎麼?還是丟不開這個老家
啊!想當初走的時候,好像說過什麼……」
    祖望一回頭,喝阻的喊:「品慧!雲飛回來,是個天大的喜事,過去的事,誰都不許再
提了!你少說幾句!雲翔呢?」
    雲翔已經在後面站了好久,聽說雲飛回來了,他實在半信半疑,走到大廳,看到了雲
飛,他才知道,這個自己最不希望的事,居然發生了!最不想見到的人,居然又出現了!他
冷眼看著父親和大娘在那兒驚驚喜喜,自己是滿心的驚驚怒怒。現在,聽到祖望點名叫自
己,只得排眾而出,臉上雖然帶著笑,聲音裡卻全是敵意和挑釁,他高聲的喊著:
    「我在這兒排隊,沒輪到我,我還不敢說話呢!」他走上前去,一巴掌拍到雲飛的肩
上:「你真是個厲害的角色,我服了你了!這四年,你到那裡享福去了?你走了沒有關係,
把這樣一個家全推給我!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又是錢莊,又是店舖……你知道展家這幾年
多辛苦嗎?你知道我快要累垮了嗎?可是,哈哈,展家可沒有因為你大少爺不在,有任何差
錯!你走的時候,是家大業大;你回來的時候,是家更大,業更大!你可以回來撿現成了!
哈哈哈哈!」
    雲飛看著著喳呼的雲翔,苦笑了一下,話中有刺的頂了回去:
    「我看展家是一切如故,家大業大,氣焰更大!至於你……」他瞪著雲翔看了一會兒:
「倒有些變了!」
    「哦?我什麼地方變了?」雲翔挑著眉毛。
    「我走的時候,你是個「狂妄」的二少爺,我回來的時候,你已經變成一個「囂張」的
二少爺了!」
    雲翔臉色一沈,一股火氣往腦門裡沖,他伸手揪住雲飛胸前的衣襟:
    「你不要以為過了四年,我就不敢跟你動手……」
    「住手!你們兄弟兩個,就不能有一點點兄弟的樣子嗎?誰敢動手,今天別叫我爹!雲
翔,你給我收屍一點!聽到了嗎?」祖望大喝。
    雲翔用力的把雲飛一放,嘴裡重重的哼了一聲。
    品慧就尖聲的叫了起來:
    「哎喲!老爺子,你可不要有了老大,就欺負老二!雖然雲翔是我這個姨太太生的,可
沒有丟你老爺子的臉!人家守著你的事業,幫你做牛做馬,從來沒有偷過半天懶,沒有一個
鬧脾氣就走人……」
    家?這就是家!別來無恙的家!依然如故的家!一樣的慧姨娘,一樣的雲翔!雲飛廢然
一歎:
    「算了,算了,考慮過幾千幾萬次要不要回來,看樣於,回來,還是錯了!」帶著慍
怒,他轉身就想走。
    夢嫻立刻衝到門邊去,攔門而立,棲厲的抬頭看他,喊:
    「雲飛,你想再走,你得踩著我的屍體走出去!」
    「娘!你怎麼說這種話!」雲飛吃了一驚,凝視母親,在母親眼底,看出了這四年的寂
寞與煎熬。一股愴惻的情緒立即抓住了他。他早就知道,一旦回來,就不能不妥協在母親的
哀愁裡。「放心,我既然回來了,就不會再輕易的離開了!」
    夢嫻這才如釋重負,透出了一口長氣。
    在大廳一角,天虹靜悄悄的站在那兒,像一個幽靈。天虹,是紀總管的女兒,比雲飛小
六歲,比雲翔小兩歲。她和哥哥天堯,都等於是展家養大的。天虹自幼喪母,夢嫻待她像待
親生女兒一樣。她曾經是雲飛的「小影子」,而現在,她只能遠遠的看著他。自從跟著大
家,衝進大廳,一眼看到他,依舊翩然儒雅,依舊玉樹臨風,她整個人就癡了。她怔怔的凝
視著他,在滿屋子的人聲喊聲中,一語不發。這時,聽到雲飛一句「不會再輕易離開了」,
她才輕輕的吐出一口氣。
    雲翔沒有忽略她的這口氣,眼光驟然凌厲的掃向她。突然間,雲翔衝了過去,一把握住
她的手腕,把她用力的拉到雲飛面前來。
    「差點忘了給你介紹一個人!雲飛,這是紀天虹,相信你沒有忘記她!不過,她也變
了!你走的時候,她是紀天虹小姐,現在,她是展雲翔夫人了!」
    雲飛走進家門以後,給他最大的震撼,就是這句話了。他大大的震動了,深深的凝視天
虹,眼神裡充滿了震驚、疑問、和無法置信。沒想到,這個小影子,竟然嫁給了雲翔!怎麼
會?怎麼可能?
