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瑞在房間裡欣賞小麗的彩色照片,景美,人俏,吸引人極了。
  他聽見輕輕的高跟鞋聲,連忙把小麗的相片放在枕頭下。
  「凱瑞!」美琪嗲著聲從後面撲過來,「你一個人呆坐著幹什麼?」
  「你電話也不打,」凱瑞黑起了包公臉:「門也不敲就走進來了!」
  「我又不是客人,打什麼電話,敲什麼門?我已經來了幾次,你出去風流快活,連臥室的門也鎖上了。」
  「有什麼事,我有約會,要換衣服出去!」凱瑞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哎唷!」美琪忽然尖聲大叫:「你的牆為什麼全是女人?」
  「用女朋友的相片做牆紙,夠新意吧?請參觀,這些全是我最心愛的女友!」
  美琪到處看,越看越生氣:「我都找過了,為什麼沒有我的相片?」
  「我也說過了,牆上全是我心愛女朋友的相片。因為你不是我心愛的女友,你的相片,已經燒光了。」
  「什麼?什麼?」美琪叉起了腰,像鬥雞似的,我應該是你最心愛的情人。現在竟然連心愛女友之一,也沒有我的事,你算是什麼意思?」
  「想來很簡單,證明我不愛你!」
  「你不愛我!」美琪直指向他的鼻尖:「你什麼時候變心的?」
  「我由始至終,從未愛過你。是的,我也知道你對我真心一片;可惜,我就是沒有辦法愛你。」
  「你拋棄我,我跟你拼了。」
  「請千萬別這樣說,」凱瑞捉住她的拳頭,推開她,「我從未說過愛你,我沒有向你求婚,我們之間也沒有任何諾言,所以你不能用拋棄這兩個字。」
  「但是你吻過我!」
  「牆上的女孩子我全吻過,那些沒福氣貼在牆上的女孩子我也吻過,其實吻只是一種禮貌。」
  「喂!你到底要對我怎樣?」美琪推著凱瑞,她的潑辣勁全使出來了。
  「我們在一起斷斷續續已經十幾年了,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而且我的心愛女友們也聯合起來抗議你,她們認為你常常纏住我,令她們一個月也見不到我一次。既然如此,我認為我們應該分手!」
  「分手,」她嗆著喉嚨,在外面走動的傭人也聽得到:「辦不到,利凱瑞,我全心全意對你,你竟然冷酷無情。」
  「我知道你愛我,但是我不愛你,過去沒愛過,現在不愛,將來也不會。你走上了一條愛情單程路,美琪,我們永遠是沒有結果的。」凱瑞柔聲說:「我對你實在是抱歉,十幾年來,我知道你除了我,沒有別的男朋友。我感激你,你要什麼都可以,只是不能要我用愛情來報答你。因為我實在也辦不到!」
  「沒關係,」美琪昂昂頭:「以前你心情不好,也常常叫我不要來找你!」
  「這一次不同,我不會說說算數;而且我心情好得很,我是很平靜的和你談,不是衝動跟你吵架的。美琪,這十幾年你老跟住我,不去結識別的男孩子,是非常可惜的。你那麼漂亮,一定有很多人追求,說不定,你會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
  「嘿!」美琪心裡冷哼:「你以為這些日子我沒有人?如果找到一個比你更好的,我也不會天天來受氣。」
  她嘴裡不說話,直盯著凱瑞。
  「當然,我們是世交,以後我們仍然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嘿!沒有那麼容易。」美琪嘩的一聲嚎啕大哭,又叫又罵的:「你以為我是什麼東西?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我以後天天來,看你敢把我怎樣?」
  「你既然蠻不講理,我也只好不客氣了。」凱瑞兩手交抱在胸前說:「你聽著,以後我仍會去余家;不過我不會找你。這兒你也可以來,但請你不要進我的房間。我也不會和你單獨出外,我們之間是完了!散了!」
  「哼!我高興進來就進來,你攔不住我!」美琪驕橫地說。
  「我會叫管家攆你出去!現在請你立刻走,否則,我會通知女管家進來。」
  「你敢這樣做,你敢這樣做!」美琪頓地哭叫,撒野的樣子真難看:「我自殺!我要令你一輩子負疚。」
  「自殺?死了不能穿漂亮衣服;不能跟別的女孩子『斗靚』;不能吃你心愛的龍蝦;不能享受你認為最美好的人生。」凱瑞笑了一下:「而且,我也不會負疚,我對你問心無愧。」
  「你該死,利凱瑞你該死,我……」美琪指著凱瑞:「我回家死給你看!我要你受法律裁判、受良心裁判。」
  「別做傻事,天下有許多白馬王子等著你。」凱瑞開了房門:「請吧!美琪世妹,再見了!」
  美琪高跟鞋一頓地,臉上一塌糊塗的奔了出去。
  凱瑞關上房門,上了鎖。他把牆上所有的相片拉下來,把小麗的相片放回床頭櫃上。
  他吩咐所有的傭人,從此之後,不讓美琪進他的房間。
  美琪怒氣沖沖跑回家,三步兩腳上樓進房,她關上門,把床頭櫃抽屜的安眠藥拿出來。
  她要死給凱瑞看,她說過要死的,說做就做。
  她把安眠藥倒在掌心裡,一大把,正想往口裡送,突然,念頭一閃。人家說,服毒自殺是很痛苦的,這麼一大把藥,把腸都磨穿了。哎,不得了,這個苦她挨不住。而且,凱瑞說要和她分手,已經不是第一次,也許過兩天,她去找她,他又會陪她看戲吃飯?死了豈不冤枉?
