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小麗由學校奔出來。
  美玉面色發白,雙唇微顫。
  「大姐,我已經請了假,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小麗被她嚇住了。
  「快!」美玉拖了她上車,飛快地把車開走:「他快要死了!」
  「誰?」
  「凱瑞。」美玉忽然哭起來,不斷用手背擦眼睛:「想想自己真該死,若我不是從中作梗,你們不會……」
  「大姐,你在說什麼?」小麗恐懼地抓住她的手。
  美玉把車駛進避車處,停下來:「我接到國光的電話,他說得一塌糊塗,他說凱瑞沒得救,要我馬上接你去見凱瑞最後一面,也許國光自己也嚇慌了!」
  「國光是誰?」
  「醫生,醫生的話不會錯。凱瑞怎會這樣,他怎能死……」
  小麗感到呼吸困難,胸口作悶,眼前一黑,人就暈了過去。
  「小麗!」美玉手忙腳亂,幸而奶媽在她們每人的跑車上,都放一瓶藥油。
  小麗很快甦醒,她吃力地說:「快開車,否則來不及。」
  「對!」開車到利家,小麗跳出跑車直奔進凱瑞的房間。
  凱瑞房中有個男人,她沒看進眼內,只見凱瑞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唇白如紙。她撲過去抓起凱瑞的手,冷的;撫他的臉,冷的;他的身體,冷的。她替凱瑞蓋上許多被,仍然是冷的,全身由頭到腳都冰冷。
  「凱瑞,為什麼?為什麼?」她忙了一會兒,淚蓋住了她整塊面。
  「凱……瑞,他……」美玉喘著氣問。
  「冷的,大姐。」小麗嘩的一聲哭起來,撲在凱瑞身上,緊緊擁住他。
  多少甜蜜的往事,多少溫馨的回憶,小麗但願能與凱瑞雙雙死去。
  「國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最近天天失眠,這幾天又患病。我今天本來為他診治,一來就發覺他不對勁,所以我馬上通知你。」
  「為什麼不送他去醫院?」
  「他要求見令妹最後一面,不要送他進醫院,他只說了兩句話。」
  「他叫你不送就不送……」
  美玉沙啞著叫:「你聽著,凱瑞要是真的死了,我永遠不會寬恕你的。」
  小麗把面貼近凱瑞心房,怎麼沒有心跳聲,不是真的……「大姐,他的心臟停止了,他……」
  「凱瑞怎會變成這樣?」美玉握著拳頭向邱國光咆吼:「他是不是服毒自殺?你說,你說!」
  「他最近常常說很苦悶,又說沒有人生樂趣。今天的事,遲早會發生,可憐他竟不能見愛人最後一面。」國光搖頭歎氣。
  「凱瑞,我已來了,你看見我嗎?」小麗癡癡地說:「別怕,你不會孤獨,我來陪你,等我!」
  小麗一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邱國光飛撲過去,美玉暈倒,邱國光用力捉住小麗,刀鋒還是劃過小麗的手腕。幸而邱國光搶刀搶得快,小麗只傷了表皮,滴著血,邱國光連忙為她止血包紮傷口。
  「別做傻事,凱瑞不會一聲不響的離開你……你知道嗎?他愛你,等他醒來!」
  「凱瑞,我愛你,不要離開我,你還能醒過來嗎?只要你能再活一次,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邱國光抱起暈倒的美玉。突然,小麗聽見很輕微的心跳聲,一下再一下,她撫了撫他,身體好像已沒有那麼冷,再看看他的臉,嘴唇開始有一點點血色:「醫生,他……他復活了嗎?」
  「你的愛感動了他,他也許真的重生了。」
  「啊!凱瑞,你快醒來,我有很多話告訴你,你聽到嗎?我愛你,從小到大,我沒有一分鐘不愛你!」小麗緊抱凱瑞,也不管是否有人在身邊,她用嘴唇吻著他的嘴唇。
  慢慢的有了反應,凱瑞回吻她,擁抱她。小麗仰起臉,看見凱瑞已張開眼睛,她又哭又笑:「你復活了,告訴我,剛才你發生了什麼事?」
  「別說話,躺在我這兒。我要證實你在我懷中,我要確定,你已經回到我的身邊。」凱瑞輕輕地說。