    天虹被動的仰著頭,看著雲飛,眼裡盛著祈諒,盛著哀傷,盛著千言萬語,卻一句話也
說不出口。
    紀總管有些緊張,帶著天堯,急忙插了進來。
    「雲飛,歡迎回家!」
    雲飛看看紀總管,看看天堯。
    「紀叔,天堯!你們好!」
    祖望也覺得氣氛有點緊張,用力的拍了拍手。轉頭對女僕們喊:
    「大家快來見過大少爺,不要都擠在那兒探頭探腦!」
    於是,齊媽帶著錦繡、小蓮和女僕們一湧而上。齊媽喊著:
    「大少爺,歡迎回家!」
    僕人、家丁,也都喊著:
    「大少爺!歡迎回家!」
    雲飛走向齊媽,握住她的手。
    「齊媽,你還在這兒!」
    齊媽眼中含淚。
    「大少爺不回來,老齊媽是不會離開的!」
    阿超到了這個時候,才有機會來向祖望和夢嫻行禮。
    「老爺、太太!」
    「阿超,你一直都跟著大少爺?」夢嫻問。
    「是!四年以來,從來沒有離開過!」
    祖望好感動,欣慰的拍著阿超的肩:
    「好!阿超,好!」
    雲翔看到大家圍繞著雲飛,連阿超都被另眼相看。心中有氣,誇張的笑起來:
    「哈哈!早知道出走四年,再回家可以受到英雄式的歡迎,我也應該學習學習,出走一
下才對!」
    祖望生怕兄弟二人再起爭執,急忙打岔,大聲的說:
    「紀總管,今天晚上,我要大宴賓客,你馬上通知所有的親朋好友,一個都不要漏!店
鋪裡的掌櫃,所有的員工,統統給我請來!」
    「是!」紀總管連忙應著。
    「爹……」雲飛驚訝,想阻止。
    祖望知道他的抗拒,揮揮手說:
    「不要再說了,讓我們父子,好好的醉一場吧!」
    雲翔更不是滋味,咬了咬嘴唇,挑了挑眉毛,叫著說:
    「哇!家裡要開流水席了,不知道是不是還要找戲班子來唱戲,簡直比我結婚還嚴
重!」他再對雲飛肩上重重一拍:「對不起,今晚,我就不奉陪了!我和天堯,還有比迎接
你這位大少爺,更重要幾百倍的正事要辦!」
    雲翔說完,掉頭就走,走到門口,發現仍然癡立著的天虹,心裡更氣,就伸手一把握住
她的手腕,咬牙說:
    「你跟我一起走吧,別在這兒杵著,當心站久了變成化石!」
    雲翔拉著天虹,就揚長而去了。
    雲飛看著雲翔和天虹的背影,心裡在深深歎息。家,這就是家了。
    見面後的激動過去了,雲飛才和夢嫻齊媽,來到自己以前的臥室,他驚異的四看,房間
纖塵不染,書架上的書、桌上的茶杯、自己的筆墨,床上的棉被枕頭,全都收拾得整整齊
齊,好像自己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他抬頭看夢嫻,心裡沈甸甸的壓著感動和心痛。齊媽含
淚解釋:
    「太太每天都進來收拾好幾遍!晚上常常坐在這兒,一坐就是好幾小時!」
    雲飛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夢嫻就歡喜的看齊媽:
    「齊媽!你等會兒告訴廚房,大少爺愛吃的新鮮菱角、蓮子、百合……還有那個獅子
頭、木須肉、珍珠丸子……都給他準備起來!」
    「還等您這會兒來說嗎?我剛剛就去廚房說過了!不過,今晚老爺要開酒席,這些家常