  可是說過自殺又沒有表示,凱瑞一定會看不起她,以後會加倍輕視她。吃兩顆吧!不行呀!平時睡不著那要吃一顆,吃兩顆哪兒像自殺?
  她小心數著,一、二、三……六顆,她決定吃六顆,吃六顆才像自殺;而且吃六顆安眠藥相信不會死吧!
  她一咬牙,下定了決心。
  這一次她是非死不可!嚇唬嚇唬凱瑞,以後他再敢作反,她就以死威脅,擔保他會乖乖地就範。於是,她勇敢地服了六顆藥丸,把其餘的藥丸散滿一地,又去開了小許房門;然後躺在床上等候藥力發作。
  一會兒,她有一種飄飄然想睡的感覺,胃又有點悶,她知道藥力發作了。
  她呻吟著叫著:「哎……哎……」
  傭人經過房間,聽見聲音,連忙走進去:「三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請大小姐,快,快……」
  「大小姐還沒有回來,四小姐……」
  「叫小麗……」
  不一會兒,小麗飛奔著進來:「三姐,你怎麼了?」
  「我吃了安眠藥,我好辛苦,快……」
  「我立刻送你去醫院。」小麗嚇得手掌冒汗:「快預備車!」
  「不,不去醫院,你想我……鬧醜聞……打電話……」美琪張著嘴,可能是心理作用,她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什麼事?」這時候,美玉背著手提包走進來。
  「三姐服毒,」小麗嚇得哭了:「她又不肯進醫院!」
  「別管她,送她去醫院!」
  「不!」美琪一手抓住美玉:「趕快通知招伯伯,你扶我起來,走動……哎……走動……」
  美玉看見一地藥丸,她焦急地問:「你到底吃了多少藥丸?」
  「六顆!」
  「小麗,打電話給招伯伯,把三姐的情形告訴他,請他立刻來!」美玉和另一個傭人扶著美琪起床,拖著她走:「你振作點,別睡呀!」
  小麗打電話到招醫生的診所,幸好他還在診症,一聽見美琪自殺,拋下兩個病人便跑來。
  美玉和小麗在通道上等待。小麗焦急又心慌,喃喃地說:「三姐為什麼不讓我們把她送去醫院,醫院儀器齊全。」
  「服毒自殺要送公立醫院的,美琪不怕爸媽丟臉,自己也難為情,吃六粒安眠藥就送醫院?」
  「吃六粒安眠藥沒有危險嗎?」
  「別人很難說,不過美琪一向有服食安眠藥的習慣,吃六粒會令她很難受;但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招伯伯和兩位護士小姐在裡面那麼久了,唷!我好像聽見三姐叫。」小麗合著兩手,心慌意亂的:「沒事吧?」
  「大概在替她洗胃,隨便服藥,可不是好玩的!」
  「招伯伯進去那麼久了,大姐,三姐她……會不會……」
  「沒事的!」美玉柔聲安慰她:「三姐吃藥不多;而且又發覺得早,剛才她還認得招伯伯。看,招伯伯出來了。」
  「招伯伯!三姐是不是昏迷不醒?」
  「她從未昏迷過。」招醫生揉了揉小麗的頭髮:「她睡了,我也要把她吵醒。她似乎很不開心,你們進去陪陪她!」
  「招伯伯,我送你!」
  「招伯伯又不是外人。」招醫生突然收住了笑容:「她不肯告訴我服毒的原因,只說把安眠藥當作消化餅。但這不是理由,美玉,你問問她!」
  美玉和小麗一起去看美琪。
  美琪面青唇白,頭髮散亂。
  「為什麼要自殺?」美玉坐在床邊。
  美琪嗚嗚地哭了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令你痛不欲生?告訴我!」
  「凱瑞不要我了,他要和我分手。」
  「他說和你分手,並不是第一次。」
  「這一次是真的了。」美琪又哭又叫:「我要死給他看!」
  「你又沒有做錯事,」小麗為美琪憤然不平:「他為什麼和你分手?」
  「他做事還講理由?」美琪又哇哇地哭:「他貪新忘舊,薄情負心!」
