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美人寫美文

作者:亦心

  林燕妮,香港作家。
  1974年,她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懶洋洋的下午》,立刻以靈秀飄逸、真誠自然的藝術特色,受到讀者的歡迎。之後,她又出版了《小黃花》、《青草地》、《紫上行》、《小屋集》、《燕翻書》、《流光曲》、《追逐流光》、《人笑癡》、《風和日麗有雨》等十幾本散文集,令她穩坐暢銷作家地位。她寫的小說《癡》、《盟》、《緣》、《浪》等也都使讀者愛不釋手。
  林燕妮於1989年榮獲「香港藝術家聯盟最佳作家獎」。
  《小黃花青草地》、《流光曲》,是從她大量的散文作品中精選編成的選集,不僅能展現她的藝術風格和追求,也能領略她對生活與人生的審美觀念。
  從古至今,漂亮女人總有花瓶之嫌疑,至於文學,多是她們聊以自慰或打發漫漫長日的茶點,要說創作,只有醜女人的份了。因為她們既沒有男人的挑逗也沒有朋友的青睞,則只好閉門苦讀,他日方可賴以為生,要麼借文學抒發其內心鬱悶或慨歎上天不公?這幾乎成了人們公認的真理。即或是稍有姿色可稱之為才女的薛濤、上官婉兒、朱淑真、張愛玲、瓊瑤也是因身世淒涼,愛情多劫借文學討一個公道。要說才氣過人的蘇小妹、三毛……真可謂其醜無比———以前往往有男生打趣說:「踏進高校的大門,看見每一個女生的背影無不驚羨她們的美麗:長髮飄飄、步履飄逸、猛一回頭,真是『不堪回首』」。
  這樣,每看見一篇上好的文章,心裡一定說:「又一個醜女所作。」當初看林燕妮的散文,也多有這樣的微詞,可看見林燕妮這個人,以前對於女人的偏見統統冰釋了。她不光美,而且艷,其風情和魅力足可以與林青霞、張曼玉、梅艷芳第一流女星媲美。你一定會驚於上帝的傑作,這樣一位浸潤著巴黎、北京、香港這些現代大都會的色、香、味俱全的現代都市女性,似乎更應該是金絲鳥,可她不是,她是靠她的才情,是通過寫作,將她的女性經驗、幻想、雅致、奇巧等等都留給讀者做一份遐想。
  自80年代以來林燕妮在香港先後得過「最佳司儀」、「最佳衣著」、「最佳作家」等無數獎勵,足可以媲美傳媒塑造的其他光鮮形象。一個神秘、香艷四射的名女人給了城市男女多少夢想。她在香港深入人心的程度,幾乎在許多著名影星之上。
  環顧中國女作家中,似乎沒有人像林燕妮那樣出生於一個優越的家庭,從小就從父母那兒承繼充分的人性觀念、優雅的氣質和良好的教養。
  林燕妮1968年考上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1972年得到遺傳學學士學位。幾年後又在香港獲得了中國文學碩士學位。她當過電視台的司儀,節目主持人,宣傳部主管,也做過跨國廣告公司的行政總裁。
  她跳過十多年的芭蕾,曾是大學生藝術團的芭蕾舞演員,現是香港芭蕾團籌款委員。她當過香港小姐及亞洲小姐選美評判,也當過全港新秀歌唱比賽評選賽及全美華埠小姐選舉評判。……
  單看這一條條成績,就可以想見一位才貌俱佳的當代女性了。
  林燕妮在初中時就顯露出創作才華,並為《青年國報》寫稿。1972年,林燕妮在無線電視台工作,為《明報》寫稿。她的文章曾驚動了武俠大師金庸。金庸特此另辟專欄給林燕妮,這就是《懶洋洋的下午》。
  在「懶洋洋的下午」中林燕妮步入文壇。
  以後的二十多年,林燕妮筆耕不輟,共寫散文、小說近三十種,而且每種都暢銷不衰。有的還一再重版,小說集《癡》,如今已達二十三版。
  近年台灣、內地,也漸漸盛行林燕妮的作品。她那獨特的女性視角,正贏得越來越多的讀者喜愛。
  她的人美、文美,因此別具風采,讀來使人覺得既親切、又舒服,有一種深入肌膚的酥暖。
  這已經是這個社會不多的「純美」了。
  也許,什麼都終將消失,青春、愛情、金錢,都會消逝,只有鑄造在文字間的精神才會永不消逝。
  這就是林燕妮。一個漂亮女人不僅能寫,還能寫得很好。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