  小麗太高興了,乖乖的伏在他的身上。
  美玉黑著瞼,拉邱國光出去:「我知道你做了手腳,你到底搞什麼鬼?」
  「凱瑞最近天天鬧酒,喝醉酒偏要開車,車像舞龍似的,我知道他遲早出事。他每次約小麗,小麗總是推,我看不是辦法;於是,我向他獻計,把小麗騙來。」
  「剛才他怎會死了的?」
  「我給他吃了一顆藥丸,吃了那顆藥丸,他全身機能全部停止活動,像死了一樣。等藥力過了,人醒過來,就是那麼簡單。美玉,你別氣,如果不用這個方法,小麗肯來嗎?」
  「你不應該連我也耍了,害我哭了幾場。」
  「這樣子才逼真啊,你沒聽見小麗說她也愛凱瑞。為了他的幸福,我知道你不會介意的,大功告成,我們去慶祝。」
  「小麗和凱瑞呢?」
  「別打攪他們,此時無聲勝有聲。」
  「走吧!」美玉笑著挽住他的手臂。
  大學五月上旬考試,小麗要凱瑞答應她兩件事:她考試期間,大家不見面,他也不能接送她上學下課。最後一天考試,丁昂送回小麗回家:「我明天還要考試,後天玩它一天。」
  「好!」小麗跳下車:「通電話!」
  小麗看著丁昂的汽車駛去,她並沒有回家。跑到利家的別墅去,走近鐵閘,一隻手伸出來,把她拉過去,小麗猝不及防倒在他懷裡,凱瑞低頭吻她。
  「別這樣嘛,人來人往的。」
  「我站在門口等了你一個鐘頭了,寶貝。還看見情敵送你回來呢!」凱瑞攬住她的腰,推開鐵門進去:「你什麼時候跟丁昂說?」
  「等他考完試,我不想影響他的學業,畢竟,他是受害者。唉!真難!」
  「別歎氣,你歎氣,我心痛;你開心,我快樂。」
  小麗笑著,把臉鑽在他的脅下。
  吃過點心,凱瑞拉小麗進房間,說有很多東西給她。
  小麗坐在雪白的地毯上,開了輕柔的音樂,凱瑞拿了三隻絲絨盒子過來,坐在小而身邊:「先看這一盒!」
  「皇冠鎖匙?」小麗微笑問:「還需要嗎?」
  「我闖進了,但只容許我一個人進去,我不在你身邊時,你鎖上它。」
  「這些又是什麼?」
  「看看!」凱瑞一直望住她。
  「哇!好大顆鑽石!」小麗看見另一隻盒子放著一對圍滿一圈碎鑽的戒指。
  凱瑞把那顆鑲大鑽石的戒指套進小麗的中指;然後吻她一下:「我們訂婚了,從今天起,你的心永遠屬於我。」
  小麗瞧著戒指,感到很幸福:「我會做個很好的未婚妻。」
  「你也會做一個很好的妻子,仙麗。」凱瑞突然緊張地握著小麗兩隻手:「我們結婚,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你不是說不到三十歲不結婚?還差三年多呢!」
  「我不能等那麼久,我要醒來第一眼就看見你!」
  「可是,結了婚你不能今天露絲,明天瑪利,不能在外面飲酒鬧事,每次參加宴會你只能帶著同一個女人。」
  「我願意為了你結束過去荒唐的生活。」他的眼神是真切的。
  「你還沒有玩夠;而且,我很專制,我絕對不肯和別的女人分享我的丈夫。」
  「我不想再玩。我要做個好丈夫,用心工作,每天下班準時回家,你喜歡出去,我們去吃一頓飯,看場戲;或者到夜總會。你喜歡留在家裡,我陪你看電視,聽音樂;或者到海邊散步。」
  「這種枯燥的生活,你怎過得慣?你喜歡瘋狂,喜歡熱鬧。」小麗憐惜地看著他:「多玩兩年才結婚,好嗎?」
  「不!我和你生活不會枯燥;相反,沒有你我就會枯死。你看,才只不過半個月,我已胖了十幾磅。」
  小麗撫一下他的臉,柔柔的。
  「這證明我不能沒有你!」凱瑞捉住她的手:「嫁給我,我求你!」
  「你的原則呢?三十歲的計劃呢?」
  「原則計劃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小麗雙手交叉繞著他的脖子,看他那麼焦急緊張,和過去的散漫,吊兒郎當截然不同,她終於緩緩地點了點頭。
  「你答應了?」凱瑞直瞪著她問:「你真的答應了?」
  「我答應!」
  「啊!仙麗。」他抽抽咽咽地啜泣起來,小麗捧起他的臉:「怎麼?新娘子還沒有哭呢!」