  「他有了新女朋友嗎?」
  「很多!很多!」美琪用手去抓美玉:「我要死!我要死!你為什麼要救我?我不要活啦!」
  「三姐,你不要傷心,我立刻去找凱瑞哥哥,叫他來向你道歉!」
  「你?去找他?」美琪停止哭聲。
  「是的!」小麗用力一點頭很堅決:「如果他不在,我等到天亮,也要等他回來,帶他來見你!」
  「小麗!凱瑞倔強、固執,你去找他吵,他不會理你的。時候不早了,去吃飯吧!」
  「大姐,讓小麗去一次,」美琪嘟起了嘴:「我不能平白服毒受苦。」
  「三姐,我立刻去,你等我好消息。」小麗說著,便往外跑。
  美玉等小麗走了對美琪說:「其實小麗這孩子真不錯,你看她多關心你!」
  「不錯吧!」美琪撫了撫頭髮:「大姐,替我打扮一下。」
  「你要多休息,反正要睡覺,打扮給誰看?」
  「打扮給凱瑞看呀!你看我一團糟,」美琪發脾氣在揪她的頭髮:「凱瑞看見了會不高興的!」
  「你以為凱瑞一定會來嗎?」
  「小麗去找他,他一定會來!」美琪很有信心,「而且我為他自殺!」
  「但是你平安無事!」美玉還是替她梳頭髮、塗口紅。
  「小麗親自去,他不會拒絕的!」
  「憑什麼?」美玉為美琪換上另一套新睡袍,因為她身上的衣服,在洗胃時已經弄濕了。
  「憑凱瑞自小喜歡小麗。」
  「喜歡是一回事,凱瑞不會因為小麗向你投降的!」
  「大姐,你怎麼嘛!」美琪很不高興:「老向我潑冷水!」
  「好,我和你等凱瑞!」
  「今天的事,你和小麗不要告訴爸媽。」美琪這才有了笑容。
  小麗走進利家,女管家利姑,立刻上前迎接她。
  「請問凱瑞哥哥在家嗎?」
  「在!在房間裡。」利姑示意請她上樓,那也是凱瑞預先吩咐過的。
  「我是來找他的!」小麗坐在客廳的椅子上:「請代我通傳好嗎?」
  「好!請用茶!」利姑到樓上去了,傭人忙著侍候糖果、水果。
  一會兒,凱瑞便由樓梯走下來:「仙麗!真的是你!」
  凱瑞很高興,走到小麗身邊,去拉她的手:「到我的房間來,我有很多東西給你看!」
  「我不是來看東西的。」小麗推開凱瑞的手:「我來請你上我家。」
  「到你家?是不是莫阿姨要見我?」凱瑞想得好美滿。
  「是三姐要見你!」
  凱瑞瞼上的笑容立刻凝住了:「我和她已經分手!」
  「那生死都不管?」
  「誰生?誰死?」凱瑞坐到小麗身邊,拿來一個蘋果來咬了一口。
  「三姐服毒自殺!」
  「她不是……」凱瑞噎下了蘋果,嚇了一下:「死了吧?」
  「她死了怎能見到你?」小麗看了凱瑞一眼,凱瑞把未咬過的蘋果放近她的唇邊,小麗推開了:「幸而把她救活了!」
  「噢!」凱瑞繼續吃他的蘋果:「感謝上帝,她過了危險期沒有?」
  「什麼危險期?」小麗不大懂。
  「服毒自殺,毒性發作,當然會不省人事。清醒過來,才算是度過危險期。」
  「她從來並沒有昏迷,她痛苦的時候還會找大姐,大姐沒有回來,我進去看她時,她還會跟我說話呢!」
  「啊!把她送進公立醫院?」
  「三姐不肯進醫院,我們請了招伯伯來,招伯伯替三姐洗胃,唉!幸而有招伯伯及時趕到。」
  「服毒自殺不用送醫院,奇跡。」凱瑞扔下核心用冷毛巾抹了抹手:「你三姐服食什麼自殺?」
  「安眠藥!」
  「她常服的那一種?」
  小麗很天真,以為凱瑞關心美琪,因此也熱烈起來:「就是她睡不著,心情不好或者頭痛服一顆的那一種。」
  「一共服了多少粒?」
  「六粒!」
  「六粒?」凱瑞怪叫起來,兩手一拍頭,向前衝幾步,突然哈哈大笑:「我的媽!」
  「凱瑞哥哥,你怎麼了?不是我嚇著你吧!」小麗被他嚇了一跳,低聲問。
  「服毒自殺不用進醫院,原因是服了只不過六粒而又份量不十分重的安眠藥。」凱瑞仍然忍不住笑:「還會叫人救她呢!這叫自殺,有趣不有趣?」