菜,就只能等到明天吃了!」
    夢嫻看雲飛:
    「你現在餓不餓?要不然,現在當點心吃,我去廚房看看!」
    「娘!你不要忙好不好?我……」雲飛不安的喊。
    「我不忙不忙,我最大的享受,就是看著你高高興興的吃東西!你就滿足了我這一點兒
享受吧!」夢嫻說著,就急急的跑出房去了,雲飛攔都攔不住。
    夢嫻一走,雲飛就著急的看著齊媽,忍不住脫口追問:
    「齊媽,你告訴我,天虹怎麼會嫁給雲翔了?怎麼可能呢?」
    「那就說來話長了。總之,是給二少爺騙到手了。」齊媽歎了一口氣。
    「聽你的口氣,她過得不好?」雲飛有些著急。
    「跟二少爺在一起,誰能過得好?」
    「那……紀總管跟天堯呢?他們會眼睜睜看著天虹受委屈嗎?」
    「紀總管攀到了這門親,已經高興都來不及了,他跟了你爹一輩子,還不是什麼都聽你
爹的,至於天堯……他和二少爺是死黨,什麼壞事,都有他一份!他是不會幫天虹的!就是
想幫,大概也沒有力量幫,只能眼睜眼閉罷了。」齊媽抬眼看他,關心的問:「你……不是
為了天虹小姐回來的吧?」
    雲飛一楞。
    「當然不是!我猜到她一定結婚了,就沒想到她會嫁給雲翔!」
    「這是債!天虹小姐大概前生欠了二少爺,這輩子來還債的!」齊媽突然小聲的說:
「你這一路回來,有沒有聽到大家提起……「夜梟隊」這個詞?」
    「夜梟隊?那是什麼東西?」他愕然的問。
    齊媽一咬牙:
    「那……不是東西!反正,你回來了,什麼都可以親眼看到了!」她突然激動起來:
「大少爺呀……這個家,你得回來撐呀!要不然,將來大家都會上刀山,下油鍋的!」
    「這話怎麼說?」
    「我有一句話一定要問你!」
    「什麼話?」
    「你這次回來,是長住呢?還是短住呢?」
    他皺了皺眉頭,想了想,坦白的說:
    「看娘那樣高興,我都不知道怎樣開口,剛剛在大廳,只好說不會離開……事實上,我
只是回家看看,預備停留兩三個月的樣子!我在廣州,已經有一份自己的事業了!」
    「你娶親了嗎?」
    「這倒沒有。」
    齊媽左右看看,飛快的對他說: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可別讓太太知道我說了,你娘……她沒多久好活了!」
    「你說什麼?」雲飛大驚。
    「你娘,她有病,從你走了之後,她的日子很不好過,身體就一天比一天差,看中醫,
吃了好多藥都沒用,後來去天主教外國人辦的聖心醫院檢查,外國大夫說,她腰子里長了一
個東西,大概只有一、兩年的壽命了!」
    雲飛睜大眼睛:
    「你說真的?汶有騙我?」
    「大少爺,我幾時騙過你!」
    雲飛大受打擊,臉色灰白。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他這才知道,
午夜夢迴,為什麼總是看到母親的臉。家,對他而言,就是母親的期盼,母親的哀愁。他抬
眼看著窗外,一股愴惻之情,就源源湧來,把他牢牢的包圍住了。
    ------------------
  熾天使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