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有淚

    從我出版第一部小說《窗外》到今天,已經足足過去了二十六年。有時,真不相信,四
分之一個世紀,就在我的塗塗寫寫中悄然而逝。這二十六年,不管我生命中有多少風風雨
雨,多少喜怒哀樂,我的「寫作」,卻一直是我生命中的一條主線。在我沮喪時,我會逃遁
到寫作裡去,當我歡樂時,我會表現到寫作裡去,當我寂寞時,我用寫作填補空虛,當我充
實時,我又迫不及待要拾起筆來,寫出我的感覺……因而,這漫長的二十六年,我雖然偶爾
會蟄伏、會休息,卻從不曾真正停止過寫作。就這樣,細細數來,從《窗外》開始,到《我
的故事》為止,二十六年來,我已出版了四十四本書。
    去年年初,因為開放大陸探親,我有幸在離鄉三十九年後,首次回大陸。到了北京,發
現我的四十幾部作品,被出版得亂七八槽。當時,就有一種強烈的願望,要好好整理一下這
些作品。返台後,又因為有好幾部作品需要再版,我和鑫濤,就決定藉再版之便,重新整理
我的作品,改換版本形式,統一編排,出版這套「瓊瑤全集」。
    因為時代已經不同,出版品也隨著時代進步,現在的紙張、字體、編輯、版本形式……
都遠勝以往。再加上,我過去的作品,有的書太薄(如《月滿西樓》),有的書太厚(如(幸運
草》);有的排版太密,有的又排得太鬆;有的字體太小,有的又太大。這一次,我們把所
有的缺失更正,做完全的調整。作品內容,也有更改,例如,(六個夢)一書中,居然有七個
故事,這是件挺荒謬的事,如今,抽出一個故事,還原成《六個夢》。又例如,(月滿西樓)
只是一部中篇,勉強成書,總覺份量不夠,現在,加入另外幾部中篇,重新結集。
    在我這所有的作品中,最特別的是《不曾失落的日子》。這部書嚴格說來,是一部我自
己「殘缺的自傳」,有「童年」部份,缺掉了成長以後的過程。今年春天,我將此書重新寫
過,把我成長以後的部份補齊,改名為《我的故事》。這部書,在我的全集中取代了《不曾
失落的日子》。因而,四十四部書,經過整理後,變成四十三部。至於《不曾失落的日子》
中的散文部份,以後,可能會彙集我的其他散文,出版一部散文專輯。
    當然,重新編撰一套全集,是件工程浩大的事,以往的書中,錯字別字漏字都很多,借
此機會,全部修正。這樣浩大的工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但,我們總算開始了這件工
作。在重選封面,重選字體,重選版本形式……的時候,我雖忙碌,卻也興奮。過去的作
品,不管好不好,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重新編撰,重新出版,也算我的一種「重
生」吧!
    從來不曾覺得自己的作品寫得好,也從來不曾自滿過。每次出書,都戰戰兢兢,如履薄
冰。生怕自己的作品禁不起讀者的考驗,和時間的考驗。現在,在「全集」出版前夕,這種
情懷,仍然強烈。總覺得自己渺小平凡,寫出的每部書,也都是一些渺小平凡的故事。儘管
書中常有「轟轟烈烈」的感情,那也只是「平凡人」的感情。且讓我把這套「瓊瑤全集」,
獻給全天下平凡的,和不平凡的朋友們!
    瓊瑤寫於一九八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於台北可園
    以上這篇《全集自序》寫於一九八九年,今年已經是一九九七年了。轉瞬間,八年的時
光已成過去。在這八年間,寫作仍然是我生活的「主題」。所以,上面所說的四十四本書,
已經陸續增加到五十多本。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裡,我還會繼續寫作。到底這部「全集」
共有多少著作,可能不是現在能夠預卜的。但願,我的讀者們喜愛我每一本新書,支持我繼
續努力,讓這套全集,能夠越來越茁壯。那就是我的希望,我的幸福,和我的快樂了。瓊瑤
補記於一九九七年八月十四日
    (還珠格格)出版前夕
    於台北可園
    ------------------
  熾天使  掃校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