  「你!」小麗很生氣:「三姐為你服毒自殺,命也不要了,你竟然還取笑她?究竟你到底還有沒有良心?」
  「她不是為我而自殺,她根本不是真的想自殺。一個萬念俱灰的人,會拚命服毒,沒有心情去計算服食了多少。如果她真的想自殺,她會把自己關在房裡,絕不會叫人援助!」
  「她痛苦呀!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我早就告訴她,自殺這遊戲不好玩,叫她不要胡來,其實別說服了六粒安眠藥,一口氣吃下六個蘋果也會不舒服。」凱瑞聳了聳肩:「根本沒有什麼大不了!」
  「我不和你討論這些事,三姐很想見你,希望你跟我回家。」
  「她鬧服毒,是想使用苦肉計嚇唬嚇唬我,以為我怕了會向她屈服。如果我去看她,豈不是中了她的計?」
  「你不去?」
  「不去!」凱瑞很堅決:「我早就想和她分手,只怪我為人吊兒郎當,拖泥帶水,每次和她分手,她來找我,我又和她繼續來往!這樣拖下去,對我、對你、對她自己都沒有好處,所以我痛下決心,一刀兩斷!」
  「我三姐有什麼不好?她漂亮又時髦,對你也很專一!」
  「漂亮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
  「你的女朋友不都是很漂亮的嗎?三姐算最漂亮,最適合你!」
  「不!她一點兒也不適合我。因為我們性格不相同,志趣也不相投,待人處事都有很大的距離,這是我們的友誼一直沒有進展的原因。」凱瑞噓了一口氣:「交女朋友,交漂亮的,但是找太太就不同了,我認為內在美比外在美更重要。一個人外表漂亮,內心不良,她就不能算是完美的人。當然,好像你內在美和外在美都兼備自然好,但是像你的人實在太少了。」
  「我三姐沒有內在美嗎?她不好嗎?」小麗為美琪抱不平。
  「她自私,沒有量度,太會計算,不夠善良。」
  「好了!別再研究三姐的為人,她躺在床上等你!」
  「我不去,請你代我問候她。」
  小麗撫住額頭歎氣:「凱瑞哥哥,算我求你,請你去看看三姐,只此一次,以後你和她怎樣我都不會過問。」
  「仙麗,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除了美琪,我什麼都可以答應!」凱瑞把小麗撫著額頭的手拉下來。
  「我只求你一件事,去見三姐!」
  凱瑞緊握她的手,凝視著她,搖一下頭。
  「我求你!」小麗柔聲說:「一次!看在我的份上。」
  「我不去看她,也是為了你。」凱瑞用另一隻手輕撫她的臉:「我不能永遠拖泥帶水,我不能明知是陷阱也跳進去。」
  小麗忍耐到了極限,她拉開凱瑞的手,推開他,站了起來。
  「仙麗,你生氣了?」凱瑞站在她面前:「你為什麼不瞭解我?」
  「我沒有時間瞭解你,我家裡有人為了你而願意犧牲性命!」
  「她只不過想鬧一下,你不要被她嚇倒,我和她認識十幾年,我很瞭解她;而且,美琪挨不住苦的,她鬧過這一次永遠不會再自殺,你放心。」
  「你真的那麼瞭解她?那你應該知道她愛你。她為你而死,你竟然對她冷酷無情,你太殘忍。」
  小麗推開凱瑞,向花園石階走去。
  「仙麗!」凱瑞追上兩步,抓住她的手臂,「我在證明我和你三姐之間沒有感情。我知道我不去看她是很不應該,就算是普通朋友也該去慰問一下,但這是她的詭計,她想拉住我。如果她仍然橫隔在我們中間,我們……」
  「夠了!」小麗制止他說下去,她充滿敵意地盯了他一眼:「我雖然不夠聰明,但是我不會聽你的花言巧語,又或許我不瞭解你,但是我不想瞭解!」小麗用力摔開他,衝出花園。
  「仙麗!」凱瑞靠在圓柱上,心裡像壓了一噸鉛,他知道,現在跟仙麗一起到余家,她是會很高興,但是以後呢?以後恐怕更麻煩,他和美琪更沒有完了,不!他一定要硬著心腸,今次和美琪完定了。希望小麗將來會瞭解他,欣賞他!