  「我太高興,我的希望成真。戒指都買了,一對的,我就擔心你不答應。」
  小麗用手帕替他輕輕抹去淚水,她自己的眼睛也濕潤了:「我五歲就希望做你的太太了,你知道嗎?」
  「仙麗!」凱瑞緊緊擁著她:「結了婚,你仍然繼續讀大學,我知道你喜歡讀書,我會每天接你上學下課。」
  「凱瑞,將來我們生一個女兒。」
  「只要是我們倆的,兒子、女兒都一樣,我會疼愛她們。」
  「我不是這意思。我是說,將來我生的女兒很醜,你也要愛她!」小麗把臉埋在凱瑞的脖子上,抽搐著哭了起來。
  「我明白!」凱瑞輕拍她的背:「我會和你全心全意的愛她,絕對不讓她受委屈。我要她快樂,活著像個公主。」
  「凱瑞,我愛你!」
  凱瑞吻著她的嘴,一切濃情蜜意,盡在不言中。
  從此之後,凱瑞除了睡覺,真是一刻不離小麗。
  帶著她上班,下班當然在一起。以前他們總是偷偷摸摸,現在凱瑞到處帶小麗見他的朋友,當他的朋友叫著:「好小子,你的未婚妻年輕又美麗!」
  「是太太,我們已經籌備好婚禮。」他總是忙著加上註解。
  這些日子他們好快樂,凱瑞帶她到球會打球,到槍會打槍,開快艇、滑水、騎馬、玩風帆、玩架空滑翔風箏、到狩獵區打獵,過著神仙似的生活。
  這天,凱瑞和小麗互相攬著腰由余家出來,丁昂的跑車就停在門口。丁昂看見他們馬上跳上車,汽車箭似的飛走。
  「丁昂……」小麗追過去,可是汽車已無蹤影。凱瑞也追上來,擁著她的肩膊:「過兩天,等他氣平些,跟他把話說清楚。仙麗,我願意向他道歉。」
  可是,生活太充實,第二天小麗和凱瑞都忘記得一乾二淨。
  這天,小麗剛醒來,奶媽交給她一封信。
  小麗:前些日子奶媽告訴我你要結婚,我知道會有今天。因為我早知道你深愛利凱瑞,我走了!願你幸福。
  曾深愛你的丁昂
  小麗呆在床上,直至凱瑞氣急敗壞地走進房間:「仙麗,你沒事吧?」
  小麗把信交給凱瑞,凱瑞看完信,又看了看信封,再看看小麗:「你仍然愛他?」
  「我只覺得對不起他!」
  「我們三個當中,總有一個人要犧牲。現在他去了德國,我們祝福他找到一份真愛。」
  小麗扁扁嘴,伏在枕頭上。
  「別這樣,仙麗,我好心痛。」凱瑞整個把她抱起放在地上,吻了吻她的臉;然後替她穿上拖鞋:「今天你要試婚紗,乖,去洗臉換衣服。」他打開衣櫃替她拿了一條裙子,把她送進浴室。
  凱瑞回到房間,替小麗收拾睡床,看見枕下的蘋果鎖匙扣,他拿起來吻一下。
  床頭櫃放滿一張張他和小麗合拍的照片,他—一吻過了,然後把一切整理好。
  小麗走出來,眼睛一亮:「我們利公子還會收拾房間?」
  「學習侍候小老婆!」
  「啊!我們還沒有結婚呢?你已經有了小老婆!」小麗又扁扁嘴。
  「仙麗啊!你比我小,又惹人憐愛。」凱瑞兩手環抱著她:「我有了你,心滿意足了,別生氣,嗯!」
  「你將來會不會對我像三姐一樣,罵我、摔我、氣我……」
  「別說人家,我利凱瑞愛老婆比愛自己的生命更甚。別說罵,大聲一點兒都捨不得!」
  小麗開心了,挽著他的手臂:「我們去試婚紗!」
  教堂外站滿許多人。
  一直笑得合不攏嘴的余太太。
  老懷大慰的餘慶祥。
  心滿意足的利夫人。
  滿面笑容的利有恆。
  新婚不久的邱國光與余美玉。
  日趨成熟,少年得志的余展翔老望著太太——利凱莉微隆的腹部,不時發出內心的甜笑,在臉上綻開。
  江波比拖著杜小燕,他們也快結婚了。
  終於,重要的一刻來臨了。
  首先是如花似玉、披著白婚紗、捧著玫瑰花球的余小麗由汽車出來。追隨在她後面,替她拖起婚紗的是又高又大又壯的俏新郎,他穿著套白色凸花禮服,襟上是一朵紅玫瑰。
  很多路人圍觀,每一個人見了新郎,新娘,都忍不住說:「好漂亮的一對!」
  「幾十年難得一見!」
  「余太太,」楊太太拉了拉莫亦馨的手:「我早就說過,醜小鴨會變成天鵝!沒說錯吧?」
  醜小鴨能變成漂亮高貴的天鵝,是正確無誤的!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