  小麗愁眉苦臉地走進美琪的房間,美琪一聽見腳步聲,連忙大力呻吟。
  「三姐。」小麗走到她的床邊。
  「別裝了,」美玉推了美琪一下:「只有小麗一個人。」
  「凱瑞呢?為什麼不帶他來?」美琪抓住小麗:「你說過帶他回來。」
  「凱瑞哥哥沒有出去,他在家。」
  「那你為什麼不把他帶回來?」
  「這……」該怎樣說?當然不能說真話,萬萬不能,小麗噎一下,緩緩地說:「凱瑞哥哥的公司出了事,他要趕回去處理,他托我問候你,他說……他說一有空就來看你!」
  「是不是明天?」美琪充滿希望。
  「他沒有說明天,只是說等有空。」
  「後天?後天公司的事一定可以解決,小麗,你沒有問清楚他到底哪一天來?」
  「問過了,他說一有空就來!」
  「有空!」美琪躺回床上:「他一有空就給那些妖精纏住了。你沒有告訴他我為他服毒自殺,差一點兒就送了命!」
  「我說了,不過他……」小麗望住美玉,她不是個擅於撒謊的人:「他……」
  「他,他,一點點事你都做不來,去到利家,看見利凱瑞,你是啞了!」美琪怒氣沖沖,哪兒像個剛服毒自殺的人:「你別想來騙我,那風流鬼又給那些妖精纏住了,他根本不在家。你不是說,等到天亮也要等他?為什麼不等,回來氣我?」
  「凱瑞哥哥在家,他沒有出去,不信打個電話給他;不過……」小麗發覺自己又說錯了:「他公司有事,很快要出去,他說過一有空就來看你。」
  「有空?笨蛋,要是我現在要死了呢?等,怎樣等,你煩死人,煩死人!」
  「美琪,你怎麼拿小麗發脾氣?」美玉忍不住了:「凱瑞不來,又不是她的錯,他不來,叫小麗抬他來?」
  「她沒有盡力!」美琪抽抽咽咽。
  「她盡了力,無論做什麼事,小麗都會盡力,我相信她,我替她保證。」
  小麗垂下頭,凱瑞氣她,美琪冤枉她,她也想哭。
  「男孩子是很奇怪的!」美玉開解美琪:「你一個勁地對他好,他就不希罕;而且認定你非跟她不可,就對你不在乎了。他交了一大堆女朋友,你為什麼不也交幾個男朋友?你那麼漂亮,如果不是人人知道你喜歡凱瑞,相信起碼有一打人追求你。你交多幾個異性朋友,選擇一下,才知道哪一個適合你;而且,也可以刺激起凱瑞對你的妒忌。如果他真心喜歡你,怎受得了你和別人在一起?那時候反過來是他天天纏住你,你不用擔心他有時間去找別的女孩子。」
  美琪想一想,破涕為笑:「這辦法也不錯,要讓他在乎我,覺得我希罕。」
  「對了,單是自我埋怨是沒有用的,去求凱瑞,他反而看不起你。聽我的話,明天開始,交男朋友。」
  「一時間,去哪兒找?」
  「學校的同學,要不,叫媽咪給你介紹,她朋友的兒子都是名流、公子。」
  「媽媽身旁的公子哥兒,都跑去追求小麗,學校的男生,我從不理他們。」
  「三姐,你喜歡哪一個?媽介紹給我的男朋友,我全讓給你!」小麗轉憂為喜,她覺得,為美琪做點事,會好過些。
  「哼,我才不希罕!哪一個能比得上凱瑞,你別來假好心!」
  「要找一個比得上凱瑞的不容易,看人不要看外表,凱瑞外表雖好,但你跟他在一起快樂嗎?」
  美玉拍了拍她:「休息一下,醒了想想!」
  美玉和小麗走出美琪的房間,小麗說:「大姐,你相信我,我求過凱瑞哥哥,求了幾次,他總是不肯來!」
  「我相信你;而且,我早就知道他不會來。三姐心情不好,你別介意。」美玉攬著她:「你是個好孩子,我知道!」
  小麗進大學的第二天,她在很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一個男同學。
  CANTEEN的門口小,剛巧三個人一起進入,結果他撞掉了小麗手中的書本。他向她道歉,替她拾書,給她讓路;並且責怪身邊的朋友不該推他。
  他叫丁昂,土木工程系二年級學生,是學兄了,他長了一張很可愛的BABYFACE,長長的腿,笑起來很有吸引力。
  他喜歡運動,但很斯文,說話也柔柔的;而且很有禮貌。
  小麗回家想了一晚,她知道凱瑞仍然對她死心不息。如果她自己不作出一個明顯的表示,凱瑞仍對她會抱有希望。這樣,美琪就得不到凱瑞,她會一直痛苦。
  假如凱瑞知道她另有男朋友,很可能他會回到美琪身邊。
  所以,她決定交一個男朋友。
  想來想去,還是丁昂最好。無論儀表、人品、學問、性格、家世都不錯,最重要的是她和他的投緣。這個男孩子,可以交朋友。
  問題是,他條件僅次凱瑞之下,他又是舊生,美琪會不會喜歡他?
  這天,小麗向美琪打聽:「三姐,你認識我們學校的丁昂嗎?」
  「是不是土木工程系的丁昂?二年級的。」美琪一口就說出來了:「他是高才生,一入大學,就拿了幾次獎。」
  「三姐喜歡他嗎?」
  「喜歡!不過,這沒有用的。」美琪搖一下頭:「他看見男的、女的,都會點點頭,或者說聲早安。但是,他從來不和女同學說話!」
  「不是吧!」小麗心裡想:「昨天吃過午餐,我們還談了一會兒。」
  「喂!你在想什麼?」
  「我想,沒有人給你們介紹,如果三姐喜歡……」
  「喜歡也得看看自己,他那張臉,看起來比我還小,做我的弟弟差不多。」美琪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是不是你看上了他,想我介紹?」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其實……」小麗臉紅得像番茄:「我們昨天……已經彼此認識了!」
  「哎唷!好本領,一進學校,就能令丁昂開腔,不簡單。」美琪突然仰頭狂笑:「凱瑞是好夢成空,他怎樣也想不到,你那麼高招,找到了丁昂!」
  「三姐,我們只談了幾句。」
  「他向來一句話也不跟女生說,幾句,已經太多了。小麗,你不單只有魅力;而且有眼光,不得了!」
  「你同意我跟他交朋友嗎?」
  「只要他喜歡你我為什麼不同意?我見過他好幾次,也不過說過兩次早安。小妹,恭喜你啦!」
  小麗的臉又再一次漲紅。
  「大姐,告訴你好消息!」美琪跑進美玉房間去……
  丁昂邀請小麗坐他的跑車,他要送她回家。小麗接受了。
  「自己不開車上學,去擠巴士,很麻煩的,開始學習駕駛沒有?」
  「我還欠幾個月才十八歲。」
  「噢!對的,你還小,你住在哪兒?如果同路,每天早上,我接你上學!」
  「淺水灣!」
  「真巧,我們的新居也在淺水灣,已經裝修好了;不過下一個月才能搬進去。媽咪購買了很多新東西,以後我們是鄰居了。」丁昂一點兒也不像不喜歡說話的鼓氣袋:「明天早上,我去接你上學。」
  「你還沒有搬進淺水灣,大概不同路吧!不要麻煩了!」
  「沒關係!有汽車,去哪兒都方便。」
  「丁同學,你認識文學院的余美琪同學嗎?很漂亮的。」
  「聽過這個名字,也見過;不過沒有什麼印像。」
  「她很漂亮,很有風度;而且學校裡有很多男同學都想跟她交朋友!」
  「學校裡漂亮的女同學很多,但漂亮並不等於可愛,是嗎?啊!余美琪,她和你是同姓的。」
  「她是我三姐!」
  「噢!」他驚愕地看了小麗一眼,汽車因為他鬆開油門而跳動了一下,這反而嚇著了小麗。
  「對不起!對不起!」一連兩聲,也代表了兩回事,他連忙穩定了車:「我不知道余美琪同學是你的姐姐,剛才我也不是說令姐不可愛;不過,我一向不大留意女孩子,我……」
  「聽說你不和女同學談話,是因為和女朋友早有默契嗎?」
  「余小麗同學,我們正在說話,不是麼?」丁昂笑了笑:「我承認以前從來沒有和任何女同學單獨交談;不過,這並不表示我有了女朋友。我這個人,很挑剔,一點兒也不隨和,我寧願寂寞,也不會隨隨便便交女朋友。」
  「我還以為所有的男孩子都是越多女朋友越好。」小麗想起了凱瑞:「多交女朋友,可以從中選擇最好的,不是嗎?」
  「是的!不過如果跟這個跳舞,跟那個上館子,那不是選擇,是濫交。」
  「我反對這句話,彼此不來往,大家不瞭解,如何去選擇?」
  「我一向憑直覺,交女朋友,首先要漂亮;其次是品格良好。人品和外貌,只要小心觀察,未必一定要吃一頓飯或者跳一晚舞去考究;而且,我直覺認為是好的,多半是好!」
  「你一向是這樣交女朋友?」
  丁昂搖一下頭:「是男朋友,對於交女朋友……不是故意裝純情,我直到現在還沒有交過女朋友的。如果算有,你是……你是我第一個女朋友。」
  「不算吧!」小麗低著頭笑:「我們還沒有上過館子,去過的士高。」
  「你在取笑我!」丁昂只要看小麗一眼就有點神魂顛倒:「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男朋友。」
  「也不算少,上館子,上的士高都有,你一定覺得我很濫交。」
  「男孩子和女孩子不同,男孩子主動,女孩子是被動的!」
  「被動濫交?」
  「也不是這意思,女孩子漂亮,當然有許多男孩子追求。女孩子如果為了人情難卻,應酬一下,那是無可厚非,只是……」丁昂頓了好一會兒:「不要愛愛這個,又愛愛那個,就不算濫交。」
  「很慚愧,我還不懂得怎樣去愛人。」小麗又再想起凱瑞:「不過,也有些人以整天愛愛這個,愛愛那個為樂,這也許就叫多情。」
  「你有這樣的男朋友嗎?」丁昂似乎是好奇,實在是關心。他不知道小麗以前是醜小鴨,一直認為小麗應該有數以打計的男朋友。
  「不是我的男朋友,我開始交朋友還不到半年,包括男女朋友。除了一位鄰居外,全部都是新朋友,所以他們的事我知道地很少,我說的是我三姐的男朋友。」
  「是余美琪嗎?有這樣的男朋友,是你三姐的不幸。」
  「可是……」小麗本想告訴了昂,美琪只要凱瑞肯愛她,根本不在乎凱瑞有多少女朋友。但是她沒有說,她要顧全美琪的自尊心。她乘機轉了一個話題:「我有兩位姐姐,一位哥哥,你呢?」
  「我也最小,不過沒有哥哥,只有三個姐姐,她們都已經結了婚!」
  「啊!」小麗有點失望,如果丁昂有哥哥,她可以替美琪找個伴兒。
  「前面的新房子是我的家!」已駛進淺水灣,丁昂指著一幢別墅。
  「真巧!」小麗不禁呼叫出來,因為凱瑞的家在她的右邊,她的家在中間,丁昂的家在左邊。幸而凱瑞不是她的男朋友,否則便成了一個嬲字。
  「我的家也到了。」
  「那麼近!」丁昂低聲歡呼:「想不到我們不單只是同學,還是鄰居。」
  「歡迎我們的新鄰居。」小麗推開車門下車:「謝謝你送我回來!」
  「明天八點我來接你上課。」
  「麻煩你了。」小麗想一下終於說:「明天早上見!」
  小麗回家,她很開心,她終於有了一個男朋友,心裡好像安定了、寧靜了。有了丁昂,她可以完全忘記凱瑞。
  她急於找男朋友,原因有三個:一,母親介紹的男孩子太多、太煩,她有了男朋友,沒有人敢再煩她。第二,無論她表面上怎樣冷,她心裡根本不能忘記凱瑞。因為她從小便喜歡凱瑞,貼切點是暗戀,有了男朋友,心房填得滿滿的,再也沒有地方可以容得下凱瑞。三,要令凱瑞死心。她有了男朋友,見異思遷不成功,凱瑞自然會回到美琪身邊去。
  經過一個星期的觀察,小麗認為丁昂無論品格、面貌、身材、學識、年紀、家境,都符合理想。
  她最欣賞了昂感情專一。
  他和凱瑞不同,和凱瑞在一起,天天提心吊膽,當然是要顧忌美琪;而且凱瑞女朋友太多,沒有安全感。
  丁昂就不同了,永遠不用擔心要吃醋。他連跟女孩子說話都不肯,還怕他會變心嗎?
  丁昂和凱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大家都是運動好手,只不過丁昂未達到國際水準,是比凱瑞差了一點兒。他們兩個都外貌英俊,當然凱瑞風流倜儻些。
  兩個都聰明、勤力、學問好,丁昂雖然比不上凱瑞年少得志,有生意頭腦,會賺錢;但是丁昂比他年輕,丁昂才剛二十一歲,凱瑞已超過了二十六歲。
  最大相同處是兩個人的外貌都很有吸引力,但凱瑞濫交,女朋友太多;丁昂感情專一,不肯亂交女朋友。
  小麗有了這個決心,丁昂的追求攻勢也猛烈,大概因為學校裡喜歡小麗的男生佔了百分之八十,那另外的百分之二十,還是有了未婚妻,或者自感條件太差;況且小麗自己又有一大堆男朋友。因此丁昂不能不加把勁,幸而近水樓台,上學、下課,有時甚至午飯也一起吃。
  開學前的三個月,情況很混亂,美琪形容追求小麗的人「空虛的場面」。丁昂把每一個對手逐個擊敗,加上小麗合作,那些狂蜂浪蝶緩緩散去。
  美琪很不高興,背地裡對美玉說:「我進大學也沒有她哄動!」
  「她漂亮嘛!唉!人都喜歡看表面。不過,丁昂也真好福氣,他打到一個有外在美又有內在美的小麗。」
  「大姐!」美琪面色一變:「你是說我外表不夠小麗漂亮?」
  「三姐妹中,她最出色,根本就是人見人愛。我呢!最差勁了,反過來要排第三啦!」
  「那我排第二,我比不上醜小鴨?」美琪揮著手大罵:「你和媽都偏心,把那醜小鴨當寶。」
  「她不是醜小鴨了,是天鵝!大家都是姐妹嘛!哪一個漂亮些有什麼關係!」美玉好言好語勸美琪:「小麗已經有了丁昂,她和凱瑞已無關,你應該對她摒除成見!」
  「我什麼時候為了凱瑞就不喜歡小麗?我根本就不相信凱瑞喜歡小麗。而且我告訴你,我根本不在乎凱瑞。」美琪含著眼淚跑回房間。
  剛巧余太太經過,美琪撞向她身上,連一聲對不起都沒有說:「嘿!這孩子真是怎麼搞的!」
  「還不是為了小麗和凱瑞。」
  「小麗根本沒有和凱瑞來往,」余太太走進大女兒的房間:「就算凱瑞追求小麗,也不是小麗的錯,她為什麼不好好管住自己的男朋友?我越來越覺得她蠻不講理,還是你懂事,小麗逗人憐愛。」
  「應該分開說,她不高興小麗一進大學就做了校花,幾乎全校的男孩子都追求她!」
  「真的!」余太太興奮得像自己被人追求似的:「我要告訴我的朋友。」
  「最近,美琪和凱瑞又鬧翻了!」
  「我也聽過花阿姨說過,凱瑞太花心,美琪又太刁蠻任性,兩個人常常吵架。我和花阿姨對他們不敢抱樂觀態度。」
  「凱瑞可能喜歡小麗,他從小就對小麗特別好。不過小麗為了美琪,一直避開他,甚至不肯和他見面。」
  「還是小麗有姐妹情。這孩子實在好,以前我虧待她,以後一定要好好彌補。」余太太說著,鼻尖都紅了。
  「媽媽,小麗不會介意的。她穿了頭,分明是我為了美琪推倒她,她竟然維護我,說是自己不小心摔倒。」
  「這孩子真難得,唉!」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